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散 花 女 侠   作者:梁羽生

第十五回 拍岸惊涛 芳心随逝水 冲波海燕 壮志欲凌云

  倭寇伤亡八九,余众也尽都被赶下海去。于承珠痛快之极,拿出一方丝绢,抹去青冥剑上的血渍。宝剑确是不同,杀了许多倭寇,剑刃上只有几丝淡淡的血痕,轻轻一拭,光芒耀眼。石惊涛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于承珠这把宝剑,于承珠正在把宝剑插入鞘中,石惊涛忽地一伸手将于承珠的宝剑夺了过来,这一下拂出不意,中承珠吃了一惊,嚷道:“石老前辈,何故戏弄?”只见石惊涛将青冥宝剑迎着他原来那把宝剑一削,两剑相交,当的一声,火星飞溅,两口剑竟都是各无伤损,于承珠猛地省道:“是了,他以前曾败在我太师祖的青冥剑下,因此他才去偷大内的宝剑,现在想是试试这两口宝剑哪口更好。”

  石惊涛哈哈大笑,把青冥宝剑还给于承珠,问道:“玄机逸士是你何人?”于承珠道:“是我太师祖。”石惊涛道:“那么你的师父是张丹枫了?”于承珠道:“正是。家师曾屡次提起前辈大名,佩服之极。晚辈替家师问候。”石惊涛叹口气道:“徒弟如此,师父可知。江湖上的朋友将我与张丹枫并列,同称四大剑客,老朽能不惭愧?”跟着又笑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见了你们这一辈少年英侠,老朽一面惭愧,一面却也是高兴得很啊!”其实石惊涛的辈份比张丹枫要高出一辈,他对张丹枫的师父一辈如潮音和尚、董岳等人还不大放在眼中,更不要张丹枫了。江湖上将他与张丹枫并列,他以前还是不大服气的,现在见了于承珠的剑法,不由得大为佩服,知道张丹枫的本领实在要比自己高得多,再找玄机逸士比剑的念头,那是想也不敢想了。

  毕擎天从后面赶来,石惊涛救了他的性命,他还未向石惊涛道谢。石惊涛笑道:“这算什么,何劳言谢?这位好汉是——”邓茂七在旁说道:“这位是北五省的毕大龙头。”石惊涛道:“哈,原来是毕擎天毕大龙头。老朽这两年来虽在海外,也曾听到毕大龙头的名字,当真是名不虚传。我门下的弟子,看来只有铁镜心可以跟你比一比,其他两个可就差得远了。嗯,你见过我的徒弟没有?”毕擎天听得自己名传海外,本来甚是高兴,但一听石惊涛将他与铁镜心相比,把自己当作他的徒弟一辈看待,心中又大是不悦,神色显得颇为尴尬。恰好铁镜心也赶了上来,问候师父,石惊涛道:“啰,他就是了。你们两人认识了么?”毕擎天强笑道:“令徒年少英雄,这次抗倭,得他相助不少。”石惊涛很是欢喜,拉着毕擎天话长话短,连铁镜心也插不进话去,不知不觉之间,铁镜心与于承珠已走在众人前面。毕擎天见他们二人咽咽细语,有说有笑,心头更不舒服,很想赶上前去,隔开二人,可是石惊涛不停口地和他说话,他只好瞧着二人干着急,而且还不能不装出恭恭敬敬的样子敷衍石惊涛。

  铁镜心对于承珠的身份本来就有了几分起疑,刚刚又见到于承珠用丝帕拭剑,男子身上,哪会藏有这等物事?疑心不禁又增了几分。他们沿着海滨走回营地,浪涛拍岸,海中的倭船只见到几点小小的黑点了。于承珠豪兴遍飞,和铁镜心谈讲今日的比武,铁镜心若不经意地说道:“于相公,你今日和那个八段武士比武那场,轻身的本领真是俊极了,那是什么身法呀?”于承珠道:“那是我师母传授的,名叫穿花绕树的身法。呀,你不知道,我们太湖山庄的风景多美,我师母又最爱花,庄前种了无数花树,桃花、李花、梅花、玫瑰花,什么都有。春天来的时候,百花开放,更是灿若云霞。我和师母就在花树丛中练这种穿花绕树的轻身功夫,头两年我非但追不住师母,还时常被树枝或刺勾着衣裳,练了三四年,这才能够穿绕自如,练到第五年,才抓得着我师母的裙。”铁镜心笑道:“你师母对你这样好,真令人羡慕。我看她对你是有如对待亲生儿女一般了。”

  于承珠一看,见铁镜心似笑非笑,面色有异,这神态有几分似他的师父张丹枫,不觉心中一动,又不禁心中一惧,猛然想起自己无意之中说溜了嘴,男徒弟哪有和师母这样不拘痕迹的?面上一红,只听得铁镜心又笑道:“穿花绕树,这名称真美。我看你戏弄那个武士时,就真像穿花的彩蝶一般,那简直不是比武,而是看你作天女散花的舞蹈!真是美极啦。美极啦!”于承珠道:“你再胡捧瞎赞,我不和你说啦。”铁镜心道:“说得不对么?赞得不够美妙,也用不着生气呀。说真的,我还真想请你教我呢。”于承珠笑道:“你比我年纪长,本领高,见识多,我要清你指教,那才是真的,你怎么与我客套?”铁镜心道:“武林之中,彼此琢磨,那是应该的,你会的教我,我会的教你,好得很呀。于相公,今晚我到你的帐幕,咱们抵足而眠,拼着一夜不睡,互相谈论武功,好么?古人云:听君一夕话,胜读十年书。读书如是,想来对武学的钻研,亦是差不多的。大家谈一谈对武学的心得,胜过独学无及,那是不消说了。”

  于承珠红透脖子,不等铁镜心说话,着急说道:“胡说八道,谁和你同一帐幕?你进来我就拿剑刺你!”铁镜心故作惊诧,“咦”了一声道:“贤弟何故生如此大气?咱们初来之时,不是也同过帐幕么?”于承珠一想,自己说话太急,不觉又露了痕迹,定一定神,平静说道:“我最不欢喜与人同住,初来之时,山寨中一切因陋就简,那是没有办法。”她想装出镇静的神情来加以解释,却不料心中虚怯,自然流露出来,尽管她说话从容,却掩不住尴尬的神色。

  铁镜心哈哈一笑,他本来不是轻薄之徒,故意说要与于承珠抵足夜谈,那是试探她的。一见她如此着急的神情,知道了她是个女子,绝对无疑。不忍再逼她着窘,于是笑道:“贤弟既然嫌找这个臭男子,那么为兄的自然不方便到你的帐幕去了。过两天咱们再来这里,倭寇给咱们开辟了这一座大武场,正好在这里由你指点。”于承珠听他话中有话,知道庐山真相给他窥破,羞得无地自容,幸而铁镜心说至此即止,知道她是女子之后,神色反而比前庄重了。

  离开海浚,走进山区,各队义军都已获胜归来,铁镜心忽然瞧见师弟和师妹也在那里,急忙走过去问,原来成海山与石文纨协助台州操练守城,这两个月中,皆打退了倭寇的几次偷袭,最近因为叶宗留的义军势盛,各路倭寇调去增援,台州的安全已经可以无虑了,因此他们带了数百名目愿抗倭的义民前来助战。恰好石惊涛也在这个时候归来,父女师徒,相见自是一场欢喜。

  石文纨似乎还记着承珠向她戏弄的旧恨,见了面冷冷淡淡的,不理不睬,于承珠心中暗暗好笑,乘机撇开了铁镜心,走过一边,毕擎天想找她说话,她却钻入了人丛之中,忽见人丛中有一个似是从台州来的团练人,目不转睛地望着铁镜心,在人丛小挤过去,还似乎悄悄地向铁镜心打眼色,承珠有点奇怪,但她为了避开毕擎天与铁镜心的纠缠,自己也钻入人丛之中,那个人转眼之间也不见了。

  是夜义军营地,热闹非常,附近居民,得知大捷的消息,纷纷杀猪宰牛,担米挑酒,前来犒军。叶宗留请石惊涛、毕擎天、铁镜心、于承珠等四人坐在上座,自己坐在下手相陪,将这次大捷的功劳大都归四人。铁镜心和于承珠都觉不安。毕擎天却不住地和叶宗留谈今后的计划,喝了几杯,毕擎天似乎有了醉意,哈哈笑道:“叶大哥你这次指挥若走,确是一个了不起的将才。驱逐倭奴,不过是牛刀小试而已。将来澄清四海,建大功创大业,也还有待吾兄呢!”他虽然没有明说,但听这样的口气,竟是想劝叶宗留和他同谋大事。铁镜心极为不悦,但见毕擎天已有了酒意,又是祝捷的欢宴,不便和他吵翻,索性自饮闷酒,他正好坐在于承珠的侧边,不住地用眼角膘于承珠,醉中看美人越看越美,铁镜心也不禁渐渐露出一些狂态,于承珠给他瞧得心中烦躁,不待席散,便向叶宗留告罪,推说不胜酒力,回去睡了。

  但于承珠哪里睡得着觉,整晚忐忑不安,想起铁镜心日间的说话,羞愧与气愤的心情交织不清,又防铁镜心会闯进来,连外衣也不敢脱,枕着宝剑,坐在床上,胡思乱想。

  张丹枫、铁镜心、毕擎天的影子又一次地从她脑海中飘过,自从来到义军军中之后,她和铁、毕二人朝夕相见,已是不止一次将他们二人与自己的师父比较,又将他们一比较,越来越有这样的感觉:如果把张丹枫比作碧海澄波,则铁镜心不过是一湖死水,纵许湖光澈湘,也能令人心旷神怡,但怎能比得大海令人胸襟广阔?而毕擎天呢?那是从高山上冲下来的瀑布,有一股开山裂石的气概,这股瀑布也许能冲到大海,也许只流入湖中,就变作了没有源头的死水,有人也许会欢喜瀑布,但却不是她。不过毕擎天固然令她讨厌,铁镜心也没有讨得她的欢心。此际,她想起了日间之事,给铁镜心窥破了她的庐山真相,心中既是焦躁不安,又是惶惑失望,这种种不同的情绪,纠结不清,折磨着一个十六岁少女的芳心。连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何有那些情绪?例如铁镜心与她何关?为何她每当在看不顺眼,听不顺耳之时,就觉得心中失望?

  夜已三更,喧哗渐寂。她翻了个身,听得远处海风呼啸,惊涛拍岸之声,竟似他的师父在向她招唤。她在这世界上除了师父之外,就再也没有亲人了。想起了师父,心中自然有一种甜蜜的感觉。忽地心中想道:“倭寇今日吃了这个大败仗,几乎是全军覆灭,各地虽然还有小股的零星倭寇,已是不足为患,何况还有周山民的援军就将来到,更可安枕无忧。我还留在这望作什么?我为什么不去跟我的师父?”但想起若然明日正式向叶宗留告辞,则不但叶宗留必定挽留,铁镜心与毕擎天二人只怕也会向她纠缠。

  她想了又想,忽地披衣坐起,拾好行囊,留下了一封向叶宗留告别的书信,悄俏走出帐幕,这晚是上弦月夜,月色并不明亮,铁镜心的帐幕和她的靠近,相距不过半里之地,帐幕中隐隐透出灯光。“原来铁镜心还没有睡呢!”她心中忽然起了一股奇异的感情,想从他的帐幕旁边走过,在他的帐幕旁边留下自己最后的足印。铁镜心终究是她的一场朋友,不能说完全没有不舍之情。但她又怕给他发觉,于是施展绝顶轻功,借物障形,想从他的帐幕旁边捎悄溜过,顺便看一看他的影子。这是多么奇怪的而又矛盾的感情呵!然而十六岁少女的心情,本来就是这样奇怪而又矛盾的啊!

  忽听得帐幕旁边的灌木林中,似有人低声私语,其中一个声音清清楚楚是铁镜心的。于承珠大吃一惊,心道:“这样晚他还没睡。却在这里鬼鬼祟祟地和人私语作什么?”于承珠飞身跳上一棵大树,她轻功比较镜心高得多,落在树上,连树枝也不摇动一下,定睛一看,和铁镜心说话的人原来就是日间那个偷偷盯着铁镜心的那个台州团练。

  只听得铁镜心道:“王安,你不在杭城侍候老爷,却来这里作什么?义军又不差在你一个人。”于承珠心道:“原来这个团练乃是他的家人。只是铁镜心这句话可大不对。”王安道:“是老大人差遣我来的,要我给你带个口信,白天人多,我不方便说。”

  铁镜心道:“老爷差遣你的?什么口信?”语气之间,颇为惊诧。王安道:“老大人说义军之中龙蛇混杂,听说各省的绿林大盗也藉抗倭之名,聚集了来。叫你不要和这些人再混在一起了”!铁镜心道:“官兵不敢抗倭,绿林豪杰肯投效义军,共同抗倭,那也是好的。”王安道:“话是这样说,但督宪大员可不是如此想。老大人说,咱家世代为官,犯不着和盗匪们混在一起,若然他们将来犯上作乱,牵连在内,这可不是当耍的!叫你想清楚了!”铁镜心默然不语,义军的首领叶宗留等人,正直无私,他是佩服的,但也总是觉得自己和他们到底不是同一路人,至于毕擎天等人,那是更不消说了。铁镜心陡然想起了毕擎天今晚的酒后狂言,想道:“只怕这厮还不止是像普通的盗匪作乱,而是想抢夺大明天子的江山呢。我爹爹所虑,果是见识深远。”王安又道:“老大人叫你马上回去,反正现在倭寇已消,依老奴之见,就学公子适才所说,义军也不差在你一个人,公子还是回去吧,免得老大人挂心。”

  铁镜心仍是默然不语,踌躇莫决。他不是不肯离开义军,却是想起了于承珠,舍不得离开于承珠。王安催道:“公子,你早点拿定主意。”铁镜心道:“待我再想一想。老爷在杭州可好?”王安道:“他住在抚台的衙门,这位抚台叫卫春廷,你记得么?”铁镜心点头道:“记得,他是老爷的学生。老爷的学生,官做得最大的就是他了。”王安道:“不错。难得他还念起师生之谊,一听说老大人迁居杭城,就立刻迎接我们到抚台衙门去住,招呼得很周到。”铁镜心道:“那我就放心了。王安,你先回去吧,我就是走也要迟两天。”

  王安道:“迟两天也好,老大人还有一桩事情,叫你斟酌着办。”铁镜心道:“什么事情?”王安道:“老大人接到皇上密旨,要他督令你协助御林军的统领捉拿一个钦犯。”铁镜心道:“这可奇了,捉拿钦犯与我何于,我又不是朝廷的命官,皇上圣明,哪有这样糊涂之理,莫非你听错了。”王安道:“这个钦犯不是旁人,是你的石老师!”铁镜心这一惊非同小可,叫道:“什么,石老师是钦犯?”王安道:“不错,圣旨是御林军统领娄桐孙带来的,由卫抚亲自交给老大人。据说石老师三十年前曾大闹皇宫,偷去了大内宝剑。现在才访查到他的下落。”

  这消息像一个晴天的霹雳,把铁镜心惊得呆了!这刹那间,与师父遇合的经过,又似闪电般一幕幕从脑中闪过。

  那是十年前的一个秋天,铁镜心还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他的父亲在京供职做御史大夫,家中没人管他,他读书之外,就喜欢跟护院的武师拈刀弄棒。他家在台州城外,有一个别墅,每年夏天,他都和堂兄弟到别墅避暑,到了秋凉时分才回京城。在别墅中练武,那更是无拘无束。这一年新请到两位本领高强的武师,一个善使二郎棒,一个自称懂得铁砂掌,铁镜心曾见到他一掌将一块青砖拍得碎裂,佩服得了不得。他们在海滨别墅,整天挥拳舞棒,简直乐而忘返,将近中秋,还未舍得回城中老家。

  这一天晚上,忽然有一伙强盗,明火执仗地进来抢劫,护院的武师一个个都被打倒,强盗还要绑架他,那两个本领最高的武师却藏匿不见,形势十分危急,幸喜铁镜心身形溜滑,人又矮小,在别墅中溜来溜去,强盗们好半天还没找到他。有一个强盗头子急了,曳开弹弓就想打他。

  忽听得一声长啸,一个长须飘拂的老渔夫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假山前面,只是一个照面,就将那强盗头子的弹弓夹手抢去,强盗们大怒,抡刀动斧纷纷上前劈斫,这老渔夫拔出一口宝剑,只听得一阵断金碎玉之声,强盗们的兵器几乎全给他削断,这老渔夫喝道:“我宝剑不杀无名小卒,快给我滚!”霎时间,强盗们逃得干干净净,那些护院的武师还哼哼卿卿在地上爬不起来。

  这老渔夫哈哈大笑,拉着铁镜心的手端详了好一会儿,忽而又叹气道:“可惜,讨惜!天生的一副学武资质,却误在庸师之手。”这时那两个本领最强的武师才从里面钻出来,沉着面道:“老师父责备得当,我们都是来混饭吃的。我们本当立即让道,但我们不知自谅,还想请老师父再给我们开开眼界。”突然左右夹击,一个用木棒劈老渔夫的头颅,一个用铁砂掌劈老渔夫的背心,但见老渔夫振臂一挥,木棒“喀喇”一声,断为两段,前面的那个武师立即仆倒地上;但后面那个武师的一掌,却结结实实地打中了老渔夫的背心。铁镜心虽是个小孩子,但已知道辨别善恶,一见这两个武师行为如此卑劣,大是生气,奔上前面斥骂那个自夸懂得“铁砂掌”的武师,劫见那武师捧着手腕喔喔呼痛。老渔夫笑道:“小哥儿不必再责骂他了,他己够受啦!”那武师的臂膊肿得如同吊桶,手掌翘起,五指僵硬,再也不能弯曲,后来铁镜心才知道,这个武师不但一条臂膊再也不能使用,全身的武功也被废了。

  经此一来,护院的武师全都走了。铁镜心便要拜这个老渔夫为师,但老渔夫却要他先答应一个条件。

  铁镜心正在兴头上,不要说一个条件,十个条件也肯答应。却原来那个条件是不许他将拜师之事说与旁人知道,即至亲如父母兄弟也不许告诉,同时他绝不到铁镜心家中传技。铁镜心问他是不是要跟他到别的地方去学,那老渔大摇摇头笑道:“我怎敢带你这个官家子弟到别的地方去,不怕落了个拐带的罪名么?”铁镜心问他怎么传技,他说:“我也知道你过几天便要回台城老家,我先教你一套扎根基的吐纳功夫,这一年中你依法练功,明年你再到此处避暑,我自然会再来见你。”铁镜心回家后,果然只把遇盗之事告知家人,却将拜师之事瞒过。

  第二年铁镜心带了心腹的家人再来避暑,那老渔夫果然依约而来,但却不在别墅中教他武功,原来这老一渔夫有一间小屋在海边,他叫铁镜心每天假作游玩、到他的屋子来,这老渔夫还有一个女儿,只有八岁,老渔夫就叫他和女儿一同习武。这时,铁镜心才知道这个老渔夫的名字叫做石惊涛,他的女儿叫石文纨。如此这般,铁镜心每年跟石惊涛学三个月的武功,其余的时间,便在家中暗自练习。石惊涛有时在晚上也会来到别墅看他,但台城的老家,却一次也没来过。

  如是者过了七年,在这七年中,发生了不少变化,石惊涛又收了一个渔家子弟成海山做徒弟,铁镜心的父亲卸官回家,铁镜心也在县里考中了秀才,俱他每年仍是照例到海城避暑,每天仍暗中练习武功,他家中又请来了新的护院武师,他也偶尔跟护院武师学学花拳绣腿,谁也不知他身怀绝技。

  到了第七年的春天,倭寇开始侵扰沿海一带,有一次他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把一小股倭寇打退,救出了一家乡民,这一来他会武的名头立刻传播出去,他的父亲铁铱也知道了,一天晚上便唤了他来问话。

  铁镜心自小敬服他的父亲,在父亲盘话之下,忘掉了对师父的誓言,将暗中投师学技的事情和盘托出,他父亲又惊又喜,喜的是儿子学成了文武全才,惊的是怕儿子交结这帮江湖异人,会惹出祸事来。

  这一年的夏天,铁镜心到别墅去,石惊涛却不来了,铁镜心问师妹石文纨,石文纨说他的父亲行踪无定,什么时候回来,她也不知。铁镜心在别墅等了一个夏天,都没有得到师父的音讯,一直到了今天,才在义军中出其意外地重逢。

  往事一幕幕从脑海中闪过,师父诡秘的行径,以前无法理解的行径,现在才真相大白,原来师父竟然是大内所要缉拿的御犯。

  铁镜心听了王安的话,登时呆若木鸡,饶他自负聪明,这时却想不出半点办法。武林之中,叛师乃是一种无可饶恕的大罪,何况将师父捉拿?但皇命更是不可违抗!

  淡淡的月光,透过繁枝密叶,于承珠伏身树顶,只见铁镜心的影子在地上东飘西晃,显见是绕树彷徨,心情烦躁之极。忽听得王安干咳一声,郑重问道:“公子幼读诗书,人伦的尊卑之序,那自然是知道的了。”铁镜心道:“天地君亲师,这是三尺童子都知道的,你问这个干什么?”王安道:“照这样说来,除了天地之外,就是君上最尊,其次是父子之亲,最后才是师生之谊了。”铁镜心打了一个寒噤,厉声说道:“你是教我做个叛师的不义之人么?”色厉内茬,话声说到后来,已是微微颤抖,心情惶恐不安又有一些奇怪,想不到王安也会以“微言大义”相责,他不知道,这番话其实是他的父亲教王安说的。

  王安道:“奴仆怎敢教公子做个不义之人,但奴仆更不愿意公子做个不忠不孝之人!”铁镜心颤声说道:“你是说我若不遵圣旨,我父亲会有危险么?”王安道:“只怕重则有抄家之祸,轻亦有牢狱之灾。”铁镜心面色惨日,在月色之下,神气显得十分难看,完全失了主意,像个随风飘荡的幽灵。只听得王安又道:“老大人现在其实是已被软禁抚衙,吉凶祸福就全在公子手上了。”铁镜心道:“你个是说抚台乃是我爹爹最得意的学生?”王安道:“奴仆跟随老大人三十年,官场的事儿,奴仆还略知一二,碰到利害的关头上头,官做得越大就越不会顾念情谊。想皇上深居九重,他怎会知道石惊涛是公子的师父?”铁镜心道:“是啊,那么这圣旨莫非有假?”王安道:“圣旨怎会有假?公子不懂官场之事。娄桐孙以御林军统领的身份出来捕捉钦犯,他身上自然带有皇上所踢的盖有御印的空白折子,填上去那就是圣旨了。听说石老师的来历和下落是娄桐孙探出来的,娄桐孙一个人不敢来捕拿石老师,因此用圣旨责成卫抚台和老大人替他出力,若然公子不肯助他,不但是老大人立有灾祸,连卫抚台也脱不了干系的。那娄桐孙只怕也会到这儿来呢。”铁镜心喃喃说道:“我若卖师求荣,定受天下英雄唾骂!”王安道:“老大人若有不测,公子不孝之罪,倾长江之水只怕也洗不清!”铁镜心面孔铁青,挥手叫道:“不要说啦,你且回去,此事待我三思而行。”

  于承珠在树上也听得惊心动魄,想道:“好呀,铁镜心到底是义侠之士,或是个卑鄙小人,也全看他今晚的行事了。”于承珠最尊敬师父,不管如何,卖师求荣,在她看来,那是绝对不可饶恕之事,何况石惊涛又是与她师父齐名的侠义之士!

  树上的于承珠、树下的铁镜心两人都是各有心思,这时已是月过中天,在万籁俱寂之中出听得有人长啸,朗声吟道:“不负青锋三尺剑,老来肝胆更如霜!”一人弹剑而歌,渐行渐近,竟是铁镜心的师父石惊涛!

  铁镜心心头咚咚打鼓,迎上去道:“师父,你还没睡么?”石惊涛弹剑笑道:“今日一战,大快平生!我高兴得睡不着,咱们师徒也有三年没见啦,今天白天没空和你说话,特来看你,原来你也没睡,嗯,你怎么啦?神色可不大好,是不是白天苦斗一天,太过累啦?”铁镜心张惶失措,道:“是,是有点累,不紧要。师父,你这口剑可真是把宝剑啊!”  石惊涛哈哈一笑,道:“你喜欢这把剑?你的剑术大有进境,文纨和海山的资质可差得多,哈,想不到我石家的剑法,倒让外姓之人得了真传!”顿了一顿又道:“这两年来,我又悟了许多奇妙的变招,明儿有空,一股脑儿都传授给你,让你继承我的衣钵。”石惊涛三个徒弟,连女儿在内,他最欢喜的却是铁镜心,过去他因为铁镜心是官家子弟,身世和心事一直不敢向他透露,而今见他参加了抗倭的义军,连叶宗留也赞赏他,自觉老眼昏花,收了个好徒弟,他的防备之心尽都消散,简直是将他当作儿子看待了。他今晚此来,就是准备将自己最心爱的冒了性命危险得来的宝剑传授给他,并立他为掌门弟子的。

  若然是在往日,铁镜心听得师父要把新奇的剑法一般脑儿都传授给他,必定大喜拜谢,而今听来,却如芒刺在背,更为惭愧不安。石惊涛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大为惊诧,柔声问道:“你不舒服么?”

  铁镜心讷讷说道:“师父,你这口剑是从哪儿来的?”石惊涛心中一凛,道:“你问这个干什么?”铁镜心道:“没,没什么!”石惊涛厉声说道:“是谁教你问的?”铁镜心道:“没,没人教我,是我自己问的。”石惊涛盯了铁镜心一眼,道:“你拜师之时,曾说过什么事都听师父的话,还记得么?”铁镜心道:“记得。”石惊涛道:“那么,你何以要瞒骗师父?为什么你要问我这把宝剑?”

  铁镜心道:“师父,恕弟子斗胆,你这口宝剑是不是从皇宫大内偷来的?”石惊涛道:“不错!是偷来的!如此神物利器藏在宫中乃是暴殄天物,我拿来有什么不对?”铁镜心不敢作声,石惊涛双指一弹,宝剑之声有如龙吟虎啸,石惊涛仰天笑道:“为这口剑我亡命四方,从无后悔!”声音一转,又盯着铁镜心问道:“快说,是谁教你问的?”铁镜心道:“是御林军统领娄桐孙教我问的。”石惊涛道:“他在哪儿?叫他前来问我。”铁镜心道:“是他逼家父,要家父逼我拿你。”石惊涛冷笑道:“拿我?”忽地醒悟,道:“是了,你若不肯助他拿我,他就要对你父亲不利,是这样么!”铁镜心哭出声来,道:“是啊,我父亲现在已被软禁在巡抚衙门了。”石惊涛道:“好,咱们师徒一场,你说实话,你心中打算如何?是不是想拿我的颈血去染红你父亲顶上的乌纱?”

  铁镜心哭道:“弟子不敢!”石惊涛道:“男子汉流血不流泪,我石惊涛既敢大闹皇宫,天塌下来我也不怕,哭些什么?什么敢不敢的?你快说,你到底是打什么主意?”铁镜心道:“师父,你的武功现在已练至炉火纯青之境,与你可以并肩相比的当世没有几人,你已无须一把宝剑,师父,你何苦为了一把宝剑担了个叛逆的罪名!”声泪俱下地劝说,石惊涛沉声说道:“你我不是外人,不必多下说词,依你说,我该如何?”铁镜心道:“师父不如将这把宝剑给我,让我交回大内,请求皇上销了这场公案,岂不是两全其美?”

  石惊涛冷冷说道:“好,好主意!”这刹那间,他伤心到了极点。他本来就准备将这把剑送给铁镜心,却想不到由铁镜心先说出来,更想不到的是铁镜心把他的行为当作“叛逆”,竟敢要求他缴剑求全,这实是犯了武林的大忌,他本来打算去救铁铱的,然后带铁镜心父子一同远走高飞,却想不到铁镜心替他出了这个主意。

  铁镜心怔怔地望着师父,师父好似突然间换了个人,面上一派漠然的神色,好像不认识自己似的,铁镜心低声叫道:“师父……”石惊涛淡淡说道:“我不是你的师父!”声音平静,内中却含有无限的愤激,铁镜心惊道:“师父,你——”石惊涛道:“罗嗦什么?宝剑拿去!”倒持剑柄,将宝剑送到了铁镜心的面前,一敌精光,耀人眼目,铁镜心茫然无措,不敢伸手去接,石惊涛道:“拿去呀,让你做个忠孝两全的人,怎么还不拿去?”铁镜心哆哆嗦嗦举起了一只手,石惊涛道:“宝剑给你,我教你的武功你也还回给我!”要知天下没有师父向徒弟“缴械”之理,铁镜心这才知道,石惊涛说从此不再是他的师父,原来是这个意思。

  铁镜心泪流满面,呜咽说道:“徒弟不肖,帅父责罚,罪有应得,但求师父不要将弟子逐出门墙!”石惊涛面孔铁青,“哼”了一声道:“我哪有福气收这样好的徒弟?我教你的那一点微未之技,谅你也不在乎,我将你的武功收回,从今后咱们各走各的,这把剑你拿去献给皇上,算是我最后送给你的东西。我平生说一不二,这把剑为何还不拿去?”铁镜心此时心中悲苦之极,若是不接此剑,孝道难以保全,纵不抄家,父亲也要受羁缆之辱;若接此剑,则师徒之义断绝,自己的一身武功也将化为乌有。脑中不觉又浮起那个被师父废了武功的护院武师的惨状,不禁打了一个寒噤。右惊涛喝道:“人贵当机立断,你怎的这样缠夹不清?宝剑拿去,武功还来,我有半点亏待你么?”右手持剑在铁镜心的面前晃动,左掌扬起,只待铁镜心接剑,他就要一掌拍下,把铁镜心变成废人。

  于承珠在树上听得惊心动魄,尽管她对铁镜心并不同情。但无论如何也不愿见他的武功化为乌有,淡淡的月光透过繁枝茂叶,于承珠隐约看见石惊涛的手正缓缓向铁镜心顶头拍下,于承珠吓得几乎叫出声来,这刹那间她呼吸都停止了,只觉一阵晕眩,不自觉地把眼睛闭了起来。忽听得石惊涛一声长叹,于承珠的心猛地一跳,随即听得呛当一声,那是宝剑跌落地上的声音,于承珠睁眼看时,石惊涛的影子已经不见,铁镜心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呆若木鸡般站在树下,那把宝剑就插在他的脚边,于承珠怔了一怔,随即醒悟,石惊涛顾念师徒之情,毕竟下不了手,想起他掷剑之时的一声长叹,心中正不知充满何等绝望与凄苦的心情?

  林子里一片静寂,良久良久!才见铁镜心弯腰拾起那把宝剑,于承珠这时心情也是复杂之极,对铁镜心似是有点憎恶,又似有点怜悯,对他似是相当熟悉,却又那样陌生。

  忽见林子外边人影一闪,铁镜心抬头看时,只见老家人王安陪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大汉走来,这人穿的也是台州团练的服饰,脸上堆着狡猾的笑容,盯着自己手上的宝剑,铁镜心认不得这人,于承珠可是大吃一惊,此人非他,正是曾和她交过手的御林军统领娄桐孙!

  娄桐孙笑嘻嘻地走到铁镜心跟前,伸手在他肩头一拍,道:“铁公子,得手了么?怎么让那老贼跑了?”铁镜心睁眼喝道:“你是谁?”王安道:“我见石老师刚才走来,怕公子遇险,所以请娄大人前来,娄大人本来是和我一道从台州来的,恕老奴未曾禀告。石老师和公子闹翻了么?没有动手吧?”铁镜心大吃一惊,道:“你是娄桐孙?”娄桐孙笑道:“正是区区。”铁镜心手臂一振,长剑脱手飞出,道:“宝剑拿去,从今后休来见我!”娄桐孙轻轻一闪,抓着剑柄,随手一挥,咔嚓一声,把一株树枝削断,啧啧赞道:“果然是大内宝剑!哈,铁公子,你这件功劳可不小啊!”铁镜心沉声说道:“宝剑到手,还不快走?”娄桐孙笑道:“宝剑是有了,钦犯可还没有就擒,铁公子,你为人为到底,送佛上西天!”铁镜心道:“什么?”娄桐孙道:“大义灭亲,何况只是师徒,石老贼失了宝剑,凭你我二人之力,大约可以对付他了,哈哈!”笑声未已,忽见铁镜心双眼怒凸,瞳仁中似要喷出火来,娄桐孙心头一震,却忽地好笑道:“尊大人在巡抚衙门日夕盼望公子,有什么事情令公子如此生气,气坏了身子,老大人也心疼啊!”铁镜心猛地想起父亲还在他们手中,心头一沉,蓄劲待发的一掌竟然发不出去。娄桐孙又嘻嘻笑道:“铁公子是聪明人,若然再立一件大功,今后一生的功名利禄,那是不用愁了。”

  娄桐孙正拟威胁利诱,再下说辞,忽见铁镜心面色大变,突然捶胸大叫道:“天啦,我做了什么错事,给人当作无耻小人!”娄桐孙吓了一跳,铁镜心喝道,“我若要求取功名利禄,我何不自己拿了这柄宝剑,入京面圣,你再敢胡言乱语,我就拼个身死名灭,做个不忠不孝之人!”娄桐孙道:“喂,有话好说,你大叫大嚷做什么?”铁镜心胸中那恨难堪,在娄恫孙一逼再逼之下,忽如火山爆发,眼泪簌簌而下,对娄桐孙的话毫不理会,又大声叫道:“石老师啊石老师,什么时候,我再能见你表明心迹?”娄桐孙面色铁青,恨不得一手扼着铁镜心的喉咙,但他也知道铁镜心武艺非凡,自己纵能胜他,亦非三五十招不可,而且义军中高手如云,一动手惊动众人,只怕自己难以走脱,好在宝剑已经到手,虽然未获钦犯,也可以交差了。

  王安从未见过少爷如此难过,心中甚是不安,低声叫道:“公子,你和我一同回去见老大人吧,早早离开这是非之地。”铁镜心大吼一声,喝道:“你也给我滚,从今后休再见我!”忽地捶胸痛哭起来,王安手足无措,娄桐孙忙道:“你家公子已经疯啦,咱们快走。”他一怕铁镜心惊动众人,二怕王安被义军擒获,问出真相,急忙拉了王安飞逃。

  铁镜心哭了一阵,渐渐气衰力竭,这一场内心的交战,比起他对八段高手,还更伤神,留下的创痕,那是毕生难以磨灭的了。于承珠在树上也觉一片伤心,但见他颓然坐在地上,好像一尊失了知觉的石像。

  于承珠暗暗叹了口气,不知道是怜悯、是惋惜、还是鄙夷了。林子外传来嘈杂的人声和脚步声,想是听到了铁镜心适才的叫嚷,匆匆从山寨里赶来。

  于承珠猛地想起自己要离开此地,朝着地下的铁镜心再瞥了一眼,脚尖一点树枝,立如离弦的箭,嗖地一下窜出树林,铁镜心这才发觉树上伏有人,极目看时,依稀认得于承珠的背影,不觉呆了。

  于承珠窜出树林,跑下山岗,抬头一看,但见星月西沉,曙光未露,但大海碧波之上,已有三两只绝早离巢的海鸥在掠水飞翔。乱石穿空,惊涛拍岸,于承珠的心情也随着波涛起伏,想起初来之时,兴高采烈,而今独自离去,黯然神伤。她回头一望,海风呼啸,隐约似闻铁镜心向她呼唤。她不知道石惊涛抛开铁镜心之时心情如何?但想来自己的难受也不在他之下。以前她想起铁镜心时,虽然有许多令她不能满意,但心中总有一丝甜蜜的感觉,而今想起来时,却似喝了一杯变了味的葡萄酒,感觉得满不是味儿。她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向海中抛去,好像要抛掉自己的回忆,波涛一卷,石块立即无影无踪,她的心情也像随着海涛东逝。正是:

  滚滚浪涛东逝水,可怜消尽女儿情。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