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散 花 女 侠   作者:梁羽生

第十二回 草莽英豪 挥戈同抗日 玉堂公子 划策托空言

  台州知府吓得面青唇白,抖抖索索。被铁镜心怒目一瞪,抓着一支竹签却又不敢摔下,只听得铁镜心大声喝道:“公堂之上,讲的是道理,道理未讲清楚,谁敢能来拿我?”观审的中国人虽然久处倭寇的压力之下,也禁不住喝彩为铁镜心助威。高桥气得面色铁青,喝道:“好,你说我们大日本的船主打死你们的支那人,有何凭证?再说你为什么撕下我们大日本的太阳旗?”

  铁镜心高声说道:“日本船到中国来,就该守中国的法律,那条船既然杀人抢劫,又偷运私货,我们就只当它是海盗船只,料想你们贵国也不会承认这种海盗的船只是你们政府的。既然是海盗的船只,挂起日本旗,其实就是侮辱你们自己的国家。我替你们将海盗船上的太阳旗除下,其实是为你们保全了国家的体面。说来你还该感激我!”铁镜心理直气壮,侃侃道来,把高桥气得连连拍案骂道:“强辩,强辩!”

  铁镜心不予理会,继续说道:“至于说到证据吗?那有的是!”话声未了,只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哭哭啼啼地走上堂来,哭道:“求青天大老爷作主啊,我的丈夫给日本人打死,我也给打伤,货物被抢,追回来的还不到一半啦!”正是那条被抢掠的中国货船船主的未亡人。紧跟着一片哭声,只见数十人拥上堂来,每两个人抬着一张床板,床板上都躺着一个受伤的人,有的断手,有的折足,有的伤口还在流血,都是那日被日本船上浪人打伤的中国人。铁镜心叫道:“这些都是苦主,你还有何话说?”

  高桥绝对料想不到这些“支那苦主”居然敢出来指证,睁大眼睛,正要发作,只听得公堂上哭声四起,接着一群一群的人出来控告,有白发苍苍的老妈妈出来指责倭寇杀了她的儿子,有满腔眼泪的少妇,哭诉倭寇杀了她的丈夫,有一个老爷爷更不顾性命地冲到公案前面,控诉倭寇杀了他的儿子,抢了他的闺女,还放火烧了他的房屋。

  高桥气得双眼凸出,心中又是十分害怕,他哪想得到他一向认为是“绵羊”一般的“支那人”,忽然会像火山一样地爆发起来,控诉他的“大和民族的优秀国民”?高桥大喝一声:“给我打发这群支那人!”瀚越横蛮已惯,应声跳下公堂,啪地一掌,就将那个老大爷打翻,还想动手再打一个老妈妈,另一个七段武士江口则拔出长剑去刺铁镜心。

  只见铁镜心身形一晃,江口的长剑刺了个空,说时迟,那时快,铁镜心一个虎步,一扑而前,双掌一落,立刻抓着瀚越的背心,救了那老妈妈的一命。

  瀚越精于柔术,被铁镜心抓起,居然败中反外,脑袋一仰,双手反穿下来,扭铁镜心臂弯关节,铁镜心腰身一俯,忽地只见两人的身形突似风车一转,主客易势,铁镜心反而被瀚越背到背上,看看就要被他“背投”绝技,投下石阶。

  于承珠惊叫一声,越出人丛,就想来救。另一个七段武士江口见铁镜心被他的同伴制着,心中大喜,哈哈笑道:“好小子,原来你也有败在我们日本武士手中之日。”长剑一挥,噼啪作响!立刻向铁镜心头颅斩下。他在近,于承珠在远,于承珠要救他也来不及。

  众人惊叫声中,忽见瀚越脚步跄踉,向前一冲,恰恰迎着了江口的长剑,“波”的一声,长剑刺入了瀚越的阀骨,铁镜心哈哈大笑,一跃而下,信手打了江口两记耳光,喝道:“你在中国公堂之上,恃强行凶,目中还有我天朝皇法吗?”这一下变出意外,江口绝对料想不到,空有一身武艺,长剑刺入同伴的身体,急忙间未能拔出,眼见铁镜心巴掌打来,竟是毫无办法抵挡。

  原来铁镜心是将计就计,故意让瀚越得手,将他反背起来,他却用擒拿手扣着了瀚越的背心“天柱”大穴,“天柱穴”位在脊椎的神经未梢,感觉最为灵敏,被铁镜心用力一扣,又麻又痒又痛,瀚越的柔术非但丝毫施展不出,而且给铁镜心弄得如发狂癫,向前乱冲,这一冲就恰恰冲到了江口的剑上。

  江口被打了两记耳光,这才将剑拔出,只听得瀚越惨叫一声,血如泉涌,眼见他不死亦成残废,江口又惊又怒,长剑一圈,猛施杀手,突然间又不见了铁镜心的影子,江口暗叫一声“不好”,跳起来时,手腕已给铁镜心抓住,轻轻一拗,登时脱臼,长剑当的一声跌落地上。本来以江口七段武士的本事,铁镜心纵能将他打败,也得花半个时辰,但铁镜心机智百出,先用瀚越作为盾牌,叫他吃了大亏,待他拔剑之时,铁镜心已绕到他的身后,论起身法的轻灵,江口绝不能与铁镜心相比,更何况被铁镜心一出手就制了先机,自然就只有挨打的份儿了。铁镜心脚尖一挑,把江口的长剑挑起,接到手中,用拇指一顶剑身,单手一抖,咋嚎一声,那柄长剑断为两段,江口爬了起来,见他显了这手功夫,哪敢再斗,铁镜心将两截断剑一抛,朗声说道:“倭奴无礼,胆敢在知府衙门,拿刀弄剑,打人伤人,众目共见,求知府大人处置。”知府早已吓得哆哆嗦嗦说不出话来,猛听得高桥拍案大骂道:“反了,反了。”突然从衙门后面涌出一队日本兵,个个拿着雪白的长柄倭刀,发一声喊,都扑向铁镜心。

  那是高桥早就带来了的护卫,只因不便公开露面,故此理伏在知府后衙,而今听得堂上大乱,被他们欺侮惯了的“支那人”居然敢闹起事来,这些日本兵横行已惯,听得高桥在外面呼喝,哪里还会想到什么后果,于是个个拔出倭刀,争着涌出。

  大堂上本来就挤满了观审的中国人,一直排到石阶底下,少说也有七八百人,本来就是已愤惫不堪,这时突见日本兵杀出,更是群情汹涌,有许多少年人奋不顾身,赤手空拳就奔上去迎敌,倭刀锋利异常,稍一碰上就有皮破血流之祸,铁镜心拦在前面,呼呼发掌,用大摔碑手的重手法,一连摔死了五六个高桥的卫士,但那队日本兵有三十多人,铁镜心一人自是阻挡不住,涌上去的少年人仍有多人受伤,有一个伤得最惨的,竟被祈断了一条手臂。

  忽地只听得铮挣之声连响,于承珠一扬手就是五朵金花,除了一个日本武士能够避开之外,其余四朵金花全都命中了敌人的要穴,登时有四个日本卫土扑地不起。于承珠随身所携带的金花暗器有限,打伤了四个日本卫士之后,立刻拔出宝剑,正待越众而出,几乎就在同一时间,只见东面门首拥挤着的人群发一声喊,两边一分,一个红衣少女手挥利剑,杀了进来,后面跟着一大群渔民打扮的人,或持鱼叉,或持鱼钩,行动矫捷之极,每两人一个小组,一人用鱼叉迫住倭刀,另一人就用鱼钩勾敌人的双足,日本人习惯纵膝盘地而坐,腿肥脚短,跳跃不灵,那群渔民似是久经训练,鱼钩勾下,从不落空,片刻时间,就把那队高桥的卫士全部擒了。其中一个本领较高的武士,是这队日兵的队长,也不过几个照面,就被那红衣少女削断了一条臂膊,一并擒了。

  这红衣少女正是于承珠昨日所见的那个石文纨。于承珠恍然大悟,心道:“怪不得成海山叫我不必担心,原来他们是早有准备的了。”

  这一仗高桥带来的人全军覆没,高桥吓得魂不附体,急欲逃走,双脚却不听使唤,在公堂上抖个不停,被铁镜心拖了下来,反手缚住,推到知府的面前,朗声说道:“倭奴蔑视我天朝皇法,在公堂上纵兵行凶,知府大人,你守土有责,不能不理。”知府也吓得几乎说不出话来,透了一大口气,半晌才嗫嚅说道:“这,这,这如何是好,若倭寇围城,本府兵力单薄,如何抵挡?”铁镜心笑道:“有这么多人,还愁没人抵挡!”公堂上这时已挤得水泄不通,众口同声地叫道:“我们抵挡。”还有人叫道:“若然知府大人惧怕倭寇,那就快快逃命,台州之事,我们自理。”知府见民气如此,怕再对日本人忍让之时会激起民愤,只得说道:“铁相公,今日之事,我只好由你作主了。”

  铁镜心道:“保土卫民,人人有责。大人是台州的父母官,那更是责无旁贷的了。”当下立即推出了几位乡绅和地方上的公正人士,和知府一同协商抗倭的大计,那群被擒的日本人,连同高桥在内,都一并被收监了。

  知府本要将铁镜心留下,共同商量,铁镜心说他还有要紧的事情待办,想先到外面走一趟,知府想起他被羁囚多日,想出去会会亲友,也是人情之常,而且知府也有点忌惮铁镜心,生怕他再弄出什么花样,教自己骑虎难下,当下稍一沉吟,便准铁镜心先行告退。

  石文纨留下那一队渔民,跟着铁镜心挤出大门,众人都对他们欢呼,于承珠也不自觉地送他们出去,石文纨还没有留意,铁镜心却瞥见了他,微微一笑,将他一把拉着,道:“咱们一同走吧。”石文纨望于承珠一眼,于承珠向她点点头,石文纨也冷冷淡淡地向她点了点头,两人都没有谈话。于承珠从来没有被一个男子紧握过手,很不自然,脸上泛起一片红霞,好在众人喧闹之中,铁镜心也没有留意到她的异样神情。

  三人走出府衙,但见附近的街道上拥挤满了人,纷纷谈论从府衙内传出来的消息,有的人在夸赞铁镜心,有的人在大骂倭寇,铁镜心怕被人群发现,带于、石二人穿过横街小巷,走了好远好远,还隐隐闻得背后喧闹之声,铁镜心笑道:“倭寇越是蛮不讲理,越是恃强逞凶,咱们的民气便越发激昂,今日之事,可作见证。”于承珠恍然大悟,道:“原来你甘愿受倭奴的会审,就是想激发民气的,这道理我前日还想不清楚呢。”

  但还有一样于承珠未曾想得清楚的是:台州父老正在府衙同商抗倭大计,铁镜心为何没有参加,而要急急出外?难道还有什么比抗倭更要紧的事情?正想问他,铁镜心又微笑说道:“你们认识了吧?”他这话是面向石文纨说的。石文纨轻轻地“哼”了一声,道:“你交的好朋友啊!”铁镜心怔了一怔,道:“这位于兄确是够朋友。我们是在长江船上认识的,第一次会面我就曾见他奋不顾身地救两位渔家父女。”石文纨道:“那真是一位侠义之士了。就……”铁镜心道:“就什么?”石文纨本想说:“就可惜行为轻薄。”但她有几分畏惧这位大师兄,见大师兄如此称赞于承珠,话到口边又吞了去,改口道:“就是太年轻了一点。”铁镜心忍不住“噗嗤”一笑,原来他有一个想法,想给师妹撮合姻缘,他还没有知道成海山对石文纨早已萌了爱意。

  于承珠道:“铁兄,你在哪儿?”铁镜心反问道:“你去哪儿?”于承珠道:“我当然是回家去啊。”铁镜心道:“那么我也就是要到你的家啊!”于承珠见他不似说笑,心中奇道:“他又说有紧要的事情,怎么却又有空跟着我走?”虽然纳闷,心中却是欢喜。不一刻走到了张黑寄住的家。忽见张黑和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迎了出来。

  这人原来就是成海山,仍是前日那般老老实实的渔家装束,铁镜心、于承珠和成海山一见,三人都同时叫出声来:“咦,原来是你!”

  张黑道:“这位成大哥就是叶统领叶宗留大哥派来的人,由他带领我们到叶大哥那边去。”铁镜心道:“你几时认识叶统领的,怎么连我也不知道?找听师妹说叶统领派有人来,我问她是谁,她不肯说,却原来是你。”成海山道:“这几个月我和师妹就在叶大哥那边,祁倭靖也打了几次仗啦,还是前几天才回来的。师哥,这几个月你游学在外,我们还没有机会告诉你哩。”铁镜心笑道:“你们都长大成人,懂得办事啦,我还当你们仍然住在老家,成天捉鸟呀钓鱼呀闹看玩哩。”成海山也笑道:“我们这几天是在老家呀,幸好你不知道我们曾离家他去,要不然你也不会请这位于相公到白沙村找我们啦。我也料想不到这位于相公原来就是叶统领请来的救兵。今早我得到叶大哥送来的信,叫我到这里接一位从远东请来的大豪侠,我还以为是毕擎天毕大龙头,却原来是于相公。这真是巧极了。前天若不是碰着于相公,我和师妹都几乎要给鹰爪子伤了。”于承珠道:“你也认识毕擎天么?”成海山道:“没见过哩。可是北五省大龙头的威名谁不知道。”铁镜心皱皱眉头,道:“人的名儿,树的影儿,这俗语说得有几分道理。但也不见得人人都是名实相符,咱们也不必震于别人的威名。我听说毕擎天是北方丐帮的首领,作江湖的龙头帮主,大约还是够资格的。”成海山默然不语,于承珠虽然对毕擎天并无好感,对铁镜心这话,亦感到些微不快,心道:“你又没有见过毕擎天,怎么就都知道人家?难道草莽之中就没有人材,丐帮的首领就只配当龙头帮主吗?”铁镜心是官家子弟,文才武艺都出色当行,对于草莽人物,潜意识中总有一些轻视。这和于承珠却微有不同,于承珠虽然也是阁老的独生女儿,但于谦为人,和普通的大官完全不同,做到阁老,平日也亲自操劳,并无官家习气。而于承珠又最受师父张丹枫的影响,张丹枫少年时候闯荡江湖,历经忧患,所结交的更多的是草莽英雄,所以于承珠和草莽人物相处,抑或觉得气质不大相近,但对其中的英雄豪杰,总不失掉敬意。

  于承珠对铁镜心这几日的行事,佩服之极,所以这些微不快,转瞬亦云散烟消。只听得铁镜心又问成海山道:“什么鹰爪子?怎么他要来伤害你们?”成海山道:“鹰爪子听说咱们的师父回来了,他要来搜捕咱们的师父呢。”铁镜心微现诧异之色,道:“这是什么道理,他老人家犯了什么法了?”

  成海山道:“这个我可不知道了。”铁镜心眼光向石文纨一扫,石文纨嗫嚅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于承珠十分奇怪,心道:“石惊涛是因为盗了大内宝剑,大闹皇宫,这才逃亡海外的。铁镜心是他的得意高足,怎么会不知道?看石文纨的神情,她分明是知道的,为何却又不告诉大师兄?”若是在一年之前,于承珠心直口快,一定会将所知告诉铁镜心,这一年来多少经过了一些磨练,稍稍懂了一点人情世故,话到口边转念一想,心道:“石惊涛瞒着这个徒弟,其中定有道理。石惊涛盗宝闹皇官等事,武林中知道是他干的,也只有我太师祖等有限几人,师父信得过我,才肯将这些江湖上成名人物的隐秘告与我知,我岂可随便乱说。”

  成海山道:“叶大哥的意思,叫我送他们二位到达之后就回来相助台州的民团守城,师兄你说如何?”铁镜心道:“晤,也好,等我向知府保举你便是了。师妹,你呢?”石文纨道:“我也愿留在此助成帅哥。”成海山道:“叶大哥很盼望你也帮他。”铁镜心稍一沉吟,道:“好吧,待我先回家禀告父亲。我听说叶宗留现正处在危难之境,抗倭大事,人人有责,我去是应该的。”他说得很平淡,但于承珠却听出他自负的心情,好像他一去什么都会好转,不知怎的,心中又感到些微不快,但想到铁镜心确实是个大有本事的人,心中的不快,迅即又烟消云散了。

  傍晚时分,铁镜心回来,神情有点失望,成海山道:“我父亲一得保释之后,就离开台州,进省去了!呀,我千里迢迢地赶回来救他老人家,却见不着他一面。”于承珠又感奇怪,心道:“父子骨肉连心,铁铱怎么不等他儿子的案子终结就走开了?是有人逼他如此的?还是他害怕这危城不可久居?”成海山道:“那么大师兄明天同我们一道走么?”铁镜心仰天吟道:“英雄血洒胡尘里,国难方深那管家!走,当然走!”

  第二日一早,铁镜心、于承珠、张黑、成海山等人离开台州,由成海山带路,走了两天,到达义军驻管之地。那是滨海的一座山头,这座山是仙霞岭的支脉,虽然不算峭拔,却也山高林密,义军的管地就在密林之中,四人走入山中,随处见到义军或在斩柴,或在种菜,衣衫褴褛,可以想见他们支持的艰苦,但人人都是嘻嘻哈哈地一面操作一面谈笑,并无愁苦之容。于承珠甚是佩服。铁镜心却在想道:“这些乌合之众,怪不得难以抵敌倭寇,我可得助叶宗留给他好好整顿一下军队才行。”

  叶宗留听得他们到来,极为高兴,立刻请他们到帐中相见。那帐篷是用牛皮做的,算是最好的了,但也有几处破烂。

  铁镜心、于承珠等走入帐中,只见几个人一同迎了出来,其中一人短须如翰,黑漆发光的脸,穿着补了几个绽的土布衣裳,活像久经雨淋日晒的乡下长工,一见他们进来,立刻伸出两只又大又黑的手掌,叫道:“日日盼望你们,真是想死我了,这位是铁公子么?”双掌一拍铁镜心的肩头,在他自是表示亲热,一拍下来,铁镜心的衣裳登时现出两个黑掌印,四人之中,铁镜心的衣裳最为整洁,料子也很不错,那大汉一拍之下,立刻发现,赔笑说道:“哎呀,弄脏了贵客的衣裳了。”急忙替铁镜心轻轻拂拭,他想是刚刚从地上回来,指甲也还沾着尘土,越拂越脏,铁镜心颇有点尴尬,抱拳说道:“这位是叶统领么?”,“统领”是义军公推他做的,可并不是朝廷的命官。那汉子哈哈笑道:“什么统领,我叫叶宗留,弟兄们或者叫我做叶老黑,或者叫我叶大哥,你们不必和我客气,我比你们痴长几岁,我托大一点,你们叫我做叶大哥也就行啦。”铁镜心暗道:“在台州几乎日日听到叶宗留的大名,人人都说他是了不得的汉子,却原来是个乡下佬的模样。”他可不知,叶宗留岂止是“乡下佬”,还是个当时社会所贱视的当矿工出身的。他手下的弟兄,有许多就是他矿场上的伙伴。

  于承珠将毕擎天和周山民的亲笔书信交了给他,叶宗留打开一看,道:“哈,有好多字它认得我,我不认得它。你给我念。”随手将书信交给旁边一人,那人约摸四十多岁,背有点佝偻,衣服虽然也打了许多补丁,洗得还洁净,看样子似乎是他的师爷,接过两封信念了,无非是表示愿同心抗倭,不日即将率众来到等语,只有毕擎天的信尾附有两点说话,说的是:“久仰吾兄大名,东南沿海得以少免糜烂,全仗吾兄之力也,弟忝位五省龙头,自惭德薄,当在吾兄帐下,听候驱驰。”叶宗留听了哈哈大笑道:“毕擎天写信,怎么也这样文绉绉的,这信一定也是他的师爷代笔的,他是乞丐头儿,我是矿工头儿,正好搭档,他本事比我大得多,我正要奉他做大哥,这些弟兄都交给他使唤,他却和我客套,这岂不太笑话吗。哈,哈!这封信一定不是毕擎天亲笔写的”岂知这封信正是毕擎天亲笔写的,毕擎天貌虽粗鲁,内里却甚有机心,他祖先是张士诚手下的大将,子孙要做十年和尚,十年乞丐,乃是家规,所以毕擎天并非一般乞丐!他乃是粗通文墨的。

  铁镜心听了,微感不快。铁镜心是无意与叶宗留争位的,但他听得叶宗留对毕擎天如此推崇,人还未到就准备让位了,显见叶宗留对毕擎天更为着重,铁镜心心里可有点不舒服。

  于承珠的想法却又完全不同,于承珠想道:“毕擎天其实处心积虑,想做首领,却偏偏惺惺作态,比起叶宗留的光明磊落,品格上那是有所不及的了。”

  义军被困山中多月,全军上下吃的都是糙米野菜,这晚为了铁镜心他们初到,特别烤了一只野猪待客,糙米杂有许多谷壳砂子,于承珠本来吃得不惯,但见叶宗留殷殷劝客,尽把大块大块的野猪肉夹在铁镜心和自己的碗里,于承珠反而感到惭愧不安,不知不觉地扒了两碗糙米饭,比平时还吃多半碗。

  于承珠等四人被招待在一个新搭好的帐篷中住宿,也是牛皮帐篷,新净完整,不怕漏雨,比叶宗留自己住的那座帐篷还好,也很宽敞,于承珠、铁镜心、张黑、成海山等四人各占一角。

  这一晚,于承珠翻来覆去睡不着觉,脑海中接连翻出几个人的影子,先是张丹枫,再是铁镜心,然后是毕擎天,最后是叶宗留。“嗯,铁镜心是有几分像我的师父。”这印象在长江初会之时,于承珠就已有了,如今铁镜心的影子随着张丹枫的影子飘过,这印象便更分明。于承珠不觉从心底笑了出来。但转瞬之间,另一个念头又在心中泛起,忽觉得铁镜心虽有几分像张丹枫,但却有更多的地方不似,他们好像是并不属于同一类型的人,分别在什么地方?于承珠一下子可答不出来,这个印象是今晚才有的,也越来越分明了。于承珠忽然感到心头有点沉重,让张丹枫与铁镜心的影子都从脑中闪过,再想起了叶宗留,叶宗留在铁镜心面前是显得多么笨拙,但他也有几分似我的师父。这样一想,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张丹枫狂侠温文,潇洒脱俗,叶宗留怎么似他?但又确似有些地方相像。哪些地方相似,于承珠一下子也答不上来,须得好好地想,叶宗留质朴豪爽,和铁镜心对照起来,更显得一巧一拙,他又不善于言词,但他所说的话,每一句都似是出自肺腑,令人觉得诚恳可亲。于承珠忽而觉得,张丹枫与叶宗留表面看来,虽似处于两个极端,完全不同类型,但两个人的性格又都各有其可爱之外,甚至有共通的地方。铁镜心比将起来,反而显得有些失色了。至于毕擎天也自有其豪侠可敬之处,不过比起其余三人,毕擎天又似乎显得更逊色了。这一晚,于承珠翻来覆去地尽在想,毕擎天的影子后来完全被铁镜心的影子压住了。她想得最多的还是铁镜心,连自己也莫名其妙。呀,她自己不知,她可是在成长中的少女了,张丹枫、叶宗留虽然“可爱”,却是比她长一辈的人,只有铁镜心是和她年纪相若的俊秀少年。

  可是一想到铁镜心与张、叶二人的不同之处,虽然那只是模模糊糊的感觉,也令她感到心头抑郁。呀,一个少女要找到样样合意的人,那可是并不容易的啊。

  过了两日,台州来了一队渔民,约有百人,都是成海山与石文纨在渔村居住之时训练出来的。渔民到来,说起台州城中已成立了团练,就是缺乏指挥的人才,叶宗留便叫成海山回去,铁镜心也想回去,却给叶宗留留下了,就叫他带那队渔民,整编为抗倭军的一个支队。

  铁镜心到了营地之后,好几次请命出击,叶宗留总不允许,铁镜心颇为烦躁,私下里对于承珠埋怨道:“义军久困山中,吃的穿的,都很困难,不敢出击,岂非自取败亡?再说咱们到此,为的是打倭寇,如今来了半个月了,还闷在这儿,有什么意思?”于承珠道:“叶大哥不允出击,必有他的道理。”铁镜心冷笑道:“什么道理?我看他是惧怕倭寇。”于承珠一向佩服铁镜心的见识,但此次听他言语之中对叶宗留大有蔑视之意,心中却好生不快,冷冷说道:“只是你有谋略,别人就没有谋略了么?弯弓欲射南山虎,磨剑思除北海蛟。抗倭不是徒逞一时之快,这是你说过的。也许叶大哥现在做的就是‘弯弓磨剑’的功夫呢!”铁镜心见于承珠愠怒,又拿自己说过的话替叶宗留辩解,当下不再言语,但心中却是不服,想道:“我熟读兵书,叶宗留岂能与我相比。”

  叶宗留虽然按兵不动,但每日都派有探子下山打探军情,这日探子回来报道:倭寇大举搜山,兵分三路,现在已到了山脚了。叶宗留非常镇定,道:“敌人爬上山来,最少也得半日,咱们先看看敌人来势,再商量如何应付吧。”带铁镜心、于承珠等上高峰眺望敌情,铁镜心、于承珠都具有上上的轻功,铁镜心还故意卖弄本领,片刻之间,就登上高峰,叶宗留也居然能够亦步亦趋,和铁、于二人同时到达,丝毫不见面红气喘,铁镜心暗暗佩服,把轻视他的心情去了几分。

  只见倭寇从东西北三面登山,东北两面,队伍婉蜒有如长蛇,尘土蔽天,野兽奔走,西面一路,寥寥落落,看来只有三五百人,队伍上空,有一群飞鸟,越飞越高,转瞬不见。看了半晌,大家回到帐幕商议。

  铁镜心朗声说道:“用兵之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分之,敌则能胜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这是孙子兵法中攻谋篇所讲的法则。意思是说,有十倍优势的兵力就包围敌人,有五倍优势的兵力就进攻敌人,只有一倍优势的兵力就要分散敌人,同敌人兵力相等就要能战胜他,比敌人兵力少就要能退却,比敌人军队弱就要能避免决战。孙子兵法,那是绝对没有错的。”义军的头目听得莫名其妙,大家都瞧着铁镜心,不懂他何故在军情紧急之时,居然还有闲心“背书”?

  有人低声说道:“咦,到底是读书人,背得这样熟。”有人低声问道:“谁的孙子,有多大年纪?为什么孙子讲的话就没有错?那么老子讲的话岂不是更没有错了。”铁镜心傲然一笑,道:“现在倭寇攻山的兵力比咱们大得多,若然咱们也分兵抵挡,那是必败无疑的了。但倭寇西路的兵力薄弱,咱们若把兵力都集中起来对他的西路,可能比他多出一倍,就可用到孙子兵法上倍则分之的道理了。我说咱们先消灭倭寇的中路,然后打他的东路,他的东路兵力大约和咱们相等,可以用孙子兵法上‘敌则胜之’的道理将他打败。”那师爷“哦”了一声道:“原来你说的是各个击破,左一句孙子兵法,右一句孙子兵法,倒把我弄糊涂了。”

  叶宗留道:“咱是一个粗人,不懂什么孙子兵法,老子兵法,依我说倭寇来了,咱们就给他打磨磨转着玩儿。”于承珠道:“什么叫做打磨磨?”叶宗留道:“你见过驴子拉磨吗?驴子跟着磨跑,转来转去,转得头昏眼花,你放了它它还是打转。”于承珠道:“这和打倭寇有什么干系?”叶宗留道:“哈,大有干系。咱们要把倭寇变成笨驴,引它跟着咱们满山乱转,咱们不和他打仗,却和他兜圈子、捉迷藏,咱们地形比他熟,跑山路比他快,准能把他累死。”叶宗留讲的都是俗话,明白易懂,大小头领听得眉飞色舞,轰然叫道:“对呵,就照统领讲的做,把倭寇累死。”铁镜心冷笑道:“历代的兵书从来没有讲过这样打法的,咱们粮草又不够,别弄得自己先累死了。”有人叫道:“倭寇远道来攻,他又能带多少粮草?咱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又有老百姓帮咱们,怕什么和他磨?”铁镜心不理闲人说话,面对叶宗留问道:“若照你所说的样子和倭寇捉迷藏得花多少时候?”叶宗留道:“这个没准儿,十天不定,半月不定,一个月也不定。”铁镜心冷笑道:“这样说来,咱们什么时候才能够把倭寇都赶下海去?你怕和倭寇打硬仗,尽是避他,外面的百姓受苦受难你就不管了!你和倭寇捉迷藏去吧,我要打!”义军头目全部变色,叶宗留急忙用眼色止住众人,有人已骂出声道:“咱们哪一个不曾出死入生,和倭寇硬拼过来,你,你……”叶宗留急止着众人道:“铁公子也是一番为国为民之心,咱们不要吵闹。铁公子想把倭寇分路先破,也有道理。不过倭寇滑似狐狸,须防有诈啊!”铁镜心道:“管他滑似狐狸,狠如虎豹,我也不俱。我带我这队人去打。”

  叶宗留苦笑道:“既然如此,我派人助你。”铁镜心道:“不用,你自去和倭寇捉迷藏吧。”叶宗留送铁镜心出帐,忽然紧握铁镜心的手道:“铁公子,你定要硬打,我也不便拦阻,但你可得小心一件事!”说得十分诚恳,铁镜心也禁不住心头一动,静听他说什么。正是:

  兵书活读方能用,草野英豪亦将才。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第四集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