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 牧野流星
  • ……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牧野流星   作者:梁羽生

第三十一回 伪装悔改欺君子
      偷听无心破诡谋

  原来药罐里煎的并非治病的药,恰恰相反,是害人的药。那些药草是可以用来制炼迷香的。蒸发出来的药气和点燃迷香的功效相同。

  本来用不着和孟华动手,孟华也过不了多久便会昏迷。但段剑青却恐防孟华在昏迷之前向他痛下毒手,是以趁他蓦地一呆,看样子尚未弄明白是什么一回事之前,便即先发制人。

  哪知他这个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武功高明之士,猝然遇袭,本能的会生反应。不错,孟华是还未曾明白发生的是怎么一回事情,但一觉背后微风飒然,立即便是反手一掌。尽管孟华的功力已是大打折扣,段剑青也还不是他的对手。双掌相交,“蓬”的一声,段剑青跌出了一丈开外,急切之间,竟然爬不起来。

  孟华又惊又怒,回过头来,喝道:“你、你,原来你是装病骗我!”

  他正要上前把段剑青抓住,忽觉背后又是微风飒然,孟华一个盘龙绕步,避招进招,反臂擒拿,这一招是他三师父丹丘生教给他的分筋错骨手,用于近身搏斗,最为厉害。

  不料这个人的武功却远非段剑青可比,只听得声如裂帛,孟华抓碎了他的衣裳,右臂却也给那人的指锋划过,登时有如给烧红的铁烙了一下似的,火辣辣的痛得甚是难受!

  说时迟,那时快,孟华已是忍住疼痛,拔剑出鞘,喝道:“你们埋伏有多少党羽,并肩子都上来吧!”

  和他交手的是个年约五十左右的汉子,相貌并不特别,头发却很古怪,乱蓬蓬的有如一堆乱草,而且是红色的。这红发怪人哈哈笑道:“好个狂妄的小子,你能有多大本领,敢吹大气?你能够在我手底过得十招,算你有本事!”

  段剑青叫道:“师父不可轻敌,这小子已经得张丹枫的剑法!”

  红发怪人一记劈空掌把孟华的剑荡歪,哼了一声,说道:“张丹枫的剑法又怎样,为师的……”话犹未了孟华已是翻身进剑,剑势有如奔雷骇电,似左似右,又似正面指向他的咽喉。红发怪人大吃一惊,心想道:“这小子已经受了伤,怎的还有如此功力?”原来孟华乃是闭了呼吸,默运玄功,想在昏迷之前,先把敌人刺伤。

  红发怪人在他快剑急攻之下,连退几步。但他双掌盘旋飞舞,却也还是有守有攻。

  孟华的剑法,限于年龄的关系,或许尚未达到炉火纯青之境,但若论到奥妙精微之处,当世已是无人能与比肩。那红发怪人夸下海口,要在十招之内将他击败,不料转眼之间,过了二三十招,非但未能将他击败,反而频遇险招,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心里想道:“幸亏这小子吸进了迷药,否则我只怕当真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了。”

  红发怪人固然是悚然而惧,孟华亦是烦恼不安。他自知难以持久,意欲速战速决,可惜却是不能如他所愿。

  原来红发怪人练的是一种邪派毒掌,名为“雷神掌”。掌风呼呼,就像是在铁匠的鼓风炉中喷出来似的,令得孟华热得极其难受。他以快剑急攻,二三十招不过片刻,但在这片刻之间,他已是五体如焚,几乎就要窒息。

  与此同时,那迷香的药力亦已发作。孟华既是五体如焚,又是头晕目眩,剑招虽然精妙无比,却己力不从心。好几次眼看就可以在那红发怪人的身上刺个透明的窟窿的,每一次都是毫厘之差,不是刺歪了就是给他躲开。

  时间一久,孟华终于支持不住了。最后那招,他用尽全力,一剑刺空,登觉眼前金星乱冒,地转天旋,一交跌倒地上,不省人事。红发怪人嘘了口气,说道:“你动手早了一些,害得我多费许多气力。总算还好,把这小子制伏了。你过来搜他吧。”

  段剑青惊喜交集说道:“想不到这小子受伤之后,还是这么了得。吸进了迷香,也还能够支持这许多时候。”

  原来段剑青是和他的师父约好了,段剑青在茅屋里装病,红发怪人则在屋后埋伏。假如孟华不上当,红发怪人也可以立即进来救他。但孟华这次果然是上当,红发怪人还险些闹成了两败俱伤,这却是非他始料之所及了。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孟华开始有了知觉。段剑青见他动了一下,忙上前察视,孟华紧闭双目,连呼吸也忍住不令气息过粗,装作仍是气息奄奄的重伤的人尚在昏迷的状态之中。

  红发怪人说道:“他不会这样快就醒来的,他已经给我的雷神掌打着了冷渊穴,就算他一出娘胎就练武功,也还得再过三个时辰方能醒来!”他哪里知道,孟华虽然并非一出娘胎就练武功,但他得到了张丹枫的“玄功要诀”,这“玄功要诀”乃是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他练一年就抵得人家练十年。

  红发怪人在说话中透露出自己所练的邪派功夫,孟华听了,不禁暗暗吃惊,心里想道,当今之世,练雷神掌的只有欧阳一家,此人想必也是欧阳坚的子侄之辈。不知他是欧阳业的什么人。不过他的雷神掌功大似乎要比身为御林军副统领的欧阳业高明得多,据说欧阳业的雷神掌只是练到第五重,他的雷神掌则恐怕是已练到第九重了。

  原来“雷神掌”乃是从天竺传来的一种邪派功夫,和“修罗阴煞功”并称邪派的两大神功。二十多年之前,大魔头欧阳坚曾挟此技横行天下,后来与北丐帮的帮主仲长统斗个两败俱伤,这才销声匿迹,从此不再出现江湖。有人说这并非他自愿如此,而是迫于无奈,当时不能不许下这个允诺,来作交换性命的条件的。因为当时虽是两败俱伤,但仲长统的伤比他轻得多,本来还可以取他性命的。

  孟华也并非第一次碰到雷神掌。早在四年之前,崆峒派的长老洞玄子邀了两个帮手进入石林,向他三师父丹丘生寻仇的时候,他就曾经吃过雷神掌的亏了。洞玄子那两个帮手,一个是“修罗阴煞功”已经练到第八重的阳继孟,另一个就是欧阳坚的儿子欧阳业。当时他的武功尚浅,几乎丧在欧阳业的雷神掌之下。幸亏正在和阳继孟恶斗的丹丘生,及时腾出手来助他一臂之力,击倒了欧阳业,这才挽救了他的性命。后来,他才知道,欧阳业是御林军的副统领,而欧阳业的雷神掌却只不过是才练到第五重。

  这次他被段剑青暗算在前,被这红发怪人击晕在后。这两人用的都是雷神掌,但两人的雷神掌比起欧阳业还差得远,他也想不到段剑青学的就是雷神掌功夫。这个红发怪人的雷神掌功力却又比欧阳业高出大多,和他当年斗欧阳业之时的感受大有不同。如今他刚刚恢复清醒,一时之间,自是无暇想到,不过即使这红发怪人自己不说出来,过了些时,他也会想得到这是雷神掌功夫的。

  此际,红发怪人在夸耀他的雷神掌功夫,段剑青乘机奉承师父,说道:“师父,你老人家的雷神掌功夫如此厉害,我倒有点儿担心了。”

  红发怪人道:“你担心什么?”

  段剑青道:“我担心这小子再也醒不过来!”

  红发怪人哈哈笑道:“原来你是担心我打死了他,张丹枫的剑法就得不到了。”

  段剑青说道:“是呀,咱们已经搜遍他的身子,连衣裳鞋帽都拆开来看过了,可没找到片纸只字,只有希望从他口中骗出来了。”

  红发怪人道:“不错,这小子倔强得很,用死来恐吓他,他未必害怕,只能骗他自己写出来。不过,你已经两次暗算过他,他还能相信你吗?”

  段剑青说道:“这小子老实得很,看得出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我的叔叔是他的恩师,古语说,君子可以欺其方,只要我多花一点心思,想出一套谎言骗他,再动之以情,说不定他看在我叔叔的份上,还会相信我的。”

  红发怪人笑道:“你这张油嘴,只怕连树上的鸟儿都可以骗得下来,这我倒是对你颇有信心的。

  “我的雷神掌虽然厉害,但你也不必为他担心。这小子的功力很是不弱,不会这样轻易就死去的。我估计他在三个时辰之后当会醒来,雷神掌之伤只有我能医治,我不给他医治的话,大概他还可以拖个十天八天方始一命呜呼。”

  段剑青道:“师父,你有没有一种药可以令他痛苦稍微减轻,但却并非给他解毒的。”

  红发怪人道:“有呀,你要知道这种药做什么?”

  段剑青道:“总要给他一点好处,才能骗得他相信我。但要恰到好处,不能让他恢复气力,我一个人才敢对付他。”

  红发怪人说道:“这个容易,我可以在止痛药中加上少许酥骨散,叫他连一只小鸡也捉不起来。”

  段剑青喜道:“那就最好不过了。”

  红发怪人忽地问道:“你那次和冷冰儿进入石林,是不是恰好碰上了崆峒派的长老洞冥子?”

  段剑青道:“我是碰到一个老道,但却不知他是崆峒派的长老。”

  红发怪人道:“这老道士是右手使一柄拂尘,左手使剑的?”

  段剑青道:“不错。”

  红发怪人道:“那就一定是洞冥子了。听说他在这小子手下吃过大亏,你可曾亲眼看见他们动手?”

  段剑青面上一红,说道:“当时那个老道士和一个苗人同在一起,他们对我颇有敌意,那苗人和我动手,我打不过他,只好逃走。其时这小子刚好从剑峰下来,和那个老道士交上了手,后来的事,我可不知道了。不过他既然平安无事,想必那个老道士是吃了他的亏,也说不定。”

  红发怪人点了点头,哈哈大笑起来。

  段剑青愕了一愕,说道:“师父因何发笑,可是徒儿说错了话么?”

  红发怪人说道:“不是,是我太高兴了。我告诉你一件事情:

  “在你踏进石林之前的一年,有三个人也曾经到过石林。一个是前辈武林怪杰孟神通的再传弟子阳继孟,孟神通的名字想必你会知道?”

  段剑青道:“听说他是在四十年前和金世遗并驾齐名的人物,金世遗是当时的天下第一剑客,他则是天下第一大魔头,后来死在仇家之女的厉胜男手上。”

  红发怪人道:“不错,阳继孟是他的第三代弟子,也是当今之世,唯一把修罗阴煞功练到了第八重的人。

  “第二个是崆峒派的长老洞玄子,洞玄子亦即是洞冥子的哥哥。论内功则是洞玄子高,论剑法是洞冥子好。你在石林碰见的那个老道是剑法好的洞冥子。

  “这两个人都是和我颇有交情的朋友,但第三个人和我的关系却更为密切,他是我的弟弟欧阳业。”

  孟华所料不差,暗自想道:“原来这个妖人乃是欧阳业的哥哥,怪不得他的雷神掌功夫远在欧阳业之上。”

  红发怪人继续说道:“我这弟弟好高骛远,练武却没恒心,他的雷神掌只练到第五重,就到外面混了,不到十年工夫,居然给他混了一个御林军副统领的官职。”

  段剑青又再乘机奉承师父,说道:“师父,你老人家的雷神掌是武林绝学,师叔有第五重的功夫已经可以做到御林军的副统领,胜过许多大内高手。你老人家已经练到至高无上的第九重功夫,御林军的统领恐怕也只配做你的弟子。当今之世,料想没有人能胜过你老人家了。”

  红发怪人摇了摇头,说道:“不然,第一,我的雷神掌只开始练到第九重的功夫,可还没有到达炉火纯青的境界。第二,御林军统领海大人是关外第一高手,他有他的独门功夫,未必见得就输给我。他让我的弟弟做他的副手,恐怕还是看在我的面子。第三……”说至此处,叹了口气。

  段剑青正自奇怪,师父因何一会发笑,一会叹气,正想问他,红发怪人已接下去说道:“我的志愿是和我的弟弟不同,他想升官发财,我的最大志愿则是想成为武林第一高手,可惜直到现在都还不是。当今之世,最少有三个人的武功,还远在我之上。”

  段剑青问道:“哪三个人?”

  红发怪人说道:“第一个是天山派的掌门人唐经天,第二个是金世遗的大弟子江海天,第三个是金世遗的儿子金逐流。这三个人的本领,我自问是还比不上他们的。另外还有缪长风、厉南星、冷铁樵、萧志远、孟元超等人,这些人纵然未必能胜我,至少也是与我不相上下。嗯,还有这个小子,要是他能够逃出性命,还得再加上他。”

  段剑青道:“这小子的性命捏在咱们手上,料他插翼难逃。待师父练成了第九重的雷神掌功夫,再过几年……”

  红发怪人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便即哈哈一笑,打断他的说话:“练成了第九重的雷神掌,也未必就能够胜过那三个人的。不过,再过几年,或许我的武功当真能够取得天下第一的名头也说不定。这就得指望这个小子了。”

  段剑青故作诧异之状,说道:“指望这个小子?”

  红发怪人道:“你想他以前连我的弟弟都打不过,才隔一年,崆峒派剑法最高的洞冥子也吃了他的亏;今日要不是他受伤在先,只怕我的第八重雷神掌功夫也未必能够将他制伏。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武功进境如斯,这是我前所未闻之事,这小子得到了张丹枫所传的剑法,料想不假了。不但得到剑法,而且还得到了张丹枫的玄功要诀。故老相传,张丹枫的玄功要诀可是至高无上的内功心法哪!”

  段剑青心道:“怪不得师父这么高兴,敢情初时他还不大相信这小子是得到了张丹枫的剑法的。”

  红发怪人继续说道:“能不能够骗到这小子的剑法和内功,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可要谨慎从事才好,千万不可让他看破。”

  段剑青道:“这个当然!”

  红发怪人道:“你莫嫌我啰嗦!此事不但对咱们有莫大好处,甚至关乎咱们的性命!”

  段剑青吃了一惊,说道:“有这么紧要?”

  红发怪人面色沉重,继续说道:“你不知道,雷神掌的功夫练到了第九重之后,随时有走火入魔的危险,那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段剑青大惊道:“原来练雷神掌还有这么大的害处!”

  红发怪人道:“我也是练到了第八重,才发现这个危险的。我的头发本来是乌黑的,就因为热毒发作,才变成了红色。你的功夫虽然尚浅,但已上了手,也甩不掉的。不练的话,走火入魔的灾难或许可免,但是一些难于估计的或大或小的祸患还是免不了的。”

  段剑青更是惊惶,说道:“那怎么办?”

  红发怪人笑道:“你也不用太过恐慌,解除走火入魔的希望,现在是已经有了。就在这小子的身上!”

  段剑青恍然大悟,说道:“咱们非但要在这小子的口中,骗出他的剑法,还要骗他心甘情愿的把张丹枫传下的内功心法写给咱们。”

  红发怪人说道:“不错。有了张丹枫的内功心法,练雷神掌的功夫就没后患了。”

  段剑青道:“好,弟子想尽办法,说什么也要把它骗到手中。”

  红发怪人说道:“但还有一件事情。也是很紧要的,这两天须得赶紧去办。”

  段剑青道:“什么事情?”

  红发怪人望他一眼,缓缓说道:“你不要罗曼娜了吗?”

  段剑青恨恨说道:“本来我是可以到手的,就因为这小子捣乱,如今反而是便宜桑达儿了。”

  红发怪人说道:“怨天尤人,于事无补。紧要的是怎样设法亡羊补牢。桑达儿一和罗曼娜成了婚,你就没指望了!”

  段剑青道:“弟子如今是分身乏术,难于兼顾,待这里的‘功德圆满’之后,再去设法挽回如何?”

  红发怪人摇了摇头,道:“那恐怕迟了。不如这样吧,你在这里对付这个小子,我帮你的忙,对付那个桑达儿。我会弄得他莫名其妙的死掉,身上不带伤痕,叫别人以为他是得了什么怪病,突然死掉的。”

  这几句话他说得轻松之极,却吓得孟华的一颗心都几乎从口腔里跳出来,但极力忍住,这才没有发出声音。

  段剑青道:“啊,你要把桑达儿杀掉?”

  红发怪人道:“这是最干净利落的法子,你不同意么?”

  段剑青道:“罗曼娜本来是欢喜我多过欢喜桑达儿的,趁他们感情未深的时候,把桑达儿除掉,我自信可以重获她的芳心。师父愿意帮我这个忙,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不过……”

  红发怪人道:“不过什么?”

  段剑青道:“目下草原已经解冻,桑达儿是他们族中出色的猎人,也许早已带领小伙子们出去打猎,不会待在家里了。”

  红发怪人大笑起来。

  “草原虽然广阔,他总不能跑到天边去打猎,你还怕我找不到他吗?”红发怪人哈哈笑道。

  段剑青道:“师父,以你老人家的本领,擒这小子,自是易如反掌。不过,假如不是那么凑巧,一找就找着他的话,恐怕多少也得几天工夫吧?”

  红发怪人恍然大悟,说道:“哦,原来你就是恐怕在这几天之内,单独对付这个小子,万一发生什么意外?”

  段剑青道:“不错,这小子虽说已经无能为力,但却不知他是否还有同党?”

  红发怪人问道:“除了他是你叔父的徒弟之外,你还知道他的来历么?”

  段剑青道:“听他的口气,似乎是给柴达木、冷铁樵那伙人办事的,十多天之前,柴达木那边来了一个尉迟炯,跟着又是这个小子,我可有点担心,说不定还会有第三个人,跟着也会来到回疆。要是这个人的本领和尉迟炯以及这个小子相差不远的话,我可对付不了。”

  红发怪人道:“这个地方外人决计不知,除非他也恰好碰上了罗曼娜,还要罗曼娜也像相信这个小子一样的相信他,或者会说给他知道。哪有这样凑巧的事情?”

  段剑青道:“瓦纳族的‘格老’和柴达木是有往来的,罗曼娜的父亲罗海这次也曾和尉迟炯见过面。要是第三个人来到回疆,先去拜访罗海,那也并不稀奇。”

  红发怪人眉头一皱,道:“好吧,那我就以五日为期,五日之内,要是找不着桑达儿,我也回来。你这样前怕狼后怕虎,如何能干大事。”

  段剑青不敢作声,红发怪人继续说道:“我告诉你一件事,我最近得到的消息,哈萨克族的酋长就要把他的位子让给罗海继承啦。”

  段剑青说道:“我初到回疆之时,已经有这风闻,但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罗海只不过是哈萨克一个小部落的族长,怎的一下子便能跃居高位,作为整个哈萨克族的首领呢?”

  红发怪人道:“你有所不知,哈萨克族的规矩不是好像别的族一样,继承人并非父死子继,而是选择有德有能的人继承的,而且这个人最好是年纪并不太大。罗海是他们族中的神箭手,威望也有了,年纪又只不过五十岁,所以众望所归,酋长就要他做继承人啦。这次可不是风传,而是真的了。下个月他们就会召开格老会议,正式宣布的。”

  段剑青大喜说道:”如此说来,我倒是不能把罗曼娜让给桑达儿了。”

  红发怪人笑道:“是呀,一个现成的‘驸马爷’,焉能拱手让与别人?”

  段剑青道:“我倒不是贪图做一个酋长的驸马,但对我来说,这却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机会,或者可以让我在回疆自立为王!”

  孟华暗暗吃惊:“原来他是有着这么大的野心,怪不得他要把冷冰儿抛弃,用尽心机去追罗曼娜了。”

  只听得段剑青继续说道:“师父,你老人家当然知道,我的祖先曾经是大理国的国王,直到今天,大理的百姓也还是尊称我为小王爷。但我受了叔叔的牵累,如今却是不能在大理立足了。”

  红发怪人淡淡说道:“你要在大理继续做你的小王爷,这也容易。只须我和海统领一说就成,他多少还给我几分面子的。你尽管回去安居,不会有人骚扰你。”

  段剑青道:“我要做的并不是有名无实的小王爷。再说,要是我和朝廷搭上关系,叔叔恐怕也不会原谅我的。倒不如在这远离中原的偏僻之地,做一个有实无名的回族之王。哈萨克族可是回疆最大的一族哪!”

  红发怪人接下去说道:“以你的聪明才智,娶了罗曼娜为妻,他日也就不难继承她父亲的位子。待至你做了哈萨克的酋长,也就不难慢慢地把回疆其他的部落统一起来,成为名实相副的回疆之王了!”

  段剑青得意洋洋地说道:“要是当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拜师父为国师,或者封你尊称为活佛,和西藏的达赖班禅一样。”

  红发怪人笑道:“我可不想做和尚呢。”

  段剑青道:“那么,师父,随便你喜欢什么都成。还有一个秘密,我未曾告诉你老人家呢!”

  红发怪人道:“什么秘密?”

  段剑青说道:“我从家藏的古籍之中看到一段记载,瓦纳族现今所居之地,古代是有宝玉出产的。可能由于物换星移,陵谷变迁,那座玉矿不知怎的被埋没了。要是我做了哈萨克的酋长,参考古籍,说不定还可以把它找出来。”

  红发怪人笑道:“我不想做你的国师,也不想发大财,只想一样东西。”

  段剑青道:“不知师父想要的是什么东西?”

  红发怪人缓缓说道:“我也有一件秘密告诉你,罗海家中藏有一本古波斯国的羊皮书,他以为是回教经文,其实却是武功秘笈。”

  段剑青道:“啊,师父敢情是想要这部武功秘笈?”心中暗暗奇怪,罗海家中藏的一本经书,经中的秘密罗海都不知道,他的师父怎的却会知道?

  红发怪人点了点头,继续道:“俗语说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话可是当真不错。以前咱们眼界不宽,只知道有中土武功,其实除了中国之外,也还有两个国家,对武术的研究,与中国一样,都是源远流长,委实不容轻视。

  “这两个古国,一是天竺,另一个就是波斯了。

  “天竺的武功,知道的人还比较多些,创立少林派武功的始祖达摩,就是从天竺来的僧人。

  “知道波斯武功那就少得多了,其实波斯的武功也有它的独到之处,不见得就在天竺武功之下。

  “不过,知道的人虽然少,也不是完全没人知道。大约四十年前,有一个阿拉伯人名叫提摩达多,就曾经到过回疆,他是阿拉伯第一高手,但所学的却是波斯武功。”

  段剑青道:“提摩达多,这个名字好熟。啊,我想起来了,叔叔曾经和我说过这个异邦之人的。据说他曾和天山派的老掌门人唐晓澜比试过武功。”

  红发怪人说道:“不错,但他们比的可并非寻常武功,而是比赛攀登喜玛拉雅山的珠穆朗玛峰,谁能先到珠峰绝顶,谁就算赢。”

  段剑青甚感兴趣,说道:“这倒是我的叔叔知而不详的了,结果怎样?”

  红发怪人说道:“结果是谁都没能攀登珠峰绝顶,但提摩达多却跌死了。珠穆朗玛峰是天下第一高峰,即使内功很有根底的人爬上半山也是难以呼吸,终至窒息而亡。据说他们当年比赛登山,离珠峰绝顶,不到半里之遥。结果,还是一个跌死,一个知难而退。但提摩达多能够和唐晓澜作这亘古所无的比试,他的武功造诣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按:唐提二人比赛攀登珠峰之事,见拙著《冰川天女传》。)

  红发怪人歇了一歇,继续说道:“这个提摩达多,当年之所以来到回疆,就是为了寻找这部古波斯文书写的武功秘笈的。”

  段剑青大感兴趣,说道:“像提摩达多这样的武学高手,尚且不惜耗费如许心力,间关万里,远道而来,找寻这部秘笈。秘赏上所载的武功恐怕是不在张丹枫所传的武功之下了。不知它怎的会落在罗海家中的?提摩达多后来查出来没有?”

  红发怪人用讲故事的口吻继续往下说:“很久很久以前,据说是在回教开始传入中国之时,罗海的一个祖先,虔诚信奉回教,担任某处清真寺的教长,传教不遗余力。

  “回教初兴之时,是用武力传教的,‘一手执可兰经,一手执剑。’就是他们教中的名言。其时以回教为国教的波斯国王,为了促进回教在中国的传播,于是派使者送来了十二部可兰经,分赠给十二个教长。

  “这十二部可兰经其中有一部即是经文之中夹有武学的,只要知道读法,就可以发现它其实是一部武功秘笈。

  “波斯国王送来这部武功秘笈,吩咐使者,选择一个最适当的人授与,好让他学到上乘的波斯武功,将回教发扬于中土。使者选中了罗海的祖先,但却不知是由于哪个原因,罗海的祖先似乎尚未发现经中的秘密就死了。波斯也因发生战事的关系,与中国的回部断绝了往来。年深日久,莫说这秘密已是无人知道,当年波斯传经中国回部之事,知者亦已寥寥无几了。罗家的后人也只知道这不过是波斯文的可兰经,他们不认识波斯文,对这部经虽然是十分宝贵,将之珍藏,却是从不翻阅的。

  “提摩达多是从波斯古籍之中,知道这桩事情来到回疆,不知怎的,给他查出是藏在罗海家中。但可惜他还未来得及去找罗海的爷爷,就因为和唐晓澜比赛攀登珠穆朗玛峰而跌死了。

  “提摩达多死后,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他的一个弟子,本领远远不及乃师,不敢鲁莽从事。向罗海讨取此经,罗海是决计不会答允的,倘若盗经,罗海既是将它珍藏,恐怕难于得手。而且秘密一已泄漏,甚至还可能有杀身之祸。是以他迟迟不敢动手,如今亦已是年过六旬的老人了。

  “我因机缘巧合,和他成为好友。他远离故国,遁迹异邦,举目无亲,我是他唯一的友人,他对我也是视同心腹。不过也还是在相交十年之后,直到去年,他才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的。他对我许下允诺,我若得这部秘笈,他替我译成汉文,与我共享。”

  段剑青道:“恭喜师父,你老人家得了这部波斯秘笈,再加上张丹枫的内功剑法,那么即使唐晓澜复生,金世遗再世,这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他们也是不能从你老人家手中抢去的了。”

  红发怪人哈哈笑道:“彼此彼此。你恭喜我,我也要恭喜你啊!”

  段剑青心头一跳,装作不懂,故意问道:“徒儿喜从何来?”

  红发怪人说道:“你是我唯一的徒弟,我有什么玩艺,还会不传给你么?我若然成为天下第一高手,再过十年,你也将继我而成天下第一高手了!”

  段剑青连忙跪下磕头,说道:“多谢师父栽培。”

  红发怪人将他扶起,说道:“别谢得这么快,我还要麻烦你呢。罗海不知将秘笈藏在何处,我若去抢去偷,未必能够成功,想来想去,还是只有智取为佳,这就要借重你了。”

  段剑青道:“师父如此客气,徒儿不敢当。有事弟子服其劳,何况这是咱们师徒祸福与共的呢,徒儿自当尽心尽力。不过,我想也不会有太大的困难的,只要我娶了罗曼娜,这部秘笈总会落到我的手中。”

  红发怪人笑道:“现在你完全明白了吧,娶了罗曼娜为妻,对你有三大好处:一、有指望可以成为回疆之王;二、发现了那个玉矿,你就富可敌国;三、取得那部秘笈,你还有希望可以成为天下第一高手。有这三大好处,你说,冒这几天的危险,还不值得么?”

  段剑青忙道:“是,是。你老人家去杀掉那桑达儿吧。就是迟几天回来,我也不怕。不过……”

  红发怪人道:“不过什么?”

  段剑青道:“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部秘笈,最好不要和提摩达多的弟子分享。”

  红发怪人笑道:“你倒是深谋远虑,东西都还没有到手呢。不过用不着你说,为师的也早已有了安排了。我只要他替我译成汉文,他年纪老迈,花了许多心血之后,只怕也是时日无多了。即使他不会很快死掉,我也有办法叫他死掉啊!”说罢,师徒相视而笑,听得孟华毛骨悚然。只盼桑达儿是跑到远远的地方打猎,红发怪人找不到他。

  笑过之后,红发怪人说道:“好,为师的可要走了。这小子大约在明天时分才会醒来,怎样对付他,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孟华一直装作仍在昏迷的状态之中,暗自想道:“且看他明天如何骗我?我也得好好的和他演一出戏。”

  他在暗中默运玄功,把真气一点一滴的慢慢凝聚起来,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觉丹田有股热气升起,气力似乎稍稍恢复一些,五体如焚的那种痛苦的感觉,也减轻了一些,可以勉强抵受了。但他知道,以他现在业己恢复的这一点点功力,和一个普通人打架,恐怕还是打不过的。比起段剑青那更是远远不及了。“只有忍耐,只有忍耐。千万不可让他看出我已经知道他的秘密。”孟华沉住了气,想道。

  他不敢动弹,也不敢睁开眼睛。红发怪人临走之时说他“应该”在明天时分醒来,但他可不知道黑夜是否已经过去,天明是否已经来到。

  寂静的深夜只听得段剑青来回踱步的声音。显然他也正在焦急的等待孟华醒来。

  幸亏段剑青等得不耐烦。东方一现曙光的时候便即自言自语道:“天就快要亮了,这小子怎么还不醒来?唔,恐怕他所受的雷神掌之伤,是比我师父估计的还更严重!”

  孟华则在暗自欢喜:“要不是你提醒我,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醒来呢。”要知醒来的时候是否拿捏得准,对孟华演的这出“戏”关键甚大,太早太迟,都是难免惹起段剑青的疑心的。

  过了一会,只听得段剑青又在自言自语地:“哼,我是小王爷的身份,岂甘拜这妖人为师?欧阳冲呀欧阳冲,我现在是看在那三大好处的份上,叫你一声师父;你收我为徒,谅也不是安着什么好心;嘿嘿,将来是谁厉害一些,走着瞧吧。”

  孟华这才知道那红发怪人名叫欧阳冲,心想:“原来他们也在勾心斗角,这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默算时间,该是开始天亮的时分,于是转了个身,慢慢张开眼睛。

  “啊,孟兄,你醒来了,你觉得怎样?”段剑青一见他醒来,忙即上前假献殷勤。

  “滚开!”孟华嘶声喝道。他要把戏演得逼真,自是不能太快的就原谅他,非得装作痛恨他不可。

  不过,在孟华来说,这乃是戏假情真,在昨日之前,虽然业已受了一次暗算,他还不是怎样恨段剑青的,但现在,段剑青的真面目都己揭开,他是的确在痛恨他了。

  两人都在演戏,段剑青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起来了。

  孟华怒道:“你是巴不得我死,还在猫哭老鼠假慈悲做甚?”

  段剑青道:“孟兄,我是该死,我是对不起你。但你也未免对我太过误会了,你愿意听我把真情告诉你么?”

  孟华说道:“你两次暗算我,还有什么可以分辩的?哼,哼,你那恶毒的师父呢?你不忍心杀我,你就叫那妖师出来杀我吧!”故意装作虽然仍是很激愤的样子,但口气则已缓和了许多。

  段剑青暗暗欢喜,心里想道:“这小子果然忠厚得近乎愚蠢,他以为我是当真不忍心杀他呢。嘿嘿,要骗这样一个蠢小子,看来恐怕比我估计的还要容易得多了!”

  当下装出一副极为难过的神情,咬牙说道:“你说得一点不错,我那师父是个恶毒的妖人,我比你还更恨他!”

  孟华冷笑道:“你恨他?难道你们不是一丘之貉?”

  段剑青连忙说道:“我不是甘心拜他为师的!他强逼我做他的徒弟,我力不能敌,不答应就有性命之忧,没奈何只能委屈求全。”

  “如此说来,你暗算我,也是被他强逼的了?”

  这正是段剑青想说的话,不料却由孟华替他说出来,段剑青喜出望外,笑在心里,哭丧着脸道:“是啊,我的性命捏在他的手里,不能不听他的摆布。不过,我虽然听他摆布,也还是替你着想的。”

  孟华装作半信半疑的神气,冷笑问道:“此话怎说?”

  段剑青道:“他对我说,要是我不依从他的命令,为他布下圈套将你生擒,那就将你我一同杀了。也许是我的想法糊涂,我想他的雷神掌如此厉害,你一定不是他的对手,倒不如我假意依从,先保全你的性命,咱们再合计对付。这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孟兄,请你相信我的说话,我当时的想法,的确是宁愿受你误会,好过眼睁睁的看你给他打死的。”

  孟华装作反复思量,没有立即回答。段剑青鼓其如簧之舌,又说了一大堆的花言巧语,不必一一细表。

  最后,孟华眉毛一扬,作出几分相信他的模样说道:“好,你就说吧,你要我如何?”

  段剑青道:“那妖人是想得到张丹枫传给你的内功和剑法。你受了雷神掌之伤,除了他的解药,无可救治。孟兄,恕我老实告诉你,过了七天,你就会全身溃烂而亡。”

  图穷匕见,而这也是早在孟华意料之中。孟华需要的是时间,如今他正在一点一滴地凝聚真气,只要功力能够恢复两三成,就有一线生机了。是以不管心里怎样厌烦,这场戏他还是得唱下去。

  不过他也不能太快答应,以免给段剑青看出了破绽,当下佯作愤怒,说道:“我宁愿死了,也不能助纣为虐!他想得到张丹枫的内功、剑法,那是作梦!”

  依照孟华的性格,他说这话也是应有之义,若非这么说,段剑青反而会起疑心。听罢,哈哈哈大笑三声。

  孟华忽然说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太实心眼儿了,咱们可以骗他呀!”

  “怎样骗他?我头晕目眩,可是一点法子也想不出。”

  段剑青心中偷笑:“即使你不是头晕目眩,谅你这笨小子也是决计想不出什么妙法。”当下笑道:“山人自有妙计,孟大哥,你用不着操心,你只须把在石林所得的内功剑法说给我听,我自会替你设计骗他。”

  孟华故作犹疑,半晌说道:“说给你听?”

  段剑青装出十分诚恳的神情,说道:“孟大哥,你不能相信我吗?”

  孟华叹了口气,说道:“纵然你是骗我,我也宁愿给你。不愿给那妖人。”

  段剑青道,“我比你更恨妖师,如今咱们是站在一条线上来对付他,我怎会骗你?到底咱们也还是自己人呢!”

  孟华点了点头,说道:“张丹枫和你们段家先祖的渊源我是知道的,讲老实话,我也曾经想过要把他在剑峰留下的内功剑法送给你的。好,我先把玄功要诀背给你听。”这话倒不是假,要不是由于那次在石林中听到他和冷冰儿的说话,看出他的心术不正,孟华也不会铲掉石窟中的剑法图形,而是把这些秘密告诉他了。

  段剑青心头大喜,连忙坐近他的身边,准备洗耳恭听。孟华忽地连声咳嗽,好像想要说话说不出来的样子。

  段剑青懂得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心想他既然答应,我也应该对他表示一点关心了。“孟大哥,你怎么样,先喝点水吧。”

  孟华指一指自己的水囊,示意叫他拿来。孟华已经中了雷神掌,段剑青无须在水中另行下毒,为了免他起疑,就把他的水囊拿给他喝。正是:

  冷眼看他宵小技,奸谋识破早提防。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