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散 花 女 侠   作者:梁羽生

第七回 寂寂山庄 师门情眷恋 茫茫湖水 侠女意凄怆

  大凡在湖海行船,若然船大货少,载重不够,遇上风浪,就容易颠簸,甚或覆舟,是以老于经验的舟子,就在船舱底下堆了许多大石用以压舟,名为“压舟石”,这两条大船,每条船中只有三个人,两人把舵,另一人站在船头和于承珠动手,舟大人少,又无货物,所以每条船都堆了两三千斤的大石头。

  杨千斤一声呼喝,舟子将石头都抬了出来,杨千斤哈哈大笑道:“好小子,你再接这个!”双臂一振,挥了一个圆圈,将一块重逾百斤的大石,呼的一声抛了出去,落在湖中,登时激起数丈高的波浪,于承珠的小舟被波浪一抛,几乎翻转,于承殊急使“千斤坠”的功夫,将全身气力都运往脚上,紧紧踏着船头,定着小船,这种功夫要内功外功都有了相当的火候,才能在波涛险恶之中,定着船身,于承珠虽然得了张丹枫的内家心法,究竟年纪还轻,气力不足,外功配不上内功。她虽然使尽吃奶的气力,小舟暂时不致翻转,但亦已被波浪抛上抛下,于承珠只感到一阵阵头晕,几乎就要呕吐。杨千斤哈哈大笑,一声大喝,又捧起一块更大的石头,丢到于承珠小舟的左侧,小舟被波浪一卷、一抛,立刻倾斜,浪花如雨,于承珠衣裳尽湿,只听得“轰隆”一声,杨千斤又抛出了第三块大石,落在于承珠小舟的右侧,两股浪柱,在湖心卷起了漩涡,小舟在漩涡之中急转,于承珠更觉头晕眼花,“哇”的一声将早上所吃的东西都呕了出来,手脚软绵绵的,一身气力都使不出来,心中又惊又怒,却是无法抵挡,只贝杨千斤又捧起一块大石,这第四块石头抛出,于承珠的小舟必然覆没。

  忽听得一声胡哨,湖面上突然现出一条小船,箭一般地疾驶过来,竟然闯入了两条大船与小船的中间,杨千斤喝道:“你找死么?敢来趁这趟浑水!”那小船理也不理,船中伸出一个头来,笑道:“白日青天,居然谋财害命,这还成什么世界呵!”声音清脆之极,像个孩子的口音,于承珠昏昏之下,也禁不住心中一动,这声音好生耳熟,急把眼望时,只见那小舟中钻出一个小厮,一身黑色衣裳,头上也披着黑色斗篷,只露出两个眼睛,于承珠头晕眼花,一时之间看不清楚。只听得杨千斤大喝道:“好,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家伙,也吃我一块石头。”“轰隆”一声巨响,第四块大石掷下湖心,那黑衣男子头下脚上,冲入碧波,小舟登时翻了。

  于承珠大吃一惊,忽觉自己这只小船似乎给人用刀推了一把,又被水流一冲,倏地如箭疾飞,顺流而下,不但脱出漩涡,而且一下子就驶出了十数丈外,远远地离开了那两条大船。

  于承珠又惊又喜,小船脱出了漩涡,湖面风平浪静,于承珠顿时减轻了晕浪的感觉,定了心神,运了口气,气力渐渐惭复,抓起桨来乱划,她虽然不懂划船,但水流平静,恰恰顺着水流,居然给她划动小舟,虽然不快,但亦慢慢地向前流去。

  于承珠记挂那个小童,回头一望,只见那小舟翻倒湖面,小童不见踪迹,想必是沉到水底去了。于承珠一阵难过,心道:“呀,想不到他这样一闯,无意中救了我,他却白丢了一条性命。”忽听得杨千斤哇哇大叫,那条大船竟然也像她的小舟刚才一样,在湖面团团打转。大船上那两个舟子叫道:“有人在下面捣鬼!”其中一个立刻跳了下去,杨千斤叫道:“金大哥,你去追那个小子!”

  金万两气力不如杨千斤之大,两船相距二十来丈,他可不能像杨千斤那般如法炮制,用大石去砸沉于承珠的小船,可是他们善于使船,比于承珠顺着水流行走的小船自然要快得多,不消片刻,距离拉近,于承珠一扬手打出五朵金花,金万两举刀一便挡,不料于承珠甚是聪明,知道打他不中,其中两朵金花绕着桅杆一旋,将风帆的绳子割断,风帆卸下,大船吃重,速度大减,另外两朵金花分打船边那两个掌舵的舟子,左边的那个避过,右边的那个却给金花打中,跌下湖中。还有一朵金花则从金万两的头顶飞过,叫他忙于招架,不能救援那两个舟子。金万两吃了一惊,大船被阻了一阻,于承珠的小船又离开他二十来丈了。金万两抢过一条桨,还想划船再追,忽听得杨千斤在后面的那条船上大叫道:“金大哥,快划回来!”

  回头望则、,只见湖心一片通红,刚才跳下去的那个舟子,尸身已浮上水面,杨千斤那只船渐渐下沉,湖水已灌满船舱,原来那条大船,竟被黑衣小童在船底做了手脚。弄开了一个大洞,杨千斤也不便水性,故此呼唤金万两回来援救。

  金万两只得放开敌人,回来救友,两船相距五六十丈,看看划近,那大船已经沉下,只露出船顶,杨千斤站在船顶,水已浸至脚踝,船中的另一个舟子跳下水中,霎眼之间,又泛起一片血水,想是又像他的同伴一样,被黑衣小童杀了。

  金万两叫道:“杨大哥,你瞧准了!”抛出一块木板,杨千斤纵身一跃,恰恰落在那块板上,只见黑衣小童在水中冒出头来,伸手就抢那块木板,嘻嘻笑道:“大个子,下来玩玩吧!”杨千斤呼的一掌拍向水面,这一掌拼了性命,用力奇大,击得湖水飞了起来。连他的脚踏的这块木板,也被波浪冲开,立足不稳!

  那黑衣小童,叫道:“哈!哈!没打着!”头颈一缩,又没入水中,杨千斤武功确是高明,就在这绝险之际,脚尖轻轻一点木板,跃起一丈多高,一个转身,恰恰落在金万两的船头,气喘吁吁地道:“这小贼是个水鬼!金大哥,你下去看!”金万两善打暗器,颇跷水性,急忙跃下水中,手中扣着铁筒箩箭,潜伏水底,只待那黑衣小董游近,就扳开机关,用管箭射他。只见水中一条黑影,就像一条飞鱼倏地从身旁数丈之外游过,直奔于承珠的那条小船去了。金万两自问追他不上,只好回到船上。

  再说于承珠脱险之后,顺着水流,小船慢慢前行,她回头望见那两只大船,一只已沉,另一只也不追赶,心中大奇,想那小童武功,就怎样高明,要独力弄沉那条大船,却是难以思议。正自思索在何处见过这个小童,忽觉船底似乎有什么东西震动,小舟忽然飞快起来,于承珠叫道:“喂,你这个顽皮的小家伙快上船来!”湖面水波不兴,于承珠蹲下来在船边望下水底,人影不见,心中想道:“这小童就算如何精通水性,也该瞧出点踪影来!”奇怪之极,那小舟仍在急速前驶。

  小舟离岸已是不远,转瞬之间,便到了西洞庭山的山脚,于承珠将小舟泊岸,舟中白马忽地一声长嘶,刚才湖心激战之时,它一点也不害怕,没叫过一声,现在却纵声长嘶,于承珠笑道:“快到家啦,你还叫什么?”转身牵马,忽地舟中跃出一条黑影,猛不防地在她胸口一抹,又在她面上一抹,湿漉漉的满是泥浆,连眼睛也几乎睁不开来,于承珠一甩头一掌斜拍,那黑影已跳到岸上,嘻嘻笑道:“这回你还不着我的道儿!呵,你这小子,原来不是小子,是个大姑娘!”

  于承珠睁眼一看,看清楚了,原来这黑衣小童就是张风府的儿子小虎子!真是喜出望外,心道:“张风府临终之时,托樊英转托我的师父觅他的踪迹,收他为徒,人海茫茫,正不知何时寻到!原来他却先来了这里!”这一喜令她恼怒全消,笑道:“小虎子呵,你这小顽皮,看你逃到哪里?”跃上岸来便抓,小虎子叫道:“我不与小妞儿戏耍,哈,人来啦!”发足飞奔,捷似猿猴,爬上山坡,躲入树林子去了。

  于承珠呆了一呆,这才发觉自己的束头巾已被小虎子扯脱,头发散乱,胸前印有掌印,面上满是泥浆,衣裳那就更不消说了。远处忽然有两个乡人走来,于承珠甚是爱洁,如此形状,自觉不雅,急忙回到船中,理好头发,洗净了脸,换过衣裳,再出来时,不但小虎子早已不见,那两个乡人也走过了。

  于承珠独自登山,心中疑惑不解,想道:“那小虎子虽然机灵之极,没人带领,他如何能寻到此间?仅仅相隔月余,看他身手,武功竟是大大增长,那定然是有高手指点的了。这个人又是谁?莫非就是我的师父?难道他早已知道消息,出去寻访,将小虎子收为徒弟了?”

  于承珠一路思索,不知不觉已行至半山,太湖中的西洞庭山是个花果之山,山下田甫成行,山上尽是果树,浓薄相接,花果飘香,在这个暮春时节,正是乡民忙干操作的时候,但如今一路行来,既不闻采茶姑娘的山歌酬答,亦不见山下插秧的农夫,除了适才那两个过路的乡人之外,稻田里果杯中,竟是静俏俏的阂无人影,这种反常的现象,连于承珠亦感怔忡不安。当下加快脚程,急急向洞庭山庄奔去。

  “洞庭山庄”本来是云重的岳父,澹台仲元的产业,后来云重夫妇住快活林,这里便让张丹枫一家人居住,山庄建在山腰的万木丛中,依着山势,建了许多亭台楼阁,面积不及快活林之大,但风景幽美,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于承珠走到庄前,有如游子回家,胸襟舒畅,轻扣庄门,尖声叫道:“我回来啦!”

  于承珠在洞庭山庄长大,她的声音,无人不识,不料叫了三声,无人答应。于承珠好生诧异,心道:“那些庄丁哪里去了?”轻轻一推,庄门应手而开,原来是虚掩的。

  于承珠大声叫道:“师父,我回来啦!”声音飘荡在空旷的园子里,显得更是冷冷清清,于承珠不禁打了一个寒噤,抬头看时,但见紫藤盘径,繁花照眼,绿革如茵,凉棚水石,参差掩映,仍是往日的景致,不似无人料理,于承珠一颗心七上八落,穿过假山,绕过回廊,先到云蕾平日练功的静室,叩门叫道:“师父,是我回来啦!”里面寂无人声,于承珠推门一看,但见四壁萧条,连字画都不见了。

  于承珠心道:“难道师父也搬了家?”又跑到张丹枫的书房,推开一看,里面除了墙壁上挂着张丹枫自画的“长江秋色图”之外,亦是空无所有。画上题的一首诗墨痕犹新,以前未见,想是新添上去的,于承珠念道:“谁把苏杭曲子诓?荷花十里挂三秋。那知卉木无情韧,牵动长江万古愁!”这是张丹枫平日最爱念的诗,常常朗吟之后,大笑一回又大哭一回,于承珠见了师父的笔迹,写的又是这一首隐藏着师父身世之痛的诗,更是不安,突然一个念头升起:“莫非是师父遇了意外了?”但随即自己啐了一口,叫道:“这是绝不可能之事!我师父武功盖世,岂有遭遇意外之理!”

  偌大的山庄,一点声息他没有。于承珠虽然深信师父武功盖世,不致遭遇意外,却也有点心慌。她穿房人室,寻寻觅觅,处处都是冷冷清清,凄凄寂寂,她高声叫嚷,空屋里只有自己的回声,最后她来到了张丹枫的卧房,门缝间隐隐传出擅香的气味,这是云蕾平日的习惯,在卧房里总喜欢燃起一炉檀香。于承珠心道:“怎么师父师娘白天也躲在房间里面?”她心中渴念师父;虽然见了庄中异像,仍是自己安慰自己,认走师父师娘还留在庄中。

  她仁立门外,轻扣门环,低声唤道:“师父,是我回来啦。”房中仍是无人答话,贴耳一听,却又似听到呼吸的气息,于承珠大是奇怪:“难道师父他们白天也睡午觉?”踌躇一阵,终于轻轻地推开了房门,闪身入内。

  只一眼,就几乎把于承珠吓得跳了起来。只见房中两张卧床,上面各有一人盘膝而坐,左边的全身漆黑,右边的却连眉毛都是白渗渗的怪得怕人,一黑一白,相映成趣,只是除了肤色不同之外,身材相貌却又甚为相似,像是一母所生的兄弟,这两人都是卷发勾鼻,狮口深目,一看就知是外国人。而且这两人的身上还散发出一种腥腥的气味,连擅香的气味都掩盖不了。

  这两个怪人对于承珠的进房竟似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在卧榻上盘膝跃坐,动也不动。两人都没有穿鞋子,一双脚板,又大又黑,在雪白的床毡上印出了肮脏的黑印。于承珠大为生气,指着那两个怪人喝道:“喂,你们是谁?怎的这般没有礼貌?”那两个怪人连眼睛也不眨一下,对于承珠的话竟是相应不理。于承珠更怒,又喝道:“喂,这是我师父的卧房,你怎么可以随便钻进来?还把他的床也弄脏了。”两个怪人这才眼睛眨了一下,四道眼光一齐射到于承珠面上,但随即又合什低首,连看也不着她了。

  张丹枫与云蕾都是好洁之人,房间里纤尘不染,于承珠瞧着又是气愤,又是心疼,嚷道:“你们再不理,我可要不客气啦。”伸出手掌,朝左边面目擎缉的那个怪人一推,只觉手所触处软绵绵,好像打在一堆棉花上似的,毫无着力之处,于承珠大吃一惊,这怪人竟然具有一身上乘的内功,她一转身,右边那个怪人正在哪牙咧嘴地冲着她笑哩!于承珠一怒,呼地一掌向他腰间的软麻穴拍去,忽觉有如触着一块烫热的铁板一般,于承珠急忙缩手,只见那人士身微微晃了一下,仍在怪笑。于承珠大怒,喇地拔剑出鞘,斥道:“你们走不走,张大侠的房间,岂容你们胡搅?”剑光一闪,先刺那黑面怪人的腰胁。

  于承珠这一剑乃是云蕾所赐给她的宝剑,名为“青冥”宝剑,与张丹枫的“白云”宝剑一雌一雄,都是玄机逸士花了十年功夫所炼成的宝剑,端的削铁如泥,吹毛立断,就是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也抵挡不住,于承珠一时怒起,刺那缉面怪人,出手之后,心中一凛,只用了三分力量,拣不是要害之处,轻轻刺下,剑尖刚一触及那怪人的衣裳,陡然一滑,歪过一边,那怪人忽地哈哈大笑,叫道:“你给我抓痒吗?抓痒也得用点力呀!”于承珠又惊又怒,一抖剑柄,用力一送,只听得嗤的一声,衣裳划破,于承珠又是一惊,反而怕将他刺死,忙不迭地缩手,不料剑尖又是一滑,那口青冥宝剑,竟似给一堆棉花裹住,拔不出来,二尺八寸的剑身已有一半穿入他的胁下,给怪人挟着,不能转动,怪人身上像涂了油脂一样,剑尖滑来滑去,不能着力,休说刺伤,连皮肉也没有划破。

  于承珠涨红了面,用力拔剑,颈脖上忽然给人吹了一口凉气,是小虎子的声音格格笑道:“你欢喜找人打架,找到我的师父那可是倒霉。喂,要不要我给你帮手?”那怪人忽地肌肉一松,放开了于承珠的剑,哈哈笑道:“果然不愧是张丹枫夫妇的徒弟!真好功夫!小虎子,你吹什么大气,你再练三年还赶不上他呢!他将来是你的师兄,你赶快过来拜见。”

  于承珠睁大了眼睛,持剑在手,惊异之极,道:“你们端的是什么人?”那黑面怪人笑道:“你师父没有和你说过么?我们是黑自摩诃!”

  这黑白摩诃是一母孪生的兄弟,生于印度,却在中国做珠宝买卖,和张丹枫乃是至交,不过张丹枫归隐太湖之后,他们却没有来过。

  这黑白摩诃练有印度的瑜珈之术,全身柔若无骨,各部肌肉都可随意扭曲屈伸,于承珠最初只用了三分力量,那自然容易给他一下卸开剑势。这种功夫和中国的上乘内功“沾衣十八跌”,有异曲同工之妙,当年张丹枫初会黑摩诃时,也几乎吃过他的亏,何况如今又过了十多年,黑摩诃的功夫已练至出神入化之境。不过,这种功夫也全看对方的功力,不可轻易尝试。若然是换了张丹枫,则不要说用宝剑,只是一把竹剑,黑摩诃也不敢让他刺中的。

  黑摩诃赞于承珠“不愧是张丹枫夫妇的徒弟。”于承珠面上热辣辣的更觉不好意思。其实这句话绝非嘲讽,以于承珠的年纪之轻,一掌能将白摩诃推得上身摇晃,一剑能划破黑摩诃的衣裳,这已是难能可贵之极的了。

  于承珠听说是黑白摩诃,心中怒气消了一半,但仍是怪他们不该如此无礼,心道:“你们纵是师父的好友,也不该登堂入室,箕踞在卧榻之上!”

  黑摩诃咧嘴笑道:“你这小娃儿简直不知好坏,要不是我们和你师父有过命的交情,我们才不高兴躲进这娘儿的房间受闷气呢!”于承珠道:“怎么?”白摩诃道:“什么怎么不怎么的?”指着于承珠道:“你刚才在湖上和狗腿子们打了一架,是也不是?”小虎子笑道:“还给人打得好狼狈呢,你瞧,这里还有污泥。”顺手一抹,在于承珠的袖子上又印上一个掌印。于承珠反手一拿,轻轻在他腋窝一捏,小虎子笑得气也透不过来,于承珠骂道:“都是你这小鬼,再顽皮,瞧我不把你整治个够。”小虎子道:“你第一次见我就弄得我满身污泥,今次是一报还一报,你还怪我?哎哟!我不和你玩啦,你这妞儿就专会欺负人。”小虎子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却长得比于承珠仅仅矮半个头,于承珠胳肢小虎子的腋窝,顺手一拉,小虎子几乎伏倒她的身上,于承珠这才一笑将他推开。

  只听得黑摩诃续道:“狗腿子们连你也不放过,又怎肯放过你的师父?”于承珠心中一凛,想起张风府的遭遇,叫道:“我的师父一定是怕皇帝害他,所以走了。”她最是崇拜师父,以为师父什么都能应付,故此连这点浅显的道理,一时也想不起。白摩诃道:“你师父不愿惹事,我们兄弟却偏偏要替他出一口气。”于承珠道:“我的师父到哪里去了?”黑摩诃道:“他可走得远呢……”忽然停了说话,侧耳一听,笑道:“小虎子,我前天教给你的拳经,你还记得么?”小虎子道:“记得,要不要我背诵给你听。”黑摩诃道:“单会背诵有什么用,要紧的是能够临敌应用,等下我就教你一课,教你怎样在敌众我寡的情形之下,运用罗汉神拳。”小虎子道:“好啊,是到后面的练武场教么?”黑摩河道:“不,就在这里,等下你瞧得仔细一些!好,现在,你们就躲到衣柜上去。”张丹枫的卧房中有一个大衣柜,约有两个人高,小虎子正在奇怪,怎么练拳要到衣柜上去练,忽听得门外纷纷的人声脚步声,于承珠把他一拉,跃到衣柜上,两人挤在一起,于承珠低声笑道:“有好戏看啦,你的师父要借敌人做靶子,练拳给咱们看了。”

  只听得房外有人叫道:“皇上有诏,宣张丹枫跪接!”黑摩诃捏着嗓子,学张丹枫的口音叫道:“什么狗屁皇帝,咱老子偏不接他的狗屁诏书!”黑摩诃是印度人,中国话本来就讲得不好,口音虽学得有几分相似,但却显得粗里粗气,生生硬硬,更妙的是,张丹枫何等斯文,黑摩诃却满口粗话,于承珠几乎忍不住笑,心中骂道:“真是狗屁,我师父从来就不讲狗屁。”房外的人更是惊诧万分,大声喝道:“张丹枫你敢这样无礼,不怕抄家灭族吗?”“砰”地一声,踢开房门。

  门外高矮肥瘦,堆满了人,杨千斤、金万两二人亦在其内,这些人都是奉了皇帝祈镇之命,来捉拿张丹枫的,祈镇知道张丹枫武功盖世,起初本想派水师来将西洞庭山团团围着,但水军出动,风声必露,深怕张丹枫闻风远遁,所以改派了七名大内的一等卫士前来,不料张丹枫一听到太上皇复辟的消息,早已知机,先自走了。这些人来到大湖,扑了个空,心有不甘,遂环伺湖边。每日轮流派出二人在城中及湖上侦察,这日杨、金二人,发现了于承珠的可疑迹象,布下陷阵,追到湖心,不料却栽了个大大的筋斗,于承珠脱险上山,他们随即也纠众跟踪到。

  他们还以为张丹枫是真的还未曾远去,躲在房中,“呼”地一声,踢开了房门,见了黑白摩诃的怪相,吓了一跳,喝道:“你这厮是谁?”黑摩诃龈牙咧嘴地冲着他们一笑,道:“我们是专向狗腿子追魂夺命的黑白无常。”杨千斤叫道:“这两个小贼也在这里!”手抖铁链,砰砰两声巨响,将房门打烂,白摩诃笑道:“哈哈,我正愁没有锁鬼的铁链,原来你自己给我带来了!”

  金万两阴恻恻地一笑说道:“在判官面前装鬼作怪,吓得谁来?”他是暗器高手,一抖手一低头,劈箭、飞蝗石、铁莲子,一连发出十几枚暗器,张丹枫的卧房不过两丈见方,黑白摩诃又是盘膝端坐床上,这暗器断无不中之理,只听得黑白摩诃同声大笑道:“哈,你这小鬼还会抓痒!”箩箭、飞蝗石、铁莲子全部打中,却都是在身上一擦即坠,纷纷落在床上,黑白摩诃拍拍衣裳,就好像拍掉灰尘似的,哈哈笑道:“再来,再来!”衣裳连一个小孔都没有。

  金万两大吃一惊,杨千斤沉不住气,大吼一声,一跃入房,铁链抖得哗啦啦作响,这条铁链有一丈七尺,一抖开来,在门口可以打到内墙,铁链一个盘旋,呼地一声,向黑摩诃拦腰扫到,索尾则缠向白摩诃,只见黑摩诃振臂一挥,叫道:“妙呵,妙呵!”那铁链陡地飞了回来,杨干斤正在用力,被黑摩诃的劲力一送一拉,身不由己地顺着铁链向前疾奔,白摩诃拿着铁链的另一端,轻轻一绕,立即将杨干斤的双手束着,反缚背后,笑道:“缚着一个小鬼了。”那铁链甚长,缚着了杨千斤,剩下的那大半截还有一丈,被黑摩诃一挥,长蛇般地伸到门口横空一卷,六名卫士个个纵身前跃,全部给铁链迫进房中,陡见黑摩诃从床上飞起,几乎就在同一瞬间,卫士入房,他却落到门口,当门一站,就如一个拦门的黑煞神,高声叫道:“小虎子,你瞧清楚了!”

  卫士们见此声势,不寒而栗。但仗着人多,鼓勇而上,说时迟,那时快,已有一名卫士,手挥铁尺,朝着在床上盘膝而坐的白摩诃,当头一棒,白摩诃大吼一声,左拳一冲,右拳一落,“咔嚓”一声,那名卫士的腕骨当场碎裂,一条手臂吊了下来,黑摩诃叫道:“这是虎拳!”白摩诃飞身跃起,第二个卫士冲到,被他一拳劈下,急急斜闪,但哪里还避得及,黑摩诃拳头在他面上一晃,一个勾拳,正正打中鼻尖,鼻子打塌,连他眼珠也打得凸了出来,黑摩诃叫道:“这是豹拳,喂,打得慢一些,让小虎子瞧清楚了。”小虎子道:“我瞧着呢!”一名卫士见势不好,立刻反奔,这人擅长三十六路谭腿,脚上功夫,十分了得,一转身就起连环飞脚,夺门而奔,白摩诃道:“哥哥,这是你的了。”黑摩诃五指靠拢,握拳如锄,五根指骨全部凸出,只见他轻轻一“啄”,那卫士大叫一声,膝盖给他的指骨“啄”得碎裂,痛入心肺,飞起的左脚还未及落下,失了重心,立足不稳,一跤跌落,黑摩诃左拳顺手一个斜飞之势,一挥一送,“呼”地一声,又把那人送回房内,白摩诃叫道:“这是鹤拳!喂,你也不要打得这样快呵,给咱们练靶子的小鬼就只这几个啦!”小虎子拍掌笑道:“哈,大师父真地像一只大鹤,可惜不是白的,要是二师父那就更像啦!”

  杨千斤力大异常,双手虽被铁链所缚,用力一震,扣着的两节铁环竟然给他挣断,趁看白摩诃说话的当口,用力一拳,向他胁下猛击,白摩诃“啪”地一下,左手握拳,右掌上一擦,掌卷拳落,双拳硼个正着,杨千斤虽然力大,却哪挡得住白摩诃的内家真力,登时惨叫一声,虎口流血,五根指骨全都给白摩诃捏碎,黑摩诃叫道:“这是龙拳!”口中说话,手底丝毫不缓,一招长蛇出洞,先吐掌后出拳,“砰”地一声,又把一名卫土打了一个筋斗,小虎子叫道:“这个我知道,这是蛇拳!”

  黑摩诃道:“不错,再看一招,这是什么拳?”双拳环抱,一个回旋,左拳拳背朝外,石拳拳背朝内,朝着一名卫士的背腹突击,只见那名卫士一个吞胸吸腹,掌心一翻,用了一招太极拳的“扇通背”,竟然卸了黑摩诃的拳势,脱出身来,但给黑摩诃的劲力一撞,也在地上不由自己地打了几个圈圈。小虎子叫道:“这是龙拳,但没有打着,只打得敌人弯腰曲背,这是崛尾龙!”

  这人是七名卫士的首领,名为李涵真,是阳宗海的副手之一,黑摩诃若用全力,自可将他一举击倒,但他为了给小虎子练招,只用了三分力量,李涵真是太极高手,自然知道,第二招不敢再接,一窜身闪到同伴的背后。

  黑摩诃大笑道:“你挡得我的一拳,也算是难得的好手了。饶你不死,下次不可再来,再来就不饶了!”一个箭拳,将掩着他的同伴击得飞起,跌落床上,左手一抓,已把李涵真抓了起来,向门外一甩,只听碍哗啦啦的一片屋瓦碎裂之声,敢情是给掷到第二间房的屋顶去了,小虎子叫道:“嗯,这不是罗汉神拳,这是大摔碑手!”

  黑摩诃道:“哈,好小子,有眼力,瞧着,罗汉神拳来了!”刚才给击到床上的那名卫士,反手一按,刚刚弹起,被他一拳又打个正着,再跌回床中。小虎子道:“这法子不错,在床上跌他不死,可以多练几趟。”

  黑白摩诃连出七拳,所受的人或轻或重都受了伤,哪里还有斗志,可是白摩诃在房内,黑摩诃在门口,他们想逃也逃不出去,只听得拳风虎虎,乒乒乓乓地乱响,黑白摩诃把那些卫士一个一个地都击得头昏眼花,抛到床上,侍他跃起来时,又立即将地击倒,床上棉褥温软,多跌几次,亦是不妨,小虎子看得开心之极,不住地拍手赞妙。

  黑白摩诃所用的罗汉神拳,乃是五种拳法的总称。五拳就是“龙拳”,“虎拳”,“豹拳”,“蛇拳”和“鹤拳”。拳经上说,“龙拳”旨在“练神”,注重轻静变化,内劲最长;“虎拳”旨在“练骨”,注重起落有势,刚猛伤残;“豹拳”旨在“练力”,注重跳搏凶狠,变化灵捷;“蛇拳”旨在“练气”,注重舒长灵活,最为机巧;“鹤拳”旨在“练精”、注重稳准狠凝,一击即中要害。这五种拳法,本来源出“少林”的拳法,源源推始,又是来自印度的达摩祖师所授,黑白摩诃是印度人,对达摩在印度这派的拳法,早已熟习,到了中国之后,再学“少林”的五拳,虽然因在两国分传,已有变化,但到底源出一祖,有许多共通之处,黑白摩诃把中印两国所传的达摩拳法融于一炉,端的神妙之极。张风府原是少林高徒,小虎子自小也练过罗汉拳,所以熏白摩诃收他为徒之后,就授他拳经。只是拳经上的道理奥妙非常,小虎子年纪太小,尚不能理解,今看到黑白摩诃一招一式地演将出来,将敌人打得不亦乐乎,拳经上的道理不须讲述,已豁然自悟。这一仗虽然是强弱悬殊,黑白摩诃对那些卫士,恰如猫儿戏鼠,但小虎子却得益甚大,于承珠也因此增长了不少临敌的见识。

  两人挤在衣柜上观战,于承珠看到一招“鹤拳”,把敌人的手臂扭曲,反打另一个敌人,正自叫好,小虎子忽道:“喂,你那日见着了我的爹爹吗?”这句话他一见于承珠便想问了,直到现在才趁个空隙,问了出来。于承珠心中一酸,想道:原来小虎子尚未知他父亲已死。

  七名大内卫士,杨千斤已被打得半死,李涵真被摔出屋外,剩下的五人,除了金万两之外,其他个个受伤。金万两的本领并非比同伴高强,而是他最为狡猾,躲躲闪闪,被掌锋一触,就躲在床上诈死,从不正面接招,黑白摩诃打得高兴,反正是有人可打,打谁都是一样,一时之间,却也并未注意及他。这时黑摩诃一招“鹤拳”连打两个敌人,金万两也被碰跌床下,直滚到衣柜旁边,抬头一望,见于承珠与小虎子讲话,正自出神。金万两一咬牙根,突然发出两枝袖箭。

  小虎子正在追问爹爹下落,忽见两枝袖箭射到,衣柜之上,无法躲避,小手一伸,便待硬接,只见于承珠双指一弹,铮的一声,两枝袖箭给她弹个正着,激飞射回,接着金光一闪,一朵金花暗器打入了金万两的咽喉,金万两惨叫一声,跃起丈余,几乎碰着屋顶,白摩诃双眼一睁,怪声笑道:“哈,你还没死!”伸手一抓,立用分筋错骨的手法,将他的肋骨全部捏碎,一把摔出屋外。

  于承珠弹袖箭,发金花,两个动作,一气呵成,快捷之极,小虎子也不禁佩服,叫道,“好姐姐,师父的功夫难学,学到姐姐的功夫我也心足了!”黑白摩诃一直以为于承珠是个男子,听了小虎子的话,这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惊奇不已,心中更是佩服张丹枫,同时也起了争胜之念,要把小虎子调教成材,让他归入张丹枫门下。

  于承珠伤了敌人,小虎子拍掌叫好,于承珠却是毫无得意之色,反而眉尖紧蹩,露出愁容。小虎子道:“好姐姐,你怎么啦?咱们刚才说到哪里?嗯,那日你见着了我的爹爹吗?”于承珠道:“他有两样东西,等下我交给你。”小虎子道:“嗯,那你是见着他了。东西慢慢再给我不迟,喂,快瞧,师父打得真好呵!”

  只见黑白摩诃发拳如雨,运掌如风,将剩下的那四名卫士打得不亦乐乎,黑白摩诃的劲力用得恰到好处,将敌人击倒床上,便立即弹起,接着又一拳击倒,黑白摩诃叫道:“小虎子,瞧清楚了,这是罗汉五行拳整套拳法的运用,共有一百零八招,我现在从头打起。”两兄弟把敌人当作练拳的沙袋,这样的教法的确别开生面,那四名一等卫士可就苦了,虽然跌不死,可是习过武功的人,遇到外力打击,自然会运劲对抗,强弱悬殊,所受的苦比普通人更甚,黑白摩诃的罗双五行拳还未练到一半,这四人的劲力已全都消失,每人都是汗流如雨,床褥尽湿,就像用强力榨取一样,看看就要油尽灯枯,性命不保。有两个忍受不住的,臭汗流尽,屁滚尿流,卧房里登时弥漫着一片臭气,于承珠掩口叫道:“臭死啦,别弄脏了我师父的房间,快打发他们去吧!”

  黑白摩诃哈哈大笑,将敌人一个个抓起,摔出门外,摔一个,骂一声,最后抓起了杨千斤,多用了两分劲力,将他的脊柱骨摔断,喝道:“回去说给你那狗皇帝知道,若再派人来骚扰张大侠的家园,你们就是榜样。”黑白摩诃杀人不眨眼睛,还是因为近几年年事渐长,火气渐消,所以这次出手,除了将杨千斤、金万两打得重伤残废之外,另四名卫士不过丧失了武功,还能像常人一样走动,还有一个李涵真,则连武功也得保全,七大卫士,竟无一人丧命,对黑白摩诃来说,这已经是破例的仁慈了。

  黑白摩诃将敌人打发之后,黑白摩诃笑道:“小虎子呵,你今天不够运道,咱们的罗双神拳还只练了一半。”小虎子道:“下一次你再练给我看。这次练的一半,已经够我学好几个月啦。”

  嘿白摩诃道:“傻小子,下一次哪还能有这样的好机会?”于承珠叫道:“喂,别尽留在这房中说话啦。呀,我师父若然见到他的睡房糟蹋成这个样子,不知多生气呢?”

  黑白摩诃一出房,于承珠、小虎子跟在后面,黑白摩诃道:“你师父至少要三年之后才能回来,回来之后也包管他不会生气。”于承珠道:“你们见着了我的师父了?我师父可有什么说话交待。他们到哪儿去了?”黑摩诃道:“哈,张丹枫真是收得好徒弟,我们给你师父卖命,你连多谢也不说一句,就记得问师父。于承珠小嘴儿一噘,手指头在面上一划,道:“什么卖命,你这是教自己的徒弟,我师父可不领你的情。”黑白摩诃道:“哈,你真是不知好坏,我这是给你的师父教徒弟。”黑摩诃道:“我们是三天前来的,你师父刚刚离开,他叫我们也从速避祸,我们却偏偏留下来,要替他管管闲事。”小虎子道:“大师父说谎话,你在路上不是说要向张大侠借一样东西吗?你是凑巧才碰上这场闲事的。”

   黑白摩诃摇了摇头道:“你还没有拜张丹枫为师,就先帮着未来的师父,真叫我灰心。对啦,你师父料定你会寻来,那东西叫你找给我。”于承珠道:“什么东西?”黑白摩诃道:“张家的镇国宝弓。”张丹枫的先祖张士诚在苏州称帝,曾铸有一把大弓,足有五百斤重,要几个人才抬得起,张土诚那时以为自己必得天下,铸下这张大弓,准备作为传国之宝,意思是要继位的儿孙不忘弓马,这张大弓不过是用作镇压天下的象征,并不能在阵前实际应用,张士诚兵败之后,这张宝弓藏在快活林行宫的石洞之中,后来张丹枫重得快活林,再把宝弓运回山上。于承珠听说黑白摩诃要借这张大弓,心中极是奇怪,道:“这张大弓携带极不方便,你要它有什么用?”

  白摩诃道:“你这小妞儿别管闲事。拿给我们,自然有用。”于承珠道:“你不说,我就不给你拿。还有你是怎佯见着我的师父的?我的师父有什么说话?你们还都没有说呢,你说了,我给你拿。”黑摩诃一看天色,道:“真是要命,收女徒弟就是这样不好,专会要挟撒娇。好,你一边走,我一边给你说。喂,走得快一点。”黑摩诃一边走一边说道:“我都不瞒你,我本来要找你的师父对付两个大仇人。偏偏你的师父怕皇帝找事,全家远走,那天只是在湖滨匆匆一面,我们大家把事情说完之后,他教我一个法子,用这张宝弓应付强敌。他走得实是匆忙,我们带小虎子前来,本来是准备强迫他收徒的,也还来不及说呢!”

  于承珠大为诧异,心道:“我师父常说,以黑白摩诃的武功,纵横天下,已是无敌,若以一敌一,他和黑白摩诃也不过是打成平手而已。瞧他戏弄七名卫士,那是何等神通,他们还须惧怕什么强敌?”白摩诃抬头一看天色,道:“不好,那两个对头,就要来了,快给我们拿弓。”于承珠本来还有许多话要问,给白摩诃一催,也只好忍住,带他们到后山宝库,宝库藏在山洞,那本是张士诚当年的藏宝之地,后来张丹枫将宝藏都献给朝廷,里面所藏的就只是先朝遗留下来的武器与一些值得纪念的东西了。于承珠曾入过“宝库”多次,知道开库之法,在岩石上左转三转,右转三转,宝库石门,两边分开,白摩诃擦燃火石,入内一看,那张宝弓摆在当中,想是因为搬运不便、所以张丹枫没有带走。宝弓之旁,有三支长箭,光辉灿烂,原来竟是黄金打的,黑摩诃蹲身抱起大弓,哈哈笑道:“正是合用。”白摩诃将三支长箭一并拿起,走出石洞。

  黑摩诃道:“我本想找你师父帮忙,你师父不在,你们两个小家伙帮我一下,好么?”小虎子知道有热闹可瞧,大声叫好,于承珠奇道:“你们的对头,我们怎能抵敌?”黑摩诃道:“我听张丹枫说,山庄下面有一个石阵,是按诸葛武侯的八阵图摆的,你知道么?”于承珠道:“知道,我师父第一次到这洞庭山时,就几乎被陷入石阵之中。”白摩诃道:“你知道阵法么?”于承珠道:“我知道怎样走出生门,要运用可是不能。”黑摩诃道:“那就行啦。我只要你们下去,将我们的那两个对头引入阵中,那两个对头是阿拉伯人,你一见就会知道,快去,快去!”小虎子立刻飞跑,于承珠转眼就赶过了他,道:“喂,小虎子,怎么引法?咱们商量商量。”小虎子眨眨眼睛,道:“这还不容易,你随我来。”说得极为神气,竟似胸中早有成竹。于承珠正想说话,抬眼一看,只见山脚已现出两条人影。正是:

  初生之犊不畏虎,将门之后非凡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