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萍踪苑


花语萍踪



勿忘我的花语:永
记勿忘、友谊万岁


高山绝响 | 风裳田田 | 云宵一羽 | 倩与谁传 | 柏舟论剑 | 掠影浮光 | 蓼草番外 | 石上流泉 | 枝蔓连连

花语萍踪

花语萍踪之一  紫色的勿忘我

花语萍踪之一紫色的勿忘我

作者:orange1233 2004/06/11 02:07

“嘀嘀、嘀嘀……”

张丹枫正坐在电脑旁更改他的图纸,电话又响了起来。

“这是今天的第五十个电话了吧。”张丹枫自言自语地说道,把铅笔别在耳背上,用力一蹬,电脑专用椅子的轮子一转就把他带到了办公桌前:“你好!找哪位?哦!他不在。等会再打来吧。”

电话的那边有点着急:“你是小张吧?我是周山民的妈妈,他的手机都是关机,真急死我了!”

“是阿姨啊,山民他到建筑工地去了。”张丹枫和周山民是一起进这家装修装饰公司上班的,两人同一间办公室差不多两年了,相处得很不错。

“好的,阿姨。你说。我记下来了。好,再见!”

张丹枫从留言本里撕下纸条,压在周山民的桌子上,正要回到电脑旁,不禁回头再看纸条上字:5:30 火车站 接云蕾

“云-蕾”张丹枫喃喃地念着,努力地要想起什么却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电话再响起的时候,张丹枫终于把他忙了一个星期的图纸修改完了。

“什么?你还要过一个小时才能回来?你妈妈打来电话让你别忘记去车站接人。”张丹枫急了,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我知道我知道!咱俩是不是好朋友?”周山民电话里那边的工地杂音嗡嗡做响,却听得出他也在着急。

“当然当然。明天又有免费午餐了,是不是?”张丹枫哈哈一笑,因为每次周山民需要他帮忙时,总是说:帮忙帮忙,中餐我请。

“算你说对了,帮我接人吧。”

“云-蕾,谁啊?连家长都见过了,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不知道啊?”张丹枫故意逗着周山民。

“瞎说什么呢?回头再跟你解释。你拿张报纸写两个大字到车站接就是了。不说了,这太吵了。谢啦!”

挂了周山民的电话,张丹枫找来一张报纸,想想又扔下了。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老土。他看着打印机里两个硕大的“云蕾”打印完毕,满意的笑了。

好久没有来过火车站了,还是那样的拥挤,正是学生回校的高峰期,更是显得人山人海。张丹枫赶到车站时,正好该接的车次进站了。

身边的旅客匆匆而过,张丹枫站在出口处,举着纸张的手渐渐酸了,也没有看到有人向自己走来。

忽然听到有人一声尖叫,张丹枫随着声音望过去,只见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倒在地上,身边的一个女孩似乎被吓了一跳,却很快地端下身去,努力地要扶起那个孕妇:“大姐,你怎么样了?”

那女人满脸的汗水,双手捧着肚子,样子痛苦极了:“啊!妹子,俺要生娃了!”女孩急得大声喊道:“快帮忙叫救护车啊!”周围许多的人围观着,却忌讳地躲避着。

张丹枫挤了进来,看到孕妇因疼痛得扭曲的脸,急忙走过去,冲着那女孩大声嚷嚷:“还叫什么救护车?你大姐危险!快送医院!我的车就在附近。”不由分说把孕妇横抱起来,女孩愣了一愣,连忙帮张丹枫托着那个孕妇,人群马上让出一条道来。

张丹枫驾着他那辆二手的三陵越野车飞奔在路上,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这车子买得非常值得。从后视镜看到,那女孩和孕妇的手紧紧地握着。

幸好,最近车站的医院只有几分钟。看着手术室的灯光亮了,张丹枫才松了一口气。

护士把住院单拿来,递给张丹枫:“先去交费吧。”张丹枫才想起那个女孩来,回头一看,年轻的女孩一身白衫牛仔裤,背着双肩包坐在长椅上,满脸的不安和疲倦。她是被吓坏了吧!张丹枫心想。走到女孩身边,把住院单递过去:“你大姐已经在做手术了,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女孩抬起头,她有一双乌黑水灵的眼睛,如一潭深深的湖水。望着张丹枫,她微微地笑了一笑,点点头:“谢谢你!”张丹枫似乎被电流击中了一下,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悸动。

女孩看着住院单,皱了一下眉毛,小声说道:“押金,三千元!”从手心里翻出一张纸条,对张丹枫说道:“先生,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吗?”他知道那是孕妇在进手术室前塞给女孩的。

女孩拿了张丹枫的手机走到窗口边打完电话。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走出来,对着张丹枫和女孩说:“恭喜恭喜!是个男孩!母子平安。”他和女孩相视一笑。护士问道:“你们去交钱了吗?”女孩连忙说:“她家里人很快就到了,等一下总可以吧。”护士没有说话,又进手术室去了。

张丹枫笑笑,有点不好意思地对女孩说:“你不是那新妈妈的家人吗?刚才我冲你大喊大叫,你别介意。”

女孩羞涩地低头一笑:“没什么。你是个好人。”

“是吗?”张丹枫由衷地说:“很高兴认识一个女雷锋!”说完,两人都乐了,刚才紧张的心情一下轻松了。

正在这时,门口匆匆走进一个男人,他身后还背了一个背蒌,背蒌里是满满的鲜花,他应该是花农。男人紧紧握着张丹枫和女孩的手,连声道谢。很快,新妈妈和小宝宝出来了,男人满脸的笑容和泪水,一家三口幸福地拥在一起。

张丹枫悄悄地走出了手术室的大楼,女孩也跟着走出来了。

“请等等!”刚刚做爸爸的花农追了出来,手里还抱着一大捧鲜花,是紫色的勿忘我,他把花递给女孩:“喜欢吗?这是我自己种的。千万不要推辞!真的谢谢你们了!”女孩拥着紫色的花儿,甜甜地笑着。在这一刻,张丹枫忽然觉得很快乐,很满足。

当两人走到张丹枫的汽车旁,周山民打来电话:“哎哟,张老兄,你把我家客人拐到哪去了?”张丹枫也“哎哟”一声,怎么把接人的事都忘记了!

“临时出点事,担搁了,我现在就去车站!”张丹枫一边说一边打开车门:“你别急!我知道,她叫云蕾,记得记得!”

女孩惊讶地看着冲着手机喋喋不休的张丹枫,哑然失笑。

张丹枫起动了汽车,对女孩说:“你去哪啊?我送你。但先回车站找人。”

“找谁啊?天都黑了,依我看,你到车站是找不到人的了。”女孩顽皮地一笑。

“说得有理,她等我等不到,也许自己走了。不过,还是去看看,你上车吧。”张丹枫为女孩打开车门,她上了车,忍不住格格地笑了起来:

“你接的人叫云蕾,可是你不姓周啊!”

张丹枫吃惊地看着女孩,恍然大悟的笑了:“明白了,你就是我要接的人吧?!云-蕾!是吗?”

女孩好容易止住了笑,转过脸,伸出手,看着张丹枫:“嘿!你好!我叫云蕾。”她的眼睛闪着调皮的光芒,如清澈欢快的小溪,握住她柔软的手,张丹枫心里又是一动。

(待续)



 

五月渔郞相忆否 小戢轻舟 梦入芙蓉浦——欢迎光临 风裳田田/萍踪苑 小栈