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散 花 女 侠   作者:梁羽生

第十九回  神庙惊心 忠臣爱香火 龙门纵目 玉女动情怀

  于承珠定一定神,向一个跟随神像游行的人问道:“你们这位城隍老爷是谁?”那人鼓起眼睛说道:“城隍就是城隍,当然是神。你这位姑娘问得好怪。“于承珠怔了一怔,心道:“他是不知道这神像就是我的父亲呢?还是不方便对我说?”又问道:“城隍庙是谁起的?”那人道:“捐钱的绅商多着呢,我也说不清楚,你问这个干什么?”于承珠锲而不舍,又问道:“这神像是谁雕刻的?”那人愠道:“你问管木工的头子去。我可没工夫和你说废话。”急急忙忙赶上前头,抬着城隍像的行列已去得远了。

  小虎子道:“姐姐,你不是中暑吧?”摸摸于承珠的额头,但觉一片沁凉,于承珠甩开他的手道:“别胡闹。”小虎子心道:“你才是胡闹呢,哪有这样问人家的。”但见于承珠一副丧魂落魄的样子,小虎子甚是担忧。

  他哪知于承珠心头的紊乱,须知于承珠的父亲于谦是以叛逆之罪被抄家处斩的,虽然天下之人,闻讯悲愤,但在皇帝淫威之下,谁敢吐半句不平之语?想不到昆明竟然把于谦奉为城隍。于承珠心道:“昆明虽然僻处南疆,但仍是朝廷管治,若被朝廷官吏看出这是我父亲的神像,发起造像建庙的人定难逃抄家灭族之祸,谁人有这般大胆。”而且也想不到昆明城中,有什么父亲的亲友。心中更是奇怪,暗道:“想不到父亲竟然会到这辽远的边城来作城隍。”

  于承珠身不由己地跟随着看热闹的人走到城隍庙去,城隍本来不是“尊神”,天下各地的城隍庙都只是聊具规模而已,这座城隍庙却大得出奇,进了三重,才到大殿,但见飞檐翘角,金碧辉煌,大理石的檐阶也有数十级之多,于承珠与小虎子挤到前面,但见大殿里香烟潦绕,挤满了人,忽闻得八音齐奏,看热闹的人纷纷让路,有人说道:“瞧,小公爹来了!”

  于承珠忙向旁边一位老者请问道:“哪位小公爹?”那老者笑道:“昆明城里能有几位国公?”于承珠大吃一惊,道:“是沐国公?”那老者点点头道:“不错,这城隍庙便是沐小公爹倡修的。”只见那乘蓝呢大轿停在台阶下面,轿中走出一个贵介公子,唇红齿白,看来不过十七八岁,脸上还带有些稚气。他一进来,庙中肃静无哗,赞礼的道:“鸣钟击鼓,请尊神升位。”原来这位小公爹是来主持城隍庙的落成大典的。

  于承珠如在梦中,惶惑不已,原来沐家世袭黔国公,镇守云海,在朱元璋的手下大将之中,算得是最有福气的一位。沐家始祖沐英,还是太祖朱元璋的养子,平定了云南的“粱王之乱”后,受封为“黔国公”(见《明史》一二六,列传四。),沐家的子孙,有好几位都是驸马,富贵荣华,在功臣之中,数不出第二位。

  于承珠的父亲是明朝大臣,于承珠当然熟悉本朝史事。要知明太祖未元璋劾薄寡恩,得了天下之后,大杀功臣,手段毒辣,实不在汉高祖刘邦之下。他手下的大臣,军功比沐英大的有的是,例如徐达、常遇春、蓝玉都是,但或者本身不得善终,或者子孙遭受诛戮。如蓝玉以“叛逆”罪诛三族,常遇春的儿子也被牵连入蓝玉案内而被赐死;徐达是明朝开国的第一功臣,受封为中山王,赐有免死的铁券丹书,但后来燕王以叔夺侄位(明成祖),徐达的儿子徐辉祖仍不免被削爵幽死(见《明史》一二五,列传十)。只有沐英一家,远镇云南,世代为“公”(爵位),可算异数。

  因此于承珠听说这城隍庙是沐府的“小公爹”倡修的,不胜惶惑,心中想道:“若是别人也还罢了,沐家屡代都得朝廷恩宠,何以他却不怕牵连,给我的父亲立像造庙,虽说是假托城隍,但如此昭彰,岂能瞒尽所有之人。而且也未听说我父亲和沐家有什么交情,这事未免太奇怪了。”

  只见那小公爹恭恭敬敬地上了三柱香,下面的绅商依次进香行礼,只是除了那“小公爹”之外,却并无一个官员。

  于承珠忽地排众而出,在庙祝手里也接过三柱香,热泪盈眶,跪在神前,低头默祷:“爹爹呵,你被奉敬为神,永受万民膜拜,死也不朽了!”

  那小公爹甚是诧异,招手叫她问道:“你有什么委屈,要禀告城隍?”于承珠拭掉眼角的泪珠,道:“没什么,我见你们如此尊敬城隍,一时感触,禁不住流泪了。”小公爹越发奇怪,正想再问,忽听得外面又是鸣锣开道之声,有人报道:“王副将军到。”

  小公爹皱眉道:“他也来做什么?”走出去迎接,于承珠乘机退下,偶然一瞥,忽见那两个卖艺的父女也挤在一个角落里,正在偷偷地望着自己。。

  于承珠心中一凛,想道:“待黑白摩诃一到,可得立刻离开这儿。”她也自知露了痕迹,但眼见自己父亲的神像,却又如何能够无动于衷?

  锣声一止,只见一个贵官走进庙来,小公爹道:“王将军,你也来进香吗?”那贵官道:“小公爹,你这场功德道得好呀。”向城隍像打量了好一会,笑道:“好手艺,刻得栩栩如生。为什么和我在别处所见的城隍像不同?”小公爹道:“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城隍,这有什么奇怪?”那玉将军哈哈笑道:“小公爹此言,真是令我大开茅塞,原来城隍像也是因地不同的。哈哈,这建庙造像,是沐公爹的主意还是小公爹的主意?”小公爹淡淡说道:“这是我的主意,有什么不对么?”

  那王将军满脸奸笑,道:“好极了,在蛮夷之区,原不妨以神道设教,这是圣人也说过的。”旁边的土著绅商,听那将军说云南是“蛮夷之区”,个个怒目而视。那位王将军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言,急忙堆满笑容,补上一句道:“兄弟的意思,咳,咳,兄弟的意思,是说小公爹的作为,颇合圣贤之道。”这句话可捧得极为牵强。那小公爹笑道:“是吗?好,好!那么你也该向这城隍叩三个头!”那个将军名叫王镇南,身受平南副将军之职。云南的军政大权一向操于沐家手中,“平南将军”也是规任的“黔国公”沐琮自兼,这位副将军虽是朝廷派来的,其实形同“伴食”,毫无实权,被小公爹沐磷强他向城隍像叩头,心里虽然是万分的不愿意,却不敢不依,果然跪倒地上,乖乖地叩了三个响头,站起来时,满面尴尬之色,于承珠瞧在眼里,心中笑道:“这个王将军一定是曾经见过我的父亲,哈哈,叫一个朝廷命官,向‘叛逆’叩头,这位小公爹的恶作剧可真令人痛快!”

  那位王将军搭讪了几句,悻悻而退。看他走出庙门,里面的绅商们窃窃偷笑。小公爹沐磷抬起眼睛,在人丛里寻觅于承珠,忽听得门外又是肃静无哗,进香参神的人们自动让开,只见两个丫鬓陪着一个小姐走上台阶,沐磷急忙迎上去道:“姐姐,你也来了。”这位小姐正是黔国公沐琮的女儿沐燕。看她长眉入鬓,啊娜矫柔,却是步履安详,气度高华,自有大家风范,只见她先向城隍像裣在施礼,然后对沐磷说道:“弟弟,你跟我回去吧,爹爹在找你呢。”沐磷吃了一惊,道:“爹爹有什么说?”沐燕似乎不方便在此多说,微微笑道:“都有我呢,你回去吧。”将沐磷拉出庙门,于承珠在人丛里举眼偷窥,但见她眉宇之间,隐有忧色。

  沐磷、沐燕一走,庙里乱嘈嘈的,外面的人也争着进来参神,于承珠与叶、虎子乘机退走,于承珠暗中偷看,那卖艺的两父女还留在庙中,似乎并没有发现她。

  于承珠如在梦中,对眼前之事,实是百思莫解。心中想道:“看这情形,听那少女的语气,这建庙造像之事,沐国公想来事先未知。但这小公爹如此年轻,他未曾见过我的爹爹,又怎知道我爹爹的相貌。”

  小虎子满怀纳闷,道:“姐姐,你当真不是中暑吗?”于承珠笑道:“你怎么胡乱咒我?”小虎子道:“我看你有点失常,刚才好端端的怎么在庙里哭起来了?”于承珠道:“你看他们那样尊敬城隍,所以叫我也感动了。”抿嘴一笑,小虎子道:“不,你一定有什么心事,瞒着不告诉我。”于承珠皱眉道:“别再在这里胡缠啦,小孩子知道什么大人心事?赶快回去吃中饭正经。”

  小虎子道:“不,不!你答应过我,下午去逛西山的。君子一言……”于承珠给他逞得笑起来,接着他的口头禅道:“快马一鞭!”小虎子笑道:“好,那么说话算数,你快带我去逛西山。”于承珠道:“你就不饿?”小虎子嘻嘻笑道:“我袋里还有几十文铜钱呢。”于承珠道:“你为什么不给那卖艺的老头?”小虎子道:“我是诚心留给你吃午饭的呀。我瞧你那个样儿就知道你忘记带银子了。”笑嘻嘻地拉于承珠到一个小店子里吃了两碗米线,袋里就只剩下三枚铜钱了。

  走出城来,天方过午,万里无云,是一个大好的晴天。于承珠胸怀舒畅,把心事抛过一边,尽情观赏山景。昆明西山,果然名不虚传,越上山势越奇越险,一到龙门,更是令人惊心骇目,那“龙门”竟是从山峰上凿出来的,从下望上,峭壁千丈。上面的庙宇,竟似凌空而建,下面是苍茫无际的滇池,拾级而上,山风飞衣,如登仙境。于承珠赞一副对联道:“仰笑宛离无尺五,凭临恰在水中央。”下望滇池,悠然神往。

  龙门的沿崖都凿成石廊,迂回曲折,有的地方,仅容一人侧身穿过,小虎子笑道:“这地方最好捉迷藏。”于承珠不禁失笑,道:“带你来逛西山,你却想捉迷藏,岂不辜负了这天然美景。”

  登上龙门,只见一幅壁画,画中一条鲤鱼,凌空飞跃,下半身是鱼身,上半身却是龙相,传说中的“鲤鱼跃龙门”,便是这个所在,据说“龙门”太高了,所以滇池中的鲤鱼,若能跃过龙门,便可化龙升天。小虎子笑道:“我看,就是天下的第一等轻功,也难以跃过龙门!”于承珠又不禁哑然失笑,但却也佩服他对武功的专心注意,心道:“怪不得黑白摩诃说他是个有根基的孩子,对武艺简直是入了迷。”

  龙门上还有个魁星的石雕像,那是用整块石头刻出来的,只有手里的笔却是木的。于承珠看那题记,原来这在峭壁上凿出来的龙门,竟有一个哀艳绝伦的故事。据说有位少年,因为失掉了他的意中人,心无寄托,便独自跑到西山上去刻龙门,是想留下一个胜迹,纪念他的情人。刻到最后的魁星像时,没有石头适合刻魁星的笔,这少年一生致力的工作,就差这一点点不能完成,伤心到了极点,竟从龙门跃下,丧身滇池。于承珠读了题记,只感到心头一阵迷惘,想道:“这少年的作为又比逃禅的境界更高了!呀,可惜在这世上,实是难逢具有这样真情挚爱的少年!”铁镜心的影子突然又从她心中飘过,她俯瞰滇池,但见滇池上的点点浮萍,忽地被风吹散,水如无数花瓣,也各自飘零,心中更增凄楚。

  小虎子忽然悄然说道:“听,下面好像有人说话。”

  于承珠自小跟随云蕾练金花暗二器,耳力极好,又学过“伏地听声”的功夫,当下把耳贴在石壁上一听,龙门的石廊是从峭壁上凿出来的,迂回曲折,数步之外,彼此不见,但那声音从石壁上传过来,虽然细如蚊叫,却是清清楚楚。

  只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王将军郑重付托,这封信关系重要,你一定要送到京中。”另一个声音道:“交给谁?”先头的声音道:“给大内总管阳宗海。若然阳宗海出差去了,就交给御林军总指挥娄桐孙。若然两人都出差去了,就直接交给宫内的王公公。”那人嗯了一声,过了半晌问道:“若是途中碰到沐公爹的人呢?”先头的声音答道:“能敌则敌,不能敌则跑,跑不了就把书信嚼碎吞下,总之不能让此信落在任何人的手中。”那人道:“哎呀,这可是卖命的事儿,我可不可以回家一转,告别妻子。”先头那声音道:“张老大,干咱们这一行的还怕死么?你今晚可就得立刻动身,嫂子有我照料,你不必担心。”说到此处,两人再无言语,只听得脚步声从里面走出来。

  于承珠心中一凛,想道:“这王将军定是今日到城隍庙的那个官儿,只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就把密信写好了!听这语气,看来这封信定是对沐公爹有所不利。”心中一动,主意已决,跟小虎子道:“玩得够了,咱们该回去啦!”

  石廊里那两个家伙忽然听得有人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于承珠和小虎子走进石廊,两人一望,见是一个少女和一个孩子,只当他们是来游山的姐弟两人,放下了心,那个张老大是个好色之人,见于承珠丽质天生,故意迈前两步,堵着石廊的狭窄的通道,嘻嘻笑道:“小姑娘,这壁真不好走,要不要。我扶你一把。”

  小虎子一个箭步跳上,喝道:“让开!”肩头一撞,左拳从肘底穿过,就想来他一招“龙拳”,于承珠急忙将小虎子一扯扯开,那人被小虎子一碰,略一侧身,正想施展擒拿手的功夫,将小虎子摔到石壁上,忽觉一阵香风,于承珠已是和他挨肩擦过,那人心魄一荡,伸手去拉,却没有拉着,他的同伴急忙止着他道:“张老大,别胡闹啦。”张老大被他的同伴喝着,悻悻骂道:“哼,你这个小蛮牛,要不是碰上今天有事,定要捧你一顿!”小虎子回头还骂道:“好呀,小爷正想打架!”于承珠忙把小虎子拉开,赔笑说道:“我这弟弟是有点牛气,请你们两位大人不要见怪孩子。”那个张老大听得非常舒服,叫道:“喂,你这个小妞儿很好,你叫什么名字。”于承珠只当不听见,在他说话的当儿,已拉着小虎子走出石廊。

  小虎子甚是不平,向于承珠发作道:“那个家伙胆敢欺负你,你为什么不让我打他一顿?”

  于承珠道:“要打他我不会打吗?快走!”小虎子满肚闷气,但见于承珠声色俱厉,却是不敢违拗,只得提起脚步,跟着于承珠快跑。

  还未跑至“三清阁”,只见那两个家伙已气呼呼地追了上来,破口骂道:“两个小贼,给我站着!”原来于承珠适才在与那个张老大挨肩撩过的刹那,已施展了空空妙手,将那封密信偷到手中。这手功夫,正是张丹枫所传的绝技之一。当年张丹枫初遇云蕾之时,就曾施展过这一手绝技,将她的银子偷得干干净净,和云蕾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张丹枫说这不是正派的武功,本来不想传给于承珠的,但于承珠听了师父当年戏耍师母的故事,缠着要学,想不到却在今日派了用场。

  那张老大也算机灵,于承珠一走,他猛地想起:“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撞得我肩头作痛?”一摸怀中,发现失了信件,这一急非同小可,忙与同伴追赶,只见于承珠与小虎子不走正路,已绕过三清阁向后面奔上山去,张老大倒抽了一口冷气,看于承珠这身轻功,竟是在自己之上。

  这张老大本是京中的一个待卫,名叫张大洪,被派在昆明,察伺沐国公的,为怕起疑,所以将家小也带了来,装作一家普通的民居。他的同伴名叫王金标,却是征南副将军王镇南手下的一个亲信,原来也是京中的侍卫,跟王镇南来负监视沐琮之任。沐家虽然历代效忠,极得历朝皇帝信任,但皇帝必须派人监视各省的封疆大吏,乃是明朝行之已久的制度,并非云南一省为然。王镇南到昆明作沐琮的副将,已有十多年,从未发现过半点可疑之迹,张大洪与王金标正愁没有建功的机会,会老死云南,想不到却出了一桩小公爹为于谦造像,奉为城隍的事情,正好借事生非,邀功图赏。所以王镇南立刻写好奏折,叫王金标偷偷交给张大洪,哪料事有凑巧,却偏偏碰到了于承珠,密件竟然给于承珠偷去。

  于承珠那“登萍渡水”的轻功绝技,虽然令他们大吃一惊,但他们哪肯就此干休,仍然拼命追赶。小虎子的内功根底甚好,轻功却非所长,跑了一会,距离渐渐缩短,于承珠不得不放慢脚步等他,张大洪把小虎子恨得牙痒痒的,追到三丈左右,一折手便发出两支瓦面透风镖,他在这暗器上下过十年工夫,百发百中,哪知小虎子溜滑非常,听风辨器,身躯一矮,钻人茅草丛中,锋锋两声,两支镖都打在石上,小虎子哈哈大笑,钻出来道:“没打着!”回头还扮了一个鬼脸。但经过这样一会儿闪躲的工夫,张大洪已追到他背后一丈之地,猛地纵身飞起,喝道:“小贼还想走吗?”一招“苍鹰扑兔”,竟是河北岳家“五擒掌”的功夫。于承珠距离小虎子在十丈开外,回身来救,已是不及。

  张大洪出山以来,曾用这“五擒掌”法伤过不少好手,满以为小虎子定然难逃掌下,如忽听得小虎子嘻嘻笑道:“你尽缠着小爷乞讨,没话说,小爷只好把身上这几个铜钱都施舍给你啦!”陡然间铮铮数声,小虎子把身上仅剩的三枚铜钱,用轮指手法一下弹出,当作“金钱镖”使用,分打张大洪头上的“太阳穴”,胸膛的“掰巩穴”,和脚跟的“涌泉穴”。“太阳穴”和“璇玑穴”都是致命的穴道,也亏得张大洪武功不弱,人在空中,居然能把“五擒掌”法硬使开来,接了小虎子打来奔向他上壤中盘的两枚铜钱,但为了全力防护“太阳穴”和“璇玑穴”脚跟的“涌泉穴”却给铜钱打个正着,立刻跌倒尘埃,眼泪直流,小虎子笑道:“哈,我不杀你,你哭什么?牛高马大,泪汪汪的,你羞不羞?”涌泉穴被打中必然流泪,小虎子岂有不知?他乃是故意向敌人挖苦。

  王金标一声大吼,双臂一振,飞掠丈许,喝道:“好小子,朝我来吧。”陡地拔出一支判官笔,向小虎子身上的大穴疾点,他是河北的打穴名家,又善接暗器,立心要点倒小虎子给同伴泄一口气。

  小虎子道:“糟糕,我身上不名一文,你怎么还向我乞讨!姐姐,你给我打发他!”这一瞬间,小虎子已接连遏了几次险招,王金标的判官笔,疾发如风,把小虎子逼得团团乱转,眼见他笔尖一起,直指到了小虎子的前心,忽听得于承珠清脆的笑声叫道:“好,我给你赏他金子!”王金标只见眼前金光疾闪,急把判官笔招架,但听得铮铮两声,于承珠的两朵金花给他的判官笔碰飞,王金标正想说两句俏皮话,忽地那两朵金花在空中一转,斜飞射下,来势更急,王金标善挡暗器,却还未见过这种打法,猝不及防,两朵金花都打中了他的穴道,登时晕倒。小虎子笑道:“他哪值得你赏他金子。”将金花取回,又向张大洪的软麻穴重重地踢了一脚,这才肯跟于承珠下山。

  于承珠试用阿萨玛兄弟发金球的手法,果然一举奏效,甚是高兴。回到旅舍,关上房门,拆开那封密信,却是一忧。原来那封奏折果然是密报沐小公爹给于谦建庙造像之事,奏折还拟好条陈,叫皇上宣召沐小公爹入京,将他废为庶人,另选沐家的子侄,立为国公。另外有几个条陈,是削沐国公权力的办法。于承珠因为沐磷给她父亲造像,对之颇有好感,拿了这封信,一时想不出妙置之法。

  黑白摩诃还没有来到,于承珠无人商量,闷习不乐,吃过晚饭,便躺在房中,小虎子听说云南的“花灯戏”好看,邀她去看,她也提不起兴趣。黄昏之后好一会子,大约是相近二更的时分,旅舍主人忽然进来报道:“外面有一个人要来求见于姑娘,问于姑娘见是不见?”

  于承珠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老掌柜道:“是一个漂亮的相公。”于承珠道:“就只一个人吗?”老掌柜道:“不错,就只他一个人。”于承珠大为诧异,初时她还以为是黑白摩诃寻来,后来又以为是段澄苍,但段澄苍断无一人前来之理,沉吟半晌,想道:“这个地方怎么会有人认得我?”掌柜的道:“那位相公看来人很正派,于姑娘见是不见?”云南的男女大防虽然没有中原严谨,但一个少年里子夜间到旅舍去拜会一个单身女客,事情却也并非寻常,那老掌柜受了来人的厚礼,给她尽说好话,于承珠沉吟半晌道:“好吧,那就请这位相公进来。”

  掌柜的一走,小虎子便笑嘻嘻地羞于承珠道:“一个漂亮的相公!嘻嘻,原来姐姐的意中人在这儿!”于承珠道:“胡说八道,看我不撕破你的嘴。”面色一端,道:“此人深夜求见,必有机密之事,你躲回房去。”小虎子道:“嘻,你嫌我在旁,不好意思么?”于承珠双眼一睁,装作发怒的神气,小虎子伸伸舌头,蹑手蹑脚地走回自己的房中。他的房间就在于承珠的隔邻,小虎子淘气得很,跨在墙上,准备偷偷听他们的说话。

  于承珠满腹疑团,没有注意小虎子的动静,过了片刻,只听得掌柜的在外面说道:“客人来了。”于承珠打开房门,但见一个披着白狐裘披肩的华贵少年,缓缓走人,于承珠怔了一怔:这个人竟似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于承珠道:“请问相公高姓大名,夜间到此,有何见教?”那少年打量了房间一眼,听得那老掌柜的脚步声已经远去、忽然微微一笑,将房门关上,而且闩上了门闩。

  于承珠勃然色变,喝道:“你干什么?”那少年“噗嗤”一笑声甚是柔媚,于承珠心念一动,只见那少年除下头上的方巾,露出一头秀发,于承珠仔细一看,这才认出原来是日间陪着沐小姐到城隍庙进香的一个丫环。于承珠心中暗笑:自己两年来都是女扮男装,竟然看不出她的破绽。

  那丫环道:“于小姐,请恕冒昧!”于承珠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姓名?住在此间的那丫环不答这话,道:“我家小姐有请。于姑娘见到小姐,一切就明白。”于承珠更是疑惑,那丫环道:“请于姑娘马上动身,小姐有极大的疑难之事,要向于姑娘讨教。”于承珠心头一震,想道:“莫非是与今日之事有关?”继而想道:“我正愁没法处置那封密信,交给沐小姐岂不是正好。”那丫环又催道:“于姑娘,事不宜迟,三更之后,在街上行走,就惹人起疑了。”于承珠瞧她眉宇之间,隐有优色,溢急之情,溢于言表,便道:“好,我还有点事情要交代一下。”话未说完,只见墙头跳下一个人来。

  于承珠吓了一跳,只听得小虎子笑道:“姐姐,我在这儿呢。”于承珠向那丫环赔笑说道:“我的弟弟淘气得很,你受惊了吧?”那丫环道:“没,没什么,噫,你的弟弟真好本领,我家的武师也及不上他的身手。”她口说不惊,心头如在卜卜直跳。

  于承珠道:“你的黑白师父明日定可赶到,若然我未回来,你就告诉他们,说是我到沐公爹的府上去了。”小虎子道:“知道啦!”于承珠道:“我未回来,你一个人不可到外面走动。”小虎子道:“你当我是小孩子么?这也用得着吩咐。”于承珠道:“那匹照夜狮子马,你要好生照料,不可让人偷走了。”小虎子笑道:“这马是你的命根,我也宝贝着它呢,谁敢偷,我就和他拼命。”于承珠一笑道:“能偷走这马的人,只怕你未必是他对手。”小虎子撅着小嘴道:“那你何必嘱咐我?”于承珠道:“这匹马和你已然熟识,生人它不服,你骑它它不会反抗,若有人来偷,你打不过,就赶快骑着它跑。”小虎子满不高兴,道:“好啦,好啦,你走吧!少一根马毛,你回来问我。”

  于承珠和那丫环走出旅舍,昆明是个山城,二更过后,街上已少行人,那丫环带她走出了小东门,接近郊外,更是寂静,这晚是八月初三,淡淡的一弯娥眉月在浮云中时隐时现,夜色朦胧,疏杨在夜风中呼啸,颇有萧瑟之感。于承珠但觉日来一连串的奇遇,心中忐忑不安。

  两人刚刚走进城门,忽听得呼的一声,城墙上人影一闪,于承珠听风辨器,知是有人暗袭,急忙施展“一鹤冲天”之技,凌空跃起,手中的金花尚未打出,只见那丫环的身子也凌空飞起,于承珠这一惊非同小可,急忙将黑摩诃给她的那支蛇焰箭发出,尖锐的响箭声中,飞起一溜蓝火,只见一个蒙着头面的黑衣汉子,抛出一根绳索,索上的套环将那丫环套着,待于承珠发现之时,那丫环已给他扯上城墙。

  于承珠一抖手发出两朵金花,城墙有三丈来高,金花射到,那人已跳下城墙,向郊外逃走。这一下,变生意外,于承珠大为惶急,赶忙拔出青冥妄剑,一跃丈许,宝剑在城墙上一插,手掌一按城墙,拔出宝剑,一翻身也跃上城头,只见那蒙面人已在数十丈外,月色朦胧,依稀认得出模糊的背影。于承珠心中一凛:这人的身法好快!急忙跳下城墙追赶。

  于承珠的轻功,在江湖之上,已是少人能与比拟,但追了半个时辰,还是落在那人背后十余丈之多,于承珠也曾接连发过三朵金花,但终因距离过远,打不着敌人,于承珠不愿浪费暗器,只好紧紧追踪,过了一阵,只见那人走人一个山坳,于承珠追入山谷,已失了那人的影子,但见一间大屋,不似山鲢人家,屋中透出灯火。

  山谷内再无第二家人家,这蒙面人当然是躲进屋内去了。于承珠不暇思索,追到那间大屋门前,见那两扇大门,似是虚掩。于承珠用力一推,那两扇又厚又硬的红木大门,竟然应手而开。于承珠心头一震,想道:他故意不关大门,难道是诱敌之计么?但救人要紧,而且她艺高明大,也顾虑不了这许多,略一迟疑,便拔足跨门进人。

  走了十数步,那两扇大门忽然“砰”的一声关合,于承珠回头一望,却又不见有人。于承珠怒道:“算你是龙潭虎穴,我也得闯你一闯!”里面隐隐传出笑声,于承珠循笑声追去,几重门户,都是虚掩,应手便开,只有一所厅堂内,一个军官高踞上座,那丫环站在他的面前,身上的绳索尚未解脱。

  于承珠一看,怒气上冲,骂道:“哼,原来是你!身为大内总管,半夜掳人,该当何罪。”这军官正是阳宗海。

  阳宗海哈哈笑道:“于小姐,你在青天白日,出手伤人,又当何罪?”敢情他已知道于承珠白天之事。于承珠道:“你知道她是谁?阳宗海笑道:“别人畏惧沐国公,我阳宗海何须畏惧?”“砰”的一声,拍案喝道:“小丫头,快把书信交出来?”那丫环道:“什么书信?”阳宗海道:“王将军的密信?”那小丫环道:“哪个王将军?”阳宗海道:“你装什么傻?你家小姐差遣你半夜三更去找于姑娘,为的什么?你不交出来,我只好无礼了,瞧,我敢不敢搜你!”伸手便撕那丫环的衣服,那丫环叫道:“你敢欺侮公爹府内的人!”阳宗海冷笑一声,“嗤”的一声把那丫环的外衣撕为两片,露出里面女装的红缎紧身。

  于承珠大怒喝道:“信件在我身上,你欺侮一个丫环,不要脸么?”阳宗海正是要她说出这话,哈哈笑道:“你何不早说?将信件交给我,万事干休,要不,你也休想出去。”于承珠道:“有本事你就来取!”青冥宝剑倏地进招,阳宗海在椅上一跃而起,施展小擒拿手的功夫,便来抢于承珠的宝剑,转眼之间,拆了几招,阳宗海道:“少年人果然进步得快,哼,哼,怕要和我对手,那还差得远了呢!”一招“飞龙在天”,双掌齐出,于承珠退了两步,阳宗海亦已趁势拔出长剑!,)

  于承珠身落虎口,豁出性命,把百变玄机剑法使得凌厉无前,激斗中又将那丫环身上的绳索削断,那丫环吓得软了,绳索虽解,却不会走路,于承珠急道:“你快跑,不必顾我。”阳宗海大笑道:“到了这里,还想逃走,你做梦么?”转眼间只见门口站满了人,被小虎子用铜钱打伤的那个张大洪也在其内,这些人都知道阳宗海素来单打独斗,只有张大洪不知就里,跳进去想报今日之仇,于承珠回身一剑,左手一弹,金花从剑底飞出,在张大洪的额角上穿了一个透明的窟窿。

  阳宗海喝道:“抬他出去,你们堵着外边,提防有什么可疑的人潜入。这屋子里谁都不许跨进半步。”于承珠适才那几下子动作虽快,阳宗海若肯出手拦阻,于承珠焉能从容发出金花?看来他是有意让张大洪受伤的了。

  阳宗海自恃武艺高强,满心以为百招之内,定能将于承珠制伏,却不料于承珠乘他分神说话的当口,忽地施展出“穿花绕树”的身法,四面游走,阳宗海挺剑来追,好几次剑尖已堪堪刺到她的背心,都被她溜走避开,屋外围观的人乱拍马屁,阳宗海每出一手剑招,他们就啧啧赞赏道:“阳总管好剑法!”岂知阳宗海出手如风,连刺了数十百剑,如还未能伤得于承珠毫发,不但阳宗海自觉面上无光,旁观喝彩的人渐渐也叫不响了。

  阳宗海勃然大怒,冷冷笑道:“张丹枫的徒弟连一招也不敢接么?”其实,于承珠的“穿花绕树”身法,只能应付一时,久缠下去,定因气力不继而露出破绽。阳宗海的武功和气力都较她强,只要沉得住气,终能取胜。不过阳宗海自持身份,总觉得在百招之外,纵然能够将她擒获,亦是胜之不武。故此急着要激她还手、接招。

  于承珠果似被他激怒,忽地回眸,一声冷笑,喝道:“接招!”陡然间剑光一闪,锋锋两声,金花从剑底飞出,阳宗海防不及防,只得退后几步,举剑一格,说时迟,那时快,第三第四朵金花又相继射到,阳宗海掌劈剑挡,将金花一震飞,哈哈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说话之间,五、六、七、八朵金花连翩飞至,阳宗海卖弄本领,纵身一跃,一招“神龙入海”,长剑一个盘旋,但听得一阵钵钮之声,四朵金花都给荡开,阳宗海得意之极,发声狂笑,却不料先前给他格开的那几朵金花,在空中斜飞急射,忽地又掉转头来,对准他的穴道射下,阳宗海一怔,刚刚震飞的那四朵金花也一齐掉头飞回,全奔向他的大穴。

  阳宗海这才看出,那满空飞舞的金花,走的都是弧线,虽然给他震飞,却是丝毫不乱,竟似都有轨迹可循。阳宗海吃了一惊,心道:“这小丫头的手法好古怪!”转瞬间于承珠已是一连发出十八朵金花,在空中织成金光闪闪的大网,将阳宗海的身形笼罩在光网之下,阳宗海多好武功,这时也不禁有点手忙脚乱。”

  于承珠所用的手法,正是她从阿萨玛兄弟的金球手法中所参悟出来的,可惜时日无多,未臻化境,要不然就凭这一手暗器的功夫,便可制阳宗海的死命。这时阳宗海虽然有些忙乱,但金花却伤不了他,只见他把一柄长剑舞得风雨不透,金花一沾着他的剑尖,立刻便给荡开,铮铮之声,祟音密响,不绝于耳!却无一朵能透过他的剑圈!

  阳宗海怒极气极,把手一挥,只听得轰隆隆几声大响,那座客厅左右西边的四扇大门全都关闭,于承珠早已绝了逃走之念,仗着一口宝剑,十八朵金花,和阳宗海硬拼,但见满屋子里金光闪烁,有如流星掠空;剑气纵横,伊若银虹交错。屋内的灯火虽然全都熄灭,但在金花宝剑的光芒闪耀之下,对方的身形移动,都看得清清楚。

  阳宗海一声大吼,振剑疾择,左手又使出劈空掌的功夫,竟然在金花交织的网中,硬冲而出,于承珠吃了一惊,却也不惧,青冥剑盘空一转,抢着占了上首,和他抢攻。阳宗海的武功虽然较于承珠高出不止一筹,但这时他既要防备那满空飞舞的金花,又得提防自己手中的长剑会给于承珠的宝剑削断,有此两重顾忌,竟然还给于承珠稍占上风。这一战双方都使出平生绝技,阳宗海心中暗暗叫苦,他本来尚有其他办法可令于承珠束手就擒,但自己说话在先,若然连一个“黄毛丫头”都无法降服,面子何在?因此只好与于承珠苦斗,只听得外面晨鸡三唱,窗孔渐渐透入微弱的光线,他们大约是在四更之时动手,这时不知不觉已过了一个更次,双方部已感到筋疲力倦,仍是分不出高下,苦战不休!伏在外面从窗眼偷窥的人,都在暗暗担心,却又不敢叫阳宗海罢手。

  阳宗海也想不出如何了结,又过片刻,于承珠气喘的声息可闻,阳宗海的头上也冒出腾腾白气,他的内力虽较于承珠远为深厚,但于承珠的金花暗器过于厉害,只要有半点疏神,就会被打中穴道,阳宗海两面照顾,比于承珠自是吃力得多。再过片刻,窗孔中透入来的光线更为明亮,想来外面已是天光大白了。

  忽听得外面有人叫道:“阳大人,王将军有请!”阳宗海正巴望有此一唤,应了一声,振剑一封,将于承珠逼退两步,大声喝道:“小丫头,让你多活几个时辰,待我回来再慢慢地收拾你。”于承珠冷笑道:“大总管想逃走了么?”阳宗海顾不得和她斗口,突然振臂一冲,平地拔起,只听得“轰隆”一声,屋顶开了一个天窗,阳宗海箭一般地冲了出去,于承珠正想随着出去,就在这刹那之间,屋子里突然天摇地动,那丫环本是躲在一个“死角”,藉着大理石桌遮蔽,不敢动弹,这时急得冲了出来,急声唤道:“于姑娘,于姑娘!你在哪儿?”于承珠心头一凛:我怎么忘记了她?柔声答道:“别怕,别怕!我在这里呢!”回身将她抓着,说时迟,那时快,上面天窗已闭,同时,屋中突然裂开了一个大洞,于承珠抱着那个丫环,使不出力来,跟着她一同坠下,下面竟是个黑黝黝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牢,于承珠气得大骂,想不到阳宗海的身份,竟然会使出这种下流手段。正是:

  填池也自风波险,虎穴龙潭又一遭。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