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葛覃萋萋  红绿相扶绽华彩

比惨——小飞看蕉!•啮簇法

cindye1233|2001-12-24 10:42:07

飞刀把张大哥变成了大地主阶级家庭中走出的革命家,小兄弟成了无产阶级红小兵,这个有阿语来收拾你,我就不驳你了。我要还你的是另一刀。

看你几个帖子,对云澄颇有菲薄之意。我想你是因为太爱丹枫,所以对他感同身受,对给他造成那么多痛苦的云澄就没好感起来。云澄拆散一对小儿女,是他不对,但不能就此否定他的人生和品格。和张宗周相比,云澄碌碌无为,然则这难道是他所愿?比到惨况,云澄可能要更惨些。我们就来学学华府门前的唐伯虎,来比一回惨如何?:)

云澄是个什么样的人?书里没有明写,但我们可以推断出来。他的父亲是当朝一品重臣,虽然不一定钟鸣鼎食,想来也是家境优裕。他很年轻就考取了功名。这时候,他的人生一片光明。可以预见的前途是步父亲后尘,立业于庙堂,为国为民效力。但父亲的出使改变了一切。本来他可以不亲自去救父亲的,狠狠心,留父亲一个人学苏武去青史流芳吧,顶着个烈士家属的名声更有利于仕途发展。但他没有。在眼见朝廷无能后,他也不顾自己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的现实,半路学武,潜入蒙古,甚至不惜在当地落地生根——一个官宦公子放弃已有的一切,如此“作贱”自己,这份孝心和忠义就不能轻视。所以,作为一个儿子,他是个大孝子。作为一个人,他具有许多人不具备的良知和血性。再后来,为了营救父亲他被打下山崖,几乎丧命,命虽然拣回来了,却落了终身残疾。你看,从雁门关外回到唐古拉山,他一路打短工一路走竟走了十年!在这十年间,他沦落在社会的最底层,每天都在为生存而苦苦挣扎。从天之骄子沦为乞丐,其中的辛酸只有他自己知道。听说父亲的死讯,他所有的努力全化为泡影,他的前半生就这样被荒废,被否定了。所以他几次想要寻死,只是放不下一双儿女,这才活了下来。而在这十年间,张宗周是什么情况?就算他受尽内心折磨,好歹还是锦衣玉食,好歹还有爱儿相伴。

云澄不是不讲理的人。在穷乡僻壤生活了那么久,他又不是神仙,一见张丹枫就了解他的英雄伟业,有很多事是他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的。况且这么多年来支撑着他活下去的除了儿女外就只有复仇的信念,要他立时洗脑,哪里那么容易。而且他很快就原谅了张家,可见他并不是个不明事理的人。小飞怪他,我觉得也忒苛了。


作者:chocolatesunny 发布于:15:38:07 12月24日

小飞把张大哥比成了大地主阶级家庭中走出的革命家,小兄弟比成了无产阶级红小兵,并无不敬之意,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反对之声。放下丹枫不说,单说云靖、张宗周和周健的部分,好象也只有阿雅给了我支持,说看得手舞足蹈,可跟贴还跟到了一边去了,小飞也不知道有没有领会错误,反正是厚着脸皮收入囊中了,窃喜。哦,还有影子也是同意的,再喜。还有同意的吗?举手!:)

至于丹枫那部分,小飞到现在也不知道哪里说错了,还等着阿语的教诲,希望诸位也不吝赐教。前两天,阿C说我是傻丫头,今天阿语又说我是疯丫头,唉!小飞我全当爱称,照单全收吧。我不知是不是因为说了丹枫的坏话,才获得如此多的爱称?小飞打算做一个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将说坏话进行到底!!

前面很久以前有一位网友的帖子就叫说丹枫的坏话,可内容却不太对题,而且观点我也不敢苟同,具体内容忘了,就不多说。现在我想说丹枫的坏话,并不是指他的缺点,而是想写丹枫的心路。说一个基本的观点----丹枫的心路是有转折的。不是由不爱民转到爱民,而是从为当皇帝而奋斗转向为天下万民而奔走。同意吗?如果这个观点列位都不同意的话,小飞实在无话可说了,咱们还是一起重翻翻书,品味一下吧。如果同意,希望大家也来写一写丹枫的心路历程,写一写他离开云蕾这个线索的时候都想了些什么,如果大家真的动笔去写这个题目,就会发现丹枫不再是高不可攀的神话。同时,我还强调一点,痴情不是丹枫的缺点。我也为张云的爱情而感动,但是却从没以为丹枫是痴情的情种。雪山一段只是全文的插曲,我想梁先生写它,并不是想告诉读者丹枫痴情,而是写大义与小义的冲突。世人或可在民族大义的关口冲杀过来,却偏偏在小问题上不肯醒悟,连丹枫这样的一个可以力挽狂澜、扶大厦之将倾的英雄也难逃鸡口之争,就算你不争,反正你也跑不了。所以真的希望大家再把情感的部分看得淡一些。请阿C同志做个表率,别让云蕾去张府了,如何。

丹枫的心路,望诸位以真知灼见教我。谢了先。

再来接阿C的一刀。我想阿C是误会我了。小飞并非是因为爱丹枫而菲薄云成,阿C把我看得恁小气了。我觉得阿C所说的,只不过是云成应该做的,如果他不做,何以为人?即使他做了,也没有什么可彪炳的,只是为人子应尽的义务罢了。阿C千万不要因为他是富人家的孩子就表扬他会洗手绢儿。至于他是不是碌碌无为,够不够惨,小飞根本没想过。小飞只是觉得他无义。

首先他学艺不精。本是读书人出身,却不知磨刀不误砍柴功,凡事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就算拿救父心切来遮遮丑,至少此人难成大事。三角猫的功夫,到了关键时刻,连自己都救不了,要是没有两位师兄,老父幼子岂能逃出生天?对于这样的人,不能给予“爸爸自有办法”式的信任。

想当年云成入瓦剌救父,在当地成家,并生下一对儿女。不知道夫妻二人的感情如何?就算云蕾的母亲是异族人,既然结为夫妻,就当是至亲至近之人,为什么逃亡的时候要瞒着她呢?为什么不带她生死与共呢?怕她告密吗?古人云:“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云成真是跟枕边之人都藏了个心眼儿,可怕!可怕呀!怕保护不了吗?谁还能比云蕾这个小女孩更麻烦?就算云成日后来接糟糠之妻,他也不怎么样。

或者他娶胡女为妻只是为了传宗接代,感情的事不过虚与委蛇?那弃妻逃亡算是始乱终弃?或者怕和胡人牵上什么干系,惹来奸细的嫌疑,毁了父子二人忠君爱国的一世英名?一想到云蕾不是爱情的结晶,我的心里真是替小兄弟好难过。

过去的话就不提了,就从雁门关外的山沟里说起。云成摔断了腿,走是走不了啦,你说他应该往哪边爬呢?是想念爱妻,“不能没有你”,还是“我爱北京天安门”?找家人?找朋友?找师兄弟?最后,他选了回瓦剌,我想他不是什么思妻心切,恐怕是躲避追杀吧。朱家天子可是下了圣旨要杀云靖的,他能不怕?起码瓦剌人不会想到他又跑了回去,所以还是瓦剌安全。云成的所为跟杨康他娘包惜弱如出一辙,可怜他昂藏男子却似弱女子一样胆小,就更别指望他说出“死了变灰也是中国之人”的话了。

对云成我是鄙视的,我倒希望是以我的小人之心度了他的君子之腹,可至今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君子所为。他有什么资格去瞪张宗周一眼?哼!我瞪他两眼。请阿C同志也别让云成去张府了。


表扬了一圈,怎把我忘了:)

苏茉白|2001-12-24 16:54:43

呵呵,说起“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松间恐怕没有比我更甚的了吧?:)

说笑说笑

这篇文字我95%赞成,5%反对。

反对的只一句:“…...而是从为当皇帝而奋斗转向为天下万民而奔走”。小桐以为丹枫入中原的初衷是为了继承祖先的意志,推翻明朝统治。当然这件事的结果极可能是他自己当上皇帝。大众化的理解“为了当皇帝”的说法往往是为了自己的权力地位欲望。而丹枫的意识里,恐怕为自己考虑的要少很多吧。至于“为天下万民”的心,也不会是入了中原一时才有的,这和从小受的教育有关。

尤其赞同“我觉得阿C所说的,只不过是云成应该做的,如果他不做,何以为人?即使他做了,也没有什么可彪炳的,……”一段。

松间诸友皆仁慈心肠,时不时的总感动一番。同情归同情,跟赞颂还差的远。


忙完了,这就来回你

cindye1233|2001-12-24 19:03:24

首先声明,阿C可从来没想过要将小兄弟往死路上逼。我看这场笔战有点出轨了,连我这个始作蛹者都开始跑题,打住、打住!对阿C来说,这是没有得到广泛认同的想象。对云蕾来说,就是在阿C的想象里那一刀子也还没真的刺下去。这只是一起未遂事件,别把它当成已经被定了性的案子。

我所以为的丹枫心路如何,在回你的上一封留简里有提到一二。但这里是为云澄这个人争个不休,丹枫就先闪边去吧。

我不知道云澄到底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要被人用“不义”、“胆小”来形容,用“鄙视”来看待,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肯写正确。没错,身为人子,在父亲有难的时候去救助是应尽的本份。问题是在这世上又有几个人真的能象他那样去做?你说他做了是本分,没啥可彪炳的。好,我也来有样学样:国家有难,每个人都有救亡图存的义务。所以张丹枫为国为民,也没啥了不起,千万不要因为他是大周王孙就夸他会洗手绢。如何?

云澄本是一介书生,要他弃文从武其实是最笨的一条路,何以他竟选择了这个方式?单是去打听江湖上谁的武功好就够他花一阵时间了,更别提师父肯不肯收。我想这是因为他四处奔波求助无门,急病乱投医,不得已才采取的下策。久病床前无孝子,换了一般人,早就一堆借口,只有这个傻子凭着一己之勇,不自量力去拿鸡蛋撞石头。这不是做得成功与否的问题,而是做与不做的问题。如果按小飞你的逻辑,成王败寇,学艺不精也是他的一条罪,我看全国的高考落榜生都该去上吊。你在这里说“欲速则不达”,汝非云澄,你岂知云澄之苦?老父在冰天雪地里牧马,作儿子的却道爹不是我不救你,是我不打没把握的仗,你再多熬两年罢……嘿!这儿子可真孝顺哪。说不得待他一切准备停当,老爹早登极乐去了。

我本也想不通云澄为何要在胡地安家,对他这种人来说,牵挂是越少越好,他又不是奸细。后来想或者是因为他眼看营救无望,决心效仿愚公,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总有一天会把老爹救走。再一想,不对呀,老爹可等不了他儿女长大,他又不是山。按云靖的说法,是他让云澄成家好生下后代作为复仇生力军的。原来如此……可为啥不回中原老家去结婚,偏偏要娶个胡女呢?难道没有可能是因为日久生情吗?

至于他后来携女逃出蒙古而瞒着妻子这一件事,如果我是他的妻子,我不会原谅他。但如果我是处在他的地位,我也会这么做。首先,妻子如果知道丈夫要做那么危险的事,只怕第一个就不答应,非哭闹得人尽皆知不可。其次,这件事,不成功便成仁。成功也好成仁也罢,都会牵涉到妻子儿女。如果连她也不告诉,如果断得干干净净,给她带来的后患也少些。从私心上说,这一去就可能永远回不来了,留下女儿在胡地,只怕要让人欺负,所以必须带她走。而妻子从此又变成单身一人,以后再嫁也容易些……云澄在当年一样面临了日后他女儿的抉择,而这两父女的选择竟是如此地相似。

关于你说他爬到哪都是因为贪生怕死,说他一辈子也说不出“死了变灰都是中国人”这句话,真太苛了。不对,是太毒了。对一个为了再见儿女一面而苟延残喘的父亲,指责他为何不去死,小飞你可真忍得下心。倘若云澄真是那种罔顾民族大义,连自己是中国人都忘记的人,他不会早早降了瓦剌么?他更不会因为了解丹枫为国为民的事迹后便完全接受了他,他没那个觉悟嘛。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