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散 花 女 侠   作者:梁羽生

第十四回 绕树穿花 书生疑玉女 兴波作浪 国手斗龙头

  于承珠一时捉摸不透这种刀法,只想用剑去削断他的倭刀,只是芥川龙木那“神风刀法”使开,有如迅雷掣电,快得难以形容,每一刀都是攻敌之所必救,于承珠临阵经验尚浅,被他占了先手,只能头急医头,脚急医脚,随着敌人刀锋所指,运剑化解敌招,这样一来,全居被动,更难削断倭刀。

  芥川龙木连劈了数十刀,被于承珠一一化解,也自暗暗惊心,神风刀法使得更加凌厉,但见四面八方都是刀光剑影,芥川龙木更不时以日本的“无刀术”,来硬抢于承珠的宝剑,日本的“无刀术”和中国的“空手入白刃”,同属一类功夫,讲究的也是一个“快”字,不过手法却各有巧妙不同,于承珠仗着身法轻灵,任他使尽诸般手法,青冥宝剑摔洒自如,不过在敌人刀掌齐攻之下,添了一层顾忌,宝剑的威力更减了几分。

  这时芥川龙木完全占了上风,看上去于承珠竟只有招架的份儿,场中的日本武士都大声喝彩,为同伴助威,连铁镜心和毕擎天也暗暗为于承珠担心,倏忽间,忽见于承珠身法一变,在刀光剑影中穿来插去,左手并起中食二指,忽伸忽缩,不住地寻空抵隙,欺近身去点敌人的穴道。芥川龙木的凶焰登时被压了下来,铁、毕二人这才松了口气。

  原来于承珠经验虽浅,到底是受过张丹枫薰陶的一个机灵之极的姑娘。她看出了敌人的长处全在刀法的一个“快”字。心中想道:“我出剑虽然没有他快,但身法的灵快却远胜于他,何不以已之长制敌之短。”心意一决,立即便用云蕾所授的“穿花绕树”身法与芥川游斗,同时用点穴的功夫,去制他的“无刀术”。

  这“穿花绕树”的身法乃是第一等的移位换位的功夫,有如舞蹈,蔓妙之极。铁镜心看得呆了,低声吟道:“霓裳妙舞差堪拟,飞燕轻盈不及伊。”毕擎天一皱眉头,狠狠地横了他一眼。

  但芥川龙木亦甚为狡猾,并不跟着于承珠转动,以快速的刀法以守为攻,又过了数十招,于承珠身形稍慢,芥川龙木心道:“你转得如此之快,气力自是难以支持。”觑准机会,猛劈一刀,于承珠身子向前一仆,似欲倾倒,场中日人轰雷般地喝彩,却不料就在这一霎那,只听得“喷”的一声,芥川龙木庞大的身躯已跌了三丈开外,倭刀也到了于承珠手中,被她折为两段。原来这是于承珠的诱招,诱他短兵相授,突然点中了他手腕的关元穴,此穴被点,全身麻痹,哪里还能挡得住于承珠的一击?

  芥川龙木输得“莫名其妙”,日本武士哗然大闹,立即又推出一个人来挑战,这人正是与毕擎天暗中较过指力的八段武士石井太郎。

  毕擎天知道石井太郎的武功比芥川龙木更高,本想出去和他对抗,但转念一想,石井太郎不过是八段武土,他们这边还有一个长谷川是九段。自己是“大龙头”的身份,应该与他们的九段旗鼓相当,他却不知道日本武士道的规矩,在没有同级的武士竞赛中,九段是例不下场的。

  毕擎天正在踌躇未决,只见铁镜心已走出场来,毕擎天一喜一忧,心中想道:“这石井太郎的气力与我差不多,铁镜心怎能是他的对手?”随即又想道:“我方已连胜了三场,便败一场也无关紧要,且由得这书呆子被挫一挫骄气。”

  场中方井太郎与铁镜心已交上了手,石井太郎拳沉力重:每一拳打出,呼呼风响,拳风所及,砂飞石走,威势确是惊人,铁镜心施用腾挪闪展的小巧手法,与他周旋了十多回合,摸熟了他的拳路之后,掌法一变,左掌一拍,石拿疾七,双掌相连,形成一个圆圈,恰似狂涛骇浪地翻翻滚滚而来,场中的日本武土看得目瞪口呆。要知神风刀法是日本武士奉为至高无上的刀法,日本武土以为世上没有比“神凤刀法”要快的了,哪知铁镜心的惊涛掌法有如迅雷闪电,出手比刚才芥川龙木的神风刀法更快,他们焉得不惊。

  说时迟,那时快,忽听得铁镜心喝一声“着”,啪的一掌打中了石井太郎的背心,石井太郎身形微晃,哈哈大笑,忽地转身一拳打到,铁镜心这一掌打下,如触铁石,掌心隐隐作痛,冷不防他一拳打到,避无可避,只得一侧身,左时一抬,消解了他几分劲力,用肩头硬接了他一拳,石井太郎那一拳有七八百斤气力,心以为铁镜心必将骨断肋折,哪知一拳打中,铁镜心的肩头竟似涂了油脂一样,滑不溜手,拳头一擦即过,铁镜心也不过微微地晃了一下。

  这一来,两人都是暗暗心惊,铣镜心知道对方的硬功,已练到极高的境界,虽然不知道他练的是什么功夫,但看来却与中国外家拳中顶厉害的金钟罩、铁布杉差不多。石井太郎也是心中暗暗嘀咕,想道:“久闻中国武士有一种内功,善能消解对方的拳力,莫非这文弱清秀的武士,就练有这种神奇奥妙的内功?”但他自恃全身坚如木石,却也并不畏惧。转眼间,两人又交手了几十回合,铁镜心连用重手打中了他数掌,打得他暴跳如雷,骨骼隐隐作痛、但却总不能将他打倒。这其间,石井太郎也打了铁镜心两拳,亦是被铁镜心用巧妙的手法,上乘的内功消解了,他的劲道,两人竟是谁也伤不了谁。战到分际,铁镜心虚晃一掌,忽地用日语叫道:“且住!”

  石井太郎道:“怎么?”铁镜心道:“咱们打了半天,你伤不了我,我也伤不了你,是么?”石井太郎道:“不错。”铁镜心道:“那么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石井太郎道:“你想就此作算了么?不行,不行,你们已胜了三场,这一场非分出胜负不可。”铁镜心微微一笑道:“这样打法,再打半天也分不出胜负。”石井太郎道:“那你说怎地?”铁镜心道:“你给我打三拳,我也给你打三拳。你打我时,我一不躲闪,二不还手;我打你时,你也要一样。”石井太郎道:“若然还是彼此无伤呢?”铁镜心道:“这方法是我提出来的,若然还是彼此无伤,那便算作我输好了。”石井太郎大喜,他被铁镜心用重手法打了十几下,周身骨胳都已隐隐作痛,心中想道:“再打下去,只有吃亏。难得天下竟有如此笨蛋。”急忙问道:“那么谁人先打?”铁镜心一笑说道:“我国乃是礼让之邦,自然让你先打。”以脚跟为轴,接连划了两个圈圈,道:“谁要是被打出这个圈圈,也算输了。”

  石井太郎大喜叫道:“好,那么承让了!”举起碗口般粗大的拳头,“砰”的一拳就照铁镜心的头面打去,心想:“任你内功练得多好,总不会练成铁头。”哪知铁镜心霍地一个凤点头,石井太郎这一拳对准了他的天灵盖,铁镜心一低头,这一拳恰好从他的头皮擦过,石井太郎收势不住,几乎仆倒。铁镜心的脚步丝毫没有移动,身子直挺挺地站在圈子当中,那自然不能算他闪避。铁镜心笑道:“还有两拳,看准了再打吧。”石井太郎想道:“是了,我打的目标应该放大一些,那他就不能取巧了。”大喝一声,第二拳朝铁镜心的心口打去,圈子狭窄,就算他侧身或弯腰也要中拳,铁镜心有意卖弄,提了一口内家真气,把胸脯一挺,“喷”的一声,石井太郎的拳头有如撞到了一块铁板,拳头给弹了出来,吃了一惊,心道:“看不出这个文弱书生,竟然也练得一身铜皮铁骨,似我一般。”其实铁镜心所练的功夫和他完全不同路子,他是把全身的内家气力都运来保护心口,要是石井太郎临时变卦,打他别处要害,他就万万不能抵挡。可是石井大郎怎能知道?

  铁镜心笑道:“只有最后一拳了,打吧?”石井大郎手臂一挥,运足气力,突然蹲下马步,第三拳照铁镜心的小腹打去,心想小腹的肌肉浮软,总不能练成铁板一般,哪知一拳打下,好像打进了棉花堆里一样,软绵绵的毫无可以着力之处,拳头也被吸着了,铁镜心肚皮一挺,将石井大郎弹出数尺,举起拳头,哈哈笑道:“现在轮到我了!”石井太郎目瞪口呆,惊疑不止,想道:“莫非他是会妖法的么?”任他如何骁勇,心中也不禁恐惧。

  但见铁镜心剑眉一竖,两道眼光如寒冰,如利剑,只是往敌人身上扫射,他拳头高高举起,却迟迟不向下打,石井太郎就像一个将被行刑的犯人一样,最初本是鼓起勇气,作出一副凛然无所畏惧的样子。这时在铁镜心的拳头威胁之下,就像犯人被推到铡刀刀口,见着刀光闪闪,而铡刀又将下未下之时,心情不由得大为紧张,凄缩起来。

  石井太郎心中恐惧,肩膊不自觉地耸了一耸,但他到底是八段武士,心中恐惧面上绝不表露出来,硬着头皮,大声喝道:“支那坏蛋,你打还是不打?”铁镜心哈哈一笑,道:“来啦,来啦!”拳头一晃,倏地打下,未曾触及石井太郎的身体,却又倏地收回,这一瞬间,但见石井大郎颈脖口缩,略略侧身,用左肩横扫上来,铁镜心忽地收手,他却几乎收势不住,石脚向前移了一步,大声骂道:“八格马鹿!”骂声刚刚出口,铁镜心“砰”的一掌扫去,在他右屑的琵琶骨上猴狠地劈了一记,石井太郎身子失了平衡,登时又向后退了两步,几乎给铁镜心这股猛刀推出圈子,幸而他收势得快,脚步刚刚膨在圈子的边缘。急忙向圈子中心站定,吓出了一身冷汗。

  原来铁镜心此人,有时虽然读书不化,但一份小聪明却是有的。他刚才的做作,正是试探石井大即身上的弱点所在,看了石井太郎的神情,立刻知道他后颈颈窝凹下的数寸之地,便是最怕攻击的地方,那部位正是“天柱穴”的所在,铁镜心心中大喜,适才恶斗之时,他已经屡次想点石井太郎的穴道,只因石井大郎一身硬功,身如铁石,点穴讲究轻快,难以运用真力,措力不透,虽然点中穴道,也没有用处,所以不敢尝试。而今看出了地的弱点,比赛的规矩,又不能闪躲还手,这情况与双方交手的正式比斗大不相同,点穴自可全力施为。但他背向外边,如何能够打到他的背后。

  九段武土长谷川忽地喝道:“支那坏蛋就要使诈,你留心背后。站稳了硬挺,不可侧身。”铁镜心懂得日语,心头一凛,居然给长谷川看出了他的心意,但这话也提醒了他。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铁镜心手掌挥了半个圆弧,倏地往他胸口的“璇玑穴”一按,石井太郎刚才被他劈中琵琶骨,疼痛未已,这个部位抵抗的力道最弱,铁镜心这一按正是“惊涛掌法”中最精妙的招数,含有左旋右转的两股力道,石井太郎虽然得长谷川提醒,身子也不禁旋转起来,转了一个一百八十度,背脊恰好正对敌手。铁镜心大喝一声,倏地化掌为指,往他的“天柱穴”一戳,这一下力透指尖,就是有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也被破了,何况石井太郎只是用药水浸练出来的硬功,更何况那个部位正是他最脆弱的所在!”

  只所得石井太郎一声厉叫,喷出一口鲜血,登时跌倒,日本武土大惊,急忙上前抢救,但见石井太郎面如金纸,上气不接下气,竟然是受了极重的内伤,纵然能够救活,这身硬功也要废了。

  两个八段武士接连惨败,全场震动,往前抢救的日本武土又惊又怒,摩拳擦掌,纷纷拥上,铁镜心负手背后,仰天大笑道:“这就是日本国的武士道精神么?”忽听得长谷川厉声喝道:“都给我退下。”登时全场肃静,只见长谷川面色如铅,一步一步地踏出场来。铁镜心正待发话;只见长谷川向他一指,道:“你也退下,你知道我是何人?我堂堂九段高手,岂能乘你之乏!咄,你们的队长是谁?”

  毕擎天应声而出,其实他们来时,也并没有定好谁是“队长”,不过在毕擎天的心目中,早已是以“首领”自居。一听得通译传话,立刻大步出场,哈哈笑道:“你我我么?好极,好极,我正要领教你们九段武士的手段。”

  长谷川翘起大拇指道:“你是中国好汉的大首领么?”倭寇军中,自有通番卖国的奸细,义军中重要人物的底细打探得一清二楚,毕擎天是北五省的“大龙头”,早已有奸细报告给长谷川,不过长谷川不懂得中国的“大龙头”是什么,用日语说出来时,就变成了大首领。

  毕擎天得意之极,心道:“原来你也知道我的盛名!”哈哈笑道:“中国的好汉数不胜数,胜过我的也不知多少。何须大首领与你较量。”长谷川嗔目说道:“你不是大首领么?”毕擎天道:“不敢,谬承他们推选,我可不敢以大首领自居。”长谷川道:“你们支那人总不爽快,既然是了,又何必谦虚。好,我今日以大日本九段武士的身份,向你们支那的大首领挑战!”要知日本的九段武士,除非有同一级的高手在场,否则倒不下场。长谷川以九段武土又兼总裁判的身份,本来是不准备出场的,但见两个八段武士惨败,自己要不出场,日本武士道的面子全被丢光。迫不得已,出来挑战,又故意点明毕擎天的身份,含混地把毕擎天抬高为“中国好汉的大首领”,那是说给本国人听的,表明自己并不是为了一个普通人物而破例下场。

  这一下当真是全场耸动,在场的千多日本人,个个都是又兴奋又担心,他们本来对九段武士奉若神明,认为他们战无不胜,但今日接连看了几场中国武士的奇妙武功,这信心却又不免多少有点动摇,生怕长谷川也吃败仗。人人都睁大眼睛,看这有关日本武士道荣辱的一场决战。

  全场鸦雀无声,连一根针跌在地下都听得见响。场中的长谷川与毕擎天二人瞪目对视,状若斗鸡。双方都在凝神待敌,不敢抢先发招。

  这边厢,于承珠与铁镜心世暗暗捏了一把冷汗,他们二人各自胜了一个八段武士,胜来殊不容易,八段如此,九段可知,毕擎天既已自认是他们的领袖,若然这场输了,则以前连胜的几场,也将黯然失色。

  数千对眼睛全神凝视斗场,忽听得场中二人同时大喝一声,飞身猛扑!毕擎天一出手便是大摔碑手,他天生神力,大摔碑手又是最刚劲的掌法,手脚起处,全带劲风,登时卷得砂飞石走,在旁边驻足而观的日本武士纷纷退后,这威势比适才的石井太郎更要惊人。

  铁镜心见毕擎天掌力如此雄劲,也不禁暗中喝彩,看看那一掌已打到长谷川的身上,忽见长谷川手掌一切,两人身形倏地分开,各自跄跄踉踉地倒退三步,两人的动作都是快到极点,围在场边的日本武士,但见他们一合即分,稍沾即退,都不知道其中奥妙,铁镜心却是大吃一惊,长谷川的出手,用的竟是上乘的借力打力功夫!

  原来长谷川的“柔道”功夫,在日本手屈一指。“柔道”本来是从中国传去的太极拳变化出来的,所用的武功原理和太极拳一样,练到最高的境界之时,都能借力打力,有“四两拨千斤”之妙,长谷川当然还没有练到这等境界,但与中国一流的太极高手亦已相去无多,毕擎天那一掌扫出,力逾千斤,一股猛劲,突然给他卸开,重心登时失了平衡,本来非跌倒不可,幸亏毕擎天也是内外双修,见机得早,就在那一瞬之间,强把大摔碑手的猛劲,突然煞住,左掌同时反劈,将长谷川的眼神一引,又倏地变掌为指,反手点长谷川额上的“白虎穴”,长谷川知道中国点穴法的厉害,逼得退后三步,而毕擎天也因突然煞住,立足不稳,给自己的那股猛劲的反力推得后退三步,这才重新维持了身体的重心。

  两人交换了一招,双方都没有取胜的把握,毕擎天使出家传的降龙掌法,左掌用的是阳刚之力,右掌则用阴柔之力,刚柔互济,把敌人拒在离身八尺之外,长谷川的“柔道”一定要触及敌人的身体才能施展,毕擎天左攻右守,总不让他欺近身边。但如此一来,毕擎天也无法打中长谷川,两人游斗了数十回合,兀是成了个两平之局。场中的倭寇看得暗暗纳罕,他们国中,以九段为最高的荣誉,寻常的武上根本没有资格参观九段的角斗,更不要说这些出国作海盗生涯的浪人倭寇了。所以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九段高手的技艺,想不到九段高手出场,竟然是场闷战,在他们看来,还远不及刚才那几场的精彩刺激。可是在铁镜心与于承珠看来,那却是一场极凶险的搏斗,看来虽是闷战,实则双方都在寻空觅隙,哪一方稍有不慎,就立刻有性命之忧。

  久战不决,毕擎天渐渐焦躁,心中想道:“于承珠和铁镜心他们部胜得光彩漂亮,我若输给这个倭寇,有何面目做他们的大龙头?”想起于承珠和铁镜心那两场都是以点穴法取胜,也想依样画葫芦将长谷川点倒,可是长谷川的“柔道”功夫高明之极,只要被他一触着身体就能给他借力打力,手指怎点得到他的身上?

  场边铁镜心与于承珠并肩观战,看到此际,铁镜心才松了口气,对于承珠道:“毕大哥原来亦是粗中有细,用这样的战法,纵不能胜,亦可保持不败。只要这一场打成平手,咱们今天就胜定了。”于承珠点点头道:“论真实的功夫只怕是那长谷川还胜一筹,好在毕大哥的降龙掌法厉害,内力也比敌人强得多,这样缠斗下去,并不吃亏。怕就怕他贪功躁进。”话犹未了,只见毕擎天掌法一变,有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一派粗旷之气,手脚起处,全带劲风,长谷川给他逼得步步后退,场中的日本武士,全部相顾失色!

  铁镜心低声叫道:“糟啦!”只见毕擎天猛地一个虎跳,左掌一穿,拨开长谷川的手臂,倏地并指如朝,向他胁下的“中孪穴”狠狠一戳,这一下冒险犯难,手法干净利落,确是极其高明的点穴招数,于承珠一怔,心道:“怎么会糟啦?”心念未转,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长谷川一个反身合抱,双手已扳着了毕擎天的臂膊,反剪背后,这一着乃是柔退中极为厉害的一着手法,称为“反手自投”的绝技,毕擎天双臂受制,长谷川只要借他本身的挣扎之力,就可将他举起摔个大筋斗。日本武士们轰雷般地喝彩,就等着瞧长谷川怎样摔毕擎天。

  却不料场中两人忽然都似石像一般,僵立不动,长谷川仍然扳着华擎天的臂膊,可是却并没有将地举起来,毕擎天双脚牢牢钉着地面,有如打桩一般,身子纹风不动,两人四眼,相对怒视,令人心悸,形状却又透着有点滑稽。

  原来毕擎天是想以快打快的掌法,出其不意地突然去点敌人的穴道,他也知道长谷川柔道功深,但不冒险则无法取胜,故此拼着被他摔倒,也要一试,他点的“中孪穴”是人身的九大麻穴之一,以为长谷川若给他点中,全身便立时麻软无力,那时自己纵然给他摔倒,也不会受伤。哪知长谷川的柔道已练到九段境界,肌肉可以扩张收缩,随心控制。毕擎天一指戳下,忽觉敌人的腹肌突然内陷,点穴的指力竞被消于无形,立知不妙,这时万万不能给他举起摔倒了。毕擎天是身经百战的好汉,临败不乱,一被敌人制住,立刻施用“千斤坠”的重身法,将身形定住!

  借力打力的要诀是善于利用敌人向自己攻击的力道,反过来打击敌人,攻击之力越大则反击之力越大,现在毕擎天全身的气力都用来防卫自己,双脚钉牢地面,有如铜浇铁铸一般,但除了双脚之外,其他部份却并无半点攻击敌人的力道,长谷川扳着他的臂膊,只觉软绵绵的无半点力道可“借”。既然无力可借,苦要将敌人举起,那就得本身的气力比敌人大得多才行,长谷川却又怎比得上毕擎天的神力?

  如此一来,双方都只好僵持下去,不敢放松,毕擎天固然不敢挣扎,怕一挣扎便被敌人借力反击,长谷川也不敢放开他的臂膊,另外攻击他的要害,因为这时两人面面相对,距离极近,若一换手,毕擎天的气力比他大得多,立刻就可利用他换手的空隙致他死命。

  围观的千多倭寇都看得呆了,起先是大家屏息而视,渐渐便有人鼓噪起来,铁镜心频频搓手,大为焦急,于承珠知道他们两人一向不和,见铁镜心如此着急的神情,确有同仇敌忾之心,毫无幸灾乐祸之象,对铁镜心的好感稍稍增了几分。

  倭寇鼓噪之声渐大,于承珠听不懂日本话,问道:“他们嘈些什么?”铁境心道:“他们不忿气被我们打输。说我们连胜几场,用的都是邪术。他们还以为他们的九段也是被毕擎天用邪术定住了。”于承珠冷笑道:“这些倭寇不懂得中国武功的奥妙,难道他们七段八段的武士也这样愚味无知?”铁镜心心中一凛,道:“看来这场大手合的主持人,是故意利用倭寇的无知,好向我们发动攻击。”须知若真的照日本“武士道”所标榜的“精神”,输了便得认输,如今倭寇硬说中国武术不是用真实功夫取胜,那便有藉口群殴了。

  铁镜心料得不错,没多久果然有好些倭寇咆哮鼓噪向他们走来,适才被于承珠打倒的那个八段武士芥川龙木,经过按摩之后,活动了被点穴法所麻痹的关节,竟然也带头冲来。铁镜心大喝道:“你们日本武士道的精神原来就是这样子吗?”芥川龙木倒底是八段高手,被铁镜心一喝,心中渐愧,踌躇不前。

  忽听得远处传来闷雷似的炮声,有一个军官模样的倭寇忽地振臂大呼道:“支那人不讲信义,一面派人来和咱们合手,一面却又偷袭咱们的营地,咱们要把支那坏蛋全都杀净。”冲上来的倭寇也纷纷叫道:“这几个支那坏蛋用邪术打伤咱们光荣的武士,先把他们杀了。”霎时间刀枪并举,齐冲过来,铁镜心一挥手将两根长枪震得飞上半天,嗖地拔出佩剑,喝道:“你们要见识真实的功夫是不是?”横剑一削,登时一片断金碎玉之声,六七柄倭刀被他在举手之间,全都削为两段。可是倭寇如潮,铁镜心、于承珠纵有天大的本领也抵挡不住。

  瞬息之间,在最先头的铁镜心已被倭寇团团围住。有几个日本武士正冲出场心,看情形是去对付毕擎天。于承珠心头一震:铁镜心形势虽险,却远不如毕擎天之甚,毕擎天正在全力应付长谷川,对外来的袭击那是毫无办法抵抗的了,便是一个小孩子在旁边劈他一刀:也可致他死命,何况是凶狠异常的日本武士?于承珠不及细想,立刻便飞身掠起,“呼”的一声,从一大群倭寇的头上“飞”过,倭寇“哗”然大呼,埋伏在场中的弓箭手登时千弩齐发。于承珠三伏三起,冲到了离开场心数丈之地,被密集如蝗的羽箭阻住,再也不能纵起前进,因为若人在半空,全身都是目标,既不能趋避,又不能抵挡,怕不被乱箭射得变成刺猬?只好挥剑拨箭,幸亏她的青冥剑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略一择动,便如护身的一道银虹,射来的羽箭,只要略沾着宝剑的锋芒,便纷纷折断,于承珠救人心切,犹想拼硬冲开箭雨,忽见芥川龙木已是挥刀追上,大呼小叫,暴怒如雷,于承珠虽然听不懂日本话,但看芥川龙木这愤怒的神气,料知他必是不忿败在自己点穴法下,因此又赶来拼命,芥川龙木的神风刀法迅速惊人,一交上手,非三五十招不能摆脱,奔向毕擎天的那几个倭寇,又已到了毕擎天的背后,倭刀闪闪,再迈一步,刀锋便可触及毕擎天的头颅,于承珠大为着急,顾不及取好准头,一扬手便是三朵金花飞了出去,几乎就在同一时间,背后金刀劈风之声已到,于承珠反手一剑,刚好荡开芥川龙木的倭刀。

  长谷川正在与毕擎天全力相持,见同伴赶来,似欲助己暗袭敌人,他倒底是九段武士的身份,嗔目喝道:“都给我退下。”突见金光闪闪,奔来的倭寇,三人中已有两人倒下,还有一朵金花向自己飞来,长谷川不由得放松了手,大袖一挥,将那朵金花拂了开去。毕擎天喝道:“好,你不要人相助,我也不要人相助,再斗一场。”本来毕擎天可以趁他松手的那一刹那,乘势反击,制敌死命,但他也要顾住“大龙头”的身份,心想在于承珠暗器相助之下,胜之不武,故此甘心放弃了这最难得的机会。

  长谷川粗通汉语,喝道:“好,果然是条好汉子。”在腰上一拍,忽地手中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刀,原来他的倭刀曾经百炼,从百炼钢变成了“绕指柔”,可以围在腰间当成腰带。毕擎天使的是“降龙棒”,因为今日说好是来比用力与刀剑的,他自己托大,竟没有将兵器带来,被长谷川连劈两刀,连连后退。长谷川哈哈大笑,忽地出手,抢过同伴的一口倭刀,掷给毕擎天道:“接好了,咱们再比比刀法!”貌似公平,实则是长谷川占尽便宜。毕擎天既不精于刀法,倭刀又不是合适的兵器,有等于无,仍然给长谷川杀得手忙脚乱。

  毕擎天、于承珠、铁镜心三人竞被截成三处,不能呼应,这形势实是凶险之极。幸在长谷川以九段国手的身份,坚持单打独斗,毕擎天虽然被他杀得手忙脚乱,一时之间,尚不至有性命之忧;于承珠持有宝剑,只守不攻,亦还可以勉强自保;铁镜心却被五六个日本武士围攻,险象环生。幸而邓茂七、郑赶驴二人与他相距甚近,拼命冲杀,居然给他们汇集一起,三人品字形站立,互为守护,邓茂七用的是一根软鞭,他气力况雄,施展起来,丈许之内,但见鞭形翻飞,当者披糜;郑赶驴使的两柄流星链子锤,可以当作活动的暗器使用,抛出去专打敌人的头颅,有几个凶悍进攻的倭寇,被他一锤一个,打破了天灵盖,立刻血溅黄沙,铁镜心的一口剑就中策应,更为厉害,他展开惊涛剑法,顾不及杀伤敌人,只是专削敌人的手指,手指被削,兵器自是无法把持,但见剑光所至,倭刀纷纷坠地。三人三种兵器,各展所长,倭寇虽多,却不敢近身,可是外面层层包围,三人被围在核心,也是冲不出去。

  铁镜心叫道:“咱们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多杀几个敌人!”挥舞长剑,奋不顾身地意欲杀开一条血路。邓茂七忽地叫道:“叶大哥早有安排,铁相公不必心急。咱们三人休要自己乱了阵势。”铁镜心想起叶宗留行事谨慎,必然会料到今日之事,断不至于让他们陷入绝境,心中一宽,精神倍增,有两个日本六段武士,乘着铁镜心身形向前移动之际,忽地从侧边向邓茂七偷袭,却不料铁镜心倏然之间,转过身来,反手一挥,唰唰两剑,又把那两个六段武士的手指削掉,堵住了缺口。只听得嗤嗤两声,一道蓝色的火焰升上天空,原来是邓茂七趁此时机,射出了求救讯号的蛇焰箭。

  蛇焰箭射出,倭寇更是群情汹涌,登时调集了一队藤牌军,加紧包围的压力,数十面藤脾形成了一面屏风,一步一步地向前推进,缩小包围圈子,铁镜心虽然大展神威,杀翻几人,可是他们有藤牌护身,难以削断他们的手指,究不如适才的顺手,藤脾军前仆后继,卷地压来,三人渐渐被挤作一团,纵然本领再高,在百数十面藤脾挤迫之下,竟只有待毙的份儿。

  正在极度紧张之际,忽听得杀声震天,倭寇阵形大乱,有一彪人马杀了进来,铁镜心大喜狂呼:“援军来啦!”张眼一瞧,只见冲进来只有一小队人,看来不满百人,而且都是渔民打扮,并非义军,铁镜心大为失望,忽见一个长须老者,从渔民队中冲出,迎着倭寇,一手一个,便像摔稻草人似的,一抓着便甩,倏忽之间,摔死摔伤了几十名倭寇,这大摔碑手的功天比铁镜心高明不知几倍,铁镜心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突如其来的老者,原来竟然是他的师父。

  铁镜心与他的师父会少离多,这几年来石惊涛逃亡海外,铁镜心更是不知道他的踪迹,突然见他在此出现,又惊又喜。那一队人人数虽然不多,个个勇猛非常,以一当十,转瞬之间,就从外面攻了进来,与倭寇的藤牌军混战。石惊涛扬手与徒弟打了一个招呼,身形却并不停下,直向场中的毕擎大与长谷川扑去。

  长谷川正使到神风刀法中的一招绝妙杀手,刀锋向外疾展,倏地一卷,毕擎天用了一招“横奖金梁”,刀背反磕,想仗着腕劲大过对方,把长谷川的宝刀磕飞,哪知长谷川这一手神风刀法刚中有柔,“柔道”中借力打力的功夫,竟然给他运用到其快无比的神风刀法上,毕擎天那一招刚刚使出,忽觉一股急速的旋转之力紧紧地扯着自己这口倭刀,吃了一惊,急忙往外夺刀,哪知不用力也还罢了,一用力那股反旋之力就更急更强,毕擎天虎口欲裂,手指松了松,只听得当的一声,手中的倭刀已给敌人卷走,长谷川振刀一甩,把那口倭刀削为两段,随手抖起一个刀花,向毕擎天分心便刺,神风刀法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几个杀着接连而来,长谷川的卷刀、削刀、刺腕、插胸,脚步未换,四式极厉害的杀手刀法已是一气呵成,毕擎天手中没有合适的兵器,输得极为不忿,一口闷气还未转得过来,长谷川明晃晃的刀锋已刺到了他的胸口,而且刀锋两边摆动,将他左右趋闪的去路也全都封着,长谷川这一刀使得狠毒之极,竟不许毕擎天有半点逃生的机会!

  哪知长谷川空打了一个如意算盘,他的刀快,有人比他更快,就在毕擎天干钧一发之际,忽然被一股大力一撞,毕擎天庞大的身躯突然给人抛了起来,身不由己地在空中连翻了两个筋斗,顺着这股巧势,竟然轻轻巧巧他落在地上,毫发无伤。张眼一看,只见一个白须飘拂的老头正在向着长谷川斜睨冷笑。

  长谷川大怒,喝道:“兀你这老头子冷笑什么?”石惊涛懂得日语,却用中国话答道:“笑你这岛国虾夷,学中国的东西,懂得几手刀法,就妄自尊大!”长谷川对中国话能听不能说,日本的武功本来源出中国,但经过了日本武士的参悟变化之后,创立了“柔道”和“神风刀法”这两种极厉害的武功,已不肯以学生自居,妄自以为天下无故了。长谷川身为九段武士,哪曾受过人如此轻视?宝刀一挥,啪啪作响,喝道:“你拔出刀来。咱娩划比划,”若不是他见到石惊涛刚才救人的那一手功夫,又被石惊涛用说话一激,他还真不屑“自贬”身份,要和石惊涛斗刀比剑。石惊涛腰悬长剑,听了长谷川的话,却睨他一眼,冷笑道:“凭你这一点点微未之技,就敢叫我抡刀拔剑么?”

  这口气简直把日本的九段武士视同无物,长谷川怒不可抑,反而纵声大笑道:“好呀,我生平不斩无名之卒,我本不想杀你,那是你自己凑到刀口上来了!”宝刀划了一个半圆,倏地削出,石惊涛身形略侧,让过刀锋,伸出双指在刀背一推,那口刀本如毒蛇吐信,又狠又疾,被他双指一推,突如毒蛇的七寸被人踏住,倏地反窜回去,长谷川大惊,手腕一沉,将这股力化解了,刀锋一弹,转了个弯,又向石惊涛的小腹刺下,哪知刀锋一出,但觉微风飒然,眼前的敌人已失了所在,长谷川到底是身经百战的九段武士,心知不妙,宝刀立刻反卷回来,变作了一圈护身的刀环,石惊涛正在施展小擒拿手勾他的手腕,见他变招得快,应付得宜,笑道:“能挡三招,饶你不死!”缩手避开刀锋,长谷川若然只守不攻,本来还可挡十余二十招,但见对方是个老头,且又空手,自己还连走下风,只觉颜面无存,心头火起,不及思索,宝刀又再挥出,石惊涛哈哈一笑,长袖一拂,引开长谷川的眼神,左手驳指一弹,哐当一声,那口刀立刻反弹起来,几乎刺着了自己的额角,长谷川忙沉肩卸势,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石惊涛长袖拂处,虎口辣辣作疼,再奋力所出之时,连刀柄也给石惊涛卷住了。石惊涛喝道:“还不放手么?”轻轻一卷一拉,长谷川的身子禁不住向前冲出,心中大惊,明知敌人使的也是借力打力的功夫,但使得比自己却好得多,竟是无法卸解,只得松手抛刀,翻身后跃。总共不过五招,一个鼎鼎大名的九段武土,竟被石惊涛弄得抛刀而逃。

  石惊涛道:“好一把宝刀,正好给我的徒弟。喂,饶你不死,刀鞘拿来。“长谷川正在奔跑,忽地肩头被人一拍,急忙转身挥拳,只见石惊涛已在离身丈许之外,自己围在腰间的蛇皮软刀鞘也给他解去了。

  长谷川附近本有许多日本武士围着观战,只因长谷川是九段身份,故此不敢上前助拳,这时见长谷川败得如此之惨,齐都吃惊,纷纷拥上。长谷川突然从同伴手中抢过一柄倭刀,大声叫道:“罢了,罢了!”横刀在肚皮上切了一个交叉十字,登时血如泉涌,倒地身亡!原来这是日本武士道的风气,身受奇辱,无力报复,便得切腹自杀,长谷川身为九段高手,被人空手缴械,石惊涛虽然饶他不死,他也不能不死了。

  场中倭寇又恨又怒,八段武士芥川龙木舍了于承珠,指挥倭寇,将石惊涛团团围住,石惊涛笑道:“现在我可以试试自己的这把宝剑了。”拔出宝剑,一招风卷四方,此时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沾着宝剑的倭刀都给削断了!

  石惊涛这口剑是偷自大内的宝剑,剑质不在玄机逸士所炼的青冥、白云两把宝剑之下,这时拔出宝剑,如虎添翼,转瞬之间,就与于承珠汇到一起,两柄宝剑,左右齐发,杀得倭寇伤亡遍地,毕擎天用重手法、掌毙了许多倭寇,但倭寇顽强之极,竟似拼了性命,要为九段国手报仇,前仆后继,仍然蜂拥而来。

  石惊涛带来的那队渔民,骁勇之极,他们一手持钩,一手提刀,藤牌军的藤牌,护上盘易,护下盘难,被他们一钩一个,钩翻了便是“喀嚓”一声,片刻之间,杀伤了一大半,其余的也都溃败而逃,铁镜心脱出重围,反过来接应石惊涛。忽听得外面隆隆炮响,又是一彪军马杀了进来,领军的是叶宗留的另一位副手扬宗武,在马上扬刀大呼道:“外面的倭寇已全军覆灭了,只剩下这里的一小股,咱们把他赶下海去!”

  原来倭寇的头领狡猾非常,定下诡计,他前两日授到消息,知道今日将有一批援军从国内开来,不过人数不多,只有千人左右,仍然不足解围。因此便定下今日作武士的竞赛大会,邀请了义军派选手来参加,想乘着义军不防,突施偷袭,分兵三路,一路是新开来的倭寇,从台州西边三哑湾登陆,抚义军之背;一路以原来的倭寇作为主力,攻击正面防线;另外一路则是留在海滨广场假作参观竞赛的千多倭寇,这一路倭寇准备将义军派来的选手杀死了后,在午牌时分,便冲出去,绕过临海的小山,攻击义军的总部,由九段武士长谷川率领。三路倭寇约好午时动手,所以当铁镜心他们清晨来到之时,他们尚未发动,接连比了几场。在长谷川的心目中,以为自己这方拥有两个八段武士,其他六段七段的武土也有十多人,不必自己出手,已可稳操胜券,实不必用围攻的办法,哪知一败涂地,连长谷川自己也要切腹自杀,还未能冲出去配合其他两路,已经反被敌人包围了。

  倭寇的计划本来周密,叶宗留料敌如神,早已防到他的偷袭,恰好石惊涛又刚从海外回来,他带的一百多人都是东海各岛的义军,听得倭寇侵扰沿海家乡,自愿回来抗倭的。他们在海上见到倭寇增援的船只,回来立刻报与叶宗留知道,叶宗留便请石惊涛先去援救铁镜心等人,自己另派大军到三极湾去迎击登陆的倭寇,可怜那一批倭寇,刚一上岸,便陷入义军的罗网,全部被歼灭了。这时只剩下了海滨广场的这一路倭寇,哪禁得起内外夹攻,纷纷逃命,千余倭寇,十折八九,只剩百多人抢到船只下海逃命。正是:

  义士挥戈同抗敌,倭氛终见化冰消。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