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冰雪仙姿  云山记得曾相见

化作此花幽独

作者:cindye1233  2001-12-30 02:25:01

内容:常想着风雪中归来的那个七岁女孩儿,懵懂中被带离母亲身边,懵懂中失去父亲,懵懂中身历祖父的惨死,又究竟是怎样长大的,竟能用那样纯挚的眼睛看这世界,用那样仁慈的心肠去体恤旁人,用与她的年龄完全不符的坚忍去面对生命中不可承受的种种重与轻,以及书里书外言或不言的责难。:)想着这是我痴人说梦了,书外的责难,其实没有道理书中人会知道的,却仍忍不住要站出来说上一声,或许是为了捍卫自己的信念罢,也或许是为了,想要效仿这惯于趋害避利的女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世人多为辉煌的表相目炫神移,评断一个人的价值,总论功绩。往往轻忽了身边点滴的改变其来何自,连带地轻忽了自己。在梁老的关爱有加下,丹枫如神祗般光芒万丈,几乎掩去了所有人的光彩,包括云蕾。使得她仿佛菟丝藤萝,每一个举动,每一分功绩,全依附于丹枫而存在。似乎离了丹枫,她不过凡妇俗女。然而爱国之心如同爱人之情,不曾因没有说出口而不存在,不应因没有做什么而被否定。更何况,云蕾并非什么也没有做!

每每想到这个女孩儿,最多的感受只得两字--心疼。心疼她的无奈,心疼她的无助,心疼她的挣扎……心疼以至不忍责之。但这次为了"保护"她,却不得不先道她的不是:刚出道时的云蕾实在没有主见。

下山后先找周健,是因为师父要她先找到他。找到周健后,老金刀又要她先去找哥哥。这时的云蕾什么也不懂,只能听从她所尊敬相信的人说的一切。这既可以说是没有主见,又何尝不可归咎于缺乏经验呢?而在我想来,在已经知道哥哥下落的时候,先找到他再一同寻母,不也在情理之中么?反是云重,一出师先想着寻仇,才真太过分了。

而在寻兄途中,遇见了一生的冤家,心乱如麻之时,却有个急欲公报私仇的周山民出来搅和,硬拉着她要一起报国恨家仇。故事发展到这里,名叫云蕾的这个雏儿,就象洗衣机里载浮载沉的新手帕,用她的话说,是棋盘上一粒小兵,进退由不得自己。但她已经开始成长,开始思索国难与家仇的轻重,开始用自己的眼睛评断一个人的正直与否。然而就在她不再人云亦云的此时,时势早已由不得她为自己打算。

看她护宝上京,看她沙场驰骋,看她北上结盟,纵使全是陪着丹枫,又怎能抹杀她的功绩?又怎能说她只是由于云重的吩咐,而非出于拳拳报国的大义?她连北上寻母,也不过是顺便而已!

对云蕾来说,母亲象是一个遥远的梦吧?千里关山,生死两茫茫。近乡尚且情怯,何况是十年未见的母亲?想见又怕知道再重逢已是无缘,这般的忐忑心情,又有谁可以宽解?别人事不关己,当然可以说得大义凛然,但她不是别人,她只能独自面对人性的胆怯与懦弱。自从与儿时玩伴相遇,得知母亲尚在人世,便无一时一刻不想飞回母亲身边,承欢膝下。却为了丹枫的雄图大计而拖宕许久。眼见她为了国家竟放下了亲情,又何忍苛责她“很少考虑国家,也很少站在丹枫的角度为他着想”?一个人究竟要牺牲到何种程度才叫足够?

昭君不惯胡沙远,暗忆江南江北。想环佩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人说第一个将美人比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则是庸才,第三个却是蠢才了。果真如此,张哥哥可在不知不觉间做了一回蠢才。宝哥哥比较有创意,他说,世上的女子都是水做的人儿。

水,无论是深的、浅的,清的、浊的,冰的、热的,地上的、天上的,本质其实是一样的。一样的晶莹剔透,一样的钟灵毓秀。只是所处环境的不同,才有了不同的样貌。在我眼中,若脱不花是草原大漠的马奶酒,酸涩性烈入口难忘。那么镜明就是映着一轮圆月的深井,她看得清你,却将自己隐在地底。而那个让丹枫魂牵梦萦的人儿,则是在隆冬时分以旧年梅花上采集的雪水和清明雨前的茶叶泡出的一杯清茗,于缕缕轻烟中,芽尖缓缓舒展开隐晦优美的心事。将它不经意地放在梅树下,恰恰落了一片梅瓣,轻轻地飘在青碧的水面上,余香消逝在清冷的空气中,伤感、疏淡而美丽。须得持一颗平和清明,耐得住漫长等待的心,才能体味到那清涩后隐藏的甘甜余韵。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