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亦狂亦侠 名士奇行迈俗流

萍踪儒侠张丹枫

作者:不详(lylok|2001-8-20 15:46:00转贴)

  梁羽生的小说我读得不多,但书中的男主角却给了我很深的印象,大多数主角都风流潇洒,气宇不凡,且都持才放旷,不拘小节,谈吐风雅。《白发魔女传》的卓一航,《冰川天女传》的唐经天,《七剑下天山》的杨云聪,《萍踪侠影录》的张丹枫,其中又以张丹枫最为突出。好的武功秘籍,精妙的剑术,好诗好词,蒙汉两族绝色少女,全部都给了张丹枫,直到《云海玉弓缘》中都还有人不断提起他。

  张丹枫有一个值得骄傲又有说不出苦衷的身世。其曾祖父乃被朱元璋剿灭的在苏州称王,建立大周的张士诚。战败之后,张士诚之子即张丹枫祖父逃到蒙古,帮助瓦刺建立政权,发展生产,是瓦刺一天天强大起来,其目的就是要杀回中原,找朱明朝复仇。但情况却发生了变化,瓦刺的强大,对明朝构成了威胁,不仅不再受明朝欺负,更经常越过长城,攻打明朝的城镇,杀戮汉民,掠夺财物,铁骑过处,村落变废墟,生灵遭涂炭,有当年成吉思汗的残暴之风。身为汉人的张宗周(张丹枫之父),张丹枫开始对自己行为反思:帮瓦刺强大,攻打明朝,到底对不对?朱明朝固然是自己世仇,但一开战,受苦的确是老百姓,这仇到底还报不报呢?报,生灵再遭劫难,不报,有违先世祖训。张丹枫就是在这解不开的矛盾中,单骑入关,来到中原,也正是在这种理不清的恩怨中,形成了他亦庄亦谐,亦狂亦侠的性格。

  张丹枫的红颜知己云蕾,跟他有着解不开的家仇。云蕾祖父云靖是明朝派往瓦刺的使臣,张宗周为报世仇,仇视一切效忠明朝的人,将云靖扣押起来,逼他在极北寒苦之地牧马,并时时派人去进行侮辱。二十年后,云靖才被儿子领人救出,对张宗周自然恨得咬牙切齿。他写了两份羊皮血书,这个仇要他的儿子,孙子报,要将张宗周一家男女老幼,尽行杀光。刚逃会雁门关,云靖就被明朝赐死,儿子则在抵御蒙古追兵时受伤落入山谷,生死未明,云靖写的血书却留给了孙子云重和孙女云蕾。当云蕾和张丹枫一见面,却交上了朋友,等知道对方身世,却已经感情缠绵,无法分离了。

  《神雕侠侣》的杨过,号称“西狂”,实在狂得不得了,张丹枫也同样猖狂,而且狂出另一种风味,狂得发呆,狂得发酸,却又满腹锦绣,才情无限。与云蕾初次见面,即可看出其狂妄。

  山西一处酒家,云蕾上得楼来,见一书生独据西南临窗的座头,把酒浅酌。这书生服饰华贵,似是富家子弟,身子摇摇晃晃,看起来已经几份酒意,却有一杯一杯喝个不停,喝地高兴,竟然放声高吟:“天生我才必有用,千斤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摇头摆尾,酸态可掬。云蕾帮他打发了两个强盗,帮他夺回珍宝财物,起身结帐,却发现钱包已经不见了,还是书生替他交了酒钱才没太难堪。云蕾越想越不对,甚是气恼,眼见书生骑着一神骏异常的白马,正在前面晃晃悠悠,催马赶上,一鞭直指书生胁下穴道,想试其武功深浅,不料书生全没武功,被长鞭挂上衣裳,在马鞍上晃了晃,差点掉下马来。云蕾过意不去,忙问:“你的酒还没醒吧?”书生却又摇头晃脑起来:“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倒把云蕾弄的苦笑不得。云蕾见他迂腐不堪,好心好意将绿林盟主的日月双旗给他,只要有这旗,强盗就不敢来打劫了。不料书生冷笑一声:“大丈夫立身处事,岂能托庇匪人?”说罢双手一分,把日月双旗撕个粉碎。这下云蕾可火了,一掌要打出,却见书生羊脂白玉般的脸蛋,吹弹可破,顿时打不下去了。这就是张丹枫给云蕾,也读者的初次印象,除了长得漂亮的脸蛋,嚼着几首不知从何处学来的诗,以及一股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劲,实在窝囊至极。

  第二次见面,张丹枫终于显露出上乘武功。有人要夺他的照夜玉狮子宝马,他还是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似在任人宰割,别人问他想不想活,他说:“蝼蚁尚且偷生,况属人乎?”有人喝道:“你既然要命,快快把你的照夜狮子马唤过来!”他还是摇头道:“宝马神驹,岂能轻易易手?”等众人要动手,他突然大叫起来:“保镖的你还不快快下来救驾么?”原来躲在树上的云蕾,早被他看出了,虽然心里气恼,却不得不飘然落地。她一落地,所有强盗马上冲她而来,寡不敌众,连遭险着,每当危机是,对方总哇哇大叫,好象被暗器打中。有一青衣道士看出是张丹枫搞鬼,连环夺命剑不断逼向张丹枫,只见张丹枫乱嚷乱叫,看似手忙脚乱,却每一招都躲得恰倒好处,忽然又纵声大笑:“哈,原来你是同我玩的,好玩呀!一,二,三,四,……八,九……”一口气数到五十,那道士也攻了五十招。突然手臂一伸,长剑被他夺去,反手一剑,一头陀的戒刀一被削成两截。这下把众人都惊呆了,没头般跑了。云蕾甚是气恼他隐瞒武功,不料他走近前来,一揖到地:“我这厢向你赔罪了!小兄弟,你心地纯良,能急能之难,确是侠骨柔肠,我一路行来,所见的人物,只有你还够得上做个朋友。我生性狂放,有开罪之处,请你不要放在心上。”一对明如秋月的眼睛,注在云蕾身上,云蕾只觉得这书生别有一种丰仪,令人折服,不由怒气全消。

  张丹枫之狂,看似不无造作,实是生性使然,对敌对友,均不例外。夺过道士之剑后,道:“谋财害命,乃是不仁,不自量力,乃是不智,不仁不智,岂宜惹是生非?还你的剑,回去再练十年?”跟云蕾追盗马贼,来到一荒岗,竟然听到女人的笑声,云蕾不觉毛骨悚然,张丹枫却纵声笑:“岂有佳人甘作贼,深宵却与鬼为临?”盗马的主人是江湖上最可怕的两个怪人黑白摩诃。双方有一交手,张丹枫连叫“乖乖不得了!”把云蕾吓了大跳,却听他大笑起来:“没事,没事!原来不过是头老驴,转磨转了半天,也转不出个道理来!哈,哈!徒有虚名骇世俗,却无本事退娃娃!”张风府是京师三……“你老子姓张,我老子也姓张。此张虽不同彼张,五百年前本是一家。我尊你一声大哥,为弟的疲倦得紧,这里人多嘈杂,不好睡觉,恕不奉陪啦!”众人尽皆变色,张凤府不以为意,大笑:“亦狂亦侠,有这样一个同宗兄弟倒也不错,好,你走吧!”张丹枫也为张凤府豪气所动,但仍是一股狂劲,诗兴大发:“尚有江湖本色在,将军亦是可人儿!青山绿水,后会有期,我去了!”说罢,携了云蕾,扬长下山而去。

  张丹枫之狂,不仅仅恃才傲物,而又嬉笑怒骂,任情所之,情之所至,当笑就笑,当哭就哭,从不矫情饰俗。国仇家恨,是张丹枫最敏感的神经,他怕别人问起自己身世,是因为自己一方面有灭明负周的祖训,一方面又不愿意看到百姓遭劫难;一方面想借瓦刺的力量与明朝为敌,一方面有时时想到自己是中国人,不能帮外族残杀自己的同胞;一方面是中国人,一方面在中原又无立足之地,中原群雄知道他是张宗周的儿子,人人恨不得食其肉,扬其骨。尤其是自己深深爱慕的云蕾,竟然是自己家族的世仇。因此当云蕾问起他身世时,他只能凄凉一笑:“浮萍漂泊本无根,落拓江湖君莫问!”张凤府问他身世,他却仰天大笑:“堪笑世人多白眼,莲花原自出污泥!你看我的行事,还不知道我的为人吗?何必喋喋不休,查问我的家谱呢?”张士诚兵败之前,命人画了一苏州风景图,里面有多年珍藏宝藏的记载,宝藏中还有师傅彭莹玉(《倚天屠龙记》中明教的五散人之一)的武功秘籍和上乘内功心法。张丹枫得到后,反复揣摩,忽然高歌道:“谁把苏杭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哪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古愁。呀,呀!牵---动---长---江---万---古---愁!”唱到最后,反复吟咏,真如不胜那万古之愁。陪他看画的云蕾心想,古人狂歌当哭,听他这歌声,真比哭还难受。不料张丹枫,唱罢当真哭了起来,哭的天惨地悲,哭得林鸟惊飞。云蕾被他一哭,弄的手忙脚乱,不知其悲从何来,哭到深处,云蕾竟也跟着流起泪来。张丹枫看了她一眼,忽然拭去泪水,止住哭声,仰天狂笑起来。云蕾不禁“呸”的一声:“你喝醉了么?哭哭笑笑,闹什么鬼?”张丹枫又是一阵大笑:“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流俗。当哭便哭,当笑便笑,何必矫情饰俗。你我俱是性情中人,哭哭笑笑,有何足怪?”他既笑自己得以结识云蕾,有笑终于有那张稀世珍图,宿愿可望实现;他即哭先世创业之苦,又哭自己进退维谷之难。

  而张丹枫最感人的侠义之事,在于民族矛盾上升之际,抛弃家族恩怨,放弃与朱明王朝争夺江山的打算,并将祖上遗传下来的重宝和军事地图献给兵部尚书于谦,帮助他击退瓦刺的进攻,使中原百姓免遭战争的苦难,同时也使自己的内心矛盾得到彻底的解脱。此举有《天龙八部》萧峰的气概及大义,其英雄见识可见。

  推动他这么选择的人有两人,一是云蕾,一是师傅谢天华。他南下路上的所见所闻,使他对自己的抱负产生怀疑。与明朝为敌,只要战争一起,百姓又要血流成河了。不由得狂气大发,如歌如泣:“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边风飘飘那可度,绝城苍茫更何有?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帝王蝼蚁同尘土,世上何人能不朽?”但复仇之念毕竟难以自己。不料云蕾的话,使他心灵震荡,“做不做皇帝,那倒没什么稀罕,只是你若想抢大名万里江山,不管你愿不愿意,只恐也要弄至杀人盈城,流血遍野。何况现在蒙古又要入侵,你若与大明天子为敌,岂非反助了瓦刺一臂?”云蕾凭着真情实感说了一番并不艰深的话,却惊醒了聪明绝顶的张丹枫。不过事实确是这样残酷:报国则必须捐弃私怨,帮助世仇,复仇则必然使生灵涂炭,江山破碎,为国为家,竟不可兼得。

  谢天华是号称剑术天下第一的玄机老人的第三个弟子,也是云蕾父亲云澄和师傅飞天龙女叶盈盈的师兄。玄机老人的五个弟子中,以谢天华的剑术最高,为人最机警,胸怀大志,识得大体。他应云澄之邀,同往瓦刺救出云靖,满指望云靖苦难二十年,应该得到朝廷的封赏进爵,不料却接二连三地出意外。

  先是张宗周派帐下武士澹台灭明,力劝云靖返回蒙古,说一到雁门关就有杀身之祸,劝说无效后呈上三个锦囊。(当年诸葛孔明常用的招术。)第一个写“即开”,内云:“此时速回蒙古,尚可无事,澹台将军留驻左云,可以接应。”被云靖一把撕碎。第二个写着“里雁门关七里之地开拆”内云:“时机已迫,此际雁门关当有人接你,先行领队者非周健总兵,你当立即快马飞逃,留谢天华与潮音断后,或许尚能保全首领。”周健是云靖同乡好友,又是同科文武进士。云靖心想,周健见我到来,岂有不迎接之理,张宗周妄图离间我和朝廷的关系,真是岂有此理,随手又撕了。第三个写“此函交谢天华开拆。”云靖冷冷看了谢天华一眼,心起疑云。谢天华早就疑惑,澹台灭明武功高强,千里赶来,若是有心为敌,却并不加害云靖,若真是为救云靖,可十年来与张宗周一起折磨云靖也有他在内,如果不是为了救他,他又何必不远千里送来锦囊呢?一眼看到第二个锦囊写着自己和潮音的名字,信却已经被撕碎,内容云靖又不愿意相告。待见第三个锦囊竟是给自己的,又见云靖神态,知道对自己起疑了,他久历江湖,经验老到,也不接锦囊,却请云靖拆看,只见内云:“此际云大人当已被捕,锦囊之内,尚有蜡丸一个,你密藏此丸,切不可开,急速入京,面见于谦,参劾王振,云大人性命能否保全,全在此一举矣?”云靖大怒,当下有撕碎信笺,谢天华却一把把锦囊内的蜡丸取出,藏在怀中。接着,雁门关外,被下蒙汗药,原来周健半月前已被调职,只是新总兵未到,暂时留在关中,周健救出谢天华,一起杀出雁门关,直奔七里铺。此时云靖已被明朝派来的钦差赐死。

  一连串的变故,自然使谢天华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周健屡建边功,却突然被调职?为什么云靖孤忠苦守,却被赐死?张宗周折磨云靖二十年,为什么又派人千里报警,而且对朝廷的动向又了如指掌,莫非他和朝中权贵也有勾结?从怀中摸出蜡丸,一口咬破,拉出内中字条,确是王振写个瓦刺的信商量用铁器和蒙古交换马匹,公然违背明太祖祖训的通敌行径,论法当斩,为何张宗周竟将其交给自己呢,要自己带到北京,好让于谦有参劾王振的证据。这不是存心帮明朝清除内患吗?带着疑问,谢天华让潮音带七,八岁的云蕾回中原,请师妹叶盈盈教其武功,自己独自深入漠北,去找张宗周的晦气。

  等找到张宗周,谢天华才知道张宗周并非有意帮蒙古与中国为难,而是为了报先世之仇,想借瓦刺力量推翻朱明王朝,重建大周帝国,同时也发现,尽管张宗周已经两世在瓦刺为官,却没有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尽管仇恨一切效忠明朝的人,却也不愿看着瓦刺军队屠杀自己的同胞,尽管拘押云靖二十年,但对他的气节深表敬佩,这次谢天华等人能够救出云靖,实际上是张宗周有意放松警戒,所以派澹台灭明千里报警,是因为刚刚得到王振要加害云靖的消息。知道这些情况后,谢天华改变了主意,他不仅没有找张宗周晦气,还留在张府,成了张府的上宾,以及张丹枫的教师。谢天华一面教张丹枫上乘武功,一面向他灌输民族思想,告诉他为人处世的道理,让他时时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决不要做民族的罪人。张丹枫正是因为从小接受这种教育,才在艺成之后独自离开蒙古,来到中原,准备依靠自己的努力积聚力量,推翻明朝。

  张丹枫见过于谦后,知道他忠公为国,足可与论大事,当即作出抉择,一是请澹台灭明以大义劝说父亲张宗周,希望父亲能以国家万民为重,放弃抢夺大明江山之志,促成瓦刺内讧,以解除蒙古对中原的威胁,二是自己星夜赶往苏州,取出珍宝和地图,献与于谦,让他招募义兵,抵抗外敌,在帮助于谦击退围攻北京的强大之后,张丹枫又受于谦委托,返回漠北,促成明朝于瓦刺的的议和。

  云蕾曾取笑张丹枫:“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你不为名士,却为侠士,岂不可惜?”张丹枫大笑:“名士值多少钱一斤?侠士也不必存心去做。我但愿随着自己的心意行事,不必在临死之时,留点遗憾,那便不算虚度此生了。”这是张丹枫的行为准则,名士也好,侠士也好,狂也好,侠也好,全是随着心意行事。

  张丹枫有杨过,令狐冲之狂放;有萧峰,郭靖之大义;有张无忌之矛盾内心;有段誉之诗情才艺,梁羽生笔下性格最丰富的当属此人,更无他人也。

  再翻《萍踪侠影录》方有念头写下评张丹枫此文,文中大量借鉴了,几篇从别处看到的文章。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