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衣带渐宽  垂柳千丝寄真情

狂歌痛哭之剩有高风吹发白――云蕾之死

作者:小黑宝  发表时间:2003/01/21 21:54

  该说什么呢?说有一个美丽的姑娘,只活了短短的二十六年吗?(编者按:二十六岁之说有误。)

  我觉得她不对劲的时候,正是我们成亲的第七个年头。那一天清晨,我照例坐在窗边为她梳头――成亲以来,这已经成了我每天早上的必修之课。她的头发散发着一种清清的幽香,一种我称之为“家”的香味。这些年来,只要每天晚上,看着她枕在我怀里,鼻尖闻着这熟悉的发香,耳边听着她均匀的呼吸,任几缕发丝在胸前飘拂,那么不论我们天涯海角在哪里奔波,我都能很快沉沉睡去。

  那天清晨,我抚着她的秀发,想起她这几年跟着我到处奔忙,心中一疼。听见她咳嗽了几声,我有点担心,她已经咳嗽几天了,开始我一直以为是疲劳过度,这几天天气也有点转凉,可是她一连吃了几天的药,也没有好转,而且胃口也一天天小了,吃的饭越来越少。我望望桌子,那上面有我专门从苏州给她买的小点心,她以前一直喜欢吃那儿的点心,所以,每次我都专门骑马跑到苏州给她买回来,每次都逗得她喜笑颜开的,她高兴我也高兴。可是这次真的很奇怪,这些点心放在桌上,动也没有动。

  我转到她身前,望着她,发现她瘦了,只是双眸依然清亮如昔。她又咳了一声,这次可不得了,咳出一口血来。

  我开始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不知道我的小兄弟怎么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她一天天消瘦下去。

  我疯了似地到处翻书,我的师祖彭莹玉遗留下一本宝书,上面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可是书都快翻烂了,还是没有找到什么办法。

  没有找到!没有找到!!没有找到!!!

  我生平第一次向江湖发了绿林箭,我要所有的江湖兄弟们为我遍寻天下名医来救我的小兄弟,最后连西域的黑白摩珂都知道了,他们一拨拨的来,一拨拨的摇摇头,退出来对我说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没有办法!!!

  那一阵子我很怕看见她――不对,不对,那一阵子我很怕她看见我,怕她看见我眼中的希望与绝望,我瞒着她,只是告诉她我有几个朋友来看看我们。

  我的小兄弟却一直很安静,一直很有耐性地应付着这一拨拨的探问和叹息, 直到有一天――――

  那是个秋天的傍晚,我送走了又一拨来探望的人,望着晚霞发呆,她轻轻唤我:“大哥”。

  我回头望去,看见我的小兄弟轻轻站在夕阳里,晚风吹起她的发丝,衣袂飘飘,像个仙子一样。

  她望着我,眼里充满了怜爱与不舍,她的眼神告诉我,她什么都知道了。

  她轻轻走过来,靠进我怀里,仰头看着我:“不用叫这些人再来了,我只想和你一起静静地待几天。”

  我心中忽然充满了一种恐惧,爱她,已经成了我的习惯。我没有办法想像,没有她的生活我会怎么样。可是我很听她的话,只要她想做的事,我总是依着她。

  我闭门谢客,拒绝了一切人的探望。

  那几天我们过得很安静,我帮她梳头,帮她画眉,帮她画像,我为她做一切她喜欢的事情。

  那几天她特别的开心,总是笑着。

  然后,那一天

  晚饭后,她弹琴,要我闻歌舞剑。我拿起我和她的宝剑,在琴声里为她来一段双剑合壁,舞着舞着,琴声戛然而止,我扭头望着她,看见她正坐在琴边发呆,然后,就倒下去。

  我冲过去抱着她,可怜的,廋得都没有了。她睁开眼睛望着我,微微一笑,轻轻道:“大哥,你知道吗,我一点也不痛,就感觉像从云端上慢慢往下掉,总也到不了头――”

  我抱着她,哽咽道:“我知道――”

  她轻笑一声:“傻哥哥,你怎么会知道?”

  我望着她,命令自己笑一下:“我知道,从我遇见你的第一天起,我就一直在往下掉了。”

  她伸手触触我的脸:“对啊,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啊?”

  我感觉她的指尖划过我的脸,那么短,又那么长,一辈子都停留在那里。

  我拚命忍住泪,眼睛眨也不眨地盯住她,不敢合眼,因为我知道,一闭眼便是永远。

  她的手滑下来,身子一点一点往下沉,眼光渐渐迷离。

  我把头埋进她的秀发里,那里依然有我喜欢的味道,一种我称之为“家”的味道。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