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衣带渐宽  垂柳千丝寄真情

陌上谁家年少

转贴者:cindye1233  时间:2006/06/21 18:12

前言 无意中闯进爱碧的博客,并惊喜地发现了这篇美文,而在申请转载的过程中,又意外地得知爱碧常在听松潜水,正所谓——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话方出口,便听一声怒喝——好你个厚脸皮的!呵呵,听松众友,且慢痛殴,此君非小的自夸,乃丹枫耳)

闲话休说,共享美文罢。

陌上谁家年少

作者:爱碧 2008-12-07 12:39:02  来自: 爱碧(载酒诗剑交游)

自从格林童话问世以来,“白马王子”便成为少女们梦中情人的代名词,每个女孩编织梦想的时候,少不免会织进一个俊朗温柔,十全十美的翩翩少年郎。

我心里不曾藏过什么白马王子,却当真住着一位骑白马的书生,按剑长歌,把酒疏狂,似笑非笑间拨开封尘岁月,抖落满身风华,款款自悠远的书香里来。

亦狂亦侠真名士,能哭能歌迈俗流。当年是这十四个字摄住了我,让我猝不及防地呼吸凝顿,思绪飞扬,目光不可稍移。当哭便哭,当笑便笑,懒与矫情饰俗,这样的率真与自然,别具丰仪,令人心折。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那一年,我十三岁,不娉不袅,素手不卷珠帘,只爱刀光剑影天涯寻梦,既倾心于那少年侠气,便时常在诗剑风流中,沉醉不知归路。

——丹枫,好雅致的名字。

人亦风流蕴藉。一见钟情,大抵如此。

不过,我对他这般钟爱历久不消,并非廖廖数语可解。尤记得初见时他感遇知己,醉酒碎葫,长歌当哭,狂态毕露处透出潇洒脱俗,哭笑无端之间便以清俊之姿,翩然占据我的梦境,从此万花难入眼,眸底众生如尘土。

他有魏晋的风骨却不愤嫉,傲视王侯,佯狂而不避世;

他有隋唐的豪情而旷达更胜,视钱财名利皆如粪土,万金散尽谈笑等闲;

他胸藏玄机,壮志凌云,风雷手笔,意气飞扬,指点江山举重若轻;

他大侠大义,胸怀万民,为民族危亡之大局摒弃一己之私,不但将先祖藏珍全数献与世仇,更费尽心力襄助大明共御外侮,为的,不过是怜悯苍生之苦;

他侠骨之外更有柔肠,对“小兄弟”情深一注,情多莫醒,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

如果说他符合了我心目中完美男子的形象,不如说是他为我塑立了一个高山景行的理想。哪怕在快意恩仇的江湖中,竟有如斯奇男子,满腹经纶,才调高华,志向远大,襟怀坦荡,洒脱不羁,痴情不渝。怎不叫人惊怔,惊叹,惊羡,复惊狂?

“我姓张,双名丹枫。丹心的丹,枫树的枫。”

暗自咀嚼这句话,每每溢出不可止的微笑。至情至性,让生命最初对男子惊艳的,唯有张丹枫。

从第一眼起,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一直陷落在与书本的爱恋中,无意自拔。这是一段最纯最美,也最幸福的爱恋,没有猜疑,没有妒忌,没有不甘,没有痛苦,一切只有倾心相慕,似远忽近,心无旁骛,如同仰望天人般,执著一份虚幻而又真实的感情。

或许,这曾是少女时代诗意情怀最好的寄托:一骑白马,从风雪飘萧的塞外到草长莺飞的江南,有诗,有剑,有酒,有情。豪迈处,飞身上马,风雨高吟;柔情时,荡气回肠,相看双眸。此中情景,如何不令人心醉。

然而,在这么多年以后,当我早已告别少女的身份,却仍流转顾盼于那衣冠胜雪的身影,其间是否寄寓了对过往青葱岁月的追忆?

的确,张丹枫让我的心依然年轻。虽然多年以来将他藏于心底,几乎以为已忘怀了最初的感动,但无意中翻出来看,却发现眼里的微笑仍栩栩如昨,不由得柔情满溢;转忆当年挥洒处,也曾豪气勃发,指顾雄谈,酒肠跳荡,剑气纵横。少女情怀总是诗,谁想到如今,我还能保持这一份纯真的诗意呢?

莫道萍踪随逝水,永存侠影在心田。那混沌浊世中一道青莲般的身影,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盘踞于心头永不消逝,即使到我两鬓如霜时,仍能让我忆起初见陌上少年,那一刻无言的心动。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