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衣带渐宽  垂柳千丝寄真情

喜欢萍踪侠影录

版权所有:罗儿 原作 提交时间:05:02:00 02月14日

  粱羽生的小说里,只喜欢萍踪。可能是小时候太喜欢看米雪和刘松仁配戏了,尽管刘松仁眼睛又小牙齿又松鼠,米雪也是皮肤黝黑嘴巴一笑就歪,还是喜欢看。只要是他们俩演的,必定千方百计去偷看,必定要被感动得一塌糊涂唏嘘不已。什么法网柔情八月桂花香,等等等等,是我看的集数最多的电视,比喜欢翁美龄还喜欢米雪。所以自从看了他们演的萍踪,也就连带喜欢上了萍踪的书。

  喜欢萍踪,只为喜欢云蕾和张丹枫的故事。喜欢听张丹枫叫:“小兄弟,小兄弟!”喜欢看他用“似笑非笑”的眼睛看云蕾,一不留神就醉倒其中。全书里最喜欢这段:

  ----这霎时间,张丹枫心头有如电流通过,顿时呆了。只见花荫深处,一个少女,手持短笛,缓缓行来,这少女穿着一身湖水色的衣裳,衣袂轻扬,姿容绝艳,轻移莲步,飘飘若仙。詹台镜明吃了一惊,心道:“这难道是太湖的仙女飞上山头?”她素来以美貌自负,而今见了这个少女,宛如空谷幽兰,既清且艳,顿觉自愧不如。只听得张丹枫颤声叫到:“小兄弟!”詹台镜明“呵”了一声,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所谓有比较才有高下之分,詹台小姑娘这么一比就给比下去啦,虽然心头犯酸,却又奈何不得,都自惭形秽了,还怎么跟人家争?当然就算想争也不行啊,听那声“小兄弟”叫得多有感情啊!每次看到这一段,就忍不住眉飞色舞。再看一段:

  ----张丹枫......心中一动,说道:“我的小兄弟见了你一定会喜欢你。”詹台镜明说:“什么,你的小兄弟?我为什么要他喜欢?”张丹枫笑道:“我的小兄弟自幼失了亲人,孤苦伶仃,没有人和她玩,腻和她一般年纪,不正是可以做个最好的朋友吗?”詹台镜明怒道;“什么?要我陪你的小兄弟玩?哼,我不喜欢和臭小子玩!”其实张丹枫也是“臭小子”,詹台镜明一说之后,立刻又发现自己说话的破绽,不觉面上又泛起红潮,只听得张丹枫笑道:“我的小兄弟不是臭小子。”詹台镜明道:“不是臭小子是香小子呀。哼,香小子我也不喜欢。”张丹枫笑道:“也不是香小子,她呀,她是一位小姑娘。”

  “她呀,她是一位小姑娘。”粱羽生的文笔实在算不得好,可我就喜欢这一段幼稚得要命的文字,尤其一看再看之后,看到这里,我都可以代张丹枫回答了,一边詹台小姑娘怒道:“我不和臭小子玩!”一边我回答:“她呀,她是一个小姑娘。”然后开心不止。就象摆家家酒一样的单纯的开心。

  有时候文字幼稚也有幼稚的好处,看云蕾和张丹枫很多时候就象看幼儿读物版的王子与公主的故事,知道那就是爱啦,但又是那种机会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场面描写的爱情:王子走进房间,看见一个公主睡在榻上,忍不住就吻了她;然后小朋友就知道,哦----那就是爱情呀!没有王子被公主容颜蛊惑的心理描写,没有王子的嘴碰上公主的芳唇时怦怦作响的心跳,王子就那么来了,就那么吻了,公主就那么醒了,就那么嫁了,两个人就那么白头到老、永远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然后我就那么单纯的被感动了,开心了。所以喜欢看萍踪。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