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倩与谁传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萍踪外史


第一章 羸马载愁归

作者:寒林漠漠  发表时间:2005/03/29 00:51

  明景泰八年正月十六,元宵佳节刚过,大地从前一天的喧嚣中沉寂了下来,四野罩着一层薄薄的冰雪,阵阵冷风吹过,卷起一地枯叶,初春的寒气浸人骨髓。没人愿意在这冰天雪地中出行的,在冀州通往京城的官道上,这时却有两骑疾驰而过。

  为首的骑者是一中年男子,三十岁上下光景,微须,皮帽宽氅,一身员外装扮,两眼炯炯发光,不怒自威。另一骑上却是一年轻少妇,皮袍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虽满面风尘但仍难掩其秀丽容颜。

  骏马飞驰中,中年男子突地拉紧缰绳,马一声长嘶,脚步放缓下来,那男子仰天长叹一声,长叹声中似透着一股无奈之情。少妇策马靠近身来,柔声问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八年了,从那是非漩涡中退出来已经八年了,原本以为可以就此与你终老田园,想不到今日还是要把你与孩儿拖回到那漩涡中去。”言毕,男子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少妇正色道:“家国有难,男儿岂能置身事外。何况皇上、于阁老于你有知遇之恩,如今正是我等竭力效劳之时,大哥切勿儿女情长。”言语中透露着一股坚毅与英气。

  中年男子双眉一轩:“妹子说的是!我只是担心眼下的情势纷乱,而我已远离朝堂多年,恐怕难助于阁老一臂之力,心里着实惶恐啊。”

  少妇道:“我们只好尽力而为之…”顿了顿,继续言道:“今晚我们当能赶到京城,见到于阁老后再作计议,现在还是快快赶路要紧。”

  中年男子点点头,正欲扬鞭拍马,手刚抬起,突“咦”的一声。

  只见两人所骑马匹口吐白沫,摇摇欲倒。两人对望一眼,心中均诧异不已,须知他们此次上京,挑选的都是一等一的良驹,虽日夜兼程,但途中仍精心照料,今日清晨从客栈出发上路才不过一个多时辰,马匹是断不会困乏脱力的。

  两人跳下马背正欲查看,两匹马已于长声哀鸣中轰然倒下,抽搐一会儿便不再动,眼看着竟是死了。

  两人面面相觑,叫声苦也。此处已远离市镇,四下人迹罕无,何处买得坐骑?两人彷徨无计,那男子跺跺脚道:“如此,我们只得折回镇去购两匹马再上路了。”少妇默不作声,似是在想其它事情,但仍点点头。

  忽听得身后传来一阵马蹄声与车轮压雪声,两人回头一看,十数丈开外,一辆马车正自驰来,看那马步轻盈,竟似是一辆空车。中年男子喜动颜色,指着那马车叫道:“得来全不费功夫啊!妹子,你看。”少妇嗯了一声,一双妙目盯着那马车,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中年男子招手示意,那马车倏地停下,赶车之人满脸堆笑,从车驾上探过身来问道:“两位客官莫不是要租小人的马车?”男子拱手道:“正是,烦请载我二人今晚赶到京城,必当重金酬谢!”那车夫笑得似脸上开了花,忙不迭地说道:“老爷赏小人饭吃,小人一准快马加鞭,绝误不了您老的事儿!快请上车,快请!”

  中年男子先扶着少妇上了车,将行李也放入车中,随后来到路中,看着倒毙两匹马,叹了口气,微一凝神,双掌一推,两匹马轻易地被他推到路旁。那马夫睁大双眼,却一声不发。男子随后也上了车,掩上车帘。马夫回头向车内二人陪笑道:“老爷,夫人,您二位坐好,这可就上路了。”把手中赶车鞭在空中迎风一抖,呦喝了一声:“驾!”马车辘辘地在雪地中行驶开来。

  看了看窗外吹着的瑟瑟寒风,中年男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笑道:“看来此行运气不差,若非碰巧遇到这马车,今晚咱们就难以赶到京城了。”少妇温柔地看他一眼,缓缓地将两只手探了过去,握住男子的手,叫了声:“大哥…”男子心中升起无限柔情,正欲揽少妇入怀,忽地感觉少妇的指尖在自己的手心中划了起来,似是在写字,定神一看,原来写的是“有诈”!

(本章完)




下一篇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