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散 花 女 侠   作者:梁羽生

第十一回 青剑惊涛 疑云迷侠女 公堂看审 正气凛强粱

  那书生喝道:“叫你们的通译来。”他虽然懂得日语,在倭寇面前,如一句也不肯说,那些日本浪人有一半以上懂得中国话,用中国话道:“看你也是一个英雄,你有什么后事可要交代,说与我们听也是一样,何必要什么通译?”那书生双眼一翻,朗声笑道:“我上了这条船来,本来就不打算活着回去,可也得邀你们这一干人陪我到阴间走走。”剑把一翻,银光骤起,出其不意地一举将两名四段武士的倭刀削断,那名七段武士大吼一声,长剑一振“唰”的一声,反手刺扎,七段高手,功力果是不凡,只听得“当”一声,火花飞溅,那书生倏地腾空飞起,几柄倭刀从他的脚下砍过。交换了一招,大家都知道对方不好相与,那名七段武土恃着人多,无须防御,连进几手招数,乘着那扦生身子悬空,难以用力,挽了一个剑花,转瞬之间,连刺了五六剑,那书生在半空中翻了一个筋斗,头下脚上,一口剑如银蛇乱掣,向下疾刺,也是转瞬之间,就连刺了五六剑,每一次都是书生的剑尖触到七段武士的圆头剑,便借力飞起,连挡了五六剑都未沾地,真如苍鹰扑击,蜻蜒点水,仙鹤回翔,日本的武士们,哪曾见过这样的轻功绝技配上绝妙的剑法,吓得目瞪口呆,竟有一大半人忘了动手,只有那名七段高手,全神贯注,一剑紧似一剑,心中想道:“凭你这样身子悬空,如何能够挡得住我的连环攻击?”外围的那些武土,惊魂稍定,也发一声喊,纷纷把倭刀砍来!

  忽听得那书生猛喝一声,他相貌清秀,看来身材瘦弱,这一喝却如晴天起了个霹雳,连那个七段武士也吓了一跳,只觉得耳鼓给震得嗡嗡作响,说时迟,那时快,但见那书生在半空中旋风一转,两名三段武士眼前一黑,被他扯着和服的箍腰提了起来,那名七段高手收手不及,唰唰两剑,都刺到同伴身上,幸他见机得快,剑锋稍偏,饶是如此,那两名武士的脚筋也已被剑锋挑断。

  那书生动作快似电光石火,将两名武土一抛,逼得那些包围的武士纷纷闪避,一转身又将两名倭寇踢下长江,待那七段武士睁眼看时,只见他已背倚着船楼的铁栏杆,手中长剑兀自颠动不休,嗡嗡作响,大声喝道:“好呀,谁陪我到阴间走走?”一副拼命的神气,他背面是长江,无后顾之忧,日本的贡使也自心慌,想道:“若然合众武士齐上,纵能将他杀死,自己这边的武士,只恐也得伤亡过半!”

  船楼里走出一个人来,这人却是明朝官员的眼饰,原来是台州知府派来陪同日本的贡使进京的,这官员一见书生,面色刷地一下变得苍白,低声呼道:“铁公子!”

  被称做“铁公子”的书生按剑喝道:“你是谁?”那名官员施礼道:“台州守备黄大庆,我和尊翁相识多年。”那书生沉声说道:“那更好了,听说你们正要找我?”黄守备打了个千道:“不敢!”那书生道:“有什么敢不敢的?我如今是自己投案来了。你与倭奴的贡使说去,我自到台州投案,叫他派一条小船送我去。再不放心,加派几名武士与我同去也行。若然他们走要在这里擒我,杀我,那也行,我一概奉陪,只是刀剑无情,我就是命丧长江,这条倭船的贡使也未必能保着头颅到北京进贡!”长剑一抖,又是嗡嗡作响。

  那贡使粗晓汉语,听了这番说话,又惊又喜,将那黄守备拉过一边,悄声说道:“原来他就是那个杀人越货,胆敢撕毁我们太阳旗的铁镜心?”守备道:“他说——”贡使道:“他说的我知道啦。你看他是真心投案吗?”黄守备道:“中国的读书人最讲重尊君孝亲之道。我看他是真心投案的。”那贡使点了点头道:“好,我们尊敬他是条好汉,就这样办啦。等下我们放一条橡皮艇,由大门卫和你押他去。现在请他先用酒饭。”大门卫就是那个七段武士的名字。黄守备将贡使的话转述了,那书生哈哈笑道:“我死亦不惧,何怕喝他的酒,叫他拿出来,陪着我喝!”笑声震荡长江,随着江风直送到于承珠的耳中。

  于承珠这只小舟,已撑出了二三里的江面之遥,听得那书生的笑声,于承珠站在船头,极目远眺,依稀见到那书生在倭寇的簇拥之下举起一个大红葫芦,往口里倒,似是喝酒,不禁大为奇怪,心道:“怎么适才打生打死,现在又与倭奴喝起酒来了。”于承珠心恐书生中了倭奴的诡计,依她的心意,还想撑回去看。张黑苦笑道:“咱们大事在身,怎好回去,再说这条船就快沉啦,逃命还不能够呢,尚说回去?”

  船舱的那条裂缝现在已渐渐扩大,江水汩汩浸入,张黑舀水泼出,入多出少。原来这两条裂缝是适才打斗之时,那两个日本武士脚上穿着钉鞋,故意用力踏裂船板的。在这大江之上,船到中流,如何补漏!

  于承珠不谙水性,罗袜被水浸湿,脚板冰凉,心头也感到一股凉意。忽见一条小船斜刺驶来,原来是那条老渔夫的船。老渔夫在船头上长揖说道:“多谢相公救命之恩,请过来受我父女一拜。”这条小船来得正是时候,张黑立刻和于承珠过去,该船不久就在江心沉没了。

  那渔家女加张黑把艇划桨,于承珠和那渔翁在船舱中叙话,原来那渔翁是台州人氏,谈起倭寇在台州一带的横行无忌,那渔翁叹口气道:“台州今日虽然有朝廷的知府大衙,倭寇却成了太上皇啦,别说我们,连官家也怕他!”

  于承珠道:“倭寇猖撅竟一至于斯么?”那渔翁道:“谁说不是呢。上个月有条走私货的倭船,驶至宁海,宁海有个商人,贪图小利,上了他的钩,在港口讲明以货易货,那倭船竟然强卖强买,抬高自己的物价,压低那商人的货价,那商人当然不允,倭船的船主就在港口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恃强行凶,硬指那商人违反合约,将商人打得死去活来,把商人的货船凿沉,船上的贷物全部劫上倭船。这还不算,那商人的妻女也在货船之上,倭船的船主连他的妻女都劫了过来,说是要抵偿损失,那商人身受毒打,又目睹妻女被劫,一口气转不过来,立刻投江死了。这时,已惹起了公愤,在港口围观的闲人,纷纷喝打,那条倭船,雇有十多个中国脚夫,这时船到港口,理应结清脚力,那倭船船主又恃强不给,脚夫也纷纷和他理论;这样一来,船上的脚夫和岸上抱不平的闲人,都围着那个倭船,那艘倭船的浪人忽的拔出倭刀,指着船上的膏药旗,哈哈笑道:‘有这面旗子便可横行中国,你们的官府见了这面旗子,都要恭恭敬敬礼待我们,你们敢在这面旗子之下鼓噪?’脚夫和闲人不理他这面旗子,仍然和他理论,那倭船上的浪人一不做二不休,先下手为强,竟然挥刀乱斩,脚夫和抱不平的闲人手无寸铁,立刻给杀伤了十多个,那些浪人还要追杀。这时忽然在岸上围观的闲人中走出一个少年,大声喝道:‘凭这面旗子就可以横行无忌了么?’只见他飞身一跃,捷似猴猿,上了倭船,爬上桅杆,将那面膏药旗取下来,撕成四片,那倭船的船主拔刀斫他,被他一剑挥为两段,接着把那十几个行凶的浪人,个个打倒,将那些浪人的倭刀,全部折断,抛下江中,放了那商人的妻女,哈哈大笑,便扬长走了。”

  于承珠听得眉飞色舞,连声叫道:“痛快,痛快!这青年是谁?”那渔翁道:“本来没人知道这青年是谁,不知怎的被一个汉奸打听到了,这青年原来是台州一个告老回乡的御史的儿子。这老御史姓铁,名叫铁铱,在台州算得是名门大族,世代为官,铁铱做到左都御吏,据说是二品大官了。前年才告老回乡的。这汉奸密报给倭奴在台州的市舶使(管领贸易的官,相当于今日领事馆的商业参赞)。倭奴的市舶使逼台州知府要人,但那青年已找不到了。台州知府无可奈何,竟把铁老御史软禁起来,逼着他交出儿子。这件事情轰动了台州,现在还未了结呢。你说倭寇是不是太上皇,连台州府也不敢对他们有半点违抗。”说罢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于承珠心中一动,想起适才那同船少年自称铁镜心,失声叫道:“莫非他就是铁铱的儿子?”

  老渔翁问道:“你说的是哪一位?”于承珠道:“就是适才大杀倭寇,跳上倭船的那个少年书生。”老渔翁道:“果然好俊的身手。台州的知府被倭奴威胁,正要拿他归案呢,若然真的是他,这回独上倭船,岂非自投罗网。”于承珠不知怎的,一路闷闷不乐,为那少年书生担心。

  渡江之后,于承珠与那渔家父女分手,与张黑匆匆赶路,数日之后,来到台州,台州在浙江沿海,倭寇正在台州附近一带纠缠骚扰,台州人心惶惶,市面一片萧条,虽在白天,十一家商店,倒有六七家是关上店门的。

  张黑带于承珠到一位同伴家中住下,准备与义军联络好后,便即动身。过了两天,忽听得市上纷传,说是铁公子已自行到台州投案,也有人说是给日本的武土押解来的,于承珠听了,便叫张黑去打听,张黑在台州的朋友甚多,衙役中也有熟人,晚上回来一说,果然是实,听衙役所描绘的形貌,确是舟中的书生无疑,并且据衙役所报的消息,铁镜心现在还扣押在衙中,三两日后就恐怕要移交给日本人了。还听说知府大人因为他是铁御史的公子,对他甚为优待,并不关在牢房中,是软禁在知府大人的花厅内。

  于承珠一打听清楚,并叫张黑再仔细探明,绘出了一份知府衙门的图,当晚过了三更,于承珠便换上了夜行衣,独自去探知府衙门。张黑虽然不大赞同于承珠前去冒险,但想到若能将铁镜心救出,对义军抗倭,亦是大有帮助,因此也就不阻拦了。

  于承珠早把知府衙门的地图熟记心中,按图索骥,毫不费事地就混入内衙,来到花厅,她的轻功虽然还未到来去无踪、飞行绝迹的境界,但要瞒过府衙的那些捕头护院,却是绰绰有余。

  花厅内灯火未灭,从窗外望进去,隐约可见到铁镜心那清秀的影子,于承珠正待破窗而入,忽听得里面有人咳了一声,于承珠怔了一怔,只见屋中又多了一个人影,穿的是五品官服,想来当是那台州知府,于承珠一纵身跳上屋檐,用一个“珍珠倒卷帘”的姿势,足突勾着檐角,探头内窥,心中想道:“且听这官儿和他说些什么?”

  只听得铁镜心微微笑道:“府台大人日夜辛劳,为晚生的事情大费精神,晚生真是过意不去呵!”那知府面上一红,干咳两声,尴尬说道:“好说,好说,这回实在是委屈世兄了。”铁镜心道:“家父是否还在府衙,可否让晚生见他一面?”知府道:“尊大人已释放回府了。世兄的案件尚未结果,按朝廷律例,暂时还是不见为宜。以免反累了尊大人。”铁镜心哼了一声,道:“儿子纵然有罪,也不应难为他的父亲,你们这次扣押家父,不知是依据哪一条律例?”

  那知府涨红了脸,拢袖作揖道:“世兄息怒,这次我实是情非得已,世兄,你要紧谅我的苦衷啊!”铁镜心道:“你是朝廷的官还是倭寇的官?”那知府道:“我当然是朝廷的官。可是铁世兄,你也不是不知道,台州城外,便是倭寇的世界,这城内日本官又催逼得紧,朝廷又没发兵袭倭,布舶司还在恭迎日本的使者,你,你,你叫我怎生去做?咳,我的为难之处,有谁能够明白?”看他可怜的样子,于承珠初来之时,本来也恼恨这个知府,本想把他一刀杀掉,便抢铁镜心出去,如今听了他这一番诉苦的说话,虽然仍是觉得他可怜可鄙,但一腔怒气,已全转移为痛恨倭寇了。

  铁镜心愤然说道:“好,我都明白啦,那你准备将我怎中处置?”那知府捋了一捋花白的胡子,低声说道:“这里的日本市舶使一定要得世兄,请世兄念在台州父老的份上,委屈一些,明日换个地方吧。”铁镜心冷笑道:“我是大明的子民,有罪也只应由你来审,你口口声声说朝廷的王法律例,请问朝廷的法律,可以由外国人来审问本国的人么?”那洲府连忙作揖道:“世兄,话是这么说。但你也要念到我的为难之处,若然我不依从他们的意思,他们叫城外的倭寇打进来,那时岂不连累了全城百姓?世兄,你是明白人,你,你,你要体谅下官的苦衷啊!”

  铁镜心无限激愤,心中想道:“我怎么不明白,无非是你自己要保全头上的乌纱,所以怕倭寇怕成这个样子!”但见地那副可怜的样子,却也不忍再将他责难。那知府用哀求的眼光看着他,铁镜心忽地昂头说道:“我性命不足惜,但由你交给倭奴,这朝廷的尊严,你将置于何地?你也确实为难,好吧,那我就替你想个两全之道。”那知府忙道:“愿闻其详。”铁镜心道:“由你主审,让日本的市舶使来陪你听审,他们既然控告我,那么也得传他们的‘原告’出庭,审判之时,应准台州百姓听审!”知府道:“这,这——”铁镜心道:“这什么?这顾全了朝廷的‘王法’,也顾全了日本使者的面子,让你在日本人面前交代得过去,这还不好么?你若不从,我就一跑了事,千百倭寇尚自拦我不住,你拦得住我么?”越说越气愤,“砰”的一声,一掌击下,将一张檀木茶几,削了一角。

  那知府深知铁镜心本领非凡,又曾听到他连杀几个日本武士的故事,见他发怒,心中害怕,忙作揖道:“既然世兄是这个意思,那么我明日和日本的使者说去,还望世兄千万以台州的父老为念啊!”作出一副可怜相蹑手蹑脚地回内室去。

  知府一走,于承珠飘身跃下,破窗而入。铁镜心笑道:“你来了许久了,都听见了吗?”

  于承珠吃了一惊,心中想道:“我只道是人不知鬼不觉,却原来早已被他看破了。”对铁镜心的本领好生佩服,只听得铁镜心又道:“你既然都听见了,还进来做什么?”于承珠说道:“特来探望你啊。”铁镜心笑道:“那日在长江之上,多承搭渡;如今弟在缧绁之中,又承于兄探望,高谊隆情,小弟在这厢谢过了。”于承珠正自气恼他说话没有礼貌,忽见他又酸溜溜地作揖道谢,忍不住噗嗤一笑,说道:“你说我不该进来,我说你也不该留在这里。”铁镜心道:“怎么?”于承珠道:“你的父亲既已释放出去了,你为何还要留在这儿受气?你当真能够忍受倭奴的使者高踞堂上,看你受审么?”铁镜心道:“知府大人说的话你还没有听明白么?”于承珠道:“他害怕倭寇,简直害怕得魂魄不齐,难道你我世害怕倭寇?自主道兵来将挡,水来士掩,倭寇若真的敢来攻城,咱们就不能设法将它打退么?”铁镜心一笑说道:“你我二人当然不惧倭寇,但只你我二人就能打退倭寇么?请问若倭寇大举攻城,吾兄有何破敌良策?”于承珠只是凭着一股少年的冲动,问到她破敌之策,却是没有想过,反问道:“难道你甘愿受审,也没有什么破敌之策么?”铁镜心一笑说道:“弯弓欲射南山虎,磨剑思除北海蛟。射虎除蛟还待弯弓磨剑,何况是要驱逐比猛虎长蛟更凶残的倭寇。”于承珠听他说得好似胸中早有成竹,心道:“难道他的甘心受审,也等于弯弓磨剑一样,是在做准备的功夫么?这倒令人莫测高深了!”但见铁镜心眼光中充满自信,又微笑道:“多谢你来探望我,现在你可以走啦,到我受审那天,你再来看我吧。”于承珠意有不快,道:“铁兄有何嘱托,小弟愿尽绵力。”铁镜心有点奇怪,想道:“这少年倒是性情中人,萍水相逢,便把我当知己看待。”眼光睨去,和于承珠碰个正着,忽见于承珠转头避开,脸上似泛起一片红霞,铁镜心暗笑道:“真是小孩子,刚才还说得那么慷慨激昂,似个大人,现在却又害羞了。”铁镜心可没有想到于承珠竟是个女子。

  铁镜心略一沉吟,抬头笑道:“多谢吾兄心意,那么就请吾兄给小弟带一个口信吧。”于承珠道:“带给谁?”铁镜心道:“在离城东郊七八里的地方,有一个小村叫做白沙村,村子西边,靠山的所在,有一家人家,这家门前有三棵白杨树,门首有一对石狮子,最易辨认。你见着这家主人,就把你今晚听到看到的事告诉他吧。”于承珠道:“这家主人是什么人?”铁镜心道:“你见着了自然就知道啦。”说话之间,忍不着微微一笑,笑得颇为神秘。于承珠回到居处,兀是想不明他这一笑是什么意思。

  第二日,派去和义军联络的人,还没有音讯回报,于承珠便独自一人到白沙村去。

  时序正是深秋,郊外田甫金黄,蝉鸣稻熟,一派天然景色,令人心醉,只是路上却冷冷清清的,甚少行人,于承珠心中叹道:“若无倭寇侵扰,这里倒真是无殊世外桃源。”白沙村离城不到十里,于承珠问明道路,不一刻便走到了。

  那是一个小小的山村,村中只有十数家人家,东一家,西一家,疏疏落落。于承珠走了一段盘旋曲折的山路,在两山合抱的山坳处,只见一家人家倚山建筑,孤零零的无邻无舍,山披着种满桂花,山风吹来,香气袭人,有说不出的舒服,于承珠心道:“这家主人定然是个风雅之士了。”穿过那一片桂花林子,果然见着一对石狮子在石阶上面,门前三棵垂杨,遮着了红楼一角,于承珠端详了好一会子,心中想道:“这必定是铁镜心所说的那家人家了,为什么他不肯告诉我屋中的主人是什么人呢?”

  于承珠正待扣门,忽觉背后微风飒然,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斥道:“什么人鬼鬼祟祟地来此窥探?”于承珠身形一闪,回头看时,只见一个俏丽的小姑娘,穿着短袖的杏黄衫子,头发梳成两个叉角,看来稚气未除,年纪和自己也不相上下,可是却板起面孔,装出一副大人的腔调,于承珠万万料想不到屋中的主人竟是这样的一位小姑娘,只见那小姑娘声到人到,石臂一圈,左掌穿出,用的竟是七绝手小擒拿手法,把自己当成一个小偷。

  本来于承珠只要一说出铁镜心的名字便可以无事,但她一想到铁镜心在缧绁之中,谁都不记挂,只托自己带信给这个小姑娘,不知怎的,突然童心大起,要试试这小姑娘的本事,当下双掌一起,一招“烘云托月”,化解了那小姑娘的擒拿手法。这招“烘云托月”,是左掌托开敌人的肘尖,右掌跟着反抓,左掌是虚,右掌是实。那小姑娘冷不防被她托起手肘,“噫”了一声,双肩一沉,迅即还了一招“七星手”,反击于承珠前胸,于承珠右掌那一抓竟然落空,心中也不禁暗暗佩眼那小姑娘变招的迅速,当下立即双掌一分,左臂如弓,右手五指如箭,从“烘云托月”一变而为“弯弓射雕”,于承珠对于掌法虽非所长,但她师承的“百变玄机剑法”,最讲究身手的快捷,这一下出手如风,左臂拦着了那小姑娘的双掌,右手中食二指倏的点到了那小姑娘胸前的“乳突穴”,那小姑娘杏面飞红,突然伸口一咬。于承珠猛地醒起,自己现在是男子打扮,这一招“弯弓射雕”,大是无礼。

  那小女猝然张口一咬,这一下”怪招”大出于承珠意料之外,幸而于承珠缩手得快,要不然两根指头几乎给她咬断。于承珠心中好笑,正想说话,那少女掌法一变,左掌一拍,右掌疾上,一掌接着一掌,竟似狂涛骇浪般地翻翻滚滚而来,绝无半点空隙,于承珠吃了一惊,仗着身法轻灵,腾挪闪展,转瞬之间,躲过了她的七七四十九掌,几乎给她逼得透不过气来,心中暗暗惊奇:这少女的功力显然较自己为浅,但掌法的凌厉迅速却远在自己之上,而且她每次出掌都是双掌相连,形成一个个的圆圈,不住地向前推逼,就如一个波浪接着一个波浪,前浪未逝,后浪又来,当真是见所未见。于承珠的师父张丹枫博识各家武学,平日也常与于承珠谈论,但却从来没有说过这种掌法。

  这少女的掌法以七七四十九掌成一段落,循环反复连用,四十九掌一过,稍微一遏。于承珠立刻用“小天星”掌力,将内家真力凝于掌心,轻轻一引,把那少女的双掌封出外门,笑道:“好掌法,咱们不必再打啦。我是给你带信来的。”

  那少女用力一挣,没有挣脱,但觉对方的掌心似有一股粘力,将自己手掌吸住,牢不可脱。要知张丹枫自得了彭和尚的遗书——“玄功要诀”之后,经过了十年来的静心参悟,已练成了最上乘的玄宗内功,于承珠虽然年幼,功力未到,但所得的是张丹枫的真传,已是非同小可。

  那少女颇感诧异,问道:“带什么信?”于承珠道:“铁镜心的口信。”那小女道:“铁镜心托你带信给我?你在什么地方见着他了?”于承珠道:“在知府的衙门,他明天就要被知府交给日本人呢!”那少女秀眉微蹙,忧形于色,于承珠见了,不知怎的,心中微感酸意。那少女忽道:“当真是铁镜心托你带信?你叫什么名字?”于承珠道:“我姓于名叫承珠。你呢?”那少女道:“于承珠?没听他说过这个名字。”于承珠道:“我们是新认识的好朋友。”那少女忽地一声冷笑,道:“铁镜心怎会有你这样的朋友?轻薄狂徒,冒名骗子,吃我一剑!”于承珠和她一边说话,不免分心,那少女骤出不意地双掌一沉,摆脱了于承珠的掌力,倏然之间就拔出剑来,当真是快如闪电!说到那个“剑”字,剑尖晃动,身形未换,已接连地刺了三剑。

  于承珠心中生气,想道:“你剑法虽然厉害,难道我会怕你不成?”正想拔剑抵敌,忽听得山背后一阵追逐喊叫之声,那少女突然收剑,叫道:“是成二哥吗?”于承珠与她不约而同地回头望去,只见山坳已转出两个人来,一个军官挺着长剑正在追逐一个少年汉子。

  那少年汉子生得浓眉大眼,穿着一件打开钮扣的开胸短衣,一张面孔晒得黑里泛红,完全是滨海渔民的打扮,样子朴实无华,功夫却颇有根底,只见他手使一根缠头金丝杆棒,被那军官追得急了,时不时地突然回头就是一棒,那军官使的是一炳月牙弯刀,招数精奇之极,少年汉子的突袭每每被他轻描淡写地化开,但那汉子惯于行走山路,他的轻功不及对方,就用突袭来阻止对方的追击,只要阻得一阻,便立即跳到地形崎岖、荆棘尖石密布之处,那军官往往要绕路来追,因此竟给他逃到了石屋的面前。

  这时于承珠和那少女已经罢斗,不约而同地往前迎上,那军官见了于承珠,似乎颇为吃惊,嚷道:“哼,你这小子也在这里,你是石老头的什么人?”于承珠这时已认出这军官不是别人,正是御林军的副统领东方洛,于承珠在京城偷父亲的首级时,曾与他交过手,深知他的厉害,她虽然不知“石老头”是什么人,料想东方洛来此必无好事,当下立即挥动青冥宝剑,便待与那少女联手夹攻强敌。

  却不料那少女已抢快一步,唰唰两剑,刺到了东方洛胸前,与东方洛先交上了手,同时大声叫道:“成师哥,你给我对付这个小子,这小子胆敢来欺侮我,他不是好人!”口中说话,手底毫不放松,一口青钢剑紧紧地缠上了东方洛的月牙刀,叮叮当当地打得好不激烈。

  于承珠怔了一怔,那少年汉子非常听他的师妹的话,竟然抛开了当前的强敌,杆棒一压,就将于承珠的青冥宝剑压着,于承珠怒道:“你们怎么这祥不识好坏!我是来帮你的!”宝剑一揉,化解了杆棒的压力,那少年颇出意外,但仍是不敢放松,追上两步,杆棒一横,遮住门户,睁大眼睛,喝道:“你是什么人?”那少女叫道:“成师哥不要听这小子的花言巧语,他刚才还胆敢对我无礼呢,你给我先将他打走。”那少年汉子一听说于承珠曾对他的师妹“无礼”,勃然大怒,冷不防又是当头一棒,于承珠大为生气,施展出移形换步的上乘身法,在棒底一钻,滑似游龟地一闪闪开,反手一剑,唰的一声,将那少年衣服的两颗钮扣挑开,冷气森森,直沁肌肉,那少年吃了一惊,却见于承珠突然地将宝剑抽回,冷笑说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不看在铁镜心面上,我这一剑就将你刺了个透明的窟窿!”那少年汉子心头一震,急忙问道:“哪个铁镜心?”于承珠冷笑道:“还有哪个铁镜心?还不就是现在正被监禁在知府衙门的那个铁镜心!”

  那少女一面挥剑抵挡着东方洛的攻势,一面却仍在留神地听他们谈话,这时又叫道:“不要听他胡说,铁师哥哪有这样的朋友。”忽听得嚓的一声,原来是东方洛趁那少女说话分神之际,猛斫一刀,几乎把那少女手中的青钢剑震得脱手飞去。

  那少年吃了一惊,金丝杆棒转了一个方向,那少女又问道:“不必管我,我对付得了,你替我打发那个小子。”她竟然十分好胜,不愿要师兄相助。那少年稍一踌躇,结果还是听了师妹的话,霍地一捧,又向于承珠的下三路卷来,于承珠大怒,腾身一跃,一招“金针度线”,想索性把那少年的钮扣全都挑开,教他知难而退。那少年的功夫远不如铁镜心,亦不如他的师妹,但究竟是曾得名师传授,刚才吃了于承珠的亏,这次已有了防备,他轻功稍逊,臂力却是极为雄浑,杆棒一个盘旋,将全身遮得风雨不透,于承珠的室剑竟然刺不进去,那少年居然还乘隙进攻,于承珠剑走轻灵,和他拆了十多招,忽地用了一招绝妙的剑法,将他的杆棒迫住,宝剑一个回环反削,呜的一声,将他的杆棒削去了一截。于承珠叫道:“你不信我,也该信你的师兄铁镜心。”

  那少年汉子貌似粗鲁,人却朴实,不似他师妹那样猜疑,心中想道:“这小子剑法不在我铁师兄之下,若然他真是怀有坏意,刚才那两剑岂能对我留情?”虽然仍未放松戒备,手中杆棒却已按着不动,睁着两个大眼睛问道:“你到底是干什么来的?”于承珠道:“是给你的师兄带口信来的。”那少年道:“带什么口信?”于承珠道:“他被禁在知府衙门,明日可要交给日本人了。”那少年“哼”了一声,道:“就是这么几句么?”听他语气,瞧他神色,似乎这些事情他早已知道。于承珠道:“你还要问什么?”那少年略一沉吟,昂头问道:“依你所说,我的师兄是被软禁在知府衙门?”于承珠道:“不错。”那少年道:“我师兄有降龙伏虎之能,草上飞行之技,何以他肯让知府交与倭奴?”于承珠道:“这是他自己的意思,什么用意我也不知道。他向我念过两句诗,说是要弯弓欲射南山虎,拔剑思除北海蛟,听来好橡他别有打算呢!”那少年眼睛一亮,忽地叫道:“师妹,这人说得不错,他确实是替咱们的师兄带口信来的。”

  那少女一声不响,于承珠心中奇怪,抬头望时,看见她和东方洛打得非常激烈,一片刀光剑影,耀眼欲花,两人相斗,竟化出了十数条人影,却又全不闻兵刃碰击之声,但站在离他们十数丈之处,也感觉到寒风飒飒,冷气逼人。于承珠是个剑法上的大行家,只一看,便知道他们各以最迅捷的招数厮拼,两方都在乘埠抵隙,避招进招,看似游斗,其实却凶险之极。哪一方稍有不慎,只怕就要立刻血溅黄沙!

  那少女的剑法和掌法同一路数,一招未尽,第二招又已发出,连绵不断,而每一剑招划成一圆圈,一个圆圈接着一个圆圈,有如后浪之推前浪,与任何一家剑法,都绝无半点相类之处。东方洛也使出了极其飘忽不定的刀法,行前忽后,行左忽右,每劈一刀,都挟着呼呼的风声,但碰着了少女这种惊涛骇浪般滚滚而上的剑招,也给逼得四边游走,刀锋挑不离剑圈。于承珠看得目眩神摇,心中暗道:“若然这少女功力稍高,乐方洛绝不是她的对手!”猛地想起一人,冲口问道:“你们是石惊涛的弟子么?”那少女诧道:“你怎认得家师?”

  当时天下有四位著名的剑客,南边是张丹枫,北边是乌蒙夫,西边是阳宗海,东边是石惊涛。四大剑客之中,以张丹枫的年纪最小,声名却最大,石惊涛的年纪最大,知道他的人反而不很多。因为他在二十多年之前,就曾因为盗了大内的宝剑,犯了重案,逃亡海外,二十年来江湖上不闻他的消息。所以后一辈的许多都未听过池的名字。张丹枫也只知道他创有一套“惊涛剑法”,年轻之时,曾执晚辈之礼向自己的师祖玄机逸士请教,玄机逸士那时正练成了白云青冥两把宝剑,就随便拿起了一把青冥宝剑和他试招,在十招之内,将他的长剑削断。当时玄机逸士便曾大大地称赞过石惊涛的剑法,那时也给他指出了剑法中的许多破绽。玄机逸士的话绝无半点客套,要知玄机逸土那时已是天下第一高手,晚一辈的能够和他拆到十招,那确是绝无仅有,但石惊涛却甚感羞愧,同时又羡慕玄机逸士所练的宝剑。虽然他也深深佩服玄机剑法的精妙,但私心里却认为玄机逸士之所以能在十招之内削断他的兵刃,那还是靠宝剑之力(殊不知玄机逸士只因为恰好有这两把宝剑在手边,所以便顺手拿来过招。若用普通的刀剑,也同样可以削断石惊涛的兵刃)。因此他后来才动了到大内盗剑的念头。

  于承珠是见了少女这套独特的剑法,俨似惊涛骇浪,听得东方洛说出“石老头”三字,这才想起来的。果然一猜便中,那少年汉子甚是惊诧,正在追问,忽听得叮当一声,火星飞处,东方洛横刀疾斫,自己的师妹却不住地后退。原来那少女剑法虽妙,气力却是大不如人,东方洛趁着她气力不继,四十九路剑法告一段落之际,突然反扑,惊涛剑法全在那股凌厉的去势,忽然受阻,就似波涛碰到了石堤一般,冲不过去,浪头反而倒抛回来。那少女给东方洛连逼数招,剑锋反弹回来,几乎伤了自己。那少年大叫一声:“不好”,正待上前助战,忽听得“嗤”的一声,东方洛刀上的月牙,已勾破了少女的衣袖。

  东方洛这手刀法当真是使得非常狠毒,刀上的月牙勾着了少女的衣袖,明晃晃的刀尖直往里扎,少女的半边身子受了牵制,手臂转动不灵,青钢剑也被东方洛的刀柄铬住,急切之间,不能撤剑回防,眼见那刀尖扎下,便将是断腕折臂之灾。于承珠一声长笑,叫道:“好妹子,你们师兄妹叙叙,让我接替你吧。”长笑声中,金花脱手飞出,当的一声,第一朵金花将东方洛的刀尖打歪,第二朵金花把少女的衣抽割断,那少女手臂活动,急忙反手一剑,东方洛跳过一边,却被于承珠截着了去路,那少女回剑再前,于承珠已与东方洛交上了手。

  那少女呆了一呆,只见于承珠剑势轻灵翔动,转瞬之间,已与东方洛拆了七八招,那少年汉子抹了口额冷汗,上前拉着他的师妹道:“我看这位少年英雄是真心真意来帮你的。”少女“哼”了一声,杏脸飞红,不发言语。那少年又道:“他说是咱们铁师哥的好友,我看并非虚假。”少女怒气未消,含糊说道:“怎么见得?”那少年将她拉过一边,嘟嘟咕咕地低声说话。于承珠一面抵挡东方洛的攻势,一面冷眼偷窥,心中暗暗好笑。见他们二人交头授颈地谈笑,态度甚为亲热,心中忽地一松,想道:“原来她和这位师兄,交情更好。那少女适才出言不逊,屡次要驱逐她。于承珠本来有点生气,这时却不知怎的忽然对她好感起来,觉得她稚气未消,大是惹人怜爱(其实于承珠与她一般年纪,同样也是稚气未消)。

  于承珠分了心神,胡思乱想,剑势稍松,东方洛立刻乘机反扑,月牙刀一伸一踞,俨如毒蛇吐信,几乎刺到了于承珠的咽喉。那少年汉子一眼瞥见,叫声不好,杆棒一挥,奔上几步,忽听得“叮当”一声,火星飞溅,东方洛刀上的月牙,已被于承珠的青冥宝剑削去了两齿。原来于承珠自出道之后,经过了大小十数次的厮杀,实战的经验增长了许多,而且又得黑白摩诃讲授五行拳精义,武功上也有增益,与第一次斗东方洛之时,已是大不相同,那一次她与东方洛只不过交换了十来招,打成平手。这一次东方洛仍想欺她年轻识浅,用繁复的进手刀法,趁她分神之际,欺身劈祈,哪知招数用老,于承珠突然使出玄机剑法中内八圈的精妙剑法,一举反击,若非东方洛经验丰富,武功也确有造诣,变招得快,月牙刀也几乎被她削断。

  那少年不禁大声叫道:“好!”他的师妹虽然没有喝彩,心中却也暗暗佩服。只听得于承珠扬声叫道:“你们师兄妹都打得累啦,好好地歇歇谈谈吧。”哈哈地笑了几声,那少年汉子面红耳热,但见他师妹瞪眼鼓腮,却是目不旁瞬。

  于承珠和东方洛这时已斗了一百来招,大家都出了全力厮拼,越斗越烈。但见于承珠那口宝剑翻腾飞舞,倏进倏退,时如彩蝶穿花,时如蜻蜒点水,剑光霍霍,赛如冷电寒霜,缤纷飞舞,那少女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心道:“我只道我们的惊涛剑法,已是天上无双,哪知世间上还有如此精妙的剑法!”东方洛的月牙刀法,亦是自成一家,刀口背和刀上的月牙,都有不同的功用,或劈或斫,或拍或勾,一口刀兼有钩剑之长,每一招都是阴狠恶毒,亦确是武林罕见的刀法。但比起于承珠的“百变玄机剑法”,却还是不免相形见绌。本来东方洛的功力和经验要比于承珠稍胜一筹,他原可以以这两样长处,善自运用,来抵消招数上的吃亏。但于承珠除了招数精奇之外,还兼有一柄削铁如泥的宝剑,东方洛的月牙刀不敢和他硬碰,刀上的月牙,不能近身,功用减了几分,这样在兵器上又吃了亏,更是相形见绌了。

  斗了一百来招,于承珠渐渐抢到了上风,精神大振,剑势如虹,变幻无方,越发凌厉。那少女看得出了神,心中的怒气,早已化为乌有。那少年汉子见于承珠占尽上风;心头一松,忽而问道:“师妹,师父他老人家是不是真的回来了?”少女一心观战,正看到紧张之处,信口答道:“来了,来了!”原来她正看到于承珠使出一招绝妙的剑法,这一剑本来是自左而右,划成半个圆弧,剑到中途,却忽然一变,剑锋突然一颤,从右边反削过来,以少女这样的全神贯注,竟然看不出于承珠的手法如何变化,是以禁不住叫出声来。

  这一叫不打紧,却把东方洛吓了一大跳,心中想道:“这几个小畜生分明是石惊涛的晚辈,已这样厉害,石惊涛来了,那还了得?”他本来是奉皇命来搜捕石惊涛的,初来之时,还恃着本身技业,以为石惊涛虽是久已成名,但而今年老力衰,未必是自己的对手,哪知初碰到少年汉子,捉他不着,再碰那个少女,已是难斗,如今战于承珠,要保持不败,亦恐不能,心中早是气馁,一听说石惊涛来了,吃一大惊,于承珠唰地一剑反削,“咋”的一声,将他肩上的两根骨头,削去了一大截。东方洛反身一跃,顾不着疼痛就急忙滚下山坡。于承珠收剑不追,哈哈大笑,转过身来,对那少女道:“如今你该相信我了吧?”

  那少女瞪了瞪眼,她的师兄已抢前一步,施礼说道:“多承相助,小弟在这厢谢过了。”于承珠道:“咱们忙着和这厮打了半天,还没有请教姓名呢。”那少女仍不出声,那少年却爽爽快快地笑道:“我的师妹叫石文纨,我叫成海山。我师妹就是石老剑客的女儿。”石文纨双辫一甩,鼓气说道:“你又不是和他对亲,向他背家谱作甚?”于承珠“咭”地笑了一声,石文纨言语出后,才觉得自己太没遮拦,羞得满面通红。

  成海山被师妹责备,不敢回嘴,但低下头低声下气地辩解道:“别人早已知道咱们师父的名字,何况又不是外人,说与他听有何妨碍?”于承珠接口道:“我叫于承珠,我的师父叫张丹枫,说起来当真不是外人。”

  成海山“啊呀”一声跳了起来,叫道:“原来是张大侠的弟子,怪不得如此本事!”石文纨抬头瞧了于承珠一眼,心中想道:“张丹枫名震当世,义侠无双,却怎么收了这么一个轻薄小子为徒。”

  于承珠道:“我师父久仰尊师大名,无缘相会,今日我自当代表我师父谒见石老剑客,就请文纨姐姐为我引见。”成海山忙道:“不敢当,不敢当!”须知张丹枫虽然年轻,却是四大剑客之首,于承珠说得太客气了,成海山是个老实人,故此立即替自己的师父谦谢,同时心中想道:“这姓于的文质彬彬,怎么我师妹却说他无礼?”

  石文纨冷冷说道:“即算我父亲在家,他也不会见你!”成海山道:“师妹,你,你怎可……”石文纨瞪他一眼,道:“你,你,你什么?”成海山本想说道:“你怎可如此失言?”见他师妹一瞪眼睛,后半截话缩了回去,改口问道:“师父他老人家不是回来了吗?怎么又不在家中?”石丈纨道:“谁说他回来了?”成海山一怔,道:“你说的啊!”石文纨道:“你见了鬼啦,我几时说过?”成海山大奇,道:“那么敢情是我听错了?那个鹰爪子也听说是他老人家回来了,这才追着我来啊。”石文纨道:“我父亲数日前曾托人捎了信来,说是不日就要搭海船回来,却还没有来到啊。哼,哼,那鹰爪子耳口倒真灵,活该他送上门来受这一剑。”忽而想起“这一剑”乃是于承珠刺的,又不言语了。

  于承珠道:“如此说来,我也无缘拜见了。”石文纨一面孔的冷意,并不回答。于承珠站在她的门前,见她并不邀自己进门去坐,情知她是恨自己适才出招“轻薄”,却苦于无法向她解释,讪讪地甚觉不好意思,停了一停,见石文纨仍无言语,只得拱手说道:“你的口信已带到了,没什么事,我告辞啦。”成海山拱手说道:“多谢你今日拔剑相助。咱们铁师兄的事,我们早已知道啦,铁师兄特意让你带口信来,让咱们认识,可见铁师兄确是不把你当作外人。铁师兄之事,自然逢凶化吉,你放心好啦!”成海山此话,特意点明铁镜心不把于承珠“当作外人”,其实是说给他的师妹听的,于承珠听了,心中却好生奇怪。

  于承珠不禁想道:“原来铁镜心的打算他们早已知道了,而且看来是早已有了安排。既然如此,那何必还叫我带什么口信?”她却不知,铁镜心是因为见他盛意拳拳,好像若不给他了些事情代做,他就不安心似的,因此特地叫她到白沙村来会见自己的师妹,却料不到于承珠胡里糊涂和他的师妹结下隙怨。

  于承珠回到城中,与张黑说了这两日的经过。张黑也猜不透铁镜心打的是什么算盘,告诉于承珠道:“叶大哥那边已有了消息,说是大后天就一准有人来与咱们联络,可是大后天恰巧是台州知府和日本人‘会审’铁镜心的日期。”于承珠忙问道:“你怎么知道?”张黑道:“外面出了告示啦。许多人都说要去看会审呢。”原来这公开会审乃是铁镜心力争得来的,日本人自恃势力,不虑有它,也就答应下来了。于承珠道:“既然如此,到了那天,你留在家中等待叶大哥派来的人,我去看审。”

  中国的知府会同日本的市舶使会审犯人,而又准人观审,这乃是台州从来所无的事,群情汹涌,都在恼恨日本官的凶横,不满知府的怯懦,让外人干预司法。这一日一大早就有无数人涌到衙门,于承珠亦混在其中。午时一到,只见台州的知府伴着一个肥肥矮矮的日本官升堂,众人指点说道:“这就是日本的市舶使高桥了。”高桥带有两名武士随侍,其中一人于承珠认得那是贡船中的七段剑客江口,另一个听旁人所说,却是日本驻在台州的武官瀚越,据说也是一位六段的武士。

  知府升堂,装模作样地一拍惊堂木,从签筒中抽出一支签一摔,喝道:“将犯人带上!”不一刻差役将铁镜心带到,只见他昂然直立,双目炯炯,盯着那个日本官,正气凛然,毫无惧色。高桥给他瞪得反而有些怯意,拍案喝道:“好大胆的支那犯人,你知罪吗?”他这话是用日语说的,自有通译译成汉语,铁镜心朗声说道:“不知!”高桥道:“你杀人越货,打死了我们日本的船主,抢了我们日本船的货物,还胆敢扯下我们大日本的太阳旗,罪证确凿,当受极刑。支那的知府官儿,我说这不必审啦,就由颁越大佐监斩了吧。”后面半段是面向知府说的,一副骄横之气,咄咄逼人!

  铁镜心一声冷笑,说道:“你们的船长先打死了我们的中国人,抢了他的货物,另外还伤了十多个人,我路见不平,即算打死你们的船长,也只是一命赔一命。我们抢回来的是中国船自己的货物,你们的船当日就溜走了,哪曾有什么损失?”高桥勃然大怒,面向台州知府斥道:“贵知府岂可容犯人咆哮公堂,给我拿下!”正是:

  城中究是谁天下?咆哮公堂倭焰张。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