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剑奇情录
  • 散花女侠
  • 联剑风云录
  • 广陵剑

     

上一回
下一回
回目录

 







高山绝响】【风裳田田云宵一羽】【倩与谁传】【柏舟论剑蓼草番外听松观雪

联 剑 风 云 录   作者:梁羽生

第二十四回 梦好总难圆 珠还琴断 情天长有恨 凤泊鸾飘

  七阴教主道:“你当真是毫不知情?”百毒神君道:“你要算在我的头上,那也没有办法!”七阴教主半信半疑,又迈上一步,冷冷说道:“纵算万家树不是你杀的,你对他的儿子下这等毒手,还算得是个人吗?”百毒神君冷笑道:“不是看在你的份上,我早已把这小子杀了,你还不领情么?你试想想、我要杀他,大可以用九阳毒掌,为什么却用这种十二个时辰才发作的毒药?”原来百毒神君虽然知道七阴教主便在附近,却不知她的确切地址,因此故意用这个办法,料到万天鹏受伤之后,必定会燃起信香,向七阴教主求救,他便可以跟踪而来。

  七阴教主想了一想,亦明其理,却冷笑说道:“这样说来,你是诚心来见我的了?”百毒神君道:“这个当然,你还不相信吗?”七阴教主叉指骂道:“你用这个办法前来见我,你却还想我理睬你么?你走不走,你再不走,体怪我手下无情!”

  百毒神君老羞成怒,冷笑说道:“好呀,万家树死了,你还心甘情愿替他抚养孤儿,真是可敬可佩!只不知你凭着什么身份,替他守寡?好,我索性将这小子毙了,看你怎么?”突然一跃而起,一掌向万天鹏顶门劈下。

  七阴教主正自气得浑身发抖,突然见他施展杀手,大吃一惊,可是她事先没有防备,百毒神君已经出手,她身形虽快,亦已迟了一步,这时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万天鹏若给他杀死,我必定要杀他偿命!”

  就在这刹那间,眼看百毒神君的手掌已拍到了万天鹏的顶门,却忽地大叫一声,掌锋斜斜劈下,歪了三寸,没有劈着,说时迟,那时快,七阴教主已扑到他的面前,挥掌猛击,百毒神君陡然缩身退步,怒声说道:“好本领,好本领!可是你别忘了,你武功虽然比我高强,我也还有办法置你死命!”

  原来百毒神君那一掌拍下之时,突然觉得好像被大黄蜂叮了一口似的,故此歪了少许,他只道是七阴教主所放的暗器,后来发觉没毒,这才放心,但已是怒不可遏。

  七阴教主也莫名其妙,原来那是龙剑虹在神像背后所发的一口梅花针,救了万天鹏的性命。以七阴教主的本领,本可以看得出来,但因为她全神贯注在百毒神君和万天鹏的身上,却料不到神像背后有人躲着。

  这时七阴教主也是怒不可遏,阴沉沉地说道:“你敢动他一根毫发,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我本来不想亲手杀你,但你一再倒行逆施,我只有奉先师的遗命了!”她的容貌在少年之时被百毒神君所毁,本就奇丑无比,这一发怒,更加难看!

  百毒神君一生与毒物为伍,这时面对着七阴教主,亦自心悸。他被七阴教主的目光逼退几步,定了一下心神,说道:“事情已经过了二十年,你仍然如此痛恨我么?好,就算我当年对不住你,如今我来赎罪,你愿不愿意听完我的说话?”

  七阴教主见他一再赔菲,心肠稍软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说?”百毒神君道:“金力寨主劫夺了各省贡物,震动天下,这件事情,想必你是早已知道的了。”七阴教主道,“此事与你我何干?”百毒神君道:“金刀寨主得了贡物,却无福享受,再过十天便要全部奉送给我,怎说与你我无干?”七阴教主冷笑道:“恭喜你发了大财啦!你发了大财,不去与你那些猪朋狗友享福,却找我做什么?”百毒神君得意洋洋,笑道:“岂止发了大财,我简直是富可敌国了。只要你我和好,我的便是你的,何分彼此?我打算分几件奇珍异宝给乔北漠老怪,与他结纳,哈哈,我与他联在一起,尽可以横行天下、号令江湖,岂不美哉?”七阴教主摇了摇头,心中想道:“我最初投入姬老师门下之时,他虽然时时流露出向往外面繁华的心意,却也还算得是个相当纯朴的苗人。不料他后来结交了庞通那些坏人,心术便一天坏过一天,如今更是利欲薰心,无恶不作,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真真是可叹而又可恨。”正想出言嘲讽,百毒神君在笑声中往下说道:“听说你要创立七阴教,我的资财正可以助你成其大事,那时你要钱有钱,要人有人,你我夫妻同心合力,外面又有乔老怪作靠山,你的七阴教还怕不昌盛么?你瞧瞧,我诚心与你共享富贵,你还不满意么。”

  七阴教主冷笑道:“多谢盛情,老实说给你听,我也曾动过那些贡物的主意,可是你要将那些贡物来求我饶恕,就是你全都堆在我的面前,我也不屑看它一眼!”百毒神君正是因为曾听阳宗海说过,知道七阴教主曾接受阳宗海的邀请,打算帮乔老怪抢夺贡物的,虽未成事,但七阴教主想分润贡物那是无疑的了,所以他才用贡物来引诱她。想不到七阴教主一口回绝,而且说得那样斩钉截铁,毫无转圈之地!

  百毒神君怔了一怔,装出一副悲伤的神色,说道:“你不愿与我和好,我亦无法勉强。女儿你让我将她带走吧。”七阴教主冷笑说道:“你问她,她愿不愿跟你?”阴秀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躲到七阴教主背后,叫道:“妈,我与你永不分开!”七阴教主道:“你听见了么?女儿与我相依为命!绝不愿跟你的,你自己走吧!”

  百毒神君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还未知道我的心意,我要将女儿带走,乃是为了她的好处呀,我给她找了一个好婆家了。”七阴教主怒道:“她是我的女儿,你敢擅自许人?我不答允!”百毒神君:“你听我说了是哪一家,再行定夺也还不迟呀!何必张口就骂”七阴教主道:“好,你说是哪一家?”百毒神君道:“我给她选的便是乔北漠的儿子,乔北漠是天下第一高手,他的儿子也是少年英雄,难得他也不嫌咱们,你说说,这样的人家还往哪里去找?”

  七阴教主嘿嘿冷笑,心道:“原来他是想把女儿拿去巴结乔老怪,我还道他对兰儿真的存有父女之情呢?”百毒神君瞪眼说道:“你笑什么、难道这样的人家你还不满意吗?”七阴教主冷笑道:“兰儿比你有志气得多,你要巴结乔老怪,将他的儿子当作宝见,我的兰儿却未曾将他放在眼内!厉抗天早就替他的主人向我提过亲了,我若肯答应的话,还待你来说么?”百毒神君叫道:“唉,你们居然拒绝了他!”阴秀兰尖声叫道:“我宁死也不嫁乔北漠的儿子,连他的名字也不愿意听!”七阴教主冷冷说道:“你听见了吧?还说什么?赶快与我出去!”

  百毒神君神色沮丧,呆了半晌,忽地又哈哈笑道:“也罢,女儿是你养大,便由你作主。但另一桩事情,却不能由你作主了。喂,喂,你对我既不讲夫妻父女之情,我便与你讲一桩交易,怎么样?这桩交易对你大有好处!”七阴教主一阵恶心,却忍着不发,心想:“我且看看他真正的图谋是什么?”便道:“什么交易,你说说看。”

  百毒神君迈上一步,说道:“先师的百毒真经,可是在你手中?”七阴教主听他提起师父,心中恼怒之极,但仍然隐忍不发,说道:“不错,是在我的手中。怎么样?”百毒神君道:“按理说我是掌门大弟子,你是半路投师的人,师父这本百毒真经,应该归我所有,但我念在夫妻一体,二十年来,始终没有向你索取,如今你既与我断了夫妻之情,本门的传家经典,你就该交还给我。而且,我也不白要你的,我愿将所得的贡物分一半给你。”

  图穷匕见,原来百毒神君的真正来意乃是要索取这本《百毒真经》。在此之前,七阴教主虽然对他极为憎恨,但念到他来向自己求情,口口声声说要“赎罪”,还以为他多少有点悔悟,岂知他这一切都是假装出来的,用意不外在骗取这本真经,想至此处,七阴教主愤极狂笑:“哈哈,你倒真是慷慨,既然是你应得之物,你也肯将珍宝来与我交换么?”百毒神君给她的笑声震得耳鼓嗡嗡作响,不觉毛骨悚然。笑声中七阴教主又踏上了两步,百毒神君喝道:“你到底意欲如何?”七阴教主倏的止了笑声,冷冷说道:“亏你还有脸皮问我要先师的遗物!先师是怎么死的,你当我就忘记了么?”百毒神君道:“师妹,你还提这些陈年旧帐作甚,师父他也死了二十年了。我给你的珠宝,你用之不尽,师父他还能给你什么好处?”

  七阴教主道:“是啊,师父他老人家已死了二十年了,二十年了,他嘱咐我的事情,我迟迟未办,一想起来,便觉心里不安。”百毒神君道:“他嘱咐你什么事情?”七阴教主双目射出刺人的寒光,但当她的眼光从百毒神君脸上掠过,瞧到了她女儿惊惶失措的神情时,她又收敛了目光,淡淡说道:“这个么你还是不问的好!”百毒神君道:“好,不问就不问,但师父那本遗书,我总该问个明白,你到底愿不愿与我交换。”七阴教主道:“你把天下所有的珠宝堆在我的面前,这本书么,也不能与你交换!”

  百毒神君勃然大怒,朗声说道:“你是敬酒不吃,想吃罚酒么?你在师父门下,总共还不到一年,你凭什么要占据师父的遗书。你以为你得了师父的百毒真经,我就没法制服你了?”七阴教主双眉一竖,倏然间又射出了冰冷的眼光,沉声说道:“我在师父门下,虽然未到一年,却是师父唯一的弟子。”百毒神君喝道:“什么?我还没有死呢?”七阴教主不理会他,往下说道:“师父临终时,嘱咐我给他清理门户,我一直没有给他办到,你再不走,我可要执行师父的遗命了!”

  百毒神君面色铁青,盯了七阴教主一眼,忽地哈哈笑道:“原来如此,多谢你手下留情,好,以后我也不会再来见你了。”七阴教主吁了口气,道:“这样最好!”话犹未了,百毒神君突然一跃而起,“波波”两声,两颗弹子倏的射到了七阴教主的面前,便即碎裂,迸发出两道淡红色的光华,同时一掌向七阴教主击下。原来他故意说走,正是要乘七阴教主戒备松懈,这才骤下杀手。

  但听得“蓬”的一声,百毒神君给震得飞了起来,七阴教主却像一棵枯萎的树木一样,慢慢倒下,百毒神君狞笑道:“你到地下向姬老鬼诉冤吧!”

  然而,就在这刹那之间,他的身形还未站稳,万天鹏和阴秀兰已双双扑上,阴秀兰忽遭人伦惨变,心头大震,比万天鹏来得迟了半步,但听得百毒神君大喝道:“你赶快退下!”嗖嗖两声,两枚耳环电射而出,与此同时,七阴教主也从地上蹦跳起来,厉声叫道:“放了这两个孩子!”

  七阴教主受了重伤,虽因急怒攻心,也不知是从哪里来的气力,一跳便跳了起来,但终于还是迟了半步,但见一团烟雾,倏地铺开,那两枚耳环,已射到了万天鹏的面前。七阴教主知道百毒神君的耳环乃是用十三种毒药淬炼过的,歹毒无比,给人碰了一下,就休想活命,自己又受了重伤,再没人给他解救了。这一瞬间,七阴教主又惊又怒,惨叫一声,又跌倒了。

  然而,也就是在这一瞬之间,但听得“铛、铛”两声,接着是百毒神君的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七阴教主本已昏迷,听到了他凄厉的叫声,陡然间精神一振出眼一睁,但见一个美貌的少女站在他的面前,而百毒神君则已倒在地下,七阴教主叫道:“龙姑娘,是你!”

  龙剑虹道:“不错,我来求你老人家一件事情。”呼呼两掌,荡开了那团毒雾,忽地身躯晃了几晃,也倒下去了。

  七阴教主坐了起来,香案上的破油灯灯光摇曳,照出了地下惨酷的景象,但见百毒神君全身弯曲,眼耳鼻口,都淌出血来,在地上动了两下,厉声叫道:“你好,你好,我死了,你也活不成!”声音越说越弱,说到了未一个字,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团瘀黑色的血块,便即寂然不动,但那惨厉的声音,还好像凝聚未散,震得人心灵发抖。

  再看过去,万天鹏和阴秀兰世躺在地上,阴秀兰发出沉重的喘息,万天鹏却动也不动。在他们身边,有四片削断了的耳环。

  原来那两枚耳环是给龙剑虹削断的,龙剑虹从神像后面似箭一样射出来,使出了一招绝妙的剑法,恰好削撕了那两枚耳环,而没有伤着万天鹏的皮肉。

  其中有一片耳环激射回去,割穿了百毒神君的额门,百毒神君与七阴教主对掌之时,他的功力不及七阴教主,也受了七阴毒掌的震伤,所以他虽然身有解药,却没气力发出来了。那耳环剧毒无比,何况他又被七阴教主一掌震散了气功,因此在片刻之间便告暴毙,死在自己的毒环之下。

  七阴教主环目四顾,知道万天鹏中毒最深,而阴秀兰与龙剑虹不过是受毒烟迷倒,尚无大碍,龙剑虹与她距离最近,她用尽剩余的气力,爬到了龙剑虹的身边,在她的中指咬了一下,龙剑虹痛醒过来,运了口气,只听得七阴教主在她耳边说道:快快从我身上将那个绿玉瓶子掏出来。对,就是这个,打开瓶子,你自己先吞两颗药丸。”

  龙剑虹依言吞服,但觉一般清香,将胸口烦闷之感尽都驱散,精神也渐渐恢复过来,七阴教主道:“你会针灸之术吗?”龙剑虹道:“不会。”七阴教主道:“那也不要紧,我来教你,穴道你总认得吧?”龙剑虹道:“认得。”七阴教主道:“你把我身上的金针找出来。好,第一针扎我背心的归藏穴,刺三分深浅,一刺进去,即拔出来。”龙剑虹照她的吩咐扎穴,手法不熟,穴道虽然认得准确,却刺得浅了,不及三分,七阴教主道:“不行,不行,再来一下。”这一次稍为超过三分,七阴教主身躯一颤,汗珠进出,龙剑虹吃了一惊,七阴教主道:“无妨,下次稍轻一些。好,第二针扎我督脉的‘悬枢穴’五分深浅,待我叫你,然后才好拔出来。”

  龙剑虹手法渐渐纯熟,依照七阴教主的吩咐,顺次替她扎了督脉的悬枢、命门、阳关、愈气诸穴,最后给她扎了顶门的“百会穴”。七阴教主吁了口气,挣扎着坐了起来,稍歇一会道:“你扶我去看看他们。先看姓万这个孩子。”她看了万天鹏之后,切齿说道:“下得好狠的毒手。”再看了她的女儿,说道:“对女儿总算还有点良心。”

  原来刚才阴秀兰与万天鹏虽然同时扑上,百毒神君对他们的下手却各自不同,阴秀兰不过中了迷香之毒,万天鹏则除了中毒烟之外,还沾上了他的“五毒散”,这是用金叶菊、黑心莲、沾了瘴毒的桃花、苗疆寒碧潭中的紫藤再加上碧蚕蛊五种毒物烧灰炼成的,毒性之烈,仅次于他用十三种毒物淬炼过的星形毒环。

  七阴教主道:“幸好你削断他的毒环,要不然他身受十八种毒药,我也没法子给他医治了。”她摸出了五口金针,每口金针都蘸上了一种药粉,插入了万天鹏的灵台、至阳、维道、龙头、凤尾五处穴道。她众是委顿不堪,在施用针术之时,强自振作精神,刺五处穴道,手法各个不同,或如蜻蜒点水,或如巧女绣花,缓疾之间,却有节拍!甚为美妙,看来似是毫不费力,其实已用了无限心神,但见她顶门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汗水涔涔滴下。她在重伤之后,再这样耗费精神,实是大忌。龙剑虹虽然不懂医术,也在旁边替她着急,可是又没法替代她。

  施术完毕,七阴教主气喘吁吁,坐在地上,登时面色灰暗,双目无神,将两颗药丸递给龙剑虹道:“请你救治我的兰儿,让她吃这两颗药丸,再用针扎她的归藏穴,她不过仅受迷香之毒,无大碍。”看来七阴教主已是筋疲力竭,不能动弹。

  这几人中阴秀兰伤得最轻,仅不过是受了毒烟所迷而已,吞了两颗药丸,便即苏醒,龙剑虹再给她扎了“归藏穴”,登时气血畅通,恢复如旧,她一睁开眼睛,见救她的人竞是龙剑虹,不禁大为惊愕。

  七阴教主道:“要不是龙姑娘,咱们母子三人,只怕要到黄泉相聚了。”阴秀兰本来对龙剑虹深含妒意,视若仇人,这时,但觉心中又是羞愧,又是感激,拉着龙剑虹的手,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七阴教主道:“兰儿,你过来。”阴秀兰未曾行近,便觉一股热气迫人,好生难受,再仔细一瞧,但见母亲双颊火红,眉心间现出一片焦黑的颜色,阴秀兰大吃一惊,叫道:“妈,你怎么啦?中的是什么毒,这样厉害?”七阴教主道:“没什么,大约还死不了。你给我去搜一搜,将他身上的东西都搜出来。”这个“他”字,指的当然是百毒神君,阴秀兰心中一凛,想道:“妈和他同师学技,又得了姬祖师的百毒真经,自己还不能解救,看来她是要我去搜他的解药了,但愿天老爷保佑,他身上藏有解药。”

  阴秀兰料得不错,七阴教主确是无法自行解救,原来她中的是九阳毒掌,另外又给百毒神君的“消苑蚀骨散”勃上了皮肉,这消魂蚀骨散乃是用在苗疆瘴气最烈的幽谷中生长的桃花,再配合其他烈性毒物炼成的。“消魂蚀骨散”性极阴寒,而九阳毒掌则是最厉害的热毒,百毒神君用这种毒药伤她,正是算准了唯有这个办法,才可以置她死命。

  原来九阳毒掌与七阴毒掌,一阳一阴,互相克制,若然七阴教主只是受九阳毒掌之伤,她可以运用本身的阴寒之气,消解热毒,现在加上了“消魂蚀骨散”的毒伤,寒热交迫,那就绝不能自己运功来治疗了。

  阴秀兰走到了百毒神君跟前,将他的身子翻转过来,但见他已僵硬如石,触手生寒,蜷曲如虾,七窍流血,原来他是先中了七阴毒掌,再被自己的星形毒环毒毙的,死状惨极,阴秀兰虽然对他憎恨,亦觉目不忍暗!她带了手套,闭上眼睛,将百毒神君身上的东西都掏了出来,有各种颜色古怪的毒药,有几只绿玉小瓶,七阴教主望了一眼,道:“没有了么?”阴秀兰道:“没有了。”七阴教主道:“不对,应该还有一样。”阴秀兰大着胆子,再仔细搜寻,忽觉百毒神君的腰带有些异样,正要解下来看,七阴教主道:“不可用手触它,用飞刀将它斩断。”阴秀兰摸出了三柄匕首,比了比准头,却忽地踌躇起来,手指微微发抖。

  龙剑虹知她心意,轻声说道:“请把匕首交给我吧。”阴秀兰默默无言地交出了匕首,随即转过了身子。原来她是怕自己的飞刀掷得不准,或者劲力过大,一有失误,百毒神君便要遭受开膛剖腹之灾,虽说他已经死了,但到底是她的生身之父,她不忍伤残他的肢体。

  龙剑虹掂了一掂匕首的轻重,把手一扬,三柄匕首连环飞出,从百毒神君的围腰玉带上轻轻划过,恰恰将玉带分为三截,丝毫没有触及他的身子,七阴教主心中暗赞:“好功夫!今晚幸亏是她,换了个武功稍弱的人,那就不堪想象了。”

  就在那玉带割断的刹那间,倏地飞起了点点寒星,龙剑虹早有防备,拉着阴秀兰一跃跃开。原来百毒神君那条玉带,内装机关,藏有无数毒针,若是贸然的将它解下,触动机关,那就要被毒针刺体,变成了刺猬了。玉带里除了毒针之外,还蔽有一个长约三寸的玉匣,精巧异常,这时已现了出来。七阴教主道:“兰儿,将这个玉匣给我。”

  阴秀兰道:“这里面藏的是解药么?”七阴教主接过,指甲在玉匣上轻轻划了几下,玉匣揭开,只见里面藏的是三颗碧绿色的药丸,七阴教主吁了口气,脸上现出一丝苦笑,阴秀兰急忙问道:“怎么?”七阴教主说道:“没什么,妈大约还可以留下来伴你几年。”阴秀兰稍稍放心,正欲再问,七阴教主道:“你把地上曲颈的那个玉瓶拿来。”阴秀兰拿给她看,七阴教主点点头道:“对了,正是这个。你把瓶中的药粉,吹人你鹏弟的鼻中。这才是解五毒散的解药,我刚才所用的针药,不过暂时可以阻止他体内的剧毒,不致侵入心房而已。”

  阴秀兰骇道:“他所用的毒药,样样都这么厉害?”七阴教主道:“要不然他怎会得了百毒神君之名,我虽然得了师父的真经,还是远不如他,好在真经上有几样毒药配制的单方,他不知道,刚才我与他交手之时,他也中了我的酥骨散。要不然他发出星形毒环之时,劲力就会大得多了。”龙剑虹这才知道,刚才她之所以能够一剑削断百毒神君的两枚毒环,乃是因为他已受了毒伤的缘故。

  阴秀兰依言将药粉吹入万天鹏鼻中,万天鹏动了一下,仍未苏醒,七阴教主叹道:“他受毒太深,要待一个时辰之后才能醒来,然后还得好好调治一个月,才能够恢复如常。”顿了一顿,闭目稍稍养神,过了一盏热茶的时刻,才又张开眼睛,面向着龙剑虹说道:“龙姑娘,刚才你说有什么事情求我,现在可以说了,说吧。”

  龙剑虹道:“我本不想在这个时候麻烦教主,但这件事情关系着几个人的性命,除了教主,无人救得。”七阴教主心中一动,问道:“什么,你要我去救谁人的性命?”龙剑虹道:“是张玉虎他们受了致命之伤,中的正是百毒神君的九阳毒掌!”

  七阴教主这时正将一颗药丸纳入口中,不知怎的,忽地牙关打战,“卜”的一声响,将那颗药丸咬为两半,有一半已吞落肚内,另一半则吐了出来,她把那半颗药丸重新用蜡纸包好,放入玉匣之中,阴秀兰诧道:“妈,是解药不对吗?”七阴教主咳了一声,说道:“不,这解药是应该如此服法,每日服半颗,三日之后,便痊愈了。”阴秀兰放下了心,给她母亲轻轻捶背。但龙剑虹在七阴教主对面,却瞧见她的脸上掠过一丝痛苦的微笑,声音也似乎有些颤抖,龙剑虹心头一震,想道:“咦,她怎么笑得如此凄凉?教人皮肤起粟,莫非她受伤极重,对女儿说的不是真话?”

  七阴教主喘息稍定,说道:“哦,是张玉虎中了九阳毒掌,另外还有谁人?”龙剑虹道:“我的凌云凤姐姐和金刀寨主周山民,也同样受了九阳毒掌之伤。”七阴教主想道:“怪不得他的玉匣之中恰好放着三颗解药。原来他是打算用这三个人的性命,来威胁周山民,交出贡物。”

  龙剑虹见七阴教主沉吟不语,试探问道:“教主,想这九阳毒掌也是令师所传,教主当会知道解救之法?”七阴教主道:“不错,我是知道解救之法。”顿了一顿,往下说道:“张玉虎这小子对我甚为无礼,凌云凤和周山民与我累不相识……”话未说完,阴秀兰颤声说道:“妈,你、你、……”七阴教主微笑道:“兰儿,你急什么?妈还没有说完呢。”阴秀兰已抢着说道:“妈,你,你到底想不想救他?”七阴教主道:“妈本来不想救他的,看在龙小姐的份上,就算是我的仇人我也应该救他了,咳,过去的事,就不再提吧!”

  龙剑虹何等聪明,一听便听出她的话中对张玉虎埋怨之意,她早已替张玉虎编好了一套说辞,急忙说道:“玉虎以前不知教主的为人,所以诸多冲撞,后来他听得他的师姐于承珠于女侠说及,才知道教主母女都是性情中人,拒婚乔北漠尤其令他佩服,他在未受伤之前便曾对我说过,一待贡物之事了结,便要去找教主和阴小姐道歉!”阴秀兰睁大了眼睛说道:“他是这样说吗?”龙剑虹道:“我怎敢骗你!他当真是这样说的,我一个字也没有记错。”

  阴秀兰叹口气道:“我也不望他向我道歉,只要他知道我不是坏人便行了。于女侠为人极好,她那次救了我,我尚未向她道谢呢,请姐姐回去,代我向她表达心意,就说我以往糊涂了许多年,得她指点,非常感激,愿意听她的话。”

  龙剑虹道:“只怕我见不到于女侠了。”阴秀兰道:“为什么?”龙剑虹道:“凌云凤姐姐与我义属师徒,情如姐妹,他夫妇俩决心以有生之事,创立天山剑法,我早已向她发誓,陪她一辈子,一来是报答她的恩典,二来也实在是舍不得离开她。这次她也中了九阳毒掌,只待她医好之后,我便和她回转天山,此不再理外间的事了。”

  阴秀兰怔了一征,道:“你有这个志愿?哎,你年纪轻轻,耐得了几十年的空山岑寂吗?”龙剑虹道:“我早已想过了,我若能助凌姐姐独创一派,这一生就不算白过了。还要什么?”顿了一顿,又道:“所以我很快就要离开山寨,只怕见不到于女侠了。玉虎确是很想当面向你道歉,你不见他,他以后也会找你的。不如这一次你就去见见他吧。他是于女侠的师弟,你有什么说话,也正好请他转达。”

  龙剑虹丝毫不着痕迹的,将她要想撮合阴秀兰与张玉虎的心意表达出来,阴秀兰心如乱麻,心想道:“她要离开张玉虎?哎,她说得这样诚恳,不知究竟是否心中真意?呀,我去不去见他呢?”

  七阴教主用深沉的眼光,望了龙剑虹一眼,点了点头,却对女儿说道:“兰儿,龙小姐说得很有道理,那你就和她一同去吧。而且我要在这古庙疗伤,我将解药和治疗的方子给你,你正好替我跑一趟。”阴秀兰道:“妈,你一个人在此疗伤,我放心不下。”七阴教主微笑道:“谁说我一个人,不是还有万天鹏吗?他不久就要醒来了,他中的五毒散虽然厉害,好在不过是毒药之伤,有了对症的解药,复原便快。不像受了九阳毒掌所伤的那样麻烦,医好之后,还得十天半月才能恢复功力。他本领不弱,有他伴我,你尽可放心。”

  七阴教主又向龙剑虹问道:“他们受了伤,有多久了?”龙剑虹屈指一算,道:“到今天是第六天。百毒神君曾经恐吓过金刀寨主,说是必得在十天之内施救。”七阴教主道:“这倒不是虚声恫吓,九阳毒掌阴毒无比,若是过了十天,毒入骨髓,纵有解药,也要落个终身残废了。晤,还有四天,此去金刀大寨,大约是两三天的路程,你们赶回去救人,正是时候。兰儿,你过来!”

  阴秀兰道:“妈有什么吩咐?”她只当母亲是指示她怎样疗治九阳毒掌的法子,却不料她母亲掏出了一本书来,郑重说道:“这是你姬师祖所著的百毒真经,你收好了。”阴秀兰诧道:“妈,你为什么要交给我?”七阴教主道:“你是我的女儿,我早晚要交给你的。”阴秀兰心想:“也不必现在给呀。难道妈是因为受了伤,放在自己身上,觉得不大放心?”母亲既然这样郑重嘱托,她只好将百毒真经收下,说道:“妈,你放心,有龙姐姐与我一道,只几天的工夫,料想不会失了。”她还以为母亲只是要她暂时保管的呢。

  七阴教主面容沉肃,待女儿藏好了那本百毒真经,然后缓缓说道:“我手创的七阴教,也曾费了我不少心力,尽管被江湖上目为邪教,我自问没有做过什么恶事,只是对一些被欺侮的女子出口气罢了。也许我因为替门徒报复,惩罚失当,杀伤过不少负心的男子,所以才给一些人骂为邪教,但我的用意思是好的。”阴秀兰道:“妈,我知道。”龙剑虹心想:“七阴教主先后受了赤霞道人和百毒神君的欺侮,一生命运坎坷,难怪她憎恨负心的男子。可是,因此流于偏澈,也难怪一班正派的人不谅解她。”

  阴秀兰正在心想:“妈在这个时候,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干嘛?”只听得她母亲叹了口气,又往下说道:“我创立了七阴教,这几年来收容了几十个无家可归的女子,她们也多少学了一些本领,将来你若是愿意继承我做七阴教的教主,就继续带领她们,若是你不愿当这个教主,就将她们遣散了吧。我还留有一些资财,由韩大爹保管,你是知道的。那一笔钱,你可以用来作遣费。”“韩大爹”便是以前假扮老学究,与阴秀兰设计想劫夺周志侠贡物的那个人。他因为两个女儿都被恶霸奸占,七阴教主替他报了仇之后,他和他的女儿便都投入了七阴教。

  阴秀兰听了她母亲的这一番话,惊异之极,这太像临终的遗嘱了,阴秀兰心头大震,忽地叫道:“妈,我不走了,我陪着你!”七阴教主微笑道:“救人要紧,我要你陪伴干嘛?我有他陪我。好孩子,你不用为我担心,我还有说话要吩咐你!”

  说罢,缓缓地抬起手来,指着那黄衣少年道:“妈的一生,刚才都已告诉你了。他是我最好朋友的儿子,你要将他当作兄弟看待,知道吗?”阴秀兰噙着眼泪,点了点头,道:“妈,我知道:“忽地又感到一阵寒气直透心头,“妈为什么要将他交托给我?这番话也不必现在说呀!”

  阴秀兰心中充满恐怖之感,呆呆地望着她的母亲,就在此时,万天鹏悠悠醒转,七阴教主笑道:“傻孩子,这么大了,还舍不得离开妈妈?你弟弟醒过来了,你扶他他起耿吧。”

  万天鹏睁开眼睛,瞧见庙中的情景,什么都明白了,敢情七阴教主竟是为了他的缘故,杀死了百毒神君!她想到刚才凶险的情形,犹自不禁心悸,他眼中满是泪水,跪倒七阴教主的跟前,叫了一声:“妈妈!”七阴教主将他扶了起来,说道:“好了,要害你的人已经死了,现在已经平安无事了。”

  万天鹏抬起头来,哽咽说道:“妈,你待我这样好,我真不知如何报答!”七阴教主道:“是这位龙姑娘救你的,你该去谢谢她。”万天鹏望了望龙剑虹,好生诧异,龙剑虹道:“教主已答应救我的朋友了,我也该谢你。”

  七阴教主点点头道:“对了,救人事不宜迟,天鹏已经醒了,兰儿,你也应该走了。”阴秀兰叫道:“妈;我,我怕……”七阴教主道:“你怕什么?”阴秀兰道:“我怕,怕离开你,还是让我伴在你的身边吧。”七阴教主柔声说道:“兰儿,懂事一些,去吧,你鹏弟不懂医治毒伤,而且张家公子也想见你,你就替妈走一趟吧。”万天鹏也道:“姐姐,你放心走吧,我会好好服侍妈的。”阴秀兰听得他这么说,再想起张玉虎他们只有四日之期,想了好一会子,不得已说道:“好吧,那么请你把解药给我。我一定尽快赶回来,弟弟,我妈有劳你照料了。”

  七阴教主望了龙剑虹一眼,龙剑虹只道她们母女有什么私话要说,便背转了身,装作漫不经意地到庙外张望,阴秀兰道:“妈,你还有甚话要吩咐的?”忽见七阴教主神色有异,阴秀兰吃了一惊,道:“妈,你怎么啦?”七阴教主忽地叫道:“龙姑娘,你快回来!”龙剑虹愕然回顾,七阴教主问道:“你是不是约有武功很好的朋友同来?”龙剑虹诧道:“没有呀?”七阴教主道:“既然不是你的朋友,那就是敌人了。你们三个赶快躲起来。”龙剑虹这时也隐约听到了脚步声,来得非常迅疾,越听越清晰了。龙剑虹对七阴教主的本领甚为佩服,但也为她担心,七阴教主似是猜到她的心意,说道:“你们赶快照我的话做,来人武功甚高,但我还有法子应付,若是不行,龙姑娘你再照刚才那样暗袭敌人。”龙剑虹一想,这也是法子,便与万天鹏、阴秀兰三人一同躲到神像背后。

  但见七阴教主将百毒神君的尸体搬了起来,将他弄成盘膝坐在地上的摸样,她自己则隐藏在尸体背后,用手支撑着尸体的背脊。

  刚刚布置妥当,便听得脚步声到了门前,一个粗大的声音叫道:“老石,老石!你们夫妻讲妥了吗?”七阴教主咳了一声,百毒神君过去说话的时候,有先咳一声的习惯,七阴教主学得甚为神似,随即自己低声说道:“镜涵,你的好朋友来啦。”那情景便似两人正在喁喁私语,忽然给外人插进来打断一般。

  门外那人哈哈大笑,说道:“恭喜,恭喜,你们两老言归于好,我也要叨扰一杯。”说着话便迈步进来。龙剑虹在神像后面偷窥出去,认得这个人正是上次与百毒神君同往山寨,向金刀寨主大施恐吓的那个楚天遥。

  楚天遥踏进庙门,尚未听到百毒神君答话,正自有点诧异,一眼望去,忽见百毒神君盘膝坐在地上,低眉合什,不由得大吃一惊,叫道:“老石,你做什么?喂,七阴教主呢?”话犹未了,只听得一个阴恻恻的声音说道:“我在这儿,你瞎了眼!”突然间百怪神君的尸身飞起,向他扑下,楚天遥被这突如其来的怪事吓得魂不附体,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波”的一声,七阴教主弹出了一枚毒焰弹,正中楚天遥的胸口,触体碎裂,毒焰立即烧身。

  楚天遥大吼一声,呼的一掌拍出,就在这刹那间,龙剑虹也已发动,从神像背后突然跃出,一剑向楚天遥削下,楚天遥被毒焰焚身,但觉周身骨头都好像要酥散一般,龙剑虹那一剑削下,他竟然躲避不开,只听“咔嚓”一声,一条左臂已被宝剑硬生生的切下!他提了一口真气,居然在地上一个“鲤鱼打挺”又跃起来,七阴教主冷冷说道:“你再动手,活不过一个时辰!”

  楚天遥哪里还敢动手,但见他身形旋风一转,着了火的上衣已甩了出来,向龙剑虹抛去,龙剑虹一闪闪开,楚天遥早已跳出庙门,但听得他凄厉的叫声转瞬之间就已到了里许之外。他被毒火焚身,又兼断臂受伤之后,居然还有这样的本领,龙剑虹不禁骇然。

  七阴教主冷笑道:“饶你有多好的内功,不死也将残废。”她在地上慢慢移动,龙剑虹道:“教主,你歇歇吧。”但见七阴教主摇了摇头,爬到百毒神君的跟前,将他的尸身再行摆好,叹口气道:“诱你为恶的两个坏朋友,我都给你收拾了,你也可以死得瞑目了吧?”声音越来越弱,最后苦笑道:“恩恩怨怨,是是非非,都已了结,我也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这时,阴秀兰与万天鹏都已围在七阴教主的身边,但见她嘴角淌血,脸上已无一点人色,只能以目示意,叫阴秀兰俯耳听她的说话。正是:

  苦难般般都历尽,而今撒手别人间。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荷塘诗话掠影浮光石上流泉枝蔓连连回萍踪苑关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