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绝响 | 云宵一羽 | 风裳田田 | 掠影浮光 | 柏舟论剑 | 荷塘诗话 | 倩与谁传 | 蓼草番外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目  录


  • 校园萍踪
  • 萍踪补录
  • 萍踪别录
  • 花语萍踪
  • 西湖游记
  • 萍踪补白
  • 洞房花烛
  • 天马行空
  • 星夜赴苏
  • 蒲公英的故事
  • 萍外片断之洞
    庭十年
  • ……

 


番外篇

乱弹琵琶——洞房花烛篇之一



乱弹琵琶——洞房花烛篇之一

作者:碧游123 2004/04/03 22:58

    正是江南初夏时节,梅子黄时,榴花绽放。

    农历四月二十八,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苏州城内状元坊里,一户人家正在操办喜事,小小的院落挂灯结彩,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这户人家正是云澄一家子,却说三个月前,云重圆满完成出使任务,进京面圣,龙颜大悦,当即晋封二品武官,另赐官邸。云重告假省亲,一行人出了京城,直下江南寻找张丹枫,来到了苏州,洞庭庄主力邀其一家暂住太湖山庄,无奈云澄等人皆不欲讨扰他人,也考虑到今后云重娶镜明,及云蕾出嫁之故,便在状元坊中租了一民宅住了下来。因其母起居不便,小妹又是待嫁之身。云重便买了两个丫头,一名青衣,一名莲花。青衣专职服饲云母,莲花归云蕾使唤,也聊解闺中寂寞。云蕾生性纯善,待之一如亲生姐妹。莲花与云蕾同年,乃苏州本地人士,长得眉清目秀,性格温顺。与云蕾甚是相得。

  今天乃是云澄爱女云蕾大喜之日。

  此刻云澄父子及周山民正在院中大槐树下饮茶,述旧。间或从西厢房中传来女眷们的阵阵渲哗声。

  云蕾身披大红嫁衣,端坐梳妆台前,听凭着喜娘陈妈的摆布。石翠凤坐在书桌边喝茶、嗑瓜子、一边和云蕾说笑。偶而取笑一下云蕾,弄得云蕾时不时面泛桃红。彼时石翠凤与周山民刚成亲月余,正值新婚燕尔。这次收到云家喜帖立即自雁门关动身赶来,昨晚方到,且喜未误了佳期。

  陈妈仔细端详着镜中的新娘,笑道:“老身在这一行差不多做了半辈子了,阅人可谓无数,还从未见到过似姑娘这般模样的,若让那新姑爷见了,也不知要怎生疼法了?”

  石翠凤在旁接口笑道:“陈妈妈有所不知,那新姑爷把我这妹子看得比性命还紧要,捧在手心都怕摔着了。我这妹子的福气别提多好了。”云蕾又羞又急,道:“凤姐姐,你再取笑我,我不理你了。”石翠凤格格娇笑道:“你们看看,还没过门呢,做妹妹的就不认我这姐姐了。”云蕾拿她没法,索性任凭她笑去。唉,谁让自己以前作弄过她。这回只能让她翻翻本了。

  陈妈又笑道:“冒昧问一句,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有这等的福气能娶到云姑娘?”石翠凤笑道:“说也无妨,就是快活林的主人,我这未来的妹夫模样可是长得又英俊又潇洒,才华又出众。不然怎么会配得上我妹子?”陈妈笑道:“果然是才子佳人,好一对壁人。”

  陈妈虽一边与石翠凤说笑,手里可没含糊,精心为云蕾施上脂粉,淡扫蛾眉,在她的眉心贴上梅花形花黄。接着用蘸了桂花油的梳子仔细梳理她一头漆黑浓密的秀发,挽好发髻,插上珠翠。当她从云蕾的侍女莲花手中接过沉甸甸的凤冠时,两眼不禁发了直,那凤冠上的每一颗明珠都在熠熠生辉,陈妈是识货之人,一看便知都是上上等的货色,足足用了五十颗一般大小的。(这是张丹枫特意为云蕾在苏州城中最好的珠宝行--宝华堂定做的)陈妈毕竟见多识广,立刻恢复常态。将凤冠戴在了云蕾的头上。她手搭云蕾的香肩,笑着问道:“姑娘自个瞧瞧,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云蕾审视着镜中经过精心妆扮的自己,无限娇美中带着掩藏不住的喜悦,不由面上一红,低下头来。



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