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雪版萍踪

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倩与谁传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主题:怀旧怀旧:松仁玉米

作者:穆迦  发表时间: 2004-9-1 0:43:50  转自桃花岛论坛

松仁玉米

其实我是想说刘松仁叔叔,但提到他就会想起米雪来。

我想我叫他叔叔年龄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奇怪的是,我倒一直没觉得他是叔叔辈的人。至多是叫一声哥哥,便觉得满腔谢意。

因为有八卦好事收藏癖朋友某日心血来潮,发给我一大堆改革开放初期大陆引进的港剧片头给我——那个八卦小树,你有米有看见我在正写文怀念松哥?——

那些老得掉牙的画面与音乐一响起,便觉得时光倒流,我咬着五分钱一根的冰棍,呆呆地坐在小板凳上抬头看当时觉得美如天仙如今只觉熊猫眼土兮兮衣服的当时的俊男美女们。

那时多么容易感动。那时多么容易心动。

感伤啊——

《陈真》的主题歌唱:孩子,这是你的家,庭院高雅……原来港剧一直都很有爱国传统——而我们当时在街上只朝讨厌的家伙唱这两句,好象叫人家孩子便是占了天大的便宜——到了真可以叫人家孩子的时候,忽然又全无兴致。

《天龙八部》,梁家仁当年演过乔峰,后来居然堕落到演9527的上司武状元,真是时光不再——而这部天龙的两首主题曲好听得要死,歌词最赞!——我是说,那样的歌词是真正读金庸爱金庸理解金庸又真正具有比较强的古典文字功底的人才填得出来的,比起央视几部金剧来,歌曲水平根本就是天上地下。怀念啊——最重要的是,一唱到“磊落志,天地心——”,石修版倜傥潇洒无对无双的幕容复就是一个帅帅的亮相。若不是因为那样的一个幕容复,我又怎么会一直爱屋及乌地喜欢上书上的幕容复呢?

《再向虎山行》,其实具体情节早忘了,可还牢牢记得里面那个宽哥痞里痞气泡马子时唱的那首《留步留步》,“甜甜的姐姐稍稍留步,姐姐呀你赶路?……”大意如此,真是一首让人难忘的无赖的歌——可惜那个号称有收藏癖的家伙居然找不到这首经典,呸之。

《八月桂花香》,啊呀,终于讲到松哥,这是我所看过唯一一部还喜欢的台湾剧——受不了那种洒狗血的大部分台片——那是我对著名的胡雪岩的第一次认识,也是最深刻的印象。里面的饰程湘莲的苏明明非常漂亮,是那种清水芙蓉的漂亮,即使在过了这许多年后再来看依旧漂亮。主题歌好听到爆。罗文的国语有一点说不清楚的奇怪。但这歌真是既忧伤又煽情。细一看,是郑国江徐日勤之类的老港片专用词曲人的作品,难怪不是台湾风。

《侠女十三妹》,就是著名的《儿女英雄传》,里面的安公子是个废物,与英雄这个词毫无关系。唯一的英雄是秀姑饰的十三妹。主题歌真是好听,又大有女权意识,好片啊好片。再看黄杏秀,只能赞上一赞叹上一叹,真正的美人即使按那个年代的流行涂上黑眼圈,美人仍是美人,一眼便能分辨得出。

讲了一大堆铺垫,其实只是要讲刘松仁。

因为收到的这一大堆老片头里,只有《萍踪侠影》是每日必放上两三遍来看一看听一听的。讲到刘松仁,必然就有米雪——在那个狗仔还不够势盛,八卦水准还不够惊人的年代,这二位标准荧幕情侣,倒也没被人闹得真成了真。

这样倒也好。浓眉大眼肤色黝黑一身英武之气的米雪姐姐,眉目平常但书生气十足温柔轻狂的松仁哥哥,在荧幕上演动人的爱情故事,在荧屏下,各有各的人生。

我不知道谁给安排了这样一对对比强烈的情侣形象,但现在挖空了脑袋来想,也找不到比米雪更适合松哥的对手来。也殊少有这样的搭挡,在九成以上的电视剧里,只要有松哥,制片方一定会为米雪找上一段戏份——至今记得《八月桂花香》里,原本是松哥一人的戏,但为了搭挡,据说,临时加了某格格的戏份给米雪——现在遐想他们两人当年的关系,还真是生出时空辽阔的感觉来。现在的我们,已经无法去揣测多年前那一对天天在电视上耳鬓厮磨的虚拟情侣间是不是有我们不知道的情愫——他们的生活,实在太简单太明白了——

坦率自问,自己如何会喜欢刘松仁——他并不算得英俊,更不算得性感,更加不是伟岸。但是,还真的是非常非常不寻常地喜欢——没有什么特别狂热的时候,但一看到他温柔微笑的表情就忍不住有那么一点讶异与怦然。

念大学时,我后来为何选择了法律专业——追究起来有许多理由,但其中一种理由定然与刘松仁相关——那时候看他与米姐姐的《法网柔情》,简直惊艳得不得了,后来也看过无数律师警察戏,哪一部也没有这一部这么让我喜欢。米姐姐是我喜欢的热辣强悍的好女人,松哥则是我喜欢的聪明冷静又温柔有力的好男人,呵呵,那时候的爱多么简单明了。后来再看类似的剧,都知道是骗人的,后来自己也在某个律师事务所里蹲了一阵,更知道这种法律剧是骗外行人的。——但想来是因为松哥那一个律师,才觉得律师这职业很棒,导致那时候,我是认真地想做一个律师——如今,拿到了真的可以去做律师的资格证书,却没有那样选择,有一些怅惘,但,想一想是很对得起松哥当年那个倪博文律师的吧——毕竟,我花了很多心意去考那见鬼的难得要死的资格证书,把大脑里塞满了无数条文才通过了那可怕的及格线。别问我为什么不立志学米姐姐做警察,那也是法律专业的——我打小就是个典型的贯彻了异性相吸理论的孩子,且因为懒惰,对体力活心存敬畏。

但做不做律师都是很喜欢法律的。——那是人类智慧相互缠斗的精华。

为这个,一直都悄悄感谢松哥的。——当然,只是悄悄地感怀罢了。

而之前,看到《萍踪侠影录》。

梁羽生的武侠,有旧派武侠小说的诸多桎梏,有比较保守的老派的世界观,有些过于迂腐与拖泥带水的文字。

所以,少年时并非很喜欢,比起金庸的大气磅礴中正平和恰到好处,比起古龙的快意恩仇无影无踪倾盖如故,梁老爹的书更象老家伙的桌上消谴。

只有《云海玉弓缘》里的金世遗厉胜男久久不忘——只有《萍踪侠影录》里的张丹枫久久不忘——书上的云蕾是个无趣之至的女子,不提也罢。

在重看到刘哥哥米姐姐的《萍踪》后,大怀念,忍不住又重行翻看了《萍踪》的原作。看前心里惴惴不安,害怕有当年美人花容不复的错觉——少年时多少美若天仙的人儿如今看来都极是不堪。

但三个小时后,我感叹多么幸运——梁老爹的文字的确已经颇有落伍之感,但里面的人物与故事,仍然活生生地跃动着。

还是极爱张丹枫——在遍阅名家武侠精品或烂作之后的现在想起来,其实张丹枫这个角色是武侠里不太常见的——侠客皆是,浪子亦多,狂人不少,呆子也有,忧国忧民的英雄也间或得见,但很少有真正的书生,一个理想化的具备了传统文化指导下的各色美德的书生。

金庸笔下——突想起段誉——那个家伙具有佛心仁性,但,向来痴,从此醉,未免呆气过重,痴心重负下有时有些小小的丧失自我。更多是个佛子情圣,一些关于书生的气质并不明显。

在我的概念里,张丹枫才是真正的书生,是张口能做得好诗的聪慧才子,同时兼备狂狷之性的江湖浪客,用情至深却不强人所难的谦谦君子,佯狂薄醉的悲呼,名利如浮云的淡泊,曲意回护小心守卫的温柔体谅,叹,一个完全的理想化的读书人,他与武侠小说世界里的其他书生样的侠客相比,只是意外有一身好功夫的书生而已。

然而,这区区一介读书人,竟是让人心动不已的记忆。

某人说,梁羽生只是意外碰到了这个好故事。我笑答,那就该拿给金老头去写。又有他人反对称,金老头写不得如此纯净温柔的张丹枫。

回头再想,还是忍不住相信,这样的张丹枫,可能是无法让金庸去写的——金老头心思太重太密太繁复,金老头的世界太拟真太变幻太残忍,金老头的笔太中庸太平和太企图包罗万象,所以,恐怕还是写不得张丹枫的。

那个爱酒却不挑剔,易醉却不忘形,戏谑而不恶劣,温柔但不懦弱,宽容但不滥爱,淡泊而不无趣的轻狂青年,终究还是属于梁老爹这样的善良人笔下。

讲扯了——一下子又扯到了武侠小说上——但也不完全讲扯,我所讲的这个张丹枫,心里自然反射出来的形象便是松哥。

他的不足,可能在于并非很俊美,勉强算得清秀,与传说中的各色英俊人物是不一样的。

但也有一点,使他与别的一些演员不太一样——他本人的气质,竟也是非常的书生。

而且,多少带着一点狂生的味道。

讲起具有书生气的演员,能够想起来的还有梁家辉。那也是个带着淡淡书卷气的演员——在这个圈子里,带着风尘气与江湖气的人太多,殊少见的,便是这一类清淡自如的类型。但家辉另有些微贵族气,恶搞喜剧也演得太多,忍不住又把他放一边去。

还有陈道明,可惜道明哥有些贵族气之外还要加上几分傲气,虽然因此自成一路,但又失之于亲切。

还是这个相貌普通,笑容温柔,一笑起来眼角就有鱼尾纹的刘松仁最是亲近。

这个普通男子,换上白衣长发,剑眉斜挑上去,便可以扮轻狂浪子,虽然实际长得不俊,还是会下意识地觉得是个英俊青年,执剑一如握笔,亲切随意。

换上法袍假发,架上金丝边眼镜,抱一本法典,便又是利口铁齿的凶悍律师,引条文判律令,刚硬而不失儒雅。

再一身长袍马褂,周旋于官场商场之间,圆滑世故,便又依稀是当年红顶商人。

那些尘缘如梦。

忽然又想起他的演技来——我果然不是一个能够发纯粹花痴的人——在《萍踪》里,张丹枫乍见云蕾女装模样时,那眉目之间的欣喜得意,交织着矜持自制,有一点怔往又不是很呆的,又开心又躲闪的眼神啊——真是强人哩!只那一瞬,张丹枫那种招人喜爱的性格便活生生突出于屏幕之上了。

袁承志见过温青青男装变女装,靖哥哥见过蓉儿男装变女装——我们当时看得依稀是美女登场,却很少注意到哥哥那边的表演。

唯张丹枫见云蕾男装变女装时的情景历历如新——

呼,一个人发花痴,有时候还真是找不到缘由。

突然又想起另一部来:《京华春梦》,松哥与阿姐汪明荃的合作虽然有一点姐弟感,但意外地相衬。歌是好听之至,电视居然也是骗了我幼小而铁石心肠的小小心灵的不少眼泪——同是改编自张恨水的《金粉世家》,偏就没有什么心情去看。年代不同了,我可以选择的东西变多了,而纯粹的东西变得少了。

综上所述,我是多么多么地怀念青春时的松仁哥哥,兼及米雪姐姐。还有他们一起合作的带给我苍白少年时的美丽回忆。

松仁烩玉米,呵呵,就是那一道普通我却爱极的菜。

▉▏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