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亦狂亦侠 名士奇行迈俗流

 路漫漫其修远兮——从《从张丹枫的抱负说起》说起

作者:cindye1233  发表时间:2008/02/25 08:08

本该是跟贴,不料却越写越长,索性另起一行了,但搏和尚一哂。

从张丹枫的抱负说起——已见了”起”了,承、转、合呢?:)

趁了与和尚你有一搭没一搭闲话过的便,有幸窥知你胸中一角沟壑,俺腆着脸把你未竟之言略续一二:张丹枫以弱冠之年,怀家国之抱负,成盖世之伟业,年纪轻轻,就把人家花十辈子也未必干得成的事干成了。。。。。他还能有比这更大的抱负吗?他今后该干嘛呀?难道长日漫漫,只能睡觉?

挠头、挠头。

和尚心中应有定案,而俺,与君一别月余,其间神思恍惚,似也有所悟。

但,且按下不表,先扯些别的。

古人早有诗云: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何等的踌躇满志、胸怀壮阔。可见登高望远,指点江山,向来是令人——尤其是欲成大业之人——精神爽利的事,倘若霸业已成,大地踩在脚下,简直要爽利到揽镜自问大好头颅谁能斫之的地步。这个优良的传统,上可溯秦皇,近可及本朝太祖,代代相传,时至今日,仍可让许多人继续精神爽利下去。君不见,多少人汲汲营营,一点一点地往上爬,就为了更高一点的风景。

说白了,登临绝顶,成人上人,是大多数人内心的欲望,只不过古往今来,能遂其心愿者,寥寥无几。

再说白了,张丹枫的问题,不在别的,就在于他起点太高。一脚就踩在珠穆朗玛峰上了,已经登上了最高峰,还想怎么着?只能下山呗。得,人家是步步高升,他是日渐下坡,越活越回去了。唉呀,这么一想,不说张丹枫心里怎么想的,俺心里实在是非常郁闷呀(老高甩手状)。

to be or not to be?

仍然按下不表,俺还可以扯得再远些。

有句快被引用到烂的诗这么说的: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意思是盛极必衰,与其盛极而衰,那还不如英年早逝呢!

偏激是偏激了点,但有一定道理在。俺敢断言,寿终正寝的名将绝不如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名将出名,李靖算有名了吧,可还比不上岳飞。老将也绝不如少帅受欢迎,举个例子,日遗三矢的廉颇就怎么也没法跟霍去病PK人气。

有道是,出名要趁早,出了名就死更妙。这世上,毕竟没多少人会更爱你历尽沧桑后的容颜。

于是乎,历史的天空将星闪烁,但最耀眼的,始终是那几个:马其顿的亚历山大、法国的拿破仑、西汉的霍去病。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身份却有相似的命运:都是不世出的军事天才,都在年轻时就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度,他们的成就对世界历史的进程都有深远的影响。任何一点都足以使他们傲视群雄,更何况,他们都死得早,就算他们也曾遭遇过惨败,但早逝却足够给后人留下天妒英才,时不我予的想象。在连失败都令人无法企及的这些人面前,多少的将星,只能黯淡。

这样就足以诠释美人自古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了吧?不,还不够。

还没说到美人呢。

美人如名将,名将如美人,哪里一样呢?就如同美人珍惜自己的容貌,名将爱惜自己的才能。他们都有点自恋。

虽然未见载于史册,但俺常疑心,方才历数的这几位,怕都是揽镜自顾的主儿。若非自恋,如何能生出那样的狂想?何以生出连星辰也能击碎的自信?

亚历山大出征的时候,说他想把希腊的文明传播到全世界,霍去病出征的时候,说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但是。

前进、前进、前进,征服、征服、征服,命运之子,你的生命中重复书写的其实只有这几个字,版图在你的脚下扩张,世界的尽头已经在望,你的梦想实现了吗?——他们说,不,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

他们是千万人中仅有的那一个,是百十年不可遇的那一个,无关公平,他们生而为天之骄子。对于自己所拥有的,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也因此,比谁都珍惜。

to be or not to be?

很难说清,到底,是他们驱策才能去追逐梦想,还是才能在拽着他们纵横捭阖?但有一点似乎可以肯定,他们的身躯无法负荷恣肆的天才,生命之火提前燃烧殆尽,但谁又能说,对他们而言,不是适得其所?

现在绕回来吧。(旁:你还晓得绕回来啊?)

说说我们最初的命题--张丹枫,这个虽处书中却自有其生命的人物,在他还非常年轻的时候,已经站在了一个几乎可令所有人仰视的高度。他入关时的抱负(或之一)——保护大明百姓免遭涂炭——已经实现了,尽管还有那么多这样那样的不如意,但毕竟已经实现了。他想要一个”清明的世界”,但囿于他所处的时代,他还无法设想出一个更公平合理的社会制度来取代,也就是说,他不能保证他建立的王国就一定比大明朝强,更何况延续千秋万世,这个抱负,看来也不切实际。

这个时候,俺想起了小桐画的丹枫,一个独立的背影。(旁:你又绕?!)

无独有偶,松雪版里的张丹枫,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也是一个独立斜阳的背影。

也许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他们都放弃了具体描摹他的面孔。必须说这是武侠史上(好吧其实俺想说文学史的)一个独特的人物,有时离你很近,有时却又离得很远,以为看清了,又发现或许并不真切。他明明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个性,但面容却模糊,总之你无法笃定地指着某个眉眼说——这就是张丹枫的样子。

于是,只有背影,只能是背影。独自一人,迎风而立的背影。但不是孤独,更非凄凉,看着他衣袂飘飘,我想,那是个正在思索着的背影。

在羽生堂,看到某位梁迷跟和尚的贴说,如果她是张丹枫,必是要推翻大明朝的,哎呀这AB版之争还真是百足之虫:)想来也会恒久地争论下去。立足于那样的观点,俺想,这位张丹枫,应该是一个横刀跃马的背影,就如同我所历数的名将之星。他是如此之有潜力,不说他信口吟咏的那几首狂诗,单说对镜理头发的臭美情节,足证这是个自恋的小子:)

但真正的张丹枫,选的是另一条道路。

他凭着一己之力,到达了似无可逾越的高度,接下来的路往哪里走,无人可以指点他,旁观者的眼里,他自己似乎也没有头绪。世人多有抱负而无才能,他却是有经世纬国之才却无抱负(实现一个,否掉一个),惊才绝艳张公子,夙愿得偿时,山穷水尽处,而还在看着他的故事的我们,既舍不得他英年早逝,又不忍见他空怀屠龙之技,想着必须给他一个美好的延续,可是左挪右腾,总觉得哪里都不适合把他安置。

我也曾经左思右想,却无计可施,差点憋出一脑门子的汗:),思绪也陷入穷途末路。

然而我们总是容易忽视最简单最基本的一点,创造出这位天纵奇才的那位梁先生,人们对他最恰如其分的评价是--书生。

一位书生,千百年中华传统文化浸染出来的文人。

他笔下塑造的最完美人物,不需要别人来安排。

容俺最后绕一次。

左哀公六年,孔子困于陈,绝粮七日,犹鼓瑟而歌。子路与子贡很看不惯,遂当着颜回阴阳怪气:”夫子逐于鲁,削迹于卫,伐树于宋,穷于陈蔡。杀夫子者无罪,藉夫子者不禁,夫子弦歌鼓舞,未尝绝音,盖君子无所丑也若此乎?”老头子你人生失败到这个地步,居然还有脸唱得那么高兴,难道所谓君子就是如此不知羞耻的?孔子听到自然大怒,喝二小儿到跟前来讲话,子贡还不服气,说:”如此可谓穷矣。”孔子凛然说道:”是何言也?君子达于道之谓达,穷于道之谓穷。今丘也拘仁义之道,以遭乱世之患,其所也,何穷之谓?故内省而不改于道,临难而不失其德。大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陈、蔡之厄,于丘其幸乎!”说罢”烈然返瑟而弦”。

如果不是偶然看到这个故事,俺应该还在替张丹枫瞎操心。

黄钟大吕,虽经千年,仍震聋发聩。为张丹枫该何去何从着急困惑的我们其实跟子路子贡相差不远,信念在压力和利诱下已经摇摇欲坠,对生命的理解肤浅而功利——如果真理不能兑现为现世的成功,那么真理就一钱不值。然而孔子,这个处处碰壁的老头子,在二千五百年前,就决然、凛然地宣告了:”君子达于道之谓达,穷于道之谓穷。”真理就是真理,生命的意义不在你打下了多大的江山,守住了多大的基业,而在于对真理之道的认识和践行,即使穷途末路,精神尊严也不能侵蚀。

行文至此,望向那个迎风独立的背影,我想我们都应该可以安心。

我们以为他已经走到人生的至高点,却不知道那仅仅是开始。

这个青年,曾经忘情长歌:”人寿有几何?河清安可俟?焉得圣人出,大同传万世!若能酬素愿,何必为天子?”看吧,他其实早已说得很清楚,他不屑于成为万乘之尊,但是,他期望自己可以成为”圣人”,一个达于道的君子。这个青年,是一个真正的书生。他从未放弃过对道义的追求,不曾停止对自我的追问,没有忘记自己的信念。他不迷于盛誉,亦能承受穷厄,没有人能否决他的抱负他的未来,纵使寻求清明世界的道路注定艰难而漫长,注定穷其一生也未能找到最终的答案,他仍将沿着他选择的方向,坚定、庄严、从容地走下去。

走下去,永在路上。

所以他是张丹枫。


[2楼]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 2008/02/25 13:49

也来绕一下。老师非要让小张站这么高然后替他找路走自然很辛苦,其实个人以为,小张并不能与历史上很多伟人比肩,尽管他在梁老笔下达到了他自己的某种高度:)

惊世之才需要纵横捭阖的事实来证明,比如某种程度地创造历史。小张只是在特定时点上做了合适的选择,他更多的高度体现在个体追逐梦想方面。当然这话说得轻巧了些,小张也着实奔忙了大半天,可梁描述政治事件、让笔下人物在其中体现能力的能力实在不觉得如何,怪不得他写文经常要从女主角的视角写,小张也时不时得”神龙见首不见尾”一下。

所以,成人童话中的一介理想书生该是较为适当的评价。作为铁杆粉丝,也想把偶像抬高些,却发现目前似乎没法抬更高了:)不过,还是会继续学习~咳~学习小张——好榜样——(旁:你学得了吗你?)


[3楼]  作者:cindye1233  发表时间: 2008/02/25 15:59

嘻嘻,这个不同意见好生眼熟,当是BLOG中曾见。

不过嘛,俺觉得,这回咱俩说的不是一回事。都是俺不好,有话不好好说,非要拐来绕去,和尚引题的是抱负,给俺绕到高度,又绕到仁义之道,混的是乱七八糟。

诚然,论高度,纵横千古中外,张丹枫的确无法与很多历史伟人相提并论,但在萍踪这部书中,正统十四年,论起识见、胸襟、功业,也只有于谦一个人可堪比肩。这算不算是一种”高度”?

再者,”高度”并不是重点。这个话题从”抱负”起,本来就应该贯彻始终,以”抱负”止。而对”抱负”可以有不同的理解,在这里,俺理解为一个人所想要达到的目标,终极的目标(倘若和尚想说的不是这个意思俺就糟之大糕也,秋天的菠菜完全白送啦)。当一个人遥遥领先于他的时代,已经实现他的抱负,而这对于同时代人而言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时,设想他的余生还能有何作为,也是理所当然之事。武侠小说虽然是成人童话,但毕竟不是真正的童话,无法以”公主和王子结了婚,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般不容置疑地结束。

读萍踪,咱们都有二十年以上的阅龄了罢?就在不久前,俺还曾发过喟叹:久不读萍踪。言下还大有再不读萍踪之意。然,断网月余,每日慢悠悠过小日子,实实在在与萍踪断了关系,偏偏应了那句歌词:明明想要把你忘记,却又要把你想起。萍踪种种,不但未曾淡化,反因有了距离而更觉清晰。

都说距离产生美,或许如此。这个距离无法量化,不知道具体是几公分还是几米,但俺想,足够从另一个角度去欣赏,看见以前所没有看到的东西。从这个视角再次审视张丹枫,蓦然觉得,俺还是看轻了梁老,看轻了丹枫。

因有此感,遂成此作,也算水到渠成,倒不是要刻意拔高:)

记得你曾在BLOG上写道:”从此以后,不再把你视为不可企及的唯一了。”(记忆定然有误,还望勘正)MSN上,你也亲口道看他最近是比俺低那么一些些:),但观点不同不见得就不相为谋,俺也要向深兰姐姐学习,郑重宣告来着:”张丹枫,我要跟你保持距离。”

从此,俺将不再唤他小张了,这个称谓太亲昵,腻而近于狎也。或许因为过于频繁地使用这个称谓,恣意调笑间,不觉失了分寸,少了尊重,多了偏见。

我想唤他”丹枫”,那是一个旧日的称谓,几年前,大家都曾那么亲切地叫他的名字,亲昵而不失庄重。我仍然怀念当时的氛围,那时,当我们说着”丹枫”的时候,我们谈论的似乎是一个身边的朋友,优秀、热情、受人喜爱、令人尊敬,他的荣辱进退,都与我们休戚相关,喜怒哀乐,我们感同身受。那才是最合适的距离吧,既不太远,又不太近。

但不是现在。

虽然我曾十分自然地唤他丹枫,但多日不唤,竟已生疏,我还需要时间慢慢调适。

也许,我们都需要调适。


[4楼]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 2008/02/25 16:56

这个猴头,小宇宙爆发起来原来是这样子滴:)我啥时候说过”张丹枫,我要跟你保持距离”来着?早说过,希望自己如他般澄澈。”学习好榜样”,与欣赏其他人的某些点似乎不矛盾?

其实,心底并没有少了半分尊重。倒是因为少了狂热的心态,便少了某种”偏见”,所以能比以往更客观些地看他,这便是叫他做”小张”的原因。

至于提到伟人,也是希望在一个更大更宽广的前提下来说事儿。喜欢看什么人,喜欢怎么看人,说到底,还是与自己某个时刻的心态有关。

老实说,没明白猴儿认为”他今后该干嘛”。不过看到有新感悟的猴儿,实在太高兴了。为了引玉,继续不顾花花草草胡乱扔砖,并等待和尚继续。


[5楼]  作者:cindye1233  发表时间: 2008/02/25 17:14

对【4楼】说:

原说不再回来着,想想还是回罢,吨位日重,也不欠食言的那几斤。

“张丹枫,我要与你保持距离”这话,是俺原创的,俺向你学习的是,郑重宣告的行动。此辩一。

至于伟人的高度,咱俩理解上还是出了偏差,如果高度仅指成就上的高度,张丹枫要输很多人,但人格上的高度,却未落人后,真正的书生对”道”的孜孜以求,实际上追求的本就有人格的高度。此辩二。

呆伯特说:”我们周遭所有的科技,所有的管理理论,所有预测和指导我们行为的经济模式,所有帮助我们活到八十岁的科学,都是一小撮突变的聪明人发明的,其他人只是在原地猛划水,往前动不了一步。世界对我们而言太复杂,演化的速度跟不上。突变的聪明人靠印刷机抓住天才的一瞬光芒,昭告大众,不再透过基因遗传给下一代。演化太短路了。我们在智慧有所长进前,就可以拥有知识与科技。 我们这个星球有将近六十亿个白痴,生活在几千个聪明得不得了的突变种设计的文明里。”——《呆伯特法则• 白痴的演化》。虽然说闻道无先后,但俺不认为几百年前的人知道的俺也知道,俺们就足以平视那些早在几百年前就具有划时代见识的人。你说那个人是虚构的?管他呢! 此辩三。

张丹枫今后该干嘛?俺就再把MSN上的留言再COPY一次——他知道他应该干嘛,他该干嘛就会去干嘛,不是俺说他应该干嘛就干嘛的——俺得意的笑,嘿嘿,晕菜了吧?


[6楼]  作者:慕枫2613  发表时间: 2008/02/25 21:15

好阿C,大赞!

读和尚那贴时,但觉心思缜密、逻辑清晰,暗忖话已被她说尽,回贴也不过表示赞叹而已,于是收藏起来偷着乐。未料今日得见此文,惊喜之情无以言表,独自一人跑到阳台上转了好几圈,手舞足蹈。又推开窗户,对着寒风几欲高呼。

不读此文,无法领悟到丹枫的境界,读罢此文,叹曰:阿C真解人也!

书生。太妙的词。正当如此。书生意气,建安风骨。贵族精神,布衣情怀。

还有,小张”这个称谓太亲昵,腻而近于狎也……我想唤他”丹枫”,那是一个旧日的称谓”,狂点头,涕泪欲下。这么多年了,俺、俺、俺一直都不愿叫他小张。丹枫,丹枫,终于在新年过后的十多个日子又回到了俺身边。555~~


[8楼]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 2008/02/26 09:52

对于是否向张丹枫平视或告别,阿C也许没有完全明白我的意思,这不重要。且这也只能怨自己,与C无涉,谁让我有时云里雾里也是绕的人呢?关于阿C的此贴,被我嬉皮笑脸绕出去的那些枝枝杈杈不理也罢,权当庆贺C闭关结束的特殊欢迎方式好啦:)

抛开和尚原意,通过两个”to be or not to be”猜想阿C的文大概是想表述如下意思,老师看对否:

1.假想并推测张丹枫如何筹划未来

按着自己的理想,张丹枫年轻时已做了可以做的事,(C认为他已经超出时代超出同辈多多)

接下去的路,张丹枫得想想怎么走。(c也曾为他左思右想,却一直苦无良策)

(1)登顶过后自然下山;(C郁闷,不同意)

(2)早逝;(C不忍心,梁也没安排)——自杀大概不能算数的,只能用生病或战败之类的方式,这条张自然没计划

(3)自恋、前进、征服;(B版=帝王版?C不希望)

(4)作为书生,继续追求道义,终其一生。(C看到孔子的故事后,总算可以心安了)

——张丹枫那时到底会怎么筹划自己的未来谁也不知道,老师的这种推测有一定道理。除了以上一二三四,也许他人还有他见。

2.如果张丹枫确是以追求道义为选择的,则C对他产生了一种全新的敬重仰慕之情

——抛开”如果”,认同阿C的激情。当然,抛开不等于不认同。因为弄清他的选择这事,目前我并不太关心。其实,不管张丹枫选择的是什么,深兰自己一直对他非常敬重仰慕。有些变化的地方在于,以前是看偶像的心态,现在有时用用读者看角色的角度。不过还是很喜欢看到阿C与和尚谈论这个问题。得空时,我会继续”火上浇油”、胡搅蛮缠的:)


[10楼]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08/07/14 23:32

本文阅读后,不由想起港台新武侠这个时代的大部分小说,都是以主人公拯救了武林甚至天下之后偕美归隐而结局,其中也包括金庸的大部分小说。他们一生中的成就已达到了一个巅峰,之后的人生道路究竟应如何走,这是大部分作者都为感到茫然,所以多为他们选择了一条归隐之道路。读书时至结局处一直为这些主人公的美好结局感到高兴,但是有时想起,他们大多都只是二十岁,人生的道路还有很长,就此归隐一生未免有些无趣,不信他们在人生长长的岁月中能够忍受住寂寞?

如同以上这些主人公一样,张丹枫在早年的人生中已达到了一个高度,那么往后的岁月应如何走,阿C在本文中给出了一个答案:

他其实早已说得很清楚,他不屑于成为万乘之尊,但是,他期望自己可以成为”圣人”,一个达于道的君子。这个青年,是一个真正的书生。他从未放弃过对道义的追求,不曾停止对自我的追问,没有忘记自己的信念。他不迷于盛誉,亦能承受穷厄,没有人能否决他的抱负他的未来,纵使寻求清明世界的道路注定艰难而漫长,注定穷其一生也未能找到最终的答案,他仍将沿着他选择的方向,坚定、庄严、从容地走下去。

走下去,永在路上。

所以他是张丹枫。

或许这才是绝世的张丹枫那超越俗世凡尘的抱负,五千年的历史,有过太多的帝王,却没有几位”圣人”,即使成不了”圣人”,坚守道义,作一个孜孜不倦的求道者,留下影响后世的成就其意义也是难以估量的。在《萍踪》后续的几部小说中,张丹枫也确实沿着这条路一直探索下去,影响了后世数百年的武学。

回过头来,武林也好,天下也好,总是多灾多难而难得平静,所以才有张丹枫的每每惊鸿一现,拯救武林众生,所以真正意义的归隐往往只是一个梦想而已,想起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尽管未能超越之前所达到的巅峰,但是予苍生的意义一样重大。况且求道者很多都不是”出世”,而是”入世”,通过”入世”,在凡尘中感悟,其境界无疑更高。如同孔子一生更多是在周游列国中求道。

本文中听松的几位朋友于本文的讨论,于交流中重温一下昔日的梦,回忆一下《萍踪侠影》这部书带来的多少快乐还是忧伤。

阅读阿C老师的文章永远是一种享受,个人冒昧,本文同兰若的《从张丹枫抱负说起》推荐编入今年度的梁羽生电子专刊,在此沟通一下,望能予以支持,并给予宝贵意见。谢谢!


[13楼]  作者:兰若闲趣  发表时间: 2011/04/25 21:12

岁月不经老.咋一晃眼这贴就搁了三年有多了?

云蕾曾经取笑张丹枫说:”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你不为名士,却为侠士,岂不可惜?”张丹枫却大笑道:”名士值多少钱一斤?侠士也不必存心去做。我但愿随着自己的心事行事,不必在临死之时,留有遗憾,那便不算虚度此生了。”

张丹枫若真有知,大概亦大笑对阿C猴儿说:圣人值多少钱一斤?

孔子是圣人,错不了。但这是时人所赞誉后人所推崇的。若孔子一生历尽艰辛,周游列国,坚持自己的理想,明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只期望成为圣人,那么,他只怕成不了圣人,反而先成为了疯子。

哲学上的道,含义很丰富,但和成为圣人无关。

张丹枫的心事是什么?

勿庸置疑,中国古代的书生束发读诗书,修德兼修身,仰观与俯察,韬略胸中存。他们注重才能和个人操守的培养,并以此为进身之阶去赢得君王的青睐,从而实现个人的抱负和理想。从个人才能看,张丹枫是出类拔萃的。从个人的品德修养看,张丹枫向往着”肝胆皆冰雪”的冰霜之操,甚或用”但得两心如白雪”这样的标准去寻求自己的人生知己和伴侣,更兼志向远大,胸怀天下,这种儒家正统思想培养出来的人物,正是儒家典籍《大学》八目的具化。从格物、致知的认识论,到诚意、正心、修身、齐家的道德论再到治国、平天下的政治论联成的一个不可分离的思想体系早就成了张丹枫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同世界是古代知识分子所向往的完美社会理想世界。古代每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都会为了实现这样的理想而努力。

张丹枫当然也不会另外。而张丹枫的特殊身份使得他自行将忠君思想转变成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而去履行自己的社会责任。所以在萍踪的后续当中,貌似归隐,而时时密切关注着时政和江湖风起云涌的张丹枫,江山江湖双管,一腔热血丝毫不减。就连潮音这个莽和尚也感叹道:”丹枫这孩子貌似归隐,实则一腔热血,比我更爱管闲事。他曾有书信给叶宗留,叫叶帮主和山民兄及山东各寨主联络,请你们速发救兵。他此去拜寿,定有所图,我看他至迟明年,必回江南。”所以,根本不用担心,张丹枫”他今后该干嘛”,有着强烈社会责任感的人自然会见缝插针的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这自然不是金庸等人笔下了却江湖恩怨而携美归隐的空洞人物所能比拟的。


[15楼]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 2011/05/03 14:22

再说说张丹枫这个角色

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一千个观众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张丹枫这个角色是什么样的,取决于作为读者的我是什么样的。

1)

张丹枫有明确的价值观,独立自主,率性而为。在心理层面,他是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的模范书生。

历来的政客,苦心经营者多,不管是为权为名还是为苍生。有理想有道德的,从小立志,为国为民,鞠躬尽瘁,甚至于贡献出生命,多半是缘于自觉不自觉地不断加强修养,克服了贪欲、恐惧等诸多的个人弱点。面对血淋淋的残酷现实,其间内在的心理激荡,和外在的功业事迹,让后世景仰,让读者热血沸腾。

相比之下,张丹枫的政治欲望没那么明显,”我要成为什么什么…我要如何如何”的政治志向不是他生命的全部。他的个人企图不明显,从不主动圈地,挤占庙堂和江湖的地盘,所以为达成政治欲望而感受到的苦乐便不明显,即便是为了中华、为了百姓。要不要刨坑?要不要填坑?他更多的是在静观事态发展,审时度势,做出决定,在价值观指导下行动。

而且,比较有趣的一点是,政治在他面前,似乎不怎么残酷。”又见张郎施妙计,一场大祸弭无形。”全能如他,不需要费劲如何如何,这世界便如何如何了。我们又何必管,他是主动刨坑,还是顺手填了一下坑?

3)

塑造这样的角色,很有创新的意味。一厢情愿地揣度作者有这个意图。

但是,按着这个假设去看,作者对此的把握,有简单化、华丽化的倾向,无法通过角色的实际言行而具体落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写法,也许是作者的写作技巧,也许是善良的作者不擅长政治故不得已而为之的缘故。如果不懂政治,怎么写政治人物?如果不擅长写政客,又如何能细微分辨其间的不同?

“我纵碎尸万段,也终是葬身故土,胜于埋骨异域遗臭他邦。”这话说得很好,但通观全篇,哪里体现出张丹枫真的认为有自己被碎尸万段的可能性了?这样又怎么可能有踏实的心理准备?说这句话,其份量根本比不上于谦”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内心独白。所以,”碎尸万段”云云,只能是作者从上帝视角美化角色后让他喊出的口号。

4)

愿意相信作者的初衷是希望塑造一个有血有肉的理想角色。不过,最终的成品,却不见得能完全依从初衷。

《萍踪》的政治比较像童话,作者在张丹枫这个角色的塑造上,剔除了惯常政客的野心和争夺,又赋予他极高的道德水准和政客必备的高超智力及手段。于是,一个纯粹美好、无所不能的形象便诞生了。

这样的角色,具备了常人期望能体现于外的优点和能力,又免除了常人现实中可能在内心体验到的一切不适感。他高高地站在万人之上的云端,不受我们这俗世的污染,同时指点江山,救苦救难,美好得不像凡人,容易苍白得只适合于挂在墙上。

5)

还好,张丹枫终究还不是神。作者让他在上帝神迹生活中,保留了童心,以及体验煎熬、痛苦和狂喜的能力,经历了凡人的亲情、友情和爱情互动后,这个角色终于有了点鲜活的生命味道。

……(略去所有萍迷的N字)……

他在被挂于墙上的同时,具备了跳到地上的可能,只是不突出在政治面。

6)

挑剔作者、挑剔作品、挑剔角色。但是,张丹枫这个角色的内在光彩毋庸置疑。

新婚的作者,虽不见得能做到面面俱到,但笔下自自然然地流淌出善良之心、纯真之意、美好之态。所以此时笔下人物的魅力,也许入不了老于世故者之眼,却每每拨动少女的心弦。

青春的作者心怀喜悦,青春的角色意气奋发,青春的读者有着剔透的感知。

不没事刨坑的张郎,曾放舟中流,拍舷而歌:”应念岭表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鬓萧疏襟袖冷,稳泛沧溟空阔!”

那景象美得紧。

7)

或许,角色本不需要被分析,人物本不需要被操心。

是我们爱之深、责之切,庸人自扰。

有人说,什么东西,如果美好到了似乎不真实的地步,那多半不真实。

我说,真实的可能性,只要有那么一分存在,那便是了。

只是不知道,如我们这般雾里看花,是否看得清。


[16楼]  作者:lisaqyl  发表时间: 2011/05/10 17:30

对【15楼】说:

有一点补充,张丹枫在政治上抉择的过程其实也是很艰难的,这条心路他走得并不轻松,他也曾愁里高歌梁父吟,犹如金玉戛商间。十年勾践亡吴计,七日包胥哭楚心。秋送新鸿哀破国,书行饥虎啮空林。

初入关时候的他的内心其实是非常迷惘,矛盾、痛苦。这时我们所见的张公子的才华未充分展示,展现出来的更多的是佯狂于世,他抱着走一步看一步、审时度势的方法一步步走来,内心的煎熬实在是非旁人可以比拟,我们无法想象。

只是张丹枫毕竟非比凡人,胸中有誓深如海,肯使神州竟陆沉。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去克服人性中的脆弱呀,难道仅仅是因为小兄弟的一句话?

仅此就足以让我辈佩服之至。

所以他是血肉之躯铸成的神话,当然是通过梁老这双妙手。


相关链接:

         136、从张丹枫的抱负说起
         137、路漫漫其修远兮——从《从张丹枫的抱负说起》说起
         138、试析张丹枫的思想转变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