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冰雪仙姿  云山记得曾相见

小议《萍踪》之一——云蕾性格和伦理观念的影响

作者:oldgo  发表时间:2004/03/06 01:44

  近日偶然在电视上看到内地版《萍踪侠影》电视连续剧,忆起这部淡忘已久的武侠小说,觉得剧中张丹枫和云蕾的形象和我少时的想象甚是相符。梁羽生的这部小说是我少时阅读的第一本武侠小说,后来读过不下20本武侠小说,有梁羽生的,也有金庸的,《萍踪侠影录》虽说也只是匆匆读完,但唯独这部小说留下的印象颇为深刻,其它的小说基本上都记不得有些什么人物和情节了。看完电视连续剧后把DVD和书买了回来,时隔近20年,又把书重读了一遍。一时心血来潮,也来拼凑点文字,凑凑热闹:

  1、《萍踪侠影录》中张丹枫英俊潇洒,大智大勇,文采飞扬,文武双全,救国救民,侠气纵横,然能歌能哭,品性率直,亦狂亦侠,对云蕾痴心一片,纵然倍受煎熬,却从不言悔,其人物形象近乎完美。书中云蕾的形象远不及张丹枫那般光彩照人,却也是楚楚动人,让人又怜又爱。一个天生丽质、侠骨柔肠、品性纯真善良,多愁善感、柔柔弱弱的少女形象跃然纸上。纯真和柔弱是云蕾的两大性格特征,云蕾之纯真,是张丹枫和她相遇时,最令张丹枫欣赏和倾慕的,然而她的另一个性格特征─柔弱,到后来却害苦了自己,也害苦了张丹枫。

  2、在家仇国恨、爱恨情仇纠缠不清之时,张丹枫人性的优点表现得十分突出,胸怀宽广,坚决、果敢,对世俗传统的羁绊奋起抗争,勇敢地争取自己的幸福,他对云蕾所爱极深,却从不强迫她放弃自己的看法,不强迫她在恋人和亲人中作选择,如张丹枫对云蕾说:“见了你惹你伤心,不见你我又伤心。呀你伤心不如我伤心……”,“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既然甘心憔悴,始终不悔,那又有什么可以伤心?呀,小兄弟,小兄弟,你就是再将我狠狠折磨,我也绝不会对你埋怨的”等,对云蕾有的只是付出,这种爱真是极为难得。然而,张丹枫的一片深情却取决于云蕾如何面对世俗传统的压力、在伦理道德观念面前如何选择。

  3、云蕾虽知道张丹枫对自己一往情深,却爱不得,恨不能,对张丹枫爱的付出虽十分感动,却无以回报,黯自神伤,十分痛苦,所能做的,只有把这份浓浓的情意深埋在心底,如第13回在青龙峡,云蕾“心道:‘我虽然恨你,但我这一世绝不另嫁他人。……’,第22回在沙涛的山寨,云蕾“颓然说道:‘我此生永不嫁人,你若不信,我给你发个誓!’”。云蕾柔弱的个性在此暴露无遗,面对世俗传统的羁绊,云蕾没有象张丹枫那样奋起抗争,更多的是默默忍受。其实在第15回云蕾已知道了张丹枫是一个为国为民,一腔热血的好男儿,庆幸“自己果然不然曾看错了人”,也意识到了家族仇恨与国难相比无异于“鸡虫之争”,虽然也曾作过尝试,劝说哥哥改变对张丹枫的看法(第19回),甚至萌发过不把哥哥的阻拦视为“天意”、自行决定终身大事的念头(第20回),但都没有真正挣脱世俗传统的羁绊。

  4、门前伤永别这一回,面对父亲的巨大压力,云蕾柔弱的个性使她放弃了抗争,在世俗传统面前低下了头,选择了亲情,放弃了爱情。因此,才会有了截袍断义,门前伤永别这令人心碎的一幕。书中写道:云蕾进门后,“在门内惨叫一声,晕倒地上,耳边隐约听得母亲叫道:“呀,好可怜的孩子!”,而张丹枫“满怀凄楚,却连找一个人诉说也不能够。他绝望到了极点。如痴如狂,……”,云蕾这一选择,不但给自己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给深爱着她的张丹枫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5、除了云蕾性格的影响之外,另一个重大的影响是伦理道德观念。当亲情(孝心)和爱情出现矛盾时,云蕾尝试过调和两者之间的矛盾,但调和这种矛盾以云蕾这样柔弱的个性实在是勉为其难。当后来发现亲情(孝心)和爱情竟水火不相容,矛盾不可调和、二者只能选其一时,云蕾选择了亲情。儒家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念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不论是古人还是现代人,都打下了或深或浅的烙印,使从古到今每一个中国人都有可能会遇到这样一个伦理道德的重大抉择。假如遇到亲情和爱情的矛盾不可调和、二者只能选其一的难题发生在你身上,你会选择什么?如果把云蕾和张丹枫的位置调换过来,背负家族血海深仇、遭亲人强烈反对的不是云蕾,而是张丹枫,以张丹枫”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的洒脱个性,他又会如何处理,如何选择呢?

  6、令人欣慰的是,虽然云蕾没能挣脱世俗传统的羁绊,选择了亲情,放弃了爱情,但也许是命中注定了张、云二人的缘分,张宗周的死,清除了张、云二人之间最大的障碍,云家父子最终原谅了张家,张丹枫和云蕾才能破镜重圆,如愿以偿地走到一起,有情人终成眷属。但是,虽然张宗周以死谢罪,以云澄对张家仇恨之深,短短两个月后云澄就会”含笑地看着他们,面上虽然仍有刀痕,但却是一派慈祥,毫无怨毒的神色了”吗?这个变化似乎太快了。但有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呢?这一点我很赞同网友的《忍不住为云蕾说两句》及《门前伤永别后的遐想》中云蕾从门前伤永别或张宗周自尽到张、云二人重逢这段时间一直在做父兄思想工作的推测。虽然这一点梁老在书中没有作交代,但这是唯一能使云澄在短短的两个月内接受张丹枫的原因。那这么一分析,就可以知道,云蕾虽然在门前截袍断义,看似无情,其实她却不愿意也没有真正抛弃和张丹枫的这份感情,还一直与以父兄为代表的世俗传统的羁绊作抗争,一直在努力调和亲情和爱情的矛盾。当然如果没有张宗周的自尽,云蕾不会成功。但这已经可以看出云蕾的性格的另一面,虽柔弱但却很有韧性。

  7、又回到张丹枫身上。张丹枫在让云蕾慢慢地接受他的感情的时候,一直很有耐心,很体谅云蕾的感受。碰到云重后,也是逐步逐步地改变云重对自己的看法。在门前伤永别这一回初见云澄时,张丹枫应该知道云澄对张家的仇恨最深,要想抱得美人归,对云澄更要慎之又慎,更要多几倍的耐心,可惜张丹枫竟鲁莽地脱口而出:“不错,我姓张,我是张宗周的儿子,……”,结果……,张丹枫的率直把事情给搞砸了。而且在后来,除了借云重之手治好云澄的脚外,没有再想其它办法去争取云家父子的谅解(当然,这些工作云蕾去做可能更有效)。从云蕾获悉张丹枫是仇人之子到门前伤永别,在二人的感情世界里张丹枫一直占主动,而云蕾一直是被动地逃避、接受,门前伤永别后,虽然书中没有交代,但从分析可知,二人的位置倒了过来,和云蕾一直还在争取相比,张丹枫更早地失去了信心,特别是其父死后的两个月内,独自在江南游荡,连当初有意撮合张、云二人姻缘的于谦也不去见,“愁肠寸断,几乎又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更是放弃了努力。如果不是云蕾最终说服了父兄,回来找张丹枫,他和云蕾恐怕就真的有缘无份了。在这一点看,张丹枫的韧性不如云蕾。

  因此,《梁羽生传奇》一书对《萍踪侠影录》的评论中认为云蕾“自第七回始,她就没有成长过,而且一回比一回要幼稚,有时甚至到了不知所谓的地步。”,“处事莫名其妙,毫无逻辑和理性”,评论者并没有仔细探究过云蕾的的性格和心理转变过程,实属偏见。


[6楼]  作者:漓江月夜  发表时间: 2011/08/19 14:52

楼主分析的极是

随着对云蕾家人遭遇的了解,张丹枫的愧疚逐渐加深,当获知云澄还健在

愧疚之心没有减少,反倒是愧疚到极限

试想云靖官居一品,云澄也算是堂堂的相国公子,何至于遭此厄运?

当初读萍踪时正是初中毕业的暑假,那时很诧异 张丹枫的做法---如果是我,肯定不会立即成人身份,会假以时日,搞好关系,授以恩惠再坦白...

现在明白,如果那样就不是张丹枫了,而是凡夫俗子

张丹枫至情至性,怎么会虚伪伪装?

现在想来,离开张丹枫的云蕾一定非常痛苦,张丹枫怎么忍心不去看看小兄弟呢?

半途而废不是他的性格...一定是伤心欲绝,万念俱灰...

如果不是云蕾来找他... 岂不是辜负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成就不了最经典的武侠爱情童话?

深为梁老仅仅写30回就搁笔遗憾,这么好的题材,这么好的创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少也写个120回,让萍迷们过足瘾啊......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