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散 花 女 侠   作者:梁羽生

第二十四回  王府逼才华 联题佳句 魔头施毒手 共闯名山

  张丹枫微笑说道:“你们旅途劳累,早点歇息去吧,明日一早,还要去见段王爷呢。”铁镜心瞪了叶成林一眼,好似刚才的辩论,意犹未尽,回头一瞥,但见于承珠仍是一副冷淡的神情,似乎并不欣赏他的“辩才”,铁镜心满怀不乐,也只好随着众人告退,各自歇息。

  第二日一早,张丹枫带领沐磷、沐燕、铁镜心、叶成林和于承珠五人,一同去拜访段王爷。王府在大理城郊,邻近蛇骨塔,沿途都是大理著名的风景名胜,先是经过蝴蝶泉,泉边一株老树,枝桠交结,下临清碧的池塘,景面清绝。张丹枫笑道:“可惜现在已是秋天,没有蝴蝶,要是你们在春夏之交来到,可以看到蝴蝶到处飞来,都集结在这棵大树上,尤其是在四月十六那天,蝴蝶更是一串串地挂在树上,直到水面,首尾相衔,牢结不散,任由游人围观,那才真是人间罕见的奇景呢!”众人悠然神往,沐燕叹道:“只怕人事聚散无常,到了明春,咱们这些人又不知散到哪里去了!”有意无意地瞥了铁镜心一眼,铁镜心怦然心跳,低下了头,只当听不懂她说话中的含意。

  再走一会,经过三塔寺。三塔寺相传是唐朝的大将尉迟敬德所建,有一样奇妙之处,每当斜阳西下的时候,塔影落在十五里外的一个水潭中,称为“三塔倒影”。过了三塔寺,没多久便望见“蛇骨一塔”,这蛇骨塔也有一个传奇的故事;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洱海有一条大蟒,时常兴风作浪,淹没农田,为害人畜,后来有一个勇士名叫段赤城的,带了七把钢刀,跳进洱海,故意让蟒蛇吞入腹中,在里面将蟒蛇刺死,可是他自己也闷死在蟒蛇肚中,老百牲为了永世纪念这杀蟒的英雄,将蟒蛇的骨头烧成灰烬,修盖了这一座蛇骨塔。相传这位段赤城便是段家的始祖,大理百姓感他的恩德,便拥立他的儿孙世代为王。如今段王府起在蛇骨塔的旁边,想来也是纪念这位传说中的先祖之故。

  段家到了明代虽然只被封为“知平章事”,但一般人习惯上仍是称他们为“王爷”,现任的知平章事段澄平算起排行正是段澄苍的堂兄。段澄平、段澄苍和波斯公主听说他们到来,早在花园中设宴相候,段澄苍与波斯公主和于承珠互叙别后之情,倍觉亲热。

  段澄平则对沐燕姐弟,招呼备至,沐磷好生过意不去,席间谈起沐琮将要发兵来攻大理的事,于承珠笑道:“小公爹,段王爷对你这么好,你的爹爹还要派兵打他?”沐磷涨红一脸,道:“我一定劝阻爹爹,请他不要把兵马闯进城来。”话是这样说,其实他自己亦无把握。段澄平与张丹枫相视一笑,道:“多谢小公爹了!”筵席将散,一位少女笑盈盈地走进花园。

  段澄平招手笑道:“珠儿,快来见过客人。”原来是他的女儿。段珠儿刚满十六岁,与沐磷年纪相若,聪明活泼,惹人怜爱。沐燕拉着她的手笑道:“好一个漂亮的姑娘,真像弹词里面唱的公主。”段珠儿道:“姐姐才是天仙化人呢。听说沐公爹要派兵来打我们,将来国家亡了,只怕我给姐姐做奴婢,姐姐也不要呢。”沐燕道:“妹妹说这样的话,臊死我了。其实我爹爹并不想与你们为敌,那是朝廷的意思。”段澄平笑道:“别说这杀风景的事了,小公爹和沐小姐远远地从昆明跑到咱们这儿来,都是自己人呢。珠儿,你唱一段曲同给姐姐听。”

  段珠儿轻敲檀板,唱大理的四季歌,第二段是唱夏季的;词道:“五月滇南烟景别,清凉国里无烦热。双鹤桥边人卖雪,冰碗嗓,调梅点密和琮屑。”沐磷笑道:“我们来的时候还见街头有人卖雪呢。”段珠儿微绽樱唇,轻轻一笑,道:“大理和你们的昆明一样,四季没有很大的差别。”再唱了两段,总括大理四季的风光,婉转而歌,唱道:“雪月风花歌大理,苍山洱海风光美。三塔斜阳波影里,山河丽,黎民俱愿征尘息。”张丹枫哈哈笑道:“好一个:黎民但愿征尘息。”沐磷听得心醉神怡,但觉若把大理作战场,那真是莫大的罪过。

  席散之后,段澄平带众人游玩王府,段家王府经过几百年的经营,端的是水木清华,高丽幽雅,兼而有之,走到花园的中央,有一个小湖,周围白石栏杆,有四道大理石的长桥交叉穿过,景色美极,湖的东面尽头,有一块大石兀立,状如巨狮!石上还建有亭台楼阁,沐磷啧啧称赏,段珠儿笑道:“你们刚到大理,大约还没有游过观音庵,那观音庵整体建在一块大石之上,那才真是大呢。这块石头和它比起来,不啻小巫之见大巫。”沐燕道。“观音庵是不是又名大石庵?”段珠儿道:“是呀。姐姐你到过了。”沐燕道:“我是在滇南风物志上读到的,听说它还有一段故事。据说古时候有一批强盗,要来洗劫大理,观世音菩萨化成了一个老妇,背着那块大石,强盗见了非常惊诧,观音说道:“我年纪老了,只能背这块小石头,城里的年轻小伙子,经常背的石头,比这个大十倍还不止’强盗听了害怕,不敢进城,便逃跑了。这个故事叫做‘背石阻兵’是么?”沐燕在铁镜心面前,最欢喜卖弄她的博学,段珠儿点头道:“正是。姐姐博闻强记,令人佩服。据说后来老百姓为了感恩,便在这块大石上建起了一座观音庵来。”这故事其实于承珠也是知道的,她却静悄悄地站在一边,听沐燕一个人说,心中尽在想道:“观音可以背石阻兵,咱们没有观音的‘神力’,可不知道能不能阻止这次刀兵?”

  铁镜心一直在暗中留心于承珠的神色,只道她心中不快,笑道:“瞧这风景多美,你们不是赏风景而是谈风景了。”沐燕一笑说道:“咱们不是在赏着风景吗?听你说的,好像只有你是天下第一个雅人了。”傍着铁镜心走过长桥,只见那块大石上正中建有一座小小的凉享,倒也十分雅致,花园中各处风景都有题咏,唯独这座凉享,两边的大理石上还留有联语的地位,一片空白。

  段澄平道:“累仰张大侠文武全才,请张大侠在此留下一点笔墨如何?”张丹枫笑道:“留给小辈们出出凤头吧,你们谁替段王爷在此题上一联。”沐燕跃跃欲试,一时却想不出合适的联语,望了铁镜心一眼,铁镜心一笑说道:“我倒有了,只是在张大侠之前,可不敢献丑。”张丹枫笑道:“铁公子家学渊源,定然是好的了。”沐燕也笑道:“咱们不说你出风头便是,快写出来。”铁镜心得张丹枫一赞,甚为得意,索了纸笔,一挥而就,联道:

  “依然明媚山川,一石千秋撑半壁;

  似此婆婆风月,四桥两岸落双虹。”

  沐燕首先拍手赞道:“切景切题,命意深远,确是佳作。”段澄平因他联首的那句“一石千秋撑半壁”,含有双关之意,借大石而喻段家,亦是极为欢喜,连连赞美,立刻令人将铁镜心所题的联语交给石匠刻上。张丹枫也点头赞好,心中却在想道:“此人确是有点才华,只可惜上联语气甚豪,下联软弱,却是配不上了。看其文而观其人,只怕他有头无尾,欠缺毅力。”

  众人在石下小憩,段澄平意兴甚豪,又叫武士来摔角助兴,沐燕看得高兴,笑道:“这个玩意倒好玩,铁公子你何不下去试试!”段澄平道:“原来铁公子也是文武双才,嘿,你们得此机会,快来向铁公子领教。”那两个武士见铁镜心一表斯文,不敢出尽全力,只怕摔坏了贵宾。哪知铁镜心得段王爷一赞,越发有意卖弄,那两个武士本来就不是铁镜心的对手,被他一摔,两个武士都跌得四脚朝天,额上碰起了好大一个瘤!于承珠不觉眉头一皱,看沐燕时,沐燕也似有点尴尬,段王爷身为主人,只有拍掌赞好,铁镜心初时也料不到摔得那么重,但得主人一赞,神色也就恢复自如。

  游完王府,已近黄昏,众人告辞回去。在路上于承珠让铁镜心和沐燕先走,故意和叶成林走在后面,悄悄说道:“说到摔角,你的大力金刚手是武林一绝,若然今日是你出手,那两个武士更要吃苦头了。”叶成林道:“又不是和敌人拼命,适可而止不好吗。不过铁公子摔角的手法利落干净,也的确令人佩服。”于承珠微微一笑道:“你今天为何总不说话?”

  叶成林道:“我看那王府建筑的形势,三面依山,一面傍水,守御坚固,但若从水道上轻舟奇袭,一上岸便可到内围防地,山上的防军回师不及,却是危险。加以王府孤悬城外,与城内的守军也缺乏照应,假若我是敌军的主帅,我必走用奇兵先攻占王府。以制大理。”于承珠道:“原来你整天不说话,却是在想着用兵之道。”叶成林道:“不过敌人若派奇兵偷袭,只能用少量的兵力,才能偷渡江防,我方若早有防备,只消以数百训练有素的水师,在洱海上游设防,便可以诱敌深入,一网成擒。”于承珠笑道:“怪不得你在王府内尽是看那壁上画的军事地图。”

  两人的谈话忽被沐燕柔媚的笑声所打断,于承珠抬头一看,只见沐燕和铁镜心并肩而走,状甚亲热,于承珠面上一热,眼光尚未及收回,铁镜心忽然回头一瞥,四目相交,两人都缀缓地低下头去,这一刹那,于承珠心头震荡,但觉铁镜心的眼光中含有无限幽怨。

  这一晚于承珠又是辗转思量,直到午夜之后,才阖上睡眼。叶成林朴讷沉毅的影子和铁镜心那潇洒而又带着幽怨的神情仍是不断地在她心头浮现。

  第二日一早起来,于承珠在她师父的窗外徘徊,却不敢叩门求见。过了一会,张丹枫开门出来,见着于承珠,微微一诧,笑道:“承珠,你可是有什么心事么?”于承珠道:“没有什么,徒儿来向师父请安。”张丹枫微微一笑,与于承珠走出院子,凭栏眺望苍山洱海的水色山光,张丹枫道:“嗯,日子过得真快,你已满了十六岁了,是吗?”于承珠道:“过了十六岁的生日又三个月啦。”张丹枫道:“你来太湖山庄的时候,还只有七岁,那时还吊着鼻涕呢。”于承珠道:“十年来多谢师父的教诲了。”张丹枫笑道:“看你长大成人,我也放心了,不过……”于承珠道:“不过什么?”张丹枫道:“你七岁之时,当时不会想什么心事,现在是十七岁的大姑娘啦,我却不能不为你在其他的事情上担心了。”

  于承珠默然不语,过了一会,忽然抬头说道:“这里的景色和太湖山庄各有胜场。”张丹枫道:“是呀,洱海可比太湖,到春天的时候,满山是花,那景色就更像了。”于承珠忽道:“苍山上也有玫瑰么?”张丹枫怔了一怔,道:“我倒没有留意。不过大理四季如春,就算没有政瑰花,若是从江南移植过来,我想也可以成长的。”于承珠忽道:“师父,你喜欢江南园林里的玫瑰花,还是喜欢这里的大青树?”张丹枫又是怔了一怔,忽然好似从眼光中猜到了于承珠心头的秘密,微微笑道:“两样我都喜欢。玫瑰花令人赏心悦目,大青树可以供人乘凉遮荫。”于承珠道:“不,假如只许你选择一样呢?”凝眸望着师父,那情形就像孩子遇到难题,要请大人给他一个决定。

  张丹枫想了一会,笑道:“这就要看各个人的性情了。比如说,若是沐燕,我想她会更喜欢玫瑰花。”于承珠点了点头,只听得张丹枫道:“不过,若说到对人类的用处,那自是大青树有用得多了。”于承珠又点了点头。张丹枫忽地笑道:“其实你再过两年,再想想这些也还不迟。”于承珠面上一红,张丹枫微笑道:“你可以去和师母谈谈。她想考考你的暗器功夫呢。我还要到王府去打一转,后天是你太师祖开关的日子,你练点功夫给他老人家看。”

  张丹枫走后,于承珠咀嚼他的说话,心头仍是一片烦闷,想进去找师母,听得里面孩子的哭声,云蕾似乎正在给孩子喂奶,于承珠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打扰她。正自怅然,忽见小虎子蹦蹦跳跳地走进来。小虎子一把将她拉看,嚷道:“找了你许久,原来你在这儿,快来,快来,咱们去捉弓鱼去。”小虎子道:“还有沐小公爹呢,他叫我来邀你去。”

  于承珠无可无不可地陪小虎子去捉弓鱼,沐磷见她,大为欢喜,道:“于姑娘,你好?”小虎子道:“呸,她有什么不好?要你问候。”沐磷涨红了脸,道:“这是礼节。小虎子,你真像一个野孩子。”小虎子双肩一沉,道:“好,我是野孩子,你是大少爷,你不耍和我们玩!”沐磷忙求饶道:“算我说错了话,小虎子呀,我怕了你了!”于承珠瞧看这两个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的孩子,嘻嘻哈哈地闹着玩,心头的烦闷倒是解了不少。

  那弓鱼是洱海的特产,也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有着怪脾气的鱼,别种鱼都是顺流而游,只有弓鱼是逆水上游,永不回头!它从洱海逆游,沿着苍山十八峰的溪流,常常游上苍山的山顶,游不上去时,就弓着腰射向前面,怎么也不退后,所以叫做弓鱼。

  小虎子折了一技柔枝,结成一个圈圈,弄得好似一条软鞭一样,一见弓鱼射出水面,随手一圈,便丢进鱼篓,手法迅疾,百不失一,不多一会,篓中已堆了半篓弓鱼,沐磷看得频频叫好,小虎子正自捉着高兴,忽见溪中人影一晃,横刺里一条柳枝拂来,将小虎子的“软鞭”拂落溪中,接着“卜通”一声,水花四溅,那半篓弓鱼,也全给来人倾倒溪中,转瞬之间,都向上流游去了,这人是叶成林。

  小虎子怒道:“叶大哥,你做什么?”叶成林笑道:“弓鱼不畏艰难,百折不挠,力争上游,实是值得敬仰,你却将它捉来关在鱼篓里,叫我瞧见了,岂能不为它打抱不平?”小虎子呆了一呆,道:“好,算你有理!”拍拍手站了起来,连鱼篓也不要了。

  于承珠和沐磷都笑了起来,忽听得一声极其刺耳的笑声,将他们的声音都压了下去。

  只见六七个奇形怪状的人物,突然在山坡上出现,其中一个,发红如火,双腿挺直,蹦地一跳,就是七八尺高,两三丈远,瞪着两只铜铃大的眼睛,向着于承珠哈哈笑道:“好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凭着于承珠和叶成林练过暗器的耳力,他们那么多人,竟然到了跟前,才给发现,叶成林不由得暗暗吃惊,看来这一伙人个个都是顶儿尖儿的武林高手。

  说时迟,那时快,那红发怪人,猛地一跳,就跳到了于承珠面前,伸开蒲扇般大的怪手往下一抓,于承珠冷不及防,几乎给他抓着,小虎子大喝一声,“砰”的一拳打将出去,这一拳乃是“龙拳”,小虎子虽然年少,这一拳少说也有六七百斤气力、但听得“篷”的一声巨响,跌倒的不是怪人,却是小虎子,他被那怪人弹出三丈开外,收势不住,直跌到水里去了。

  这一伙人正是赤霞道人从四面八方邀请来的有名魔头,其中的六阳真君最为好色,一见于承珠这么美貌,竟然不问来历,伸手便抢。

  就在小虎子被六阳真君震倒的同时,于承珠早已拔出青冥宝剑,六阳真君毫不在意,咧开嘴巴,长臂一卷,仍然肆无忌惮地抓来,就在这一刹那,但见寒光一闪,于承珠使出‘穿花绕树’的身法,在他身边倏地绕过,青冥剑一招“玉女投梭”,“嗤”的一声,将六阳真君的道袍削去了好一大片,但剑锋触及他的衣袖,竟然也给反弹开来,六阳真君哈哈笑道:“好一把宝剑,美人宝剑,两者俱得,岂不快哉?”一爪抓下,拿着了于承珠肩头的琵琶骨,这琵琶骨乃是人身上最脆弱的软骨,纵是武功高强之士,彼人抓住了琵琶骨,亦是休想动弹。

  六阳真君正自洋洋得意,刚要把于承珠扳转过来,只听得又是“蓬”的一声,六阳真君背心一阵剧痛,竟然不由自己地向前冲了两步,于承珠趁势倒转剑柄,疾点他乳下的“志堂穴”,剑柄撞到他的胸膛,发出木石般的声响,六阳真君竟不跌倒,摇摇晃晃地叫道:“好啊,原来你还懂武功,这更好了。”于承珠不容他稍息,唰唰唰,便是一连三剑,抬头一看,只见叶成林在地上不停的打着转儿,拳头肿得海碗般大。原来刚才击在六阳真君背心那一拳正是叶成林打的,叶成林的大力金刚手有开碑裂石之功,不料这一拳竟然只能把六阳真君打得冲出两丈,而叶成林的拳头反而打肿,还给他的反力震得稳不住身形。

  六阳真君也料不到这几个少年男女有这么强的武功,他接连出手,还是抓不着于承珠,反而挨了叶成林一拳,心中甚是恼怒。

  于承珠灵巧之极,知道自己的武功比之敌人差得太远,便只用穿花绕树的身法,仗着青冥宝剑,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六阳真君虽然练有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对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创也不能不有所顾忌,转眼之间,已被于承珠接了他十余招,兀是抓不着她的衣角。于承珠叫道:“叶师兄,快回去请师父。”

  叶成林这时已消解了那股反震之力,但见于承珠形势危急,不跑回去,反迎上来,他右手红肿胀痛,左手仍然可用,挥动左拳,又向六阳真君猛击。

  于承珠叫道:“不可肉搏,他有气功!”剑光一闪,隔开了六阳真君和叶成林,叶成林左臂一展,抱住了一棵小树,“呼”的一声,把那小树连根拔起,向六阳真君拦腰疾扫,端的是勇猛绝伦,奋不顾身。

  六阳真君练的是混元一气功,适才为了不愿伤及于番珠,舍而不用,只用本身真力,与之周旋,这时久战不下,深感失了面子,杀机陡起,想道:“我先毙了这个小子,再将这个丫头吓晕!”酣斗之中,忽然伸腰深深吸气,忽听得赤霞道人大声喝道:“真主手下留情,这丫头是张丹枫的徒弟!”

  赤霞道人本来不认得于承珠,他带来的大徒弟盘天罗却认得。盘天罗曾吃过于承珠的亏,恨不得六阳真君将她擒去,因此一直不肯说明;反而是赤霞道人瞧着于承珠的剑法好得出奇。起了疑心,向盘天罗问及,师尊问及,盘天罗自是不能不说。赤霞道人并不是怕张丹枫,却不是对于承珠有所爱惜,但他到底是一派宗师,行事得依武林规矩,未见主人,未曾交手,就侮辱人家的女徒弟,这事说出去总是不太光彩。因此赤霞道人连忙喝止六阳真君。

  六阳真君悚然一惊,心道:“原来是张丹枫的徒弟,倒不可胡来了。”但他的混元一气功已经使瓜急切之间,不能全部撤回,只听得“咋啦啦”几声猛震,叶成林那棵小树折为几段,幸而六阳真君未尽全力,叶成林也有大力金刚掌护身,一见不好,立刻抛树撤掌,回护胸前,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翻出一丈开外,没有受着内伤。

  在叶成林手中的树木被震断的那一刹那,于承珠为了抢救叶成林,亦已豁了性命,运剑如风,欺身疾刺,期而到底迟了一步,叶成林已被抛开,六阳真君的混元一气功亦已收回,长袖一拂,卷着了于承珠的宝剑,哈哈笑道:“等下我再向你的师父讨人,我要张丹枫让你做我的徒给!”

  于承珠气得面色青白,用劲再刺,但那把剑被六阳真君的长袖裹住,却是拔不出来。

  叶成林忍着疼痛,从地上跃起,想叫沐磷回去报讯,举头一看,却不见沐磷的影子。他不知道六阳真君对于承珠只是心存戏弄,见于承珠的宝剑被六阳真君的长袖卷住,心也大急,咬紧牙根,挣扎着又冲上去。

  六阳真君冷笑道:“臭小子,想找死么?”一只袖子卷着于承珠的宝剑,另一只袖子僻啪一挥,朝着叶成林迎面拍打,叶成林只有一掌可用,护着胸膛就护不了面门,六阳真君这一拍势道凌厉,看来实是难以躲开。

  劲风拂面,叶成林突感晕眩,正想拼死进招,陡然之间忽见绿光一闪,一股潜力将叶成林推出数步,人未站走,但听得于承珠一声欢呼,几条人影飞腾而起,随即听得六阳真君大叫一声,跌下地来,两道绿光白光衔尾急迫而下,叶成林这时才看得清楚,原来黑白摩诃到了!

  原来黑白摩诃是被小虎子叫来的,小虎子精通水性,跌下溪流之后,潜水逆游,谁也没有注意他。正好黑白摩诃想下山访段澄苍,在山坡上便碰到小虎子,听得有人敢欺侮于承珠,立刻如飞赶到,一照面便施杀手,六阳真君提不及防,先吃了一大亏。

  六阳真君武功也确是惊人,被黑白摩诃双杖震飞,居然一跌下地便立即稳住身形,白摩诃一杖劈下,六阳真君大吼一声,这时他的混元一气功已然使出,双掌开推,势如排山倒海一白摩诃的宝杖竟被他荡开尺许,六阳真君运足真气,第二掌还未拍出,陡听得黑摩诃一声大喝:“何方妖人敢到苍山放肆!”这一喝直如晴天骤起霹雳,震得人耳鼓嗡嗡作响,六阳真君大吃一惊,但他凶悍成性,明知来人内功深厚,那一掌更是拼了全力击出去。

  但见白摩诃身形一晃,白光稍稍一偏,黑摩河的绿玉杖后发先至,绿光白光双杖一合,登时形成了一道两色的光轮,六阳真君的混元一气功虽若狂潮怒卷,却被那光轮挡住,便似碰到了铁壁铜墙!

  黑白摩诃双杖合围,一招猛过一招,六阳真君仗着混元一气功左冲右突,却总是冲不出那两色光圈,众魔头中只有哀牢山的鸠盘婆公孙无垢与六阳真君最好,龙头拐杖一顿,便想走出,赤霞道人道:“先别混战,且待我先去把话说明。”缓缓走出,羽扇一挥,道:“这两位可是黑白摩诃么?”黑白摩诃双杖开下,正自施展杀手,被那羽扇一拨,两色光轮竟自缩短了几寸,六阳真君松了口气,猛地跃起,一招“鹏捷九霄”,凌空击下,黑白摩诃大怒喝道:“今日若放你这妖人生出此山,江湖道上就抹了我黑白摩诃的名字。”

  赤霞道人羽扇轻摇,冷冷说道:“几位道兄真不给贫道一点面子么?”黑自摩诃双杖一圈,先挡住了六阳真君,正想回答,忽听得山头上一声清啸,一个极其清脆的声音缓缓说道:“原来是赤霞道长前来,有失远迎了。黑白二兄暂且回来,有话好说。”说话的人正是张丹枫。于承珠心中大喜,她正忧虑师父到段王府去,不及回来应敌,却料不到师父早已赶回来了。

  赤霞道人心头一震,想道:“张丹枫果是名不虚传,听他这传音入密的功夫出力竟似不逊于我。”想起张丹枫不过是玄机逸土的第三代弟子,不禁有些心虚,急忙拉着了六阳真君,道:“是啊,咱们且去见了主人再说。”六阳真君满腹怒气,不得不依。

  于承珠轻轻扶着叶成林,问道:“怎么样?伤得重么?”叶成林捧着那条被震伤的臂膊,忍着痛笑道:“没什么,只是一外伤。”于承珠过意不去,扶着他走,叶成林不便拒绝,脸孔涨红得比手臂还要厉害。

  众人回到山上,沐磷不知从哪儿钻了出来,见叶成林臂膊肿得水桶般粗大,惊得呆了,叶成林轻轻拍他的肩膊,微笑说道:“小弟弟没吓着么?”沐磷好生惭愧,道:“呀,可惜我不会武功。”小虎子道:“那你跟我学嘛!”沐磷本来想和于承珠说话,想起刚才被敌人吓得逃跑,忽觉难以为情,讪讪地和小虎子先跑上山。

  山上张丹枫、乌蒙夫、云重三对夫归和澹台灭明、铁镜心等人并列一起,张丹枫见叶成林受伤,取出秘制的金创药叫他去敷。赤霞道人率领一众魔头,在黑白摩诃的背后,这时亦已到了山上。

  张丹枫微笑问道:“赤霞道长此来,有何赐教?”赤霞道人道:“特来给玄机逸士拜寿。”张丹枫道:“敝师祖的寿辰乃是后天。”赤霞道人道:“先到为敬。想玄机逸士不会闭门不纳,烦你向令师祖通报一声。”张丹枫道:“敝师祖与上官老前辈闭门坐关,要到后日寿辰,才开关见客。”赤霞道人面色一变,道:“真的么?”黑白摩诃怒道:“他们怕你什么?难道你以为玄机老前辈是不敢见你,故作遁词么?”赤霞道人略一沉吟,化怒为喜,笑道:“那就真个不巧了。不过与玄机逸土份属故人,今日既然到来,说不得只好叨扰宝殿,等候老友开关了。”

  张丹枫冷冷说道:“敝师祖闭门坐关,事先曾有吩咐,不许别人嘈扰。请恕我不敢招待诸位。”赤霞道人勃然变色,道:“我与玄机逸土订交之时,你还没有出世呢!”澹台灭明冷笑道:“那么,张丹枫就更不必卖你的帐了。你要讲交情,待后日和玄机前辈讲去,江湖上各讲各的交情,你不懂么?”

  赤霞道人怒道:“自们远来非易,你这么说,当真是想闭门不纳么?”张丹枫道:“诸位既是为拜寿而来,后日上山,待我禀明师祖,自当款待,今日只好失敬了。”鸠盘婆铁拐重重一顿,“哼”了一声道:“好大的架子!”赤霞道人羽扇一摇,忽地又冷笑道:“你们可知,我今日此来,除了向玄机逸士拜寿之外,还有别事么?”白摩诃道:“我们又不是你肚里的蛔虫,谁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

  赤霞道人气得回色铁青,羽扇一摇,道:“我不与闲人打话。张丹枫,我来问你,你的师父师伯也没来么?”张丹枫道:“家师只怕也要到后日才能赶到。”赤霞道人冷笑道:“那就真是冷了我们这一班道友慕名来访之心了。”与赤霞道人同来的昆仑山奉宿海摘星上人仰天打了一个哈哈,笑道:“只怕是虚有其名,有意挂免战牌是实。”

  张丹枫眉毛一扬,道:“怎么?”赤霞道人道:“三十年前,我与玄机逸士切磋武功,领益不浅。闻说他这些年来,武功越发精纯了。这几位道人都是海内高人,只是未有机缘得与今师父请教。所以这次与我同到宝山,一来是贺他八十大寿,二来也是想藉此机缘见识见识名扬海内的玄机逸士的绝技。”顿了一顿,冷笑续道:“我们也想到玄机逸士八十高龄,非复当年之勇,但他门下四大弟子,每人都得他传授一项绝技,呀,可惜都不在此,这岂不叫我们空跑一趟了。”张丹枫哈哈一笑,道:“你想见识玄机逸士门下的技艺,那可容易,第三代弟子还有几人在此,绝不会叫你们失望而回。”乌蒙夫也朗声说道:“上官天野第二代弟子也有数人在此,诸位想切磋武功,咱们也一准奉陪!”黑白摩诃大叫道:“咱兄弟二人,不属任何一派,就是看不惯你们这班妖邪,喂,张丹枫,这一架我也是要打定的了。”

  赤霞道人道:“两位也肯捧场,那是最好不过,也省得我们落个以大欺小的罪名。”其实赤霞道人听说玄机逸士坐关,四大弟子亦都不在,正是心中暗喜,本来若是他想真心找玄机逸士较技的话,也不迟在这两大,他正是想趁此机会,先在苍山大闹一场。

  张丹枫缓缓说道:“那就请道长划出道来,要如何切磋,咱们一定领教。”赤霞道人退下去和几个魔头窃窃私议,张丹枫冷眼旁观,但见盘天罗在他师父旁边指手划脚,面色一变,忽道:“不好!”黑白摩诃道:“怎么?”张丹枫道:“阳宗海是他最得意的弟子,却不同来;他们既然说是拜寿,却故意提前来到,摆明是想攻我们个措手不及。只怕其中有诈!”黑摩诃道:“我还是不懂,你快给我们剖开,他们闷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张丹枫道:“我猜阳宗海是请他师父出头,缠着咱们,他却去偷袭王府。这几个魔头虽然厉害,我猜他们也畏忌上官前辈和我的师祖,敢情他们也打探到我师祖坐关,这才放心来此挑衅。哼,他们的算盘可是打得再好不过,在他们的心里这里只是几个小辈主持,王府那边也无人抵御,岂不是可以大获全胜。”黑白摩诃道:“我不怕这班妖邪,就担心王府被袭。”他们本想即刻赶去王府,却又舍不得错过这场大战,甚是踌躇。

  张丹枫道:“阳宗海武功殊不足道,只是他若去偷袭王府,定是从水路进兵。这不是一两个人较量武功的事,须得有一个懂得兵法,懂得水战的人,赶去指挥。王府那边,水师已有防备,就是缺少一个指挥之人。”眼睛向叶成林瞟了一眼,原来叶成林昨晚之来之后,已将王府防御疏忽之处,对张丹枫言及,张丹枫也有同感,今朝匆匆赶去王府,就是提醒段王爷的。不想他们来得如此之快,张丹枫刚刚回来,他们也跟着到了。

  在张丹枫的意思,本来是想叫叶成林去最为适合,但见他手臂受伤,红肿未退,眼光一转,又向铁镜心望去。

  铁镜心这时正在向于承珠大献殷勤,只听他说道:“哎呀,于姑娘,你受了伤啦,肩头也给抓破啦,让我给你敷上药膏。”其实于承珠适才给六阳真君一抓,仅是给抓裂一片衣裳而已,连皮肉都没有伤及。

  于承珠正在用心听师父的话,铁镜心在她耳边唠唠叨叨,她竟没有全听进去。诧然叫道:“什么?你说难受了伤?呀,师父,你怕王府被袭,叶大哥昨天也有说了,你们两人正是英雄所见,彼此相同!”叶成林跳起来道:“我在水乡长大,稍懂舟旅之事,待我去!”张丹枫微笑道:“你的伤不碍事么?”叶成林摔动一条臂膊,笑道:“还有一条可以用呢,比武或者不能,驶舟还来得。”张丹枫道:“好,澹台灭明,你护送成林到王府去!”于承珠送他走了几步,道:“叶大哥,你好好保重了。”

  铁镜心一片茫然,想不到自己一片好心,于承珠竟然连他的话也没有听清楚。对叶成林更是不忿,心中想道:“你这厮懂什么兵法,敢去指挥?”若非碍着张丹枫的面子,他几乎就要冷笑出来。

  只见赤霞道人那边似是商议已定,一字排开,赤霞道人当中说道:“咱们每人干干脆脆各比一场,不过可得说话在先,这几位道兄都练有独门绝技,若有失手,打死或打伤,各安天命。我既属你师祖旧交,只好等待他们和你的师祖或师伯比试了。”张丹枫笑道:“不必客气,老前辈若肯指教,那正是求之不得。不过,我们有两位朋友,有事可要先下山去。”澹台灭明伴着叶成林大步走,众魔头俱是一怔,怒目相向,正是:

  闯破天罗地网阵,虎穴龙潭走一遭。

  欲知澹台灭明与叶成林能否通过,苍山比武结果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