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并辔数星  萍踪逝水剩残篇

精读《萍踪侠影录》

yerk(如空) 2000-5-3 06:28:24

愚忠的悲哀--精读《萍踪侠影录》(一)

  梁羽生的《萍踪侠影录》是一部比较有代表性的武侠小说,从这部小说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的武侠观念和对人生的态度及思考。

  本书的背景是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一个老臣在被瓦刺流放二十年后,终于逃了出来,但是世道已变,他对祖国的忠诚却变成奸臣的玩弄的对象。就在他要入雁门关时,他被圣旨赐死。二十年的理想破灭了,小说中写道:”须知云靖能够支撑二十年,全是忠君一念,满以为逃回之后,朝迁必定升官叙爵,表扬功绩。哪知皇帝竟然是亲下诏书,将他处死。正如对一个人崇拜信仰到了极点,期望极深,忽而发现那个人就是要害死自已的人,这种绝望的痛苦心情,世界上还有什么可超过?”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云靖的愚忠的悲哀,而这种悲哀并不仅仅是云靖所遇到的,其他抱有坚强的忠贞思想而执着人生的也许都曾经有过这种遇忠。

  金庸小说中也常涉及这样的人物,其中较有代表性的是萧峰。而萧峰在被受重用后也成为被利用的对象。在他的心中,养育自已的大宋与自已流有热血的胡帮都是自已应该忠诚的对象。但是兵荒马乱的年代,政治的需要使这种忠诚不可能行到一个圆满的结果,只能是以悲剧收场。当然云靖与萧峰不一样,他的身世与行为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并没有掌握任何朝纲的变化,因此其愚忠是一个受到二十多年流放折磨的老人的必然选择。这也是政治在历史中所能表现的重要的一点。避如岳飞,比如海瑞。所有的都说明忠是可以的,但是要变成愚忠就可能成为一个牺牲品。因此,避免愚忠就成为我们每个武侠读者对每个武侠英雄的一种热切盼望了。

  现实生活中愚忠的例子不胜枚举。在政治方面,官场上的腐败对于一个正派的人来说,愚忠可以在接受多次被欺骗后得到改正,同进也会认清那个人是政客,那个人是朋友。在经济领域,无商不奸已成为大家座右铭,因为利用和被利用的铜臭气使你不得不时该提醒自已,不能相信商人。在生活交往上,我们更要擦亮眼睛,认清那个革命的首要问题。每个人不可能不受到愚忠的考验,但是当你在高峰之时愚忠对你的损害则最大,这是必然的,尤其在政治方面。我们可以举更多的例子,更多的经验,还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好人定会有好报,因为这个世界人们必竟是向往美好的,很多时候我们不能仅看到黎明前的黑暗。

                     (2000年5月3日[待续下篇:书生武侠理想])

书生武侠理想--精读《萍踪侠影录》(二)

  梁羽生是公认的书生型作家,因此他的武侠小说中的书卷气是非常浓的,而在人物的塑造上,也是书生多于武夫的。《萍踪侠影录》中的张丹枫就是他理想中的武侠人物。

  张丹枫的出场是以一个文弱书生面目出现的,以此引起了云蕾的注意。从同情弱者的角度出发,云蕾想帮他一把。许多的情节让我想到《飞狐外传》中胡斐与袁紫衣的相遇,其中各有其妙,但路数相同。尤其是银两丢失的尴尬箪直是同出一折,相信这也是广大读者希望看到的。接下来迷底的揭开,在云蕾面前的是一个书生所实足的大侠,出乎去蕾的预料,而却是作者的理想。

  书生武侠的理想也许是我们大家的心态吧。因为我们都在追求世界的完美性,而书生与武士则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两类人,而相绪的结合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愿望。但是我认为那只是理想。因为无论什么事,都需要专一,不可能一心几用,譬如中国的足球,许多人人为是中国人身体素质不行,但是,许多事实已证明并非如此,而是一些人的文化素质差是主要原因。不可想象,让一个瘦弱的书生去踢足球,是多么滑稽的场面,因此我从未有过到足球场上去试试,但是看还是可以的。因此我想书生就是书生,不可能达到书中所记述的那样高超的武艺,不然的话,他要么读书、要么练武,不可能在很小的年纪去达到那样完美,即使他真有本事,也只能讲他的老师也应该具有非凡的能力。因此张丹枫的武功的力量是不可信的,但是如果做为一个理想化的人物还是可以存在的。

  当然张丹枫还是理想化过了头了,因为从他把日月旗撕成四版时起,他就没有遵循书生的原则,因为那种行为只能是一个莽夫的行为。不管你有什么目的,在江湖上外露自已吃亏必将是自已。张丹枫被梁羽生理想化了,不但吟诗、武道都很精,而且酒量也是惊人,这正是武侠人物的理想组合,但仔细看来,这种组合过于完美,因此有些不可信了。

                     (2000年5月3日[待续下篇:江湖智斗的较量])

江湖智斗的较量--精读《萍踪侠影录》(三)

  体现武功的高低是江湖侠客最为主要的表达心中理想的方式。《萍踪侠影录》中对张丹枫的武功描写是以黑自摩诃做为媒介的。当然张丹枫还打不过这两个异族武士,但是运用智斗张丹枫并不怎么吃亏,这就是武侠小说江湖智半的较量。

  一般来说,武功弱者都会向强者挑战,这样才能体现一个武林英雄的价值,介理,往往并不如自已想象得那样可以以弱胜强,而是必须达到一种境界,即是我们现在说的超常发挥。在武侠小说作者眼中,谁能胜谁是固定的,但是还要按小说的情节发展来设置胜负,因此弱者胜强就要靠智斗。从手法上看,一般有用武器绝妙来取胜,有的是以语言相激而从心理上行到一种心态的不安而取胜的,更有巧妙利用对手的疏忽来取胜的,而张丹枫想用的方法是激将法,如果不是云蕾试行双剑合璧,张丹枫的武侠就可以体现以弱胜强了。

  由此我想到了真正的武林强者是不存在的,因为江湖规矩并非一承不变,而如果没有武功之间的相生相克,是无法取得进步的。正如独孤求败的心境一样,没有对手是武林侠客人生的最大的悲哀。我曾看过古龙的《浣花洗剑录》,那种心态真是武林侠客的悲哀,没有对手。而真正的对手是那种智力相当的对手,因此我们看到的武侠小说人物间的武功,都是存在着一种较量,而这种较量就是小说发展的原动力。从这一点上看,一些用毒的所谓邪派人物也应该得到理解,因为取胜了武者的最终目标,那么在一种偿试不行的情况下选用另一种,也就是体现人生的最佳方式了。

  做为人生我想也应与江湖武侠类同,应然手段是一个环节,但智慧应该是更不可缺少的。所以我认为做为武侠小说的读者们,应该从武侠小说的描写中体会到智慧在人生中的价值,而在人生的旅程中,充分利用自已的智慧去达到自已的目标,去体现武侠精神与追求。

                      (2000年5月5日[待续下篇:背判的痛苦])

背判的痛苦--精读《萍踪侠影录》(四)

  背判是种人生最为头痛的体验,而在武侠小说世界中,这种判背常常做为小说的背景而出现,《萍踪侠影录》就是其中之一。朱元璋与张士诚就是一种背判的关系,而这种背判也成了这部武小说的切入点,从而也导致了云蕾和张丹枫的恩恩怨怨。我们无法判断这种背判的那一方是正常的,但是就其留下的后遗证来看这种背判是非常痛苦的,因为整部书的情节完全是在这种背判下产生的。

  武侠小说中的背判是比较多的,比如邪派人物为控制自已的手下背判就给他们吃药而约束手下,而如果要背判就必须以强的东西来制服对方,这似乎也是武功进步的最要动力,因为压迫与反抗是相对应的,不能从正邪来划分,如果没有邪就不会有正,或者说正的意义不大了。邪派人物总是处在控制背叛的环境中,而所谓正派人物决不会面对背判,因此痛苦才会产生。比如黄药师的徒弟的背判,造成了自已现实的孤苦一生,不但妻子由此而死,徒弟受到株连,女儿也因各种原因离家,这就是背判造成的痛苦和折磨。

  现实生活中的背判可以说也是较多的,生活中的人类自私的本性是这种背判的基础,不要以为人的理智会把邪恶做得如花般美丽,背判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譬如台独势力,这种背判可能会因为台湾人民的压力而变得另类一些,但是这并不等于没有这种背判。而一些人明知道小日本曾侵略中国,但还是在网上大肆鼓吹中国人不如外国人,做外国的狗要比做中国人强。这不是活生生的背判吗?现在一些在国外的某些精英分子很愿意做这种背判,因为他们现今还有利用的价值,但是在他们向那些反华主子讨好的时候,他们的人格是没有了,他们就是一只外国反华势力豢养的狗,而这狗在将来也会变得一文不值,那就是丧家狗了,对于他们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的。

  生活中一些的背判不一定会涉及到大是大非的问题,但是一个人的人格由于这种背判而降低,那么这个人的价值也就贬值了,从社会上看也就会被人看不起,从而也就产生了心理上的痛苦。除非是不想做个人,那么这想这种背判是不要做的。我理解的背判主要有以下几个:一是朋友间的谎言。这种谎言会把朋友引向歧路造成不良后果;二是不为他人着想,在关键的时候出买他人;三是推踩他人以达到自已向上爬的目标。但话又说回来,好人有好报,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总有一天要暴露自已的品行的,因此背判的痛苦我们不会象武侠小说写的那样去怨怨相报,我们会等到时机让那些背判者自已去品尝自已种的苦果。讲一件事大家就会有所认识这种因果报应。记得有一次我们开车跑长途,而一辆比我们速度低的车非要超我们的车,几次三番,给司机气得够呛。但我在旁边对司机说,让他过去,我们就跟在他的后面。司机按照我说的办了,那辆车超过去了,但是我们跟着他,你快我也快,你慢我也慢。终于由于他的车况不好,车胎爆了,当时我们在车里的感觉大家也能猜到,这就是不自量力的结果。

                      (2000年5月6日[下篇待续:治伤与爱情])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