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衣带渐宽  垂柳千丝寄真情

情深不寿(读《广陵剑》有感)

作者:华清颦  发表时间:2004/12/18 09:19

痴迷萍踪,不过一载。

我不是一个好学生,我一直这样觉着。高三上学期仍在看武侠小说,一天一本 ,速度惊人。梁羽生的小说大部分是那段时间看的。我看《云海》,看《冰川天女传》,看《江湖三女侠》,看《七剑下天山》。梁的小说前后关联很大,一本接着一本。待要看萍踪的时候我犹豫了。要知道这又是一大系列,我怕我一拿起就又放不下。毕竟我已经高三了。纵然很喜欢萍踪侠影这个书名,纵然很好奇那个天山派的开山祖师张丹枫,《云海》中提及的乔北溟一生唯一的劲敌,我硬生生的忍住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近学期末的一天,学校停电,晚自习不上,顿时一个晚上空了下来,于是为打发时间,我去书店借了一本《广陵剑》。

平心而论,《广陵剑》不是一本好看的小说,看的我心境悲凉,消沉了好久。但它是萍踪系列中的一本。

《广陵剑》中写:云浩目眩神迷,呆了一会,心里想道:“据说姑姑从前是武林中的第一美人,可惜我没有见过年轻时候的姑姑。”“不过说到情痴,我的姑夫倒可以算得世上罕见的痴清汉子了。当年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折磨,才能和姑姑结为夫妇。姑姑死了之后,他独自幽遁石林,十多年来,从未踏出过石林一步。

《广陵剑》中写:云浩的姑夫乃是武林公认的天下第一高手张丹枫,早在四十年前,张丹枫和他的妻子云蕾双剑合壁已经是天下无敌了他的妻子云蕾最喜欢云南石林这个地方,是以张丹枫在妻子死后,独自隐居石林,一者思念爱妻,二者借这世外桃源,穷研剑法。

《广陵剑》中写:“广陵散”的上半阙是稽康怀念昔日与好友的畅游之乐,充满欢愉的情感,琴音一起,光线黯淡的石窟之中,也好像是遍地明媚的春光。张丹枫闭目垂首,神游物外,仿佛到了“暮春三月,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江南,与爱侣同游,良朋论剑……

《广陵剑》中写:张丹枫对陈石星说,:”你的师娘名叫云蕾,她是云浩的姑姑,想必云浩曾和你说过?我和她是师兄妹,我这把长剑名叫白虹,她这把短剑名叫青冥,我和她合创了一套双剑合壁的剑术,黑白摩诃就是由于他们的双杖合壁被我们的双剑合壁打败,给我们收服的。你的师娘最喜欢石林风景,```````她比我年轻,想不到她却先我而去。我为了无名剑尚未练成,只好遵从她的嘱咐,在这石林里又独居了十多年```````

最初的最初,我接触的是年老的丹枫,可是从《广陵剑》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异常精彩的男人。惟其不知其生平,所以好奇,放下《广陵剑》后,我立刻去书店寻找萍踪,再也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理由。

看萍踪的时候,正植高三上学期期末考试。

我立刻就陷了下去。

在这之前,我亦看过不少武侠小说,见过各种类型的侠客。悲壮如萧峰,机敏似沈浪,痴情如杨过,宽容似李寻欢,潇洒如令狐冲,浪荡似楚留香``````都是极精彩极出色的人,但阅毕小说,感慨一阵子,也就过了。

惟有张丹枫,他的亦狂亦侠,他的智计百出,他的痴情不悔,他的为国为民``````

我想,这是一个完美的男人。

接下来,我迫不及待的读《散花》,读《联剑》,在字里行间找寻他与云蕾的影子。有惊喜,也有失望。失望了他失去萍踪中的血肉精神,却仍惊喜于能再看见他们的影子。

阅毕《联剑》,意犹未尽,于是重读《广陵》

此次重读,却比第一次更冷了身心,悲凉到了骨子里去。

初读广陵时尚不知张云见所有曾有的深爱,已为他们的阴阳两隔而暗暗伤感,而今重读,更是不禁悲从衷来。

为什么,这样一对和美深爱的人儿却不能够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为什么,武功高强,心地善良如云蕾者,偏偏不能长寿?

为什么,独留一个张丹枫,在人世怀念爱妻,面对爱人阴阳永隔的悲哀?

还记得,十七岁的云蕾,稚气未消,丫角轻晃,声声的唤着大哥;

还记得,苍山上的云蕾,初为人母,柳眉竖竖,占尽天下风流。

怎的,一转首,就已逝入冥冥,再不见,浅笑间的梨涡隐现;再不见,凝望爱郎是眼眸中流转的娇羞深情。

最后的最后,张丹枫低首冥思,往事一幕慕从心头揭过,有多少欢乐,有多少哀伤……“蕾妹,为了不负你的期望,练成无名剑法,我让你久等了。其实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欢乐。”

我险些落泪,张丹枫临终情景,叙述岁平淡,细细品念,竟有透骨的悲凉,其中深沉的悲哀,实不下于萧峰之失阿朱,金世遗之失厉胜男。

却原来,自始自终,在张丹枫心中最重的,从来都不是什么绝世武功,从来都不是什么身前身后名,自始自终,在张丹枫心中最重的,从来都是当初那个心性仁和,最爱唤他大哥的小兄弟。

奈何天,却偏偏——红颜命薄,情深不寿。

真的是情深不寿吗?

因为用情太深,所以不寿?

失去了云蕾陪伴的张丹枫,也已失了一半的灵魂。为了弥补这一半的灵魂,张丹枫长居石林,只为了,这曾是她平生最爱的地方。于是,他在她平生最爱的地方怀念着平生最爱的她。

他仍在卧房置了双人卧榻以及当初她曾用过的梳妆台。

只为了,就如同,她仍在他身边,只要他有什么开怀的,悲哀的,只需轻轻的回首,告诉她一声,就如同,她一直在他身边,从未远去。

剑峰下,她曾练过剑;剑池里,她曾洗过剑,所以,他也在剑峰下练剑,剑池里洗剑。仿佛,她仍在一边看。

他一直都记得,最初的最初,在阳曲的那家酒楼上,他回首,看她从楼梯上走上来的样子。那时侯,她一身男装,惟其步伐轻盈,轻盈的像是踏在他的心上。

那一天,她走进他的生命。

他一直都记得,古墓里,她推开那扇门,站在他面前,一身紫色罗衣,芙蓉如面柳如眉,那般的美丽。她的美丽,就那样狠狠的撞进他的心里,让他永远醉在她如花的笑靥中。

他一直都记得,唐古拉山前的峡谷里,她曾决绝的撕毁了那件紫色的罗衣,决绝的将柴门关上的情景。那是他一生的最痛之一。于是之后的很多次,他总要将她抱在怀里,才能相信她还未走出他的生命。

可如今,她还是走出他的生命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再回来。

他一直都记得,洞房花烛的那夜,他为她揭开覆头的红巾,流转在她眼中的几分羞赧,几分欢欣,几分不可言说的深情。

他一直都记得,新婚燕尔的时候,他为她画眉,为她梳发,她的发丝如水,她的眉儿细细如柳。

……

他一直都记得,与她生命中的每一个细节,可是,再回首,她已不在。

枉他武功盖世,人间称豪,却单单留不住自己深爱的妻子。

如果可能,他宁愿折寿十年,换取她的仍在他左右。

其实,他宁愿与她共赴幽冥,也好过他在对她的思念中孤独的度过十多年岁月,没有她的陪伴。

只是,他应承了她,因此,他只能在人世间守望,同时时时刻刻的思念着她。

奈何天,偏叫它——红颜命薄,情深不寿。

真的是情深不寿。

因为用情太深,所以不寿。

唉,泣血的情深不寿!


精品回复

纳兰容若:

  一直记得看完联剑后,心痛于张只能活到60岁,怎知一看《广陵剑》,去的竟是云!

  伤情之余不禁疑窦丛生,以云之功力修为活到百岁应该是不成话下,何以竟至早夭!

  细思之,当与张之所谓元气大伤有关!云以何法而使张年过七十?而己则未过一甲!其中种种当不足为人道也。

  呜呼,云何其痴哉!吾当是时尝读林觉民之《与妻书》,中有之曰:『汝忆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尝语曰:「与使吾先死也,无宁汝先吾而死。」汝初闻言而怒,后经吾婉解,虽不谓吾言为是,而亦无辞相答。吾之意盖谓以汝之弱,必不能禁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与汝,吾心不忍,故宁请汝先死,吾担悲也。嗟夫,谁知吾卒先汝而死乎!』

  云亦何其忍心耶!既而先去,且又嘱之曰『我为了无名剑尚未练成,只好遵从她的嘱咐,在这石林里又独居了十多年```````』生而不能共尽其欢,死不能立随之于地!悲哉丹枫,哀哉丹枫!


药师丹枫:

  这篇帖子是两年前的。就是那时认识和喜欢上颦儿这个女子,于是追,于是拐,终于颦儿成为我最重要的妹妹,同时至今颦儿仍然是我的偶像之一。但喜欢和认识颦儿确不是因为这篇文章,而是很美很美两篇很感性很女人的同人。但这次杂志选稿拒绝同人,让身为颦粉的我很是郁闷。选此篇,觉得不算颦儿好的,因为现在颦儿进步了好多,而这篇还是挂着《广陵》的《萍踪》,选《七剑》《白发》《女帝》,同类题材已选了太多。写新文?至从颦儿当了斑竹后,忙于其它,为了羽生阁也为了自己喜爱的东西,写《白鹿青崖今安在?――评璎璎《青崖记》》,写《也是零落栖迟苦--纪念最爱的公子》,写《头文字之月式爱情十二现象》……每篇都让人惊艳但我都让我希望是羽生的更好。汗!颦儿其实一直都在写,只是对羽生则更多的时间用来回复,用来写总结,文虽然转了型,但也是好的,让我这个颦粉很开心。而她学业也异常的繁重终于使得我期待的《游剑》评只写了一半。所以最后还是选此篇,套用零落一身秋另一个让我心痛妹妹的话『为喜欢人写的文字就是美好的』。

  张丹枫,我和颦儿的最爱,不论青年,中年,老年,都是。也许我最爱的是中年张丹枫,因为老年丹枫更让我想起黄药师,而广陵让我哭了,因为张丹枫死了,而黄药师虽然迟早会不在,但没把他写死,哭……药师、丹枫他们有惊人的相似,魏晋风度,丧妻,守望……对,我的名字就为这两个人起的。

  喜欢颦儿的喜欢,喜欢颦儿的文,喜欢颦儿文后的心思。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