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枝蔓连连】【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葛覃萋萋 红绿相扶绽华彩

珠宝商人——黑白摩诃

作者:林承珠 天山剑谱

貌似吧里基本没怎么提到这对异国兄弟。对这对兄弟应该也没什么争议吧。

黑白摩诃,一对孪生兄弟,一对珠宝商人,一对与众不同的江湖异士(这个词好像也不对,他们又似黑道人物),是张丹枫的至交好友,在张丹枫出场的四本书中(萍踪、散花、联剑、广陵)他们都有出现,可以说是唯一一直陪着张丹枫的人。无论在哪本书,黑白摩诃始终都是配角,也是萍踪系列中我最喜欢的配角,他们出场并不多,主要出场有:古墓与张云二人一战,客店中捣乱引诱铁臂金猿和三花剑,截了康超海的宝物转赠给张丹枫;洞庭山庄打跑大内侍卫,古墓大战阿萨玛兄弟,苍山恶战鸠盘婆;玄妙观诓诱乔氏父子与大内高手;树林试探陈石星、力战刀手,石林阻挡三魔头。

萍踪里最记得的就是他们称呼张丹枫和云蕾为“大娃娃”、“小娃娃”,他们两也算是张云二人的半个红娘,若不是因为他们,张云也不可能双剑合璧,也不可能在古墓相伴多日,云蕾那句让张丹枫好气又好笑的话“并肩子上啊”,正是在与黑白二人对打过程中说出口的,也是从那开始,二人之间的情仇逐渐展开。

黑白摩诃很爽快,和张云二人比武输了,立即放弃珠宝和古墓,即使心中不舍不愿;黑白摩诃也很可爱,在洞庭山庄,张丹枫正好弃家避祸,走前还叫兄弟两别惹事快走,可是他们却偏偏要为张丹枫出口气,将来山庄捣乱的几大卫士好好地戏弄一番;在打发这些大内卫士的同时,顺便将他们当成教学的靶子;最为突出的应该是他们和张丹枫的异国友谊,他们折服于张丹枫的胆识和气度,相交几十年,帮过张丹枫不少忙,直到最后也算是为张丹枫而死。

在看《广陵剑》时,看到他们的出现,我特别兴奋,因为在此书开头的介绍中,就知道在萍踪系列里,和张丹枫平辈的人基本都已过世,加上广陵的寓意,总是难免惆怅。前三本书中,黑白摩诃给人的感觉总是偏向于喜感:“大娃娃,小娃娃……”“我们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谁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然而在《广陵散》,他们也到了暮年,初出场时仍是做他们的本行,也正因为这样才会遇到陈石星,间接地救了他。最后石林一战,白摩诃先逝,黑摩诃亦随之而去。

原文:

“黑白摩诃身上的火焰已经熄灭,但已是气息奄奄。并排躺在地上,此时正想挣扎起来。

张丹枫道:“你们别动,我给你们疗冶。”

白摩诃气若游丝,嘴唇开阖,张丹枫把耳朵凑近他的唇边,只听得白摩诃说道:“张大侠,你替我报了仇,我很欢喜。这磷火有毒……”声音细如蚊叫,话未说完,气已断了。

张丹枫左掌按在白摩诃背心,右掌按在黑摩诃背心,把本身真气输入体内。不久,只觉白摩诃身体渐渐僵冷,黑摩诃则动了一动,缓缓张开眼睛。

张丹枫暗暗叹了口气,心里想道:“原来我也要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他以本身真气,助黑白摩诃推血过宫,岂知白摩诃还是不能救活。黑摩诃虽然醒来,但看来也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

黑摩诃说道:“张大侠,你不应该这样快就‘开关’的,我们不打紧,你可还要保重身子,把你的绝世武学继续钻研,传之后人呢!”

张丹枫心痛如割,说道:“你别胡思乱想,赶快气沉丹田,我给你打通奇经八脉。”

黑摩诃道:“我的兄弟呢?”

张丹枫道:“你暂时别管他,听我的话。你受的火毒宣泄出来还可活的。”张丹枫一生对朋友没有说过假话,此时不忍把白摩诃已死的真相告诉黑摩诃,但黑摩诃从他的语气之中亦已知道了。

黑摩诃低声道:“张大侠,你没事就好。我们兄弟同年同月同日生,也该同年同月同***不必为我消耗真气啦。两根绿玉杖,请代收藏,留给我的弟子来取。要是没有人来,就送给这位小兄弟。”

张丹枫叫道:“不可!”话犹未了,只见黑摩诃软绵绵的倒在他的怀中,低下了头。原来已是自断经脉而亡了。”

这对异士兄弟,到最后和张丹枫共眠于石林,也是最后陪伴张丹枫的人。


药师梦寰:虽有江湖不耻名,不泯江湖侠客心


黄摩诃:

张丹枫初入中原,除云蕾以外,黑白摩诃便是他最先认识的朋友。那时没有云重,澹台镜明,没有乌蒙夫,上官天野,更没有周山民,毕道凡。那时,人人恨他; 云蕾云重要报仇,周山民到处惹事,把毕道凡也拉下水,石英整天跪拜,只是手下不是朋友,澹台灭明虽是好友却更像个管家类型的人物; 所以说,黑白摩诃其实应该算是张丹枫一生中第一以及第二位知己,同时,二人也把张丹枫视为知己,这是多么难得呀。

之后,黑白摩诃的一生几乎就用于帮张丹枫跑腿。虽然我经常因感觉张丹枫对待黑白摩诃更像下人而非兄弟而感到稍稍不满,相信黑白摩诃是没有怨言的。二人追随张丹枫,之后连老婆都没影了,有如此知己,要家作甚?二人不但没有儿女以传香火,连徒弟都没有; 二人唯一真正的徒弟张玉虎送给张丹枫了,之后指点陈石星后,陈也成张丹枫的徒弟了。

为知己而生,更为知己而死,张丹枫与黑白摩诃做了五十年至交好友最后能死在一起。他们兄弟二人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却不是二人而是兄弟三人。黑白摩诃是为救张丹枫而死的,而张丹枫之死,有多少是为了救黑白摩诃而提早出关造成的呢?三个人命运缠在一起,分不开,也不必分开。最后,黑白摩诃相继离去,临死前嘱咐陈石星把两根绿玉杖留给他们的徒弟来取,那时我突然感到一阵伤感,因为黑白摩诃的徒弟根本就没来,也不会来。二人的毕生精力都用来帮助张丹枫了,张丹枫的徒弟里于承珠,张玉虎,陈石星都得到过他们的指点而受用不尽,可是又有谁来替黑白摩诃传宗接代,将本派武功发扬光大呢?后人皆知张丹枫,但百年之后,又有谁还记得黑白摩诃?当时,我曾经因此为二人感到不值,可是随即想到,他们二人是不会有遗憾的。为知己花费一生一直到死,黑白摩诃是愿意的,而世上值得让黑白摩诃为了他去死的,除张丹枫外更无旁人。

张丹枫初入中原,以晋王墓里价值连城的珠宝买来了黑白摩诃一生一世的友谊。与其说黑白摩诃是商人,不如说张丹枫会做生意,因为他的这桩买卖可真是做值了。

再说武功。黑白摩诃的武功经常被人忽略或小看,其实系列中没几个能打的过他们的。早在散花女侠第7回,就有这样的介绍: “ 于承珠大为诧异,心道:“我师父常说,以黑白摩诃的武功,纵横天下,已是无敌,若以一敌一,他和黑白摩诃也不过是打成平手而已。瞧他戏弄七名卫士,那是何等神通,他们还须惧怕什么强敌?” ” 这当然是张丹枫捧朋友,不过纵横天下无敌,却也不为过; 散花武林,除了苍山三老与谢叶双剑以外,也只有张丹枫和吃虾道能跟二人打成平手,就连乌蒙夫,云重之类也要略逊。联剑中更厉害,破庙中黑摩诃三两下解决厉抗天,连乔北溟也承认黑摩诃“功力不在自己之下”,而二人合战乔北溟时稳占上风,其实如果张丹枫晚来一会儿老乔已经败了。这可是邪派第一高手啊。本人感到很可惜,最后崂山之战俩摩诃没有参加,若然二人在场,至少也比韩铁樵强点。

黑白摩诃武功很高,却并没有过什么奇遇之类的,各书中一直都是双杖以及瑜伽功,还有一套基本的五行拳。比起双剑合璧,一指禅功,修罗阴煞功,这些武功并不特殊,却没有阻止黑白摩诃挤进绝顶高手境界。还有一点,清系列某一本书貌似提到过黑白摩诃的大乘般若掌?据我所知萍踪四书中二人根本没用过此掌法,不过再给他们记上一种功夫,何乐而不为呢。

说起瑜伽功,有一点挺有意思的。看足球的人无人不知曼联的吉格斯,38岁高龄却依然是世界第一大队(若有人反对,请到圣米夏的足球贴里讨论,别在这吵)的主力,而他能持续这么久主要因为练瑜伽。他是30岁开始的,仅仅8年已有如此效果,黑白摩诃练了数十年。。。按萍踪时间推测,广凌剑中的黑白摩诃至少也有九十高龄了,武功却依然如此之高,速度如此之快,一个照面就毁了尚宝山的琵琶,而尚宝山的武功,据说尚在七重修罗阴煞功的厉抗天之上。黑摩诃戏弄刀王,破刀网阵,一人独抗两大魔头,哪里是九十岁老头应该干的。。。当然,此时,与二人同辈的谢天华等人早已死干净了,张风府,毕道凡连散花都没熬过,连第三代云重,云蕾也都死了,而黑白摩诃却依然健在。直到二人中了磷火之毒,白摩诃身亡,黑摩诃仗着精湛内功与张丹枫的帮助其实还是可以活下去的,活下去成为广凌剑中天下第一高手,但他是自愿放弃生命,随兄弟去的。


                                    


五月渔郞相忆否小戢轻舟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风裳田田·萍踪苑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