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 牧野流星
  • ……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牧野流星   作者:梁羽生

第五回 前路未知徒怅惘
    故园遥望独仿徨

  洞冥子脚踏五行八卦方位,手中双剑盘旋飞舞,转眼间四面八方都是他的影子。虽然只是一人双剑,隐隐却有列阵而战之势。杨华要对付的好像不是一个敌人,而是一个剑阵了。这才知道:他师父说的──洞冥子使用连环夺命剑法,等于有八个一流剑客合围──果然不是虚言。

  不知不觉双方斗了将近百招,杨华勉强还能应付,气力已是渐渐不够,圈子越缩越小。洞冥子见时机已到,一剑疾刺过去,喝道:“小子,还不撒剑!”他在一招之内,遍袭杨华七处穴道,料想杨华决计躲闪不开!

  在这危机瞬息之间,杨华不假思索,使出了这七日来他朝夕揣摩的“无名剑法”,剑尖斜指上方,正是“无名剑法”的第一个图形,似是“朝天一炷香”,却不是“朝天一炷香”的剑式。

  杨华自己都还未曾真正领悟这一式“无名剑法”的妙用,但在洞冥子这样一位武学大行家的眼中,他这剑式却是厉害无比,自己一攻,只怕就给他乘虚而入!要知剑术多高,在攻击时本身也是难免要露出空门的,倘若给对方抢先一步攻入空门,那就非败不可了。平辈还可冒险对攻,洞冥子高出杨华两辈,他是只能赢不能输的,是以他在未有把握破解杨华“怪招”之前,只好唯有回剑防身了。

  杨华精神陡振,也不管是否能够拆解敌招,就把记牢了的“无名剑法”,依样画葫芦的一式一式施展出来。虽然只是“形似”,亦已足以震慑强敌!

  洞冥子越看越古怪,越打越是吃惊,喝道:“好小子,你使的是什么剑法?”

  杨华笑道:“我使的就是叫做‘无名剑法’,在你号称崆峒派剑术第一高手,原来也是如此孤陋寡闻么?”

  他说的全是真话,洞冥子却道他是戏弄自己,大怒喝道:“就算你当真得了张丹枫的真传,最多你也只能多活一个时辰,你胆敢将我欺弄!”

  洞冥子说的可也不是虚声恫吓,他的功力远胜杨华,“连环夺命剑法”布成的“剑阵”又是无懈可击,他只守不攻,时间一长,也能累死杨华。杨华破不了他的剑法,亦即无法突围,心中暗暗叫苦。洞冥子把内力催紧,双剑展开,隐隐带着风雷之声。冷笑道:“小子,知道厉害了么?我不用杀你,也能叫你力竭而亡!”

  杨华暗暗焦急:“无名剑法虽然奥妙,我却未能发挥它的威力,这可如何是好?”蓦地想起“你有你的体,我有我的体,为何要练别人的体?”又再想起师父“目中有敌,心中无敌”的教训,脑海里好像闪过灵光,唰的一剑便刺过去,登时把对方的“剑阵”攻破一个缺口。

  洞冥子退出三步,又是吃惊,又是诧异。心里想道:“这小子的剑法怎的越来越厉害,他这一招倘若快了半分,我的愈气穴只怕就要给他刺中了。”原来杨华在实战中顿悟上乘武学的妙理,他这一剑刺将出去,已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把蹑云剑法和孟家刀法合而为一,创出了自己的新招。

  一个是挥洒自如,一个是心虚胆怯。杨华不把强敌放在心上,剑招一变,击、刺、撩、抹、崩、删、劈、剁,无不恰到好处。真当得是:慢中快,巧中轻,行云流水,稳健轻灵!不知不觉又再斗到百招开外,洞冥子只觉自己的招数一发出去,便即受到杨华的牵制,越发胆寒。不禁倒吸一口凉气,生怕真的就会“八十岁老娘,倒绷婴儿”了。

  论辈份他是杨华的“太师叔”,他的心理是只能赢不能输的。哪知越是怕输,就注定了他非输不可!

  洞冥子心里又是焦躁,又是骇怕,猛的一咬牙根,把连环夺命剑法使得凌厉无伦,只盼能够胜得一招,保住面子,便可借口爱惜小辈,罢手不斗,不至于给盘石生笑话。以自己的轻功,料想可以安全退出这座石林。

  他要顾全面子,不知正是弄巧反拙。其实他的剑法比不过杨华,功力却是远胜。胜败的关键在于时间,要是杨华能够在气衰力竭之前,刺伤了他,他的功力多高,也是无济于事。但若他能沉着应付,多支持半炷香的时刻,杨华可就非败不可了。再不然他若是现在逃跑的话,杨华也是决计阻拦不了他的。

  坏就坏在他要顾全面子,这一轮急攻,越发激起杨华的斗志,而他所顿悟的上乘武学,也由于敌人之强,在不知不觉之间,更加发挥得淋漓尽至!

  洞冥子一口气猛攻十数招,双剑一圈,银虹暴长,把杨华的身形圈在当中,喝道:“看在你年纪轻轻,剑法也还练得不错,你肯求饶,我可以放你!”

  杨华自创新招,正在得心应手,哈哈笑道:“洞冥道长,我看你的剑法号称连环夺命剑法,却也未必就能真夺了人家性命!”笑声未已,“无名剑法”的第一式倏地又使出来。剑尖斜指上方。

  这一招虽然重复使用,但在洞冥子眼里与前却又不同。

  此时杨华站在一块石头上,地势稍高,剑尖斜指,角度恰到好处,洞冥子站在低处,只觉他的剑势斜指,一刺下来,就可以刺着自己的愈气穴或璇玑穴或阳白穴,这三处穴道都是人身的死穴!难就难在杨华的剑势捉摸不定,三处穴道似乎都可给他刺着。要是确知哪个穴道的话,以洞冥子的本领,倒是容易对付。

 洞冥子惯经阵仗,应敌的功夫确也老辣非常,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倏的一个“大弯腰,斜 插柳”,踏乾门,转坎位,双剑左右展开,保护两臂。

  他脚踏五行八卦方位,使出连环夺命剑的绝招,用来应付对手繁复多变的刺穴剑招,本来是使得极为适当的,岂知杨华这招剑法,却是各家各派所无。他这么一个变招,本来可以避开的,反而避不开了。

  杨华对石窟中的剑式图形,记得熟极如流,在第一式似是而非的“朝天一炷香”之后,跟着就是第二招似是而非的“玄鸟划砂”。“玄鸟划砂”的方位和“朝天一炷香”相反,在正面对敌交锋之际,本是绝无理由连续使用的,但杨华已是不假思索地使了出来。

  人影翻腾,剑光流散,只听一声尖叫,洞冥子左肩着了一剑,倒纵出三丈开外,他负痛狂奔,心里犹自暗暗叫声“侥幸!”侥幸没有给杨华刺着穴道,得以保全性命,逃出石林。杨华呆了一呆,转瞬之间,洞冥子己是逃得无踪无影。回头一看,那躺在剑池旁边的盘石生也不见了。原来他是在杨华刚才开始占到上风的时候,一见不妙,便即仗着熟悉地形,悄悄的从剑峰另一端出口溜走。

  杨华呆了一呆,又惊又喜,失声叫道:“原来如此!”原来他对无名剑法这两个式子,揣摩了半天,也还揣摩不出其中道理。他屡次比划,怎么也不可能一下子从“朝天一炷香”变为“玄鸟划砂”,但刚才洞冥子那么一避,转过来的方位,恰好就“凑上”了他这招“玄鸟划砂”,根本用不着他转身反手发剑。他这才懂得最上乘的剑术,不仅在于自己使得好,还要能够调动敌人。一招发出,敌人如何应付的后着,却早已在自己所算之中。当然这次还并非出于他的“所算”,而是张丹枫的“无名剑法”早已料到敌人要这么变招的。不过他懂得这层道理,剑术又是更进一重了。

  敌人已逃得无影无踪,石林重归于寂静。杨华想不到自己居然能够打败“太师叔”,一阵惊喜过后,只觉浑身无力,骨头都好似要松散一般。他躺在地上,没多久便即不省人事,昏沉沉地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清晨时分,杨华蓦地想了起来:“二师父的侄儿和那位冷姑娘不知走了没有?”

  他回到石屋,只见杂物凌乱,墙壁挖穿,显是曾经被人搜过。好在还有一些食物留下,他饱餐之后,便却去找段剑青和冷冰儿。

  踏遍石林,不见他们踪迹。杨华心里想道:“段剑青是师父的侄儿,他冒了这么大的危险,费了这么多的气力,来找寻张祖师的武功秘笈,我本来应该送给他的,现在却是没法给他了。”但跟着又想:“二师父这个侄儿心术似乎并不怎么正派,这秘笈不给他也罢,不过他昨天是受了伤的,但愿他不要给洞冥子这牛鼻子臭老道碰上才好。”

  他料理好简单的行囊,带了一袋干粮,恋恋不舍地离开石林。住了这么多年而又是自己所喜爱的地方,一旦离开,心情自是有些怅惘,又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未曾做妥似的。

  走过剑峰下面,蓦然想起:“我不愿把张祖师的玄功要诀送给段剑青,又如何可以让张祖师的无名剑法仍然留在那个石窟?”

  洞冥子和盘石生已经从段剑青口中知道这个“宝藏”的秘密,难保他们不会再来。洞冥子的本领非段剑青可比,他是可以上得剑峰的,难保他不会发现那个石窟。为了不让张丹枫的无名剑法给坏人偷学了去,杨华最后一次攀上剑峰,进入石窟,把壁上的十八个“无名剑法”的图形铲掉。

  他走出石林,三年来第一次走出石林。只见遍地阳光,外面另是一番景象。心情又是兴奋,又是有点感伤。

  他不仅是三年来第一次走出石林,而且是和有生以来过去十七年的生活告别!

  过去他虽然经历了许多灾难,先后却有宋叔叔和三个师父保护着他,但今后可是他一个人独闯江湖了。而闯荡江湖,并不是本领高强就可以应付得了的。

  “我到什么地方去呢?”眼前是明朗的晴天,但在他的心里却是不觉一片茫然了。

  本来按照他原定的计划,是要到小金川去找孟元超的。但现在清兵已经占领了小金川,孟元超不知转到什么地方,他这计划恐怕是行不通了。

  忽地他想起冷冰儿和段剑青说过的一段话,那段话是由于义军放弃了小金川,她说来安慰段剑青的。“当年他们开辟了小金川作为义军基地,以后他们还是可以开辟另一个新天地的!他们有的是丹心侠骨,还怕开创不了?”

  情况虽不相同,道理却是一样,杨华心想:“师父当年和我躲进石林,拿这世外桃源作为安身立命之所。谁知这世外桃源,也是躲避不开血雨腥风!我应该效法孟大侠他们,开创我自己的新天地。只要我立定脚跟做人,不负师父勉励我做个‘侠义道’的教训,那么,去得成小金川固然很好,去不成亦是无妨。”

  “这位冷姑娘看来倒比二师父的侄儿好得多,只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杨华迎着朝阳,浮想联翩,走出了石林,也走向了新的天地。

  冷冰儿在一条崎岖的山路上与段剑青把臂同行,这天是他们离开石林之后的第三天了。

  段剑青那天受的伤只是皮肉之伤,比较严重的是被盘石生打了一掌。好在他的内功虽然不是怎么深湛,却也颇有根底。敷上了冷冰儿的金创药,经过了三天的调治,外伤和内伤都己好了。不过当然还是不能跑得很快,在崎岖的山路上只能缓缓而行。

  想起那日之事,段剑青余悸犹存,说道:“冰妹,你冒险救了我的性命,我真不知道应该怎样感谢你才好。”

  冷冰儿笑道:“你和我还用得着客气吗?不过,说起来救你性命的可并不是我呢。我和你的性命,都是别人救的。”说至此处,不觉难过起来,笑容顿敛,叹了口气,跟着说道:“从剑峰上跳下来的那个少年不知是什么人,唉,他救了我们的性命,他自己却恐怕、恐怕 ……”

  段剑青道:“那少年的本领似乎很不错,我们都可以逃出生天,料想他也可以没事。”

  冷冰儿说道:“但愿如此。但你不知道,那个苗人是当世一个大魔头的徒弟,那个道士的本领又比苗人还更厉害。那人年纪轻轻,武功再强,恐怕也不是他们对手。他救了我的性命,我就逃走,我真觉得有点愧对他呢。”

  段剑青淡淡说道:“要怪只能怪我,是我拖累了你。”

  冷冰儿苦笑道:“话说回头,其实以我这点本领,那天就是回去,也帮不了那人的忙。不过如今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心中总是难安。”

  段剑青说道:“咱们也不知道那两个魔头要到几时方始离开石林,要打探那人的消息,也只能留待将来再说了。其实我想回石林去,比你还更心急呢。咱们白走一趟,毫无所获。张丹枫的武功秘笈,要是给别人得去,那就糟了。”

  冷冰儿道:“大哥,别要为此难过,得失有定,平安就是福了。没有秘笈,咱们一样可以过得很快乐的。还是你那句话对,一切留待将来再说吧。”

  这次轮到段剑青苦笑了,说道:“反正咱们也没办法取得秘笈,不好也只好如此了。”忽地心中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那人从剑峰上跳下来,不知他在剑峰是否业已发现张丹枫的秘藏?我当然不希望他死在那两个魔头手里,但若真的已遭不幸,倒是少了一个可能知道秘笈的人。”

  他心里胡思乱想,不知不觉踢着了一块石头,险些摔了一跤。冷冰儿连忙将他扶住,说道:“大哥,小心。”

  段剑青道:“这山路真是难行,要是有一匹坐骑,那就好了。”

  冷冰儿说道:“山路是很难行,但只要胆大心细,先不怕难,小心一点,慢慢就会习惯的。”

  段剑青笑道:“你说的话,似乎总是藏着一些道理。”

  冷冰儿笑道:“我懂得什么道理,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你看前面那个老头,他推着车子,走这山路比咱们难得多了,他可是走得平平稳稳。这还不是由于他平日走惯的缘故?”

  段剑青笑道:“你说得对,不过,我还是希望能有一匹坐骑。”

  忽听得马铃声响,冷冰儿笑道:“你刚说到坐骑,坐骑就来了。还恰好是两匹坐骑呢。可惜咱们总不能冒充强盗,抢了人家的坐骑。”

  段剑青道:“咦,这两匹坐骑,倒是罕见的骏马!”

  山路盘旋曲折,冷冰儿抬头望上去,只见两骑骏马在山路上奔驰如履平地,不由得暗暗喝彩。眨眼间,那两匹骏马已是跑近那个推车的老头。冷冰儿失声叫道:“不好!”

  那老汉推着木车弯着腰走,刚刚走到山坳转角之处,骏马奔驰,来得太快,眼看就要碰上,决难闪避!

  那两个骑者,看装束是一个军官、一个文官。军官本来是在后面的,忽地快马越过了前头,喝道:“糟老头子,给我滚开!”马鞭一挥,在间不容发之际,卷着车把手一掀,登时把车子掀翻,轰隆隆滚下山坡去了。车上载的是石灰,扬起满天灰蒙蒙烟雾。那老汉子跌在地上打了个滚,受了一点皮肉之伤,却幸而避开了车马相撞之祸。他惊魂稍定之后,痛心所受的损失,不觉哭了起来。

  冷冰儿吃了一惊,说道:“这军官的本领很是不弱!”心里想道:“可惜青哥受了伤,我一个人恐怕抢不了他们的坐骑。”

  段剑青“咦”了一声,悄悄说道:“那个文官我好像是认识的。”

  那军官怒道:“你这糟老头子真不识相,大不了倒翻几百斤石灰也值得这样伤心?我的衣裳都给你的石灰弄脏了,再哭,老子回去把你一刀劈为两段。”

  那文官似乎心肠比较好些,说道:“幸好没给石灰弄瞎了眼睛,咱们赶路要紧,饶了他吧。”

  冷冰儿“哼”了一声,和段剑青说道:“这两个家伙仗着官势欺侮穷人,我看不过眼。大哥,你躲过一边,我给那老人家出一口气。”

  段剑青忙把冷冰儿拉过一边,小声说道:“冰妹,别惹闲事。”说时迟,那时快,两骑快马,已是风驰电掣般跑到他们面前来了。

  那文官忽地勒住坐骑,叫道:“你不是段王府的小王爷吗?小王爷,你还记得我吗?”

  原来这个文官名叫金光斗。以前是大理“定边将军府”的幕客,经常在段家走动的。

  段剑青心中七上八落,只好硬着头皮和他招呼,说道:“原来是金大人。金大人,你升官了呀,恭喜恭喜!”

  那军官听说段剑青是“小王爷”,怔了一怔,哈哈笑道:“老金,你的福份可不小呀,一出门就遇上了贵人,我也沾了你的光了。”

  金光斗跳下马来,说道:“小王爷,这位是李都头。”那军官跟着下马,自我介绍道:“小王爷,幸会,幸会。我叫李大勇,是定边将军府新来的都头。”

  段剑青见他们停下来,不觉越发心慌。强自镇定,说道:“两位太客气了,请上马吧。别耽误了你们的公干。”

  金光斗道:“不忙,不忙。难得在这里碰见小王爷,我还有话要向小王爷禀告呢。这位姑娘是……”

  段剑青道:“她是我的表妹。舅舅只有她一个女儿,因此自小把她当作男儿看待。恐防世道不好,也曾叫她练过几天武艺。”他见金光斗的目光似乎很注意冷冰儿腰悬的佩剑,是以抢先给她解释。冷冰儿暗中打定主意,要是他们盘根问底,自己躲不过去的话,便即先发制人。

  好在他们虽然有几分怀疑,却没盘问下去。金光斗道:“小王爷,你离家有三年了吧,我记得那年韩将军被人暗杀,事件发生的前一天我还见过小王爷的,后来就听说小王爷出外远游去了。今天恰巧是韩将军三周年的忌辰。”

  段剑青心头“卜通”一跳,想道:“来了,来了!”要知三年前那桩轰动一时的暗杀案件,正是和他有关。联手刺杀那个姓韩的“定边将军”的人是程新彦父女和武端兄妹,而当时武端正是住在他的家里。第二天御林军官西门的和“将军府”一个卫士队长来他家查案。又是给他的叔叔段仇世和武端兄妹杀掉的。

  段剑青强笑说道:“不错,我就是因为大理的治安太坏,当时也不知会闹到什么地步,是以方才离家避乱的。”

  金光斗道:“现在好多了。朝廷派来了一位丁将军。这三年来地方上连一件盗案都未有过。”

  段剑青道:“哦,治理得这样好吗?真是难得!”

  金光斗笑道:“其实要地方平安,也没别的法门,只须严刑峻法就行了。丁将军颁下严令,偷了值一两银子的小偷就斫掉一条手臂,值五两银子斫掉双手,值十两银子以上的就斩首示众。哪里还有人敢再抢再偷?”

  冷冰儿气得牙痒痒,心里想道:“这正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偷了一点东西的穷人要斩首示众,搜刮民脂民膏的大官却是袋袋平安。”心里顾忌段剑青伤还未好,动起手来对他不利,只好隐忍不发。段剑青勉强笑道:“原来如此。”

  金光斗继续说道:“小王爷,你现在回去,包管可以过太平的日子了。丁将军也很想你小王爷回去呢。有小王爷在大理,帮他的忙,朝廷的政令也容易推行得多。”

  段剑青说道,“金大人说笑了,我最不会应酬,哪懂得帮官府的忙?丁将军那样能干,也用不着我来帮忙呀!”

  金光斗道:“不然,不然。你们段府在大理素有威望,只要你回去坐镇,就已经是帮了官府的忙了。有一件事我还未告诉你,你不在家的时候,丁将军对你的王府保护得很周到,丁将军真的是十分希望你回去的。”

  段剑青不可置否,换过了话题笑道:“金大人,恭喜你在将军府得意!这次和李都头出来,想必是有紧要的公事办了,我可真不敢耽误你们啦。”

  金光斗得意洋洋他说道:“也没有什么得意,多蒙了将军看得起我,给我补个实缺,充当文案罢了。我和李都头是奉命到小金川投送公文的,不过是例行的公事。”冷冰儿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忽他说道:“小金川不是在打仗吗?”

  金光斗道:“不,早已打完了。你有亲戚在小金川吗?”对冷冰儿的关心小金川战事,不觉有点奇怪。

  冷冰儿道:“我的奶妈有个儿子在小金川当差,她前去探亲,官兵却不许她入境。我只道还在打仗呢。”

  李大勇听金光斗和“小王爷”谈话,插不进口,心中颇为气闷,此时乘机便出风头,说道:“姑娘,你有所不知,小金川以前是叛贼的巢穴,如今虽然全境都给官军占领了,戒备仍是不能放松。据我所知,不但老百姓不能随意进出,就是投递普通公文的也只能在边境的哨所放下。”

  冷冰儿道:“这么说,你们也不能进小金川了?”

  李大勇正是要她问这句话,笑道:“你是小王爷的表妹,说给你听不打紧。不瞒你说,我就是没有公文投递,也可以自由进出。金大人和我一起,他也可以进去的。”话中不啻向段、冷二人暗示,他的身份其实要比这个姓金的官儿高得多。金光斗勉强笑道:“这位李都头以前是在御林军当差的。”

  这次轮到李大勇大为得意了,接下去便说道:“这次在小金川做军官的有我的许多老同事,我虽然调来大理,在御林军的名册上也还挂有名字。在御林军当差的奉派出外,都有一面腰牌,即使旧同事未必全认识我,见了腰牌,也会让我自由出入。”

  金光斗听到他夸耀自己的身份时,不觉皱了皱眉,但也没有说话。

  冷冰儿暗地留神段剑青的面色,段剑青也刚好在这个时候,对她皱了一皱眉头。

  冷冰儿笑道:“可惜你的腰牌不能借给别人。”

  李大勇道:“你这个奶妈的儿子姓甚名谁,在小金川什么地方得意?”

  冷冰儿胡乱捏造了一个假名,说道:“我只知道他是在小金川当差,却不知是在哪个衙门。”

  段剑青道:“金大人,多谢你的关心。时候不早,咱们都该走了。待你回到大理,我再替你接风吧。”

  金光斗喜道:“小王爷,这么说你是准备回家了?”

  段剑青道:“我是离乡避难的,如今故里升平,你们的丁将军又特加垂注,招我回去。我是倦鸟知还,也想回家过过太平日子了。”

  金光斗道:“对,还是回家的好,你一回去,丁将军必定欢迎。”忽地又问道:“小王爷,你和令表妹怎的不备车马,不嫌山路崎岖么?”

  段剑青笑道:“我喜欢游山玩水,骑上了马,岂非变成了走马看花,没什么意思了。”

  金光斗道:“原来如此,小王爷真是雅人。好,那咱们在大理再见吧。”

  金光斗和李大勇去得远了,段剑青埋怨冷冰儿道:“冰妹,你哪有什么奶妈的儿子在小金川?刚才我真是怕你胡乱说话,引起他们的猜疑呢。”

  冷冰儿笑道:“刚才要不是你的眼色止住我,我还想抢他们的坐骑和腰牌呢。”

  “幸亏你没乱来,否则这麻烦可就大了。”

  “有甚么麻烦?不瞒你说,我刚才只是怕杀不掉他们。”

  “你若是杀了他们,我可是别想再回大理了。”

  冷冰儿怔了一怔,说道:“你当真想要回家?”

  段剑青点了点头,说道:“小金川已给清兵占领,你也没有什么地方好去。不如和我回家,暂住些时。”他见冷冰儿面有犹豫之色,跟着再说道:“你别误会我是贪图过舒服的日子。我想养好身体练好武功,再与你闯荡江湖。”

  冷冰儿叹口气道:“我也希望你有个安静的地方调养一些日子,却不愿你冒险回家。”

  段剑青道:“不瞒你说,我本来是不敢回家的。但在碰见了这两个家伙之后,我倒是没有顾虑了。”

  冷冰儿道:“什么,你相信他们的‘好话’?也相信他们那个丁将军的‘好意’吗?”

  段剑青道:“不是相信他们,我相信他们的将军不把我再当疑犯!”

  “你指的是暗杀前任那个什么叫‘韩将军’的案子?”这件案子和第二天在段剑青家里发生的事情,冷冰儿是曾经听他说过的。

  段剑青道:“不错,照刚才的情形看来,秘密并没泄露。那个继任的丁将军,显然对我也是并没怀疑。”

  “何以见得?”

  “那军官能用马鞭掀翻车子,本领委实不弱,对吗?”

  “不错。我刚才不敢抢他,就是恐怕打他不过,连累了你。”

  “他也未必知道咱们真正懂得武功,在他眼里,定然不把咱们放在心上,对吗?”

  “这又怎样?”

  “可是他们对我却是那么恭敬。”

  冷冰儿笑道:“因为你是‘小王爷’呀!”

  段剑青皱眉道:“你这样聪明,怎的还未想到!”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因此得到证明,证明他们没怀疑你。”

  “是呀,他们若是稍有怀疑,这是陌路相逢,还肯放过我吗?恐怕一见面就要动手拘我了。”

  “你的话未尝没有道理,但焉知他们诱你回去,不是另有什么阴谋诡计。”

  段剑青笑道:“冰妹,你总是这样多疑,我看不会有什么危险的。离家三年,说实话,唉,我也很想回去看一看了。”

  冷冰儿踌躇莫决,半晌说道:“你瞧那个老汉还在那里哭呢,真是可怜。”

  她突然换了话题,段剑青不觉怔了一怔,说道:“好,那咱们过去送他几两银子吧。”冷冰儿道:“对,咱们先做了这件好事,然后从长计议。”

  不料那老汉却不要他们的银子。

  冷冰儿道:“我们是诚心诚意送给你的,你为什么不要?”

  那老汉道:“只有官家向老百姓伸手要钱,哪有反而送钱给百姓的?”

  冷冰儿恍然大悟,说道:“哦,敢情你是看见那两个官儿和我们站在一起说话,就以为我们也是‘官家’了?其实我们和你一样,都是百姓!”

  老汉哪敢相信?虽然他没有听见金、李二人把段剑青叫做“小王爷”,但他们对段剑青那样毕恭毕敬的态度,他却是看见了的。

  冷冰儿道:“不错,他们是想巴结我这朋友,其中另有原因,你无须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和你完全一样,讨厌他们痛恨他们。他们那样欺负你,我见了也冒火。你放心,银子收了,决不会有甚麻烦!”便把银子放在他的手心,也不理他要不要,和段剑青便离开。老汉想要还给他们,哪里还追得上?捧着银子,只是发呆。

  段剑青满怀不悦,过后说道:“那老汉也真是的,他业已身无长物,我们送银子给他,难道还会算计他吗?”

  冷冰儿说道:“他是给官家欺侮惯了,即使不以为我们算计他,也会以为我们要戏弄他啊!”接着笑道:“一个没有什么见识的乡下老汉也知道不能相信官家,青哥,你怎么反而相信他们了?”

  段剑青呆了一呆,笑道:“冰妹,原来你是绕着圈子和我说这一句话。”

  金光斗此时也正在埋怨李大勇。

  “李都头,我知道你是御林军军官,可你在我面前逞威风不打紧,何必把自己的秘密说给不相干的人知道?”

  “你不是说丁将军很看重这位‘小王爷’吗?”

  “话是这样说,其实……”

  “其实什么?”

  金光斗瞪他一眼,说道:“你的口太没遮拦,我可不敢告诉你。”

  李大勇笑道:“丁将军或许有‘借重’这位‘小王爷’之处,其实也不是什么‘看重’他的,对吗?”

  金光斗道:“原来你也不太糊涂,那你知道就好。”

  李大勇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故意向他们泄露的原因吗?”

  金光斗怔了一怔道:“这么说,敢情你是另有用心?”

  李大勇道:“当然,我是试探他们的。你以为我只是有勇无谋么?”

  “试探什么?”

  “那位‘小王爷’身有武功,那个女的恐怕比他还更厉害,你知道么?”

  “真的,这我倒瞧不出。”

  “段剑青的叔叔段仇世在江湖上大大有名,听说他和小金川几个‘匪首’还是有来往的呢,你知不知道?”

  金光斗道:“段仇世因练武和老王爷闹翻,我是知道的。江湖上的事情,我就没有你知道得清楚了。你听来的消息可靠么?”

  李大勇卖个关子,笑道:“消息的来源,我也不能告诉你。总之,既有这样的风声,我就不能没有怀疑了。”

  金光斗心里很不高兴:“我知道的恐怕比你还多,你不和我说实话,我也不会完全告诉你。”当下故意说道:“但大理的人都知道,这位小王爷和他的叔父可没有什么关连。而且段府虽然早已是过气的‘王爷’,在大理也还颇有声望,知府大人和将军多少也得尊重他家几分的。”

  李大勇道:“是呀,所以我才要试探这位‘小王爷’,刚才我故意泄露秘密,就是想引他们来抢我的这面腰牌。他们一动手,那就不用说定是小金川的‘匪党’了。”

  金光斗道:“可惜他们没有动手。”

  李大勇说道:“那对我也没什么妨碍,咱们的马跑得这样快,腰牌的秘密纵然给他们知道,他们也总不能找另外的同党来追上抢去腰牌。”

  金光斗不由得对他另眼相看,笑道:“依你老兄的本领,有人来抢,你也不怕。”

  李大勇道:“好在这位小王爷肯回大理,这次找不到凭据,以后咱们还可以找。”

  金光斗忽道:“你想找凭据那也不难!”

  李大勇愕了一愕,连忙说道:“你知道为何不早说?”

  金光斗道:“不是我信不过你,咱们发个毒誓,从今以后,有福同享,有祸同当,我就告诉你。”

  李大勇笑说道:“金大人,你的心眼儿真多。好,咱们结为兄弟,共死同生,大家都说实话!谁若背誓,死于非命!”心想:“我的武艺高强,别人想杀我可没那么容易的。”

  金光斗也有他的想法:“我是文官,不用打仗。死于非命的机会总比你少得多。”

  两人发过了毒誓,金光斗这才说道:“暗杀前任韩将军的那件案子,这位小王爷很有嫌疑。”

  李大勇道:“你怎么知道?”

  “刺客之中有一对少年兄妹,我曾经在段家见过。”

  “那你为何不向丁将军告密?”

  “将军府出事那晚,我不在场,刺客的形貌,只是听得卫士说的。”

  “哦,所以你不敢断定那一男一女是否就是你在段家见过的那对兄妹?”

  金光斗道:“是呀,兹事体大,我不过是个小小的文案,没有拿到段家把柄之前,便去告密,倘若给丁将军说我是捕风捉影,叫我如何能吃得消?何况这位小王爷又不在大理,丁将军也是没法将他捉来,让我和他对质。”

  李大勇道:“那么这位小王爷现在回大理了,你不是可以举报了吗?你想法找他的把柄吧。”

  “把柄我是找得到的,但要你的帮忙。”

  “要我如何帮忙?”

  金光斗沉吟半晌,说道:“咱们将来从小金川回到大理时,要是这位小王爷还在家中,你扮作蒙面贼晚上到他家去,将他捉来给我,我有办法套出他的口供。”

  李大勇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担的风险太大。”

  “你放心,我有把握叫他从实招供,即使我搞错了,也不会连累你。但事成之后,功劳大半却是你的。”

  李大勇情知他的说话不尽不实,想道:“看来他是已经拿到了段家的把柄,但不知为了何因,定要得到段剑青亲笔招供,方敢举报。但既有这飞来的好处,我也不必盘问他了。”当下笑道:“金大哥,咱们现在是结拜弟兄,有福同享,有祸同当,你既然成竹在胸,小弟就听你的。”

  李大勇猜得不错,金光斗之所以不敢告密,确实是有难言之隐。原来将军府的地图,就是他画给武端兄妹的。那天晚上,他和另一个姓钱的候补官儿,在客店里给武端兄妹活擒,迫不得已画图以献。他若告密,恐怕会给查出这件事情。但如今事隔三年,武端兄妹早已到了小金川,决不会再回大理,揭破他的秘密,他自是不怕单独对付段剑青了。

  合伙图谋段剑青的事情商量妥当之后,金、李二人都是得意非常,哈哈大笑。

  哪知笑声未绝,忽听得有人喝道:“好呀,你们干的好事,给我滚下马来!”

  声到人到,路边山脚的茅草丛中突然跃出一个少年,把手一扬,李大勇连他发的是什么暗器都未看得清楚,跨下的骏马已是猛的一跳,把他抛下马背。

  金光斗的情形比他更槽,跌下马背,打了几个滚,发出一声惨叫,寂然不动,看情形竟是摔死了。

  那少年双手各执绳缰,把两匹马系在路边的一棵树下,拍了拍手,笑道:“这两匹坐骑倒是不错!”

  李大勇毕竟是个高手,虽然猝不及防摔倒,一个鲤鱼打挺,便即翻起身来。不过他见这个少年如此了得,一时之间,倒是不敢上前。

  他在打量这个少年,这个少年却是先来“招惹”他了,“把腰牌给我!”那少年喝道。

  李大勇怒道:“哪里来的小贼,如此大胆!”

  少年笑道:“你们这两个家伙,居然想要谋财害命,胆子也是不小呀!”

  李大勇面上变了颜色,喝道:“你这小贼,胡说八道!你,你知道了一些什么?”

  那少年笑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刚才鬼鬼祟祟的商量什么,嘿嘿,对不住,我都听见啦!”

  刚才李大勇和金光斗商量妥当之后,骑上马走了一程方才碰见这个少年。李大勇惊疑不定,想道:“刚才路上分明没有人,他躲在哪里偷听?即使他的轻功真有神出鬼没之能,也决不能跑得比我的坐骑还快呀。”他哪里知道,这个少年其实只是偷听了他们和段剑青的那番说话,只知道他们是千方百计想把段剑青骗回大理,至于“图财害命”云云,则是这个少年据理推测,猜想到的。

  李大勇惊疑不定,对这少年也是有点忌惮。但阴谋已给对方揭破,无论如何,也是非得杀人灭口不可了。

  “老弟,咱们有话好说。你想要什么,咱们商量。”李大勇口中说话,手中捏着的暗器突然发出。他射出的是两枚透骨钉,只听得“叮叮”两声,也不见那少年动手,两枚透骨钉打着了他,却插不入他的身体,跌了下来。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