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冰雪仙姿  云山记得曾相见

有心栽花篇——说云蕾

作者:碧游123  发表时间:2004/03/31 12:48

  有人说云蕾是梁老无心插柳塑造出来的完美女性,恕我万万不能苟同。其实梁老在塑造这个第一女主角时的精心程度,字里行间表现出来的对她的维护,以及对她心里动态的细致入微的刻画,在他所有的作品中都是少见的。可以这么说,梁老不仅打造出了萍踪里张丹枫心目中的最佳伴侣,也在这个人物身上寄托了中国文人的梦想。她分明是梁老有心栽花的结果啊!

  先从她的身世说起吧,她是一个汉蒙混血儿,祖籍河南开封,母亲是蒙古人,梁老却偏偏让她具备了江南芝兰百合之秀。(梁老也恁偏爱了,汉蒙混血的结果居然出了一个纯粹的江南美女,真奇哉!更奇怪的是书中真正的江南美女倒具备了北地胭脂的健美。)父亲是个饱读诗书的秀才,她幼受熏陶,略解词章,冰雪聪明。母亲赋予了她蒙古女人特有的温柔、仁慈和坚韧的品质;川西北小寒山如同仙境、与世隔绝的幽谷生涯,赋予了她空谷幽兰的如仙气质。真是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啊!一个秀外慧中,外柔内刚的绝代美女从此现身江湖。

  云蕾之善,大家可谓有目共睹,文中周健有一句话说她从川西北至雁门关一路上打退好几路强人,这个“打退”二字,可是有讲究的,想那强人屡屡侵犯一个孤身女子,劫财的可能性不是很大,只能是见色起心,而且还是几路。用“打退”两字,看来云蕾并未痛下杀手,只是小示惩戒,驱散了事。既彰其美,又显其善。

  再看书中第一回至第四回着力描述其心地之仁慈和纯真,即使是在破庙外将那脱欢帐下武士一剑穿喉,梁老马上写道是全拜张丹枫所赐。即使是与张丹枫联剑对敌时,也只是极力描绘双剑之威,两人身法之美妙而已。末了用一句打得敌人落花流水来收场。其实小云也杀了不少人了,不过她杀的也都是些该杀之人,但整本书中你可曾看到有正面描写其怎样杀人的文字。嘿嘿,梁老也恁偏爱了。

  云蕾之纯,她幽居空谷,不知情为何物,天真无邪到一个男人轻描淡写的一句“小兄弟,难道你也有世俗之见吗”立即泯灭了男女之防。而那个讲这句话的男人心里是否真如书中所写“心中实已泯灭了男女之见”呢?嘻嘻,一会儿就原形毕露了“眼如秋水横波”。大概他是除了小兄弟之外,是不会随随便便为别的女子疗伤的,更何况还要手足相接。天哪,那个时代的女子手足是可以轻意示人,随随便便去碰的吗?那不是惹祸上身吗?可这个小傻瓜倒好,手也拉了,脚也碰了,却根本没想到终身大事上去。而他倒好反过来追着要对人家负责。

  云蕾之真,翻遍全书,你可曾看到她欺骗过一个人,不管是对谁,她都是以诚相待,真心示人。有人说她,在对张丹枫的感情上不够主动,态度不够积极,其实这也是因为她太真了,不到柳暗花明,她是给不起这个承诺的啊,所以她只能选择回避。以她的真她是不可能一边与张丹枫柔情蜜意,一边与亲人虚与委蛇的。张丹枫爱的就是这一份真啊,所以才会有只为情痴只为真这句话,只因为你的痴情,只因为你的真!

  她明辨大事大非,当张丹枫说要报仇争夺天下时,她首先想到的是百姓遭殃,生灵涂炭。若张为了报仇,勾结胡兵入侵,她亦容他不得,她可没有因为情感弃大义于不顾。

  她为国为民,置自身安危于不顾,冒险入京华,万里同行,雪域冰川冲霜冒雪,纵横驰骋。经历了多少惊涛恶浪,艰难险阻。试问一下,她柔弱吗?她的所谓柔弱只是外表而已,可这也正是梁老的偏爱之处。她的弱质纤纤,我见犹怜使她更符合男人的梦想,尤其是对于张丹枫这样一个强悍的男人。

  她的所作所为,她的一切一切决不仅仅是一个除暴安良的江湖女侠。套用她的一句话“难道只有你们男子才配称英雄豪杰”!

  她拥有足够的傲人资本,你可曾看到她骄傲自负,恃才傲物。她赞叹石翠凤的美貌,即使是对镜明,在明知她有可能喜欢张丹枫的情况下,她也是真心赞赏她的好的。她也从来没想过要将她们来与自己比较一番,然后沾沾自喜。(光这一点,镜明姑娘就打马也追不上了)

  她视金钱如无物,张丹枫是视如粪土,可张丹枫是在足够拥有的情况下的态度!两厢对比,显然她要更高一筹。她淡泊名利,危急关头,也只有她才能与他共抗顽敌。一切风平浪静后,她自动隐身,退居幕后,把掌声和荣誉都留给那人。

  好好看看这个张丹枫背后的女人吧!套用现成的一句话,她和张丹枫一样都是真正的大道无形,大音希声啊!她是足以与张丹枫交相辉映的人物!


述评:作者:wind-w 发表时间:2004/07/10 18:05

  这是我所见的最为完整和客观的“云蕾点评”。多年来,颇有一部分读者认为云蕾在<萍>书中被梁老安排成了张丹枫的配角,而显得不突出, 然而,随着时间和经历的增多,越来越多的萍迷却发现自己对云蕾的喜欢慢慢地超过了丹枫。每次多读一遍“萍踪”,每次就多一份对云儿的痴迷。她犹如一坛陈年老酒,越品越香,越品越醇,终让人沉醉其间不可自拔。予一直认为此文的中心就在于最后一句——“她是足以与张丹枫交相辉映的人物”,而且是如此地不显山,不露水,就象她的人品一样,使我们的心在不知不觉中沉沦在她的人格魅力里……。人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却不料张公子却比我们这些旁观者更清醒啊,我们花了一二十年的时间才发掘的珍品,张公子却在几天之内就敲定了,不由得不佩服他,亦或要佩服梁老先生对女人的认知之准?

  另我还想加三段:她才气纵横,灵气怡人,能吟,能弹,能写,能品,然而让我心折的是她的不显山,不露水,不张扬。小树林里,第一次和张丹枫品评那幅画时,云蕾一眼就看出那幅画的优劣,(一直认为琴棋书画中以懂画为最高境界,一直觉得懂画的人必懂其他三样,尤其是中国画,否则何来意境之说呢?)但是她却未将心中的评判说出。其实这是一个压一压盛气凌人的张大公子的绝好机会,更何况此时的云蕾还有点讨厌这目中无人的书生呢!然而云蕾却想都没想过要以此来显示自己的学识,更没想过要以此来“报复”他,只是静静地想着那与画不相称的诗,暗自揣摩着张丹枫的一举一动,体会着张丹枫心中的悲喜,与他同哭同笑,她的兰心慧质不是用来卖弄,而是用来体味这悲沧的人世。这样的女人怎生不让张公子折服?我想如果换作镜明,那么她一定会在此时侃侃而谈的,甚或博得张丹枫的赞赏都是有可能的,可是,要让张丹枫折服,恐怕也只有这"世外仙株"了。

  她外圆内方, 清醒独立, 虽然常常在情感的夹逢中挣扎, 但从没有迷失过自己。她的原则从来都把持得极有分寸。君不见,当她得知张丹枫想称王时,就告诉自己,如果他勾结外族入侵中原,那么她也一定会毫不迟疑地挥剑相向:而另一方面,她对张丹枫的感情又坚定如山, 所以她“可以为救周山民而死,却万万不能接受他的感情”,甚至发誓“穷此一生,决不另嫁他人”。这样有理性的女人,换做我是张丹枫,我也会“穷此一生,决不另娶他人”。

  她内敛坚韧, 聪慧敏感, 虽然有那么多的痛苦,虽然有那么大的压力, 虽然总是处在尴尬进退两难的位置, 可是她抱怨过吗?她向人吐过苦水吗?没有。即便对最知心的石翠凤,她也不曾说过半个“苦”字, 这不是普通的女人做得到的。所有的一切她都默默地承受着,承受着张丹枫的海一般深的爱,承受着哥哥山一样重的恨,她将能忍的全忍了,能吞的全吞了,什么是“打落牙齿和血吞”?我想没人比云蕾更明白了,然而令我钦佩的是,她真正的泪从来不在人前流,她真正的苦从来不在人前诉,这般坚韧,这般倔强,让我的心底划过一道道痛,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呀!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