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冰雪仙姿  云山记得曾相见

追寻:美人如花隔云端(记云蕾)

殇离夕颜  2012-01-27 18:01

不是纯粹只写人物

而是回忆一段少年的时光,我会在正文后放上后记的

这是写送给一个人的

手法以记事散文为主(有人说,不但形散而且神散)

本来想请那位编辑给修整一下,可是她曰:“她不想让写她的云蕾的话中有了商业的价值”于是我默默的以我理科水平来继续散

美人如花隔云端

我不爱看武侠小说,《萍踪侠影》是我看得极少数中的一本,从整体上来说我还没有到喜欢的程度,最近用了一个下午又翻了一遍,从头到尾,突然脑中一闪,对着云蕾,而想到了美人如花隔云端。

最后,我干脆把云蕾的章节又看了一遍,其实是把萍踪又看以一遍,云蕾是书中绝对的主角,她的地位和张丹枫的地位平起,占的比例也没有人能分秋色了,云蕾七岁的时候就露面了,苹果一般的小脸,总会仰着头眨着眼睛问着爷爷天真的话语,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透着好奇与纯洁,我向来对眼睛没有抵抗力,这是我第一次对云蕾又了好感,我想着长大会是一张绝世容颜的,然而那时我还是更注意云蕾的眼睛,看着她爬早潮音和尚的背上,在充满生死的打斗中,那又圆又大的眼睛中直直的睁着,含着恐惧还是无知?连硬朗的潮音和尚野在这眼睛的无神下心软了了。

如梦光阴,苹果般的小女孩果真的成为一个佳人红颜,我突然发现我是极其喜欢云蕾的这次出场的,“蝴蝶谷”我并不喜欢这个名字。,美艳却俗气,然而 我却追求那样的景致。当彩霞的银灰桃花的阴影上,连桃红淡粉都有了仙气,当彩蝶围着桃树飞舞闹杂,多了生机。各种色彩的交汇,如梦如幻,似真似虚。这是种感觉不到又想象不到的美丽,然而笑着美丽也只是陪衬,景色再美,也抵不过人儿的美丽。桃花在艳,也终究不如姑娘的笑颜。

白衣少女落桃林,衣袂飘飘。白衣衬着淡粉,雅丽如仙。长笑声中,衣带飞扬。穿花绕树,桃花随仙姿飞舞。少女衣袖一收,花瓣纷纷落入袖中。少女白衣一飘,漫天桃花纷纷重舞。却是惊了翩然的蝴蝶,桃花亦可作暗器?惊了旁人。可惜了美丽的彩蝶,未回神,白衣少女娇笑突起,话语依然天真。心一暖。又突显那寒冰利剑的眼眸,却陌生不见寒冷,人非人?不是!云还是云,只是那小花蕾已在悄然怒放,已在云端上散发着暗香,幼远似近,可闻不可触。

当时,和一个朋友一起看到这段,面对我的赞美时,那人总会会心一笑,而我更多的还是欣赏并非喜爱。

那时,有人对我说“你往后面看,就会喜欢上云蕾的”我一笑,却是坚持的看完了这本萍踪,可是最终,我还是没有到达那个人说的喜欢,后来,我对她说:“云蕾太美好了,而我却没有感觉了”是的,我接触的小说人物不多,云蕾是我认真去读取体会感受的一个艺术人物,我不喜欢很多东西,但依然会用心的去感受美好,云蕾可算其一。看着云蕾如仙女凌风的重现,从此被带入了尘世中,从蝴蝶谷出发,云蕾一人一骑,白衣在风中摇摆,柔弱的身姿,娇痴的个性。多事的性格,鲁莽却可爱。虽入江湖,仍感觉在世俗之外。

不可否认,我也是喜欢异士佳人这段的,书生的狂傲性情,娇女的憨然纯洁,已然一对,我也在看这里时捧腹大笑,只是有几个不明白,云蕾在客栈的时候,不必要亲自动手去戏弄那几个强盗的吧,一般的人用一点暗器也是可是解决的了,结果她倒成了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她本是上京为本,结果以管闲事为首了。不过,倒是此,让我对云蕾又上心了一层。“能哭能歌”“亦迈亦俗”是张丹枫也是云蕾,小树林是全书我最喜欢的时光,书中的人豪迈性情相投,书外的人畅快淋漓 拍案叫好!张丹枫似有意无意的逗弄,云蕾未语脸先红。真男儿,纯女子,已然绝俗!

从真相知道那刻起,我却是沉郁的看完后面所有,对于云蕾的想象更多也更美,古墓那三千青丝,病中带羞,柔弱无骨,我想这是云蕾最美的时刻了,任何时候德美都比不上脆弱时候的美。任何时候的美,都不如忧郁时候的美。从此以后,云蕾的成长伴随着似喜似嗔的甜蜜,如怨如诉的忧虑。未语泪流的痛苦,她在张丹枫的深情下感觉到了甜蜜,体会着痛苦。无人理解,她始终是最痛苦的,无人理解,她在这爱恨情仇的中心,是无奈还是绝望?是幸之还是不幸?

笛声悠扬,歌声如梦。少女如画,飘飘衣袂。莲步轻移,款款而来。素手执笛,衣袖翻飞。自若自顾,却是空谷幽兰,既清且艳。太湖仙女也恐没有其风姿,比之,云蕾的出场时的惊艳,我更喜欢这里的云蕾了,这时的云蕾才有了别人所不及的气质,这时在经历冰雪过后,那淡然。含着忧愁。似近似远的气质。可是一笑之下,犹如春风般的温暖!

真正看完萍踪后,脑中走马灯的是:云蕾在江南水乡低头弄衣的忧烦,奔驰在大漠上那回眸一笑,一缕秀发的风情。是那一句“傻哥哥”时的情意深种,是白衣飘飘的在桃花中乱舞。是在太湖上凌空而来的仙女,是女扮男装的在擂台上风姿卓越。是那女装一笑之下梨涡浅显更曾美丽的娇态,是在古墓中那万千青丝一露的美丽。是傻傻的被人戏弄的怒气无奈,是白衣青剑的倩影远去。是翩翩若仙的自由舞蹈,是天真笑语的娇憨痴态。是最后那盈盈一笑之下令张丹枫恍如梦中的当年样。画面已不完整,可是却在心里来回的浅显。

美人如花隔云端:云女江湖世俗伴成长,天真娇痴幽兰气质在。似梦似真如怨如诉来,奇男玉女感天动地情。奇男亦是世间绝男儿,玉女已是云端蓓蕾花。

后记:

我一直都是一个好学生好孩子,在学校我不看功课以外的书,在家里我也很少看那时流行的武侠剧,看梁羽生的《萍踪侠影》已是我中学二年级的时候了,那时家里变故,我随爸爸离开上海去了香港,半年后,我又跟妈妈从香港回到了北京,当时,我已经上中学了,是班里的插班生,我生性内向,不与人说话交流,班里我不认识一大半的人,一大半的人也不认识我,只是偶尔会和同桌的一个女生说话,个子不高,长的很是可爱,她每天都会拿不同的课外书在上课的时间看,她说:“这是武打小说,你看嘛?”我摇摇头,她也笑笑,更是可爱,但也不勉强。后来我们的话语开始多了起来,她会问:“你认识乔峰吗?”我摇摇头,“你知道郭靖吗?”我还是摇摇头,她急了“你听过白发魔女吗?”我点点头:“在香港的时候看过电影”她笑了,“我正在看这个小说呢,你要不要看?”我又是摇摇头

后上课的时候,她在看一本书,嘴角带笑,我凑过去“你看的什么?这么高兴?”她一抬头:“《萍踪侠影》就是写白发魔女那个人写的”那时不知怎么的,一天大都是自习课,然而真正在学习的又是没有几个的,我有时也会凑过去和她一起看的,她把书一把推给我”你看吧,很好看的”可是我看的时候,她又总会挨着我一起看,尽管她已经看过了,那时我们就一起读着那本《萍踪侠影》,我还不知道她很喜欢里面云蕾这个人物的,看到白衣少女出场时,我说:“这个女孩子长的真漂亮!”她总是笑笑,后来看着她白衣青剑无所畏惧,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每次出场都是白衣少女,我问:“她叫什么名字?”然而同桌只是会心一笑,并不答语。我唯有继续看下去,后来我知道她叫“云蕾”我说:“这个名字真好听”看着她被人戏弄我总是说“她真的很天真,要是我的话早发现了”看着她在洞庭山上凌空出现时。我惊讶:“原来她还会吹笛子的?”每每我说着这些的时候,同桌都会得意一笑!却不会多语。

后来我看完整本《萍踪侠影》她却和我说了很多,关于云蕾和张丹枫的故事,她说:|“散花女侠里也有他们的故事”我问:“继续写云蕾的吗?”她说:“不是,是写他们的徒弟的,一点也不好看,没意思,我只看了又云蕾和张丹枫的部分。”她说:“你知道吗?云蕾那时候好了,用一条绸带都比用剑厉害了呢!”“你知道吗?云蕾和张丹枫有一女儿呢!只是后来消失了”你知道吗。。。。。。

如今,十多年过后,她已经是一个女儿的母亲了,前段时间,我去看看她和她那刚满一个月的女儿。她从书柜里给我一本已经有了年代的书,看着那泛黄的《萍踪侠影录》五个大字,我扑哧笑了起来,“就这么的喜欢?”她点头,她问:“给女儿取名字,里面有个云字好?还是蕾字好?”我想了想“云字飘逸,取的好即优雅,不好却轻浮,蕾字清新,取的好即脱俗,不好却普通”她嘻嘻一笑“干脆直接她爹的姓,云蕾的名如何?”我大笑,有何不可!后来我又问:“真的这么喜欢?”她继续点头,我怀疑“你看过多少武侠小说?”她嘿嘿一笑:“不多不多,几大家的都看过”

她说:“知道我为什么和你最要好吗?”“你是我所有朋友中最像云蕾的”

我惊讶”啊?“

她继续说:“你们从小都没有了父母”

“我有外公,你的云蕾没有外公”

她说:“你的男朋友追你追的很辛苦很痛苦”

“没有张丹枫追你的云蕾辛苦!”

她说:“还有你们都多愁善感,可是笑起来的时候却像春风一样”

“你不知道喜欢摄影的人,心情都是多变的,阴晴不变的,还有我笑起来的时候一点也不好看”

她说:“恩,感觉上像”我问“什么感觉?”“就是我心里的感觉”

她说:“因为你的朋友不多”我汗颜。。“在你的领导下,我后来和班里的同学关系都很好,

她说:“那时班里很多男同学都喜欢你,你知道吗?”“我不知道””你从来没有参加过同学的聚会,他们现在都还问起你“我冤枉:“每次的聚会时间我都不在国内,不是我的错” 。。。。。。。。

就这样天马行空的胡扯着,我们没有章法没有目的的瞎聊着,我想起她和她老公刚认识那会,她问:“你认识张丹枫吗?”她老公说:“我的梦中情人是云蕾”两人一拍即合,一个说我初中起就开始看梁羽生的小说了,一个说着我初中时就看完所有的武侠小说了,她没结婚之前去过洞庭寻梦,去过大理苍山洱海想要追寻那身影,婚后她说:“其实真的到了那些地方,心里反而很是平静了,当我身在曾经被梦幻的地方时,我却宁愿它只是在我的梦幻里”她说:“下次你背着画板拿着摄像机,我们一起去云南的石林吧”我点头“把你家那位还有我家那位带上”她说她喜欢云蕾是已经超出了她本身了,那是年少时候心里最美的幻影和最美的追求,那是在心里第一抹美丽的倩影。她说:“其实她已经几年没有再看《萍踪侠影》了”未果她又问:“你接触的年轻女星多,谁最适合云蕾的形象了”我摇头“没有,你心里的形象是没有的,那是人之初最美的一抹光华,谁都不可以符合你的理想要求”她一笑,转头去逗她的女儿去。(殇离夕颜  2012-01-27 18:06)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