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衣带渐宽  垂柳千丝寄真情

萍踪侠影  一生的悲歌

初晨太阳于2003/01/18 19:07

初识梁羽生的武侠,还是在小学里面,那时就惊艳于白发魔女的野性、豪爽以及极端的敢爱敢恨性格,而看《萍踪侠影》,则是到了初中,识得张丹枫后,我才认为梁羽生笔下,有了可以和练霓裳比肩的人物,对我而言,张丹枫便是天神般的存在,翩然的出尘的潇洒身影,明若秋水般的眼神,勾出我心目中最完美男子的形象。

想起《萍踪侠影》,总像鼻端有初夏的味道,那是在一个什么事还没有发生的六月的夜晚,床簟沁凉,微风拂面,我手捧一本业已发黄的书,随着梁羽生的一支生花妙笔,进入了那个侠与情的时空,为恋情初萌而心旌神动,为二人的分离而心碎神伤。

十五六岁的豆蔻年纪,总是易感的,看到古墓那一段,那一丝丝的甜意,一丝丝的怅然,像是至今还回荡在心头。云蕾与张丹枫之间情苗暗种,却又未彼此言明,含蓄而微妙的情感,疏影暗香般浮动,却成反差地在一个阴森的古墓中滋生。然而心迹尚未表明,分离的时刻已然来到,才刚拉近的距离,因为国仇家恨的阻隔,转而——又成天涯。张丹枫黯然离去后,有段云蕾的心理描写,非常深刻形象传神,将少女的情怀刻画得丝丝入扣,那一刻,张丹枫的影子何止只烙印在云蕾的心头,也烙印在读书人的心头啊!

最伤感的是在云蕾关门的那一刹那,云蕾的坚强只到那时,而门外的张丹枫亦早已失魂落魄,不知今夕是何夕,哭,哭不出心里的伤痛与无奈,痛到极点,无处宣泄,无法宣泄,便笑吧,又不全是笑,时笑时哭,时狂时怒,那样的真性情,怎不引人热泪?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流血流汗不流泪,众多长久以来刻板的被奉为金科玉律的那些教条,在此刻真情流露的张丹枫面前,是多么的苍白无力而且矫情!

建安的风骨,汉唐盛世的大气与从容,才能孕育出这般丰姿神秀的张丹枫吧,弹剑铮铮,是醉里挑灯看剑的侠士,忧愁故国风雨,斟酌再三,还是将家仇放至一边,以百姓疾苦民族大义为先,其沉郁顿挫,绝类辛弃疾;几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劝说于谦,北上救主,长啸声里,豪气满怀,恰似长风破浪,挂云帆寄沧海的俊爽李白;而对于云蕾,一往情深,明知前途多难,险阻重重,仍矢志不移,勇于面对敢于承担,那情深调苦间的风流蕴藉,又是义山风格。该怎样形容他呢,是当空的皓月,还是朗朗的清风?思深、气雄、神远、情挚,真雅人之致,盖以众诗人之精魄,才能铸丹枫之血肉吧!

掷笔长叹,推桌而起,竟是不能了,梁翁这般篇幅,才托出这样的一个人物,余一支秃笔,如何能曲尽丹枫妙处?

印象太深了!还是梁翁说得好,”名士戏人间亦狂亦侠 奇行迈流俗能哭能歌”!

张丹枫这般光彩照人的形象,一出便压倒全场,使所有人黯然失色之极,哪怕是戏份很重的女主角云蕾,若是放在别的小说里,云蕾会是令人难忘的,然而在《萍踪侠影》里,真正的主角,只有一个!

然而还是同情云蕾的,梁羽生毕竟只以男性的视角看问题,对她的着墨,虽然多,却未能在点上真正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云蕾面对两难的抉择,最终还是拗不过亲情,”啪”的关上了心门,此时众人的目光全被张丹枫的长歌当哭吸引,痛着他的痛,却浑然忘却,似是比张丹枫要幸运许多的云蕾,还不得不强颜欢笑,掩饰伤心,那又是另一种销魂滋味了!

对《萍》书难忘,不仅仅是因为张丹枫,还有书中的诗词,它们简直就是书中主人公的另一分身啊,谁能在想到张丹枫的时候,不想起他似哭似歌的 “谁把苏杭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古愁!”呢!

我记得最清楚的却还是全文结尾的那一阙词,”盈盈一笑,尽把恩仇了,赶上江南春未杳,春色花容照,昨宵苦雨连绵,今朝丽日晴天,愁绪都随柳絮,随风化作轻烟!”一派江南旖旎好春光,从词中漫溢而出,读之念之想之,好似人真的身处草长莺飞的暮春三月,红胜火的江花,绿如蓝的江水,满天的柳絮翻飞,穿花绕树的紫蝶黄蜂,各各有情,脑海中又幻化出这样一副场景,繁花深处,只见云蕾身姿妙曼,款款分花拂柳而来,那一张盈盈笑靥,衬得人愈美,花愈艳!

《萍》的结尾,有点是开放似的那种,给人以无限想像空间,在我想来,万里风波一叶舟,历尽风雨磨难的他们,应当携手架一叶扁舟而去,海上若真有蓬莱仙山,必也是为他们准备的!

任何电影电视的写实,在我看来,都是对这样一个人物的玷污,何必一定要有面容呢,我只想,只想在忆起他时,有那么一个影子悄悄从心底泛起!那便足够!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