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 牧野流星
  • ……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牧野流星   作者:梁羽生

第六十二回 义师奋战摧强虏
      侠士攻心释战俘

  第一队人马由五个军官带领,正面攻山。为首的那个军官是以双笔点四脉驰名武林的邓中艾。

  第二队人马却是由四个喇嘛僧率领,绕到后山来攻。为首的那个喇嘛是密宗中的高手天泰上人。

  第三队人马则是由四个道士率领,为首那个道士是在中原四大剑派之外别树一帜的邛崃山青松观的“天罡剑客”混元子。这队人马作为第二线侧翼进攻。

  牟丽珠道:“咦,崔宝山哪里找来这许多和尚道士?”

  丹丘生道:“你别小觑他们,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呢。我听得段仇世说过,崔宝山手下有‘五官’‘四道’‘四僧’,在小金川的时候,崔宝山就是倚仗这十三个人侵入义军的根据地,逼使义军不能不退至柴达木的。华儿,你曾经到过小金川,你看一看,这些人想必就是崔宝山手下的‘五官’‘四道’‘四僧’吧?”

  孟华说道:“不错,我和漪妹在小金川的时候,曾经和他们交过手的。当时幸亏不是他们十三个齐上,我们的双剑合璧,方能突围。如今他们十三个人一起齐来,想必是已经知道我们躲在这里了。”

  丹丘生道:“只是他们十三个人,咱们还可以应付得了。但以兵对兵,却是众寡悬殊。咱们只有一百多个战士,如何能够和对方的三千精兵打一场硬仗?”

  桑达儿忽地叫道:“啊,有一彪人马杀上山来了!”

  清军那边,邓中艾也在大声喝道:“来的是哪路弟兄?”他已经看出有点不对,可还不敢相信敌人竟会“从天而降”。

  这队人马来得好快,为首一个魁梧大汉一马当先,霹雳似的一声大喝,说道:“来的是替阎王爷给你们送请帖的好汉!”孟华欢喜得跳了起来,叫道:“原来是关东大侠尉迟炯来了!尉迟叔叔,尉迟叔叔!”

  尉迟炯叫道:“是华侄么,你们怎么样了?”

  孟华叫道:“我们没事,尉迟叔叔,你快来吧!”

  隔着一个山头,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是在千军万马之中,也都听得清清楚楚。尤其是尉迟炯那霹雳似的喝声,震得一众清军的耳鼓都感觉到嗡嗡作响!

  邓中艾这一惊非同小可,“五官”上来抵挡。

  尉迟炯身边忽有一骑抢先而上,骑在马背上的却是个女子,说道:“大哥,你快点去和孟贤侄会合吧。这五个鹰爪孙值不得污你宝刀,让我对付他们!”

  金碧漪又是一喜,叫道:“尉迟婶婶也来了!华哥,你还没有见过她吧?这位婶婶的本领可不在她的丈夫之下呢!”孟华笑道:“我知道。尉迟夫人是天下第一暗器高手,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千手观音祈圣因!”

  丹丘生把手一挥,叫道:“好,咱们都杀出去!”

  邓中艾正要和他的两个师弟施展“双笔点八脉”的功夫,说时迟,那时快,祈圣因已是飞骑疾至,百步之外,扬声喝道:“姓邓的鹰爪孙,听说你会点穴,我倒要看看,是你能够点着我的穴道,还是我能打着你的穴道!”

  只听得“铮铮”之声,宛如繁弦急奏。原来是祈圣因以天女散花的手法,撒出了一把磨利了边的铜钱。

  邓中艾挥笔抵挡,只能打落两枚钱镖,却给第三枚钱镖打着了穴道,登时滚下马来。

  他的两个师弟和另外两名军官更糟,只觉微风飒然,就给打着死穴,不但是滚下马来,而且是一命呜呼了!“五官”分别站在五处,祈圣因百步之外,钱镖打出,竟是一举手就全都打中,令得“五官”四死一伤。“千手观音”的绰号,真是名不虚传!此时尉迟炯已是闯进清军腹地,以天泰上人为首的“四僧”布起“四象阵”迎击他。

  马上交锋和平地过招又有不同,平地过招,一方招数精妙,往往可以占到很大便宜,能补功力不足。但马上交锋,讲究的是一招之间,胜负立判,力强者胜,力弱者败。虽然并非全不讲究招数,但却不是最紧要的了。

  尉迟炯快马风驰,一声叱咤,抡刀便斫,天泰上人挥杖打出,只听得“当、当、当”三声巨响,尉迟炯哈哈笑道:“听说你练成了什么捞什子‘龙象功’,原来也不过如此吗?”笑声未已,只见天泰上人手中的禅杖已是断为两段,在马背上晃了两晃,这才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倒于马下。

  “四象阵”尚未合围,本领最高的天泰上人已是受了重伤,另外三个喇嘛僧吓得连忙拨转马头,避之唯恐不速!

  说时迟,那时快,尉迟炯轻骑疾进,深入敌阵。“五官”“四僧”既已一败涂地,最后剩下的以混元子为首的四个道士只好硬着头皮,上前抵挡一阵。

  尉迟炯插入四人中间,匹马回旋,快刀飞舞,一招“夜战八方”,泼风也似横扫出去。但见四面刀光闪闪,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他骑术既精,刀法又快,虽然只是一招,但这一招之间,他已闪电般劈出了六六三十六刀!四个道士,都是同时受到了他这一招的攻击!

  转瞬间刀光一敛,混元子的一个师弟断了一条右臂,另一个师弟长剑只剩下了剑柄,混元子的道冠也给当中剖开,几乎割去了头皮。混元子颤声道:“尉迟大侠,手下留情!”尉迟炯喝道:“你们青松观的前任主持黄石道长一生行侠,想不到却出了你们这些不肖后人。念在你们老主持的份上,这次我放过你们;若是你们不知洗心革面,下次碰上了我,决不轻饶!”

  此时孟华已随师父杀出,正好看见尉迟炯杀败“四道”,看得他眉飞色舞,心里想道:“若刀法之快,我或许不输于尉迟叔叔,但刀上的威力,我使到这样快的时候,却是远远比不上他了。”

  尉迟炯带来的这队义军不过五百,和敌方三千骑兵相比,人数上还是大大不如的。但这五百义军个个争先,以一当十,清军则是士气早挫,无心恋战,一接触便如土崩瓦解,不消多久,能够跑得动的清军,都已逃得干干净净。

  孟华上前和尉迟炯夫妇相见,欢喜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尉迟炯道:“华侄,你的爹爹也来了。你歇一会,我和你去找他。”

  孟华喜出望外,说道:“我爹来了,我还能有闲心歇下来么?尉迟叔叔,你马上带我去找爹吧!”尉迟炯道:“我知道你已经有一天两晚没有睡过觉了,不觉累么?”

  孟华笑道:“说老实话,刚才是觉得有点累的,可你们一来,我的精神也就来了。如今非但一点不累,还觉得满身都是劲儿,正要找个地方去使呢!”

  尉迟炯哈哈大笑,道:“好,真是个铁杆小伙子,咱们这就下山去吧。你那满身劲儿,不愁没地方使的!”

  一个哈萨克战士给孟华挑了一匹好马,让他与尉迟炯并辔下山,桑达儿等人跟在后面。下山途中,尉迟炯简单叙述经过。众人方始知道,快活张是先去知会罗海出兵,然后赶回去找孟元超与尉迟炯率领的这支义军的。

  桑达儿道:“不知这次来了多少弟兄?”

  尉迟炯道:“大约是五千人。”

  桑达儿听了,默然不语。心想:“清军十万之众,这五千人恐怕是济不了甚事。”尉迟炯好似知他心意,笑道:“我们人数虽少,但却像一把匕首,插入敌人心脏。黑夜之中,他们也不知我们来的究有多少,我们打他一个措手不及,这场仗我敢担保是一定打得赢的!”

  说话之间,他们已是来到山下,迅即投入战场。义军分成五十个百人队,在敌阵中纵横穿插,就像到处点起火头一样。清军虽众,却是给他们牵动得疲于奔命。

  战场上万马奔腾,双方高呼酣斗。忽听得霹雳似的一声大喝,在这么喧闹的战场之中,听得清清楚楚。

  尉迟炯道:“华侄,这人一定是你的爹爹了,快跟我来,他在那边!”

  孟华精神一振,快马加鞭,抢上前去,只见前面三骑,正在交锋,中间使刀那个大汉,果然是他的父亲孟元超。那两个敌人则是张火生和孙道行。这二人乃是崔宝山帐下数一数二的高手,以二敌一,和孟元超打得难分难解。

  尉迟炯哈哈一笑,朗声道:“孟兄弟,你看是谁来了?上阵不离父子兵,是令郎帮你来了!”

  张、孙二人合斗孟元超,本来就只是勉强能够招架的,此时突然看见孟华快马驰来,这一惊非同小可!

  一边是精神倍振,一边是气沮神伤,张、孙二人如何还能够抵敌得住孟元超的快刀。

  孟元超一声大喝,一个“镫里藏身”闪过了张火生的剑招,挥刀向孙道行斩去。孙道行是猴拳高手,腾挪闪展的轻身功夫十分了得,但马上交锋,却非所长。他使的兵器是丈八蛇矛,利于远攻,不利近战。给孟元超逼到跟前,快刀劈落,只听得“咔嚓”一声,蛇矛断为两截。

  孙道行一个筋斗倒翻出去,捷若灵猿,在间不容发之际,逃过了一刀之灾。说时迟,那时快,孟元超早已拨转马头,反手又是一刀。张火生连忙跑开,饶是他跑得快,精铁所打的护肩甲亦已是给孟元超的钢刀臂开,几乎伤着了琵琶骨。此时孟华刚刚来到,孟元超横刀一立,哈哈笑道:“华儿,你看我还未老吧!”

  父子会合,与尉迟炯各自率领一个百人队冲击清军大营。只见大营开处,打出一面绣着“崔”字的帅旗,卫托平、叶谷浑、叶挺之三人指挥兵马杀出,他们已经过了十二个时辰,迷香之毒早已解了。但却还未见崔宝山。

  卫托平喝道:“孟元超,你好大的胆,竟敢前来劫营!你们来了多少人,管教你们都是来得去不得了!”

  孟元超冷笑道:“走着瞧吧,有胆的你出来与我决一死战!”

  卫托平笑道:“大将斗智不斗力,你如今已是瓮中之鳖,我还何必与你厮杀!”

  卫托平指挥大营的中军,万马奔腾,惊涛骇浪般的掩杀过来,登时把孟元超率领这数百人围在核心。

  孟元超与尉迟炯往来冲杀,哪里吃紧,就杀到那里,挡者辟易。但清军人数委实太多,杀退一批,又来一批。而且其他各营清军,也在陆续向大营驰援。此时他们要想突围,谈何容易。

  祈圣因单骑杀到,大声叫道:“当家的,咱们杀到大营里去活捉崔宝山。”尉迟炯道:“好!”冲出去掩护妻子。孟元超要想阻拦已来不及了。

  祈圣因把手一扬,只听得“哎哟,哎哟!”之声不绝,不消片刻,已有十数名清军中了她的暗器跌下马来。

  崔宝山为了不让敌方发现目标,此时他是换上普通军士的服装靠在卫托平身旁,见尉迟炯夫妻联袂杀来了,大吃一惊,说道:“这婆娘怎的如此厉害?”原来刚才上去堵截祈圣因的乃是他手下的铁甲兵,身披重甲,刀枪不入的。

  话犹未了,有一名铁甲兵负伤奔回,掩着双目,跌跌撞撞,几乎撞到崔宝山身上。崔宝山喝道:“怎么,你瞎了眼睛吗?”那个掩护伤兵回来的兵士说道:“禀大帅,他真的是给那婆娘射瞎了眼睛!”原来祈圣因所发的暗器是专打铁甲兵的眼睛的。这名铁甲兵正是被她的梅花针射瞎的。

  刘挺之道:“禀大帅,这婆娘是尉迟炯的妻子,江湖上人称千手观音。”

  崔宝山武功不强,却也是个行家,见这名铁甲兵被梅花针射瞎,越发吃惊。心里想道:“黑夜之中,虽有火光,究竟不如白日。铁甲兵和这婆娘马上交锋,竟然给她射瞎双目,这千手观音的绰号,确实是名下无虚了!”

  卫托平道:“梅花针不能及远,咱们仍然用铁甲兵布成坚阵,乱箭射她。料她也冲不进来。”

  祈圣因身上带的暗器虽多,不久也射完了。当下施展“千手观音”的接发暗器绝技,接过敌人射来的乱箭,便以甩手箭的打法反射回去,吓得清兵不敢在她周围数丈之内。不过铁甲兵布成的坚阵,她和尉迟炯也确是无法冲得进去。在他们后面的桑达儿等人,又被包围起来了。

  正在吃紧,忽听得号角“呜呜”之声,四面八方响起。敌军阵脚摇动,俨如波分浪裂。桑达儿正在与孟华并肩作战,大喜叫道:“我们的人来了!”话犹未了,只见万马奔腾,果然是无数哈萨克战士杀进来了。

  罗海率领一队骁骑,直扑大营,数百步开外,“嗖”的一箭射去,把那个执掌“帅”旗的旗牌官一箭射下马来,“帅”旗跌落尘埃。哈萨克战士的欢呼声震得山摇地动,清军士气更是为之大挫。

  混战中孟元超听得有人在叫“剑青,剑青!”不禁心中一动,“剑青不是段仇世的侄儿吗?”跟着听得有人叫道:“段师弟找不着,师父,咱们还是回家去吧!”呼唤段剑青的那个人是个身披袈裟的番僧。跟在他身旁的是个披着狐裘的回族少年。孟元超叫道:“华儿快来!”

  这个身披狐裘的回族少年是车居族的王子乌里赛。自从那天他得到孟华义释之后,已是颇萌悔意,不像从前那样,深受清廷功名禄位的诱惑了,他本来以为回疆各族联合抗清,不过是以卵击石的,哪知回疆各族尚未联合出兵,只是罗海和孟元超的联军,已是杀得崔宝山的十万大军东奔西窜,这一形势的变化,实非他始料之所能及。

  此时他眼见连崔宝山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不由得更加惶恐,也更加后悔了。他想起了罗海对他规劝的良言,暗自思量:“不错,我和哈萨克人本是弟兄,何苦反而为满洲鞑子卖命?”不过要他反戈相向,他又不敢,是以他唯有急于逃出战地,只盼能够安安稳稳的回到老家去做他的车居族王子了。

  不过他的师父迦密法师却因为想要段剑青做他的衣钵传人,在未找到段剑青之前,可还不肯回去。

  说时迟,那时快,孟元超和孟华两父子亦已杀到来了。孟元超喝道:“我倒要看你有多大本领,看刀!”迦密法师依样画葫芦的又把青竹杖使出粘黏之劲牵引他的宝刀,哪知孟元超刀法快如闪电,蓦地中途一变,已是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劈来。迦密法师也算甚为了得,百忙中竹杖一横,挡住他的宝刀。不过粘黏之劲已是使不出来,变成双方功力的较量了。

  “当”的一声,火花四溅,迦密法师虎口隐隐发麻,这一惊非同小可:“怎的他们竟有这许多能人,一个胜过一个!要是孟华这小子也来攻我,我恐怕要跑也跑不掉了。”怯意一生,哪里还敢恋战,慌忙拨转马头便跑。

  此时孟华正在拦住乌里赛的马头。

  乌里赛面色灰白,叹口气说道:“孟大哥,我后悔不听你的良言,如今是没脸向你求饶了,要杀要剐,任凭你吧!”孟华道:“王子别这么说,你是想回家吧?”乌里赛道:“不错。”孟华说道:“那你就是已经回到正道来了,我怎么还会难为你呢?你回去吧!”

  乌里赛喜极泪下,说道:“孟大哥,我,我真不知怎样感激你才好,你有什么要我效劳么?”

  孟华心念一动,问道:“我只想向你打听一件事情,你那段师弟,自昨天我们走后,就一直没有出现过么?”乌里赛道:“没有。”孟华说道:“那位将军夫人呢?”乌里赛道:“和他一起失踪,也是至今尚未找到。”

  说话之时,尉迟炯夫妻业已联袂杀来,尉迟炯有点奇怪,扬声问道:“华侄,和你说话的这个人是谁?”

  孟华说道:“是已经醒悟的朋友!”尉迟炯道:“这番僧呢?”孟华一时间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孟元超在前面回头说道:“这和尚自称是段剑青的师父。”尉迟炯一听此言,拍马向前,挥刀便砍。

  尉迟炯是快刀天下第二,不过内力却比孟元超更强。孟元超刚才是用巧妙的闪电刀法破解迦密法师那以柔克刚的天竺武功,尉迟炯则是硬劈硬砍。

  瞬息之间尉迟迥一口气连劈七刀,迦密法师一条右臂给震得麻木不灵,青竹杖都几乎掌握不牢。但尉迟炯见自己的宝刀竟然劈不断他的青竹杖,也是好生诧异。

  孟华心想这番僧虽然可恶,却还不是主要敌人,于是叫道:“这和尚是段剑青的师父,也是这位王子的师父。”尉迟炯说道:“好,那就由他去吧。他能够接我连环七刀,也算难得了。”

  此时散在各处的清军正在陆续向大营靠拢,叶谷浑的战鼓也擂得更急更响了。大营的中军乃是清兵主力,守御得甚为坚强。罗海指挥哈萨克战士猛冲猛打,敌方阵脚摇动,但还是冲它不破。

  尉迟炯道:“你身上还有暗器么?”祈圣因道:“还有三柄飞刀。”尉迟炯道:“好,拿来给我!”接过飞刀,把手一扬,化作三道白光,越过千万清兵的头顶,飞入敌阵。

  叶谷浑正在咚、咚、咚的擂响战鼓,忽觉眼前一亮,那三柄飞刀来得如同闪电,已是到了他的身前。叶谷浑霍的一个“凤点头”,闪开第一柄飞刀,鼓锤一挡,“咔嚓”一声,铁铸的鼓锤虽给削断,却也打落了第二柄飞刀。但第三柄飞刀已是划破战鼓,戛然声响,叶谷浑滚过一边,战鼓登时哑了!

  哈萨克战士欢声大作,罗海大喜说道:“好呀,咱们杀进去活捉崔宝山!”孟元超正在他的身边,忽道:“不好!”罗海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不好?”孟元超道:“我的意思是咱们只能佯攻一阵,便须立即退兵。不好蛮干。”

  罗海皱眉道:“咱们正好趁这机会,打个大胜仗,为何却要退兵?”孟元超道:“饭只能一口一口的吃,不能一口吞掉一碗。此次奇袭,目的已达,犯不着和敌人硬拼了!”罗海虽然不懂兵法,但头脑一冷静下来,仔细一想也就懂得孟元超所说的道理了。

  要知他带来的哈萨克战士,加上孟元超带来的义军,全部也不超过二万人。和敌方的十万之众,乃是五与一之比。清兵连营数十里,崔宝山直接指挥的大营中军是战斗力最强的主力部队,要是他们全力攻坚的话,估计崔宝山最少也能守三两个时辰。天亮之后,各营清军全部来到,那时就恐怕难免有形势逆转之险了。于是说道:“你说得对,十万敌军,不能一口吞掉,咱们现在已经吃得很饱了,还是揉揉肚皮,待消化之后,再来吞它吧!”

  佯攻一阵,把清军逼入山谷的一角,据险固守之后,罗海射出三支响箭,这是退兵的讯号。战士们来得快去得也快。天明时分,已是脱离战场,进入己方的防区了。

  罗海在一处山头下令扎营休息,清查伤亡人数,包括义军在内,损失不过一千多人,估计清军的损失不下一万,差不多是十与一之比。战争总是不免有损失的,是以大家虽然不免为阵亡的战士哀悼,但全军的士气却是为了这一场大胜仗而欢腾了。

  不过丹丘生和牟丽珠却还不见回来。

  众人虽知丹丘生本领高强,牟丽珠亦是女中英杰,他们一起,料想不致遭逢不幸,但迄今尚未得到他们下落,总是难免不安。

  正查询间,有个义军头目把一名俘虏押解了上来,这名俘虏正是崔宝山的亲兵队长崔一伦。

  “突围之时,丹丘大侠与牟女侠和我们一起,这名鞑子军官是丹丘大侠擒下的。”义军头目禀道。

  尉迟炯道:“那么丹丘生大侠和牟女侠呢?”

  头目禀道:“丹丘大侠把俘虏交给我们,说是要去抓另外一个人,就和牟女侠离开队伍了。他当时无暇细说,请你们审问这个俘虏便知详情。”

  孟元超亲自审问这个俘虏。

  崔一伦愤然说道:“我落在你们手里,要杀要剐,悉随尊便。我唯一的遣憾,只恨未能得见那妖妇授首!”

  孟元超怔了一怔,说道:“哪个妖妇?”

  孟华道:“他说的这个妖妇就是崔宝山的老婆韩紫烟!”

  崔一伦道:“哼,要不是我们将军有眼无珠,娶了这妖妇,弄到在紧急关头,反而受她之累。我们也不至于败在你们手里,败得如此之惨!如今我只能盼望丹丘生能够替我们将军报仇了。”

  孟元超笑道:“看来你还输得不大心服,但现在我也不急于要你心服。那妖妇生出什么事情,她又怎样害了你们将军,要是你愿意说的话,你就说来给我听听。”

  孟华从崔一伦的供词中,这才知道他们昨晚离开清军大营之后所发生的事情。

  崔宝山中了妻子的迷魂香之毒,由于他功力最弱,中毒最深,因此虽然他和卫托平等人同时得到韩紫烟那个丫头的救治,醒来却是最迟。那时孟元超率领的义军,已是好像匕首一般,插进他们的心脏了。

  崔宝山醒来后,这才知道妻子的身份,原来并非什么名门闺秀,而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想到自己和这个擅于使毒的妇人同床共枕十多年,竟被蒙在鼓里,不禁不寒而栗。他如梦初醒,开始明白,御林军统领海兰察当年何以那样热心执柯,要把韩紫烟安插在他身边的用意了。

  崔宝山觉察到海兰察把韩紫烟安插在他身边的用心,一方面是不寒而栗,一方面是愤懑不平:“我给朝廷卖命,打了那么多年的仗,原来朝廷还是对我放心不下!”

  而更加令他愤怒的是韩紫烟和段剑青的背他私逃。

  开始知道这件事情之时,他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

  去掉一个监视他的“枕边人”,说老实话,他是反而觉得“轻松”了的。但自己身为一军主帅,妻子与人私奔,这面子他可丢不起。

  崔宝山越想越是气愤,终于给自己最相信得过的亲兵队长崔一伦下了一道命令,叫他负责去侦察韩紫烟和段剑青的下落,务必把他们抓回来!

  崔一伦对崔宝山最为忠心,其时小规模的战斗虽已展开,他还是立即派遣手下,展开侦察。将近天明的时分,果然给他侦察到了一点线索:韩紫烟和段剑青已经逃出营地,他们的踪迹是给东面最前端的一个哨岗发现的,估计是要逃往东面一座雪山。

  他率领几百名心腹亲兵追下去,不料却在途中碰上了丹丘生和牟丽珠。他们知道他是崔宝山的亲兵队长,哪里还能容他跑掉。他也知道丹丘生和牟丽珠是要找韩紫烟报仇,是以不用丹丘生严刑逼供,一盘问他,他就把所知的有关韩紫烟的消息说出来了。

  孟元超弄清真相之后,松了口气,笑道:“不出所料,他们果然是抓那妖妇去了。那妖妇不在军中,纵然她是天下第一使毒高手,丹丘生料想也可以对付得了她的,咱们倒是无须担忧啦。”

  罗海说道:“虽然如此,但深入雪山,最易迷路,在大雪山里,要找两个人还是极不容易的。我想,咱们恐怕还是应该派人去帮他们的忙。”

  孟元超道:“这个当然,不过此事待会儿再商量吧。”罗海道:“对,先处置这厮!”

  崔一伦自份必死,傲然挺起胸脯。

  孟元超微笑道:“听说你是清军的神箭手,也算得一条好汉,怪不得你不服气。”他尚未知道崔一伦曾与桑达儿比箭之事,但崔一伦听得他称赞自己的箭法,却是不由得唰的一下满面通红了。

  不过他还是不肯认输,说道:“孟大侠,你不用讽刺我。不错,比箭我是比不过你们的桑达儿,更比不上罗海格老。不过打仗可不是只靠几个武艺高强的人打的。”

  孟元超点了点头,说道:“你这话说得不错,打仗是要靠许多人的。那么你认为我们的战士比不上你们的么?”

  崔一伦道:“你们的战士都很勇敢,也善于作战,但这一仗我们还是输得不能心服!”

  孟元超道:“为什么?”崔一伦道:“我们有十万之众,且是久经训练之师,要是双方以堂堂之阵,正正之旗厮杀,我看也不见得就会输给你们!”

  孟元超哈哈笑道:“兵法讲究的就是出奇制胜,哪有按照一定的规矩来打仗的。崔宝山并非不懂兵法的人,你是他的亲兵队长,怎的也说这种外行话呢?”

  崔一伦强辩道:“要不是我们的元帅昨晚被那妖妇的毒香所迷,你们的夜袭恐怕也未必能够这样容易得手!”

  孟元超摇了摇头,缓缓说道:“你错了,一两件意外的事情是不能决定战争的成败的,你想知道你们失败的真正原因么?”

  崔一伦道:“好,愿聆高见。”他想不到孟元超竟肯容他辩论,是以他对孟元超的态度也就不知不觉的客气几分了。

  孟元超道:“为什么你们会打败仗?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你们打的仗不得民心。你们是为鞑子皇帝打仗,不是为老百姓打仗!你想想看,你们到回疆以来,曾经有过一个老百姓是肯出于自愿的来帮你们的忙么?”

  崔一伦默然不语,孟元超继续说道:“你们的士兵十九都是汉人,对吗?”崔一伦道:“不错。”

  孟元超道:“所以你们打的仗非但不得民心,也不得军心。连你们的士兵也不会心甘情愿打这场仗的。满洲鞑子占了汉人地方,欺侮汉人百姓,还驱使你们跑到回人的地方为鞑子皇帝卖命,假如你只是一个普通士兵的话,你愿意打这场仗吗?”

  崔一伦一想,自从他们奉旨进军回疆以来,士兵们的确是怨声载道,他是无法否认孟元超的说话了。

  孟元超继续说道:“不错,在你们之中,也还是有许多人像你一样,是真正肯为鞑子皇帝卖命的。不过比起不愿打仗的人,这些人毕竟还是少数。而且在这些人中间,也还会陆续有所改变的,嘿、嘿,就算十个官兵,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那也顶多不过一万人罢了。所以你认为的‘众寡悬殊,强弱有异’,不过是看到表面的数字而已!”

  说至此处,孟元超顿了一顿,双眼盯着崔一伦缓缓说道:“你仔细想想,你身为汉人,却替鞑子皇帝卖命,犯得着么?”崔一伦低下了头,好一会方始说道:“我只知食君之禄,担君之忧。”虽然还在硬着头皮充当好汉,说的话可是有气没力了。

  孟元超道:“莫说是你,即使是死心塌地要效忠鞑子皇帝的崔宝山,恐怕鞑子皇帝也不会对他推心置腹。不过你现在可能还不相信我的说话,我也不勉强你相信,你想怎样,不妨和我直说!”

  崔一伦苦笑说道:“孟大侠,你别寻我开心了,我是你们的俘虏,你要杀便杀,要剐便剐,还有我说话的地方么?”

  孟元超哈哈一笑,说道:“好,那么我放你回去!”

  崔一伦呆了一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讷讷道:“孟大侠,你、你此话当真?”

  孟元超笑道:“我们说的话从来算数!”崔一伦惊疑不定,不觉问道:“你、你为什么肯放我回去?”

  孟元超微笑道:“你不是尚未服输么?放你回去,你若是喜欢的话,可以和我们再来较量!”说罢,立即叫人牵一匹马来送给崔一伦。崔一化瞠目结舌,好像一个傻子,又似乎想说什么但却说不出来,终于跨上马背走了。

  桑达儿道:“孟大侠,像这样甘作清廷鹰犬的人,你为什么放他?”

  孟元超笑道:“我是要他输得心服口眼。杀他一个人有何用处?放他回去,即使他还要跟咱们打仗,但其他的人可就更不想打了,那好处不是大得多吗?”

  罗海说道:“对,我听过你们汉人诸葛亮的故事,诸葛亮曾经七擒孟获,到第七次放了他,他也不肯走了。如今咱们只放一次,那算得了什么?这事不必谈了,咱们还是商量一下怎样去帮忙孟少侠的师父吧。”

  孟华说道:“让我和碧漪去吧。”他本领高强,又有行走雪山的经验,而且是丹丘生的徒弟,由徒弟去接应师父,自是顺理成章之事。

  罗海说道:“孟小侠,有你和金姑娘去那是最好不过了。不过你们父子刚刚相会,话也未曾说多半句,我又要你们分开,可是有点不近人情呢。”

  孟华说道:“我又不是到什么远地方去,最多三两天就回来的。”宋腾霄道:“好,那你有什么话要和爹爹说的就赶快说吧。”

  那许多事情孟华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好把父亲最关心的事情先告诉他,说道:“我已经见过弟弟,弟弟很好。还有金伯伯!”

  孟元超笑道:“有关你的事情,快活张都已告诉我了。我知道金大侠已经答应了要你这傻小子做他的女婿啦,我很高兴。”金碧漪羞得低下了头,孟华却是蓦然想起,说道:“对啦,张叔叔哪里去了?他不是和你们一起回来的吗?”

  孟元超道:“他昨日来去匆匆,把消息带了给我,马上又走了。他说是要赶着去办另一桩事情,不过当时他固然是无暇细说,我也无暇问他了。”

  父子匆匆叙话之后,孟华便与金碧漪离开大队,前往崔一伦说的那座雪山。正是:

  干戈犹未息,又向雪山行。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