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亦狂亦侠 名士奇行迈俗流

萍踪侠影话丹枫

作者:无缺公子

  曾几何时,人们又开始缅怀起那烟雨朦胧的江南,那烟波浩淼的湖面,那一池碧水中亭亭玉立的莲花;甚至那溯风怒号的塞北,白雪皑皑的冰峰,那与寒冬冰雪中傲然开放的梅花......那最古典最中国的青山碧水,梅兰竹菊,那份水墨画般的清幽与骨子里的那份雅致......

  这一切,那份久违了的诗情画意与鸟语花香,在羽生的经典之作——《萍踪侠影录》中是随处可见,无一不重现了那份中国特有的古典美,让人重温与那失落了很久的、深藏与每一个中国人梦中的、诗意的中国!

  在这物欲横流的时代,凡人无不竞相随波逐流的社会,“侠义”已不知到何处寻找的滚滚红尘中......那《萍踪侠影录》中的白衣大侠张丹枫又怎能不激起那与我们心中蕴藏已久的家国意识,那渐被尘封的侠义之风,那份日渐式微的忠贞、质朴、坚韧不屈的浩然正气?

  一袭白衣翩翩的相国公子张丹枫,在内忧外患深重的民族危亡关头,抛弃一切家仇国恨,以民族大义为重,毅然放弃复仇立国的大好机会,将张家用以重光大周的宝藏尽数献给大明正确以御外侮,一片丹心可昭天日。他凭借一身高绝的武功与滔滔辩才。身负民族家国重任,以跨下一匹神俊异常的“夜照玉狮子”纵横与塞外与中原之间,处处留下他那萍踪侠影,屡建奇功,扭转乾坤。

  他“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当哭便哭,当笑便笑,从不矫情饰俗,诗词歌赋更是随口而出,信手拈来。流露出性情中人所具的豪放之风,而狂态毕露中却又不失那份儒雅风流、吟风弄月之辈的公子之态。

  对待云蕾,张丹枫更是痴心一片。当他知道云家与他的深仇大恨以后,却依旧不改对云蕾的那份情真与情执,并决定今生今世绝不与她为敌,她要杀便杀罢。

  可以说,张耽枫的确堪称集正义、聪慧、勇敢、痴情与武功高绝于一身,无论是相貌、武功、谋略尽皆堪称完美。在家仇国恨面前,他始终以家国大义为重,不忘自己乃是中国之人,甚至宁愿让张家永无东山再起之日也要鼎立帮助自己的世仇大明天子抵抗外侮。这种胸襟、胆识与气度,又有何人能及?而在感情面前,与云蕾苦恋的那份情真与情执又有几人能够做到?他不但是个民族英雄,而且文武双全。其外貌俊郎,潇洒风流,即便是在江南士子中也不多见,一身白衣,跨下名马,行事亦狂亦侠,却又充满着一种谈笑见便已定江山的潇洒与从容。在那份爱恨情仇的演绎中透出一种强烈的感人之处,卓尔不群的风仪,异于常人的胸襟、抱负、胆识与气度。

  纵观武侠世界中的众多人物,又有何人能及?又怎能不堪称完美?

  在我看来,张丹枫的确是最完美的侠!

  整部《萍踪侠影录》中,那张丹枫对云蕾的一片痴情固然是令人感动,但最让我感动的却还是从张丹枫身上流露出的爱过情怀及那颗赤子之心!

  张丹枫一出场便已身处与家国情仇之中,其整个家族和大明皇室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张家的先祖张士诚和明朝的开国皇帝太祖朱元璋曾经是同拜彭莹玉为师的师兄弟,且两人都曾逐鹿中原,但以贩卖私盐而崛起的张士诚最后却在群雄争霸中败于叫花子出身的朱元璋。张士诚被俘后惨被朱元璋叫人乱棍打死,最后沉尸长江!其一手建立的大周政权,亦已烟消云散,却留下一份可图王霸之业的军事详图,还有积聚多年的珍宝,用以让后人东山再起,光复大周。

  张士诚的儿子早在长江之战前夕就被连夜带出苏州,后远遁漠北,自此世代皆以复仇为念。为了这一念之差:想借助瓦剌的兵力与明朝再争江山,其不惜数代在瓦剌为官,替瓦剌整军京武,费尽心力,把瓦剌变成强国。

  而到了张丹枫,他却逐渐看穿了父辈们为了一家一姓争天下,不惜倚借外族的做法是不可取的,是狭隘自私且无益于家国社稷的。为此,在瓦剌入侵,民族危亡的紧急关头,张丹枫毅然遵循一切皆以家国大义为重的原则,认为一切争斗在民族危亡的关头无异于“鸡虫之争”,皆是微不足道的。从而选择了一条令世人无不震惊的道路——将张家宝藏尽数献出,用作明朝抵御外侮的军饷,当然,还有那份关乎中华国运的地图。并上京协助一代贤臣于谦抗击瓦剌,后又暗助云重顺利接会那被瓦剌虏去的“太上皇”祈镇,重震中华国威。

  要知道,张士诚所藏的宝藏也还罢了,那份军用地图可是无价之宝,若然得了,大可与朱元璋的子孙再争天下,再决雌雄,但张丹枫却将这一切尽皆毫不犹豫地献给大明政权以御外侮。这将意味着什么?这将意味着张家自此以后是永无机会再争天下了!且张丹枫也不是不知道,朱家天子是不会因为这样就会放过他的,他尽心为国是不会得到任何“好处”。但张丹枫却依旧是这么做了,后来还协助云重把自己的世仇——被瓦剌虏去明朝皇帝安全接回中国来。

  这一切,皆只因他知道自己乃是中国之人,国难当头,又怎能不为国尽忠?

  然则这等胸襟,这种气度与胆识,这颗赤子之心,又有何人能及?又怎么能不让人钦佩与感动?

  犹记得当我看到张丹枫与云蕾初识未久,在小树林中云蕾对他产生他是否是汉人的疑惑时,他那句:“是极!是极!我死了 变灰,也是中国之人!”时候的感动。到了后来,看到他居然如此鼎力相助他家的世仇——大明天子以御外侮时,心中除了感动,还多了一份深深的折服!

  相信,只要是看过《萍踪侠影录》的人,谈起张丹枫,谈起他那爱过情怀与碧血丹心时,心中皆会泛起一种摸名的激情与感动,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吧?

  至少,我是如此。

  现已夜深了,恐怕至少有两三点了吧。窗外依旧飘着霏霏细雨,一片漆黑,似乎天地间只有桌子上的那盏台灯是亮着的。我望着那清亮的灯光发呆。想道:数年前的某个深夜,我也是在同样的灯光阅读那《萍踪侠影录》的吧?呵,一晃间,读完《萍踪》,也该有好几年了吧?在这几年间,因为俗务种种,我却是终究没有机会再去一览此卷,重温旧梦。那刀光剑影,那白衣翩翩,还有那白衣所到只处所留下的萍踪侠影,似乎是已经离我很遥远了吧?但直到今夜,想起那身翩翩白衣的相国公子张丹枫,那匹“夜照玉狮子”马,那柄名为“白云”的宝剑,心中涌起那种莫名的感动却依旧没变。

  是啊,那“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的张丹枫,那“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的张丹枫,又怎么能令人忘怀呢?

  慕然地,想起《萍踪侠影录》的开篇词,那首《浣溪纱》中的一句,亦算是心中对《萍踪》的写照了吧:

  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