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高山绝响】 【风裳田田】 【云宵一羽 枝蔓连连】 【蓼草番外石上流泉听松观雪

 












 

相关链接

名士风流张丹枫

云山曾见 云蕾

并辔数星 综述

垂柳千丝  真情

柏舟论剑  讨论

红绿相扶  配角

荷塘月色  诗史

断鸿零雁  诸版

掠水惊鸿  影视

倩与谁传  名家

声喧乱石中  色静深松里

侠气长歌  此中心事倩谁传

车田小美--简介《萍踪侠影录》

作者:车田小美

书名:萍踪侠影录

作者:梁羽生

出版:风云时代

日期:民国77年01月初版

类别:长篇武侠小说

规格:二十五开本共两册,内文共675页。

特殊:回目未删除、封面有两张、附彩色照片,每册只卖$180

题名释义(暗嵌于卷首词中)

  独立苍茫每怅然,恩仇一例付云烟,断鸿零雁剩残篇。

  莫道萍踪随流水,永存侠影在心田,此中心事倩谁传?

                   ──调寄《浣溪沙》

内容简介

  本书以明英宗时「土木堡之变」为背景,叙述大周国君后人张丹枫力抗宿命舍己为民的事迹。张丹枫本为大周国君张士诚后人,瓦剌右丞相张宗周之子,孤身入关只为找寻先祖遗产──洞窟藏宝及军用地图。照理说来,张丹枫取得藏宝之后,应当立即召集旧部、联同瓦剌里应外合来推翻大明、重光大周才是正理,为什么适逢「土木堡之变」英宗受俘,大明群龙无首这样的天赐良机,他却反其道而行将遗产尽数捐赠敌手,自己还独闯虎穴拔剑护仇?梁羽生笔下最著名的一代狂侠,行为风范尽在书中。

人物架构

  张宗周──张丹枫

  云靖──云澄──云重、云蕾

  玄机逸士门下:董岳、潮音和尚、谢天华、叶盈盈、云澄

  上官天野门下:澹台灭明、乌蒙夫、林仙韵

  震三界毕道凡

  锦衣卫统领张风府

重点分析

云靖老儿乃为「铁血大旗门」先祖

  云靖是大明使节,本书女主角云蕾的祖父,出使瓦剌不达,教右丞相张宗周给他塞外牧马二十年,比苏武牧羊还多一年。云靖老儿是贯穿本书情节的重点人物,出现在「楔子」里头。他的儿子云澄拜在玄机逸士门下,连同师兄潮音和尚、谢天华,合力营救老父入关。

  为什么说云靖会是「铁血大旗门」先祖呢?第一点,他的脾气,死硬派刚烈到不行。胡边牧马二十年,见笑转生气,逃脱之后发下毒誓要跟张家人没完,还留下血书遗瞩把「仇恨」薪火相传,让云重云蕾很难做人。铁血大旗门下如云翼、云铮,都是这种横冲直撞的牛脾气,杀敌三千自损八百,做人处事永远两败俱伤。不过《萍踪侠影录》比《大旗英雄传》早了六年,所以云靖可算是「铁血大旗门」之先祖。

  第二点,铁血大旗门摒弃母爱,也可从此书得到一些暗示。因为云澄当初混入边关,一心只想营救老父,虽然娶胡女为妻,却非真心相待。一旦行动需要,二话不说连孩子都给拐带跑,留下结发妻子,连他的真名来历都不知道!但是云澄这么做,仍可说是有苦衷,而云蕾最后也千里寻母,好给观众交代。古龙则直接取其精髓,说什么「母爱使人软弱,大旗门下弟子需摒弃母爱才会变得坚强」,就形成了铁血大旗门违背人性的「优良传统」。观众知其然,也当知其所以然。

门当户对的爱情观

  「龙配龙、凤配凤,王八配绿豆。」这寥寥数语正好道破了羽生小说的爱情观:「凡终成眷属者必门当户对。」张丹枫和云蕾,虽然两家世仇,却能巧结良缘,究竟为的什么?因为两人实在相配,根本就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论相貌,他们是金童玉女;论武功,他们能双剑合璧;论家世,都是官门子弟;论个性,他们坎离既济。这样几点条件比较下来,得到的结论是:「除了爱妳(你)还能爱谁?」在梁兄哥刻意安排下,张云速配绝不漏勾,反正张丹枫就一定是云蕾的Mr. Right,云蕾也非得是张丹枫的100%女孩。把爱情故事写得那么简单明白,你说武侠能不是「成人童话」吗?

颠覆历史要「从心所欲不逾矩」

  本书以明英宗时期「土木堡之变」为背景,最为人津津乐道也最备受争议的关目就是,张丹枫身为元末群雄之一张士诚的后人,「他家的」天下被朱元璋设计篡夺,一旦英宗朱祈镇受掳,他应该趁机会登高一呼,跟瓦剌借兵来揭竿起义,怎么还拔剑护仇重新迎回大明正统?

  答案其实很简单:本书是武侠小说,不是架空历史小说更不是战争小说,所有历史素材的运用必须「从心所欲不逾矩」,那也就是说随便你怎么掰,但是最终结局要与正史符合。而张丹枫之所以会有「大侠」的美称,不是因为他相貌俊美,不是因为他武功高强,而是因为他舍己为民,拿得起、放得下!由于不合题旨,这点我们放到下面去讲。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小李飞刀李寻欢对战上官金虹,有一句话十分脍炙人口:「刀已在,刀在我心中。」同样一句话,本书之中云靖老儿和张宗周也都适用,不过他们心中的刀不是小云(小张)飞刀,而是杀人无算的屠刀。云靖出使瓦剌国,得罪右丞张宗周,被罚牧马二十年,恼羞成怒之下把嗔念付诸羊皮血书,要对张家人赶尽杀绝。两家既无杀父之仇、亦无夺妻之恨,竟然因此冤冤相报,可见屠刀伤人至深。

  张士诚心中同样有把屠刀,不过比云靖那把大多了。云靖争的是一口鸟气,张士诚争的是整个天下,这是「小我」和「大我」的区别。不过严格说来,这两者的分野并不明显,因为张士诚虽说争天下,又怎知他不是败给朱元璋心有未甘?而云靖的一口鸟气也可以无限上纲,说成是瓦剌施加于大明的「国耻」,又有谁能说错?

  重点在于,那些把屠刀放在心上的人,不单自己受罪还祸延子孙。像云靖就留下羊皮血书,以祖父之威强迫孙儿就范,刀不染血誓不还。张士诚呢,留下藏宝、旧部、军用地图,等到大明国势衰败,就是大周复兴之时。

  张丹枫身为本书主角,所有问题全都落到他一个人手上解决。因此梁羽生安排他胸怀万民,摒弃一己之私,宁可胳膊外弯去帮助大明共御外侮,也不愿为了虚幻的「复国」之念妄动干戈。张丹枫之所以有资格称为「大侠」乃是因为他有能力出刀却隐忍不发,反而选择把屠刀放下。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张丹枫放下屠刀,虽然没有立地成佛,却能从此笑傲江湖,超然于物外。至于他跟云蕾的一段情缘是否能有结果,则还需要其他外力襄助。

人物赏析──狂侠张丹枫

  张丹枫是让梁羽生受定位为「名士风流派」的经典人物,也是羽生笔下第一狂侠。他虽然生在塞外蒙古、却还是长得一副山温水软的样子,并且博学多才、饱读诗书。有趣的是,他虽然常做书生打扮,却非腐儒酸丁,反而是一个慷慨激昂的狂歌之士,志节可比陆游、辛弃疾。他虽然时露狂态、桀傲不驯,却是伤心人别有怀抱,一则是因为命运的锁炼层层缠绕,让他根本喘不过气;二则是与云蕾的一段感情波折不断,若有似无。只有借着狂歌痛哭、佯癫卖狂才能把愁怀抒发于万一,若非如此他早就精神崩溃了。

  张丹枫内在最强烈的戏剧冲突,就是在于他不顾自己宿命安排,取得先祖藏珍之后反其道而行,把它捐给仇敌大明朝用做军饷,就此放弃了争夺天下的志业。这种高尚的爱国情操,确实是一种「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行为,但是反过来说,也只有张丹枫如此「狂人」才做得下手。如果用正常人的思考逻辑来看,天时、地利、人和全在掌握之中,不搞革命欲待何时?所以说张丹枫最伟大的「侠行」,其实也是一种超乎想象的「狂行」,这让他「狂侠」的称号无意中又多了一层更深的意涵。

  如果说张丹枫的成就只在于大我的,排除省藉情结安邦定国有功,我看这部作品大概也是叫好不叫座。张丹枫的形象之所以能够深入人心,第二个原因就在于他的浪漫情怀:大明朝九万里河山说不要就不要,这是何等英雄气慨!可偏偏云蕾一个仇家之女,可以教他魂牵梦萦爱到发疯。张丹枫在会见云蕾父母之前,所展露的狂态都是可理解的,因为他年少风流、因为他身娇肉贵、因为他书剑双绝、因为他睥睨天下。

  从入关寻宝到拔剑护仇,多少困难多少阻碍都未将他挫败,怎么一个娶不到云蕾就让他丧心失忆、痴傻成狂(这回是真狂)?这岂非太荒谬、太不合乎逻辑了吗?

  关于这点,可以用武侠小说的公式来做解释:「如果一个主角人物各方面都非常顺遂,作者必会安排他在个性上有所缺陷,再不就是感情上遭遇挫折。」因为情之一字伤人至深,不管你武功炼得再高深、心志锻炼到再坚强都没有用,想不开就是想不开。所以说张丹枫痴恋云蕾这码子事正好是一个画龙点睛的作用在,张丹枫的人物血肉与历史元素紧紧相连,塑造出他「狂侠」的基本形象,但是他之所以栩栩如生,引起观众共鸣,却是因为他是青春少男为情所困啊!

  羽生笔下有两位经典狂侠:张丹枫与金世遗。我们让张丹枫抡元当「大狂」,因为他气度恢宏、胸怀广阔,经典到不行。金世遗虽然也颇狂,却只能算是「小狂」,因为他的狂态基本上是不知天高地厚,比较小家子气。不信的话大家可以去比较令狐冲和杨过,就可以知道大狂小狂的区别。

卷末小札

  「萍踪侠影系列」共有五部作品,笔者仅挑个中经典做些简介,但愿能达到「具体而微」的成效,因为梁羽生作品重复率极高,若无必要尽量少看,如此感觉则不会太差。

萍踪小辞典

 《玄功要诀》

  《萍踪侠影录》中最重要的一本秘籍,相传为彭和尚彭莹玉所著,里头讲的都是武学原理,还有玄门正宗的炼功心法。但是武功越高的人看了它会越有用,因为原理的东西如果讲得清楚明白,就可以达到「一理通、百理通」的奇速神效。

 双剑合璧

  玄机逸士创出了两套剑法,自称是「泄千古武学之秘」,这两套剑法分别是「万流归海元元剑」和「百变阴阳玄机剑」。各自使用的话分别是两套精妙剑法,集天下剑法精粹正反之大成,合并使用则威力倍增。张丹枫和云蕾经常藉此克敌。

 黑白摩诃

  两个可爱的印度阿三,一黑一白的孪生兄弟,专事销赃的珠宝大盗。「摩诃」即为梵语「恶魔」之意。两兄弟擅使合体技,武器分别是绿玉杖和白玉杖,都是由宝玉制成,坚逾精钢。与张丹枫、云蕾二人不打不相识,结下过命的交情,在《广陵剑》书中还会出现。

 羽生小辞典──身法篇

 凤点头

  羽生小说中经常使用的闪避技,以低头来闪避暗器或其他攻击。

  例:沙无忌拿起一张椅子,又抢上前来,狠狠砸下,云蕾霍地一个「凤点头」,一剑劈去,将椅子也劈成两边。(p.92)

 盘龙绕步、搂膝拗步

  羽生小说中经常使用的闪避技,皆为转身出手的动作,可以配合攻击技使用。

  例:云蕾一个「盘龙绕步」,青冥剑扬空一闪,便照沙涛肩后的「风府穴」疾刺。(p.110)

  例:谢天华暗吃一惊,骤逢劲敌,精神一振,长剑一抖,剑招倏变,一个「搂膝拗步」,剑光划了一道长弧,身随剑势,滴溜溜的转了半个圆圈,「吓」的一声,手心一登,剑尖往外疾吐,这是攻守兼备的独特招数。(p.11)

 穿花绕树身法

  据说是从「八卦游身掌」的功夫提炼出来的轻功身法,使用者限女性。习练之时必须设一花阵,习练者每日在花阵中腾挪踪跃,日久可成。这一种身法丰姿曼妙,适合气质美少女,所谓「穿花绕树」者即指蝴蝶而言。

  练法列示如下,示范者初代「散花女侠」云蕾:

  再过些时,阳光已射入桃林,方庆眼睛又是一亮,忽见繁花如海之中,突然多了一个少女,白色衣裙,衣袂飘飘,雅丽如仙,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那少女向着阳光,弯腰伸手,做了几个动作,突然绕树而跑,越跑越疾,把方庆看得眼花缭乱,虽然身子局促在石隙之中,也好似要跟着她旋转似的。方庆正自感到晕眩,那少女忽然停下步来,缓缓行了一匝,突然身形一起,跳上一棵树梢,又从这一棵跳到另一棵,真是身如飞鸟、捷似灵猿。那少女在树上奔腾跳跃,满树桃花,竟无一朵落下!(p.38~39)

本书之承先启后

  还剑奇情录──萍踪侠影录──散花女侠──联剑风云录──广陵剑


                                    

独家制作,请勿转载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