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绿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葛覃萋萋  红绿相扶绽华彩

最讨厌中庸之道

作者:cindye1233  发布于:21:34:21 11月29日

有时候也弄不明白自己,明明怎么看A和B都是同一类人,为何喜欢A而不喜欢B呢?

还有一件事也想不通,既喜欢C又喜欢D,但C和D却分明是完全相反的类型。

年纪小时,只能以自己喜怒无常打发过去。现在老大不小了,终于想清楚,原来这应归于爱憎分明。

自从学会中庸之道这个词,就决定要讨厌它至死:不上不下,不左不右,不冷不热,整一个投机分子的代名词。而但凡大有中庸之风的人,也就得不到我的喜爱了。比如谷之华,比如镜明,比如宝钗。

在丹枫的地盘上,就只说镜明。

不可谓镜明不好,她美貌,聪明,果毅,有男儿英气……放在现代社会,活脱脱一个新世纪白领女性。就在古代,也是女中豪杰的人选。

惯于联想的阿C,把镜明归入喜宝这类人中: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也善于利用这份魅力。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工于心计。

但阿C喜欢喜宝,却不喜欢镜明。

喜宝将自己的特质发挥到极处,明知道这是不对的,明知道最后的结果只会是一场空,也不畏世人白眼。“义无反顾”地一路走到底,然后再来好似旁观者般欣赏曲终人散后的寂寞,充分展现了坏女人走四方的精彩人生,教一班有贼心无贼胆的“闷骚”女人羡煞。

反观镜明,本已习于顾及他人之前,先顾及自己,已不算能善始,竟还来图善终。徒然落了个画虎不成反类犬。最不喜欢荷塘边她主动示好那一段,干嘛呢?本来就连介入的可能性都没有,何苦作出成全的姿态,搞到抽身抽得藕断丝连,明珠另投得不甘不愿。实在让人不得不叹她还是没有大智慧。

要么就随他自去一片冰心在玉壶,懒得帮衬他人好事,我自收拾旧心情,断个干干净净。要么就来个横刀夺爱,不管夺不夺得到,好歹试试再说。

她却选择了中间路线。

终归是没有那种豁出一切的勇气,终归是输给无谓的骄傲自负。

好好一个女孩儿,就此落了俗套。


这回与老师对着干了:)

jiangna7978_cn|2001-11-29 22:14:21

众所周知,影子不喜欢镜明。

但——“本已习于顾及他人之前,先顾及自己,已不算能善始,竟还来图善终”

在荷塘片断之前,我只是觉得她自负的莫名其妙,比如讥笑丹枫以貌取人,自已实际上更以貌取人——可并不觉得她工于心计到只想着自已呀?我觉得镜明没有如此过份。

“本来就连介入的可能性都没有,何苦作出成全的姿态,搞到抽身抽得藕断丝连,明珠另投得不甘不愿。实在让人不得不叹她还是没有大智慧”

我觉得镜明的这番成全,并不是姿态,而是真实的祝福,这份祝福是以彻底牺牲她的初恋为代价的。

想想这女孩儿当日躲在JIA山之后,听得她爱慕的人对另一个女子痴痴心语,她的这份成全,在我看来,来源于对丹枫痴心的感动,来源于她善良的性格——如此一来,也把自已心中对张丹枫的幻想彻底斩断。

“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也善于利用这份魅力。很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我以为用这形容镜明也对,或者是与喜宝相似之处,但她与喜宝不同的是:

喜宝可以将骄傲典当了换取她想得到的东西,更因为她从小便感知人情凉暖的犀利,后天的作用更多。

但镜明的成长环境是优裕的,更形成了她单纯开朗,乐观向上的一面。

对镜明的惋惜,更多来源于她不能真实的GUAN彻自已,在我,更欣赏有始有终的骄傲。


面子问题

cindye1233|2001-11-30 12:09:09

“对镜明的惋惜,更多来源于她不能真实地贯彻自己。”此言极妙。为什么我就想不到这句话呢?

其实阿C絮絮叨叨了半天,想要表达的也无非就是这个意思。镜明确也善良,阿C不是瞎子,当然不会看不出她的退出有着真实的祝福的成分。但仍然坚持她在动“成全”之念的同时,还是想到了自己。想着怎样洒脱地离场,以致她的谢幕显得多此一举。其实,以丹枫的诚挚,以云蕾的纯良,以张云二人的相知相惜,尚不至于连这一点小小的误会也不能冰释罢?

总归镜明还不够了解丹枫。她不了解云蕾,情有可原。但丹枫可是她爱慕的人呀。难道不曾想过,能被丹枫这样的男子倾心爱恋的女子,不可能也不应是凡品吗?

所以看着她心想“这姑娘比我有福得多”,看着她一眼看穿那呆云重对她的情意并转身便拈来借用,实在令人不喜。她的祝福,她的“成全”,更象一个已拥有许多的人放弃一件很喜欢又不可能得到的东西。有当然很好,没有也不至于要了命。当她想象张云二人一双俪影的时候,心中的酸楚迷惘,难道没有几分自怜自艾的味道?何况,她的祝福全冲着丹枫一个人,说不得她的心里也想着云蕾有什么好呢?

虽然没有多少例证,阿C总以为,云蕾看镜明,就没怎么受个人感情的左右。至少她认为镜明这样的女子会喜欢自己的哥哥有些不可思议。可见云蕾是看见并赞叹镜明的好的。

于是荷塘边一番女儿私语后,云蕾已隐隐将镜明当作好友,无邪以对。而镜明却还以假装的亲热。她当云蕾是朋友了吗?她披心相待了吗?只怕还不曾吧。

不由得不说她“工于心计”了。

毕竟是富贵人家长大的千金,向来顺心遂意惯了,一朝尝到挫折滋味,还是忍不住要顾及面子问题。只怕在退出之余,心里还免不了这样的想法:我只是不与你争罢了。

宁愿她失魂落魄到不顾形象发泄通,再来重出江湖;或者狠下一条心,将错就错到底。也好过强自压抑自己,还拖那傻大个下水。她葬的是心火,死灰尚有重燃时,何况火乎?这样对云重,对云蕾,对她自己,都不公平。

说白了,我的意思就是:先己后人的人忽有一日先人后己确实令人动容,但这感佩的程度要视这个人牺牲小我的情况而定。镜明爱慕丹枫,却还不到刻骨铭心的地步,所以割舍得容易。她自视甚高,所以又割舍得不甘。一时冲动做了好事,恐怕以后又来后悔。既然不能“重新作人”,还不如坚持真我本色哩。就是因为如此,我对镜明的感佩才大打折扣。

嫌“工于心计”刺耳的话,就换个说法。“太爱自己”如何?

一家之言而已。


同意你的看法,不过

jiangna7978_cn|2001-12-2 12:40:30

不知道该怎样形容看了这贴子后的感觉——佩服、惊奇、震动、又有些茫然——

你的一针见血胜过我的遮遮掩掩,含糊不清。

此时下笔时更似是自已在对自已言语。

但——忍不住又疑惑,会不会我们对镜明过于严苛了?

确如阿C所言,我也一直这么认为,以张丹枫与云蕾的相知相惜,以张云之间的相爱的深厚,镜明恶意阻挠也好,好意成全也罢,都改变不了张云之间的感情。

山庄一面,云蕾误解丹枫,最真实的原因,只怕是担心会失去他吧?所谓爱之愈深,责之愈深,求之愈全,爱的越投入,某些时刻,越经不起“风吹草动”。那一晚云蕾从云重处出来,“不知不觉”便向丹枫的住所行去,可见,在她内心深处,早已释然了此事。

镜明用云重做挡箭牌,客观上更大的作用是消除了云蕾对她的疑虑(云蕾隐隐觉到她对丹枫的感情)

只是这不意味着她的“成全”便变得可有可无了。

那一晚,如果不是她更细细道来,婉转告知云蕾丹枫的苦心。如果没有她的解释,我想第二天,云重不一定能无意中撞见“张云两人从花径中走出来——”

在镜明作“说服”工作之前,云蕾朝了丹枫的住处行去,“想见他一面,却又不想见他”。为什么呢?

想见丹枫的原因自不用多说,不想见他,在我看,是因为怕见到了更令双方痛苦,更何况哥哥又是那么仇恨张丹枫——云蕾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消解,不见如此渴望一见——相见委实又不如不见。

如果不是镜明告诉云蕾,张丹枫JIA手于她治好云重的毒伤,那么张丹枫的这片苦心,至少得等另有机缘时才能被云蕾知道(以张丹枫的痴情,只怕想也没想过要云蕾感激他。)

如果没有镜明的细细道来,以云蕾的矜持,纵然当晚与丹枫见则见矣,她还是会心有顾忌,不会在山庄中与张丹枫携手同出(毕竟男女有别呀,一大早,仍和丹枫“厮混”在一起,甚至忘了去瞧瞧云重的伤势如何)。

荷塘片断之前,镜明心中虽然隐隐嫉恨过云蕾。但镜明眼中的云蕾也是美好的,太湖边云蕾出场时她的自愧不如便是明证。

“有福”一语,我觉得更多是来源于羡慕张丹枫对云蕾的那份深情吧?不过,心中不甘也是真的,看她去云重房中时的冷漠和敌意,这姑娘只怕确实想过:如果自已认识丹枫在云蕾之前,未必得不到丹枫的心。

说真的,我相信石大小姐与云蕾误会冰释后有姐妹般的联床夜话,却不信云蕾和镜明之间这类“嫌隙”消解后,两人之间,会存有太深厚的情谊(这不是云蕾或镜明的责任)。

所以看到镜明那一刻对云蕾出奇的亲热,总觉得这态度委实有点过,并不自然。也曾经闪念:镜明的“成全”,在为着丹枫云蕾之时,莫不还因为她明了永远都不可能得到张丹枫的爱情,却在转而面对云蕾时,仍然尽量想保全自已的骄傲——

她一直自视极高,不仅仅对自已的美丽。说她眼高过顶,并不为过。

然而现实冷利如刀,她也很明了,丹枫永远都不会爱她。而她,更不是一味依靠幻想来慰藉和证明自已的女子。

也因如此,因为这样的心性,这样的女子,却这样无奈而苍凉的败下来——只怕情感的失落反而比不过她自尊心的挫伤感。

可是,就算真的那样。

也不需要把痛都“血淋淋”的呈在旁人面前吧?

纵算她肯落泪神伤于人前,我想,也不必是面对张丹枫或云蕾之时吧?

她的失意黯然,其实早已洒落在别人不注意的角落——“CUI柳千丝,不系行舟住。”

那一刻,有些触目凄凉。

我明白你这句“先己后人的人忽有一日先人后己确实令人动容,但这感佩的程度要视这个人牺牲小我的情况而定。”

总体而论,我也以为镜明太爱自已。

她是个出色又现实的女子,我对她欣赏有之,但感佩喜爱之情,却远不及论起脱不花与云蕾之时。比之丹枫这样近于完美的人物,更觉远远不如。


作者:himanccc  发表时间: 2002/12/04 14:43

感情的事谁可以说断就断,这么干脆?何况丹枫是这么的讨人喜欢呢?而镜明毕竟是个小女孩,还是一个没有大智慧的人,我们不能对她要求太高哦!不过我也很讨厌拖泥带水的人,你说的谷之华,镜明,宝钗,我都不喜欢。不过我觉得镜明还是有点委屈她的,我不喜欢他仅是因为I like 云蕾very much!


云蕾还用得着镜明成全?

作者:jinjin885  发表时间: 2002/12/07 10:48

爱情是双方面的,第三个得不到的就委屈地说什么成人之美,我总认为是“做秀”,只不过是想掩饰自己的失落感罢了。云蕾的天真和镜明的城府,我选前者,虽然生活中天真的人是很容易吃亏。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