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倩与谁传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塞北风云录


塞北风云 二

作者: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2006/03/06 00:25

  澹台灭明和张宗周并步走出花园长廊,看着张宗周心事重重,径向书房,澹台灭明,执钩的双手一紧,自艺成出师门,十多年来,匹马双钩纵横漠北,未逢对手,是何等之快意。但如今天这种感觉可说从未有过,这是一种大敌当前的紧张,又有与之一决高下的渴望,但是更重要的是身上背负的重任。八十年前,护送主公一门远赴漠北,以图东山再起的家臣,眼下已是死的死,走的走。据父亲所讲,当时主公身边还有七修道人、符坚、石天铎及自己祖父等高手,可叹如今竟是人才凋凌。更可怕的是,他分明感到主公老了,虽然他读书不多,但是澹台一门乃是张十诚重臣,历朝历代的兴衰成败、政权争夺也听说不少,古往今来成大事者莫不心狠手辣,多谋决断,十多年前主公还是如此雄资英发,指点江山。但是十年后的今天,似乎改变了不少。云靖一死竟也值得让他如此耿耿于怀?一时又想起他父亲多次说过,当年士诚公若非心存仁义,也不致于被朱元璋所败。难道张氏一门竟注定难成大事?澹台一门世代相传,相助张氏复国可是他一出生就背负的重任,只盼少主早点长成,以为主公分忧。不管怎么说,保护好主公的安危是他的第一要职,眼下最主要是找出刺客,不管是否谢天华还是玄机逸士的其他门下,都要击败他,以解主公心腹大患。

  澹台灭明边思边走,绕过内院,走向大堂。拐角处走来一少年,身披狐皮大衣,腰悬美玉,剑眉星眼,双眸发亮,显得俊秀无比,正是少主张丹枫。澹台灭明径问:“丹枫,深夜何以不安歇?”张丹枫问道:“澹台将军,听说府中闹了几次刺客,可有刺客行踪,我心忧父亲大人安危,难以入睡?”澹台灭明一笑:“我已命人四处查访,预计刺客难以藏身。有我在此,可保主公无忧,你无须过于担心。”张丹枫道:“以将军的武功自无惧刺客,但恐明枪易逃,暗箭难防,刺客来去无踪,一击不中,即行遁走,将军须要小心。”澹台灭明道:“这个我自然晓得,最近学了什么功课?”张丹枫笑道:“今天读了李白将进酒一诗,天生我才心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这份豪气,真是动人,我想人生自当如此。可叹李青莲才冠一时,终难展抱负,实为堪叹。”澹台灭明道:“少主你肩负重任,诗词文章涉猎即可,切莫要沉迷。对了,前天教你的钱镖练得如何?”张丹枫一笑:“那我就献丑,再请将军指点一二。”言毕,摸出三枚磨利的钱镖,手腕一抖,射向三丈外屋檐下的一盏吊灯。说时迟,那时快,第一镖到处,灯火应声而灭,第二镖正中吊绳,整盏灯摇摇欲附之际,第三镖到处将绳索割断。澹台灭明一个飞身,接住坠下的吊灯,暗暗点头,难得两天功夫,就把暗器手法掌握得如此熟练。几年来,他虽限于师命,本门的功夫没有传与他,他一些武林中常用的武术也指点了不少,少主天赋极高,不管拳掌暗器,基本都是说了一遍,即行领悟,如此天资,如能收录门下,日后必将为师门增光。又再指点了张丹枫另一个暗器手法,叮嘱他早点休息。眼看已是入夜,他返身于大堂,见差遣出去查探的手下已等候多时。众人纷纷报禀,查遍京师内外客栈处所,皆无发现可疑的人。再查近几月往返京师的来往客商,也没发现可疑之处。澹台灭明一时也无计,只有严令手下加紧查探,又布置了主公身边的警戒,如轮流守夜、发出信号等,包括早朝及外出的路线的事提前踩线,沿途护卫一一布置清楚,这才遣散众人。

  按下右相府不表,左相脱欢后园练武场却是灯火辉煌。与张宗周后花园台香榭不同,脱欢的后园却是空旷,足以容纳百骑纵横。园正中设黄金帐,左相脱欢与其子左将宫也先宴请诸将。脱欢居中,左侧是也先。左右两席首分别是手下四大金刚之阿奇卡,察鲁图。以下分别是四大金刚之法比奴和额吉图,之后依次是手下的万夫长。但见帐外白雪纷纷,帐内的火炉却烧得火热。脱欢、也先与诸将开怀畅饮,言意甚欢。脱欢开口道:“想当年成吉思汗纵横天下,四方臣服,世祖忽必烈的大元天朝雄霸一时,四方来朝,可叹南人奸诈,颠覆我大好河山,而今僻处漠北多时,作为成吉思汗的子孙,定要重振雄风,重建我大蒙古人的牧场。”也先道:“可喜我朝实力日增,而明朝却是主昏臣庸,且有不少大臣同我们暗通消息,眼下重振我蒙古天威正当其时”。众将纷纷称颂丞相大人英明,左将军神武,定当重振我蒙古当年雄风。

  也先道:“当年我蒙古铁骑纵横天下,莫有敌手,更叹得天下后,文恬武嬉,刀锈弓折,致使数十年间竟不敌于徐达、常遇春统率之明军。退出大都,数十年间,又连败于徐达及朱棣之手,实为可恨。想来皆是贪图安逸,不思进取之故,我们切要记起前人教训,励兵牧马,以图早日挥师南下,重光蒙古之师雄风。众将何不乘此风雪之中,操演一下骑射之技,众将于百步之外射中金钱,皆有赏赐”。

  众将大喜,蒙古大将素来刀弓不离身,奔赴帐外,跨上坐骑,策马加鞭,翻身挽弓。果然漠北之地多骑射精良之辈,但见骏马奔腾,弓弩齐发,十有九中。脱欢和也先看得神采飞扬,这时见一黑骑跃出,绕过金钱一百五十步,之后翻身伏马,连珠三箭射出,但见三箭皆穿金钱而出,一时之间,喝采声声,一看原是万夫长牙骨龙。也先一时也觉手痒,乘着酒意,跃上坐骑青鬃马,绕场三周,一箭射出,金钱铁索应声而断,全场采声如雷。全场之中众将高歌:“我们的大汗,上天赐给你超人的力气。百步穿杨的箭,使逃逸的百姓,屈服投降;百发百中的箭,使溃逃的叛众,缴械投诚”。这本是留传于蒙古之中万口歌颂成吉思汗的之歌,众将见也先神射,一齐拜服,齐声说道:“以将军之神箭,必能重振我大蒙古雄风,末将誓死追随将军”。这时场中尚有脱欢手下阿奇卡等四大金刚未曾献技,四大金刚近年来在瓦剌声名之盛,已直追蒙古第一勇士澹台灭明,但众将也多有服之辈。也先对阿奇卡道:“请将军为我们露一手如何?”阿奇卡见脱欢也在点头鼓励,说声:“二弟,你先玩玩吧”。但见察鲁图答应一声,纵身上马,双手取出腰悬两把精钢开山斧,纵马狂奔。却见场边立着一海碗粗大石桩,察鲁图纵马奔过,马不停蹄,却见精光一闪,察鲁图已策马奔回,石桩屹立依旧。众将正自迷惑,有人策马前往,见石桩已断为四截,察鲁图在策马经过石桩瞬间,连环四斧,将石桩断为四截。刹那之间,真谓斧如闪电流星,更难得是运劲恰到好处,石桩断而不倒。这时法比奴纵马跃过,取出兵器是左手弯刀,右手飞抓,中间连着钢链。但见他单手执刀柄,飞抓连挥,却见第一节石桩应声飞出,第二节石桩后发先至,正当越过第一节石桩时,第三节石桩已至,撞向第一节石桩,而后三节石桩撞在一起,一二节石桩被撞个粉碎,第三节石桩余势未衰,直飞向前,已有三百步开外,这时阿奇卡挽弓射箭,一箭将石桩射下,而额吉多却纵身挥剑,指向碎石,刹时之时,灯火齐灭。这时相府手下忙再燃灯火,却见被射下的石桩,弓箭嵌入石中,拨之不出。这时全场顿时采声雷动,始信四大金刚名下无虚。

  脱欢大喜,亲赐酒一大杯,捧于四人。道:“上天赐我蒙古如此超人之勇士,重振成吉思汗雄风不久矣”。这时忽然传来了冷笑之声,声虽不大,却好似来自四面八方,清淅传入众人之耳。也先怒叫:“什么人”?阿奇卡更不打话,弯弓向西面一箭穿去,强弩破风,呼啸越墙而过,察鲁图、法比奴、额吉多纷纷施展轻功,跃身西向。说也奇怪,箭射过围墙却似遇到一重极强阻力,忽地坠下,阿奇卡四人跃过围墙,却已人影全无,奇的是地上积雪尽余,雪地之中更不见足印,唯有坠于雪地之箭。阿奇卡等都露出羞愧之色,脱欢、也先脸色铁青,但却也无可奈何。

  待续


上一篇】【下一篇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