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侠气长歌  此中心事倩谁传

《萍踪侠影录》梁羽生情路写真

杨健思(文)

  情,是小说里一个重要元素,梁羽生小说《白发魔女传》、《塞外奇侠传》及《龙虎斗京华》里的爱情故事,都凄美而以遗憾终。到了《萍踪》,却有情人终成眷属,这与梁羽生的完美爱情眷属有关?

  梁羽生笔下的张丹枫是个“能哭能歌迈俗流”的倜傥之士,云蕾是个果断而又温柔体贴的脱俗美人,他们是否就是梁羽生与其夫人的小说版取材对象?

  不久前,梁羽生应广西电视台之诚邀,在离乡十八年后,到广西一行,并首次夫妇同时亮相,真情对话。笔者许久以来的怀疑,终于获得印证了。

夫人形象写进小说

  节目主持人韩娇问梁羽生在写《萍踪侠影录》时,刚好是新婚,有没有把夫人的形象写进小说里呢?梁羽生说当然有了。另一嘉宾陈墨问及在《萍踪侠影录》之前,例如《白发魔女传》、《塞外奇侠传》及《龙虎斗京华》等小说里的爱情故事都凄美而以遗憾终,到了《萍踪》,却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否与梁羽生的完美爱情眷属有关呢?

  梁羽生也回答说是的。

对“情”感悟深

  观乎梁氏伉俪的言行,以及鹣鲽深情,时而互相调侃,时而喁喁细语,幽默纯真,坦率而直接,确是张丹枫与云蕾的再版。谈及二人相处之道,48年婚姻,情比金坚,秘诀在于夫妇互相给予适当空间。

  梁羽生举一个小例说,曾经有人问,夫妇二人出行,为什幺喜欢各走各的,而不是“十指紧扣”?梁羽生认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指心灵上的相濡以沫,并非“直教生死相许”那种死缠。

  他也在另一场合大谈爱情,原来大侠对一个“情”字,感悟之深,直非现代“但求就手”的年轻一辈可以领会。

  研究梁羽生及其作品的人多,研究梁夫人的就少之又少了。梁夫人坦率诚挚,说话声音虽小,语气虽柔,但却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就像小说里的云蕾,虽然深爱着张丹枫,但在父亲与情人之间,断然选择亲情,忍痛手撕紫萝衣明志(《萍踪侠影录》27回)。当然,我们知道张、云后来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梁、林也同偕白首至今。

  梁夫人的果断,至今仍为梁羽生翘起大拇指称赞的。

  梁羽生不止一次在传媒访问时说,云蕾是最佳妻子,能有这样的妻子是最幸福的。

  这次梁羽生亲口证实创作云蕾时,以当时的女朋友林萃如作模特儿,那幺在廿一回张丹枫说“人间不少坎坷路,冒雪冲寒上旅程。咱们这一生该走多少坎坷的道路,哪有走完之日?”就是梁羽生的承诺与应许了。

心路最佳写照

  如何走过这漫漫崎岖人生和爱情路?梁羽生在21世纪的新春,曾为摄影家钱万里的佳作《枯木寒禽图》题了一首调寄《卜算子》的词,可说是他们的心路历程的最佳写照:

  比翼过芳时,息影栖枯树﹔月暗云低意独迷,为有知音侣。
  枯木亦何伤,寒禽心自喜﹔霜刀风剑证深情,记取叮咛语。

  他们生命中有过愉快明朗的春天,也必然经过霜刀风剑的艰难日子。写《萍踪侠影录》时已然明白人生旅程之绝无永远蓝天,“但得两心如白雪,不教半点染尘埃”(《萍踪侠影录》26回)。凭的就是“无论富贫,无论好坏,无论健康疾病”这种承诺,对于现代人来说,这种爱是否迹近天方夜谭?

  当梁羽生决定收笔隐居后,生活自然归于平淡,月暗云低,任教绚烂随风去,这种“舍得”与“放下”,也是令人肃然起敬与欣羡的。张丹枫的深情,早已为人乐道﹔梁羽生的一句“记取叮咛语”更令人感动得心弦律动。

  “意独迷”的“迷”字,更要小心咀嚼。此迷绝没有迷惘或凄迷之意,此迷实指着迷(此经梁羽生亲口证实),是指其沉醉于退隐后夫妇相依为命的生活,惹人艳羡。迷,包括了乐与醉:以48年的如影随形为乐,以从一而终为乐﹔沉醉于相濡相依的崎岖长路,沉醉于春芳时节,亦沉醉于寒枯晚岁。

  《萍踪侠影录》里的张、云,矢志相爱,甚至退身相让的时刻也有不少,虽未经考证,但我相信这必然也是梁氏伉俪真实的生活写照。真正爱的升华,于此体现无遗。

  现代的三角四角、自毁毁人同毁的故事,只能称作激情故事,却不能叫做“爱情故事”。

爱情从一而终

  梁羽生曾提及“爱情”抽象,各人理解不同,但强调中国人祝福别人白发齐眉,端的是极高智能的期盼。盖修身齐家治国,一切从自身做起,家庭幸福,然后国家修治。一般讲爱情,有“直教生死相许”的不问因由,有“岂在朝朝暮暮”的玉露金风,也有“但使月轮终皎洁”的若干条件。无论如何,不是一个“情”字了得。

  观乎夫妇二人细水长流的不渝之情,读者们应该明白,有什幺心态与道德观,就有怎样的作品﹔偶然一本可以矫矫情,35套,就不能相瞒了。

  仅借此文,敬祝两老终生幸福,健康长寿。

寄自香港(作者为梁羽生学生)


                                    

独家制作,请勿转载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