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亦狂亦侠 名士奇行迈俗流

家•国•情•仇 真名士张丹枫

作者:乐无言 发表:2003-8-27 18:22:56

  张丹枫身上有一股很自然的、掩饰不住的书生气质,我常常在猜想,梁老人是不是以张丹枫而自况呢?所谓“亦狂亦侠真名士,能歌能哭迈俗流”,这又会不会是他的梦想呢?

  梁羽生笔下的侠者,人气最旺有可能是金世遗,另一个人选,自然是张丹枫!

  张丹枫本是元末自立为帝、国号大周的张士诚的子孙,其父名为“宗周”,可见其家历代子孙的志向都是复兴“大周王朝”,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

  身负家国之命的张丹枫,在最后却能够以国家利益为重,不再向大明寻仇,并献出了作为复国资本的宝藏和地图,还从瓦刺救出了被擒的大明天子——明英宗。这分气度,在我看来,已经超越了唐传奇中那个见李世民就“推枰敛首”的真汉子虬髯客!

  熟读梁老人作品的朋友应该还知道,张丹枫还算得上是天山派的始祖,他与天山派创派祖师晦明禅师的师傅霍天都的关系,可以说得上是亦师亦友,霍天都在张丹枫那里也是受益颇多的。而在《广陵剑》中,张丹枫临终前还在一片石林之中留下绝世剑法,受益者不止有陈石星,还有几百年后的大侠孟华。可见,张丹枫为一代宗师,当之无愧。

  《萍踪侠影录》的主线还有一条,那就是张丹枫与云蕾坎坷多磨的爱情。

  张、云两人本是同门师兄妹的关系,另一层关系却是仇人。云蕾的爷爷在瓦刺放牧二十年,饱受折磨凌辱;而张丹枫之父正是瓦刺的相国。可以说,两人爱情的最大障碍,就是云蕾的父兄,更深一层,便是家国情仇了。

  便是再豪爽的英雄豪杰,也难抵“情”之一关。且看书中二十七回的一段经典描写:

  张丹枫就这样如痴如狂地独自走上唐古拉山,第一日还有点清醒,记得自己此来是要找师父,第二日就迷迷糊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单独在这荒山之中。见着山花枯树怪石奇峰,眼前都幻出云蕾的形象,听到流泉山涧的声音,也好像云蕾在呼唤他,然而这“呼唤”之声倏忽又变成了那“砰”的一声关门的声音,张丹枫永远忘不掉这个声音。这声音在追逐着他,他不敢下山,茫无目的地向山上跑,好像这样就可以躲开那个声音,避开那个令人厌烦的山下的世界。

  大风浪都闯过来了的张丹枫,在爱情受到云蕾家人的百般阻挠后,竟然失魂落魄成那个样子!但是这样我们却感到张丹枫更为亲切了,毕竟他不是神明,他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张丹枫也是一个让任何人都不能忘情的人。黑白摩勒在《广陵剑》中为他而死,就是在《萍踪侠影录》中那惊天动地的一段,也让人难以忘怀。当脱不花将匕首插入自己胸口,鲜血染红了炮身时,不止张丹枫看得呆了,我们也都会在刹那之间,有种难喻的感受吧!张丹枫那时那真情流露的呼喊,脱不花是听不到了,我们呢?应该有泪水模糊了视线吧!

  看梁老人的第一部作品是《白发魔女传》,为卓一航与练霓裳的悲剧爱情而凄怆。待再看到《萍踪侠影录》时,还以为张、云的结局又是悲剧。幸喜,梁老人还是喜欢做月下老人的。张丹枫,这个梁老人最喜欢的侠者,获得了圆满的爱情。

  许多传奇人物似乎正在离我们远去,但我相信,那个“能歌能哭迈俗流”的真名士,还是会在我们的心地,留下永恒的底片的。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