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    录


引子


小黑版


晓芙版


回萍踪苑
 


关闭

 

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倩与谁传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校园萍踪

——他日魂梦与君同并序


校园萍踪

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幸福,譬如丹枫和云蕾,山民和翠凤。
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声叹息,譬如丹枫和镜明,金世遗和谷之华。
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段心伤,譬如金世遗和厉胜男,乔北溟和云蕾。SORRY,NO刀光剑影,NO侠情纵横,NO more -- NO more,只是简单的感情戏――有点甜蜜、有点感伤、有点惆怅、有点胡闹——小黑宝


校园萍踪——他日魂梦与君同并序

作者:晓芙123 2003/11/11 20:28

张丹枫的魂魄晃晃悠悠,离了陈石星,悠然朝黑暗中遁去。只见前面两个小鬼,手捏魂幡,招引着自己,心里明白大限已到,不忧反喜,小兄弟呀,让你等得太长久了!

许多年啦,物是人非事事休,反顾己身,白发长须,再不是当年模样,只恐遇见,小兄弟也不认得自己;如果她早转世为人,只怕更是相见无期。近乡情怯,不觉悲从中来,只是也怪,虽心疼莫明,却是半滴眼泪也无!!!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心中默念小词,哀戚莫名!不时来到座桥前,一白发慈祥老太守着个茶摊,见他来到,笑着站起,捧了碗茶来敬,张丹枫正神思恍惚,接过就要喝——

眼角处突瞥见一熟悉身影,倚在桥栏上,枯瘦如柴,顿时身形乱颤,茶也合在了身上,孟婆只当他喝了,接过茶碗,笑吟吟地道:“过去吧!”

张丹枫眼如定珠,凝视那身影:“小兄弟应早就过了,而且没这么瘦呀,难道?!”只见那身影摇摇欲坠,似弱到极点,借桥栏勉强支撑;一阵阴风袭来,恰被吹歪,露出半面来,容颜依旧,正是云蕾!只是憔悴异常,脱了人形,心中大震,不能自己,冲过去一把抱住,低声在耳边厢轻唤:“小兄弟,小兄弟!”泪珠如雨而下,滴在那惨白的面上,还以为再无泪了,却是未到伤心处…...

是听到呼唤,云蕾用劲睁开眼来,正好与张丹枫目光相接,顿时在他怀中一颤:“大哥!”只是无力说话,声音细如蚊鸣。

“不肯喝茶,不能过这奈何桥啊。唉,可怜的孩子,只怕也挨不久啦!尘世的事呀,过了就过了,记着做什么?何苦落个神魂俱散呢?”孟婆慈和的声音响起。

张丹枫再是一震,小兄弟不喝茶,必是为了自己,只觉怀中云蕾越来越轻,如片羽毛就要飘走,正要问时,孟婆却递了碗茶在面前,“劝劝她吧,喝口茶,过了桥就好了!”

张丹枫一把接过茶碗,轻轻在云蕾耳边说道:“喝吧,喝吧,喝了它你就好了,我一定生生世世记得你!”云蕾目光已散,朦胧中似见丹枫情深如许的眸子,不知不觉把茶喝了。

孟婆接过碗去,叹息了一声,“这就对啦!”

……

不知过了几世几年,张丹枫心心念念着云蕾,虽同在阴世,却天各一方,仍旧隔断。

一日,新结交的一位朋友,叫金世遗的跑来,气踹吁吁地告诉:“嫂子投胎去啦!”

“那里?”张丹枫大喜若狂,金世遗蓦地呆住,“忘-了-问-啦!”

张丹枫一楞,一跺脚,“不管了,先去了再说!”

金世遗楞了片刻,跟着就跑:“我也跟你找去!”

两人性急,这一赶竟赶在了云蕾前头,嘻嘻,这一去,又敷衍出一段《校园萍踪》来……

(小黑的主意,胡编出来)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