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衣带渐宽  垂柳千丝寄真情

萍踪掠过千山去 侠影犹自梦中来

作者:梦铭

而其实对于小说来说,真正启蒙的却是梁羽生的作品。

梁羽生虽然与古龙、金庸被称为新武侠三大家之一,但待遇却是不一样的,最红的当然是金庸——当然与作品本身有关的。

那时时候看梁羽生的也没有全部,他的处女作龙虎斗京华至现在也是没有看的,那时只看了他两个系列:萍踪侠影的系列与天山剑派系列。也以为此两系列也是他的作品成就核心了,虽然我更喜欢他的大唐游侠传,但是总感觉那篇只是他的偶成之作,不能做为代表。

个人感觉,梁的古典文学底子却是三人中最为深厚的,三人中,梁的作品也是最不新武侠的,因为他的小说都是规规矩矩,有招有式,侠就是侠,魔是魔,虽然也有金世遗此等嬉笑江湖之怪侠,却是单纯的愤世之人。

而他的作品文学描写,也颇多亮点,章回的小说回目与每回结尾的小句也显见其功,当时对我影响颇深,直接到了后面学校写文,也喜欢用“道”,而不是“说”,习惯说“米粒之珠,也放光华”“来而不往非礼也”,都是因他小说之言的默化之由了。

虽然到如今来说,梁的作品已确是式微了,连电影剧泛滥的今天,居然也才闻他的《云海玉弓缘》与《萍踪侠影录》有成剧集,自然也不如金大侠的作品受关注了,却也给导演与演员一个少讨一些骂——当然,我想导演与演员并不喜欢不被人骂,因为张大制片曾说过的:有人骂说明还是好,有人关注啊!

而且在一般的小说网,武侠小说项目中,梁一般也是没有专栏的,只能在其他小说里面去找到他的作品。虽然温瑞安与黄易等的都有专栏。每想及此,心中都有些不平之感。

看《萍踪侠影录》,后面再看金庸的射雕三部曲之首的《射雕英雄传》,实在觉得两书同点颇多——当然,射雕写得更入味,更引人,也更深入侠之说教。

都是有朝廷为难也有外侵相挟,都是少年侠士白头恨,都是侠之大者无声影,情侠两难。

国也难,民也难,情也难就义也难,这样的背景铺陈,自是有分教。

说梁羽生是武侠新派创始人,确实也可以说,但如果说一般概念中的新旧派之说,梁只能是一个中间人,所以也让他不尴不尬地,他的作品一样追求的是侠之道,文字性与黑白道一个要强烈分明。所以他的武侠作品相对来说,在发展下去,也只是一般的套路,也跌进了三段套中——英雄情侣、魔难浴火、终成正道

金与梁其实在最初来说,路子确实也近的,都以史乱史,力求在文字美的同进宣扬邪不胜正的真理,只是梁在旧小说体上面探求方面不够大胆,所以读他的作品,多了,就有十分熟悉的雷同感觉。

萍踪侠影录的架构就是典型的侠义江湖恩怨。虽然涉及宫延旧史,但处理方式无一不是江湖侠客行径。张朱两家旧怨,演变成张云宿仇,云家几代,代朱家受过,才有这样的爱恨故事。

而书中张家后人张丹枫,多才多艺,风流倜傥,年少多义。国之仇、家之恨、爱之难一肩挑,也是传统武侠主角样子,一个完美的侠者,爱侣云蕾也一样是才貌双全,极尽妍姿,两家世仇却同入爱海。

梁的小说都是具有悲剧情结的,这也是一贯写情之手法,千山万水后的圆满才让人心动,在《萍》一书中最具有悲剧意味的当属脱不花,全心爱上了张丹枫,而张却对她只有厌烦之意,直至为张而死时,张的那一声充满感情的叫声她却也是听不到的,她的死,却是很悲哀的——失意与爱情,还要失意于亲情——因为她忽然明白,原来一直疼她的父亲也是可以为了权名舍弃她的。

梁的小说,以前的评论颇多,最多的莫过于虎头蛇尾、线长收拾不全。我看梁的小说到后来却从来不是当武侠看的,因为梁确实是一书生,不是一商人,在文学上面与金影响与有差异,所以金是一成功作者、企业家、教授,而梁至今依然还是一书生。

我看梁的小说最羡慕就是他的诗词功底,文字的优美,把武侠小说写得这样美丽的新武侠也只有梁了,看《萍》一书中云的出场前景:

不一刻,云中白光闪发,东方天色出朦胧逐渐变红,一轮血红的旭日突然从雾中露了出来,彩霞满天,与光相映,更显得美艳无俦!不知从哪里飞来了许多彩色的蝴蝶,群集在花树之上,忽而又绕树穿花,方庆虽是一介武夫,也觉得神怡目夺。

当真是桃源再现,再写云蕾之姿:

再看时,那少女又从树上跳下,长袖挥舞,翩翩如仙,过了此时,只见树枝簌簌抖动,似给春风吹拂一般,树上桃花,纷纷落下。少女一声长笑,双袖一卷,把落下的花朵,又卷入袖中。悠悠闲闲地倚着桃树,美目含笑,顾盼生姿!

而全书中引诗填词处处可见,看第十七回张在太湖上一段:

他右手划浆,左手拿着一把金光闪闪锁匙,放目湖山,高声吟道:“太湖三万六千顷,难洗英雄今古愁!”吟声掠过湖面,把芦苇中的沙鸥白鹭,惊得卜卜飞起

..........

扁舟一叶,不减风帆,太湖七十二峰迤逦迎来,有如翡翠屏风,片片飞过,空灵缥缈,烟岚横黛,淡远似画。张丹枫想道:“金碧芙蓉映太湖,相传奇胜甲东吴!这两句咏太湖风光的诗,果真说得不错。”

舟行不久,西洞庭山的主峰缥缈峰已然在望,西洞庭山虽远不及五岳名山之高之大,但悬崖绝壁,奇石嶙峋,却也予人以崔嵬万丈的感觉。张丹枫舍舟登陆,只见山下田亩成行,山上尽是果树,浓荫相接,花果飘香,不禁想道:“若在此山结庐读书,倒也不错。”

所以,回看《萍》书时,更多的是注意他的此些章节,因为已平时作文一向浅白无味,更是羡慕。

其实就梁来说,作品最好当然不是《萍》一书,此书在他前期所成,那时作为武侠初探,在侠之道是梁所坚持的正统侠义道,文风情节依然走古侠之路,但梁先是一诗人、学者,后才是武侠之家。

武侠三大家,其实我都是喜欢的很,在各坛子很多年,看拥梁拥金拥古者都极尽贬他扬已之文,文是好的,但意却差了。此文本是他人事,而对于文学作品(虽然大部分人并不以为武侠是文学作品)讨论是有必要的,到漫骂之步,就失去文之本意了。所以我到从未参加,因为没有一个文人的作品没有硬伤的,加上这些作品大都是连载之文,硬伤更多,以金之说之盛名,经多次修订,也难免有不合情之处,况且梁之戏笔?古之“为了等钱吃饭”(古原语)而作之文?

而现在,三大家古早去,另二家收笔多时,据说金最新修订版又要上市,想三大家风范,后真是再无来者了,各家拥者争论还有,是证实他们的好同时也让人心痛?莫非后真无来者了么?如果说梁扬起了新武侠之风,救武侠之没落中,而金却结束了这个时代。。后来者,力不从心已。。

当真是:萍踪掠过千山去 侠影犹自梦中来,念之,为武侠,为自己那青涩爱读武侠的年代祭。

以《萍》结束之文来结束我这不知所谓之感:

    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
  赶上江南春未杳,春色花容相照。
  昨宵苦雨连绵,今朝丽日晴天,
  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