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散 花 女 侠   作者:梁羽生

第二十六回  踏雪神驹 旅途传警报 凌云一凤 半道劫镖银

  一个多月之后,潮音和尚、叶成林和于承珠三人,已穿过了云贵高原,取道湖南,进入了江西山区,叶宗留的兵力占据着浙江、江苏、福建三省的沿海地带,只要过了江西,进入浙江,那便是叶宗留的势力范围了。

  张丹枫爱护徒弟,仍然把那匹照夜狮子马让给于承珠乘坐,潮音和尚的坐骑也是一匹宝马,只有叶成林的马匹较差,但也是段王爷所送的大理名马,赣南虽然是山区,但比起云贵高原,已算得是坦途了,以那三匹马的脚程来看,大约不需十日便可回到浙江,经过个多月艰苦的旅程,这时才松了口气,三个人的心情都舒畅了。

  这一个多月,于承珠与叶成林虽是朝夕相对,但叶成林沉默寡言,又有潮音和尚这么一个长辈同在一起,除了有时谈论一些武林故事之外,于、叶二人极少私下交谈,于承珠的心事更没有在叶成林跟前透露过半点。叶成林虽然有时从于承珠紧锁的双眉,猜到她心中有所苦恼,可是于承珠不说,叶成林他从不敢问。不知怎的,离开了铁镜心之后,于承珠反而有时挂念起他,尤其每与叶成林和她说话的时候,铁镜心的影子更会突然地从脑海中浮起。

  到了江西,沿途所有的都是逃难的人们,原来官军准备南北夹攻,有一支大军正从湖北南下江西,所以接近战区的江西东北部的老百姓纷纷避难,十室九空。

  这一日他们过了永丰,为着赶路,错过宿头,傍晚时分,到了一个荒村,但见家家闭户,荒无人烟,三人在一个古庙中歇脚,时节已入初冬,山区寒风凛冽,所带的干粮恰巧又吃完了,路上无处添购,三人都感觉到有点饥冷。

  叶成林想去撞撞运气,看村中有哪一家还未逃走的,求宿一宵,或者买些食物。潮音和尚笑道:“抄化是和尚的事情,待我去吧。”不由分说,披起袈裟,匆匆出门。

  叶成林拾了一些枯枝,在庙中生起火来,但见于承珠双颊晕红,不知是被火光映红的,还是她心中正在想着什么事情。叶成林呆了一呆,凑近柴火,道:“天寒地冻,连日来你辛苦了。”于承珠道:“这算得什么?我又不是未出过门的娇生惯养的小姐。”忽而想起昆明,昆明四季如春,铁镜心这时也许正在国公府里和沐燕饮酒赏梅。和这里的情景那是大不相同了。

  叶成林叹了口气,道:“看这样子,很快就会打起大仗来。张大侠不知什么时候才来,我的叔叔一定焦急极了。”于承珠道:“是啊,我也盼望师父快来,在他的身边,人也似多了几分主意似的。”叶成林抬起头来,只见她面上有一派彷徨的神色,好像迷途的孩子一样。

  叶成林不觉又怔了一怔,揣测于承珠说这句话的意思。于承珠看了叶成林一眼,缓缓地低下头去,心中着有所思,只顾烘火。叶成林搭讪说道:“是啊,我但愿铁镜心也能够和张大侠一同回来。”于承珠道:“嗯,铁镜心,他,他恐怕不会来了。”叶成林道:“我叔叔一向敬重他,说他文武全才,更兼熟读兵书,精通韬略,义军中就缺少这样的人材。就怕他不肯纡尊降贵,屈身草莽之中。”于承珠听叶成林不住地称赞铁镜心,禁不住想起铁镜心曾在她面前讥诮过叶成林粗鄙无文的说话,其实叶成林的文才虽然远不如铁镜心,却也不至于像他所说之甚。这霎那间,于承珠忽然有一个奇异的感觉,叶成林虽然是一个矿工的儿子,但好像比出身在“书香门第”的铁镜心还“高贵”得多。

  天色沉黑,有几只夜枭低鸣飞过庙去,潮音和尚已去了许久,还未回来。于承珠道:“咦,怎么还未回来?莫非他老人家又闯出祸来了?”叶成林道:“师伯祖武功超卓,在这荒村中还能失事么?”于承珠笑道:“老人家有点莽闯,又喜欢管闲事,倒不怕他被什么红巾女贼捉去,而是怕他被什么闲事绊住了。”原来在路上他们曾听人说,夹在官军区域和义军区域的中间地带,有一个红巾女贼占山为王,十分厉害,故此于承珠拿此说笑。

  话犹未了,忽听得潮音和尚哈哈大笑,推开庙门,大声说道:“你们两个小娃娃在背后议论我什么?”于承珠道:“不敢。”抬起头来,只见潮音和尚扶着一个鹑衣百结的叫化子,跌跌撞撞地走进来。这事情大出于承珠意外,这叫化于原来竟是毕擎大的弟弟毕愿穷。

  毕愿穷衣襟染有血迹,面上透着黑气,似乎受伤不浅,但仍是那副滑稽的模祥,只见他屈了半膝,嘻嘻笑道:“叫化子的腿给人家打跛啦,没法给你姑奶奶下跪请安啦!”于承珠问道:“怎么回事?”但见潮音和尚把毕愿穷放倒地上,双指一夹,在他腿弯处起出了一枚五寸来长的钢钉,叫道:“是呀,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中了金针圣手韩老镖头的毒针?”毕愿穷道:“说来话长,你赶快给我将那老家伙汀发了吧!”话声嘶嘶,显然是忍着痛楚,那故作滑稽的笑容更令人感到难受。

  潮音和尚眉头一皱,道:“韩老镖头是一个正派的镖行人,嗯,你们怎么和他过不去?两边都是朋友,这事情我也不知怎么啦?哎呀,你怎么啦?”但见毕愿穷眼睛翻白,手指外面,口说出两个“急”字,潮音和尚急忙替他划开伤口,挤出黑血,一面叫道:“承珠,你给我跑一趟,看他们闹的什么事情,就在前面那个山口,有一群人打架,你给我拿左意,该劝架的就劝,不让劝的就撒手不管,哈哈,你们别以为我是爱管闲事的人。”

  于承珠笑道:“师伯祖放心,我不给你惹事便是。叶大哥,你做事把稳,陪我走一趟吧。”两人奔到村头,只见前面山坳之间,果然有一堆人厮杀。

  叶成林放缓脚步,道:“这事情可有点古怪,咱们先瞧瞧再说。”但见镖行的骑马都倒在地上,叫声凄厉,一个个樟水箱笼堆得像小山似的,镖行人围在四周,箱顶有一个老镖头盘膝而坐,拿着旱烟管,一口一口地喷着浓烟。劫镖的乃是一群乞丐,个个骑着健马,向镖行的人冲击,镖行的人看看守不住了,那老镖头把手一扬,嗤嗤之声破空而出,群丐拨转马头便跑,过了一会又攻上来。看情形是颇为忌惮那老镖头的金针暗器,想引那老镖头把暗器发完了,再大举劫镖。

  那老镖头喝道:“你们是丐帮的吗?”为首的一个壮丐笑道:“你既然知道,这个交情你怎么还不肯卖呢?将解药交出,镖银留下,哈哈,咱们绝不会把你难为。”那老镖头喝道:“胡说,想丐帮的毕帮主现在已是天下十八省的大龙头,他岂会劫小老儿区区这一支镖?你们分明是冒名的。那个是头领?”前头说话的那个道:“你要不信,这也设法。把镖银留下了,我再和你说。”那老镖头怒道:“韩家镖局岂有拱手奉送镖银之理,哼,哼,黑道上劫镖,事亦常有,却从没有像你们这伙的下流行径。暗中下毒,把牲口害了,如此行为,不怕令江湖上齿冷么?居然敢冒充是丐帮的?今日我非把你揪去见毕擎天不可,看我肯饶你,毕擎天也不肯饶你!”那头目哈哈大笑叫道:“我等着你老揪呢!”放马直冲,那老镖头一扬手,他拨转马头又跑,金针不能及远,这伙乞丐骑术精绝,金针自是追他们不上。

  于承珠道:“咦,这真奇了,毕擎天为什么要劫韩家镖局的镖?听韩老镖头骂他的话,我也替他难过。”叶成林道:“真是毕擎天派来的人。”看来他也不大相信。于承珠道:“绝对不会冒充,毕愿穷是毕擎天最亲信的人,这个大头目姓白,我也认得。而且弄倒人家的牲口,这也正是毕擎大的拿手本领。我以前也吃过他的亏,他想把我留下,把我的照夜狮子马也弄得几乎不能行走呢!”叶成林摇了摇头,用这种手段劫镖,确实有欠光明磊落。

  于承珠道:“你认得韩老镖头么?”叶成林道:“未曾见过。只听叔叔说,这人算得是镖行中第一个人物,不止是由于他武艺高强,而是他最重义气。他有三不保,来历不明的不保,贼赃不保,贪官不保。但只要他答应保了,那就万元一失。黑、白两道的朋友都卖他的交情。不知道毕擎天何故要与他为难?”于承珠道:“听说他很少自己走镖,这回亲自出马,看来所保的镖非比寻常。”叶成林道:“就算他保的是多大银子,毕擎天现在是义军统帅,按理也不该去劫他镖银。”这事情真是古怪之极!于、叶二人虽然聪明透顶,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两人正在窃窃私议,忽听得丐帮的人纷纷叫道:“哈哈,这老儿的暗器发完啦。”“并肩子攻上去啊!”“给他留一点情面,不要拔他的镖旗。”群丐见老镖头双手连扬,却并无一枚飞针发出,估量他的暗器也该发光了,心中少了顾忌,但仍舞动兵器,护着面门胸口等处要害,策马直冲入镖行阵中。

  忽听得那老镖头舌绽春雷,陡的一声喝道:“贼化子,给我留下了!”嗤嗤嗤几声疾响,左右两面的壮丐跌下马背,当中姓白那个丐帮大头目反手一鞭,立即拨转马头,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韩老镖头身形疾起,在箱顶上飞身扑下,手中使一杆黑漆发亮的兵器,一招“李广射石”,点到敌手胸膛的“璇玑穴”,这大头目名叫白孟川,乃是丐帮中的一流好手,武功不在毕愿穷之下,在马背上一个“镫里藏身”,刚刚闪开,忽地叫道:“妈巴子的,你这老贼!”骂声未了,只见几点火星溅起,白孟川一个筋斗,翻下马背,原来韩老镖头除了善使梅花透骨针之外,还精干打穴,他的打穴兵器便是随身携带的旱烟杆,白孟川避开了他的点穴,却给那滚热的烟锅烫焦了一片皮肉。

  白孟川逃得快,韩老镖头追得更快,白孟川刚刚翻下马背,他的烟杆又点到了后心,白孟川唰地反手一鞭却扫了个空,但见韩老镖头一口浓烟,迎面喷到,白孟川头晕目眩,鞭法大乱,韩老镖头那根烟杆有如灵蛇四钻,时而作点穴撅用,时而作五行剑使,杀得白孟川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于承珠笑道:“咱们该劝架了吧。”叶成林道:“且再看一会儿。”丐帮的人想冲上去救,但白孟川被困,两个武功仅次于白孟川的又中了毒针,实力大减,镖行的人,一致奋起,用弓箭射着阵脚,眼看丐帮的败局已是无可挽回。

  混战中只听得韩老镖头哈哈大笑,白孟川手忙脚乱,一鞭扫去,韩老镖头不闪不格,反将烟杆凑上前去,长鞭缠在烟杆上,被韩老镖头顺势反卷,越卷越短,猛地喝道:“倒下!”白孟川一个踉跄,身子倾斜,但却还并未应声倒下。

  镖行中有人看出不对,叫道:“咦,这厮敢情真是丐帮中的?”韩老镖头冷笑道:“管他是谁?捉他去送给毕大龙头看看,若然真是丐帮中的,不必咱们惩罚,毕擎天便要废了他的双腿!”直到现在,他还不信这伙人是毕擎天差遣来的。叶成林与于承珠躲在一块大石后面,听了这话,伸了伸舌头,笑道:“咱们若去劝架,该怎么说,难道好说他们真是毕擎天差遣来的吗?”

  韩老镖头口中说话,手底却丝毫也不放松,他的内力本来就比白孟川高出许多,只见他烟斗一振,白孟川长鞭立即断为几段。

  眼见韩老镖头这烟袋一磕,白孟川非栽倒不可,就在这霎那之间,忽见镖行中人如潮水般倏进倏退,一条人影疾逾飘风地冲了进来,韩老镖头烟杆一挥,将白孟川震退数步,定睛一看,只见来的乃是一个身穿杏黄色道袍的道士,手持拂尘,遮在白孟川的面前。

  韩老镖头打了个突,手抚烟杯,朗声问道:“来者可是山东上清观的玄瑛道长么?”玄瑛道人道:“不错,久闻韩老镖头大名,今日幸会。”韩老镖头道:“敢问道长大驾南来,有何指教?”玄瑛道人道:“贫道来向居士化缘,这趟镖请你施舍了吧。”脸上冷气森森,丝毫不似说笑。

  韩老镖头烟杆微颤,强抑怒火问道:“道长世外高人,要这钱物何用?”玄瑛道人淡淡说道:“天下苍生,嗷嗷待哺者甚多,贫道化缘,自有用处。”韩老镖头仰天一笑,哈哈说道:“冲着道长的面子,这个善缘本来非结不可。无奈我韩振羽保镖数十年,还是两袖清风,这个镖我可赔不起。若说我也随道长一走了之吧?我韩某一生从未失信雇主,道长,你这不是强人所难么?”

  玄瑛道人仍是面色木然,毫无表情,冷冷说道:“说来说去,老镖头还是善财难舍的了?”韩振羽烟杆一摆,朗声说道:“道长若然走要伸手,那么就请先拔了小弟的镖旗。”话说至此,已是毫无转圈之地,只见玄瑛道人面色一沉,拂尘疾起,一出手便是上乘的拂穴功夫,左指“中明”,石指“百汇”,韩老镖头烟杆抖开,迅即身移步换,避招进招。两人都是打穴拂穴的大名家,登时杀得个难分难解。

  玄瑛道人这样的突如其来,不但令镖行中人愕然失惊,于、叶二人更是大感意外。须知玄瑛道人为人耿介,在北五省算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依常理而言,他绝无劫镖之理。叶成林问道:“听说毕擎天夺北五省大龙头的对候,玄瑛道人也曾助他一臂之力。”于承珠道:“不错,他们二人是有交情。看来他这次也是受了毕擎天的请托。但以至瑛道长的为人,若非他认为理所该当的事情,他绝不会伸手多管。这事情越来越奇怪了!莫非韩老镖头这趟镖真是有什么问题?”

  场中两人越斗越烈,韩振羽的铁烟杆是短兵器,刺穴也只能刺一处地方,玄瑛道人的拂尘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尘尾散开,千丝万缕,将韩振羽的全身穴道部笼罩在一柄拂尘之下,要不是韩振羽的武功精纯之极,早已落败。饶是如此,他在兵器上吃了亏,终是屈处下风。镖行中人都捏一把冷汗,只怕几十年来从未失过手的韩老镖头这次难垛威名,陡然间忽听得啪的一声,玄瑛道人倒转拂尘,格开了韩振羽的烟杆,尘尾根根竖起,有如千百钢针,向韩老镖头面门疾刺!

  叶成林叫道:“不好。”正待跃出,陡然间,忽见几点金星疾闪,苦瑛道人倒提拂尘,身形凭空拔起,一个“细胸巧翻云”,倒纵出一丈开外。于承珠赞道:“打得好,避得也妙。”原来韩老镖头在弹指之间,发出三口金针。他号称“金针圣手”,确是神技非凡,俗语说:心无二用”,他竟然在抵挡敌人恶招之际,能抽空发出金针,要不是玄瑛道人轻功超卓,应变奇速,几乎遭了毒手。

  但见韩老镖头并不跟踪反扑,却好整以暇地装了一口旱烟,镖行的人莫名其妙,心中都道:“这岂不是错过良机?”哪知玄瑛道人的拂尘招数神妙无比,看似败走,实是藏有极厉害的后着,韩老镖头可不上这个当,他趁这个机会,缓一口气,心中早已盘算好制敌之方。

  韩老镖头吸了一口旱烟,哈哈笑道:“玄瑛道长,可以饶了小老儿吧?”玄瑛道人拂尘一摆,淡淡说道:“几根金针,济不了事,贫道还得向居士化缘!”一招“云麾三舞”,拂尘横扫,韩老镖头叫道:“道长,天下间也少见你这样化缘,可叫小老儿设法子啦。”语未说完,骤然一口浓烟喷出,韩振羽的透骨金针,烟杆刺穴和喷烟扰敌,乃是他的三种绝技,尤其喷咽扰敌更是匪夷所恩,能在张口说话之时,将烟气留在口中,待到敌人不备之时,这才突然喷出。

  高手比斗,最忌敌人在暗,自己在明。玄瑛道人拂尘一扫,忽然烟雾迷漫,饶他技高胆大,亦自吃了一惊,急忙倒转拂坐,改攻为守,一招“八方风雨”,将上中下三路全都护着。韩老镖头也不禁赞了一个“好”字,一口浓烟,又随着“好”字喷出,玄瑛道人骂道:“这算什么正经比武?”韩老镖头笑道:“贵客光顾,小老头该敬烟举茶,客途无茶,只好向你敬烟了。”口中说话,手底却毫不放松,一口烟杆横挑直刺,时而作点穴杆使,时而作小花枪用,处处不离玄瑛道人的三十六道大穴。

  可是玄瑛道人守得很稳,他在拂尘上下了几十年的功夫,运用得纯熟之极,虽然被烟雾所扰,只能见着敌人模糊的身影,仍然见招拆招,毫无破绽。韩老镖头那一袋旱烟抽完之后,仍然打不倒玄瑛道人。他的透骨金钉又只剩下几根,不敢轻易发出。这一来,表面上他似占了上风,实际却是危机暗伏。

  这时丐帮和镖行也在混战之中,白孟川长鞭折断,抢过一口单刀,一马当先,砍倒了镖行两个得力的伙计,哈哈笑道:“韩老镖头,镖旗留下,咱们绿水千山,相见有期。”指挥群丐、将大大小小的箱笼都搬上了骡车。丐帮人多势盛,镖行的人被白孟川困在一角,无法阻拦。

  于承珠道:“咱们该出去了吧?”叶成林笑道:“咱们出去是助玄瑛道人劫镖呢?还是助韩老镖头保镖呢?”于承珠道:“咱们劝架。”叶成林道:“玄瑛道长他们非劫镖不可,这场架怎么劝得下来?”于承珠一想,今晚之事,古怪得出乎常理之外,韩老镖头保的是什么镖,毕擎天又为何要劫镖,来龙去脉,自己全不清楚,这场架的确不知从何劝起?于承珠问道:“依你之见如何?”叶成林道:“看来他们只是志在劫镖,不在伤人,咱们就由得玄瑛道长将镖劫去,然后再截住他细问根由。好在毕大哥都是自己人,是非曲直,有理可说。”于承珠一想不错,便不作声。

  眼见丐帮的人将箱笼都搬到骡车上,叶成林忽道:“你听,这是什么声音?”夜风中隐隐传来清越的角声,不多一会,镖行和丐帮的人也全都听到了,个个心中疑惑,侧耳细听。陡然间,号角声中夹着一声清啸,众人眼睛一亮,但见一队戎装少女,排得整整齐齐,从山坳转角处走出来,最前面的四个少女,提着碧纱灯笼,拥着一位束着红巾的少女,笑声中红巾飘动,端的是“矫健婀娜两有之”,两边混战的人都不自禁地静止下来,看那个红巾少女。于承珠心道:“看这气派,莫非她就是路人争说的红巾女贼?”

  但见那红巾少女玉手一招,冷冷说道:“这支镖给我留下。”玄瑛道人怒道:“什么?”那少女盈盈一笑,忽地厉声说道:“你没长耳朵吗?这支镖给我留下!”玄瑛道人拂尘一举,道:“凭什么要给你这支镖?”那少女道:“原来你还要动手吗?就凭这个要你的镖。”倏然之间,寒光疾闪,这少女拔剑进招,快得无以形容,但听得“嗖”的一声,玄瑛道人的铁拂尘已被斫了一道缺口,这尘杆是精铁所铸,看来那少女的长剑纵非宝剑,亦是锋利非常。

  玄瑛道人何等武功,竟然冷不防地先给她来了个“下马威”,心中又惊又怒,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这红巾少女,运剑如风,招招凌厉,似这般一见面便拔剑动手,丝毫不按江湖规矩,在黑道上也少见罕闻。

  玄瑛道人万万料想不到这少女的剑法竟然如此厉害,抖起精神,展开八八六十四手连环佛穴的功夫,还未使到一半,那少女忽地又是一声清啸,一招“星汉飞搓”,剑光如练,上刺咽喉,兼指双目,玄瑛道人挥尘横扫,暗中也藏了杀手,那少女的剑法奇诡之极,看看刺到,忽地中途一变,倏然一个盘旋,平削过来,将玄瑛道人的上半身都笼罩在剑光之下,玄瑛道人亦非弱者,拂尘一闪飘开,捡着她全力进攻,中路空虚之际,尘尾四散,连拂她胸口的“玉衡”“关元”“天关”“璇玑”“瑶光”“中府”六处大穴,这是玄瑛道人败中求胜的杀手绝招,两人都是近身相搏,眼见一招之间,便要强弱立判。

  玄瑛道人的佛尘正在沾着少女衣裳,劲力还未运到之际,那红巾少女忽然张口一吹,笑道:“臭道士的武功还不错啊,由你去吧!”但见尘尾根根飘起,随着“唰”的一声,玄瑛头上的道冠竞被那少女一剑削为两半。

  玄瑛道人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自从成名以来,只败过一回,那是玄瑛道人助毕擎天抢北五省大龙头时,败在阳宗海手下。阳宗海名列天下四大剑客,玄瑛道人力战而败,犹有可说。想不到这少女在三十招之内,便削了他的道冠,败得比那一回更惨!

  韩老镖头喜气洋洋,急忙上前施礼,说道:“来者可是芙蓉山的凌云凤女侠么?老朽是京都振远镖局的镖头韩振羽,路过贵地,未曾到宝寨拜山,多多失礼了。”其实不是韩老镖头忘记拜山,这红巾女盗凌云凤出道未满一年,名气未响,韩振羽已拜会了江南的七个大盗头了,却并未将她列内。

  凌云凤凤眼一扫,皱眉说道:“老人家,你罗哩罗嗦,说这一番话做什么?我可并没有请教你的来历啊!”韩老头怔了一怔,陪笑说道:“这支镖是我保的。望姑娘高抬贵手,我必按江湖道上的规矩,送一份厚礼与姑娘添妆。”韩振羽名满天下,黑白两道全有交情,以为这凌云凤乃是初出道的女盗,用意不过在扬名立志,自己下气相求,她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按常理而言,她实在犯不着结一个强仇,更与天下镖行作对(韩振羽是镖行领袖)。

  想不到凌云凤竟是丝毫不留情面,听了韩老镖头的说话,一张俏脸上仍是冷森森的毫无表情,淡淡说道:“这种银子取之何伤,找管这是谁保的镖?”白孟川眉毛一扬,跳上前叫道:“不错啊,这种银子取之何伤,咱们是道上同源,按规矩平分了吧!”凌云凤:“这支镖是你们先下手劫的?”白孟川道:“是啊,咱们是奉毕帮主之命来的,这!这……”正想说这支镖的来历,凌云凤好像听得极不耐烦,一挥手道:“哼,你们在我的地界竟然伸手劫镖,本来给你们每人都留下一点记号,看在这道士武功不俗,让你们好好走开,你们还不快滚。”

  白孟川大怒,挥舞单刀,僻啪作响,道:“好呀,给你面子,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吧,你就从我们手中再劫去吧。”玄瑛道人拂尘一探,道:“韩振羽,你怎么说?”凌云凤的女兵把装好的镖银的骡车就要驱走,丐帮和镖行的人都上前拦截,那些女兵个个武艺高强,哪里拦阻得住?韩老镖头咬一咬牙,叫道:“好,咱们同舟共济,先把这女强盗打退了再说!”倏地烟杆一探,一口浓烟疾喷出去,与玄瑛道人、白孟川合战凌云凤!正是:

  异军突起红巾女,一凤凌云展翅飞。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