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联 剑 风 云 录   作者:梁羽生

第二十六回 妙计耍双凶 幸逃险地 灵丹遗半颗 难出生天

  龙剑虹被他吓得肌肤起栗,几乎就要屈服,忽听得刘完达大声骂道:“皇帝老儿的内库里堆金积玉,咱们的弟兄苦哈哈的,吃不饱,穿不暖,你们却在挖空心思,要替皇帝取回贡物,顾你一个人的升官,就不顾我们千万弟兄的生死了么?”阳宗海笑道:“你们这一大群士匪的生死么?这个,我的确管不着!”刘完达骂道:“你不管,天下英雄要管!你想这样巧取豪夺,哼,哼,只怕没有这么容易!”龙剑虹一想:“是啊,天下英雄费尽无穷心力,千辛万苦才劫得这批贡物,怎能轻轻易易的便奉送给他?周寨主若是爱惜自己的性命,早就向百毒神君求和了。我若为了私情,让阳宗海取得解药向山寨要胁,玉虎哥他也一定不会原谅我。”

  阳宗海见她坚决不削吐露,冷笑一声,将他们二人缚在马背,他押着刘完达,周掌柜的老婆押着龙剑虹,立即放马奔驰,赶回庞家堡,至于那个周掌柜,则留下来看守客店。

  阳宗海怕龙剑虹自己会运气解穴,在路上每隔六个时辰,便用重手法点她一次穴道。从“符离集”到庞家堡一日半路程,阳宗海连夜赶路,第二日中午时分,便到了庞家堡。

  龙剑虹暗暗奇怪,他为什么赶得这样急?他明明知道自己不肯交出解药,难道还另有图谋?

  庞家的丧事刚刚结束,门口还挂着蓝灯笼。阳宗海等一行人进入大门,立即有人入内报讯,只听得有个人哈哈大笑,迎了出来,高声说道:“阳总管,你回来了么?百毒神君与七阴教主的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龙剑虹本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听了这个笑声,仍是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个人正是乔北漠的管家厉抗天。阳宗海道:“事情有变化了,咱们进去再谈。”厉抗天望了龙剑虹一眼,笑道:“你没有将七阴教主请来,却把这个女娃子绑来,哈,哈,你想用她来顶替阴秀兰吗?这可不成!”

  原来由阳宗海设计,叫百毒神君去试图与七阴教主和解,其中一个目的,就是要为乔北漠取得那本百毒真经,乔北漠也正是为此,才一再派厉抗天做媒人,想与七阴教主结为儿女亲家的。至于那批贡物,百毒神君虽然答应送他一些作为女儿的嫁妆,乔北漠却并不怎样看重,不过,既然有淌来之物,当然也乐意接受。厉抗天便是奉乔北漠之命前来打听结果的。

  厉抗天性子甚急,进入客厅,不待坐定,便即问道:“什么变化?敢情是那个老婆子不肯和百毒神君和解么?”

  阳宗海道:“岂止不肯和解,她还用迷药将百毒神君迷倒,又几乎将楚天遥杀了。”厉抗天道:“楚天遥是什么人?”阳宗海道:“就是以前来齐鲁之间做独脚生意的那个铁扇书生楚大齐,他是百毒神君的搭档。嗯,他就在这里养伤,你尚未知道吗?”厉抗天道:“我也刚来了一会儿,这儿乱哄哄的,他们正在和我说庞堡主给人毒死的事情,还未有说完呢,听他们所说的情形,敢情这个下毒的人就是七阴教主?”阳宗海道:“谁说不是呢?她毒死了庞通,迷倒了百毒神君,重伤了楚天遥,最后又把解药送给了敌人,这一连串的变化,当真是大大出人意外!”他们尚未知道百毒神君和六阴教主也早已两败俱亡,要不然当更为震惊。

  厉抗天跳起来道:“她把解药送给什么人了?”在阳宗海所说的几件事中,他最关心的就是这一件。

  龙剑虹被点的是麻穴,手足不能动弹,对他们的说话却听得清清楚楚。这时刚好满了六个时辰,她运了口气,突然张开眼睛喊道:“七阴教主,你死得好苦呀!阳宗海你这贼子,竞敢杀了师姐,当真是狗肺狼心!”

  厉抗天大叫道:“喂,你说什么?”龙剑虹眼光望到了他那一边,声音颤抖,叫道:“哎呀,你,你……哼,原来阳宗海有你这个大靠山,怪不得他敢杀害师姐!”龙剑虹装碍极像是刚刚醒来的样子,一醒来便破口大驾。

  厉抗天面色大变,道:“喂,老阳,这是怎么回事?”阳宗海忙道:“你别信她的鬼话!”龙剑虹叫道:“你把百毒神君的解药搜去,又把七阴教主那本百毒真经拿走,做强盗的也只是要钱不要命,你要了他们的东西,还把他们杀了灭口,真是天理难容!”阳宗海喝道:“住口,你骗了七阴教主的解药,又想来骗厉大爷,我先把你毙了。”正待出手点龙剑虹的穴道,厉抗天忽然将他拦住,叫道:“且慢!”指着龙剑虹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龙剑虹道:“我是亲眼看见的。我奉命来盗解药,在那座古庙里预先埋伏,先是看见百毒神君来向七阴教主求情,听他们的说话,他们好像以前乃是夫妇。百毒神君求她言归于好,七阴教主不允,两人打了起来,两败俱伤,后来阳宗海和楚天遥便来了,想不到他们这样卑劣,趁着别人受伤,竟然突施偷袭,七阴教主刚刚得一声:‘师弟,是你吗?’就给他在背后刺了一剑,只有那个楚夭遥倒媚,他在正面,和阳宗海前后夹攻,却给七阴教主毒药暗器伤了!我亲眼见到阳宗海在她身上搜去了那本书。”厉抗天道:“你怎么知道是百毒真经?”龙剑虹道:“我听得七阴教主骂道:‘这本百毒真经我是要给乔北漠的,你有胆量害我,你不怕乔北漠知道了要杀你吗!’她刚说了这句话,就被阳宗海一剑杀

  阳宗海气得七窍生烟,心道:“我才恨不得一剑将你杀了!”但处此情形,他非但不能杀龙剑虹,而且也不敢打断龙剑虹的话,因为要是那么一来,厉抗天一定会认为他是要杀人灭口,更会相信龙剑虹的说话了!因此他虽然气极恨极,也只好装作满不在乎的只是在一旁冷笑。

  厉抗天听了龙剑虹的话,面色变得甚为难看,道:“阳大哥,你怎么说?”阳宗海道:“这贼丫头,一派胡言,她骗了七阴教主的解药,却赖在我的身上。”厉抗天道:“那么解药呢?”阳宗海道:“不知这鬼丫头藏在什么地方,尚未搜出。”周掌柜那老婆帮腔道:“是啊,阳大人一将她擒获,我立刻便去搜身,连头发都搜过了,确确实实是没有解药!”龙剑虹冷笑道:“不知谁说的是鬼话,七阴教主会把解药交给我么?”

  厉抗天向阳宗海瞅了一眼,忽地沉声说道:“阳大人,你想独吞贡物,将那解药拿去也就是了,至于那本百毒真经,却是我主公所要的东西,请你交出来吧!”阳宗海怒道:“你当真相信这鬼丫头的说话?”厉抗天道:“不错,我是相信她的说话!”阳宗海道:“这就没有办法了,这鬼丫头无中生有,叫我交什么给你?”厉抗天厉声说道:“阳大人,你和我耍这一手,我厉抗天认得你,我这独脚铜人却认不得你!你拿不拿来?”

  阳宗海虽然一心想巴结乔北漠,但他是做过大内总管的身份,厉抗天不过是乔北漠的仆人,这口气他怎咽得下去?当下也冷冷说道:“厉管家,你不用向我轩眉怒眼,我自会向你主人说去。”厉抗天本来已经生气,这一下更加火上浇油,立即暴怒喝道:“阳宗海你敢看不起我,我和你说话还是抬举你呢!你不客气,我也不客气了!百毒真经不交出来,我这独脚铜人就要问你要了!”

  阳宗海大怒道:“厉抗天,你欺我太甚,你有独脚铜人,我手中也有宝剑。”话犹未了,厉抗天的独脚铜人已扫了过来,阳宗海长剑一展,铛的一声,火星飞溅,阳宗海给震得虎口酸麻,喝声:“好呀,你也可别怪我不留情面!”剑尖在铜人身上一点,身形倏的飞起,一招“斗转星横”反手挥出。厉抗天的铜人在他脚下扫过,急切之间收不回来,百忙中一个盘龙绕步,险些避开,但觉顶上一片沁凉,阳宗海的剑锋从他头顶削过,竟把他的头发削去了一绺。厉抗天暴怒如雷,抡起铜人一个拨风泼打,登时把阳宗海冲得连连后退。

  阳宗海勃然大怒,心中想道:“是你无礼在先,乔北漠也不能怪我打狗不看主人的面!”当下沉着应付,将苦练多年的剑法施展出来。要知阳宗海在十年之前,便已名列天下四大剑客之内,虽然是四大剑客中最弱的一个,武功亦已不凡,如今又苦练了七八年,比从前当然又高出了许多。厉抗天的独脚铜人横冲直扫,虽然凶猛绝伦,但被阳宗海展开以巧降力,以炔打慢的战法,竞是奈不了他何!

  可是阳宗海却也吃惊不小,他施展了浑身本领,亦不过仅能化解厉抗天的攻势而已。他原意是想让厉抗天吃点苦头,拱手服输,便即作罢的,哪知厉抗天的铜人纵横飞舞,伊如在周围砌起了一道铁壁铜墙,阳宗海哪里攻得进去?这才知道,自己最初那一剑之所以能够削掉对方的一绺头发,敢情是因为对方轻敌所致。

  厉抗天使出浑身解数,占不到便宜,对阳宗海也自有点佩服!心想:“我只道做官的没有什么真实功夫,想不到这姓阳的却确是名不虚传。”但厉抗天一向强横惯了,他所畏惧的只是师父兼主子的乔北漠一人,何况他认定阳宗海已隐藏了解药与百毒真经,未分胜负,绝不肯善罢干休!阳宗海是个做过大内总管的人,以他的身份,更不甘心输给乔北漠的一个管家。两人都是一等一的武功,谁都不敢稍微退让,这一来竟是形同拼命。

  厉抗天神力惊人,阳宗海功夫老练,两人八两半斤,乒乒乓乓的一场大打,大厅内的桌椅杂物,被厉抗天的铜人触及,便即打成粉碎。周掌柜的老婆早吓得躲了起来,庞家的家人见这两人都是贵客身份,而且打得如此凶猛,也不敢上前劝架,反而远远避开,由得他们去打。

  这时却乐坏了龙剑虹,她早已暗中运气,解了穴道,身上的绳索,哪里绑得她住?被她运用缩骨的功夫脱出一只手来,三两下便把绳索弄断,厉、阳二人火拼正烈,当然不知。

  龙剑虹觑准机会,待他们打到另一个角落,便突然一跃而起,扯断了刘完达身上的绳索,两人立即逃出大门。

  这时阳宗海方始发现,大喝一声,挺剑追出,厉抗天如影随形,也立即跟来。龙剑虹叫道:“厉抗天,你追我做什么?解药又不在我的身上。”厉抗天心中一动,叫道:“阳大人,你别借故逃走,先把解药和真经拿出来!”阳宗海气得顿足大叫:“岂有此理,这个时候,你还来缠我!”

  龙剑虹和刘完达趁着他们纠缠不清的时候,立即抢了门外原来的那两匹坐骑,放马飞跑去了!

  阳宗海唰唰两剑,将厉抗天迫开两步,大声说道:“先把这贼丫头捉回来,咱们这一架再打也还不迟!你厉大爷喜欢打几天几夜,我阳某一律奉陪!”厉抗天一想,若要与阳宗海分出胜负,只怕总得千招开外,便道,“也好,先拿小狐狸,回来再与你这老——狐狸算帐!”

  阳宗海和那老婆子的坐骑已给龙、刘二人骑着跑了,无暇再到庞家马厩里去要坐骑,两人飞步便追,在最初数里之内当真是快如奔马,追了一程,距离渐渐拉近。

  刘完达回身打出两块飞蝗石,他气力极大,在十数丈外打来,到了阳宗海面前,仍是劲风呼呼,阳宗海冷笑一声,接了那两块飞蝗石立即掷回,他气力较弱,掷到刘完达身后一箭之地,便即落下。厉抗天好胜之心顿起,大声笑道:“你看我的!”一扬手飞出两支甩手箭,短箭的份量比飞蝗石轻,本来不及飞蝗石打得远,但厉抗天乃是天生神力,比刘完达更胜几分,这两支甩手箭挟风呼啸,竟然射过了刘完达的前头,射到了龙剑虹的马后,龙剑虹笑道:“来得正好!”在马背上一个“镫里藏身”,让过箭头,撮着箭尾,忽地将两支短箭都插在马臀,那马负痛狂奔,登时绝尘而去。刘完达依样画葫芦,拔出解手尖刀,也在马臀上插了一刀,纵马狂奔。

  人的脚力,到底赛不过健马,这一来更追不上了。阳宗海恨恨骂道:“都是你不好,听那贼丫头的鬼话,如今好啦,煮熟的鸭儿也飞了,贡物要不回来,你的真经也没有了。”厉抗天强辩道:“我怎知道是她说谎,喂,解药和真经当真不是在你身上?”阳宗海怒道:“岂有此理,你现在还不相信我?若不是她说谎,她为什么要逃?”厉抗天道:“七阴教主怎肯把解药给她,我不相信!”两人吵嘴,几乎又打起来,最后阳宗海赌气说道:“你不相信,咱们到周山民的山寨看去。”厉抗天一阵踌躇,阳宗海道:“你别怕,张丹枫、于承珠、霍天都这一班人不在山寨。”厉抗天怒道:“我怕什么,你敢去,我就敢去!”他们既要互相倚靠,吵架也便停了。

  厉抗天与阳宗海吵架,刘完达与龙剑虹却在马背上笑得不亦乐乎。刘完达道:“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把解药藏到什么地方去了?”龙剑虹道:“藏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呀,别多说了,你还是赶快随我去取解药吧。”刘完达在心中一算,无端端的被阳宗海绑回庞家堡,耽搁了两天路程。赶回山寨,只怕要过了十日之期。焦急非常,只好尽力赶路,顾不得再仔细盘问了。

  途中两人在驿站里补银子换了两匹坐骑,连夜赶路,第二天中午时分,又回到了符离集。

  龙剑虹勒住坐骑,拨转马头,离开大路,走向市镇,刘完达道:“龙姑娘,我还带有干粮,不必在这镇上耽搁了。”他还以为龙剑虹是要到镇上进午餐。龙剑虹笑道:“刘寨主,你就忘了那位周掌柜么?”刘完达道:“咱们先回山寨救人要紧,这一笔帐日后再算,也还不迟。”龙剑虹道:“不成,我非把他痛打一顿,不能出这心头之气。这笔帐,我现在就非算不可!”

  刘完达虽然着急赶路,但见龙剑虹已先去了,他想起了周掌柜的可恶,亦自不禁心头火起,便道:“也好,既然经过这里,便顺手把这笔帐算了吧。”

  这间客店,兼做酒莱生意,中午时分,正在热闹,刘完达大踏步走了进来,周掌柜正自滴滴答答地打着算盘,猛然间看见是他,吓得面无人色,“啊呀”一声,钻到柜台底下。龙剑虹笑道:“周掌柜,这笔帐正等着你算呀,你怎么躲起来了?”

  刘完达大喝一声,像猫捉老鼠一般,一把将周掌柜揪了出来,周掌柜吓得直打哆嗦,颤声叫道:“寨主饶命!”刘完达提起醋钵儿大小的拳头,揪着周掌柜骂道:“直娘贼,我将你当作自己人,你却来害我的命,死罪可恕,活罪难饶!”“卜”的一拳,正打在鼻子上,登时打得他鼻梁歪损,眼棱缝裂,面上好像开了颜料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店中的顾客听说是金刀寨里的头领,谁敢多管闲事,见这阵仗,吓得都跑光了。

  龙剑虹笑道:“好呀,想鲁智深拳打镇关西也不过如是,只是这厮却怕挨不起你的三拳。”刘完达又是一拳,这一拳稍稍留情,打他的背脊,周掌柜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挺在地上,双手抱头,直呼饶命。刘完达道:“看在龙小姐的份上,第三拳暂且记下。若然还敢吃里扒外,与山寨作对,定然要你狗命。”

  刘完达道:“龙姑娘,你这口气出了吧?咱们走吧!”龙剑虹笑道:“还没有呢!”刘完达怔了一怔,道:“你可是要毁掉他这间店么?”龙剑虹道:“那也不必,请你替我将这个柜台劈了。”刘完达奇道:“劈这个柜台做什么?”龙剑虹道:“我看着不顺眼,你劈了它我才出气。”刘完达虽然有点奇怪,但龙剑虹既然这么说,也只得顺从她的意思,拔出厚背朴刀,使出浑身气力,一连劈了几刀,将柜台劈得稀烂,塌了下来。就在这时,忽见柜台底下,现出一件亮晶晶的东西,龙剑虹一手拈了起来,正是那个小巧精致的玉匣。龙剑虹笑道:“你想不到解药就藏在周掌柜的鼻子底下吧?”

  原来龙剑虹那日在这客店里一见阳宗海进来,乘着他与刘完达纠缠的时候,立即把藏着解药的玉匣抛入柜台底下,柜台底下堆着好些陈年帐簿,积满灰尘,饶是阳宗海老奸巨滑,做梦也想不到龙剑虹会把解药藏在那儿。

  周掌柜见了,好生后悔,心想,“我好久就想清理这柜台底下的物事了。偏偏这两日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心情不足,耽搁下来。”他在那里后悔,刘完达则是乐得合不拢口来,翘起大拇指笑道:“龙姑娘,真有你的,俺这老江湖也甘拜下风了!”

  刘完达顺手在一张桌面上抓起两只烧鸡,那是客人要来还未动过的。刘完达笑道:“午餐也有了,咱们到路上慢慢吃吧。”

  两人走出市镇,纵马疾驰,刘完达一路夸赞龙剑虹的聪明机智,龙剑虹想起那十日的期限,心头有如压了一块大石,却是笑不出来。

  两人马不停蹄,途中在驿站里补银子接连换了两次坐骑,晚上也不歇息,第二日日头过午,便赶到了山寨,屈指一算,这已经是周、二张等人中毒之后的第十一天了。

  山寨里把守“迎宾亭”的头领白逢源迎了出来,一瞧见是刘完达与龙剑虹,喜得如同拾到了金子,说道:“今天早上,张、李两位头目才赶回报讯,说是你们在符离集着了人家的暗算,我们正想兴兵去打庞家堡呢,想不到你们这样快就回来了。”

  龙剑虹无暇向他叙述经过,赶忙问道:“周寨主的病情如何?”白逢源面色沉暗,说道:“他们三人昨天还能够和人说话,今天却昏迷了好几次,时冷时热,稀饭也吃不下,只能喝点羊奶。”龙剑虹一听,登时放下了心头的大石,说道:“多谢上天保佑,幸好尚未误事。”当下三步并作两步赶回大寨,寨中头目得了讯息,都齐集在聚义厅等候。

  刘完达一踏入聚义厅便大声叫道:“不妨事了,不妨事了!龙姑娘已经把解药讨回来啦!”喊出了这几句话,忽地咕咚一声,向后便倒,众人大惊,急忙上前来看,只见他已躺在地上,呼呼熟睡了。原来他们连赶了两天两夜的路,未曾阖过眼睛,龙剑虹惦挂着张玉虎,兀自打醒精神,刘完达回到山寨,心情一松,可就支撑不住了。

  石翠凤一把搂着龙剑虹,垂泪说道:“妹子,辛苦了你啦。”龙剑虹道:“咱们且慢说话,先去救周伯伯要紧!”石翠凤道:“你先去看看张玉虎吧。”龙剑虹道:“不,周伯伯是一寨之主,应让他快些康复才是!”

  石翠凤见她说得光明正大,便道:“也好,那么,就先去看你的伯伯。”要知山寨里人人都早已瞧出龙、张二人是对情人,石翠凤起初要龙剑虹先去看张玉虎,乃是体贴她的一番心意。

  周山民在静室里养病,人多进去不便,因此,除了石翠凤之外,群雄中只有精通医术的谷竹均陪龙剑虹进去。龙剑虹到病榻前一看,但见周山民满面黑气,眉心额角,现出好些斑点,走近去一闻,竟有一股焦臭的气味,可知体中的热毒,发作得十分厉害,龙剑虹看了不禁骇然!

  谷竹均道:“幸而他们三人,那一日在动手之前,都服了一颗用天山雪莲所制炼的碧灵丹,要不然决计挨不到今日。”

  龙剑虹掏出了那个小巧的玉匣,指甲在玉匣上轻轻划了几下,将它揭开,忽然间面色大变,石翠风吃了一惊,轻声问道:“这里面藏的是解药么?可是出了什么错了?”

  玉匣里有三颗碧绿色的丹丸,但只有两颗是完整的,第三颗却缺了一半。龙剑虹认了出来,这正是七阴教主那日咬剩一半的那颗丸药!

  龙剑虹心头大震,想道:“原来七阴教主那日也是要这解药救命的,她、她,她竟然为了救她女儿所爱的人,连及他的朋友,将这半颗丸药留了下来!呀,我当时竟不知道,七阴教主和我所要的竟是同一种解药。”她记起了当时的情景:自己正在告诉她张玉虎中了九阳毒掌的事情,她咬了一半,又吐出来,却砌辞瞒骗女儿,不让她知道真相。呀,连自己也给她瞒过了。

  震惊未已,接着又是一阵寒意冒上心头,龙剑虹记起了七阴教主临死之前的吩咐,这解药每人要服一颗,但现在只有两颗半,半颗药丸有没有效?让谁冒性命的危险只吃半颗呢?

  石翠凤低沉而又焦急地问话,将龙剑虹惊醒过来,她定了定神,低声说道:“不错,这里面正是解药!”石翠凤大为诧异,心中想道:“她为什么流泪?看起来又不像是欢喜到流泪的样子?”龙剑虹似是看出她的疑心,举袖抹去了泪珠,说道:“这是七阴教主用性命换来的解药,待救了周伯伯之后,我再与你仔细说吧。”龙剑虹只敢透露七阴教主的事情,还不敢让石翠凤知道她只有两颗半解药。

  周山民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僵硬了,石翠凤撬开他的牙关,用温水送丸药让他吞下,过了一盏热茶的时刻,周山民的气息渐渐转粗,脸上的黑气也褪减了许多,慢慢张开了眼睛。

  谷竹均上去把脉,微笑说道:“这解药真是灵验得很,现在脉象已经调和,再过两天大约就可以下床走动了。”周山民知道是龙剑虹替他取来的解药,眼光中充满了谢意,招手叫石翠凤过来,贴着她的耳朵说了几句,石翠凤点了点头,走过去拉龙剑虹的手,笑道:“周伯伯挂虑玉虎的病情,叫你赶快去看他。”周山民因为还不能高声说话,所以要妻子转达。

  龙剑虹又是感激,又是难过,心中想道:“伯伯婶婶对我真是体贴入微,唉,他们却怎知我的为难之事。”还剩下一颗完整的解药,这应该给凌云凤呢,还是给张玉虎呢?

  龙剑虹随着石翠凤茫然地走了几步,忽然说道:“婶婶,我还是先去看凌姐姐的好!”石翠凤微笑道:“你不要害羞,没人笑话你的,还是先去看你的王虎哥吧。你和他分开了这几天,我知道你一定非常想念他。”龙剑虹道:“不错,我是在想念他,但我一定要先去看看凌姐姐。”石翠凤见她说得如此庄重,颇有点诧异,只好顺从她的主意。

  凌云凤还在昏迷之中,龙剑虹刚走进她的房间,忽听得她好像在睡梦中发出吃语似的,低声唤道:“天都,天都,你来了吗?你还在怪我吗?”

  龙剑虹不由得一阵心酸,想道:“十年之前,我还未满十岁,我母亲带我逃荒,几乎要饿死沟壑,幸得凌姐姐收留了我俩母女,我母亲在她帐下做头目,后来山寨里散了伙,她又带我俩母女同往天山。这十年来,她不但传接了我武功,还将我当成她的亲妹妹看待,只许我姊姊相称,不准我叫她师父,这海样的恩情,我未皆有半点报答!”接着又想道:“她和霍大哥闹翻之后,彼此没有见面,若是凌姐姐有甚三长两短,凌姐姐固然死不瞑目,霍大哥也要抱憾终生!”

  想至此处,龙剑虹心意已决,她揭开玉匣,取出了那颗药丸,一下子就塞到了凌云凤的口中,随即转过了身,哽咽说道:“婶婶,劳烦你守护我的凌姐姐,现在我是该去看玉虎哥了。”石翠凤看她眼角渗出晶莹的泪珠,心里好生奇怪,想道:“怎的她求到了解药之后,反而好似失了常态一般?”

  她哪知道龙剑虹此时的难过,简直非言语所能形容,她匆匆忙忙地赶去看她心爱的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但愿这半颗丸药也能将他医好,要不然,我非但对不起他,也对不起死去的七阴教主。”她进入病房,定睛一望,不由得吃了一惊,但见他黑气满面,双颊深陷,走近病榻,便觉热气扑人,看来在这三人之中,竟以他的病情最为沉重!

  龙剑虹坐在他的身边,一滴泪珠滴到他的脸上,他竟是毫无知觉。龙剑虹心中悲痛,忐忑不安,撬开他的牙关,用温水送那半颗解药,喂他服下,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刻,张玉虎身躯颤战,忽地像弹丸一样蹦起来,尖声叫道:“哎哟,疼死我啦!”龙剑虹又惊又喜,心道:“能够知道痛楚,总算是好一些了。”

  可是张玉虎好像痛得很厉害,翻来滚去,出了一身大汗,更奇怪的是汗珠竟是鲜红如血,热气腾腾。龙剑虹失了主意,没办法给他止痛,深感自己对不起他,心中也疼痛得有如刀割一般!

  张玉虎忽地张开了眼睛,捉住了龙剑虹的手叫道:“龙姐姐是你呀?我不是在做梦吗?”龙剑虹道:“虎哥,是我,我回来了!你觉得怎样?”张玉虎精神一振,虽然还是觉得很痛,却忍着不肯呻吟,赶忙先问她道:“听说你去向七阴教主求取解药,取到了没有?周寨主和凌姐姐好了些么?”龙剑虹道:“解药已取了回来给他们服下了。再过两天,他们就会痊愈,只是,只是——”。张玉虎道:“这很好啊,你还担心什么?只是怎样?”龙剑虹心道:“我如今只是为你担心了。”但她却不敢说出来。

  张玉虎凝视着他,忽道:“你定是心中有事,嗯,你为什么要瞒着我?”龙剑虹忍不往哭出声来,道:“虎哥,我对不起你。”张玉虎道:“你说吧,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的。”龙剑虹道:“七阴教主本来是为了救你才肯把解药给我的,但她只有两颗半解药,我给了一颗周寨主,给了一颗凌姐姐,只剩下半颗给你,令你受苦了。”她想了又想,终于觉得还是说出来的好。

  张玉虎道:“你做得非常对呀,你若不是这样做,我这一生都不会原谅你!”龙剑虹紧紧握着他的双手,硬咽说道:“呀,虎哥,你真好。”张玉虎道:“这事情你有向旁人说了没有?”龙剑虹道:“没有。”张玉虎道:“那么。你千万别向旁人说,尤其不可令他们知道。”龙剑虹当然知道他的意思,那是怕周山民、凌云凤知道之后,心里不安,深深感到张玉虎是处处为人着想,对他的爱意更添了一层。

  石翠凤有意让他们单独相聚,所以一直没有来打搅他们。后来想到龙剑虹连日奔波,劳累之极,需要休息,这才派了精通医道的谷竹均来替换她。可是龙剑虹仍然不肯歇息,她问了谷竹均,知道周山民精神又好了许多,便再去看周山民,向他报告这次求取解药的经过,说到了七阴教主之死,大家都不禁伤心泪下。

  周山民叹了口气,说道:“想不到七阴教主却原来是这样的伤心人!以前她女儿用毒手伤了我的志侠,我一直将她们当作万恶不赦的女魔头,恨之入骨,说老实话,这次龙小姐你去向七阴教主求取解药,幸而事前我不知道,要不然我宁死也不准你去的,唉,真是意想不到,她们看似邪魔一流,却竟能舍身救人;我的性命竟是我所看不起的七阴教主所救!真是令我又惭愧,又感激!”石翠凤道:“死者已矣,咱们要报七阴教主恩,便该照料她的遗孤,嗯,还有她那位好友的儿子。”龙剑虹道:“对啦,阴秀兰确是很可怜,她俩母女本是相依为命,如今剩下她孤零零一人,又得担心乔家的人抢她那本百毒真经,还有那个父母双亡的万天鹏也很可怜,七阴教主在临死前收他作儿子,咱们也该把他当作七阴教主的遗孤照料。”

  周山民坐了起来,双自一张,毅然说道:“这两件事情我来担承好啦。志侠!你去接他们上山,先安顿好阴小姐,然后嘛,再给万天鹏查访谁是他杀父的仇人,好替他设法报仇。”周志侠日间在后山防守,现在“散值”(轮班歇息)回来,也在周山民的病榻之前伺候,听了父亲的话,想起当日和阴秀兰的一段纠纷,有点扭怩,周山民道:“怎么样,你还记着她的仇吗?”周志侠道:“不敢,孩儿遵命就是。”周山民道:“这才是呢。咱们侠义中人,应该与人为善,不念旧恶,何况,她们母女对山寨有此大恩!”龙剑虹道:“前日我走得匆忙,没有问阴秀兰要去什么地方,我也曾邀请她到山寨来,听她的口气,却似不大愿意。只怕他们埋葬了七阴教主之后,又不知飘泊到什么地方去了?”石翠凤道:“这个不用担心,咱们山寨人多,再过两天,待志侠他爹痊愈之后,我请丐帮的褚香主和志侠同去,总有办法将他们找回来。”说了之后,又对龙剑虹笑了一笑,道:“我陪你再去看张玉虎一次,要不然我怕你今晚睡不着觉。唉,你奔劳忙碌了这许多天,也实在应该早些憩息了!”

  龙剑虹给她说中心事,虽有点不好意思,却并不扭怩作态,当下离开了周山民,便到张玉虎房中探望,只见他脸上的毒气仍然很浓,正在熟睡,龙剑虹摸了摸他的手,但觉冷得怕人,心中惴惴不安。石翠凤好生奇怪,道:“怎么服的一样解药,志侠爹和凌女侠部已好了,他却并不见效?”谷竹均低声问龙剑虹道:“你是给他服了一颗解药吗?”龙剑虹道:“是呀。”谷竹均道:“你还有没有多的解药?”龙剑虹道:“就只三颗,是从百毒神君身上搜出来的,哪还有多?谷先生,你诊断他的病象,究是如何?请你实说!”

  谷竹均现出愁容,迟疑了一下,说道:“那么或者是他中的毒特别严重吧。嗯,解药的份量不够。”其实张玉虎所中的毒是较为严重,但并非“特别严重”,这个谷竹均是看得出来,所以觉得奇怪。

  龙剑虹道:“份量不够,会不会有什么危险?”谷竹均道:“这就难说了。他中的九阳毒掌,是非常厉害的热毒,解药大约是用极阴寒的药物配合了几味散热的药,因为份量不够、热毒发散不去,反而与解药在体内冲突,寒热交战,因此病人一会儿发冷,一会儿发热,要多受很多痛苦,我刚才给他服下了安眠之药,那只是替他减少痛苦感觉的办法,暂时治标而已。将来病情发展如何了我也难以预料。”

  龙剑虹听了,心痛如绞。这一晚她做了一晚的恶梦,梦见七阴教主责备她,梦见阴秀兰和张玉虎一起,远远见了她便躲开了,梦见凌云凤与霍天都双双向她道谢,忽然两夫妻又拔剑打起来。

  第二天,张玉虎的病仍然不见什么起色,还是那样时冷时热,昏昏述迷的。可幸的是周山民和凌云凤则好了七八成,已经能够起床走动,恢复练功了。山寨上下人等都为张玉虎忧虑,周、凌二人更是不安,他们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同样的解药医不好张玉虎,担心他除了九阳毒掌之外还中有其他的毒。

  张玉虎也曾清醒了几次,每一次醒来,他都用充满感激的眼光望着龙剑虹,而且极力忍着身体内寒热交战的痛苦,不令自己呻吟出声。他越是这样,龙剑虹越感到痛苦不安。她想到了七阴教主慨赠解药的一番心意,又想到以七阴教主那样的功力,服半颗解药,也保全不了生命,张玉虎功力不及七阴教主,半颗解药能不能保住他的一条命呢?想至此处,龙剑虹的心都冷透了。

  其实七阴教主是因为受了百毒神君临死之前拼命的一击,而且在九阳毒掌之外,又加上了“五毒散”的毒,纵使服下解药,也只能保全性命,却不能避免残废,所以才决心舍弃自己,成全女儿的姻缘,如今张玉虎受的仅是九阳毒掌之伤,有半颗解药,已经可以保全性命了。但却不能痊愈,而且要受寒热交战的痛苦,半死不活,对他来说,实在是比死更要难受。

  这一晚龙剑虹又睡不着觉,张玉虎房中有谷竹均看护,她不便深夜还去探望,独自一人到山寨后面的梅林徘徊漫步,一心等待天明,再去探望张玉虎,这一晚月色颇好,梅花树下,疏影横斜,暗影浮动,可是她哪有心情赏月赏花?正是:

  满怀心事如潮涌,月色花香只惹愁。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