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倩与谁传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萍踪侠影之魔幻篇


(一)

作者:蜃楼云  发表时间:2005/05/17 12:08

漫天的雾。

雾中隐隐一座小桥,桥下阴风阵阵,水雾滔滔。

桥头一个茶摊,一个白发婆婆脸上带着僵硬笑容劝着每一个要过桥的鬼魂:“喝吧,喝吧,喝了这碗汤你就可以忘记前世的种种不愉快,重新做人。”说着手里便变出一碗冒着绿气汤,递了过去,有的鬼魂是随手接了喝下。而有的鬼魂却仿佛心有牵挂,迟疑着不肯喝。

每每这时,那老婆婆都会不耐地眨眨眼睛,于是迷雾里就会出现两个小鬼,一左一右挟持着那不肯喝汤的鬼魂强行给他把汤灌下……

那老婆婆刚刚打发了一批鬼魂,正要坐下歇口气,忽然又一个寒战,猛地惊跳起来!眼前已出现了一个白衣人,就离她不到一米处!那老婆婆这千万年来见过的鬼魂不知有多少,可像这样迅疾的鬼魂却是生平第一次见到!细打量那白衣人,心中忽然一动:“莫非是‘那话儿’到了?”

那白衣人相貌是难得一见的俊雅,神情却是似喜似悲的,低声问道:“这里可是阴司?”那老婆婆呆呆地点了点头,似乎是还未醒过神来。那白衣人忽然仰天长叹了一口气,喃喃地道:“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小兄弟,二十年了!我终于要看到你了!你……你可也想念我吗?”

那孟婆到此刻总算是醒过神来,她上下仔细地打量了那白衣人一番,咂了咂嘴,叹了口气道:“看来你就是张丹枫了,果然是名不虚传!你说的小兄弟可是云蕾?”

那白衣人身子猛地一颤,忽然一把抓住孟婆的手:“你……你知道我的小兄弟?她……她如今在哪里?快带我去见她!”他由于过于激动,声音都有些打颤。

孟婆却是长长叹了口气道:“你来晚啦,她十五年前就已经去投胎了,你见不到她了!”张丹枫犹如寒冬里被兜头泼了一大盆冷水,猛地后退了两步,脸色刹时苍白如纸。刚获得希望后的失望几乎令他也忍受不住!

孟婆怜悯地看了看他:“小伙子,把她忘了吧。喏,把这碗汤喝了,你就可以把前事忘记重新做人了。”说着手里就又变出一碗汤递到了张丹枫面前。张丹枫猛后退了两步:“不!我死也不要把她忘记!她投胎在哪里?我也要去那里!”孟婆长长叹了口气,手一挥,脚下云雾忽然散开,:“小伙子,你来看看,你的小兄弟就在那里!”

张丹枫心神震动,慌忙向下一看。这一看之下便如遭了雷轰电掣,登时做声不得!但见在一片青山绿水之中有一座大的宅院。宅院之中有一位稚龄少女正在练剑,但见剑光如雪,白影如电,满场飞舞,当真是剑如游龙,人如彩凤。忽然剑光一停,那少女持剑而立,姿态悠闲,美目含笑,顾盼生姿!不是云蕾,又是哪个?

张丹枫不觉一声高叫:“小兄弟!”就欲扑下去。孟婆手一挥,脚下重又云雾弥漫。她叹了口气道:“小伙子,你的心上人如今已经十五岁了。你就算现在就去投胎,也比她整整小了十五岁有余,只怕不等你长大她就已嫁为人妇啦!你还是忘了她罢?!”

张丹枫哈哈一笑,决然道:“我已顾不了那许多了!我不要忘了她,我只想见到她!”一挥手,将孟婆手里的那碗汤打翻在地,转身向桥上的轮回盘走去。孟婆望着他的背影,眼里忽然闪现出一丝笑意,仰声叫道:“小伙子,你想不想不用投胎,现在就看到她?”她这一句话尚没有落地,忽然眼前一花,张丹枫已站在她的面前,双目如星,紧紧盯住她,颤声道:“你……你又什么法子?”

孟婆微微一笑,闭目默念了一番咒语,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鲜红如血的仙桃。递与张丹枫道:“这是天上王母的瑶池仙桃,你吃下去就会成为一个神仙,不老不死,愿意什么时候找她就什么时候找她。”张丹枫看了那仙桃一眼,见那仙桃红得妖冶,不觉皱了皱眉,不相信这样的好运。狐疑道:“这……这真的是瑶池仙桃?”孟婆哼了一声,收回了手,冷冷地道:“我见你可怜,又敬你是个人物,这才把这颗王母钦赐仙桃给你享用,谁知你竟然……哼,你不要就算啦。还是我老婆子自己享用罢!”说着就要往自己的嘴里送去……

张丹枫大吃一惊,他心中虽有狐疑,怎奈这是唯一可以一见云蕾的机会,他如何可以放过。一咬牙,接过仙桃几口吃了个干净!

孟婆眼中忽然闪过一丝得色,嘴里念动咒语。张丹枫身子一颤,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摔到在地。竟就此失去了知觉,身子也在一团光华中慢慢缩小……

孟婆长长吁了一口气,喃喃的道:“小伙子,你可别怨我,谁让你如此优秀,优秀的连魔王也难把你放过,他等这一天已等了六十多年了!不过我也算没怎么骗你,你确实是不老不死,不过不是成仙,而是成魔……好在我在那仙桃里还添加了忘忧汤,你就会把前世的种种统统忘却,所以你也不会太痛苦的……呵呵,老身对你还总算是不错是不是?”她手一张,便将张丹枫的元神拢入袖中,向魔界飞去……

 

下一篇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