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亦狂亦侠 名士奇行迈俗流

 鲜衣怒马,艰难转身


鲜衣怒马,艰难转身(1)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2007/04/18 11:25

……门外扎着一匹白马,四蹄如雪,十分神骏。……只见一个书生,独据南面临窗的座头,把酒代酌。……书生服饰华贵,似乎是富家公子……

阳曲的酒楼上,小云偷瞧了许多眼的书生,当年同样晃花了偶的眼。而今再读,冷不防一个流行名词蹦了出来——”钻石王老五”!

风华正茂,卓尔不群,品味出众,座驾时尚;更兼出生豪门,受过一流教育,文武全才,抱负远大,家族产业正等着经营,真可谓”一切尽在掌握”者,舍我其谁?

两国战事一触即发之时,单踦入关,居然华服雕鞍,不作任何遮掩,成心想让人知道俺×××回来了么?

不能怪梁老这么着让主角闪亮登场,小张大概很笨想破头也没想出别的招,不这样便设不了套,设不了套便接触不到沙涛之类貌似的豪杰,接触不到那帮假豪杰小云便管不了闲事,管不了闲事后面就没法写了——(喂喂,你还想不想看下去?)也罢也罢,梁老I服了U,偶接受这段还不行?

但夜探黑石庄着实事关重大,总该低调行事了吧,小张同学为何还是要一身白衣晃人眼睛?偶也知道梁老故意搞那些小细节来骗偶这样的,不过偶当年就是吃这一套,很知道配合他的意图。(呵呵,仿仿蓝莲花的《也说那个精灵》)现如今嘛——偶没事找事,吃饱了撑的,就想编派编派。

萍踪一书,借助其他相对不太”光彩”的角色的烘托,塑造了一位光彩照人的相国公子形象。出生之日瓦剌国主便赐玉祝福、谢天华仇也不报了巴巴地当了师傅、张宗周雄才大略竟被翘了家、周山民力抗侵略公私兼顾传绿林箭随你传(伤不了奸贼一根毫毛自己反被逮个正着,嘻嘻,做个鬼脸:))、毕道凡棋艺不精这辈子只好学习虬髯客了、张风府放走钦犯没人穿针引线肯定躲不过杀身大祸、云重大舅子凭你那点水平抢武状元只好再帮帮忙、于阁老要没那番敦促还不知道能不能守卫北京成功名垂千史、也先你自比孟德有统一蒙古之才却也抵不住舌灿莲花、祈镇要不是侠士出了边关估计也回不了国……还有,脱不花自小念念不忘、澹台丫头一见便倾心不已、小兄弟虽然上来充满厌恶后来迫于父兄压力不得不离开、其实心里把大哥看得比什么都重……

小黑有篇文里说得好,祖辈的恩怨,都只是自小锦衣玉食、诸事顺心的张公子听爸爸讲的过去的故事。国恨家仇,仅仅是”感同身受”,还远没有”身临其境”。因着心底缠绕不清的复国矛盾,时时体现出狂放不羁。除此之外,用意气风发、恃才傲物一句,或可形容初入关时的小张?


鲜衣怒马,艰难转身(2)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2007/04/19 10:37

……书生走近前来,一揖到地,道:”我这厢替你赔罪了!小兄弟,你心地纯良,能急人之难,确是侠骨柔肠,我一路行来,所见的人物,只有你还够得上做个朋友。我生性狂放,有开罪之处,请你不要放在心上。”……

真是够狂的!被居高临下地寸寸衡量,最终够得上做他的朋友了,是不是还要颌首称庆?这也能叫赔罪?(一脚踹过去~~)听着这样的赔罪,估计也就小云不会生气,换别人,还不一个耳光扇了过去。(唉,缘分哪缘分~~)

而小云小朋友到底又是哪点入了他的眼呢?也许是天性中一样的打抱不平合了胃口?要不小张昏昏然时为何要把《玄功要诀》给了乌蒙夫?知己知己,说到底,还是得像自己啊。(镜明你没戏了~~)

……张丹枫道:”其实人生最多也不过百年,多少大事情还做不完呢,个人恩怨又何必如此看重?”云蕾一跃而起,怒道:”你倒说得风凉!”张丹枫见她已肯开口说话,心中大慰,又道:”我爹叫你爷爷牧马二十年,这确实是对你们不起,可也无法挽回。你爷爷之死,却与我无涉,我再三说及,你都不信我么?”……

相府争权日久,如果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时刻放在脑袋里,还能干得了什么?小张眼高于顶,向来不屑纠缠于恩怨之中。老祖宗的江山易位之仇都能看淡,张云之仇更是等同于鸡虫之争。问题是,他爱谁不好,非得爱上小云。(哈哈,钻石,等着吃苦头吧~~)

这鸡啊蒜啊虫啊的涉及小云的祖父父亲,涉及小兄弟从小的家破人亡孤苦伶仃。为了心爱之人,王老五破天荒不得不试着”感同身受”。可他又真能感受到那种渗入骨髓的惨痛吗?”确实是对你们不起,可也无法挽回”。这话,实在是很风凉啊。

老天向来公允,理性思维能力过强必然在人情上淡漠(T与F的区别)。对小糖人动了真情那是身不由己,看他对其他谁如此假以辞色过?弃老爸于漠北此生都不准备再见,也许是因为没有妈妈,也许是天天与澹台灭明一干没情趣的家臣厮混刀来剑去的结果?

常常很变态地想借用一些桥段,希望能看到小张非理性一面或脆弱状态的表现。比如,要不要刹刹他的傲气,让他受受伤,看他还骄傲不,看小云还忍不忍心绷着脸,让他无端丢了性命;又或者,小云为他挡上那么一下命在须臾,小张心痛如割怒发冲冠,随手崩了那几个凶手。(后来看了魔戒和宝钻同人才明白,无论虐身虐心,这虐之一字,大家心思都是相通~~)

可惜可惜,梁老就是不想成全这番恶俗趣味。细翻全文,只要小张不主动,皮肉伤绝对不会受,而且,还要把小云保护得好好的。几次解围脱险,总是一副镇定自若、气朗神清的模样,无趣之极。几桩取人性命、伤人致残之事,也做得极是利落。(武侠小说,这点恐怕不能深究。)谁让他天赋英才,武功出众,连玄机逸士、上官田野、萧韵兰都爱惜不已,偶一个无聊看客,只好算了。

一直,看着他波澜不惊,看着他骄傲自负。便是结交小云这个朋友、进而爱上仇家之女、古墓揭破身世、甘愿受死被划拉了一剑,也没能让他乱了方寸。然后获鹿、北京、苏州、西山,除了被美人使计算计郁闷了一把,除了激动得不小心在人前结巴了一次,其余时间小张同学易筋洗髓、百毒不侵。按照计划逐步搞定云重,按照计划寻宝献图。国仇家恨,什么难得倒他?前途光明,无需担心。

“也先的女儿可要羡煞你呢”,虽是玩笑,志满之状却是溢于言表。哼哼,你以为你是谁!!


鲜衣怒马,艰难转身(3)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2007/04/20 14:16

臭小子?香小子?boy?man?阿C老师曾说过,对小张”一见钟情”的原因,是他一出场已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要说侠士呢,倒也差不离,至于男人,真正的男人么——偶当然就算被打死也不敢说张大侠他是个假男人,毕竟英明神武本钱足够,只是,只是——在前半段他似乎好像大概也许不是太man,而是太superman了一点?

21世纪,超人早回归了,太super吸引不了眼球。不过小张你也不用回来,就稍稍转转身,让偶看看你不super时的模样如何?当然偶也知道,越super转身难度越大,或者帮你找个理由先?《爱情呼叫转移》里说了,这年头,离婚需要理由,不离也需要理由。转身当然也是如此,需要吗?不需要吗?——那边厢,梁老被偶的碎碎念烦得捂住了耳朵:”书里都写了,自己不会看吗?”

哪儿呐哪儿呐?就那点——还依稀仿佛含糊不清的——梁老你好意思吗?算了算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发挥想像,丰衣足食。

话说江湖是所学校,女人更是所学校。有些课不能不上,有些滋味不能不尝。boy也好,superman也罢,等到毕业那一天,自然会知道man该怎么炼成。小张同学初出道,别怪偶没跟你提醒,第一课来了——

(1)爱情

这一课没啥好说的。两情相悦,黯然销魂,脖子都伸出去挨宰了,轻松pass。

(2)煎熬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既然甘心憔悴,始终不悔,那又有什么可以伤心?呀,小兄弟,小兄弟,你就是再将我狠狠折磨,我也绝不会对你埋怨的。”……

嗯,有这一句,又身体力行多时,pass。


鲜衣怒马,艰难转身(4)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2007/04/22 12:37

(3)陷阱

“……这洞庭庄庄主的女儿,尽管一片温柔,却带着男儿英气,我虽与她初交,却敢断定她是个敢作敢为的女子。……”

越是把镜明夸到天上去,小张同学,越只能证明你考试不及格还强词夺理找借口。拉郎配那招狠是狠了些,倒也管用。下回可以去跟张无忌同学你那本家切磋切磋,看看他娘临终遗言是怎么教的。没说的,吃一堑长一智,等有机会补考吧。

(4)变数

……张丹枫大吃一惊,道:“什么?你本来是跟随皇上的?难道蒙古兵已进了北京吗?”……张丹枫大怒,“啪”的一掌,把饭桌斫了一角,怒道:“王振这厮,好毒的心肠!”……越听越是气愤……长长地叹了口气,颓然坐下,道:“岳武穆当年说得好:文官爱钱武官惜命,大事尚有可为吗?而今竟是文官武官,都爱钱惜命,王振之奸,不下于秦桧,恐怕宋代的历史,徽、钦二帝蒙尘之辱,又将见之今日了。”……张丹枫道:“只可惜他没有兵权。呀我恨不得插翅飞到北京,助他一臂之力。”……

呆在兵荒马乱中的老百姓家里,小张过过这种日子吗?夜宿柴房,忧心国事,是否会顺便可怜那老妪一下,再念念”河清安可俟”?选择不复国更兼帮助明朝,总算是骰子没掷错。可男儿当报国,这国却不是你一人的,甚至不是你的。你报国,人家还要主动亡国呢。世事变幻,每每出人意料,凭一己之力能有多大作用?千里迢迢干这没本没利命都得搭上几次的买卖,最终会不会白费了力气?那可是如意算盘没打好,满盘皆输啊,得赶紧见到于谦看看他的态度。(嘻嘻,难得怒一趟,不怒白不怒,怒了也白怒。开始着急出汗喽~~)

见惯了小张同学的气定神闲,突然冒出这么一段,加上有美人同宿相伴,小云还施施然不知何故晚出来一会儿,呵呵,看得偶眉开眼笑。急了这许多天,接着被脱不花又打了个岔,还好还好,见了于谦,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宝藏地图都派上了用场,计划顺利完成,只差如何向老爹交代了。不,压根儿就没想过要交代。这不都见不着了吗,还交代什么?至于剩下的小糖人项目,难度似乎也不太大,北上走着瞧呗。

很想知道,北京保卫战胜利后的小张,有没有后怕过。这一仗对王振,赢得是否有些侥幸?不过做大事的估计没空想这些,pass。

(5)悔意

……忽听得张丹枫柔声说道:“小兄弟,你且歇一会儿!”……张丹枫一声冷笑,喝道:“你这妖人,且留下一点记号!”掌风剑影之中,只听得“喀嚓”一声,赤神子的一条臂膊已给他硬生生切下。……赤神子捧着断臂,挤开众人奔出山寨,回头骂道:“好小子,十年之后,祖师爷还要找你报仇!”……张丹枫本来无意令他残废,只因他骂了云蕾一句“人妖”,所以才切下他的臂膊,这时也自有点后悔。……

归纳中心思想如下:本段通过叙述小张与赤神子打斗的起因、经过和结果,认真分析了小张取胜的种种原因,细致刻画了他”手挥五弦、目送飞鸿”的潇洒英姿,突出表现了他对小云的爱深情重。这一幕若被镜明见了,只怕又得对有福之人羡慕不已了。

当时聚义厅的阵势,沙无忌与赤神子自然是敌对一方。小张对阵赤神子,怎么看怎么像猫玩老鼠。玩累了,扔一边好啦。对敌人一定需要赶尽杀绝吗?小张大概没存这种念头。坏就坏在老鼠这里,多什么嘴?但这能怪老鼠吗?居然打不过一个少女,换谁不得发发牢骚?(冤比窦娥~~)天哪,发句牢骚就掉了条胳膊,谁要是动了小云一个手指头,小张还不得红了眼睛玩命?(怕怕~~)唉,冤冤相报,任你如何洒脱,轮到自己头上,终是逃脱不了。

张宗周的遗传基因真是厉害。父亲三十年前为了江山,儿子三十年后为了美人,意气用事,如出一辙,算云靖和赤神子倒霉。可是——慢着,小张也会后悔?他以前也曾后悔过吗?

一瞬间良心发现,会不会因此推己及人,连带将老爹的负罪感受一并想想?连带将云靖的羊皮血书、云重的仇恨目光、云蕾的万般无奈一并再想想?别忘了,赤神子还等着报仇呢。这场考试,勉强及格。

(6)郁闷

……那老人替女儿答道:“你们那年突然失踪,你母亲日哭夜哭,哭得眼睛都坏了,看东西模糊,酋长可怜她就叫她去帮饲马,现在大约还在酋长家里。酋长还因此说汉人都是靠不住的,宣布从此不准与汉人通婚。”……张丹枫闷闷不乐,很为云蕾母亲的遭遇难过,尤其在想到云蕾母亲之所以至此,追究原因,归根到底,还是由于自己父亲的错误造成,心中更是自咎不安,只有暗中发誓,将来定要设法替父亲赎罪。……

……张丹枫道:“我和父亲谈起当年之事,他甚是后悔。”……张丹枫叹气道:“我就是赴汤蹈火,也要同你寻着母亲。将来不论伯母怎样责怪我,我也甘受。”……

云家的痛苦情状从旁人嘴里描述出来,显然比自己感悟更具有说服力和震撼力。较之最初说风凉话时,小张已经长进不少,看得出来是真心实意的了,pass。

(7)亲情

……将今早与也先的谈话,都告诉了父亲,说道:“我已擅作主张替爹爹答允了也先,明儿一早递上辞呈,不再做这劳什子的瓦刺丞相了。”张宗周道:“这正合我的心意,……”

……眼珠一转,忽道:“你们将那两件宝物,图章和玉簪让给我吧。家父在瓦刺京城还有点产业,都折价与你交换吧。”……

子不教,父之过。儿子擅作主张替父亲辞官,父亲居然会说很合心意。呵呵,所以祖传的产业都折价给黑白魔诃自然但折无妨啦。这个败家子,不知张宗周是怎么调教出来的。当年又怎的非要玩离家出走?

……张丹枫轻轻走进书房,只见父亲正在支头默坐若有所思。张丹枫叫了一声“爹爹”,张宗周道:“嗯,你回来了,我还以为今生难以再见你呢!”眼泪潸然而下。……

……说话之间,已到了门边。张丹枫道:“爹爹保重。”和董岳走出后门,只见张宗周泪光莹然,还倚在门边凝望。……

以为此生无望相见的儿子突然出现在眼前,父亲激动得老泪纵横。儿子返家后的老张,根本没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的雄壮霸气,只是一位情绪落寞、对儿子无比依恋的老者。面对此情此景,小张的心理描写居然留白?或者,和离家时对老父的印象差距太大,小张一下子无法适应只好没反应?(强烈抗议!~~)

……张丹枫颤声说道:“爹爹老当益壮,距百年之期尚远,何为出此不祥之言!”……“那么爹爹是否认为孩儿此次中国之行是做错了?”张宗周抬首望天,远处隐隐传来胡笳之声,半晌说道:“若然是我年轻四十年,我也会像你这样干的。因人成事,大不可靠。现在我已知道想借瓦刺的势力恢复我们大周的国运,这想法是错的了。”张丹枫既忧且喜,激动叫道:“爹……”这霎时间,张丹枫觉得与父亲距离很近又似很远,感觉到父亲心弦的跳动又似觉不能理解……

……张宗周缓缓站起,手捋斑白的胡须,叹了口气道:“我已老了,不能再为中国尽力,你们年轻,自有抱负,好吧,你们走吧!”张丹枫泪珠滚下,平时虽觉父亲与自己有所距离,但这一霎那,两父子却是心意相通。张丹枫抱了父亲一下,道:“爹爹,你自己珍重!”……

这父子俩其实非常相似,有着同样的骄傲,也有着同样不为人知的痛苦。从初入关时哭笑无端的儿子身上,依稀能看到父亲年轻时的影子。想象着小张在不知如何自处的叛逆的少年时代,得和同样苦闷着的老张同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还得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偶忍不住摇头感叹。父亲为儿子骄傲着,欣赏却有所保留?儿子深爱着父亲,尊敬却难免质疑?襁褓时起亲密无间的距离日渐拉远,直至各走各的路,这两个还真是别扭得让人心酸啊。(此处补白,可部分参考Eliot的魔戒同人《昨日》,异曲同工之妙~~)

……张丹枫心情激动,冲口说道:“爹,你不走那我也留在这儿伴你。”……

父子俩的关系,有种抑制着的外冷内热疏离的美感。誓不回头的昨日,已成过去。

这堂课,优秀。


鲜衣怒马,艰难转身(5)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2007/04/22 12:43

(8)泰山

……云蕾一边唱一边走近家门,张丹枫眼角也不觉润湿了。……张丹枫心中无限难过,想道:“将这位善良的老大娘累成这个样子,呀,这都是我家的罪过。”他一路来时,所想好的千言万语,所想好的安慰她们母女的话,竟然一句也说不出来了,只是茫然地走上前去。……这一瞬间,张丹枫只觉得比云蕾还要加倍酸苦,……此景此情,任是张丹枫如何洒脱,也不禁触目凄怆,想好的万语千言,都说不出口。他知道云蕾这时十分难过,要人安慰,但却又有谁知道,他心中的难过,比云蕾更胜万分,而且天地之间,更无一人能给他安慰。……

……只见这少年一身华服,英俊之中透着儒雅之气,但却两眼无神,呆若木鸡,……张丹枫再也忍受不住,低声说道:“不错,我姓张,我是张宗周的儿子,如今向老伯请罪来了!”……可是张丹枫的满怀凄楚,却连找一个人诉说也不能够。他绝望到了极点。如痴如狂,天地茫茫,孤身只影,竟不知该走到何处?

可曾长住过两扇破门的黄土泥房?可曾见过这样视力模糊盼女心碎的母亲、和身心俱毁生不如死的父亲?张家的罪过,云家的仇恨,此时此际,血淋淋一览无余。早已筑好的心理防线,面对身临其境的震惊,顷刻间土崩瓦解彻底撕裂。

……云澄不禁嚎啕痛哭,张丹枫难过非常,竟不敢向云蕾再瞧一眼。……

此时的小张,再不是当初那个对张云之仇轻描淡写的少年。自家欠下的太多,想要偿还根本不可能。责备小云无情?早没有了资格。怪罪老父作孽?换作自己,说不定也会做同样的事情。不敢面对小云,不能质问老父。门外的这个,同样至情至性,不想腾挪,也无处腾挪。

那就将一切深埋进迷失的记忆,努力忘却吧。

卷子毁了,无法打分。

(9)责任

……忽在张丹枫的耳边低声说道:“你抛得下大明九万里锦绣河山,难道就抛不开一个女子?”张丹枫心头一震,道:“什么?”……张丹枫怔了一怔,道:“我视帝王如粪土……”澹台灭明紧接着道:“祖国河山待你回。”张丹枫面色倏而一变,由白转红,澹台灭明的声音虽然不大,却如在他的心上响起了一个焦雷,……张丹枫本是聪明绝顶,极能分辨是非之人,如此一想,顿觉胸中热血沸腾,不能自己,神志立即清醒,咬一咬牙,忽而说道:“澹台将军,多谢你来接我,咱们走吧。”……

阿语曾对这”咬一咬牙”无限感叹过。小张此举实属不易,优秀++。

(10)恩情

……脱不花刚一回头,张丹枫又”哇”的一口呕吐出来。脱不花叹了口气,走出去换衣,叫侍女替他收拾打扫。张丹枫摆脱了脱不花的纠缠,心中甚是得意……

……张丹枫低低叫了一声:“是脱不花!”……张丹枫在城墙上看得呆了,脱不花竟然为他而死!这霎那间,张丹枫只觉一阵心酸,平素厌恶她的心情全都消了,不觉哭出声来,叫道:“脱不花妹妹,我领你的情了!”可是脱不花已死,张丹枫第一次叫她做“妹妹”的充满感情的声音,她已听不见了。……

“纠缠”、“得意”、“厌恶”,脱不花如果知道张兄弟平素心里所想的竟是这些——算了,还是不知道得好。

爱憎分明,不是缘于敌我界线的清楚划分。不喜欢便是不喜欢,避之不及也没什么错。可悄生生的少女血溅当场,任谁也没法无动于衷。不死,未必觉得往昔那些于己是恩;死了,那点点滴滴汇集起来渐渐清晰,才发现早已变为沉甸甸的人情负担。

恩不能报,债不能还,生而为人,难题何其多也。交一次白卷又有何妨?

(11)友谊

……张丹枫定一定神,大声叫道:“云重兄,快快走开,休要送死!”在最危险的时候可以看见到真挚的友谊。张丹枫与云重都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一个仍马不停蹄,一个在大声呼叫……

有朋如云重,夫复何求?有朋如丹枫,夫复何求?满分。

(12)家难

……这霎那间,张丹枫如受雷击,面色也刷地一下变得惨白。眼前就是自己魂牵梦萦的“小兄弟”。可是云蕾却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有云澄的眼光象利刃一样,在割着他的心。张丹枫叫了一声,天不怕地不怕的他,这时也感到难以言宣的战栗,云澄的神气比起将云蕾强迫离开他时更令人骇怕。只见他一步一步走到了张宗周的面前,看样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张丹枫面色如死,眼睛发直,哭不出声来。……忽然掩面狂奔,一跃跃上正在园中草地上吃草的白马,那匹照夜狮子马一声长嘶,驮着主人,箭一般地射出园门,倏忽不见。……

……父亲的影子在张丹枫心中泛起:父亲做过错事,也做过好事,他帮助了瓦刺强大,也暗中帮助祖国打击了也先。张丹枫年轻时觉得不可理解的父亲,而今已完全可以理解了。父亲像他一样骄傲(可惜这骄傲却引他走入歧途),父亲也像他一样血管中流的是中国人的血液。……

其实不为云家,父亲也是无路可退。寻图献宝的行为,让父子俩不容于瓦剌。那就回乡养老、归国隐居?老张是民族敌人,江湖义士必群起而攻之。作为张士诚的子孙,小张的身份已被揭破,必将招来大明皇室的追杀。也先会让你回?明朝会让你呆?这算是小张失策,还是梁老天真?

几十年的励精图治,一朝成尘。父亲惟有一死,儿子无处容身。

对于丧父之痛,家破人亡的小张终于也有了切身体会。有多少父爱可以重来?般般情爱如何抵得过种种恩仇?云家的拒绝原谅和小兄弟的绝情放手,根本就是无从选择的选择啊。慢着些,不忙作答。


鲜衣怒马,艰难转身(6)

作者:zorchid 发表时间:2007/04/24 09:13

(13)国痛

……王振等一班旧时权贵都已倒下,但很快就有一班新的权贵爬起来,”君臣醉乐庆太平”,昏昏然纷纷然。简直忘记了那”土木堡之变”,国家险被灭亡的惨痛了。……

圣人在哪里?大同如何传?素愿能算是酬了么?未酬又当如何?这些问题,本就无解。

(14)绝境

……可是经过了那一场伤心惨痛的事件之后,此生此世,只恐怕是相见无斯,还说什么谈婚论嫁?张丹枫这两个月来愁肠寸断,几乎又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到而今却真像李清照词所说的“物是人非事事休,无语泪先流。”更伤心的是:“柔肠已断无由断”,“泪已尽,那能流!”……张丹枫禁不住低低地叹了一声:“小兄弟,一切都太迟了啊!”……

苏州郊外,白马依旧,物是人非。天下之大,惊才绝艳却无安身立命之所。小兄弟的温柔港湾,已是仅剩的精神归宿,偏生又不知该向何处寻觅。生命中有些人和往事,最终还是要抛在身后。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从此山重水远,江湖相忘?

当年,曾手捧余华的《活着》,不忍再读第二遍。老天何其残酷,不信命又能如何?最深的痛,不是失忆,而是无法忘却,又或者是根本不愿忘却。在某种意义上,小张并不算果断。试着假想一下他终于放下、微笑如故的情形吧。放不下,便只能伤心;放下了,又比放不下还让人难过。你伤心不如偶们难过,太为难自己,终究pass不了。

(15)重逢

……张丹枫如在梦中初醒低声说道:“小兄弟,你也进城么?”……

这一幕,会不会是如痴如狂的南柯一梦?(突然很BT地冒出这种念头,暴汗~~)庄生晓梦迷蝴蝶,究竟是庄生梦蝶,还是蝶梦庄生?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其实亦真亦幻不清不楚远比大团圆来得有意思,尽管很伤人的说。呜呜,偶不是故意的~~)


4.

结语:

修炼生涯暂时结束,小张同学成绩如何?不知道。反正他现在不仅不super,而且伤得还不轻。问题很严重,梁老很生气。要不,还是把小兄弟明明白白地交还给你?因为,只有她的温柔,可以为你疗伤。然后——

闭上眼睛熄了灯

回望这一段路程

看见今天昨天有多少艰辛

你依然陪伴在我身边

 

曾经迷惘的心中

藏在黑暗的角落

是你牵引我走出寂寞

用你所有的爱与柔

 

如果我能将这段爱情重新再走过

我愿意与你重逢在漫漫长夜的尽头

能不能让我在另一个世界醒来后

眼前依然是你

让我来世拥有今生的温柔

 

漫长的风雨路有你在我心中

走遍千山万水让你我共同渡过

人世间多少愁都成昨日云烟

前尘往事入梦都谱成最美的歌

 

然后,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然后,偶逃之夭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终)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