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衣带渐宽  垂柳千丝寄真情

就中更有痴儿女


再读这一段,心碎了!

作者:云语呢喃  发表时间:2003/01/20 22:31

  ......

  山高入云,杳不见人,张丹枫越走越觉得孤寂,越走越怀念和云蕾并马同行的情景。他和云蕾曾在春暖花开之日,踏遍山温水暖的江南,也曾在朔风怒号的日子,穿过风沙漠漠的北方原野,然而不论是山温水暖的江南或是风沙漠漠的塞北,现在回想起来,都是美到极点,甜到极点。他好几次在沉思之际还以为云蕾尚在身边,高声地叫:“小兄弟,小兄弟!”可是荒山深谷之中,只听到自己的回声,“小兄弟”再也不见了。

  10岁初读萍踪,是借邻居姐姐的,只追求故事情节,却感到意犹未尽,12岁再遇萍踪,是广播连播剧架的桥,迷恋的程度不会低于现在的“F4”追星族:)13岁见到刘米萍踪电视剧,听得比看得多(妈妈不让看,唯有偷听)!电视看得少心里痒得慌,砸碎存钱“小猪仔”,终于捧回平生第一本小说,再看刀光剑影、侠义壮举、儿女情长,这一读就读了十几年!谁说少年不更事?每次读到这一段,就仿佛听到玻璃碎了的声音,那种声音是不是就是心碎的声音?每次读到这一段,就依稀听到远处咏诗声:

  天涯流落思无穷!
  既相逢,却匆匆。
  携手佳人,各泪折残红。
  为问东风余几许?
  春纵在,与谁同!


云蕾之死

  作者:cindye1233  发表时间: 2003/01/21 12:13

  可以臆想无数个萍踪留下的尾巴,惟有一个,是不敢去碰触的,那就是云蕾之死。

  以前看法国电影《大鼻子情圣》,女主角在片尾的一句台词令人心碎,“我一生只爱过一个人,却要两度失去他。”

  后来罗文去世,翻出当年的名曲《明日天涯》,里面一句歌词同样令人心碎,“我原想与你消磨一生,无奈生命如此短促。”

  这样哀艳的词句,竟生似专为那两人写的一般,想象中无论是由丹枫说,或是从云蕾口中道出,都一样的让人断肠:(


回复:狂歌痛哭之剩有高风吹发白

  作者:yellandyaw  发表时间: 2003/01/21 13:38

  ……比起帐中人物的奇丽无侍,外面的石雕又简直算不了什么了。但见红罗帐里,恍然有仙子一人,坐在汉白玉砌成的宝座上,冰纨雾鬓,长裙曳地,翠带迎风,秋水盈盈,含情如有所待。这神态,丹青妙笔,恐怕也画不出来。

  云浩目眩神迷,呆了一会,心里想道:“据说姑姑从前是武林中的第一美人,可惜我没有见过年轻时候的姑姑。”……

  ……云浩一面走一面想道:“这石像洁白无暇,她的美只是令人感觉庄严圣洁,岂能有丝毫邪念?不过说到情痴,我的姑夫倒可以算得世上罕见的痴清汉子了。当年他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折磨,才能和姑姑结为夫妇。姑姑死了之后,他独自幽遁石林,十多年来,从未踏出过石林一步,只是钻研剑法。

  ……但见红罗帐里,恍然有仙子一人,坐在汉白玉砌成的宝座上,冰纨雾鬓,长裙曳地,翠带迎风,秋水盈盈,含情如有所待。这神态,丹青妙笔,恐怕也画不出来。

  云浩目眩神迷,呆了一会,心里想道:“据说姑姑从前是武林中的第一美人,可惜我没有见过年轻时候的姑姑。”

  “广陵散绝隔幽冥,大化迁流孰与停?
   剩有高风吹发白,更无佳日付年青!”

  张丹枫若有所思,半晌忽地说道:“今晚的月色真美,星儿,你给我把‘广陵散’再弹一遍。这次是要弹奏全曲,不是只弹半阂。”

  陈石星怔了一怔,心里想道:“下半阂曲调凄怆,师父此刻精神似乎有点异样,听这样哀怨的曲调,恐怕不宜。”

  张丹枫似乎知道他的心意,微笑说道:“古人有云,朝闻道,夕死可矣,‘广陵散’失传己久,当真说得是绝世琴音,我若得闻此曲,就如古人得闻‘大道’一样。难得你会弹奏,就当作你的拜师礼物吧。”

  “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从张丹枫口中说了出来,听得陈石星不觉又是如感一股寒意透过心头,“师父为何出此不祥之言?”但张丹枫的话已经说了出来,他要是不弹的话,岂非更着痕迹?何况张丹枫是指定要这“拜师礼物”的。

    陈石星无可奈何,只好把“广陵散”重弹一遍。

  初时虽是怀着无可奈何的心情,但琴音一起,他自己也不知不觉全神贯注,沉浸在他自己所弹奏的曲调之中了。渐渐周围的一切,对他都恍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忘却了张丹枫的存在。

  张丹枫低首冥思,往事一幕慕从心头揭过,有多少欢乐,有多少哀伤……“蕾妹,为了不负你的期望,练成无名剑法,我让你久等了。其实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欢乐。”

  琴声戛然而止,陈石星抬起头来,只见张丹枫严似老僧入定,仍然是动也不动。

  陈石星叫道:“师父。”不见张丹枫回答,吃了一惊,大着胆子,走过去将他抉起来,这才发觉张丹枫已经死了!

  引自《广陵剑》

  曾记得有人说不喜欢这结局,我也一直不愿意见它,终于第一次见到时,对着屏幕,哭足整整半小时。觉得整整一部《萍》书,虽有许多磨难苦楚,与它相比,都可算得是春光明媚,生机盎然,有很多矛盾,但是充满希望,让人想起草长莺飞、繁花似锦的江南,想起青春年少衣衫薄的意气风发,想起那个仗剑匹马走天涯的明快时代,但是,看过了那个狂歌痛哭、指点江山、酣畅淋漓的青年张丹枫,记挂着那个似喜似嗔、既清且艳的散花仙子,再来看美人早夭、英雄迟暮,真正是情何以堪!!

  但是,这样让人心碎的结局,未尝就是不美的。也许不是皆大欢喜,但是让张丹枫从完美归于遗憾归于尘土,这 样的结局也具有断臂的魅力。张丹枫的内心独白 :“其实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欢乐。”有此一句,小兄弟应含泪而笑。


就中更有痴儿女

  作者:cindye1233  发表时间: 2003/01/21 14:18

  整整哭足半小时?阿Y真正是性情中人。:bb

  松间里曾讨论过丹枫是否会因云蕾死而死(呵呵,那次似乎是给我闹的:)),反方观点之一是后来云蕾死了丹枫也没殉情,言下之意年老时不会,年轻时自然也不会。(想来没有断章取义吧?)张丹枫为何不在云蕾死的时候死?“吵架”的时候我回答是年纪大了没有那么冲动了,现在看来真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观点:)真正的原因原来一直蕴藏在他临终的心语里。

  ……“蕾妹,为了不负你的期望,练成无名剑法,我让你久等了。其实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欢乐。”

  云蕾的期望,其实是在她不在以后,他还能好好活下去吧?

  哪位心脏够坚强的高手,来几颗泪弹让听松的各位痴儿女同声一悲?


回复:当真得心如铁才行

  作者:shally16  发表时间: 2003/01/21 16:09

  那边还笑着,这边看了几句销魂的话,魂便如掉了般,往昔浅浅淡淡看似已不经意却不知早深入了骨髓的感觉便一发不可收拾。情深深如丹枫,一句:“其实没有你在我的身边;我就算练成了绝世武功,又有什么欢乐。”足令人怔怔地看着,百般滋味难以自慰。如忧客李林悲呼“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无法不羡艳云蕾,她得到了几乎是没什么人可得到的痴情,像我等这般沉浮与尘世中的凡夫,又去何处觅这情深一句?不禁惆怅万分,为自己,也为世间已经失落了的美好情怀。

  上听松当真得练就心如铁,不然如何抵挡这每人来一段的哀伤?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