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冰雪仙姿  云山记得曾相见

云翻雾绕之间——说说《萍踪》的女主角

作者:zorchid | 提交日期:2008-1-15 17:39:00

12日夜聊,得知某人为增加萍踪小说中女主角的戏分,正构思同人片断“张云决战”,让小云在踏入张府后受老父逼迫当众拔剑,从而不浪费松雪版连续剧里门前伤永别那一剑的构思,并了却该剑居然无旁观者未免不够“热闹”的“遗憾”。闻之狂汗。既然某人不怕拍砖,本人又乐得拍砖,不妨趁该篇新鲜出炉前(不知猴年马月),在手里先捏捏泥巴,不亦乐乎!

1.

在《萍》书后半部分,梁对女主角的形象描述笔力薄弱。与前半部分相比,很多场景里,小云都被略写或粗粗带过。但好的人物形象自有其生命力,一旦被创造出来,便展示出固有的发展规律。即便作者在人物个性发展方面的描述过于苍白无力,影响也不大。

《萍》书中,自隔着于府书房的窗户听得密谈之后,小云对小张已完全认同,再未以仇敌的姿态拔剑相向。要说小云非得刺出那一剑,只可能发生在她去于府之前。因为,这个女子只是柔弱,却并不糊涂。时有犹豫彷徨的表现确实不假,但要是因此便得出她会对小张拔剑的结论,未免看轻了她的内在品质。

松雪版那一剑,及“张云决战”的片断,也许期望把人物描摹得更为生动些,但这样一来,却不可避免地偏离了原著的意图。况且,万里同行,两人感情日益加深。小云要真到最后还糊涂到如此地步,那便不再会有原著突兀却相对合理的结局了。这可以从小张的角度说说。

在讲完故事的那一夜,理性如小张已然知道,对方涉世未深天真未凿,自己依凭心意去选择会带来的痛苦将是她所无法对等理解的。两个人的未来,自己必须一力承担。结局如何,却完全未知。如果认定小张是个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那么,既然他可以对自己的生命许下庄重誓言、作出与她无关的决定,可以孤光自照地艰难前行,自然也有可能走到绝望放弃的一步。如果那一剑出现,凭张对云的了解,一定不能解读未一时糊涂,只能说明云对张的态度不是无奈而是否定(背离了原著原著的一贯设定),张对云的感情定将受到重创。他俩的结局不论谁来撰写,不论怎样撰写,都已避不开悲剧的意味。

这两个人之间,可以是小云对命运的隐忍躲避,可以是两人对家仇判决的被动接受,可以是原著仓促的苦尽甘来,却绝不该变成一剑刺出后的破镜、即便获得重圆。

2.

“不许蟾蜍此夜明,

今知天意是无情!

何当拨去闲云雾,

放出光辉万里清!”

书中明确地描述了“不许蟾蜍此夜明”,小云也确实“今知天意是无情”。很可惜,梁始终没有细写她如何主动设法“拨去闲云雾”,特别是在门前伤永别之后。所以,月华最终无法自如地“放出光辉万里清”,读者也只能依着原著去感觉,似乎张云的爱情结局脆弱得悬于一线,风平浪静时看似美好,稍有变故即会成为破碎虚空。

如果梁的本意确实是只想刻画一个深陷在矛盾中不能自拔的善良女子,那么他的目的算是基本达到。但私心里以为,读一本书,一丝不差地顺着作者的笔意固然没错,不破不立的态度有时不妨也试着用用,特别是作者留白或者力不能及时。对小云及其爱情的描画,相较于原著的可怜等待模式,或许可以有更完满的结局。尽管这样的小云,也许不再是梁笔下的女主角。

3.

最初的小云,猛然间遭逢到与仇敌之子的爱情,措手不及乱了方寸,很是正常。两人之间随即开始了某种互动。

起初,主要是云对张的影响,或者说,张心中云对自己的影响。小张入关时,狂歌当哭,有着欲不为却不得不为的不甘和孤独。他之前在瓦剌怎么想的、干了些什么我们不知道,但可以断定:什么时候他不哭不歌了,意才真正平。做到这些,对于张脱离父辈轨迹、完善个人意识,具有重大意义。而云在这个时点的正向介入,让张产生的知己级感受,看似无关紧要,实则起到了极为关键的作用,对他自己、对他对她、对他俩的关系,意义非常深远。之后,张的所有举动,无论是为国恨还是家仇,全都如行云流水般顺理成章、全无窒碍。

人的成长往往在几个特定的点上。也许可以说,在小张成为自己、之后成就自己、最初经受粹炼的关键时分,小云于无意中恰到好处地添上了一把火。因此,她注定成为他不变的唯一。

成为自己,并非轻而易举,必得在经历抉择或磨难后才可能发生。从小处说,可以是青春期叛逆后的成熟,或者经过琐碎生活的方方面面积累的阅历;从大处说,可以是于谦终于立新帝、周健高举起日月双旗的行为;往严重些说,不经过炼狱般的思索,就无法脱胎换骨、达到涅媻后的彼岸。

小云下山,从师徒相对和风细雨的生活,被推到了家仇和爱情矛盾的风口浪尖。与云对张产生影响类似,一路行来,张对云的影响也绝不容忽视。包括张行事的潜移默化、张对云主动进行的劝解、张的爱情让云被动地感受到的施压、被卷入的国事的纷繁变化,点点滴滴,早已浸润在原著的字里行间。小云也从起初古墓里不假思索的拔剑,转变为对祖辈“爱国”行为的反复思量;从在哥哥面前的强辩,到早已想好的对母亲的说辞。尽管“门前伤永别”又是一个前所未遇的深坎,我们却已有理由相信,此时的小云再不像当初毫无经验;我们也有理由期待,她主动迈过深坎为自己的幸福谋划。

相知相爱,本来就是互相的扶助。张云之间,从一开始,便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

4.

阿兰德波顿在《身份的焦虑》一书中曾谈到焦虑问题。他说,身份的焦虑是人们对自己在世界中地位的担忧。如果察觉到其他人并不怎么喜爱或尊敬自己时,就很难对自己保持信心。“自我”或自我形象就像一只漏气的气球,需要不断充入他人的认可才能保持形状,而他人的忽略则会轻而易举地把气球扎破。

比照到小云,可以发现一种不同但相类似的情形。小云的“自我”,便是处于从无到有逐步建立的过程中,受外界影响波动极大。其无为,表面上是委屈和无奈,其实可以深入分析如下:

(1)想有所为,却觉得四面被堵死、无可为;

(2)以为无可为的背后是不知如何作为;

(3)不知如何作为,是因为缺乏主动筹措的能力,包括意愿的意愿和行动的能力;

(4)能力的缺乏,源于自我独立意识的弱小,也即“柔弱”的真实涵义。

顺过来即是:由于成长过程中主客观条件的限制,自我独立意识未得到充分发展,在面对重大事件决策时,自己的站位模糊、立足点不清晰,因此遇到问题摇摆不定,缺乏主观能动性,积极应对较少,即便想有所作为,也因为判断能力不够而力不从心,最终导致无为状态的产生。好在不知如何为时,由于本性纯良澄明(母亲和师傅的较好影响)、且受到小张关于人格方面的正向引导,没有乱为,故未造成无可挽回的后果。(前文假设的那一剑,似乎便是乱为的极好范例。)

但这样的无为并不是一种最佳状态。在许多情况下,她的无为伤了自己,也伤了他,包括父亲。也许她以为,某种意义上,他是她的一部分,自己后退的时候,有权利让他受伤。但事实证明,这样做的初衷——顾及亲情——却未必真正实现。此种状况,可以称为共输。

小云的不知如何作为,源于习惯地无法跳出周边环境和默认的群体意识去看待面临的问题。毋庸置疑,对亲情的顾及具有正面的作用。但承认其价值,并不妨碍同时对此进行质疑。人们的很多估计总是与自己真正的需求偏离,过多地关注他人的看法,会使自己把短暂一生之中最美好的时光破坏殆尽。假如不能停止这种局面,就会用生命中大量的光阴为其实不必如此的东西忧虑,这是最令人痛心疾首的事情。

气象卫星并不能阻止暴雨的发生,但它给我们提供的地球图片至少能告诉我们一场暴雨的来源、强度、结束的时间,从而减轻我们在灾难面前手足无措的感觉。同样,小云只有“自我”意识到了这一根本原因,尽量去了解它、讨论它、思考它,才能站定在个人小小的独立的支点上,不惧风雨。一旦对此有了清晰的认识,当再次面对困境之时,其反应就不会仅仅是痛苦和内疚了。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已是一种幸福。但是,就算遇对了,也依然存在许多要面对的问题。某种性格在某种关系的建立时碰巧“对”了(譬如侠骨、柔肠、和顺、内敛),并不能说明它适合应对该关系中的所有问题,并不能保证应对全无差错。在面对张、面对矛盾的过程中,尽快历练成为自己,小云才可能真正成为梁所希望的一代女侠;她的亲情,才会得到真正的顾及;而张云的爱情,也才能最终获得圆满。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