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枝蔓连连】【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并辔数星 萍踪逝水剩残篇

《萍踪侠影录》系列评论帖

离恨恰如春草2005-8-39:36:52


序言

长久以来,给《萍踪侠影录》写个系列评论帖就存在于我的构思之中,但是由于工程浩大,一直没有时间就搁下了。这次总算到了暑假,我也好好厘清了思路。

就我自己而言,是一个老牌的武侠迷,看武侠至今也有七八年了(我今年才十九),金庸的所有十五部都看过,其他的,像是古龙、黄易、温瑞安、柳残阳、卧龙生等都或多或少的看过了一些,但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梁羽生的《萍踪侠影录》,不是因为看得早,而是因为最合心意,也最让对历史感兴趣的我有共鸣感……

本身,我承认,梁羽生或许算不上最好的武侠小说作家,前有金庸,后有古龙、黄易等人,他虽然号称是新派武侠的鼻祖,但是小说中硬伤严重也是大家所共知的,不过,《萍踪侠影录》作为他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本身虽然也存在着或大或小的毛病,却让人可以容忍,因为它代表了梁羽生创作的一个巅峰,是把“梁氏模式”发挥到了一个极致,或许以后梁羽生一直按那个路子走下去就是因为这部书的反响还不错的缘故,不过,无论怎么写,都写不出第二部《萍踪侠影录》,写不出第二个张丹枫。

下面,我就由人物、历史背景、武功、诗词及相关系列方面对《萍踪侠影录》来一番品头论足。


一、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人物篇

离恨恰如春草2005-8-310:16:51

说起《萍踪侠影录》,没有人不会立即想起当中的号称“举世无敌完美好男人”的男主角张丹枫。我个人认为,张丹枫是梁羽生幻想中“儒侠”的极致,大智大勇,已经到了“类妖”的境地,但是不得不说,他给人留下的印象真的是极其深刻的。不过,《萍踪侠影录》不仅是描写一个张丹枫比较出色,它在梁羽生的小说中可以说是刻画人物形象最好的一部了,因为无论正面角色或者是反面角色都有其可敬可钦可怜之处,不像是后来的《七剑下天山》等小说里面正就是正,邪就是邪,正面角色做什么都是对的,反面角色做什么都是不怀好意……本身我认为那种好坏分明的人物也只有在童话里面才会出现,武侠虽然号称是“成年人的童话”,但是成年人和儿童们最大的不同就是能够认清这个社会的复杂性,所以我比较赞成这种稍县复杂的写法,当然,我是就梁羽生的作品而言的,别人基本上很少有这种问题,像是金庸、古龙、黄易等人就不会,但梁羽生就写过很多好坏分明的,所以,我虽然喜欢《萍踪侠影录》,却不喜欢这个作者,也就是这个原因了。

人物一: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张丹枫

说到张丹枫这个人物,我不得不想起原来有个帖子,是拿张丹枫跟金庸笔下的黄药师作比较的,说是感觉两个人很像,都是那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晓易经八卦书画琴棋,而又一片深情的人物。但是,我感觉两个人却是大大的不同。

首先,脾气上的不同,黄老邪是一个“邪”字,脾气古怪,几乎可以说是喜怒无常型的。而张丹枫却是只可用一个“狂”字来形容的,纵然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但是,却很少看到他发怒,唯一的一次还是因为有个家伙骂了云蕾一句“人妖”,他才削了那家伙的一只臂膀。

其次,就是抱负上的不同了,孟子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黄药师是典型的“独善其身”的人,不是说他穷,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兼济天下”的抱负,要不是他的女儿女婿,只怕他在元兵打来的时候照样窝在他的桃花岛上呢。而张丹枫不同,张丹枫纵使是明朝的世仇(他是张士诚的曾孙),但是他也能够在外敌来临的时候扛起最终的责任,有着极深的民族使命感和极为远大的抱负,在“土木堡之变”这样的一个大的历史背景下,他是一个英雄!!!

而且,张丹枫胸襟广阔,他能够原谅云重云蕾兄妹因为上辈人之仇对他所产生的恨意,能够不计较内地武林豪杰们不分青红皂白诬他为奸贼,最后甚至放下家恨,一心为国,这些几乎都是无人可以做到的,我当初之所以很不喜欢金世遗和孟华,就是因为他们跟张丹枫比起来真的是心胸太狭窄了(当然也因此真实了许多,不过这纯属个人喜好问题,我是处女座,完美主义者)。

最后,要说说他对云蕾的感情了,在梁羽生笔下的感情都还算是蛮干净的,纵然爱恨情仇交织,但是绝对没有什么“虐恋情深”这种东东,所以我经常怀疑写“虐恋情深”的言情作者脑袋是不是有些秀豆(跑题了,不好意思)。他对云蕾可以称得上是情深似海,纵使是后来遇上了澹台镜明这样与云蕾不分轩轾的佳丽,他也不变心,这种情形要是让古龙或者是黄易来写可真是不敢想象……即便是深仇难泯,他也相信人定胜天,排除万难,啊……简直是完美的情人形象,和他比起来,那些言情小说的男主真的是算个P……(暴汗,这是受了樱花儿姐姐的影响……)

人物二: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云蕾

本来,我也不想以这么悲苦的词句来形容小兄弟的,但其实,当云蕾得知张丹枫就是她家的世仇的时候,她就已经心中悲苦至这般境地了。

很多评论《萍踪侠影录》的人都说,云蕾配不上张丹枫,因为她不敢爱不敢恨,我觉得这话说得有失偏颇,因为张丹枫是多么完美的人物啊,他的敢爱敢恨本身就是那么的虚幻,别人是不可能做得到的。也有人说,她在这一点上及不上镜明,也许吧,镜明的确看起来洒脱的很,但是,与张丹枫家有世仇的,并不是她,她完全不能体会云蕾的心情,完全不能了解云靖羊皮血书对云蕾的影响,说句不好听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云蕾之所以被张丹枫所爱,其实和她的不敢爱不敢恨也是有关系的,她若是敢爱,她早就和张丹枫私奔了,她若是敢恨,也早就一剑杀了张丹枫了,但是,这两种结果,都将大大地削弱她和张丹枫的人物形象,没有了矛盾,这书,也就没有必要再看下去了……

其实本身云蕾也是一个满腔热血的侠女,否则便不会和金刀寨主一起力抗番王,和张丹枫一起并肩杀敌。双剑合璧这种武艺,无形之中更增加了他们二人至今的联系,心意相通,说起来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稍有私心,也是做不到的啊……

也许有些人看到了由于云蕾的关系,张丹枫内心的痛苦,但是,云蕾只会比张丹枫更痛苦,想爱而又不敢爱的滋味,是最难受的,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心思细密的女子呢?

人物三:粉骨碎身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于谦

于谦这个人物,更多是在历史课本和语文课本上接触到的。最有名的,也就是这首《石灰吟》了:“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我查到了这首诗的注释:“于谦为官廉洁正直,曾平反冤狱,救灾赈荒,深受百姓爱戴。明英宗时,瓦剌入侵,英宗被俘。于谦议立景帝,亲自率兵固守北京,击退瓦剌,使人民免遭蒙古贵族再次野蛮统治。但英宗复辟后却以“谋逆罪”诬杀了这位民族英雄。这首《石灰吟》可以说是于谦生平和人格的真实写照。”短短三行,道尽了于谦的一生,在这部书中,于谦的形象更加立体化了,无论是他们家简陋的房舍,对于张丹枫和云蕾如子侄般的关心,还有瓦剌进逼城下时的决心,都将以代名臣的形象刻画得异常丰满,也让人忍不住为他的下场掬一把泪……

人物四:流水落花无问处,只有飞云,冉冉来还去。--澹台镜明

镜明是我最喜欢的女配角形象,本身光彩不在女主角云蕾之下,同时又知进退,绝不死缠烂打,在书中,梁羽生把她比作玫瑰,而把云蕾比作芝兰,最后张丹枫选择的是芝兰,感觉很眼熟是不是,在金庸的《倚天屠龙记》里面是把赵敏比作玫瑰,而把周芷若比作芝兰,张无忌选择的是芝兰,这两种花似乎也代表了两位武侠大家的审美观。梁羽生喜欢的是性情温和一些,并且很有幽静气质的女子,而金庸似乎更欣赏个性强烈的女子。其实我感觉,如果不是张丹枫先遇上云蕾,他或许会对镜明动心,但可惜的是,他遇上镜明的时候,已经爱云蕾深入骨髓了。而镜明这样的女子是很值得敬佩的,当知道自己无望的时候,很识大体的为张云二人消除隔阂,胸襟广阔,是一个非常让我欣赏的女子形象,比起她来,我看过的那些言情小说当中的歹毒女配角们可以下地狱了(这可能和作者本身的观念也有关),那首“纤云四卷天无河”的集唐诗也非常的有气势,感觉最后把她和云重配在一起还是有些委屈了她,这样好的一个女子,值得一个更好的男子,倒并不是说云重不好,但他给人的感觉总是心胸狭窄了些。不过,若是让她和云蕾最后和张丹枫来个“三人行”,那我更是不答应了,这等于一下子糟蹋了三个人物形象,同时也是对这样的一个奇女子的不尊重,因为张丹枫始终会爱云蕾比爱她深。而电视剧里面的镜明,我已经不想多说什么了,只能说,他们将原本非常脱俗的镜明,改编成了一个俗不可耐的毒妇,这种感觉,令人作呕!!!

人物五:力抗金牌救良友,相逢终究泯恩仇。--云重

其实,从云重一出场我就不喜欢这个人物,主要是被张丹枫给衬托得黯然无光,武功不及张丹枫,胸襟气魄也不及张丹枫,在太湖山庄那点更是让人气愤,居然对着张丹枫说不要他来假惺惺,可把我气坏了,真真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一个第三十回(力抗金牌舍生救良友,身填炮口拼死护檀郎),彻彻底底的改变了我对两个人的印象,一个是他,另一个是脱不花。张丹枫的命等于说是他们两个人携手救下的。最后我是真的在感叹,他终于想通了,虽然两家的深仇还是很难解,但是,在张丹枫一而再,再而三对他的帮助下,他也慢慢醒悟过来了,在贪生怕死的明英宗朱祁镇连下三面金牌的召唤下,他毅然抛下了那个昏君,抗旨,只是为了救张丹枫!!!让人感觉到,其实他也是个热血男儿!!!虽然最后两家的仇怨似乎是解了,但令人印象深刻的也就是那个白衣的钦差,为了救原本应该是他仇敌的人,力抗金牌,策马奔驰……

人物六:如花似玉娇骄女,身填炮口护檀郎。--脱不花

这个人物也是属于刚出场的时候我异常不喜欢的,因为,和澹台镜明比起来,她这个女配角似乎更能显出来云蕾的好来,虽然是聪明伶俐,但是脾气似乎被太过娇纵了些,再加上对她老爹也先实在没什么好印象,所以,很讨厌她。但是“身填炮口拼死护檀郎”这一回,真的是让人不得不为她感动。她和镜明可以说是梁羽生小说里面最经典的两个女配角形象了。她其实是知道张丹枫的心意的,知道张丹枫根本就不爱她,可是她还是一心一意的要救张丹枫,甚至不惜忤逆她的父亲。最后,在父亲传出了绝情的指令之后,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如果不是她的热血灌进了炮膛,张丹枫一家就会变成炮灰。她救了张丹枫一命,也救出了一个好的形象。虽然我不是特别欣赏她的傻劲,因为我个人觉得,为了一个根本不爱你的人而牺牲是一件很不值得的事情,但是,她的行为和结果,还是很让我动容的。别有一种悲壮的感觉……

人物七、人物八:我最怜君中宵舞,道“男儿到死心如铁”。看试手,补天裂。--张风府、樊忠

之所以把这两个人物一起说,是因为他们两个很相似,都是那种一心为国的热血将领。而且两个人也是结拜兄弟,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张丹枫的敌人,但是,后来相知相惜。云蕾就曾想过,像张风府这样的热血男儿,却只为皇帝一家一姓卖命,实在是可惜,这是他们的局限,但是他们都是非常有光彩的人物。尤其是樊忠这个人物,前面着墨不多,但是,土木堡一役中,拚将一死,锤杀王振,当他高喊:“我今日为天下除此奸贼”的时候,他的形象也完全树立了起来,真的是一个悲壮英雄的形象。而张风府,武功高强,但是也是一个极富正义感的人,他不惜冒着性命的危险放走金刀寨主之子周山民,在国家有难的时候身先士卒,被俘之后宁死不屈,都表现出了一个勇士的气节。和电视剧里面的那个老滑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形象。

《萍踪侠影录》还塑造了一些其他的形象,像是一心单恋云蕾但是最终无法得到回应的周山民,误以为云蕾是男子,而和云蕾有过夫妻之名石翠凤,为人豪爽却又野心勃勃的“震三界”毕道凡,对张丹枫忠心不二的澹台灭明和石英,性情古怪却独服张丹枫的黑白摩诃,虽然着笔不少,但是光彩不多,所以也不一一论述。总体来说,《萍踪侠影录》里人物形象的描写,虽然称不上很成熟,但是,能够突出的人物还是突出出来了。虽然很多形象都很单薄,也过于神化张丹枫,不过大体上来说,人物描写还算是成功。

未完待续……


二、武功篇

1.玄功要诀

据传为朱元璋张士诚的师父彭莹玉和尚所著武学秘籍,随张士诚的珍宝一道藏于太湖西洞庭山一秘密石窟中。名侠张丹枫在掘宝时偶然发现,打开一读,乃知是修习上乘正宗玄门内功的奇异武书,藉此再习练任何一派武功,都可以事半功倍。张丹枫因而功力大增。后来,张丹枫因爱情波折于神志恍惚中闯入武林前辈上官天野的密室,被武功出神入化的上官天野以一指禅功点中穴道,然而张丹枫仗着玄功护体,竟毫无伤损。

玄功要诀在书中有一个线索的作用,本身,张丹枫因此结识了乌蒙夫,并引发了后来的两个故事,而张丹枫本人,也正是因为得到了此诀,武功大进,终成一代宗师,后来几乎每个看过的人武功都会变得很高强,比如乌蒙夫以及后来的凌云凤孟华等人……

2.元元玄机剑法

一代名侠玄机逸士穷半生之力,探百家剑术之秘苦心所创。双剑合璧,相反相成,不必预先与对方练习配合,一使开来便自然天衣无缝,互为呼应。玄机逸士认为,这套剑法有鬼神莫测之机,天下无敌,不可同归一主,归必有祸,因此将它分别授给弟子谢天华、叶盈盈,并严禁他们私自授受。后来,谢天华、叶盈盈又分别传授弟子张丹枫和云蕾,他们联手对敌,战无不胜。

这两套剑法号称是“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同时也构成了两对情侣之间奇妙的联系。谢天华和叶盈盈,张丹枫和云蕾之所以能成就美满姻缘,和这一套剑法不无关系,同时,也是因为这套剑法的缘故,造成了谢天华和叶盈盈早年的隔阂,同时,也为张丹枫后来的出现作了铺垫……

3.天魔杖法

黑白摩诃所使,本身起源于印度武学。黑白摩诃的父亲本是印度武师,后来来到中土,又娶了波斯富商之女为妻,生下黑白摩诃二兄弟。兄弟二人身兼印度、中土、波斯等数家之长,武功怪异,天魔杖法就是他们最主要使用的武功,本身威力极大,而且由于黑白摩诃是孪生兄弟,心意相同,两人联手,威力更是惊人,但是在古墓中仍然败在了张云二人双剑合璧之下。

4.大力金刚手

玄机逸士擅长的武功之一。后传与大弟子董岳,董岳又传与云重。其功本身要求施用者内力有相当的修为并且有极扎实的功底。适合硬接硬驾。稳重有余而灵动不足。

5.一指禅功

上官天野的绝招之一。施功者指力惊人,手指给人的感觉是坚逾钢条。但是本身功法有走入邪门歪道之嫌,因为要求练此功者,必须保持童子之身。上官天野将其传给二徒弟乌蒙夫,但是乌蒙夫由于与林仙韵相爱,被上官天野发现,将其逐出师门,乌蒙夫痛苦异常,欲抢夺玄功要诀来帮助练功,但在张丹枫的名家风范下折服,决定退出,但后来得张丹枫不计前嫌,将玄功要诀交于他看,将两种武学融会贯通,终与林仙韵得成眷属。

6.穿花绕树

轻功身法。玄机逸士门下的武功。飞天龙女叶盈盈将其传给云蕾。练此功者,其身轻盈无比,闪躲极速。云蕾在桃花林里面练此功法的时候被方庆看见,方庆犹以为自己看到了仙女,侧面衬托出了云蕾的美丽及出尘脱俗。

其他的武功,大多比较常见,不再赘述。


三、历史背景

  1.历史人物——吴王张士诚。

  “国士无双,护南国山河之界;英雄第一,增东山俎豆之馨。”这是昔日泰州东山寺张王殿内悬挂的一副对联。张王为元末农民起义领袖之一的张士诚,他先称诚王,后又称吴王。张王是人民对他的亲切称呼。

  有关张士诚的事迹,除官方正史外,稗官野史亦有不少记述。后人对他的评价虽有不同,但大体可分为两大类:一类站在封建统治阶级立场,往往比之为寇逆;一类站在人民立场,特别是泰州、苏州地区人民,则拜其为英雄。

  2.历史场景——土木之变(土木堡之变)

  元末明初蒙古分裂为兀良哈部、鞑靼部、瓦刺部三部。其中,瓦刺经过长期发展,势力增强,瓦刺首领也先统一蒙古,并有吞并中原之心。

  正统十四年(公元一四四九年)七月,也先分东、西、中三路大军攻打中原,北疆告急。宦官王振怂恿明英宗率兵亲征,以建君威,英宗应之。然而仓促出兵,军队不整,粮钠不齐,士卒情绪十分低落。八月初一明军抵达大同,也先诈败,诱明军深入。明军先头部队中伏击而大败,王振听到前方连打败仗的消息,惊慌失措,挥师急退。归途中,王振不听大同总兵让英宗速入紫荆关的建议,反邀英宗至蔚州(令河北蔚县)其家,以耀乡里。行四十里后,又怕大军过境损坏家中庄稼,急令军队转道宣府。十四日停驻在土木堡,被也先部队包围。明军无水可喝,陷人困境,英宗遣使请和。也先佯许,当明军移营出城时,瓦刺军乘机四面围攻。明军仓促间人马蹈藉,死者无数。明英宗被俘。战斗中,护卫将军樊忠义愤填膺,将太监王振一锤击死。

  此一战役,明军死伤数十万,文武官员亦死伤五十余人。英宗被俘消息传来,京城大乱。廷臣为应急,联合奏请皇太后立郕王即皇帝位。皇太后同意众议,但硼王却推辞不就。文武大臣及皇太后正在左右为难之时,英宗秘派使者到来,传口谕命硼王速即帝位。郝王于九月初六登基,是为景帝,以第二年为景泰元年,奉英宗为太上皇。瓦刺自俘虏明英宗,便大举入侵中原。并以送太上皇为名,令明朝各边关开启城门,乘机攻占城池。十月,攻陷白羊口、紫荆关、居庸关,直逼北京。


四、诗词

众所周知,梁羽生写的小说里面喜欢用诗词,虽然说他自己的诗词水平说不上多么高,但是引用的也算是蛮恰当的,而且他自己写的诗词的韵脚与平仄都没什么硬伤,所以,今天我就来分析一下他对诗词的运用和里面的诗词含义……

1.引用诗词

①七绝•杭州(宋•谢处厚)

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

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

注释:作者在这里通过张丹枫之口,改动了两个字,第一句实应为“谁把杭州曲子讴”,他将“杭州”改为了“苏杭”,最后一句本应为“牵动长江万里愁”,在书中改为了“万古愁”,将距离之叹变为时间之叹,很符合书中人物心情。

出现回目:第五回第十八回

出现情境:张丹枫从石英家中拿走了藏有藏宝地点的画,对着画发感慨,想到了自己的故国……

后来,张丹枫拿到宝藏钥匙,到太湖上的西洞庭山寻宝,遭遇了王振手下郭洪一伙,正在众寡不敌之时,云蕾出现,唱的就是这首歌,不过不明白作用,似乎只是为了表明云蕾的身份……

另外,此诗在书中有线索作用……

②燕歌行(唐·高适)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旗逶迤碣石间。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庭飘摇那可渡,绝域苍茫更何有?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仍忆李将军。

注释:这是首边塞诗,七古中的歌行体,诗人借潢水之败抒发感慨,既描写了紧迫的战场征杀,又抒写了征人与思妇两地相思之情;既歌颂了卒国安边、奋勇杀敌兵士卒的忠勇,又针砭了荒淫无度,无视兵士死活和国家安危的将领的腐败昏庸。

本诗意脉明朗,一目了然,前四句,写汉将受命东北平叛,是总写当时与奚,契丹的交战形势;次四句,写唐军与敌人相遇,两军对垒,军情紧急,隐指赵谌等与奚族残部的交战;再八句,写敌军势盛,战情危殆而将领荒淫昏庸,因此,士卒虽忠勇,战事却旷日持久;接下来八句,拟想因久战,征人与思妇两地相思之苦;最后四句,诗人发感慨,归结出边政成败在于将领得人的主旨。

这首边塞诗将描写战场激战的遒健笔力与描写思归怨妇的柔婉笔调合协地并列一起,刚柔相济,同时层层对比深入,凸现主旨,全诗以赋写为主,骈散交替,虚实相生,体现了盛唐边塞诗的气质特色。

出现回目:第七回

出现情境:张丹枫和云蕾在古墓养伤时,张丹枫知道瓦剌国不久就要向大明发动战争,心知必然将会死亡无数,心中悲苦,唱出了高适的《燕歌行》:“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边庭飘摇哪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表达了他对战争的厌恶和对和平的期望。

③望海潮(宋•柳永)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注释:这首词一反柳永惯常的风格,以大开大阖、波澜起伏的笔法,浓墨重彩地铺叙展现了杭州的繁荣、壮丽景象,可谓“承平气象,形容曲尽”(见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这首词,慢声长调和所抒之情起伏相应,音律协调,情致婉转,是柳永的一首传世佳作。

开头三句,入手擒题,以博大的气势笼罩全篇。

  首先点出杭州位置的重要、历史的悠久,揭示出所咏主题。三吴,旧指吴兴、吴郡、会稽。钱塘,即杭州。此处称“三吴都会”,极言其为东南一带、三吴地区的重要都市,字字铿锵有力。其中“形胜”、“繁华”四字,为点睛之笔。自“烟柳”以下,便从各个方面描写杭州之形胜与繁华。“烟柳画桥”,写街巷河桥的美丽:“内帘翠幕”,写居民住宅的雅致。“参差十万人家”一句,转弱调为强音,表现出整个都市户口的繁庶。“参差”为大约之义。“云树”三句,由市内说到郊外,只见钱塘江堤上,行行树木,远远望去,郁郁苍苍,犹如云雾一般。一个“绕”字,写出长堤迤逦曲折的态势。“怒涛”二句,写钱塘江水的澎湃与浩荡。“天堑”,原意为天然的深沟,这里移来形容钱塘江。钱塘江八月观潮,历来称为盛举。描写钱塘江潮是必不可少的一笔。“市列”三句,只抓住“珠玑”和“罗绮”两个细节,便把市场的繁荣、市民的殷富反映出来。珠玑、罗绮,又皆妇女服用之物,并暗示杭城声色之盛。“竞豪奢”三个字明写肆间商品琳琅满目,暗写商人比夸争耀,反映了杭州这个繁华都市穷奢极欲的一面。

  下片重点描写西湖。西湖,蓄洁停沉,圆若宝镜,至于宋初已十分秀丽。重湖,是指西湖中的白堤将湖面分割成的里湖和外湖。叠山,是指灵隐山、南屏山、慧日峰等重重叠叠的山岭。湖山之美,词人先用“清嘉”二字概括,接下去写山上的桂子、湖中的荷花。这两种花也是代表杭州的典型景物。柳永这里以工整的一联,描写了不同季节的两种花。“三秋桂子,十里荷花”这两句确实写得高度凝炼,它把西湖以至整个杭州最美的特征概括出来,具有撼动人心的艺术力量。“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对仗也很工稳,情韵亦自悠扬。“泛夜”“弄情”,互文见义,说明不论白天或是夜晚,湖面上都荡漾着优美的笛曲和采菱的歌声。着一“泛”字,表示那是湖中的船上,“嬉嬉钓叟莲娃”,是说吹羌笛的渔翁,唱菱歌的采莲姑娘都很快乐。“嬉嬉”二字,则将他们的欢乐神态,作了栩栩如生的描绘,生动地描绘了一幅国泰民安的游乐图卷。

  接着词人写达官贵人此游乐的场景。成群的马队簇拥着高高的牙旗,缓缓而来,一派暄赫声势。笔致洒落,音调雄浑,仿佛令人看到一位威武而又风流的地方长官,饮酒赏乐,啸傲于山水之间。“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是这首词的结束语。凤池,即凤凰池,本是皇帝禁苑中的池沼。魏晋时中书省地近宫禁,因以为名。“好景”二字,将如上所写和不及写的,尽数包拢。意谓当达官贵人们召还之日,合将好景画成图本,献与朝廷,夸示于同僚,谓世间真存如此一人间仙境。以达官贵人的不思离去,烘托出西湖之美。

  《望海潮》词调始见于《乐回集》,为柳永所创的新声。这首词写的是杭州的富庶与美丽。艺术构思上匠心独远,上片写杭州,下片写西湖,以点带面,明暗交叉,铺叙晓畅,形容得体。其写景之壮伟、声调之激越,与东坡亦相去不远。特别是,由数字组成的词组,如“三吴都会”、“十万人家”、“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千骑拥高牙”等词中的运用,或为实写,或为虚指,均带有夸张的语气,有助于形成柳永式的豪放词风。

出现回目:第七回

出现情境:张丹枫与云蕾联手打败黑白摩诃之后,两个人感情更进一步,在古墓之中疗伤,期间遇到了许多人来到古墓,云蕾不解于石英为什么对张丹枫毕恭毕敬,张丹枫答应对她讲三个故事。这时候,云蕾正在疗伤,张丹枫心有所感,唱出《燕歌行》当中的几句,云蕾不解,张丹枫借这首写杭州的词来怀念自己的故都所在地苏州,并掩饰自己的慌乱。此词与谢处厚的杭州可说是配套,因为,谢处厚的诗中提到的杭州曲子就是指的这首《望海潮》。

④眼儿媚(宋•王雱)

杨柳丝丝弄轻柔,烟缕织成愁。海棠未雨,梨花先雪,一半春休。而今往事难重省,归梦绕秦楼。相思只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注释:王雱字元泽,北宋王安石之子。举进士,累官天回阁待制兼侍讲,迁龙图阁直学士。早卒。相传因王雱多病,父安石令雱妻独居楼上,后王雱病卒,妻别嫁。这首词抒写春半相思之情。景极工而情极婉。柳烟织愁,梦绕秦楼,已可概括其意;更加以“海棠未雨”、“相思只在”诸句,愈见愁浓思深。全词轻柔婉媚,细腻含蓄。情思缠绵,欲言不尽。如果诸公对此词背景有兴趣,可以去看米兰lady的长篇历史小说《眼儿媚》。

出现回目:第十三回

出现情境:两人虽然联手将铁臂金猿和三花剑杀退,奈何因家仇之缘故不得不分道扬镳,张丹枫心中苦闷,吟出此词。词不错,也能代表张丹枫的心情,只是一旦知道了这首词的背景之后,总感觉到有点怪怪的……

⑤砺(宋•郑思肖)

愁里高歌梁父吟,犹如金玉戛商音。十年勾践亡吴计,七日包胥哭楚心。

秋送新鸿哀破国,昼行饥虎啮空林。胸中有誓深如海,肯使神州竟陆沉。

注释:  郑思肖是南宋遗民中公然表达自已和元朝不合作态度的少数人之一。他因亡国改了名字,他坐必朝南,每逢节日,必南向野哭。他听到北语(蒙古语)就掩耳走开。他兰花画得很好,但宋亡后绝不画土,根部都裸露在外面。有人问他为什么,他反诘道:土地被番人夺去了,根又栽在哪里呢?也许由于他没有参与实际反抗运动,生前也没有广泛流布那些用非奴隶语言写的诗文,所以才幸免于被迫害。

  这首载于《心史》的诗,是诗人发出的庄严的誓言。正因为富于民族精神的人民决不能忍受神州陆沉,所以当蒙古贵族建立元朝以后,人民从来没有一天停止过对侵略者进行最坚决的斗争,终于不到一个世纪,就推翻了建立在民族压迫基础之上的蒙古贵族统治,迎来了民族解放。这不仅对汉族人民的发展前途是有利的,对蒙族人民也同样有利。因为,如我们所熟知,任何民族,当它还在压迫别的民族时,它自已也不可能成为自由的民族。

出现回目:第十五回

出现情境:张丹枫去见于谦,两人相谈甚欢,于谦说自己得到了一幅《梁父吟图》,请张丹枫为他题诗。张丹枫便写了这首诗,也表达了自己的报国苦心与壮志……

⑥临江仙(后蜀•鹿虔扆)

金锁重门荒苑静,绮窗愁对秋空。翠华一去寂无踪。玉楼歌吹,声断已随风。

烟月不知人事改,夜阑还照深宫。藕花相向野塘中。暗伤亡国,清露泣香红。

注释:此詞大寫宮苑荒涼之景,更有「暗傷亡國」之句,則其抒發故宮「黍离」之悲,是可以理喻的。但是歷來不少詞評家都將它坐實為「暗傷後蜀之亡」,這就大謬不然了。因為趙崇祚編《花間集》於後蜀廣政三年(九四零),並在集中首載此詞;當時後蜀後主孟昶登帝位方五年,直至宋太祖乾德三年(九六五)宋兵三萬入蜀,孟昶以十四萬之眾豎起降旗,為宋兵擄押而國亡。即是說,鹿虔扆寫此詞時,後蜀並沒有亡,不過,他看到孟昶奢侈無度,又不聽諫,因而可能在憂心忡忡之餘,便以前蜀後主王衍在亡國後留下的廢苑起興,抒發對王朝興亡的深沉慨嘆,借以警醒孟昶,俾能借鑒於往事而有所振作。

  詞中所寫,全是荒苑寂靜、深宮廢棄的淒涼景象,並無一字描述詞人的情境,後人讀了,卻油然興趣「故宮黍离之思,令人黯然」(《花間集評注》引楊慎語)的悲緒。這是為什麼?原來詞人將其感慨興亡之情,全部寄寓於滄桑變化之景;詞中本來客觀自在之景,無不滲透著詞人主觀之情。王國維說得好:「景語皆情語也。」(《人間詞話》)詞中所寫,其具體、細緻、微妙處,較之許多直抒胸臆之作,顯得格外的曲折隱幽,沉哀入骨。這也許正是它能夠感染千載讀者、極其哀婉動人的奧密所在。

  詞人以前蜀後主王衍的廢宮為背景,以自己夜遊荒苑的見聞感受為線索,描畫出一幅荒涼死寂的廢宮花月圖,表現了巧取角度、借景傳情的藝術匠心。「荒苑靜」是全詞寫景的總括,「暗傷亡國」是全詞立意的主旨。上片寫故苑的荒寂景象,純從豪華宮苑本身之今非昔比人筆;下片寫舊宮的慘淡夜色,則從自然花月襯托之物是人非著眼。上片之「愁」,下片之「泣」,均以擬人手法,渲染出「暗傷亡國」的悲緒。上片正面描寫宮景,其中已露詞人心中的「黍离」之悲,並且含蘊著殷鑒不遠的歷史教訓;下片側面烘托宮景,寄托詞人哀悼感憤之情於無情有恨之煙月藕花,表達了對王朝更替的無窮慨嘆和對國家興亡的深沉憂慮。詞人之觸景傷情,融情入景,都在這種「曲折盡變」的總體構思中表露無遺,使得全詞情景交融達到了妙合無痕的境地。

  詞從「金鎖重門」寫起,自將那本是「車如流水馬如龍」的宮苑,與繁華喧囂的外部世界一下隔開,從而突出「荒苑靜」的鳥瞰景象和整體氛圍。緊扣「重門」,接寫「綺窗」,它們竟都充滿愁意地冷對「秋空」。「門」前冠「重」,「窗」前冠「綺」,則可顯出宮深似海、雕畫華美的氣派,而一加「金鎖」,一言「愁對」,則以往昔豪華餘輝的閃現加倍襯出眼前景象的荒寂。明寫窗之「愁對」,暗含門亦「愁對」,二者互文見義;而「秋空」之寂寥淒清,又與宮苑之「荒」、「靜」上下映照。其中一個「愁」字,著情於景,使人透過秋夜荒苑宮門全閉、綺窗死寂的景象,深感一派淒絕之氣逼人,詞人感慨滄桑的感情色彩已經融注其間。

  昔日豪華宮苑為何會變得如此荒涼呢?就因為「翠華一去寂無蹤」。「翠華」是一種用翠鳥羽毛裝飾的旗幟,乃是帝王的儀仗。白居易《長恨歌》有句云:「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餘里。」這裡用來暗指前蜀後主王衍的排場。史載王衍年少荒淫,日夜酣飲,不聽勸諫,終為後唐莊宗李存勗所滅。皇帝既然一去不返,無影無跡,那麼,原本在華麗宮樓中歌舞吹奏的歌聲、樂聲,自然也就音消聲歇,隨風散盡了。「翠華」句,暗點王衍亡國之事,表明前蜀後主已逝,空剩荒苑杳無人;「玉樓」二句,明寫前蜀亡國之景,表明繁華全失,苑內渺無人聲。這三句,承上而來,進一步申發「荒苑靜」的語意,把一座偌大的宮苑渲染得看不見一個人影,聽不到一點聲音,其荒涼死寂真可謂無以復加,使人感受到那些盛極一時的「玉樓歌吹」只能成為想像之中的幻影。詞人特以「翠華」、「玉樓」這些金碧輝煌的字眼,反襯今昔對比的可悲,其置身其中不禁感傷的情懷,以及逸豫喪國的歷史教訓,盡在不言中。

  進層描寫廢宮的物是人非,境界蒼涼至極。詞人在此宕開筆鋒,轉寫那煙霧迷茫中的淡淡月光,說它「不知人事改」,因為它「夜闌還照深宮」。作為觸發情思的媒介和熔鑄感慨的意象,月亮常常出現在懷古詩作中。例如李白《蘇台覽古》:「只今惟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裡人。」劉禹錫《石頭城》:「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墻來。」鹿虔扆在此以煙月如舊仍照深宮,反襯人世滄桑的迅疾變化,雖然在語意上有些接近前作,但是他變正寫為反寫,以無情代有情,角度全改,意蘊一新,其中不僅包含著一般習見的宇宙無窮、人事瞬息的哲理,令人興起遐思不盡的歷史興亡感,而且還貼切表達了對前蜀王朝一朝覆滅的慨嘆哀悼,深沉寄寓著對後蜀王朝恐蹈覆轍的憂慮感憤。他用「不知」二字,將月人化,極寫月之懵懂無知,竟到了無視興亡變化的地步。這種近乎癡迷無理的責怪,正烘托出他對「人事改」的關切。所謂「人事改」,這裡實指上片所寫前蜀滅亡、宮苑拋荒的景況,直與「翠華一去」照應;同時它還泛指封建王朝的興廢更替。對於一個期以周公輔成王圖見志的詞臣而言,他對「人事改」怎能不哀悼、怎能不感憤呢!然而「煙月」我行我素,對於物是人非熟視無睹,故以「還照」二字寫其無情。在行文上,「夜闌」與「煙月」相扣,既暗示時間的推進,又渲染出夜色深沉、月光朦朧的蒼涼氣氛;「還照」與「不知」緊連,顯示過片與上片一脈貫通,表明上片所寫亦是秋夜之所見,使得全詞構成一個畫面集中的整體;「深宮」則與「荒苑」遙相呼應,暗示「宮」雖「深」,而已廢矣,在詞境上更深了一層。正因這兩句寫得含思悲惋,語新意警,就給後來感慨興亡的詞人以許多微妙的啟示。例如南唐後主李煜寫作「暗傷亡國」的《浪淘沙》詞,其中「晚涼天淨月華開。想得玉樓瑤殿影,空照秦淮」之句,不正是從這兩句變化出來的麼?有人甚至還認為,北宋末集大成詞人周邦彥的《西河》詞中「燕子不知何世,入尋常巷陌人家,如說興亡,斜陽裡」一段,亦與這兩句在內容情調上有繼承發展的關係。

  天上的月以其高渺、恆久而顯得無情,地上的藕花以其緊附、短暫而顯得有恨,但是它們都一如既往,照臨、開放,從而愈加反襯出荒苑的人去樓空、凄涼冷寂。更妙的是,以「清露泣香紅」來寫「藕花」之「暗傷」,不僅給無知之物「藕花」賦予了人的情態,有香有色、形神兼備地描畫出荷上露珠有如淚珠的晶瑩欲滴,似乎正在悼傷國家淪亡的畫面,而且著情於景,含意深長,沉痛寄託了詞人的由前蜀之亡而暗自生發出對於後蜀亦將難逃覆轍的無限感憤。所以「暗傷亡國」明寫「藕花」,實寫自己,從而顯豁點明全詞的主旨。其中一個「暗」字,既肖「藕花」泣露啼紅之形,又傳詞人別有幽恨之神,真可謂「曲折盡變」,凄惋欲絕。全詞至此嘎然煞筆,荒苑花月含蘊的深沉情味全部留給讀者去思索,去遐想,大有「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的餘音裊裊的情韻。(李德身)

出现回目:第十八回

出现情境:张丹枫已经得到宝藏,却做出了令大家都没有想到的举止,但是他的故国之思,对于快活林的荒废所感到的无奈还是没有得到解脱,所以吟出了此词……他通过鹿虔农的词句深切的表达了对亡国的怀念。他本来有机会恢复祖先的基业的,但是面对瓦剌的入侵,他却毅然放弃了这个机会,复国没有希望了,他只能看着旧时的基业一点点的倾颓下去。作者用这首词很好的表达了主人公内心深处的悲凉。

今天很晚了,就先到这儿吧,后面还有一首我非常喜欢的词,明天再说吧,未完待续哦……

----------------------------------------------

记得那年花下,夜深,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五月渔郞相忆否小戢轻舟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风裳田田·萍踪苑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