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 牧野流星
  • ……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牧野流星   作者:梁羽生

第二十一回 少侠寻人来塞外
      神偷引路入藏边

  杨华上前劝解,说道:“该多少钱,我替他付吧。”

  那汉人道:“小哥,你莫这样好心。这人太可恶了。他倘若没钱吃饭,向我们求告,我们都会施舍一碗饭给他的。他却大吃大喝之后,才说没钱。这分明是无赖行为,有心骗取饮食。一路上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干过好几桩了。他这是丢咱们汉人的面子,不惩戒他,未免太便宜他了。”

  那腌臜汉子忽道:“喂,你是从北京来的吧?”

  那汉人怔了一怔,说道:“你管我是从哪里来的?”

  那腌臜汉子道:“北京混混的规矩,没钱还债,可以任由债主打一顿,别人可不能越俎代庖,要惩戒我,你叫店主打我好啦!”

  那汉人怒道:“谁和你讲什么‘混混’规矩,店主好心肠,他不打你,我偏要打你!”一巴掌就打过去,腌臜汉子低头一闪,没打着他的面门,打着他的胸口。

  那腌臜汉子连连咳嗽,叫道:“哎哟!痛死我了!”那汉人骂道:“贱骨头,还打不成了。”举拳还要再打,杨华见他可怜,轻轻的将那人拳头按住劝说道:“算了,算了。我替他付钱,请他今后别再这样吧。”

  杨华轻轻接了这拳,那汉人立即知道他身上有上乘武功,心里好生骇异,不过脸色却是丝毫没有显露,干笑一声,说道:“小哥,你客气也客气得太过分啦,怎么对这个贱骨头也要说个‘请’字。”

  杨华感到这人的拳力相当不弱,也知此人练过武功。但心想敢于走南闯北的商队首领,懂一点武艺也不足为奇,于是说道:“人总有羞耻之心,我把他当人看待,是希望他知错能改。”

  那汉人道:“好,看你小哥的份上,我就饶了他吧。小哥,你贵姓?”

  杨华说道:“我姓杨。”一面说话,一面掏出银子替那腌臜汉子付饯。

  那腌臜汉子斜着眼睛,看着杨华手上白花花的银子,说道:“你要我不再骗饮骗食,那就该施舍多几两银子给我,也好让我做点小生意呀!”

  那汉人冷笑道:“小哥,你听他说的是什么话?你对他好,他就越要讹诈你了。”

  杨华笑道:“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只要他有心向好,给他一点银子做生意的本钱那也值得。”当下就拿了一锭十两重的元宝给他。

  腌臜汉子收了元宝,说道:“杨公子,多谢你良言教导,小人异日必当图报。”

  杨华心道:“这人行为虽然无赖,却也不像是个普通的流氓。”于是也就客客气气和他说道:“出门人患难相助,这是应该的,你不必放在心上。”

  那腌臜汉子一揖到地,说道:“青山绿水,后会有期。小人告辞了。”杨华道:“不敢当。”将他扶起。

  那个汉人商队的首领冷笑说道:“你不是多谢他的良言,是多谢他的银子吧?”

  那腌臜汉子道:“你老看开一点。对啦,小人也要多谢你老手下留情。”

  忽地伸手在那首领肩头一拂,那首领竟然没能避开,怔了一怔,喝道:“干什么?”

  那腌臜汉子道:“你的衣裳脏了,我给你拂开尘土。”

  那商队的首领斥道:“谁要你巴结,滚,快滚!”

  腌臜汉子诺诺连声,说道:“是,是。小人遵命,马上就滚,滚!你老请别生气。”

  那首领说道:“杨兄,你的为人我佩服得很。相请不如偶遇,我请你喝一杯酒。”杨华道:“多谢。你贵姓?”

  那首领道:“小姓丁。我们是到黎贡贩卖马匹的。杨兄,你往哪儿!”那姓丁的汉子正在与杨华搭讪,意欲攀交,他的一个伙伴忽地“咦”了一声,说道:“那贼汉子走得真快,眨一眨眼就不见了。”

  那姓丁的汉子心念一动,似觉有异,连忙伸手在身上一摸,一摸之下,登时吓得跳了起来,失声叫道:“不好。我的银子,还有……呀,都给他偷了去了!”

  他这么一嚷,商队各人不觉都在赶忙检查自己的财物,几个人同时叫了起来:“啊呀,我的银子也不见了!”这几个人都是曾经帮腔骂过那腌臜汉子的。

  那姓丁的汉子喝道:“追!”他失了重要的文件,自是无心再与杨华搭讪,连酒馆的帐也无暇结算,便与伙伴一拥而出,跨上坐骑,追那汉子。

  酒馆伙计叫道:“喂,喂,你们的帐都没付呢!不会是每一个人的银子都失掉了吧?”他喊破喉咙,商队那些人可没有一个回头,早已去得远了。

  伙计叹气道:“真晦气,那脏汉一个人白食我们还赔得起,这么多人白食,唉……”

  杨华道:“我替他们付吧。”那藏人老板道:“小哥,你不看看,你的东西有没有给那人偷去?”

  杨华道:“那些人的财物就算是他偷的,想来他也不会偷我的东西。”姑且伸手入怀,摸一摸随身所带的银物。一摸之下,不觉双眼圆睁,惊得呆了。

  那藏人老板道:“小哥,你的银子也失掉了?”

  杨华叫了一声“苦!”说道:“银子不打紧,他、他还偷了我的一件东西!”原来他失掉的东西,乃是他三师父交给他的那一本孟家刀谱!

  这本刀谱,他现在已经知道是“仇人”之物。他打算在用孟家刀法,打败孟元超之后,掷还他的。但如今这本刀谱已是不翼而飞,他可不愿意受仇人的恩惠。

  就在杨华惊得呆了之时,刚才骂那腌臜汉子的伙计也是惊得突然叫不起来。不过他的神情却是又惊又喜。

  “什么事情?”老板问道。

  “你瞧!”那伙计指着柜台,老板把眼望去,只见桌面上突然多了一堆白花花的银子。

  “这银子是哪里来的。”老板也不由得大为惊奇了。

  那伙计道:“刚才我要抹汗把帽子随手放在柜台上,台面分明什么也没有的。奇怪,莫非是老天爷不忍咱们遭受损失,赔给咱们的吧?”

  老板道:“老天爷哪会管到咱们这点小事,我瞧九成恐怕就是那脏汉子留下来的。嗯,这位小哥,你失了银子,在我这里拿几块去吧。反正这是人家送给我的,付了那些人的帐,看来也是有多没少。”

  他话未说完,杨华惊魂稍定,已是夺门出去了。

  那伙计捧着一盘羊肉馒头,正是准备给杨华吃的。忙追出门外,叫道:“你不要银子,也该拿几个馒头,好在路上充饥。”

  杨华飞身上马,马鞭一卷,把那盘子卷了起来,羊肉馒头半空落下,杨华接了馒头,塞进袋里,说道:“多谢你们好意,这几个馒头我就拿了吧。”话说完时,他的红鬃马早已踏上官道,绝尘而去。

  那藏人老板呆了一呆,说道:“这些汉人的本领可真是神奇,就像这位小哥,看来恐怕还不到二十岁吧,身手竟也如此了得。他有如此本领,那人还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偷了他的东西,更是不可思议!”

  莫说酒店里的老板和伙计惊奇不已,杨华自己也想不透怎么会给那腌臜汉子偷了他的东西。突然他想起三师父曾经和他说过的一个人来。

  他的三师父曾经和他说过天下第一神偷的故事。

  这个有“天下第一神偷”之称的人,姓张,名逍遥。名如其人,平生以闲云野鹤之身,游戏风尘,逍遥自在。所以江湖上的朋友又叫他做“快活张”。

  据说这个有“天下第一神偷”之称的快活张,他的妙手空空绝技已经到了化境,曾经偷过大内宝物,御苑名马。这还不算厉害,据说他还偷过崆峒派掌门人劳天护的驳骨圣药续断膏,天山派掌门人唐经天妻子冰川天女冰宫中的异种雪莲。这两人都是武林中顶儿尖儿的角色,而他居然有胆去偷,且能从容逃脱,唐经天夫妻对此事是一笑置之,崆峒派掌门人劳天护失了灵药,对他可是恨之入骨了。

  师父又说,除了“天下第一神偷”,还有一个“天下第二神偷”。

  “天下第二神偷”姓李,没人知道他的名字。因为他是个麻子,人家就叫他做李麻子。

  据说快活张和李麻子“斗法”,那次的赌赛,快活张就是由于把崆峒派的“续断膏”偷到手中而获胜的。李麻子则给劳天护的一记劈空掌打断脚骨。幸而快活张已经得手,就用续断膏替他医好。

  不过在偷东西的本领上,李麻子虽然技逊一筹,但另外一种本领,快活张却又是望尘莫及。这种本领就是改容易貌之术。

  李麻子用改容易貌之术,最为脍炙人口的一件事是:他曾经假扮当时的御林军统领北宫望,在无数御林军之前出现,居然没有人发现他的破绽。

  经过这两次事情之后,两人惺惺相惜,不再妒忌,不再争名。“天下第一神偷”和“天下第二神偷”成为了好朋友,更加如虎添翼了。

  杨华小时候听师父说天下第一神偷和天下第二神偷的故事,只是当作有趣的稀奇古怪的事情来听,听得津津有味。想不到如今自己竟然极有可能就是碰上他们,心中唯有苦笑了。

  “看来这个腌臜汉子,不是天下第一神偷,恐怕就是天下第二神偷了。是他们当中的一个,也就怪不得他能够有如探囊取物,偷了我的东西,我还是丝毫未觉了。”

  “不过他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而且又是别的不偷,偏偏只把孟家刀谱拿去呢?”杨华想起师父曾经说过两人的行径,不觉又是感到颇为奇怪了。

  这两个人的行径非但是“盗亦有道”,而且有他们自己的规矩。在普通的财物上他们是劫富济贫,在属于江湖人物的奇珍异宝上,他们有时虽然也会黑吃黑,但却必定是偷成名人物的东西,从不为难无名小辈。

  而且他们虽然游戏风尘,毕竟也还得是侠义道中人物。和正派中人开开玩笑,偶尔是会有的。但却不会故意和正派中人作对。

  还有一样令他大惑不解的是,这个腌臜汉子怎会知道他有孟家刀谱。刀谱是二师父交给他的,连他也不知道二师父是从何处得来?即使到了今天,在他见过了宋腾霄之后,他也只能推测可能是孟元超假手他的二师父送给他的。他也可以判断,这件事情,假如真的是孟元超所为,孟元超也决不会随便和别人说的。那么这件秘密那腌臜汉子又从何得知,即使他是“天下第一神偷”或者“天下第二神偷”。

  同时他又想道:“这两个神偷乃是侠盗,那腌臜汉子据说曾几次在小市镇做小买卖的小酒家骗食,和他们的行径也是不符。难道还有一个不理正派邪派,不管青红皂白的天下第三神偷?”

  杨华怀着满腹疑团,去追那腌臜汉子。他的马跑得快,不多一会,就追过了那些客商。

  那姓丁的汉人首领叫道:“喂,杨兄弟,你也给那人偷了东西吗?咱们大伙合计合计,分批结伴去追他吧。你一个人恐怕难以应付他的。”

  杨华说道:“不,我只失了几两银子,无关紧要。我还要赶路,你们忙你们的吧。恕不奉陪了!”一来他对这姓丁的汉子并无好感,二来他也不愿意说出自己失掉什么东西。越过他们前头,立即快马加鞭,跑得更快了。

  那姓丁的汉子叫道:“那么你去哪里?”杨华的快马已经跑出百步之遥。佯作听不见,根本就不理他。

  第一天他没有发现那个腌臜汉子,第二天他来到了那岔路的小茶铺。他身上还有几枚铜钱,没给偷去。想不到在他喝茶的时候,那腌臜汉子忽然自己出现了。

  他本来要问那腌臜汉子究竟是快活张还是李麻子,可是那腌臜汉子一出现就说要抢他的坐骑,他又哪能从容查问?结果坐骑虽然没给抢去,可是他骑着马,竟然跑不过那个汉子。或许时间久些是会追得上的,但那汉子躲进树林里面,待他追进树林,哪里还能寻觅?

  杨华气沮神伤,心里想道:“天下竟有这样轻功高明的人,我如何追得上他?就算追得上他,又如何能够讨还刀谱?”

  “如今只能希望这个腌臜汉子是快活张或者李麻子了。”杨华又想道:“他若是大神偷之一,当不至于难为我这个藉藉无名的小辈,或者他只是存心戏弄我一下的吧?否则他拿了刀谱,为什么还不高走远飞,却又要在我的面前出现?啊呀──”突然心念一动:“莫非他是有意引我走这条路的?”

  “反正这条路也可以通往拉萨,我就索性拼着多花两天功夫,走这条路吧。”杨华在无计可施的情形之下,只好抱着“看一个究竟”的心思,在这条路继续向前走了。

  这条路人烟稀少,走了两天,他随身所带的干粮已差不多快要吃光了,还幸山上到处都有积雪,可以解渴。

  第三天转入平路,方始渐渐发现人家,但杨华身上没钱,可又不好意思去向人家乞讨粮食。他作最坏的打算:“干粮还可维持一天,要是明天还没找着那个腌臜汉子,就替人家打几天短工赚取一点路费吧。”

  中午时分,发现路旁有间茶铺,和他前天经过的那间茶铺一模一样。这种路旁的茶铺是专为旅人而设,兼卖酒食的。

  杨华由于干粮有限,这两天都不吃饱,闻得烤羊肉的香味,不禁馋涎欲滴。可恨自己身上没有钱,只能望一望挂着一串串熟羊肉,走过去了。

  不料他没敢进门,茶铺的藏人老板却追了出来,用生硬的汉语叫道:“喂,喂,这位客官,你可是姓杨?”杨华怔了一怔,说道:“不错,我是姓杨,你怎么知道?”

  那藏人老板道:“啊,我已经等你许久了,请你下马,进来吃点东西再说吧。”

  杨华越发如坠五里雾中,进了茶铺,问道:“我从没到过这个地方,何以你会等我?”

  那藏人笑道:“我知道你从没来过,但你的朋友昨天可来过了。他还有东西要我交给你呢!”

  “我的朋友?”杨华又喜又惊,连忙问道:“是不是一个衣裳很脏的汉子?”

  那藏人笑道:“正是。你这朋友衣裳虽不光鲜,人可非常好的。我们的风俗不同你们汉人,你们汉人是先敬罗衣后敬人,我们可不是这样。”

  杨华急于知道究竟,赶忙言归正传,问那藏人道:“他给我留下什么东西?”那藏人说道:“你先喝一碗酥油茶,我马上拿来给你。”过了一会,只见他把一包东西拿了出来,说道:“我没打开过,看来好像是一包银子。”

  杨华打开一看,果然是一包银子。除了他原来那锭十两重的元宝之外,还有许多碎银。元宝下压着一张纸条,歪歪斜斜的写着两行字:“借银十两,加倍奉还。”

  杨华本来希望是刀谱,看见只有银子,不禁大为失望,不过,有了盘缠,却是可以解脱燃眉之急了。

  那藏人老板招呼甚是殷勤,拿来了一盘羊肉,十多个糌粑(用面粉和香油捏成一团的食物),给他倒满了一大碗酥油茶,说道:“小铺没有什么好东西,这些粗东西你们汉人恐怕吃不惯,将就吃一点吧。”

  酥油茶的制法,是把茶砖放在大锅里,熬成浓褐色茶汁,再把茶叶渣滓滤去,在茶里加上盐酥油和炒好的稞麦面粉,不断搅拌,直至茶、酥油和面粉完全融合为止,然后倾入特备的器皿,用炉火暖着,随时取用。西藏人从早到晚喝这种茶。喝后留在口唇上的油脂,足以保护口唇,抵抗直射阳光和凌厉的朔风。由于西藏高原的气候干燥,是以这种酥油茶乃是他们日常不可缺少的饮料。

  杨华饥不择食,也顾不得酥油茶入口那种怪味了。但奇妙得很,喝了一碗酥油茶,精神登时就恢复过来。再吃其他东西,更是觉得津津有味。那藏人笑道:“看来你还吃得惯,吃得惯酥油茶和青稞酒的就是可以在我们西藏住下了。”

  杨华说道:“我那位朋友可有话留下来吗?”

  那藏人老板道:“有的。他说在拉萨等你,你到了哪儿,他自然会找着你的。他又说叫你路上不可和人结伴。要是你不相信他的话,可能你就会遭受祸殃。”

  杨华心里想道:“他叫我不可和人结伴,多半是那批客商人了。我早已这佯做啦。只不知道到了拉萨,他会不会把刀谱交还给我?他这样戏弄我,又有什么用意呢?”

  心念未已,那藏人老板又在说道:“你这朋友我是仰慕已久的了,想不到昨天能够见着他。可惜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你可告诉我吗?”

  杨华诧道:“你对他仰慕已久?那么他想必是在你们的西藏早已有名气的了?他是什么人?昨天你又何以不亲自问他姓名,却要来问我?”

  “他是一个本事很大的小偷,也是我们穷人家的大恩人。”那藏人老板说道:“我听过他的许多故事,但因从来没有见过他,猜错了可是不好意思。而且我听得人家说,他是不喜欢别人知道他是谁的。所以我也就不便问他了。”

  “他怎样对穷人有恩?”杨华问道。藏人老板给他再倒了一碗酥油茶,笑道:“你是他的好朋友都不知道吗?”

  “实不相瞒,我也前几天才认识他的。他可没有和我说过他的事情,甚至他的名字我也是不知。”杨华说道。

  藏人老板笑道:“原来如此。你这朋友的行径本来就是这样古怪的,那也不足为奇。他肯这样帮你的忙,你当然是好人了,那我也就个妨说给你听啦。”杨华心中苦笑:“或许他是帮我的忙,但我的刀谱可还在他手上。如果这样算是帮我的忙,那可真是莫测高深了。”

  藏人老板继续说道:“他是两年前在我们西藏地方出现的,没多久,到处都在纷传出现了神偷啦。好多王公和大牧场的场主家里财物不翼而飞,但却有更多没法过日的穷人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枕头底下有一堆银子。

  “这位神偷还不仅仅是把银子送给穷人呢。”藏人老板说道:“有家人家,是给一个大牧场的场主牧羊的,有一天他碰上狼群,他侥幸躲在树上,逃出性命。他的羊儿却给饿狼吃掉了十余条。场主要他赔,他哪里赔得起,那个狠心的场主把他的女儿抢去,说是要充作丫头抵偿。”

  杨华气道:“这场主真是岂有此理,后来是不是那个神偷把他的女儿送回来。”

  那藏人老板道:“就在那个人的女儿被抢走的第二天,那个人一打开门,就看见女儿站在外面。他女儿说她是在睡梦之中给‘神人’带出来的,醒来之时但觉好像腾云驾雾一般,没多久就到了自己的家门了。这时刚刚天亮,那人将她放了下来,她回头想看那人面貌,可是回头一看,那人却早已不见了。天底下哪有这种神出鬼没的人。那女娃儿当然以为是‘神人’啦。但他父亲心里明白,一定是这神偷干的。”

  “那场主不再追究吗?”杨华问道。

  “我正要告诉你,还有更妙的事情呢。”老板纵续说道:“这人的女儿回来不久。场主竟然派了管家来给他赔罪,还送了十两银子给他当作赔偿昨天打烂他家中杂物的损失呢。那恶毒的场主怎会如此好心,起初大家都猜不透。”

  “后来呢?”杨华问道。

  那藏人老板说道:“后来那个场主的家丁传出消息,原来那天晚上,那个场主也失掉了一样东西。你猜是什么,神偷把他的头发全都削掉,第二天他才发现。跟着发现神偷留下的警告,倘若不向那家人赔罪,小心脑袋!

  “嘿嘿,那场主可惨了,赔了十两银子还是小事,他变成了秃驴,整整一个月躲在家里不敢见人!”

  杨华忍不往笑了起来:“痛快,痛快!只是对付这样恶毒的场主,还便宜他了。”

  藏人老板笑道:“这个神偷还有许多妙事留传人口呢,我再说一件给你听!他是经常改换容貌的,每次出现都不一定相同。不过他最喜欢扮成一个腌臜的汉子,甚至比讨饭的化子还脏。碰上狗眼看人低的豪奴之类得罪了他,那人准给他戏弄个够,连带狗腿子的主人也要遭殃。所以这两年大户人家之豪奴对穷人也不敢随意欺凌了。”

  杨华心中一动,说道:“他有戏弄过好人吗?比如说像你这样做小买卖的人。”

  那藏人老板说道:“你是听得人家说过他骗食的事吧?最近个多月,据说是曾发生过几桩在酒馆骗食的事,多半是他干的。不过他的这种戏弄却和戏弄豪奴不同,给他白食了的酒家,十九因祸得福。”

  杨华问道:“如何因祸得福?”那藏人老板道:“当天晚上,他必定把该付的钱加倍奉还。有人说他这样游戏人间,是故意试探人心的。好心的就得到好报。”

  杨华道:“原来如此。不过开玩笑开到小买卖人的头上,我还是不敢苟同。”那藏人老板道:“我听得人家说,这位神偷做的事情神机莫测,或许他是另外有甚么因由也说不定。以前没有发生过这类的事情的。”

  杨华心道:“难道前几天的事情,他是有意试探我的。”不过对那神偷这种怪行,亦已释然于怀了。按照他的这种行径来说,和他的三师父说过的那个“天下第一神偷”或者“天下第二神偷”的行径也还可以符合。那两个神偷,用他师父的口吻来说,本来就是“正中带邪”的怪物。

  肯定了那腌臜汉子不是“天下第一神偷”就是“天下第二神偷”之后,杨华倒是放了一半的心了。心想:“这两位前辈不管是哪一个,料想不会害我。虽然我也不知道他因何要戏弄我。”杨华已经吃饱,当下便即告辞。

  藏人老板给他一袋糍粑,说道:“前面是念青唐古拉山,山区荒凉,你可能找不到人家的。这糍粑你当作干粮,带着吃吧。”不肯收钱,物轻情重,杨华只好多谢收下。

  杨华刚要上马,藏人老板忽地好似想起一事,说道:“你这匹红鬃马很不错呀,每年都有许多马贩子从这里经过的,我都很少看见这样的好马。”

  杨华说道:“这匹马是很能耐劳,走长途的确不错。”心里想道:“错是不错,可还跑不过那个神偷。”神偷想要抢他这匹马的事,他不便告诉这个藏人老板了。

  藏人老板说道:“小哥,那你可当心了!”

  杨华怔了怔,说道:“当心什么?”

  藏人老板道:“走过了念青唐古拉山区,前面就是黎贡草原。黎贡草原最大的一个牧场场主,就是我刚才和你说到的那个心肠狠毒的场主。”

  杨华说道:“那又怎样?”藏人老板道:“这厮名叫江布,他最喜欢三样东西:美女、宝刀和骏马。这三样东西,他拿钱买不到就会叫手下抢。其实他手下的爪牙,碰上这三样东西,用不着回去请示主人,也会抢了。”

  杨华冷笑道:“我正想要他来抢我这匹马。”

  藏人老板道:“小哥,纵然你会武艺,好汉也是不敌人多。你这匹马跑得快,要是碰上这事,最好立即逃跑,莫逞一时血气之勇。”

  杨华说道:“多谢指教,我会当心的了。”跨上坐骑,与那藏人老板道别,心里却在想道:“我要赶路,否则我还要去找那个恶场主的晦气呢,最好他来惹我。要是他碰在我的手上,我可不会只像那个神偷一样,削掉他的头发。”

  第二天进入了念青唐古拉山山区,天上下着大雪,山区气候又是特别寒冷,杨华内功深厚,冷是冷不坏他的,可也稍稍感到有点寒意。

  走了一会,忽然感到和暖起来,隐隐听到滋滋的声响。杨华心中奇怪,向那声音来处走去,发现一道喷泉。

  西藏的喷泉是很有名的,在喷泉最多的一块地方,被命名为“地鸣的谷地”,乃是西藏奇观之一。杨华发现的这道喷泉,虽然不是在“地鸣的谷地”却也是有名的一个喷泉,名为白鹰泉。

  喷泉的奇观,令得杨华目为之眩!

  从喷泉的漏斗口中可以看到黑油油的水,在水里反映着蔚蓝色的天空。初时只是听到地下深处发生的响声,接着就是一片微波掠过平静的水面。从地上的裂缝中冒出丝丝作响的蒸气,散出一股刺鼻的气味,这种响声渐渐转变成震耳的轰隆声,灰色岩石体的漏斗充满了热水。地底下的轰隆声越来越大,不久就从地底下喷出水泡,水开始沸腾起来,水沫四溅,沸水成螺旋形地旋转,越转越快。这时沸水流出了漏斗口的边缘,喷泉开始了第一次的喷发,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周而复始。

  喷泉在大风中喷发特别美丽。空气疾驰着,灼热的泉水不断的被风吹散,水沫向着四周飞溅,形成了橙黄色的、淡紫色的、紫罗兰色的各种“花朵”。而杨华发现的这个喷泉,由于漏斗特别细长狭窄,喷射的时候,一朵朵的蒸气冲上天空,形成白色的好像在摆动着翅膀的白鹰。所以这个喷泉叫做“白鹰泉”是西藏有名的喷泉之一。

  杨华从没见过这样的喷泉奇景,不由得欢喜赞叹,心想:“在这样和暖的喷泉旁边,我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一觉了。”

  可是他却睡得不舒服。是高山顶上饥饿的麻鹰,不肯让他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朦胧中刚入梦,一头大麻鹰就向他扑了下来,幸而他没有睡着。

  那头麻鹰想是饿得慌了,以为他是死尸,飞下去要来啄他的脑袋。他翻了个身,那头麻鹰似乎给他吓了一惊,料不准他是死人还是活人,于是又飞开,但仍恋恋不舍的在他头顶上盘旋不去。

  杨华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道:“你想吃我,我还想吃你呢!”他再假装熟睡,引诱那头饥饿的麻鹰又再低飞向他扑。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拔出剑鞘,化作一道银虹,向空中掷去。

  大麻鹰应声而落,杨华哈哈笑道:“多谢你这头扁毛畜牲送给我一顿丰富的晚餐。”就在喷泉中煮熟,拔掉它的羽毛,糍粑是混有酥油的,就把糍粑和鹰肉一起来吃,吃得津津有味。心想可惜缺少点盐,香味倒是不错。吃了个饱,才不过吃了半边。

  吃饱之后,正想睡觉,忽地又是隐隐听得不远之处,有声间传来,这回可是人声了。

  杨华伏地听声,只听得一个人说道:“咦,怎的突然暖起来了。”杨华怔了一怔,听声似乎颇熟。

  另一个人笑道:“老丁,你交好运了!”这个人的声音杨华更熟,一听就认得是那个曾经在小金川和他交过手的、号称“五官”之首的邓中艾。

  那个“老丁”说道:“什么好运?”

  邓中艾笑道:“老天爷大约知道你耐不住寒冷,叫咱们误打误撞的撞到了白鹰泉来了。你瞧见天空一团团的白色雾吗,那是喷泉喷发的蒸气在空中凝结成的,是不是像摆动着翅膀的白鹰。转过这个山坳,你就可以看见这个西藏有名的喷泉。”那“老丁”大喜说道:“说老实话,刚才我真是冷得牙关打战,找到温泉,我可要痛痛快快的洗一个澡,也好洗掉这一身晦气。”

  邓中艾道:“说起晦气,你我都是一样。这次出来,老是碰到不如意的事情。我碰上一个不知是什么路的小子,武功厉害得出奇。你碰上一个偷儿,损失也是不小。”

  那“老丁”道:“岂止损失不小,我连那封机密公文都失掉呢。你给我端详端详,是哪黑道上的人物,有那样高明的妙手空空绝技?”

  邓中艾道:“我听了你所说的情形,已经仔细琢磨过了,你碰上的恐怕就是天下第一神偷快活张!”

  听到这里,杨华登时醒起,这个“老丁”不是别人,原来就是三天之前,他在小镇酒馆碰上的那个商队首领。“怪不得神偷叫我提防他们。原来这厮果然不是好人。他与邓中艾一起,不用打听,也定然是鹰爪一类的了。只是他那班手下却不知何以不和他同行。”杨华心想。

  那姓丁汉子叫苦不迭,说道:“倘若真的是快活张偷去,那是无法讨回的了。邓大哥,你的晦气不过是吃了点小亏,我失了重要公文,罪可就大了。”

  邓中艾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忧,江布场主会帮忙你的。即使是快活张,他偷到了那封公文,还要分头去报信呢。咱们快点赶到拉萨,还可以补救的。到了拉萨,我也会帮你说好话的。”

  那姓丁的汉子道:“多谢邓大人鼎力维持。对啦,邓大人我正想问你,你碰见那个武功奇高的小子叫什么名字?”他听得邓中艾肯帮忙他,连忙改过称呼,不叫邓大哥而叫“邓大人”了。

  邓中艾道:“这小子姓杨名华,你知道这个人吗?”

  那姓丁的汉子道:“那天我也碰上一个姓杨的小子,不知是否同一个人。”当下细述杨华的形貌,邓中艾吓了一跳,说道:“正是这臭小子,那个偷儿对他如何?”

  听完了伙伴所说的经过之后,邓中艾沉吟半晌,说道:“这可有点奇怪!”那姓丁的汉子道:“什么奇怪?”

  邓中艾道:“假如那个偷儿是快活张的话,他和姓杨这个小子应该是一路的人。为何他要偷那小子的东西。莫非是串通了做戏?”

  姓丁的汉子道:“那小子焦急非常,似乎不像做戏。”

  邓中艾道:“那小子失掉了什么东西?”

  姓丁的汉子道:“不知道。不过我已经叫手下去向江布场主报讯了。只要发现这两个人的踪迹,不管他们是否一路的人,江布场主都会帮忙咱们对付他的。”

  邓中艾摇了摇头,说道:“江布场主对付不了那个小子。快活张的真实武功或者不如那个小子,但他是天下跑得最快的人,江布场主更是难以将他擒获。”

  姓丁的汉子道:“邓大人,你有所不知。江布场主已经请来了两个密宗高手,这两个高手的本领听说都不在天泰上人之下。”天泰上人即是曾在小金川和杨华交过手的那个喇嘛。邓中艾是“五官”之首,他是“四僧”之首。

  邓中艾心里想道:“天泰上人的本领还不如我,那两个密宗高手即使比他稍稍高明,加起来也还未必就能胜过那个小子。”

  姓丁的汉子继续道:“你知道江布场主最喜欢的三样东西:宝刀、美人和骏马,他去年得了一匹乌云盖雪的名马,天下跑得最快的人也绝不会赛得过这匹马。即使捉不到那姓杨的小子和偷儿,最少也可以跟踪他们。”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转过了山坳,看见了喷泉了。

  姓丁的汉子道:“啊,真是奇观,这里暖得我都不想走了。”邓中艾道:“别忘了我还要赶往拉萨呢。洗一个澡,稍为歇一歇吧。”

  姓丁的汉子叫道:“咦,我好像闻得肉香!”

  邓中艾笑道:“你饿坏了吧?哪里来的肉香?咦,真的是烤肉的香味!”

  话犹未了,杨华倏的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姓丁的汉子吓了一跳,叫道:“正是这个小子!”

  杨华掩着鼻子,哼了一声,说道:“怪不得我闻得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原来是你们这两个臭贼!”

  邓中艾硬着头皮,拔出判官笔喝道:“好小子,我正要找你算帐!”杨华笑道:“我正是怕你不来!”青钢剑扬空一闪,一招“龙门鼓浪”,后发先至,把邓中艾的双笔挑开,剑势未衰,径削过去。

  邓中艾脚跟一旋,双笔斜飞,胸前门户大开,实是犯了高手过招的大忌。那姓丁的汉子不禁暗暗嘀咕,心里想道:“在这邓中艾称五官之首,怎的见面一招先就自乱了章法?想必因为他是败军之将,怯了这个小子,越打越不济了。哼,如此打法,这次吃的亏恐怕还要更大。”

  杨华是个武学的大行家,却是不禁心头微凛,料想他敢于使出这种怪招,定有所恃。果然心念未已,邓中艾双笔已是如白鹤展翅,斜掠过来,左笔一托,右笔一带,左笔点向杨华督脉的“风府”“玉柱”“缺盆”三处穴道,右笔点向带脉的“金环”“石室”“归藏”三处穴道,这六处穴道,所在的方位是作不规则的排列的,一般的点穴名家,想要同时点着两处穴道都难,而且竟然能够在一招之内,双笔同时点向六处穴道。杨华上次在小金川和他交手,可未见过他使用这招。而这种繁复精奇的点穴笔法,也是杨华出道以来从所未见的。

  原来邓中艾那次败给杨华之后,特地找到山西的点穴名家连甘霖相互切磋,把自己的独门所学,交换连家的“一双笔点四脉”的功夫。

  连家世代相传,有“天下第一点穴名家”的称誉,家传绝技是“四笔点八脉”的功夫。三十年前,金逐流的父亲金世遗有一次几乎败在连家“四笔点八脉”之下(事详拙著《云海玉弓缘》)。不过“四笔点八脉”是必须两人合使的,一个人就只能使“双笔点四脉”了。邓中艾和连甘霖交换点穴的功夫,虽然彼此都说绝不藏私,其实仍是难免藏私,是以邓中艾目前只能用双笔来点双脉的六处穴道。但虽然如此,亦已是大胜从前,令得杨华不禁为之一凛了。邓中艾看见杨华似乎不识他点穴手法,心头大喜,以为这次定能一雪前耻,哪知接着而来的变化,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