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冰雪仙姿  云山记得曾相见

试析云蕾的爱情观及其个性性格

作者:兰若闲趣  发表时间:2012/04/22 22:34

  梁公对爱情的看法是:“在我看来,天下爱情不外乎四种。一种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第二种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第三种,‘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第四种,‘不求天长地久,但求曾经拥有’。”依个人看还有一种:“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张丹枫与云蕾最早在爱情上的认知是有差别的。张丹枫对爱情的认定是:死生契阔,与子成说。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从始至终,无论多么艰难困苦,张丹枫从来没有放弃过。而云蕾因为家仇的关系,最早对爱情的认定是:生死相随,只要爱上了便情根深种,又岂在朝朝暮暮?(准确说云蕾不在意的是婚姻,她还是很希望和张丹枫朝朝暮暮相对相守的)张、云二人的两种爱情观虽然不尽相同,但他们二人其中共通的一点是:既然已经认定了对方,那就是一生一世无怨无悔。

  当张丹枫助云蕾等人救出周山民,在峡谷中张丹枫唱出王雱的眼儿媚“相思只在,丁香枝头,豆蔻梢头”,云蕾听得如醉如痴在心里暗暗发出爱的承诺:“我虽然恨你,但我这一世绝不另嫁他人。哎呀,老天爷对我何其残酷!”(第十三回)此时的张丹枫,虽然助武林群雄救出了周山民等人,但留给云蕾和读者的认知仍然停留在第十回那个作为张士诚的后人身上背负报仇复国使命、霸气宏图的印象中。张丹枫营救群雄及周山民的举措完全可以看成是为了销除武林人士对他的敌对态度为报仇复国扫清障碍收买人心。此时的张丹枫仍然很有可能因为报仇反助瓦剌一臂之力而卖国,成为历史的罪人,摆脱不了瓦剌奸细的嫌疑。而此时的云蕾,她在根本不知道张丹枫对未来的走向取舍就作了这样一生一世的选择和承诺,爱了就爱了,岂能不感叹老天对她的残酷?一个17岁的花季女孩,在作出这样的选择时,个人的安全感、未来命运的走向全然不曾去考虑,其勇气、担当和纯真岂非一般女子可比?直到第十五回她在于谦窗外听到张丹枫剖析敌情,策划国事,一片报国的丹心揭然如见,这才惊喜于自己“果然不曾看错了人”。

  云蕾第二次发誓不嫁是在误会张丹枫的时候。梁老安排澹台镜明的出现,试金石的作用无疑是在考验张丹枫、云蕾的情感是否坚实。张丹枫在不由自主被镜明所吸引时仍能准确地把握自己的情感取舍;而云蕾见张丹枫和镜明“耳鬓厮磨,低声谈笑”产生误会时,面对哥哥冲口而出的仍然是“我这生不嫁,你不必为我操心”。两心如一,情不因外在因素的渗入而变动仍比金坚,于此可见一斑。而云蕾因了澹台镜明的解释就打消了自己的误解,显见云蕾并不是纠缠不清、无理取闹的性格,对张丹枫在情感上的信任一如既往,并不曾因此而减退半分或丝毫。

  云蕾第三次发誓不嫁是在黑石庄与石翠凤联床夜话时说的。云蕾和张丹枫受于谦之托万里同行,前往瓦剌。此时对于两人的婚姻,张丹枫看到的是希望,并多次用语言试探云蕾的态度。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而婚姻是两个家族的事,复杂得多。这不仅是云蕾单个个体以及她的家庭所要面临的问题同时也包括这段仇怨的肈事者张宗周在面对这段婚姻时如何处理两个家族关系的问题。云蕾很清醒地在更深层次看到横亘在两人婚姻之间的本质障碍所以面对张丹枫或暗或明的询问每次只能避而不答,不敢轻易作出承诺,只是在心里发出“我此生永不嫁人”的誓言以此酬答张丹枫的一片痴情。这一节涉及的问题在天山游龙《乱弹萍踪张云之婚恋》一文有深刻的解读,读者可以一并阅读。

  当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都处在非此即彼的对立的矛盾中时,伤害不可避免。虽然当事人尽可能的避免去伤害任何人,但仍然不可避免地伤了自己深爱的人也深深的伤了自己。你最爱的人,伤你最深;能伤你最深的,才是你最爱的人。爱与伤害,从来都是相伴而生。在必须做出选择但不论怎么选择都会伤害到自己的爱人的时候,宁愿选择等待。时机不成熟的选择,只会把矛盾激化使问题进一步恶化甚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用干脆、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减少痛苦,看似爽利,实际上是因为没有提供足够的时空让问题得以缓解,反而容易使事件走向反面恶化并极端化,缺少弹性。这实际上是缺少耐心和担当的一种表现。

  当云蕾置身在伤残的老父、倔强的兄长、痴狂的恋人当中成为焦点时,置身于无所适从动辄得咎退无可退的死角中,被逼得无法作为时在夹缝中苦苦地煎熬时,在无法作为时不乱为、不添乱。反而为他们各自的优良品质以及亲人、爱人之间的深层情感的表现提供了时间和空间:老父对她的舔犊慈爱、哥哥对她的疼惜、张丹枫对她的爱怜痴狂专情不二,都在云蕾的无所作为之后,在事态的发展中一一得以彰显和体现。最终云家父子在张宗周自杀仇怨了结以后也因为为了云蕾的幸福也因为张丹枫的深情选择了成就这一段美满姻缘,一大家子和乐融融。每个人善良的一面都得到展现。梁公无疑所崇尚的是”人之初,性本善”的人性论。在事情发生时,有时先不做出反应,耐心等待,虽然当事人没有刻意去做什么,但其相关的人和事却会自然而然地遵循性善的内在发展规律,自然孕育出解决的办法和途径,反而可以为以后解决问题打下良好的基础,这样自然就会有良好的结果。“无为而无不为”的辩证智慧在这里得到充分而彻底的体现。

  这段恋情,从难度上看上,超难。复仇的主题,数千年来都以悲剧收场,快意恩仇屡见不鲜;从时间上看,张云这段恋情的磨难前后仅一年左右的时间,比之其它动辄耗上几年十几年二十几年时间的情感马拉松,这已经很不可思议了;从伤害程度上看,张丹枫云蕾这两位主角在夹缝中已经将方方面面的伤害减到了最低。即便是张宗周自尽也与这段仇怨丝毫无涉。这样的结果,还有什么理由有什么必要去指责云蕾的不作为?在这段复杂的情感中,只要稍微出点错,稍微有点儿任性或冲动,其结局就会死的死散的散伤的伤,无法逃出悲剧收场的魔咒。云蕾在无法作为时不乱为、不妄为,并能理性地控制自己的情感和情绪,其所展现出来的柔韧、坚忍,与及性格中足够的弹性,不也是智慧和情感的体现?

  热恋中的男女本来就容易迷失自己,否则,萍踪哪里来的门前伤永别之后张丹枫绝望到极点迷失心智的一段?当彼此一方的恋人全心全意扑在对方身上的时候,一方保持清醒的头脑更是难能可贵。当张丹枫在霸气弘图的复仇强烈愿望中与引狼入室的矛盾中挣扎狂态毕露时,云蕾的一句”你若与大明天子为仇,岂非反助了瓦剌一臂”令张丹枫怔了一怔,极能分辩是非的张丹枫立刻就拿定了主意下了决心:“小兄弟,你的说话也有道理。小兄弟,大哥听你的话,你说不让我做皇帝我就不做皇帝。小兄弟,你说吧,我就听你的话。”而当张丹枫在门前伤永别迷失心性,在上官天野的石屋外眼见师父师叔身陷险境,他手抚着剑柄纠缠在师祖是强盗还是剑客上心意不能决,潮音和尚气得暴跳如雷,催促着他快上前替谢、叶助阵的喊叫声也置若罔闻时,云蕾不须多发一言,多作一念之想,将自己的生死安危置之脑后,“耳听潮音和尚惊呼之声,眼见师父仓皇之色,忽地一跃而起,拔出青冥宝剑,就冲入阵中”,本来心意不能决的张丹枫也跟着”白光一闪,冲了入来”。云蕾在很多时候充当了可贵的清醒一方的角色。

  人无完人,即便是完美如张丹枫,假如戴上放大镜苛刻地去要求,也只能说是几近完人而不是完人。张丹枫那些貌似清狂、自负的举止或言语在云蕾天真而纯朴的娇声戏谑中化为一缕淡淡的青烟为生活平添了几许情趣。而张丹枫在遇到如同白纸一般纯净、心性如冰雪般玉洁的云蕾,并引导着她一步步成长,看着她成熟,雕琢成极品。阵列的珍宝是死物。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体贴解语呼吸相通心意如一的人儿,宜喜宜嗔,宜怨宜怒,宜娇宜羞,张丹枫岂能不爱如致宝?爱上一个人是因为爱的就是这个人,没有人因为恋爱了而去翻看你在学校的成绩单是不是第一名,也没有人因为谈婚论嫁了去查看你曾经拿过多少奖。爱上一个人就会因他或她的喜而喜、因她或他的悲而悲,而张、云深厚的刻骨铭心的情感建立在彼此无条件的信任和无限的包容、宽容当中从始至终耐心地坚持着最终收获完美成为传说。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