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葛覃萋萋  红绿相扶绽华彩

从于成珠说起

作者:chocolatesunny  2002-2-2 01:00:00

  讨厌于成珠的大有人在吧。以前有人提过,忘了是谁,就因为她总拿丹枫当标尺,量她男朋友,而且还跟丹枫练双剑。我也不怎么喜欢她,就因为这两件事,虽然明知道不是那么回事。《散花女侠》看过一遍,而且是囫囵吞枣式的,为的就是寻找丹枫的痕迹,结果很失望,因为太少了,而且已经降级当了配角。在冲上宝殿的时候,象极了诸葛孔明---因为有七分象妖,一个妖道。(也许是联剑里的)后来又看了《联剑》,更加的不认真。现在想起来有些可笑,那一星半点的刻画连接起来,始终在我的心里有个张玉虎的白描。记得他被赤神子抓了,迷迷糊糊装傻的样子,总觉得是跟小兵张嘎是一样的形象:)

  丹枫是最光彩照人的大侠了。读了《散花》以后,发现梁老很喜欢偷懒,一个故事可以讲好几遍,讲完了也就成了一个系列。看完萍踪看散花,简直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晃如隔世。于成珠在路口那一回首,也是有一个人还站在那里痴痴的遥望,却不是周山民。铁镜心说:“你的师娘对你可真好啊。”那神情那场景就象丹枫说:“怪不得你不肯与那石家小姐洞房”。还有很多很多…………于是明白了,其实散花是另一本萍踪,于成珠是又一个云蕾的剧本,可是丹枫在哪里呢?丹枫却不见了,因为他太完美了,梁老写到这里就写到了尽头,无论如何也无法超越了。就象金庸,写遍各样的英雄大侠,最后却出了个韦小宝---无侠了。梁羽生也是一样,为张丹枫写续集,还得怎么高大才好呢?于是有了毕擎天,有了铁镜心,有了叶成林。他们都不是第二个丹枫,每个人只是丹枫的三分之一。

  毕擎天有霸王气,却无道,不择手段;铁镜心有风流质,却无铁骨,无所作为;叶成林有英雄肝胆,却又失了灵秀。也难怪于成珠要比来比去的,丹枫只有一个,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了。除了云蕾这个坠入凡间的精灵能有这分幸运,其他的人再也没有可能了。于是梁老先生提出了一个问题:到底丹枫的哪一种优点才是他最可贵的呢?

  丹枫就是丹枫,一个霸气十足,意欲问鼎江山的丹枫;一个风流倜傥,豪放不羁的丹枫;一个英雄肝胆为国为民的丹枫。所有的这些都是我们所爱的,是让我们象做梦一样的迷恋的。可是偏偏要选其一,又让人多么的不情愿呀。我想,梁老故意让于成珠来比较,并不是为了显示丹枫的魅力,连徒弟都被吸引了,而是要回答他自己的问题。答案是于成珠选择了叶成林---还是英雄的肝胆是最可贵的。

  在萍踪里,丹枫的心理描写特别少,大家不妨到散花里去感受一下。毕、叶、铁这三人的所思所想,其实是梁老对丹枫心理的补充。我已经记不清了,请影子开启搜索引擎吧。

  举一例:于成珠说‘我来试”,毕擎天想:“这个人可以为我所用”其实丹枫初见云蕾的时候也并没有儿女情长。一个想要问鼎江山而又赤手空拳的丹枫遇见了一个肝胆照人武艺高强的小兄弟,只是觉得此人可以为我之臂膀。这毕擎天的所想,就是丹枫见到小兄弟时所想。所以我辈豪杰之类的话才说的那么自然(英雄相惜),同时也充满了私心(很怕小兄弟被小鸟缠人、红袖添乱的翠凤给锁在家里)。丹枫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不应该把他当成神。后来,拉着小兄弟闹革命的丹枫却不知不觉的掉到小兄弟的温柔陷阱里去了,也真的很幽默。看看古墓那段,分析分析他的心理活动,其实有很多好笑的地方。而且好笑的不是云蕾,是丹枫。就写到这里吧。


回复:沙漠玫瑰和一样照耀的月光

作者:cindye1233 发布于:16:15:08 2月4日

有谁曾见过沙漠玫瑰?我没有眼福亲见,据说那是一种地衣,泡在水里八天会呈现出玫瑰的图案。脱了水后枯干如草,但过得一两年再来泡水,照旧会复活。

少年子弟江湖老,和初初的张相公相比,后续的张大侠的确是逊色不少,若让一个从没有看过萍踪的人先去看了散花,对张大侠殊无好感可能也是有的。正应了那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的老话。就象是谁说的了?“多少好大姑娘都出不了一个好老太太”,笑得我差点儿背过气去。然而叫我们在书中世界里遥想当年的,却始终是那“一个霸气十足,意欲问鼎江山的丹枫;一个风流倜傥,豪放不羁的丹枫;一个英雄肝胆为国为民的丹枫。”而不是一个“妖道”:)

因为我们都知道丹枫的由来,我们都知道将散花联剑中的那把枯草放回萍踪那一抔清水中后,会复活成玫瑰,所以才不在乎丹枫在后续中变成了什么样子,更何况,梁老本来就有生拉硬造之嫌。奈何他是他的爹,关上门爱怎么揍儿子咱也只有干瞪眼。:)

好象是雨树说的,不喜欢于承珠是因为她事事向云蕾看齐,时时想取而代之。小飞虽然没有旗帜鲜明地反对,那一句“我想,梁老故意让于成珠来比较,并不是为了显示丹枫的魅力,连徒弟都被吸引了,而是要回答他自己的问题。”却可看出点不甚认同的意思来。俺没看走眼吧飞大侠?:)依我看来,宏观角度说小飞是对的,微观角度看雨树也没有错。散花中的张大侠再如何不如以往,仍然遥遥领先后辈小子一万个马身。有这样的人物在眼前,叫人不挑剔也难。于承珠粘在张大侠身边的时间比在云蕾身边的时间多得多,想到张大侠的次数也比想起云蕾的次数多得多,她和云蕾又没有血缘关系,怎么每个人见了她都说她象云蕾?除非她言行外表都向云看齐。所以说要说她潜意识里没什么遐想,我第一个不相信。:)

说到这里我和小飞可有不同意见了。散花就是散花,既不是另一部萍踪,于也不是另一个版本的云。姑且不说于没有云的经历,个性上两人就迥异,云是任于怎么摹仿也学不来的。整部散花,看起来就象于姑娘的择偶史,在选择的过程中,她更多地考虑的是夫婿对自己的助益,丝毫没有听从自己内心的声音。她和镜明倒还更象些,但比起镜明仍是大大不如。

雨树曾说,觉得于承珠忘恩负义,亏云蕾对她那么好。:)让我想到昨天刚刚看来的一个故事,有一个司机对任何一个乘客都笑脸相迎,偏有一个大胡子视而不见还不时在车上“不文明”。司机先生对大胡子仍一迳地热情。另一个乘客看不过眼,问你干嘛对他那么好?司机却说我邻居家有一条狗夜夜对着月亮狂吠不止。问者不解,司机解道:“月光一样地照耀”。

无论面对的是哪一个对丹枫心存爱慕、对自己怀着复杂情绪的女子,不管她是镜明还是承珠,不管她的微笑是真心还是假意,当她对着自己微笑时,云蕾总会还以善意的回应。只此一点,于女侠打马也赶不上了。(版权所有: cindye1233 原作)


回复:承珠同镜明

作者:雨树3479  2002-2-4 17:00:00

提过讨厌承珠的就是我,总觉的散花女侠充满了承珠的懊恼、惆怅;虽然只有只言片语提到了云蕾,却让人一想到她就倍感温馨,越发衬的承珠灰暗、不讨喜;

感觉上承珠同镜明曾经走在一条路上,不同的是镜明是个果敢的女子,很快“拨开云雾见天日”,而承珠始终徘徊,在灰暗的天空下漫步,甚至最后的选择也是勉勉强强。


回复:忽然想

作者:影子  2002-2-4 18:01:16

云蕾的性格,仿佛棉麻布衣,至朴而无华,淡定而无尘

而镜明,更若一匹光耀的丝绸

至于于承珠,影子眼中的她是化纤织物


回复:打不过就跑

作者:chocolatesunny  2002-2-4 23:55:06

我们的口号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关于于小姐的问题,嘻嘻,我走先。

《散花》我都忘得差不多了,连别人说于成珠象云蕾都不记得了,至于她忧郁徘徊什么的就更没印象了。当初看的时候也不认真,翻遍了书就那么一点丹枫的事,扫兴:(只记得那三个人是丹枫的三个三分之一。我的贴里也有些“为赋新词”的成分。要是萍踪的问题,我还是要辩论一下的;散花吗???词穷,闪了:)

不过我想还会有对的成分的:丹枫就是丹枫,一个霸气十足,意欲问鼎江山的丹枫;一个风流倜傥,潇洒俊逸的丹枫;一个英雄肝胆、为国为民的丹枫。丹枫只有一个,梁老无法超越了,于是来了一个分身有术----毕擎天有霸王气,却无仁德,不择手段;铁镜心有风流质,却无铁骨;叶成林有英雄肝胆,却又失了灵秀隽永。

同意我的“压缩饼干”吗?:)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