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 牧野流星
  • ……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牧野流星   作者:梁羽生

第三回 石窟宗师留秘笈
    林中情侣觅亲人

  原来在这生死决斗之中,洞玄子给段仇世以绵掌击石成粉的功夫,在他胸膛重重击了一掌,本来插在他的胸口那半截断剑,也给掌力拍得全插进去,直没至柄。洞玄子倒在血泊之中,显然已是一命呜呼。但他临死之前那凌厉的一击,拂尘也打着了段仇世,段仇世的面上布满一条条的伤痕,额骨亦已破碎。

  杨华大惊之下,也不知哪里来的气力,飞快的跑回师父的身边,叫道:“师父,你怎么啦?”他知道师父必定是随身携有金创药的,当下抱住师父,便来搜他的金创药。

  段仇世轻轻将他推开,惨笑道:“华儿,我不行啦,你快去帮忙你的三师父吧!”

  丹丘生和阳继孟的拼斗,此时也正好到了生死关头!他以一掌抵着阳继孟的双掌,左手提起剑来,缓缓的向阳继孟的咽喉刺去。阳继孟对着明晃晃的剑尖,竟似视而不见,上半身纹丝不动。但说也奇怪,那口剑提在丹丘生手中就好像提着千斤重物似的,向前移动半分,也要用极大的气力。

  原来他们此时已是拼斗内力,力强则胜,力弱则败,那是丝毫也不能取巧的。丹丘生虽然只用一只右手抵挡对方双掌,但这只右手,已是集中了他全身的气力。阳继孟第八重的修罗阴煞功何等厉害,他用于右掌的内力稍减一分,只怕未能杀掉阳继孟,就要先毙在阳继孟的掌下。

  双方功力恰好是八两半斤,任何一方,只要有人帮忙,哪怕是一个小孩子,也能够取了对方性命。

  杨华呆了一呆,不知是去先帮三师父的好,还是先给二师父治伤的好。二师父伤得这样重,只怕流血不止,那就有死无生。

  段仇世嘶声叫道:“你还不去?”杨华一咬牙根,摇摇晃晃地移动脚步。想要跑得快一些,不料欲速则不达,忽地一跤摔倒。

  杨华忍痛跃起,又再前行。只见丹丘生的剑尖已堪堪指到了阳继孟的咽喉,阳继孟头颈一侧,剑锋在他颈核下面划过,登时血流如注。杨华心头大喜,只道丹丘生就可杀了这个魔头,哪知丹丘生和阳继孟同时大叫一声,竟然一齐跌倒!杨华这一惊之下,跟着也跌倒了。他早已心力交疲,这一跌登时不省人事。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杨华迷迷糊糊中只觉身子发热,渐渐醒了过来。

  眼睛张开,只见两个师父都在他的身边。一个用掌按着他的胸膛,一个用掌抵着他的背心。原来他们正在使用残存的真气,输入杨华体内,替他医治内伤。

  杨华叫道:“师父,你,你们……”丹丘生道:“别说话!”杨华眼光一瞥,只见欧阳业和洞玄子倒在地上,动也不动。稍远处阳继孟靠着一棵大树,双目紧闭,脸上血色全无,也不知是死是活?

  过了一会,丹丘生方始微笑说道:“好了,华儿这条小命总算捡回来了。”笑声中身体软绵绵的向下弯,段仇世的情形和他完全一样,双手一松,突然两个人都倒在地上。

  杨华大惊说道:“师父,你怎么啦?”一手拉丹丘生,一手拉段仇世,却是拉不起来。

  丹丘生道:“你放心,阳继孟所受的伤决不在我之下,我若是活不成,这魔头也是决计不能活在世上!”

  杨华听他说“你放心”,只道师父的伤并没他想象那般严重,听完之后,方始知道原来还在自己估计之上。杨华颤叫道:“不,不,师父,你、你们不、不能死!”

  丹丘生笑道:“人谁无死?只要死而无憾,那就是值得了。如今没有多少时候了,你附耳过来,我有话吩咐你。”说到后面,已是气若游丝。

  杨华慌得六神无主,只好把耳朵凑到丹丘生口边,听他说道:“我身上有我毕生心血写成的本派武学精义,我本想托你的二师父带给本派掌门的,现在只能传给你了。但掌门师叔是不会认你作本派弟子的,你也不必交给他们,就自己另开一派吧!还有……”

  杨华正在凝神静听他“还有”什么,忽觉段仇世使劲拉他,丹丘生道:“对,我忘记了你的二师父也有话要吩咐你,你先听他说吧。”

  杨华一看二师父的伤比三师父还重,当下心如刀割,弯下腰听段仇世说话。

  段仇世断断续续说道:“记着,要练成孟家刀法。孟元超,他,他是你的……”原来段仇世忽地想起杨牧还在世上,杨华与他迟早也会相逢。那时只怕杨华不会相信孟元超的话,仍然要把杨牧当做父亲。而自己又已死了,没有可令杨华最能相信的人作证。是以他必须在临死之前,把秘密告诉杨华。可惜正在说到最紧要的关头,他已是油尽灯枯。

  杨华怔了一怔,问道:“孟元超是我的什么?”

  杨华问了两次,听不见段仇世回答,一探他的鼻息,方才知道,师父不知是什么时候,早已断了气了。

  杨华一惊非同小可,回过头来,叫道:“三师父,三师父!”只见丹丘生灰白的脸上挂着笑容,但那笑容却好像“凝固”在脸上似的,令人不禁有毛骨悚然之感。杨华惊上加惊,抱着师父用力的摇,叫道:“三师父,三师父,你不是还有话要和我说么?”忽地一股寒意直透心头,原来丹丘生的身体竟是冷若坚冰,不知什么时候,也已死了。

  片刻之间,失掉自己两个最亲爱的人,本来已是心力交疲的杨华,哪里还能支持得住,心中一片茫然,欲哭无泪,陡然间只觉地转天旋,登时不省人事。

  待到杨华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早上了。阳光射入石林,把剑池映得一片金碧。池畔的野花迎风摇曳,在剑峰上栖息的鸟儿正在离巢。一切都是这么宁静,哪里像是曾经沐浴过血雨腥风。

  杨华定了定神,从迷糊中完全清醒过来,记起了昨日的事情,肝肠寸断,心想:“两位师父已经惨死,我应该让他们早早入土为安。”

  不料当他找寻师父的尸体时,不但段仇世和丹丘生两人的尸体不见,阳继孟、洞玄子和欧阳业这三人的尸体也是全都不见了。

  杨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呆了好一会儿,心想:“难道昨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恶梦么?”

  他清楚记得,二师父和三师父是倒在剑池旁边,并排一起的;洞玄子胸口插着断剑,倒在稍远的地方;欧阳业是死在一块岩石下面;阳继孟则是靠着一棵松树紧闭双目的。但现在这一切都像幻景一样,都消失了。

  “难道阳继孟还没有死,他把尸体都搬出去了?”

  但跟着再想:“三师父和我说过,阳继孟受的伤决不在他之下,他若是活不成,这魔头也非陪丧不可。三师父是要我安心在石林练好武功,决不会说假话来安慰我。而且,即使阳继孟侥幸没有死掉,要跑出石林亦已艰难,哪里还有力气搬走尸体?再说他搬走尸体又为的什么?”

  杨华抱着万一的希望,大声叫道:“二师父,三师父!”希望奇迹出现,他的二师父和三师父还没有死。

  剑峰上的鸟儿给他吓得展翅高飞,但石林里除了鸟声之外,就只有他自己的回声了。

  奇迹没有出现,但地上一滩滩的血迹倒是给他发现了。显然这是昨日那场恶斗留下的血迹。有敌人的,有师父的,也有他自己所流的鲜血在内。他揉了揉眼睛,看了看遍地阳光,看了看地上的血迹,当然不是梦了!

  忽然他的目光给一样事物吸引,那是放在石台上的一本书。昨晚二师父和三师父就是把酒坛放在这个石台上喝酒的。酒坛在石台底下碎成片片,石台上却多了一本书。他拿起来一看,正是丹丘生所写的崆峒派武学精义,丹丘生临死之前,说要传给他的。

  怪事接连发现,杨华心里又有了一线希望:“三师父倘若被人所害,那个人又怎会把这本书留下来给我?这件怪事终须有水落石出之时。”再想:“但愿两位师父还在人间,但不管他们是生是死,我总不能辜负了他们的期望,辜负了他们以绝技相传的苦心!”

  有了希望,悲痛稍减些,杨华检查身上的东西,段仇世给他的那本“孟家刀法”,也还是在他的身上,并没遗失。

  随后两天,杨华搜遍了整个石林,什么人也没有发现。石林倘若没有熟悉地理的人做向导,那是不容易进来的。杨华自思:仇家之中,最熟悉石林地理的是阳继孟,这魔头纵然侥幸未死,最少也得养伤几年。又即使有别的仇家能够闯入石林,他打不过也可仗着熟悉石林的地形躲避。于是便放心在石林住下,遵守两位师父的“遗嘱”,苦练武功。

  丹丘生积下的余粮足够他一年食用,在石林里还可以捕鱼猎兽,日子完全可以过得和从前一样。

  杨华先练孟家刀法,打开了那本书,只读了两页,却又发现了一件怪事。

  第一章是“总纲”,开头写道:“快刀要义,以我为主。以‘嫩’辅‘老’,以‘急’辅‘迟’。以静制动,以客犯主,此为变格,亦须熟悉。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要旨仍在一个‘快’字。但主客易势,动静得宜,必须审情度势,不可墨守成规。”

  杨华武学已有根底,读来并不难懂。不过什么“嫩”“老”“迟”“急”等等术语,却是不懂。

  好在第二页就是对上面这段话的注解,纸质不同,墨色也比前一页“新”得多,看来乃是后人添注的。奇怪的是:写上注解的那个人的书法,杨华竟是似曾相识!

  最初杨华尚未注意,只是津津有味读那注解,懂得了“嫩”是以刀尖接触对手的兵器,“老”是以刀柄砸磕;刀柄磕托稍慢为“迟”,刀尖先迎为“急”。

  注解不单解释“术语”,还有注解者本人的心得,如:“嫩须轻灵,老须用劲。急防躁进,迟防生变。主客易势,当在敌方攻势最急之时出其不意行之。”等等。注解的文字写得密密麻麻的,比正文还多。

  杨华茅塞顿开,大为欢喜,心里想道:“这些刀法上的精义,用在剑法上大概也是可以的。看来上乘的武学似乎都是殊途同归。”忽地心念一动,不觉咦了一声,想道:“这人的笔迹,我好像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

  “孟家刀法”每一页的后面,都插有纸质不同的另一页写上添注。杨华起了疑心,不先练那刀法,先把每一页的书法仔细察视。越看越觉得熟悉,但却想不起来。

  他在剑池旁边低首沉思,“这是孟家刀法,添加注解的人最可能的当是孟元超了。孟元超我见也没有见过,焉能熟悉他的笔迹?”

  池中出现他的影子,杨华忽地想起小时候母亲和他在北戴河上泛舟的情景。不禁心痛如绞,想道:“爹爹对我虽然也好,总是不及妈妈的好。她不但自小教我武功,读书写字,也都是她一手教的。唉,想不到我和她已是永无见面之期了。我必须听二师父的吩咐,练好武功,为她报仇,管它这些字是谁所写,我还是先练好刀法吧。将来见了孟元超再问他也还不迟。”

  他本来决定不去思索那是谁的笔迹了,但当他想起母亲教他写字之时,突然心念一动,恍然大悟,跳起来叫道:“这是妈的笔迹!”

  但他想了起来之后,却是不由得更奇怪了:“妈怎会懂得孟家刀法?要说她是给孟家的人抄的吧,难道她认识孟元超?孟元超又怎会那样相信她,把家传的刀法给她看,还请她代抄自己所领悟的武学精义呢?”他把孟家刀法翻来覆去的仔细看几遍,注解文字的笔迹确实是她母亲的。当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杨华没有看错,那些注解的文字确实是云紫萝替孟元超抄的。那时他们正是一对少年情侣。

  杨华满腹疑团,隐隐感觉到母亲和孟家定有渊源,当然他还是做梦也想不到他是孟元超的儿子。

  最后杨华想道:“反正我是要去找孟元超的,见了他自然知道其中原故。何必现在去想这想不通的事。”

  杨华自小得名师指点,资质又极聪颖,苦练孟家刀法,不到半年,便已纯熟。比段仇世估计的所需的一年时间少了一半。

  跟着再练丹丘生传给他的崆峒派武学精义,这是他的本门学问,上手更快。不过对深奥的武功,当然还是不能一学就会。练完这本秘笈,不知不觉已是过了将近一年了。

  在苦练本领、琢磨上乘武学的这一年当中,最令他困惑的是,怎样才能将两种上乘的武学融会贯通?

  他已经领悟到孟家刀法可以用到崆峒派剑法上来,但这两门的武学却是有独特之处,例如孟家快刀以快为主,崆峒剑法则以闲雅舒展为主,路数不同,招法大异,甚至有相反的。怎样才能相反相成,合而为一呢?杨华毕竟火候未到,可是难于自己揣摩出来的。

  但虽然如此,在这一年过后,他的武功已是突飞猛进,远非从前可比了。

  还差七日未满一年,他准备满了一年,便即离开石林。他在石林住了几年,一旦就要离开,自是不免对这名山胜地,颇有恋恋不舍的感情。于是在这七天当中,他抛下武功,到处游玩。

  这一日他在剑池里洗了个澡,游兴正浓。在剑池上来之后,抬头看那剑峰,“剑峰”二字,相传是明代的天下第一剑客张丹枫所书,铁划银钩,写得十分有力。

  杨华看得心神如醉,似乎张丹枫的书法也有可以和剑法共通之处,忽发奇想,要跑上剑峰摸一摸张丹枫的书法。还想看一看是不是可以把它拓下来。

  剑峰峭立如笔,字刻在一块平滑如镜的岩石上,下面绝无可以立足之处,也不知张丹枫当年是怎样写上去的。

  这样险峭的剑峰,猿猴也难爬上。但已是难不到武功突飞猛进的杨华。他以壁虎游墙的上乘轻功爬到那块岩石下面,把准备好的一条绳子缚在剑柄,宝剑插入岩石,绳子的一端缚在腰间,身子悬空,摸张丹枫所题的“剑峰”笔划,默想其中可以和剑法共通之处。

  “峰”字最后一笔像一柄利刃似的直拖下来,但中间却有个小小缺口,笔势不能连续,杨华觉得有点奇怪:“张丹枫写这个字为何不作兴一气呵成呢?”

  杨华把眼睛贴近缺口往里张,只见黑黝黝的竟是一个不知有多深的山洞。好奇心起,用力一攀那块凸出来的石笋,忽听得轧轧声响,刻有“剑峰”两字的那块大石忽地似磨盘转过一边,出现了一个比海碗还要大的洞口,已经是容纳得一个人钻进去了。杨华拔了一些茅草堆在洞口,用随身携带的火石点燃,让洞中冲出一股秽气去净。然后下去拿了火把,方始入洞探险。

  入口虽狭窄,里面则甚开阔,杨华走过一条长廊,忽地眼睛一亮,只见一张白玉供桌,桌上写有几行文字。这张玉桌,竟是整块通体晶莹的白玉造成的。玉石不奇,但这样大的一块白玉,可是无价之宝。

  供桌后面的石壁上有个中年书生的画像,丰神俊秀,栩栩如生。左下角写有几个小字:“天顺七年化外之民张丹枫自画像。”

  “天顺”乃是明代第六个皇帝明英宗朱祁镇的年号,(按:明英宗登位时的年号为“正统”,其后改为“天顺”,天顺七年即公元一四六三年。)距杨华发现画像之时,已有三百多年。杨华站在这一代武学大宗师的画像之前,不由得肃然起敬。

  回过头来,再看白玉供桌上写的几行文字。四行大字写的是:“入得此门,与我有缘。愿作我徒,戒律必遵。”另一边写有密密麻麻的十条戒条。下面有一行小字,写的是:“拜师之礼,每读戒律一条,叩头十响,必须用力。”但供桌上却不见有什么拳经剑谱之类。

  杨华心想:“我并不贪图绝世武功,但这位前代大侠却是值得我向他磕一百个响头,尊他为我隔世师尊。”

  那十条戒律只有第一条有点特别,其他九条,则是名门正派常见的戒律,不外乎“不许恃强欺人,不许奸淫掳掠,不取不义之财……”等等。第一条却是:“不作大明臣子,但遇外敌入侵,可为大明出力。”原来张丹枫的祖父乃是和明代始祖朱元璋争夺江山的张士诚,张士诚和朱元璋在长江一战,兵败沉江,故而张丹枫留下戒律,以不做明朝的官列为首要。怎料到有人发现之时,早已是改朝换代了。

  杨华心想:“我当然不会做官。但这条戒律的主旨乃是要抵抗外敌的入侵,如今是满洲鞑子霸占了汉人的江山,根据这一条的道理,我就该和侠义道一起反抗清廷,这正是我今后该做的事。”

  其他九条,更是任何一个正派的人应当遵守的立身处世的道理,杨华当然依得。于是毫不踌躇的便跪在张丹枫的画像之前磕头。由于他对这位一代武学宗师的仰慕乃是发自内心,因此不折不扣的依照张丹枫遗嘱吩咐行拜师之礼,每读一条戒律,用力磕足十个响头。读完十条戒律,磕足一百个响头,磕得额角都肿起来了。

  忽地奇迹出现,只见他跪下磕头之处,地面凹陷,裂开了一个山洞,隐隐透出宝光。杨华挖开泥土一看,地下藏的是一个玉匣,四角嵌有四颗明珠。杨华这才知道,张丹枫要他磕这一百个响头,磕得原来大有道理。打开玉匣一看,里面藏的一本书,封面题的是“玄功要诀”四字。

  杨华得两个师父传他的刀法剑法,对于临敌的招数所知已是甚多,但上乘内功如何修习却是未知。小时候父亲和段仇世虽曾传授过他一点入门的练功法子,后来丹丘生也教过他一些吐纳功夫,但他两位师父的内功都是介乎邪正之间,不能说是上乘的正宗内功心法。张丹枫留下的这本“玄功要诀”,显然是他毕生武学精华之所聚的上乘心法了。

  杨华想道:“张丹枫是一代武学宗师,他的内功心法不知如何深奥?”果然一开头他就不懂。“子曰: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岂能出于理、气、象乎?”文字的意思,他是大致懂的,但这几句说得太“玄”,他却不知与武学有何关系,心想:“孔子哪懂内功,为何引他的话?”

  再读下去,这才知道与武学有关。书中写道:“象者拳之形也;气者拳之势也;理者拳之功也。理气象备,举手投足,无不逾矩。”跟着把阐发这几句话的道理解释得清清楚楚,亦即是修习上乘内功“心法”了。杨华细细咀嚼,越读越是有味。只觉书中的解释,和自己曾经学过的有些地方也可以触类旁通,那是一点也不玄了。“玄功要诀”讲的都是武学基本原理,虽然只是十数页的薄薄的一本书,已是包罗万象。他以前的所学和这本“玄功要诀”比起来,有如小溪之比大海。

  不知不觉翻到最后一页,最后一行写的是:“心法领悟,可以入内室钻研无名剑法。”杨华心里想道:“玄功要诀,精深博大,要说领悟,谈何容易?但我在石林可是不能久留,还是先去看看无名剑法吧。”又想:“剑法名为‘无名’,倒也特别。听说张丹枫是天山派的始祖,为什么不叫做天山剑法呢?”

  杨华踏入山洞的最前一间石室,只见两边石壁画满图形,共有一十八个,画的都是各种使剑的姿势。

  但只有图形,却没有文字。杨华留心细看,第一个图形像是“朝天一炷香”,但这个剑式,剑尖是笔直的指向天空的,壁上的图形剑尖虽也上指,却是斜指。从侧面的某个角度看来,剑尖倒似乎指向站在下首的敌手了。第二招像是“玄鸟划砂”,但仔细看时仍是不像。而且“玄鸟划砂”乃是转身以反手发出的剑式,杨华试一比划,根本就不可能一下子从“朝天一炷香”变为“玄鸟划砂”。

  其他各式剑招,情形都是类此。看来像是某一普通剑式,细看又不相同。甚至有若干剑式,左看像是甲派的招数,右看像乙派的招数,正中间看又像丙派的招数的。而且十八个图形,剑势都不连续。杨华看得莫名其妙,想道:“这个剑法可比玄功要诀更难懂了,连招式的名字都没写上,怪不得叫做无名剑法。”

  原来这是张丹枫晚年所创的剑法,已是在他开创天山派之后许多年的事情了。其时他的爱妻云蕾已死,他的掌门弟子霍天都已足以支撑门户,于是他遂重履中原,最后回到他与云蕾少年时候最喜欢的地方──石林──度过晚年,方始创出这十八式“无名剑法”。这“无名剑法”比任何“有名”的剑法,境界都要更高一层。它是要靠着学者各自的悟力自创新招的。杨华的“玄功要诀”都未入门,当然是看不懂这最深奥的“无名剑法”了。

  杨华走出石室,心想:“我现在尚未领悟玄功要诀,欲求躐等,自是不易。但祖师的剑法必定有其道理,我先把各个图形牢记心中,以后待我有了那个学力之时,说不定就可懂得其中的妙处了。”到洞口一看,只见瞑色四合,原来他在洞中沉迷于张丹枫所传的武学,不知不觉己是过了整整一个白天,此时肚子方始觉得有点饿了。杨华把那块封洞的石头转过来堵住洞口,爬下剑峰。

  于是者接连几天杨华都在石室里默记那壁上图形,不觉七日之期已满,一十八式“无名剑法”亦已牢记心中。

  虽然他还可以留在石林,但为了急于去找孟元超以释心中疑问,他还是决定了按照原来的计划,在师父“失踪”了一周年的日子离开。

  最后一日,他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住了几年的石屋,但在他要出石林之时,却忽地想起一事。

  杨华想起那日的奇事,暗自思量:“两位师父生死未卜,可能尚在人间。但凡事不能从好的一面着想,坏的一面,阳继孟这大魔头说不定也还是活着呢?”跟着自然想道:“假如阳继孟未死,先回到石林,万一给他发现剑峰上的秘密,以他的武学造诣,说不定可以领悟张丹枫的无名剑法,那岂不是助纣为虐。不如回去毁了它吧。”同时他也委实舍不得离开石林,想回去再看一看他最喜欢的地方,喝一口剑池的清水,摘一朵剑峰的野花。

  正当他向剑池走去的时候,忽听得有脚步声响,好像就在身边。杨华吃了一惊,连忙躲在一块岩石后面。

  脚步声走过去了,那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也听见了。但却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杨华怔了怔,随即哑然失笑:“在我在石林住了几年,怎的忘了石林的地势了。”要知石林万户千门,峰回路转,有时甚至看到了前面的人,距离极近,也还要转几个弯才能和他相会的。

  杨华心想,假如是师父回来的话,一定会出声叫他的。会不会是阳继孟和什么人回来了呢?

  谜底马上揭开,那两个人已在开始说话。一个是男,一个是女。听他们的声音,年纪都似乎不大。

  那少女啧啧赞赏,说道:“这里真是神仙洞府!”

  男的笑说道:“你可别忘记留下记号,要是找不着我的叔父,咱们出去,可就难了。”

  杨华依稀记得二师父和他说过家里还有一个侄儿,心想:“在这里住过的还有一个阳继孟,不知他是谁的侄儿?”跟着想道:“师父当年是离家出走的,据三师父说他还是什么小王爷的身份呢,他离家之后,后来就是他的侄儿做小王爷了。听说师父出走之后,从来也没回过家里,他是一向讨厌家里的人的。小时候我跟二师父两年,也只是听他提过侄儿一次,大概不会纡尊降贵,来到石林探险?”他这样一想,虽然并不知道阳继孟是否有个侄儿,也把这人当作阳继孟的侄儿了。当下跟在这一男一女的后面,想要多听一点他们说的什么,待证实了这男的是阳继孟的侄儿之后,他才出手。

  杨华的轻功远远在他们之上,地形又熟,这一男一女都没有发觉后面有人。但杨华再听他们的说话,却是立即就把他的猜疑推翻了。

  只听那少女道:“你放心,我不会忘记的。我来此的时候,孟大侠早已叮嘱过我了。”听到这里,杨华不由得心中一动:“她说的是哪位孟大侠?”

  心念未已,便听得那男的说道:“孟元超是我叔父的好朋友,可我还没有见过他呢。冰妹,你怎的知道应该向他打听消息的?”不出杨华所料,那少女说的“孟大侠”果然是孟元超。

  那少女噗嗤一笑,说道:“青哥,你怎的如此糊涂,自己说过的话也都忘了?”

  那男的似乎是呆了一呆,半晌才笑起来道:“不错,我记起来了。有一次咱们谈论当今豪杰,我是曾向你提过我的叔父和孟元超的交情。那次咱们谈论的人很多,在场的也还有别人,想不到已经过了一年多了,你还记得。”

  那少女道:“你说过的话,每一句我都记得!”

  那男的道:“冰妹,你真细心。可是,唉,糟糕!”

  那女的道:“什么糟糕?”似乎因为男的话说得如此突兀,有点惊疑不定。心中不悦,声音冰冷。

  那男的笑道:“你这样细心,以后我可不敢在你跟前说错一句话了。”

  那少女笑道:“你知道就好。”

  他们打情骂俏,杨华在一旁却是又惊又喜:“原来我猜错了,他是我二师父的侄儿。”随即心头一沉:“要是让他知道了叔叔的不幸消息,不知道多难过呢。”

  杨华正在盘算应该怎样和他们见面的时候,只听得那男的已在接着说道:“咱们还是说正经的吧,孟大侠是怎样和你说的?”

  那少女道:“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

  那男的道:“我想知道详细一些。”

  那少女道:“好,那我再说一遍。或许那天我说的有什么遗漏。要是你听不明白,还可以问我。”

  那男的道:“我也想知道更多一些有关孟元超、令师叔以及小金川义军的事情。”

  那少女道:“好的,我尽我所知,说与你听就是。先说你叔父的事情。”

  那男的想要知道的这些事情,也正是杨华想要知道的。

  杨华本来准备过去和他们见面的,心念一转,想道:“我和他们第一次见面,可不方便向他们打听这许多事,不如听听他们怎样谈论孟元超吧。”那天,他虽然没有听完段仇世所要告诉他的说话,心中已是隐隐感觉得到,孟元超一定和他大有关系。

  于是杨华依旧悄悄的跟在他们的“后面”,说是“后面”,其实已是隔了几重“门户”的。只听得那少女说道:“令叔最后一次见到孟大侠的时候,曾经告诉他是准备前往石林。据说是要找一位朋友。”

  那男的道:“不知他找的是什么朋友?”

  那少女道:“他没有告诉孟大侠。不过,你是他的侄儿,他的朋友,你大概也应知道一些吧。想一想看。”

  那男的道:“你不知道,我的叔叔当年是因为和我爹爹不和而出走的,直到我二十岁的时候,他方才回来一趟。我跟他出去,没多久又分手了。他的朋友,我知道的只有孟元超和缪长风,另外就是他死去的师兄卜天雕了。”

  杨华想道:“敢情就是那次我和大师父在点苍山出事之后,二师父才回家的。怪不得在这以前他极少和我提起他的侄儿了。”

  那少女道:“原来如此。不过,这石林的主人既然是你叔叔的朋友,想必不是坏人。”

  那男的说道:“那是一年多的事情了,叔叔不知是否还在这儿?咱们进来这许久,仍没发现人迹。”

  那少女道:“在这个好像八阵图的石林之中,你是不是有点害怕了?”

  那男的道:“即使有甚危险,我也还是要来的。”

  那少女道:“有一句话,不知我该不该问你。”

  那男的又好像是呆了一呆,勉强笑道:“你对我是知无不言,又我岂能瞒你。你尽管问吧。”

  那少女道:“我看你好像另外还有什么心事?”

  那男的笑道:“你真厉害,心事也瞒不过你。不错,我此来固然是为了寻找叔叔,另外却也还有一件事情。”

  那少女道:“什么事情?”

  那男的道:“这石林和我段家大有关系。不过,现在我还没看见剑池剑峰,要是找到了那个地方,我再告诉你吧。”此言一出,杨华和那少女都是大感奇怪,他的秘密为什么要到剑池剑峰才能吐露呢?”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