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并辔数星  萍踪逝水剩残篇

品味《萍踪》之美!

作者:紫嫣如兰  发表时间:2003/10/08 15:31

  一部《萍踪》,痴爱十余年,百读而不厌。较之金庸作品的轰轰烈烈、大喜大悲,《萍踪》似清茶一盏,余香袅袅,韵味悠长。看似老套的侠士佳人,读来相似的家仇国恨,为何有如此之魅力,惹得我辈中人痴情至此呢?

  吾以为,《萍踪》自有一番令人倾倒之美,待俺细细道来:

  一美,美在人:云蕾两次出场,都美得令人心悸。桃花林中“长袖挥舞,翩翩如仙,美目含笑,顾盼生姿。”太湖畔“只见花荫深处,一个少女,手持短笛,缓缓行来,穿着一身湖水色的衣裳,衣袂轻扬,姿容绝艳,轻移莲步,飘飘若仙。”如此美丽的女主角,也只有我们的相国公子丹枫来配。丹枫之美,开篇并未直言,但照夜狮子的神骏,贴身苏绣的华美,已使一位翩翩佳公子跃然纸上。之后比武擂台上“张丹枫白衣飘飘,脚登粉底鞋头戴白方巾,衬着粉雕玉琢的面庞,笑吟吟地纵身上擂台,姿态美妙之极,真有如玉树临风,梨花飘雪,端的是人物俊秀,潇洒出尘,”快活林中豪赌的潇洒更是彻底倾倒万千读者。叹曰:真乃天造地设一对璧人也!

  二美,美在情:“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读之感慨,思之泪下。古墓中的情愫暗生,荷塘月色的倾诉衷情,中秋月夜的披心相见,门前永别的痛断肝肠,春日江南的重逢喜悦,是那样的感染了我们性情中人,掬一把真诚热泪!

  三美,美在诗:以诗达意,以诗动情,是梁老作品的最鲜明特点,尤其在《萍踪》中发挥到了最高水平。“浮萍漂泊本无根,落魄江湖君莫问”引出了丹枫的身世之迷;“相见不如不见,有情怎似无情”令我们陪着丹枫一起心酸;“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惹得读者如痴如狂;“掠水惊鸿,寻巢乳燕,云山记得曾相见”恨不得与丹枫共一场痛哭;“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又使我们无限欣慰,含着泪水衷心为他们祝福。痴爱《萍踪》的我辈中人,哪个不能把这些诗倒背如流呢?

  四美,美在景;梁老写景,可谓惜墨如金,却字字珠玑,寥寥几笔就为我们描绘出一幅幅美不胜收的画面:桃花林中“不一刻,云中白光闪发,东方天色出朦胧逐渐变红,一轮血红的旭日突然从雾中露了出来,彩霞满天,与光相映,更显得美艳无俦!不知从哪里飞来了许多彩色的蝴蝶,群集在花树之上,忽而又绕树穿花”;青龙峡里“这时旭日东升,已在青龙峡上空,布成了缤纷夺目的绵幕,春色将残,杂花生树,梨花如雪,晓日金光,映出山容花色,美丽清幽”;太湖畔“太湖七十二峰迤逦迎来,有如翡翠屏风,片片飞过,空灵缥缈,烟岚横黛,淡远似画”;中秋月夜“只见玉宇无尘,蟾宫影满,天边明月,恰似冰盘。月光悠悠地洒下来,四野如蒙上一层薄雾轻绡,景色清幽美妙。”情醉人,景醉人,此情此景,怎不由人悠然长醉?

  五美,美在武功;金庸的“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厉害是厉害到了极点,可怎比张云二人的双剑合壁来得浪漫旖旎?“只见云蕾抽出宝剑,轻轻一划,信手发招,倏地飞起一片青光。说时迟,那时快,张丹枫剑招后发先至,倏地又飞起一片白光,青光白光,互相交织,幻成异彩,剑花错落,如繁星点点,纷洒下来,双剑一合,威力绝伦。”珠联璧合的剑法,珠联璧合的眷侣,剑可合壁,人岂有不合壁之理?

  《萍踪》之美,品之不尽,回味无穷。得遇《萍踪》,今生何幸?相伴《萍踪》,痴情所钟!


也品《萍踪》

  作者:云枫  发表时间: 2003/10/10 22:47

  《萍踪》之美,真是百读不厌,文字凝练、典雅,感情深挚,读之令人回味再三。开篇“西风肃杀,黄沙与落叶齐飞;落日昏黄,马铃与胡笳并起”就勾勒出大漠的苍茫、雄浑,还有点点的寂寥;而“暮春三月,江南草长,群莺乱飞”则把人带到水温山软的江南;青龙峡的“杂花生树,梨花如雪”、月下太湖的烟波浩渺亦令人难忘。

  书中的诗词,最喜欢柳永的《望海潮》和王昘的《眼儿媚》,前者是丹枫边弹边唱,后者是丹枫喃喃低吟,想一想都令人神往:)失忆时写的“掠水惊鸿”,满溢着无边的惆怅和一腔深情。卷首词“独立苍茫每怅然”有一种沉郁、苍凉、厚重的美,恰似朔风怒卷的大漠,再配上电视里丹枫迎风独立、衣袂飘飞的侧影,真是诠释得再好没有了。卷尾词“盈盈一笑”则是一种欢快明丽的基调,正如明媚的江南烟景,有云开见日的喜悦,感染得读者也情不自禁地醉在云蕾的一笑中。此外书中的回目也拟得不错,很有可观之处。最喜“冰雪仙姿,长歌消侠气;风雷手笔,一画卷河山”,豪情飞絮,百炼钢作绕指柔。还有“浅笑轻颦,人前作娇态;慧因兰果,劫后证情心”,一种小儿女的痴态和劫后重逢的喜悦就兜上心头。

  说到人物,丹枫是我最最喜欢的人物形象,但也因为太喜欢了,竟然不能说出更多来,也真成了“不可说、不可说”。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