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冰雪仙姿  云山记得曾相见

微雨燕双飞,落花人独立——浅析云蕾

作者:晓芙123  发表时间:2003/09/26 12:02

  近日闲,尽情胡诌

  罗立群的点评本看后总觉不过瘾,云蕾是书中的女主角,怎对她如此吝惜笔墨?其实丹枫在书中被描写得非常理想化,若非与云蕾的一段恋情,有云蕾性格的衬托,这本书就味同嚼蜡。《散花》中云蕾淡出的情节,无论作者如何用足了笔墨来渲染(如在沐公府丹枫的出场),总感觉人物概念化,形象不够丰满。皇宫一段,有云蕾在,丹枫有情感交流的对象,一句“小兄弟”立即就让人感觉他近了许多!以画比拟,《萍踪》若范宽《溪山行旅图》,丹枫就似雄距图中的主峰,如少了前侧矮峰,会让人觉突兀难受,而矮峰意态悠然,林木从生,虽永不能喧宾夺主,却与看画人近,又掩饰了画图中锋突起的霸气,即若云蕾. 《萍踪》中丹枫似乎毫无缺点,读者很难直接代入。

  云蕾虽雅丽如仙,侠骨柔肠,但遇事极难随自己心意行事,如常人心态——所以在书的前半部以她的目光去看整个故事,喜怒哀乐,爱恨情仇,读者尽知尽解,不知不觉进入角色,悲喜相随!至镜明出场,无论著者如何浓墨重彩,工笔描画,也再难取代云蕾在读者心中的分量。幸得《萍踪》是连载小说,著者笔锋一转,写镜明抽身急退的痛苦与愁怅,反赢得同情与感动。其实,无论有多少人替镜明叫屈,真要写成丹枫离了云蕾,与镜明相好,有谁会再迷《萍踪》?!

  因如此一写,丹枫形象即落了下层,与陈家洛无异,构不成似《溪山行旅图》中锋突起的人物形象。 在梁老的其他故事中,女主角异彩纷呈,光芒四射。而云蕾在《萍踪》中因了丹枫存在,却似黯淡无光。其实不然,“入芝兰之室,久而不觉其香”,云蕾才真正是梁氏作品中最动人的一个女性,写得极见功力。 雅丽如仙 两次出场,写法不尽相同。桃林一段,不但以自然山景衬托,而且写尽美人衣袂,犹顾恺之笔法,线条优美流畅。然后一句“美目含笑”,点睛之笔,美人呼之欲出。洞庭一段,虽寥寥数字,但类似《荷马史诗》中引起数百年战争的海伦写法:不写云蕾眉目如何如何,只写交战双方俱都缓下手来,去看这刚来的少女,可见少女之美!更进一步的是,看的人中有自负貌美之人,还顿令其自觉不如!将云蕾写得气韵生动,令人拍案叫绝。武功才情兼具。

  诚然,《萍踪》中云蕾武功不算顶好的那类,但却没几个高手能象她那样将武术使得“翩翩如仙”,没有才情何来这样的气质?深思一下,对丹枫的才情是大势渲染,而对云蕾却是暗写,书中除在树林之中赏画和对潮音解诗两处点了一下,别处再无笔墨,写在那儿呢?在与丹枫的应对之中。密室中丹枫一念“少妇城南欲断魂”,云蕾震动接话;听弹柳永“东南形盛”能使她忘忧;丹枫一曲“丁香枝上”立明其意……

  这样一写,还反衬了云蕾的含蓄个性,极妙! 柔弱善良,既是写其优点,又是写其缺点,这种写法就如飞燕的景中有微雨,却更添春色,惜花的人独立,本是春景一般,既使人物形象与读者接近,又在读者心中燃起无限同情。这类描写书中着墨甚多,不再一一概述. 与其他女性相比,云蕾的描写有如橄榄,初入口涩,然回味悠长。丹枫是“临死之时,不必留有遗憾”,云蕾是“辗转徘徊两相难”,理想与现实晖映,缺一不可!若定要说云蕾是陪衬,只是欣赏的角度不同罢了。 浅析云蕾之时,瓶中几枝百合开放,沁香暗送。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